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零到一的距離之永保初心

作者:琉璃星晨│2019-06-20 02:03:54│贊助:2│人氣:36

三、畢業之前#1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把我這裡當餐廳?」

對於某人越來越過分的要求,沫妍實在受不了了,她這裡是咖啡館,不是餐館好嗎?

「別在意這麼多嘛!妳做的東西很好吃阿,晚餐肯定也很不錯,我要...炒高麗菜和牛...欸欸欸!別推啊!」

某無賴被沫妍強制推出店裡,轉身,她不帶走一片雲彩,白燁回頭看見的只剩下緩緩關上的門。

不過要是被推出店裡就能攔住他,那他就枉費無賴這個名詞了!(???)

於是他又再一次的推門而入,那張妖孽般的臉龐趴在櫃台前,沫妍轉過身就看見他那笑容盈盈的樣子,沫妍那個心累阿,她
怎麼就攤上這麼一個...算了,她自找的。

「想吃甚麼?」笑容漸濃,她果然是個容易心軟的女生,只要多賴幾次,她就真拿自己沒輒,這感覺真好。

「我要、」

鈴—沫妍的手機響了。

「等我一下...喂?對,我是...」

只見沫妍接起手機不到幾秒鐘,瞳孔徒然放大,手機啪地從手中滑落,白燁瞬間感受到不對勁,直接衝進櫃台裡。

「怎麼了?」沫妍緩緩看向白燁,眼眶霎那間紅的像隻小白兔,白燁心都揪成一團了,沫妍腿一軟就要往地上跌去,瞳孔一縮白燁接住那搖搖欲墜的女孩兒。

「怎麼辦...醫院...快送我去醫院...小雲、小雲她出事了。」
沫雲?沫雲怎麼就出事了?白燁管不了三七二十一,扶起沫妍就拉著她上車。

「哪間醫院?」

「榮登。」

一路上,白燁透過餘光只看見眼神呆滯的沫妍,整個人像是隨時都會暈倒,但心裡越著急白燁就越發冷靜,右腳又往下踩深了一點,逐漸暗下的天空,映照著路上那台車子筆直地衝往醫院。

「小雲是怎麼傷的?」

「是、被人刺傷...」

「傷口呢?」

「沒說...不過謝子鈺好像是第一發現人,是他叫的救護車。」

兩人小跑步的衝進醫院裡「請問沫雲現在在哪裡?」沫妍衝到櫃檯,一口氣都沒喘一口,就慌忙地問。

「沫雲嗎?現在在手術室,往右手邊走到底右轉就是了。」

似乎感覺到沫妍的腿有些使不上力,白燁一把拉住她就往前跑,手中的溫暖沫妍還來不急反應,就被拉到了手術室門前,抬頭,手術門上的紅燈還亮著,坐在旁邊椅子上的是捂著臉的謝子鈺。

聽見慌亂的腳步聲,謝子鈺抬起了頭,聲音沙啞「沫妍姊...」

「這是怎麼回事?」沫妍掙脫開白燁的手,衝到謝子鈺面前抓住他的肩膀搖晃幾下「小雲好好的怎麼就出事了?」

「不知道...我真的...對不起...如果我早點過去,或許小雲就不會出事...」

沫妍一下失去力氣,整個人往地上倒去,白燁一直都在旁邊,手一攬就把全身無力的人兒撈進懷裡,他甚至能感受到她顫抖的身體,將她抱得更緊,一邊在她耳邊安慰著。

他不是個會安慰人的男生,只會笨拙地說著不會有事,卻讓沫妍顫抖的身體放鬆了些,埋進他的懷裡,她真的好怕...好怕...

啪一聲,燈暗了,白燁拍拍沫妍的背「燈暗了。」

沫妍低著頭從他懷裡出來,眼睛紅了,他胸前的衣服濕了一小塊,白燁不在意,他不是甚麼潔癖的人,大手抹去她臉上的淚痕。

「小雲!醫生,小雲沒事吧?」

「還好,手術很成功,只是傷者出血過多,可能明後天才會醒來。」

聽見沫雲沒事,沫妍的心就放下一半了,隨後白燁的聲音問著醫生。

「她傷到的部位大概在哪裡?還有刀傷是怎麼樣的?」

那個醫生皺了皺眉,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問的這麼詳細,這人是警察嗎?

「你、」

「我是她姐姐的丈夫,我有權利知道。」

白燁像是能聽見醫生的心聲似的,搶在他問之前開口,而因為這句話沫妍和謝子鈺同時抬頭望向白燁,他的眼神堅定,沒有絲毫的動搖,沫妍本來想反駁的張口,在看到那雙眼後,又閉上了。

倒是謝子鈺有些懵,不過他很快就將這事拋向腦後,沫雲從醫生身後被推了出來,雙眼緊閉,小巧的臉龐上毫無血色,謝子鈺眼眶酸澀,淚水就這麼不聽使喚地掉。

這邊的醫生頓了頓,深吸口氣後緩緩地道「刀傷在傷者背部,而凶器是這個。」一旁的護士將一把小瑞士刀遞給醫生,而醫生又給了白燁。

「這是把女性用瑞士刀...這把刀有誰接觸過?」

「我、還有旁邊這會護士拿過,不過我們都有帶手套。」

「謝謝,這我會交給警方。」不浪費任何時間,白燁立刻拿出手機撥通電話給何斯,當何斯聽見有人傷害了沫雲,當即就飛奔了過來。

「這個,凶器。」把刀放進塑料袋中,交給何斯,看的出來何斯很是氣憤又心疼,前幾天還好好的女孩...怎麼突然就...

「兇手我會找出來。」

「我也要。」哽咽的嗓音,沫妍抹去不小心落下的淚滴,堅定地看著白燁,她的手還緊緊地牽著沫雲。

看著她的眼睛,白燁再一次想起第一次在現場見到她時,那雙透明乾淨的眼,閃爍著耀眼的光,只是此時的這道光,更加的堅定不移。

「我絕不允許有人傷害小雲,這是我的底線。」
沫妍憐惜的摸了摸沫雲的頭髮,她的妹妹,她不允許自己無法守護她,更不能原諒傷害她的人。

「這次,我要靠自己的力量。」

「上面沒有指紋,但是有塑膠手套的痕跡,兇手是帶著手套行兇的。」白燁接到電話,將報告敘述給沫妍聽,既然沫妍說要靠自己的力量,那他就只要在一旁幫忙就行,這次他不再掌控局勢。

「知道了,我剛看了小雲的傷,如果我沒有推測錯,兇手和小雲的身高沒有相差太多,而且力氣不大,沒有傷到臟器。」
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沫妍暗自壓下了自己快崩潰的情緒,要是真的傷到了哪裡,她該怎麼辦?

沫妍不敢再想下去。

「沒錯。」白燁沒有否認沫妍,說明了她沒有想錯,這給了她一些信心,更加大膽的推測起來。

「或許兇手和小雲比較熟悉,所以小雲才會沒有防備。」

「這只是推測,我也可以說她是被襲擊的,所以沒有防備。」
白燁反駁,兇手的身分,只能說可能和沫雲一樣是學生,所以力氣不至於大到傷到臟器,但卻不能確定到底是不是和沫雲是親近,還是認識的關係。

「子鈺,你是第一個發現小雲的人,你是在哪裡發現她的?」

「是在高中裡的一個樹洞。」

「樹洞?」兩人異口同聲,這席及地點可真是奇怪,沫雲又怎麼會去那裏呢?

「對...我和小雲放學後會在那個樹洞裡聊天,今天也是,她先到樹洞等我賣完東西過去,而我則是買了一些零食後,才過去,然後...」

「當時她是怎麼樣的?」

「......她的臉是正對著樹洞口,但是已經走進去裡面了。」

「所以...小雲是不是有可能看見兇手?」沫妍有些激動。

「有可能。」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找到兇手的希望又更大了。

「我想去落荷一趟,子鈺,小雲拜託你了。」

「好,沫妍姊...如果兇手找到了,能告訴我嗎?」沫妍似乎能感受到,謝子鈺那緊握的雙拳,是他用盡全力才壓制住的憤怒,而她,又何嘗不是。

「我會的。」話落,再看了一次躺在病床上的沫雲,她轉身前往落荷高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29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心靈|現代|琉璃星晨|推理|言情|家庭|校園|畢業|愛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ngel21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零到一的距離之永保初心... 後一篇:一個人的演唱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這是一本很好看的因果善書,可以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shana96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