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虛痕<第六十章>被打

作者:紀菲爾│2019-06-19 01:19:51│贊助:0│人氣:15
<第六十章>
 
       七月二十日,亥時初刻。
 
       耕墨園眾人結束白日的忙碌,吃完晚飯、洗漱完畢,準備休息。
 
       從阿加草原來參加儒教大比的十一個小孩此時感到心滿意足。
 
       這幾個練氣修為的貴族子弟原本心情是忐忑的,畢竟「周禮」不是他們自小熟知的禮儀,參加大比也只是他們的長輩要他們見一見世面而已,然而每個小孩都不希望成績不好,面對考試當然會緊張。
 
       自昨日知道他們的禮試成績都在甲等,他們的心就放下一半。
 
       而今日的樂試,在演奏自選曲的那一部分,幾個孩子都選擇演奏草原上的歌謠,不但沒有人批評,竟還有幾個考官擊節讚賞,更讓孩子心花怒放。
 
       有念過書的平地人果然是有修養的,不會因「華夷之辨」看我們草原牧民不起。這就是《論語》中寫的「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吧?
 
       與孩子的天真相比,此時在二樓正廳商議的夜讀師徒三人表情凝重。
 
       「昨夜師父與立命堂主、開來堂主商量事情去了,有疑問現在問吧。」
 
       洛星羽首先發問:「師父,大比一向由本宗主持,與六堂無涉,為何明倫堂能對此次考官施加影響呢?」
 
       「因為義理之學。」
 
       洛星羽跟洛星垣一臉癡呆,完全想不通儒學學派的差別跟這件事有關。
 
       「在諸子百家出現以前,道家獨尊於世,眾人皆以為只有生有靈根的人才能修行,但事實並非如此。」夜讀靠著椅背,目光深邃:「經過多年的演化,總是有例外出現,但隨著例外越來越多,眾人才發現無需靈根的修行之法,其後分別由孔子、墨子、公孫、韓非、鬼谷…等人各自開創學派,將修行之法傳入民間,之後百家爭鳴,才產生所謂的『武骨』之說。」
 
       「後來因為儒家重倫理,適合治理國家之用,便被執政者引為正宗,墨家、法家等漸漸勢弱。」夜讀端起茶杯,感受著杯中熱茶的溫度:「然而,原本勢力最大的道家也不是沒有進步,吸收了『武骨』學說的精隨之後,道家修行之法更上一層樓,造就英才無數,以前不論,只論眼前人物,神嶽天皇、大地羽后甚至是驚才絕豔的青羽上人都是道家門徒。」
 
       洛星羽兩人睜大雙眼,靜靜聽著師父說話。
 
       「後來佛家東傳,修行之法更多了,造成儒家一度勢弱,此時,儒家出了兩名奇才,一是融合『律數』與『卦變』之學,自創《皇極驚世錄》的邵百源,另一個是融合儒道釋三家精華,寫下《太極圖卷》的周茂叔,這兩人便是義理之學的開創者。」
 
       「其後迭經演變,越來越多人學習義理之學,修成武骨,儒家藉此挽回頹勢,與道家、佛家鼎足而立,然後演變成儒道釋三教。」夜讀喝了一口茶:「自太滄界陷入仙魔大戰後,為了維持五山輪迴大陣,靈氣變得稀薄,化神修士隱遁不出,修行也變得困難,儒教幾位專攻義理之學的大儒將從前的修行之法去蕪存菁,降低了儒家修士修行的難度,因此這幾位大儒身價大增,門下學生越來越多,朝陽武帝扶植的明倫堂,就是這些學生的聚集處之一,這就是目前六堂中,明倫堂勢力龐大的主因之一。」
 
       「然後呢?」洛星羽皺眉。
 
       「這個世間沒有完美的事物,義理之學固然讓修行變得容易,但也產生了弊端。」夜讀口氣變得沉重:「《中庸》第一章開宗明義,『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者也,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又因《中庸》出自《禮記》,自程伊川以身示範之後,學習義理之學的儒教修士,便時時刻刻以『禮』約束自身,無論何事何物皆要分出尊卑、上下、親疏,但有以卑凌尊、以下犯上、以疏間親者,不論是非對錯,皆視為大逆不道,比如,羽后以女人之身登五方陣主之位,御極一方,便被他們視為牝雞司晨,罪該萬死。又比如,寡婦當為亡夫守節,如再嫁,便是失節,有罪。」
 
       洛星羽眉頭深皺:「這些人有病?」
 
       「是啊。」夜讀無奈一笑:「就因這些人自認獨得天地之正,但凡別人的言行不如他們的意,便口誅筆伐,又因為他們人多勢眾,幾個"大師"皆是元嬰修為,身居高位,所以大家都怕他們,這就是很多考官受他們影響的原因。」
 
       洛星羽更加不解:「既然他們人多勢眾,靠山很硬,那麼奪得掌令使之位也不是什麼難事,為何他們如此看重這次大比?」
 
       「第一,因為教主不是他們的人,他們沒有決定權。第二,為師此前曾經奪得六藝魁首,被羽后任命為文心堂主,成為六堂之首,唉…」
 
       「原來最有資格擔任掌令使的人是師父啊!」洛星羽恍然大悟:「難怪他們這次動這麼多手腳,原來是想打敗師父以抬高身價。」
 
       洛星垣小聲問:「師父,六藝魁首便是六藝各項都取得魁首之位吧?」
 
       「沒錯。」
 
       洛星羽立刻問:「那師父這次還需要再得六藝魁首嗎?」
 
       「不需要了,只要明倫堂不得魁首就可以了,另外幾項可以分給其他四堂,讓出虛名取得盟友,這樣才有力量與明倫堂對抗,再說,禮為六藝之首,為師已經取得禮藝魁首,佔住優勢了。」
 
       洛星羽提醒:「還要比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呢。」
 
       「當今之世,除了五方陣主跟幾個老前輩,還有什麼人敢比立德?」夜讀微微一笑:「立言就是著書立說,這也不用怕,義理之學也分好幾派,比立言,明倫堂立刻就內亂了,所以只能比立功了。」
 
       洛星垣深吸一口氣,語氣嚴肅:「那麼,明倫堂接下來必定針對其他五藝的魁首之位了?」
 
       「沒錯!」洛星羽點頭:「師父認為其他五藝魁首會落入哪一堂手上呢?」
 
       「數藝魁首該是立命堂,射藝魁首當是開來堂,御藝魁首大概是知禮堂,書藝跟樂藝明倫堂都很擅長…為師再隨機應變吧,總不會讓明倫堂占優勢。」
 
       洛星垣略一思索,突然問:「既然如此…那我跟師兄也要有表現嗎?」
 
       「那是當然。」夜讀一笑:「你們若表現不好,我這個當師父的,就要被質疑不會教學生了,要知道,儒教最重傳承,所謂『後繼有人』啊。」
 
       洛星垣眉頭一皺:「那屋維、壺鹿、忽邯耶等十一個草原部族選出來參加這次大比的孩子,會不會被劃入我們文心堂?」
 
       「這…」夜讀遲疑了,他顯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應該不會吧…」洛星羽抓抓頭:「我們在草原設置的是義塾,並非分堂,按照規矩,並不會歸入我們文心堂,再說,昨日禮藝成績已經公布,那十一個孩子的成績也不在文心堂中,若之後有變動,豈不是露出馬腳?」
 
       「當是如此。」夜讀點頭:「明倫堂最重面子,出爾反爾的事最傷臉面,他們做不出來,當然,這還是要看情況。」
 
       說到此,三人相視一笑,洛星垣想起今日樂堂蘇姓女前輩的問題,便一拍額頭:「師父,我忘了問,明日你還會演奏『文王操』嗎?」
 
       夜讀不解:「星垣為何有此一問?」
 
       洛星垣說明了今日發生的事。
 
       「不會了。」夜讀黯然一笑:「那一首其實不是『文王操』,你們不要細問,回去休息吧,為師要為明天做準備了。」
 
       洛星羽兩人不解,但仍然告退回去休息。
 
       待兩人離開後,夜讀望著窗外夜空,喃喃自語:「文王?他配嗎?」
 
       窗外掛在半空的月亮已經虧了一塊,正慢慢往上爬升…
 
       七月二十一日,秋意越來越明顯,微涼的天氣,讓人驚覺早上該喝熱湯暖身了。
 
       因今日是結丹修士比試樂藝的日子,夜讀在清早天色微亮的時候,匆匆喝了一大碗魚湯,便心滿意足出門應試去了。
 
       洛星垣望著空空如也的湯鼎,長嘆一口氣,打起精神重新收拾。
 
       昨晚他隱隱聽到幾聲咳嗽,不給孩子喝湯,恐怕有幾個要感冒,萬一因此影響大比的表現就不好了。
 
       耕墨園早餐時段是很熱鬧的,尤其是洛星垣親自下廚的時候。幸好端木琬、孤獨眉、齊小媛的威望很重,草原十一個貴族子弟不敢在他們面前造次。洛星羽身為哨塔的大當家也是威嚴十足,哨塔八雄四秀加上羅雀,除了愛說話,也不敢打鬧。更何況,還有喬從文、犁承家坐鎮。
 
       韓初雪因為要照顧懷孕的踏水與受傷的雷牙,通常都是在房間裡吃,當然,踏水與雷牙的飲食藥物是夜讀親自制定的,有嚴格的規定。
 
       熱熱鬧鬧吃完早餐,二十幾個孩子各自負責洗碗擦桌、灑掃庭除、劈柴擔水等事,之後各自忙自己的功課去了。
 
       辰時將近,位於書香林中央的立信岩人頭攢動。
 
       此次來參加大比的結丹修士大約八百,築基修士超過兩千,練氣修士七千多,加上來參觀的人,整個書香林聚集了將近四萬人,此時即將張貼築基、練氣修士的樂試成績,來觀看榜單人少說也有一千人,比前日多,也比往年多。
 
       洛星羽等人在稍遠的榕樹下鋪了一大塊布巾、佔了一個位置,配上茶水點心等物,等待阿添阿銘阿彬跟幾個一起去看榜單的草原貴族子弟回來。
 
       洛星羽跳上樹枝,撥開樹葉,往立信岩方向一看:「哇〜看榜單的人比昨天多很多啊!哦〜這麼高興,成績應該不錯。」
 
       喬從文坐在布巾一角,端起茶杯,呵呵一笑:「今年外圍賭盤很激烈,昨日開始有人賭鬥天機術、預言射藝魁首了,榜單一貼,有人發財揚名,有人破財名裂,看戲的人自然也就多了。」
 
       犁承家倒了一杯溫茶給阿牛,也加入話題:「堂堂儒家大比,竟也沾染賭博惡習,真是…唉…」
 
       「師弟這麼說就不對了。」喬從文一笑:「我儒教占卜天機之法何其多也,偏偏每種方法都很難學得精隨,天機術那料敵機先的威力大家都知道,哪個門派不想有幾個占卜高手?諸位師長前輩對此情況網開一面,也是希望能藉此得到幾個俊才,不然…當初我也不會被送去給白霰老師當學生了,唉…」
 
       犁承家聽完,一臉同情:「師兄,當初真是委屈你了。」
 
       喬從文一聲嘆息,默默喝著微溫的茶水,仔細感受舌頭上的苦味。
 
       眾人正覺得沒聽到秘辛感覺很不爽時,頭上傳來洛星羽驚訝的聲音。
 
       「有人找屋維、壺鹿、忽邯耶的麻煩,阿添、阿銘、阿彬也被罵了,幹!敢對我的人下手?!真好膽!」
 
       話未說完,洛星羽便跳下樹枝,施展輕功急奔而去。
 
       「前輩!幾位姑娘!你們顧好孩子,我去幫師兄。」
 
       洛星垣匆忙一拱手,立刻轉身追上。
 
       喬從文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不禁感嘆:「上陣父子兵,打虎親兄弟啊…」
 
       「那當然。」孤獨眉微微一笑:「他們師兄弟只要跟洪三笑、提爾一起出現,整個阿加草原沒人敢招惹,天大的紛爭都能消弭,前輩不信,問問我的學生就知道了。」
 
       喬從文望向那幾個草原孩子,只得到滿是敬畏仰慕的表情,與不停點頭。
 
       齊小媛也是一笑,對著端木琬說:「大姊,我們帶孩子們慢慢過去吧。」
 
       端木琬點頭,對著喬從文、犁承家一個揖禮:「請兩位前輩一起移駕。」
 
       端木琬說完右手一招,所有的孩子立刻起身收拾,須臾間,茶杯布巾點心等等全部收拾完畢,還分年紀、男女、身高排好,跟在她後面。
 
       喬從文與犁承家互看一眼,看到對方眼睛內那異樣的驚奇。
 
       這幾個姑娘很不尋常啊,到底是何來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18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philgidde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痕<第五十九章&... 後一篇:虛痕<第六十一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ffbk2012所有人
進來看小說嘛,我覺得自己寫的還滿好的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