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同人】安倍先生生日賀文(憂鬱的物怪庵)

作者:金魚│2019-06-20 23:02:41│贊助:0│人氣:32
趁著日本剛過十二點趕緊祝安倍先生生日快樂,
不然我明天應該會忘記發。
話就不多說了直接先正文好了(((o(*゚▽゚*)o)))
基本上可當無差,吧。


安倍晴齋發現最近的蘆屋花繪很反常。
雖然說這個五歲小孩平時也常帶給自己麻煩,要自己幫忙善後的事件也不會少,但這幾天的情況不太一樣。

他最近動作迅速,工作完成的很快,常常讓讓任務提早結束,兩人都能比較早休息。
照理說應該是開心的事,偏偏蘆屋花繪最近像在隱瞞什麼似的,常常自己一個人偷偷摸摸的看東西,每當安倍靠近他的時候,他總露出尷尬的笑容,然後快速的轉移話題。

總體來說安倍只覺得蘆屋反常,但不曉得原因。
「蘆屋。」
安倍停下手邊的動作,今天他們在清流寺旁幫彌彥照顧他難得遇到的妖怪朋友,他們現在在撿拾地上的松果,彌彥則和禪子一起去外頭挑點心。

「嗯?」
被點名的藍髮少年抬起頭,他的手中已經抱著一大堆松果,肩上則坐著一隻小松鼠,那是這次要照顧的對象。
「安倍先生怎麼了嗎?」
蘆屋笑著問道,他這笑卻又讓安倍把想說的話止住了,會是自己多心嗎?
那笑容看起來和以前別無二致,對自己來說,就只是有些耀眼,卻又不討厭的臉。

「你......有事瞞著我嗎?」
他皺著眉,思考了一下後問道,平時就不常笑的他此時顯得更嚴肅了。蘆屋在聽到問題臉色有些變調,他慌亂的移開視線,安倍沒有漏看這個動作。

「沒......有喔。」

「那你怎麼停頓那麼久?」
蘆屋明顯的停頓下來,卻也讓安倍逮到破綻,前者撓抓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
「因為我剛剛在回憶一下啊,搞不好我自己忘了什麼,欸嘿嘿......」

「最好是這樣,不要放空。」
聽了蘆屋的回答後,他更懷疑對方隱藏什麼秘密了,他假裝沒事的叮嚀道,心裡卻有塊疙瘩。

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才能讓蘆屋瞞著自己?
是自己不能知道嗎?還是自己壓根就沒有資格去談這些?

畢竟他們兩個,撇除掉普通同學的關係外,頂多是僱主和僱員。

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是。

不,不應該想這些的,安倍回過神,繼續撿拾地上的松果,好讓自己不再想這些事。畢竟再多想幾秒他也不會得到答案。

還不如不去想來得實際。

·

「呼啊⋯⋯終於結束了。」
在結束看守松鼠妖怪的工作後,蘆屋伸展自己的四肢,開心的和毛茸茸分項工作時撿到的松果。
一團白球在榻榻米上動啊動,她對這陀螺形狀的毬果感到好奇,卻又怕這東西突然傷了自己。
毛茸茸這莫名可愛的動作讓蘆屋不禁莞爾,他撿起松果,讓並用它去輕碰毛茸茸。

同時,他的眼神移到一旁的金髮少年身上。
雖然說結束任務了,但對方絲毫沒有休息的打算,他從不知哪邊出現的儲藏室拿出一疊文件,在上頭寫了一些他看不懂的字。
「安倍先生也辛苦了......」
蘆屋脫口說出這句話,安倍聽到後停下動作,轉頭瞥一眼蘆屋。

「嗯,辛苦了。」停頓了會,他答道,同時起身將對方放在壁龕旁的書包拿給蘆屋。
「今天沒有工作了,你也可以回家休息了。」

「好......」
蘆屋愣愣的接過自己的側背包,他沒有進行下個動作,連物怪庵移動到他家門口都沒有發現。
安倍見蘆屋又做出了奇怪的動作,只是無奈地嘆口氣,催促道:
「怎麼了?物怪庵已經開好了。」

蘆屋看著安倍,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想說的話有好幾次到了嘴裡卻又吞了回去。
但這樣下去可不行!好不容易想到的計劃會泡湯的!他搖搖頭叫自己不要退卻,表決心豁出去。

「安倍先生,如果可以的話,要不要一起吃晚餐呢?」

蘆屋揉著自己的臉頰,那兒有點發燙。很少對安倍先生說工作以外的話,讓他有點緊張。
不曉得安倍先生會不會答應?如果安倍先生有其他事情的話會不會很尷尬?

「為什麼?」

安倍沒有第一時間拒絕蘆屋,他問起原因,摸不著的態度讓蘆屋的心七上八下的。
不過蘆屋早想過對方會問這個問題了,他忸怩的對著手,面容有點尷尬的答道:
「今天媽媽去參加社區的活動了......」

「那你一個人吃。」還以為對方是有事找自己商量的安倍嘆了口氣,在聽到那滑稽到不行的答案時便回絕對方。正確來說他也沒正式拒絕,但意思是一樣的。

「誒......可是家裡只有我一個人........」至此,蘆屋的臉上寫著『失望』兩個大字,他將字尾拉長,一邊說一邊想藉口,不過安倍以為蘆屋是怕丟臉而不敢說。
他也沒打算聽完蘆屋的理由,反正用膝蓋想也知道五歲小孩的大腦,他打斷對方說道:
「不要跟我說你害怕一個人在家。」

「對。」

「毛球和你去不就好了?我準假。」
果然。安倍聽到了預料之內的回答,他看向一旁的毛球,白色小生物似乎很高興自己能和蘆屋待在一塊,正樂得轉圈跳舞。

聽到第二次變相拒絕的蘆屋簡直要哭出來了,如果哭著求情能讓安倍先生答應的話,他肯定下一秒就落淚。
不過他知道安倍先生不吃這一套,所以他雙手合十,腰彎到不能再下去,只求對方給他一個機會。

「安倍先生——拜託!」
他誠懇的請求著,自己是真的想讓計劃成功,因為這樣或許能一見安倍先生的笑顏;只不過,這下子不止對方不會笑,搞不好還被自己用得不耐煩。
他悄悄的瞥向安倍身後的物怪庵,希望後者能幫自己這個小忙。

聰明的物怪庵自然知道蘆屋在想什麼,它響起清脆的風鈴聲,掛軸上緩緩浮現幾個字。
『伊月就和花繪一起去吃飯吧(((o(*゚▽゚*)o)))反正你平時也都隨便亂吃∠( ᐛ 」∠)_』

「物怪庵!」
看到物怪庵說的話,安倍不禁覺得自己的隱私都被這傢伙暴露了,他瞪了一眼身後的掛軸,然而物怪庵在這時卻刻意裝做聽不到。
反而是蘆屋高興的不得了,他馬上接在物怪庵的後面說下去。
「安倍先生你看,連物怪庵都這麼說了!」

安倍看著如此興奮的一人兩怪,再怎麼不情願也不好意思拒絕,最終給了遲到許久的許可證。
「下不為例。」

聽到這句話的蘆屋立刻綻放笑容,他高興的要手舞足蹈了,不過如果這樣做一定會被安倍先生挨罵,於是他忍住自己奇怪的行為。

決定好的安倍不想拖延,他將桌上的東西收拾好,看向身旁的蘆屋,手抱胸問道。
「所以,我們要去哪裡吃?」
他倒想看看對方這麼百般請求是要讓自己吃什麼。

聽到這句話的蘆屋很開心的打開物怪庵通往的門,並把安倍拉進自家玄關。
「我來煮飯啊!等等,安倍先生怎麼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他自信的笑道,卻只換來對方的無語,以及一臉不信任的表情。

「我無法想像五歲小孩煮飯的樣子。」安倍默默的抓著自己的腰帶,擔心著自己的肚子。

「太過分了!我好歹也是會做家事的啊!再加上安倍先生自己也有不擅長的東西吧?像是插花。」
看了安倍不禮貌的動作,蘆屋忍不住回嘴,他往廚房的方向走去,也順便開了沿路的燈。
放下書包,並穿上掛在牆壁上的圍裙,安倍跟在蘆屋的身後,在被對方戳到痛處時忍不住咕噥了聲。

「那是不可抗拒之力⋯⋯而且這樣說來好像你很不擅長煮飯。」
一邊反駁還不忘再補一刀,安倍在一旁看著蘆屋,以防對方把廚房炸了,沒想到卻被蘆屋推出廚房,被叮嚀要好好待在客廳。

「總之安倍先生等著瞧,我一定會做出讓安倍先生都滿意的晚餐的!」
在下了這麼一個戰帖後,蘆屋便跑進廚房開始他的大廚事業。

想著對方手指著自己的模樣,安倍就忍不住笑出聲,他按照對方的指示坐下,看著這個再普通不過的客廳,稍微想對方平時會做些什麼。
內容不外乎是看電視和玩遊戲吧?他打量著這裡頭的擺設,整體來說是很溫馨、漂亮的,果然是花店『花蘆』的家。

廚房裡傳來有節奏的切菜聲,還有一些鍋子碰撞的金屬聲,整體來說並沒有其他可怕的聲音,也沒有爆炸聲或燒焦味。
「意外的沒有失敗嗎⋯⋯」安倍呢喃道,這句話要是被蘆屋聽到大概又沒完沒了了吧?他輕嘆口氣。

然而,他的嘴角也在同時間些微上揚。

沒有察覺到自己在笑的安倍倚著沙發,難得多出來的空檔讓他不知道要做什麼。倒是一天奔跑下來,自己有些累了。

他慢慢的閉上眼,原先在地上的毛茸茸也爬到安倍的腿上坐著。
反正也沒人在看自己,就算休息一下也不為過。
一人一妖就這麼佔據蘆屋家的客廳,依偎著溫暖的氣息入眠。

過了一會,當做好菜也擺盤好的蘆屋呼喚安倍先生和毛茸茸,但都沒有回應;他只好親自來到客廳,沒想到卻意外看見兩位客人睡得香甜的模樣。

這溫馨的景象讓人莞爾,蘆屋在拿起手機按了快門後,才上前輕拍對方的肩。
「安倍先生,安倍先生?」蘆屋試探性的叫道,對方並沒有睡得很熟,叫醒他來完全不費功夫。

「......嗯?」醒來後的安倍頓了一下,他見蘆屋在自己身旁,不用幾秒變會意過來。
「你煮好了嗎?」

「是的!會讓你嚇一跳喔,安倍先生!」蘆屋自信的答道,他扶著安倍起身,對方在聽了後眯眼笑道:
「那我會期待的。」

蘆屋滿意的點了頭,接著,他蹦蹦跳跳的到安倍身後,從後方遮住對方的眼,打算讓對方只依著光源和自己的指示走路。
「對了對了,機會難得,就讓我來帶領安倍先生到餐桌吧!」

意外的是安倍沒有拒絕,反正今天都已經任由對方這麼鬧騰了,再加上這個也沒什麼差,而且只不過是走直線,有什麼難的?

他原本是這麼想的。直到真的到餐桌旁時,才了解這個五歲小孩在打什麼算盤。
他可沒想到蘆屋會在放開手到那一刻同時大喊。

「安倍先生生日快樂!」

蘆屋亢奮的叫道,計劃總算是完成一大半了(今天做了這麼多,就只是想幫對方做個生日驚喜。

生日是從物怪庵那邊打聽過來的,他當然也知道安倍並不喜歡吃甜食,送一般的禮物他大概也用不到,所以他才想說親自下廚,並用蛋包飯的番茄醬做了點巧思。

畢竟他能做到的也只有這樣了,為了不讓計劃失敗,他還預先請教媽媽該怎麼做,也提早完成工作好回家練習,家裡甚至有一段時間都是吃蛋包飯當晚餐。

安倍看著餐桌的蛋包飯,上頭是蘆屋用番茄醬寫的『安倍先生,祝你生日快樂!』以及一旁的沙拉和麥茶,心裡像有什麼開關被打開似的。

手摸著桌緣,心跳似乎又快了些,視野變得閃爍起來,身邊的東西向流星一樣閃耀著,他從沒見過如此絢爛的景緻。
他已經很久沒過生日了,畢竟自己並不喜歡張揚,隱世那群人的時間觀又不太一樣。
而這次,雖然只是奇怪的蛋包飯,他卻覺得全部都不一樣。
明明只有一點點不同,卻變得特別。

「謝謝。」
安倍蠕動雙唇,平時總皺著的眉頭鬆了下來,他瞇著自己的瞳,嘴邊勾起淺淺的弧度。

「安倍先生能開心真是太好了!」見計劃差不多完成,蘆屋也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了,兩人坐到位子上準備開動;這時,蘆屋像想到什麼一樣突然叫了聲。

他起身跑到書包旁翻找,最後從裡頭拿出了小紙袋。
「對了對了,這個也是給安倍先生的哦!不過要回去才能看。」
他走到安倍旁邊,將紙袋遞到對方面前,小袋子是茜紅色的,上頭用紺色的緞帶綁了蝴蝶結。

這兩種顏色單獨看都不太適合用在生日禮物這種歡樂的日子,意外的是安倍並不討厭,還有股熟悉感。
雖然覺得吃別人的又拿禮物很不好意思,但蘆屋都已經準備了,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想很希望自己能收下。
「謝......」他伸出手,準備像對方道謝,沒想到手卻被對方抓住了。

安倍詫異的看著蘆屋,後者露出得逞的笑容。
蘆屋拉起安倍的手,並在他的無名指的指關節處輕輕烙下一印。

「你在做什麼?」皮膚和唇瓣擦過讓安倍產生麻癢的感覺,他將手收回,對蘆屋的頭部施予一擊,並難為情的將頭撇開,不敢看向蘆屋。

「所謂的免費服務啊,安倍先生的力氣也太大了吧,好痛。」蘆屋抱著頭抱怨,然而這句話引起安倍的反駁。
「才不需要,趕快給我坐好,毛球已經湊在盤子旁邊很久。」

他催促蘆屋趕快回座,兩人都沒有注意到,安倍的耳垂已染上一抹紅暈。

·

『伊月回來了啊( ´▽`),有沒有什麼好玩事呢?』飯後,當安倍回到物怪庵內時,清脆的風鈴立刻響起。

對於這種問題,安倍平時是直接搖頭的,但或許是今天挺開心的緣故,他稍微講了一下發生的事情。
大抵是蘆屋做了蛋包飯,還送他禮物的事;當然,他完美略過了對方親自己無名指的事情。

『那禮物是什麼?』物怪庵接著問道,其實不只物怪庵,連毛茸茸也很好奇裡頭到底是什麼東西,她在安倍腳邊跳上跳下的,等著安倍從制服口袋拿出。

紙袋很輕,讓人懷疑裡面幾乎沒東西,安倍小心的撕開紙袋,看了兩次才發現裡面躺了一張紙。
他將紙用倒的方式取出那是一張乾燥押花的書籤,尺寸和一般的大小差不多,是用比較厚的美術紙當底,然後護貝。

而上頭的花安倍並沒有看過,是一朵淡紫色的花,有著五瓣細橢圓的花瓣,有點像毽子,卻是優雅許多。
花靜靜的躺在紙上,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這是什麼?」安倍低語著,一旁的物怪庵叮鈴一聲,掛軸上墨色的字慢慢浮現。

『那是一葉蘭吧?花語是——』

fin.

這次是正統的日常,意外的不需要什麼閱覽須知xD
這是我第一次為喜歡的角色打賀文,啊,希望打的還可以( ´▽`)
這次的文也是一波三折,我原本以為我可以打完再大一點的paro的,但最近根本沒時間,在開天窗跟打新的最後選擇後者,還好有成功!
話說回來,裡面藏了些彩蛋(?)但可能很難找到xD
最後就祝安倍先生生日快樂!
也感謝您的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37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不愉快的妖怪庵|蘆安|憂鬱的物怪庵|安倍晴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yoshino106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蘆安(憂鬱的物怪... 後一篇:【同人】立安(憂鬱的物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ensince2020給大家
Z3繪圖近日更新~有蘿莉與召喚獸~歡迎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