創作內容

0 GP

珍奶挑戰嗎

作者:不重要│2019-06-20 23:53:57│贊助:0│人氣:66


  「髒髒,珍奶挑戰嗎?」
  我拿著一杯台灣特產的大珍奶蹲下身來問髒髒。

  「珍奶...那是甚麼?」
  渾身髒汙的髒髒,對,名符其實的髒髒抬頭真誠地問我。

  「台灣特產,挺好喝的除了偶爾吸管卡珍珠有點機掰以外其他都很棒。」
  考慮到髒髒的家庭背景這輩子沒喝過珍奶也是合理的,我便善良地解釋給髒髒聽。

  「我可以喝嗎...?」
  髒髒戰戰兢兢地詢問道。

  啊,自從KISS灣灣結束後,髒髒的人格收束成惡魔型態後,以往殺人不眨眼的殘暴髒髒便成了這幅令人,除了我,以外的人心疼的廢人模樣。

  「可以。」
  我回。

  髒髒不可置信地抬頭看著我,滿臉驚嘆號。
  
  「矮額你...可是...這很貴...」
  髒髒滿臉不可置信斷斷續續地說。

  「我知道,但鐵板燒跟我約好了,我每成功讓一個人完成珍奶挑戰並拍照給他看,我就能拿到十萬新台幣的獎金,所以沒關係的,喝吧。」
  我也沒什麼要隱瞞的意思,這種事情隱瞞反而只會有反效果,所以誠實地跟髒髒解釋道。

  「珍奶挑戰...又是甚麼?」
  聽到關鍵字後,髒髒錯愕了一下並繼續詢問。

  「就是,呃,最早起源於日本漫畫《星期一的豐滿》裡面出現的橋段,就是一個巨乳美少女,呃,不用手,只靠她那噁心的胸部,我是說,只靠胸口的贅肉就成功撐起珍珠奶茶,變成一種移動型杯架,地喝珍珠奶茶。由於這種事情沒有一定的贅肉我是說胸部是做不到的,因此之後就在推特熱門變成一種珍奶挑戰,就是挑戰不用手只靠贅肉來喝珍奶這樣。」
  我簡單解釋了一下。

  「完全無法理解。」
  髒髒聽不懂的術語太多了。

  「總之就是,不用手只用胸部撐起珍奶的挑戰。」
  我換一種方式解釋。

  「珍奶是甚麼?」
  髒髒跳針。

  「妳阿茲海默?」
  我誠實。

  「大概理解了。」
  理解了甚麼呢髒髒?

  「那就嘗試看看吧。」
  我將珍珠奶茶遞給髒髒,並拿出手...

  「」
  珍珠奶茶倒了。

  「我沒有胸部呢。」
  髒髒誠實。

  「我知道。」
  不意外的結果,所以我從早已準備好的大背包中取出第二杯,並以我目前六芒星的精準度簡單幾個波動收掉了撒了滿地的珍珠奶茶。

  「再試一次?」
  我將第二杯珍珠奶茶遞給髒髒。

  「可是我沒有胸部。」
  髒髒誠實。

  或許是從小缺乏家庭教育跟...學校教育的緣故,髒髒不同於部分貧乳的女生,並不會對自己沒胸部感到自卑,不如說,胸部大小對於社會觀感的文化脈絡並不存在於髒髒的認知中,這樣很好,這樣很棒。對髒髒來說,自己沒胸部就像自己的中指比無名指短這類的只是個人體質有所不同然而實際上一點也不重要的小事。

  在髒髒成長至今的過程中,從來沒人跟她說過胸部大小於社會觀感的影響力,也...沒有人會性騷擾她,雖然這樣講有點難聽,不過髒髒的外表並沒有很好看,而且因為很少洗澡所以很髒很臭,連癡漢都不太喜歡。但即便有癡漢想碰髒髒也會被髒髒反射性秒殺吧大概我猜?

  「胸部於珍奶挑戰就像口袋深度之餘女朋友,髒髒妳能理解嗎?」
  我問。

  「完全無法理解。」
  髒髒誠實。

  「口袋深度愈深,愈容易交到女朋友。胸部愈大,愈容易完成珍奶挑戰。但,這並不代表沒有其他方式可以達成目標,例如,想要交女朋友的話,還能從顏值,談吐,穿搭,智商上下手,也很有用。同理,想要完成珍奶挑戰的話,想像力是妳的超能力,雄獅,蠟筆奶油獅。」
  我舉個親民易懂的例子跟髒髒解釋。

  「完全無法理解。」
  髒髒女僕桑化。

  「總之,髒髒,不要跟珍奶硬拚,嘗試創意思考,加油,創意思考與問題解決。」
  髒髒接過第二杯珍奶,挑戰第二次,開始。

  「呃,我要用,擠的嗎?」
  髒髒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妳看起來連A都沒有欸,搞不好我的胸部都比妳大,放棄吧。」
  我誠實。

  「所以我要怎麼辦?」
  髒髒不解。

  「創意思考與問題解決。」
  我官腔。

  「我懂了。」
  髒髒妳懂了甚麼呢?髒髒?

  這麼說著的髒髒接過珍珠奶茶,嘴巴咬住珍奶的吸管然後輕身一個後翻倒立,以六芒星等級只伸出一根小拇指支撐著全身重量達到完美平衡,連抖都沒抖一下,受重力影響珍奶順著吸管往下衝,但髒髒沒差像野獸一般牙齒一咬粗吸管直接咬扁,不愧是髒髒,聰明,這樣就可以慢慢喝了。

  「不過這樣不累嗎?」
  我在一旁看著髒髒倒立喝珍奶問道。

  「還好,挺輕鬆。」
  目前六芒星等級的髒髒左邊牙齒咬住珍奶吸管,依然還是能自在地回覆道。嗯,用一根小拇指倒立,正確一點,只用一根小拇指的指甲倒立,好。

  珍奶挑戰的限制是,要用胸部撐住珍奶是吧?髒髒這樣也算做到了,騰空翻轉的珍奶就是倚靠在髒髒的胸口才沒有倒下來的,這招厲害啊創意思考與問題解決。

  「好好喝...」
  髒髒發出滿足的聲音。

  「十萬到手。」
  我從口袋拋出手機,半空中一個聚焦拍完照不到兩秒的時間拍完照並掉回我的口袋中,當然都是計算過的,我沒事不會為了裝逼拿五千新台幣開玩笑。

  「謝謝妳,髒髒,珍奶可以正常喝了,那我去找下一位。」
  轉身揮個手後我便逕身離開去找下一位。

  「找我?」
  半空中,周圍景色瞬間切換,張曉熊的臉出現在眼前。

  「對。」
  不意外,張曉熊何能何德?全知全能的真神啊,毀滅世界創造世界只要想想便能輕鬆辦到的存在,以全世界為範圍無視距離的讀心也是非常簡單就能做到的。

  落地。
  
  環顧四周,當然髒髒已經不見了,換種說法,是我已經被張曉熊傳送走了,明明前一秒我還在髒髒的家,我是說,暫時性的髒髒的家,破爛的天橋下。這一秒我便被無聲無息地傳送到這個不知道是甚麼鬼我學過的所有語言都無法用來形容的地方,簡稱,異空間。

  「找我珍奶挑戰?」
  張曉熊當然早已甚麼都知道了,一個挑眉問道,等等,她現在在哪裡?在我背後,但我還是能看得見她,算了,我不跟真神講邏輯。

  「妳能讀心幹嘛還問我?」
  我不解,然後當自己家般坐下,地板是冰冷冷的地板,大概,我不知道冰冷冷能否套用在這個蝦小我無法理解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東西上,但我還是要用冰冷冷的當形容詞因為這種說法能讓我比較好過,能給我一種我似乎能理解這地方的錯覺,這會讓我心裡比較好受,天殺的我幹嘛跟自己解釋這麼多?

  「有些事情就算知道了還是要問一下,形式上,我覺得你們會覺得這樣比較禮貌。」
  張曉熊還是依樣可愛的說,我是說,跟髒髒比起來,髒髒不醜,顏值中上,但張曉熊就是顯著的很可愛,可能是真神特權能自己修自己外表之類的我不知道。

  「總之要挑戰嗎?我想要十萬塊。」
  我直率地問道,跟真神對話就是這樣啦,我已經掌握訣竅了,不要質疑真神,你會崩潰,正視自己的目的就好。

  「你是我兒子,想要甚麼願望基本都能幫你實現,還需要區區十萬塊?」
  張曉熊不解,我是說表面上不解,她會讀心又全知全能老早甚麼都知道了,她只是基於禮貌形式上問一下而已,這我還是明白的。

  「我不想當媽寶。」
  我誠實。

  「不想當媽寶還不是基於你這十幾年來生活的社會背景脈絡與周圍他人帶給你的認知所建立的,膚淺的東西。」
  張曉熊持續禮貌。

  「我知道我這樣很父權沙豬,但我還是覺得,身為一個順異男,追求珍奶挑戰,不是我是說,追求經濟獨立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當然這不一定是正確的,或許也只是非常膚淺的思想,但即便如此以我目前的認知能力依然相對而言較相信此價值,請您諒解,尊重,包容。」
  啊跟真神說話好累。

  我也不是沒看過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約翰·穆勒和西蒙·德·波娃等女性主義權威的書啊,也不是沒有去理解我們社會周遭性別意識包含珍奶挑戰背後所隱含的父權脈絡以及是否可能會對弱勢族群間接形成壓迫之類的議題我都有去好好思考過了,但那也只是於我而言,在真神的眼裡,我所進行的「思考」就像「國小生在四則運算」般可悲簡單。

  「我明白,只是感概一下,沒什麼意思。」
  張曉熊擺了擺手回道。

  嗯...真神也會感概啊?

  「所以要挑戰嗎?」
  我從背包中取出珍奶。

  「珍奶挑戰指的是,不用手只用胸部撐起珍珠奶茶喝對吧?」
  張曉熊明知故問。

  「嗯對。」
  妳不都知道了嗎?

  「你覺得我看起來有A嗎?」
  張曉熊直視我的雙眼問道。

  「沒有,但妳是神,是神的話就可以做到不可思議的事情,例如五餅二魚,死後三天起死回生,走進太平洋然後太平洋直接被切成兩半,或明明完全沒有胸部卻依然能完成珍奶挑戰之類的。神蹟。流傳千古。」
  我持續誠實。

  「你剛說你有看過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約翰·穆勒和西蒙·德·波娃的書對吧?」
  張曉熊接問道。

  不,我沒有說,我只有在心裡想想而已。

  「你覺得珍奶挑戰之所以能夠爆紅的原因是甚麼?」
  張曉熊續問。

  「呃,咳咳!順異男的,的,呃,父權細胞在作祟?」
  我冒著冷汗回應。

  「我不想聽到國小生的答案。」
  張曉熊皺眉。
  
  「嗯哼,呃,從,根本來看的話,珍奶挑戰能爆紅的原因是複合性的,大抵我給三個歸因方向,第一個就是胸部之於目前社會的吸引力,第二個則是網路迷因文化傳播的力道,第三個是珍珠奶茶於台灣日本等地區的複合意涵。綜合以上三點以及許多因緣巧合造就了,對,珍奶挑戰的爆紅。當然,這三點所牽涉到的影響層面或社會脈絡都十分複雜,都是要把其中一點拖出來講都能寫成好幾十篇論文,在此我不多加贅述。」
  我幾番思考後回道。

  「很好,那麼,就拿胸部這點來講好了,你覺得為甚麼珍奶挑戰中的胸部能成為他爆紅的主要因素之一?不用全部講完,大概花三分鐘解釋一下。」
  張曉熊輕點頭後追問道。她的驕傲的姿態就像老師一樣。

  怎麼辦?該死的,我不是那種很擅長臨場反應的人啊,如果現在給我GOOGLE跟充足時間的話,我能用三個小時的時間整理出真神會想聽的答案,但我現在沒那時間跟道具。

  是說這傢伙明明就能知道我內心到底在想甚麼還硬我回答,這種禮貌未免也太惡趣味...啊啊怎麼辦,我忽然好討厭珍奶挑戰這主題,珍奶挑戰所象徵的意涵與承擔的結構實在太複雜了,以我的智商還無法駕馭這主題啊。

  「嗯,呃,那個,那麼,我,就,大概講一下,珍奶挑戰中啊,有隱含一個要素就是,挑戰者必須是大胸,多數時候啦,大胸部才能成功,而這大胸部在目前的社會認知中是普遍受到多數順異男的歡迎的。」
  我結結巴巴地說道。

  「那大胸為甚麼會受到多數順異男的歡迎呢?」
  張曉熊續問。

  「呃,這個啊,以我之前所讀過的書和資料,呃,因為我目前沒有書也沒有GOOGLE啦,所以那個,人物名稱沒有記起來不好意思,但我還是說重點,胸部對於順異男的吸引力在歷史上是眾說紛紜的,這樣說有點不太對,因為相對其影響力而言其實相關論文沒有很多,或者只是我沒看過大概,總之妳知道我在說甚麼,呃,很常見的一種說法是,在演化上啊,大胸部能比小胸部分泌更多的,呃,母乳,對嬰兒比較好,所以受到男性的喜愛。」
  完了完了我到底在說甚麼?

  「但是乳房的大小於母乳的分泌量沒有顯著關係。」
  張曉熊皺眉。

  「啊哈哈,對,所以呢,又有另一群人說,在遠古時期啊,擁有大胸部就代表其脂肪量的象徵,能有這麼多的脂肪,肯定很健康對吧?」
  我繼續乾笑著說。

  「但是若只是要確認健康,從身材,皮膚等部位不更精確嗎?胸部大小於健康的影響之顯著程度是有限的。」
  張曉熊持續皺眉。

  「嗯!沒錯!說得好,所以呢,還有另外一群人說,這是費舍爾壓倒性優勢選擇學說(Runaway Selection Model),呃,這牽涉到,進化心理學,就是說,當某一性別普遍將另一性別的身體特徵視為擇偶標準時,不管其是否為事實或是否合理,其特徵就會在失控的天擇下發展到極不理性的地步,舉個例子,不只是女性胸部大小,包含男性的身高,或者某地方的大小,這些都是費舍爾壓倒性優勢選擇學說帶來的顯著影響。好比非洲長黑鷽(widow bird)雌性偏愛長尾巴的雄性,導致如今雄鳥的尾巴演化成長至妨礙飛行的地步。這都是不符合理性的詭異發展。」
  我繼續...努力地表述。

  「你只解釋了順異男對於胸部大小的崇拜不一定會有理性理由,我想知道的是你提到的費舍爾壓倒性優勢選擇學說中,順異男是從何時開始為甚麼將女性胸部大小視為擇偶標準的。」
  張曉熊更加大力地皺眉。

  「啊這我剛也解釋過了,說法是眾說紛紜啊,每個的可信度也挺有限,不過我也是再說幾個之前看過的好了,張曉熊,不,媽,妳知道嗎?喔好啦妳肯定知道,咳咳!所有的靈長類動物只要沒有受孕就都是平胸,只有人類不一樣,有一種說法是人類在演化至四肢行走的過程中,胸部就是山寨的屁股以提供性吸引力,但是呢這種說法有一個致命的漏洞,那就是,人類最早的時候其實也沒有永久的乳房,是之後才演化出來的,在過去人類就跟其他的靈長類動物一樣,只有在懷孕時才會有胸部,既然如此,用胸部來提供性吸引力是不是搞錯了甚麼呢?因為懷孕象徵的就是目前無法再受孕,反而是降低了性吸引力吧?正因如此,又有另一派說法出現了。」
  啊啊啊快想啊,快回憶一下以前看過的文章,那時候那文章說甚麼呢?

  「甚麼說法?」
  張曉熊禮貌性詢問。

  「那就是......就是.......」
  我持續結巴。

  怎麼辦?也不是沒想到,但該說嗎?能說嗎?我會不會被性平掉?

  「算了,當我沒說,我是說,我忘了。」
  嗯,這樣就好這樣就好,沒事幹嘛硬要踩雷呢自殺啊。

  「呵。」
  全知全能的真神露出鄙視的笑容。

  「總之,這樣的回答可以嗎?可以接受珍奶挑戰嗎?不行的話我現在就馬上走人啦別再浪費我的時間了......」
  我無奈問道。

  「好吧,看在你有努力的份上。」
  張曉熊翹著二郎腿坐在桌子上回覆,雖然她的外表看起來就只像個國小生般的嬌小,但其真神等級的氣場還是令我不得不為之震攝,好好好強的壓迫感。

  這麼說著,那個「努力的份上」的「上」剛說完,張曉熊的手上不知何時就出現了珍奶,嘛,畢竟她是真神,這種小事肯定很輕鬆就能做到我就不計較了,並且,她用嘴巴含住珍奶的吸管後,將珍奶放在自己平坦的胸口上,然後放手。

  「」
  珍奶倒了。
  
  「我沒有胸部呢。」
  張曉熊訕笑。

  不行啊不行,水手服被珍奶灑滿的張曉熊完全沒有任何給我任何性感的感覺,不如說剛才那一串逼問直接把我逼到冷感了,現在留下的只有,恐懼。

  「嗯啊很努力了呢嗯啊,那我去找下一位。」
  我啊哈哈哈地乾笑並僵硬地轉身試圖走人。

  試圖走人。

  對了,這裡是異空間,我走不掉。

  那傢伙也太聰明了吧?不對那傢伙聰明是理所當然的,畢竟是全知全能的神嗎?全知全能但沒有全善啊,沒有全善所以才會做這麼多毛骨悚然的事情啊,拿我當娛樂很好玩嗎?我有長得很好玩嗎?是說長得很好玩到底是甚麼樣子啊好難想像。

  「下一杯。」
  張曉熊應該是在自言自語吧,這麼說著並且憑空生出第二杯珍奶,用嘴巴含住吸管後將珍奶放置在自己平坦的胸口上,但這次,沒有倒。

  我已經不想管原理甚麼的了,珍奶漂浮甚麼的實在太輕鬆了太理所當然多了比起我現在踩著的這個是甚麼鬼啊我無法用我目前所學過的任何詞彙來具體解釋所以我只能天殺的輕率概化其為異空間,但就算用異空間也很不精確欸畢竟即便是動漫卡通電影中的異空間也都沒有像我現在身處的地方這麼詭異又不詭異算了我放棄用形容詞形容他了。

  「其實我現在當上神後,想做甚麼都能做到,讓自己胸部變大變小甚麼的讓自己快速長大甚麼的也能自在做到,但我懶得做,好沒意義,全知全能後社會觀感甚麼的也完全不在乎了,無聊啊。」
  張曉熊感概。

  「即便了解背後隱含的發展脈絡又怎麼樣?蠢啊沒意義啊,多思考又如何變得聰明又如何?媒體識讀...也沒有用。罷了。」
  張曉熊仰天長歎。別問我珍奶怎麼了,我相信這不是問題。

  「有空再來找我玩吧,你手機的照片已經處理好了。」
  這麼說道,然後張曉熊一個彈指「啪!」

  落地。

  解決了?大概,有點感概,放眼四周,嗯,這是我家,我最近可能疑心病太重了還要看個三秒後才能確定,當然張曉熊已經不見了,剛剛那個彈指就把我從那異空間瞬間移動走了。

  我家,呵,甚麼是認知我家的社會脈絡,說不出來,腳邊的石頭,草地,旁邊飛過的蝴蝶,眼前的水泥牆,木頭門,哪個是構成我家的東西?唉,先不思考了,有空再去找張曉熊吧,雖然挺可怕的但感覺好無趣啊全知全能,人生是不是無能為力才美麗啊?當然全知全能也能解決無趣的問題但這就跟大麻吸到爽一樣根本問題沒解決。

  根本問題是甚麼呢?全知一定知道,但我不是全知,便無法理解。

  「我回來了,女僕桑,要玩珍奶挑戰嗎?」
  開門後我用平常的聲音大概吧我覺得啦平常的聲音跟女僕桑打招呼。自從KISS灣灣結束後,雖然還是沒到同居啦但女僕桑也是很頻繁的跑我這裡了,頻繁到隔壁鄰居都會覺得那麼漂亮的女孩子肯定是我的,社工,才會這麼常來我家。

  「矮額先生,歡迎回來,珍奶挑戰是甚麼?」
  女僕桑不意外地老早在門口準備好了,即便沒到真神等級全知全能,女僕桑好歹也有王權頂,周圍半徑幾公里內的所有東西都瞭若指掌吧?

  嗯,今天的女僕桑依樣可愛,雖然不到張曉熊那麼可愛,但也不錯了啦魔王不能跟神比啊,如果說髒髒的顏值是70分,那阿罵啦的顏值就是75分,章魚燒的顏值則是82分,大魔王的顏值是82分,時訪的顏值是88分,女僕桑的顏值是90分,當然張曉熊是100分,這輩子沒看過比張曉熊更好看的女生了。

  「矮額先生,又在想別的女人了對吧?」
  很敏感的白髮女僕桑低下頭問道。還好不是拿血刃起來問,最近的女僕桑變得比以前相對沒那麼殘暴許多。

  「嗯對!」
  我大力點頭。

  「嗯。」
  女僕桑貌似有點失落的點頭。

  沒辦法呢,這就是殘酷的現實,比起說善意的謊言,我身為機掰王矮額還是更喜歡殘酷的現實。哈哈哈,接受現實吧女僕桑。

  隨著女僕桑一起走到家中,今天的我罕見地觀察了一下女僕桑,雖然以前都沒怎麼注意,不過能遇到女僕桑我是很幸運的呢,雖然多數時候有點面攤有點呆,而且剛認識的時候還很殘暴,不過戰力還是沒話說的,如果是張曉熊於我是造物主母親的存在,髒髒於我就是偶爾需要關照一下的妹妹的存在,並且女僕桑就是總是很照顧我溫柔善良會做飯給我吃的。

  社工一般的存在呢。

  「矮額先生,珍奶挑戰是甚麼呢?」
  走到我的房間後,啊,我的房間就是我的寢室啦,裡面有各種,蘿莉雜誌,反正都是我喜歡的東西,我也都沒在收拾的,反正是女僕桑啦,社工一般的存在,給她看到也無所謂。

  「沒洗澡不要坐我床上。」
  看到女僕桑快要坐下去我提醒一下。

  「啊矮額先生抱歉。」
  女僕桑有點難過地抱歉。

  哼哼哼這就是殘酷的現實喔,我可不會因為女僕桑長得可愛就給差別待遇的,我怎麼對兄弟,就怎麼對妹子。

  「所以矮額先生,珍奶挑戰是甚麼呢?」
  女僕桑不厭其煩地問第三遍。

  「珍奶挑戰是最近網路上很紅的......我今天都解釋第三遍了好累,總之就是,不用手喝珍珠奶茶,用胸部撐著,這樣理解了嗎?」
  我快速跟女僕桑解釋一下,我今天怎麼一直在解釋,我長得像GOOGLE嗎?

  「理解了矮額先生。」
  白髮女僕桑一邊這麼說道一邊,拿著珍珠奶茶?!甚麼時候?算了,王權頂,合理,我接受。

  女僕桑不像髒髒或張曉熊,沒有任何遲疑地用嘴巴含住珍奶的吸管並將珍奶放到自己的,依然是平坦的胸部上,放手,然後。

  「」
  珍奶還是倒了。

  「矮額先生我再試一次。」
  女僕桑完全不沮喪,左手又是一杯,珍奶!?也太快了吧?我的背包是開的嗎?

  「」
  還是倒了。

  「矮額先生我再試一次。」
  女僕桑超堅強的,二連敗甚麼的完全不放在眼裡。又是一杯珍奶!

  「」
  但還是倒了。

  「矮額先生我...」
  
  「女僕桑妳沒有胸部啊!」
  似乎女僕桑還沒有意識到這個驚人的事實所以我只好用吶喊的方式帶領女僕桑回到這殘酷的現實世界。

  「矮額先生我知道。」
  女僕桑超堅強的,完全不在乎這件事的樣子。

  「妳...妳知道嗎?那麼,為何還要一再嘗...」
  我話還沒說完,女僕桑忽然。

  忽然。

  「成功了。」
  女僕桑應該是有點開心吧但沒有很明顯地說道。

  「不可能!」
  我愕然驚嘆,怎麼會,這,怎麼可能?我揉了揉眼睛,但擺在眼前的事實依然不容質疑,儘管如此我的內心仍彷彿經歷韓國瑜當選台灣總統般的重創。

  「矮額先生,我的胸部是A5最高級和牛。」
  女僕桑沉下臉來,用冷靜的聲音陳述著恐怖的事實。

  「矮額先生,知道甚麼是A5嗎?」
  女僕桑極其罕見地詢問我。

  「14.8公分乘21公分。」
  我設計系。

  「珍珠奶茶...如果不是大杯的話...」
  女僕桑,口口聲聲地,說著我從未想到的可能性。

  是的,為甚麼我忘記了呢?珍珠奶茶(Pearl milk tea)1980年代起源於台灣的茶類飲料,有兩家店舖都聲稱自己是珍珠奶茶的發明者,分別是台中市春水堂與台南市的翰林茶館。

  春水堂版本中,當時創始店店長於1986年首創將粉圓加入奶茶中,成為朋友間的特調私房茶,起初只與顧客分享,後來因為頗受好評,便於1987年正式掛牌上市。而圓潤具光澤的黑粉圓滾動於奶茶中,猶如大珠小珠落玉盤般,故以「珍珠奶茶」定名成為台灣國飲。

  翰林茶館版本則是,涂宗和先生於1986年在鴨母寮市場看到小販賣的白色粉圓得到靈感,將買回煮熟的粉圓,加入奶茶裡試做,發現口感甚佳,因而發明出第一杯珍珠奶茶,因白色粉圓晶瑩剔透如珍珠而命名「珍珠奶茶」,之後粉圓加上黑糖才改為黑色今貌。

  雖然至今兩者仍爭論不休甚至上告到法院,但無法否認的是,沒錯,珍珠奶茶並沒有限定大小杯。

  當然,珍奶挑戰也是依循著前兩者版本中所提到的珍珠奶茶理型,那麼理所當然的,既然原版本沒有限定大小,那珍奶挑戰當然也沒有,為甚麼我都沒想到呢?因為大家都是巨乳才能挑戰成功因此先入為主地認為是大杯的嗎?我也被社會認知所影響了嗎?原來如此,張曉熊想告訴我的就是這個嗎?這就是為甚麼她會那麼說啊。我現在,終於明白了。

  「韓國瑜.............是可能當選的。」
  現在的我,已經不會忽視所有的可能性了,沒錯,現在的我,在認知中,是無敵的。

  「矮額先生?完全無法理解。」
  女僕桑偏頭回道,她可能連韓國瑜是誰都不知道。

  「女僕桑,妳用了中杯對吧?」
  我冷靜提問。

  「是的。」
  女僕桑誠實回應。

  女僕桑跟髒髒或張曉熊不一樣,她並不是完美的洗衣板,女僕桑還是有頂級和牛的等級,大杯當然還是不可能,但中杯,擠一下是有可能的,沒錯,並不像髒髒倒立,也不像張曉熊直接用超能力讓珍奶浮空,女僕桑是紮實的挑戰成功了。

  至於女僕桑從哪生來中杯珍奶的,我只能說王權頂能做到很多不可思議的事。

  「今天一天,三十萬,我受益良多。」
  拋出手機拍照,我感概道。髒髒教會了我,珍奶挑戰的技巧。張曉熊教會了我,珍奶挑戰的社會脈絡。最後女僕桑教會了我,珍奶挑戰的歷史。以及,沒有甚麼事是不可能的,韓國瑜也有可能當選台灣總統。

  早上還在用FB跟鐵板燒借錢的我,如何能想到鐵板燒隨口一提的網路MEME竟也有如此深度,以及我的學術涵養和創意思考更是如何的不足,區區的珍奶挑戰,當時只是這麼想的,在簡單評估了一下這是否會加強對弱勢族群的負面刻板印象以及是否是一種父權凝視的展現後遍覺得自己已經足夠思考過了,如今回想起來,果然還是,太膚淺了呢。

  頂尖智商鐵板燒,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嗎?如果是他的話,也不意外就是了。

  「矮額先生?雖然珍奶完全沒有灑出來,但要不要一起來洗澡呢?」
  女僕桑見我乾愣思考善意地問道。

  「不,我不會中你的計的,鐵板燒,珍奶挑戰還沒有結束呢。」
  我自言自語道,三十萬,以為這樣就能讓我滿足了嗎?真的這樣想的話也太天真了,我可是大名鼎鼎的機掰王矮額,至少也要湊到六十萬才行吧?現在才中午而已,再去找大魔王,阿罵啦跟章魚燒吧,雖然大家都是貧乳,但現在的我已經不會覺得鐵板燒是在刻意刁難我了,是的,想像力就是你的超能力,雄師,蠟筆奶油獅,創意思考與問題解決,費舍爾壓倒性優勢選擇學說(Runaway Selection Model),答案已經近在眼前了。

  「女僕桑,抱歉啊,我接下來還有不得不做的事。」
  我苦笑,右手摸走掛在牆上的殺戮神王美麗,扭一下脖子,沒錯,這還只是剛開始呢。

  「不一起來洗澡嗎?」
  女僕桑看起來有點自閉地問。

  「有些事情,是無法逃避的,就像春水堂於珍珠奶茶,西蒙·德·波娃於西爾維亞一般。」
  我酷酷地背對女僕桑回道,並頭也不回地走出房間。

  韓國瑜會當選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38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sd1017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漫畫)哲學家皇帝#07... 後一篇:♠ 哲學家皇帝過初審了喔...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afamu57All
今天小屋更新了!電繪作品頻繁更新中\(-ㅂ-)/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