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不二晴】婚禮(上)

作者:晴葭☆│2019-06-19 00:06:34│贊助:4│人氣:33
  對戒、純白的婚紗、誓約之吻。
  以及,此生中最深愛的人。
  曾在夢境中見過無數次的場景,終於出現在眼前——……


  一個月前。
  外頭下著綿綿細雨,聽著雨滴敲打窗戶的清脆聲響,我懶懶地從溫暖的被窩中探出頭來。滑開手機螢幕,上頭的電子鐘顯示已經臨近中午,我眨眨眼,混沌的腦袋只花了不到三秒就決定繼續睡,反正今天也沒什麼預定嘛——好像?
  「起來了嗎?宮已經在樓下等妳了喔。」
  「還沒起來——不想起來——」
  「那我就跟她說妳不想起床出門試婚紗,請她先回去。」
  「嗯好——嗯、嗯?!」正打算窩回被子裡的我聽見某個關鍵字詞後被嚇得一個坐起,慌張的問人在客廳的周助:「欸、等等?!試婚紗?!今天是幾號……啊是今天!等等、幫我跟軒軒說再等我半小時一下!」
  聽著臥室不斷傳出的乒乓聲,不二習以為常的勾起嘴角,再次拿起放在一旁的對講機說了幾句話後才掛斷。雖然平時總會很小心不讓別人等,但是偶爾又會像今天這樣出差錯,他的未婚妻這些地方不管過了多久仍沒怎麼改變,很令人安心。
  二十分鐘後,我抓著外出常用的包包衝出臥室,一抬眼就對上周助笑容滿面的臉龐,我瑟縮一下,但還是挺胸回視他:「我要出門了!」
  「嗯,路上小心。」
  周助朝我伸出手,我下意識閉起雙眼,感受到垂在耳邊的髮絲被他撩起撥到耳後,溫暖厚實的手掌輕輕拍了拍我的頭,含笑的嗓音自頭頂傳來:「好了,不要再讓人等了。」
  睜開眼,我上前抱了他一下,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這個人啊。
  「我出門了!」

  一下樓,就看見坐在待客用沙發上、正在用手機等我的軒軒,看到我出現的她瞄了眼手機,道:「剛好半小時耶,姐姐妳太剛好了。」
  「抱歉我忘記是今天了……差點睡回籠對不起——」
  似乎是沒有太過在意,軒軒只是一直笑,我無奈地笑了,推著她的背往前走:「好了走啦!快來不及了。」
  「不二為什麼不一起來?」
  「因為我想讓他在婚禮那天才看到我打扮好的樣子,他應該也是,所以才什麼話都沒說吧。」
  因為要去的婚紗店不遠,所以我們兩個邊走邊閒聊,從男人身上聊到婚禮再聊到婚紗,軒軒這才想起她好像沒看過我的婚紗長怎樣。
  「嗯——」我歪頭思考一下,豎起食指比出噤聲手勢:「等等妳就知道啦!是很棒的一套婚紗,而且要試穿的有兩套。」
  「兩套?是婚宴時要換的衣服嗎?」
  「不是。」
  我避重就輕地回答,腦海中浮現出婚紗的模樣,其實這場婚禮的規模不大,就是只請一些親戚朋友們來參加,雖然也曾經希望過能辦場極其盛大的婚禮,但是後來還是決定小規模,相對也比較精緻。
  想著聊著,轉眼間就抵達了婚紗店。
  …………
  ……
  這間婚紗店的外表樸素,面向街道的展示櫥窗裡的四具模特各自穿著風格各異的禮服,時常都能看見路過的女性在櫥窗前駐足欣賞。
  推開門,掛在門上的風鈴跟服務員的歡迎聲交錯,因為已經提前預約好,接待小姐馬上就領著我們倆到裡間,相較於早就來過不只一次的我來說,第一次來的軒軒反而異常興奮。
  「哇好大……衣服也好多……」
  「我去換衣服,軒軒妳在這邊稍等我一下,抱歉啊。」
  帶著歉意,我朝軒軒點下頭,她搖頭又揮手,表示不在意。
  進到整裝間,兩名店員捧著禮服走到我面前。婚紗禮服又大又厚重,在助理小姐們的協助下才好不容易穿上,因為只是試穿所以沒有特別上妝,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忍不住感嘆起來。
  衣服是客制訂做的,及地白紗裙上罩著一層薄紗,腰部用緞帶抓皺做成的腰帶再點綴一粒人造寶石,左胸口裝飾數朵椿花,雖然自己這麼說有些自大,但實在是件非常美麗的禮裙。
  「這身服裝真適合您,設計漂亮大方、用料上乘,工藝也十分細緻,您未婚夫肯定很疼愛您吧?」
  一位感覺像是打工新人的助理妹妹一邊幫我整理裙擺、一邊用有點羨慕的語氣問道,略微低頭,我輕輕笑起來:「對啊,畢竟他還答應讓我自己設計結婚禮服這種無理的要求呢。」
  「欸?!這是客人您自己設計的嗎?太厲害了……」
  「厲害的是製作這件衣服的人。」我轉了半圈,方便讓她們進行更細微的調整,「我畫畫不行所以畫得糟糕,可是接受我任性要求的朋友——也就是完善這件衣服的設計兼製作者——卻幫我實現了願望,最該感謝的人反而是她。」
  「原來是這樣……那這位朋友肯定算蠻瞭解您的吧!不然這件裙子也就不會這麼與您相配了。」
  「或許吧?」我不置可否地笑笑,與此同時調整也結束了。助理們紛紛離開我身邊,讓我能站直身子直視鏡中身著婚紗的自己,我深深凝視著鏡子,腦海中浮現出若是他看到這身會有什麼反應?會說什麼呢?
  「客人這邊請,讓同行的友人也看看您這身裝扮吧。」在換衣期間始終站在門簾附近的店員小姐見我已經準備完成便掀開簾子,助理妹妹愣了會也急忙提起拖在地上的紗裙,我踏出房間,轉個彎就回到一開始的裡間。

  「好美喔……我的天啊妳超美的……」
  才剛踏進房間都還沒站穩身子,感嘆聲就傳進耳中。我抬頭看著軒軒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忍不住直接笑出來。
  「等等妳為什麼哭啦!妳又不是新郎。」
  「因為真的很美啊……看得我都想不讓姐姐妳嫁給不二了。」
  「別鬧。」
  軒軒輕壓眼角,深呼吸一口後才再次開口問:「衣服大小都沒問題嗎?」
  「沒問題喔,畢竟是最後一次調整了,接下來除非我變胖不然應該都沒問題啦!」動作輕盈地轉了圈,我難得自戀的詢問:「漂亮吧?」
  「很漂亮!姐姐妳也很漂亮!!而且衣服跟一開始的設計圖真的差好多。」
  「對吧!薇真的很厲害也謝謝她了……」想起最初那張慘不忍睹的設計草圖,自己都覺得尷尬,同時也不知道第幾次的佩服起朋友。
  「如果沒問題的話就請再換下來,在客人大喜之日那天我們會將完美無缺的禮服呈現在您眼前的。」服務員笑瞇瞇地看著我,我點點頭,然後對方又用手指向另一間房道:「另一件在這邊,把身上這套換下來後交給在裡面等待的助理就可以了。」
  「欸?還有嗎?」
  「嗯,來的時候跟妳說過了啊——等等妳就知道啦。」
  說完,我避免踩到裙擺、小心翼翼地踏出步伐,又再次把軒軒一人留在待客間。
  再次出來時,軒軒一臉錯愕的盯著我,一張嘴巴開闔了老半天也沒說出半句話。
  「說話啊!」
  「好好看……超羨慕……!」
  「……」雖然不是些特別誇大的讚美,但是聽得我還是覺得有點害羞。會穿白無垢這件事除了周助以外基本上沒什麼人知情,婚禮上也沒打算穿這套。
  真要說的話……就是六月八日時會先舉行神前式,再過十天才是真正的婚禮。畢竟沒打算請親朋好友,所以自然也就沒跟其他人說。
  「姐姐妳沒說過妳會穿白無垢……」
  面對軒軒的問題,我選擇了裝傻:「嗯?沒說過嗎?不過妳已經看到了所以不重要吧——」
  「我想在婚禮上看到。」
  「可惜,只會有照片。」
  「那、那我要把照片收藏起來——!」
  由於驚喜已經給完了,要脫下白無垢時我就讓軒軒也一起來幫忙。在閒聊瞎扯的過程中,擺脫和服的束縛後我換上喜愛的海洋藍連身裙,要先舉行神前式的事我沒跟任何人提起,所以聽著軒軒在一旁訴說著那兩套衣服有多美、多羨慕的同時,我也只能微笑回應,然後在心底偷偷期待著六月十八日的到來。

  結束婚紗店的行程後,因為軒軒也還有其它的事,我們就在我跟周助居住的社區樓下分開。她一邊跟我揮手道別,一邊逐漸離開我的視線,雖然說不過只是區區幾小時的婚紗試穿,但卻讓我內心被溫暖的感情填滿,有了一點真的要結婚了的實感。
  「回來了?」
  才剛轉身準備往電梯走去,無論何時都不會聽錯的嗓音從我身後傳來,我看都沒看就直接轉身抱上去:「你怎麼不在家裡?」
  「想著妳已經差不多要結束,就下來接妳順便拍拍照。」單眼相機的黑色帶子在一旁晃著,相機上頭閃著紅光,每天他都一定會幫相機充電,如果才一下子是不可能會閃紅燈的,「等我跟拍照,哪個才是真正的目的?」
  「妳覺得呢?」周助笑著,我也毫不在意地回他一個笑臉:「是哪個都不重要!我們上去吧?」
  他沒有回應,只是逕自往電梯口走去,我連忙跟上去,抓住他空著的另一隻手,跟他一起並著肩等電梯抵達開門。

  離神前式還有十天。


  「會緊張嗎?」
  神前式舉行的前一晚,在我洗完澡、鑽進被窩裡的時候,一直以來都比我早躺在床上的周助突然從後方環抱上來問道。
  「還好耶,可能是神前式規模比較小的緣故吧。」轉身,我在他懷中仰起頭,用眼神描摹著他臉部的輪廓,「周助你很緊張嗎?」
  「……或許呢。」
  他垂下眉毛有些無奈地笑著,把下巴壓在我頭頂上、不讓我看見他的表情:「雖然正式婚禮是在十八日,但是只要一想到明天妳就要一個人面對我的家人們,不知道為什麼總會有些不安。」
  聞言,我伸出雙手回抱住他,靜靜感受著屬於他的溫度。
  「才不是一個人呢,你也在我身邊啊。」撒嬌地蹭了幾下,我又繼續說道:「而且由美子姐還有裕太我都認識也熟悉,早就不是陌生人啦,更何況,他們是你最珍視的家人們……可以成為其中一分子我很開心。」
  「是嗎?」
  「嗯!不過入籍要等十八日後!再讓我自由幾天——」
  頭上響起噗哧一聲,我知道他被我的發言給逗笑了。周助替我順著披散在枕頭上的髮絲,一下一下、非常舒服,睏意突然間一股腦地湧上,我打了個哈欠,惹來他捏了下我的臉頰。
  「累了就睡吧,明天會很忙。」
  「嗯,晚安。」

  安穩的睡了一夜好覺後,早上起床時除了精神特別好以外,窗外陽光普照,似乎是上天也在提供幫助一樣。
  今天就是神前式舉行的日子。
  一大早由美子姐就開車來載我們,還昏昏欲睡的我們在意識模糊的狀態下被由美子姐一邊唸著一邊趕上車,索性上了車子還能繼續睡,因此當車子抵達舉行儀式的神社時,我跟周助正好處於電量滿格的狀態。
  「呼啊——由美子姐好早就來了呢。」
  「呵呵是啊,姐姐她好像比我們期待。」
  我打著呵欠伸展身體,想起一大早就被電話吵醒的情況,周助也忍不住苦笑。把我們在更換禮服的場所放下後,由美子姐又風風火火的開車離開去處理其它瑣事,好像要結婚的人是她一樣,真不知道為什麼像由美子姐這麼大方美麗且身材又好的人到現在都還沒結婚。
   「……啊時間!」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時無意間抬起頭,發現約定的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了。緊接著各自有專人分別帶我跟周助進不同房間準備,在進房間的前一刻,我們同時看向彼此並露出微笑。
  『等等見。』

  今天要穿的衣服就是前幾天才穿過的白無垢,我選擇的這件上頭有暗色精緻刺繡,因為有刺繡的白無垢會比較貴,考慮到我們還是學生,本來是打算挑最普通的素面白無垢就好,可是由美子姐當時一聽見我們的決定時,卻二話不說直接幫我選了一開始中意的這件,說費用算她的,這就當送我們的結婚禮物之一。
  然後現在,在婚紗店的助理們幫助下我先換好裡衣,而幫我上妝跟打理造型的人……是在我快換好衣服時回來的由美子姐。
  「哎呀快換好了嗎?換好後就過來這邊,我幫妳化妝還有做造型。」這麼說著的由美子姐,在我穿戴整齊後就領著我到鏡子面前坐下,她從鏡子裡盯著我端詳了一下,隨後拿起化妝用具開始動手。
  刷子在臉上拂過的感覺癢癢的,因為平時沒有什麼化妝的習慣,所以這次算是我人生第一次化全妝,而替我化妝的人還是我最憧憬的由美子姐,老實說心裡好緊張啊。
  「放輕鬆一點,太緊張的話難得化好的妝會變不好看喔。」
  由美子姐伸手揉開我眉間的皺褶,接著用眉筆畫出眉型、塗滿,閉著雙眼,感受著由美子姐小心翼翼地替我打扮,不知道為什麼,鼻酸的感覺突然湧上來,毫無預警的眼淚就流了下來。
  「……」
  「欸、怎麼了?!我不小心戳到眼睛了嗎?」
  接過旁人遞來的面紙,由美子姐難得顯出慌張感的用面紙輕壓我的眼角、吸走淚水,沉默片刻後我搖搖頭,揚起笑容:「沒有,由美子姐妳很小心、是我想到一些事情忍不住才……」
  「沒事就好。」放下手中的用具,由美子姐伸出雙手從正面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不願意的話可以說出來,這種事不能急……」
  「沒有!我沒有不願意!」聽由美子姐這麼說,我連忙睜開眼開口:「因為我是長女所以沒有哥哥姐姐,一想到這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細心溫柔對待就……抱歉、讓妳誤會了。」
  由美子姐愣了下,揉了揉我還沒整理的頭髮,笑道:「傻孩子,以後妳就是我們家的人啊,如果周助有欺負妳的地方,不用客氣、儘管跟我說。」
  「嗯!不過我覺得由美子姐妳可能會聽我說他的事聽到厭煩呢。」
  「我很期待哦。」她笑了下,幫我稍微補好方才哭掉的妝後就動手梳整起我披散的深褐色髮絲。
  很快地,為了白無垢而造型的「新日本髮」就完成了。看著鏡中的自己,總覺得一切都很不真實。
  很美哦,周助一定會驚訝的。由美子姐邊處理剩下的瑣碎細項,邊笑著這麼對我說。我笑而不語,如果今天他就覺得震驚的話,那婚紗我就得要更用心才行了。
  在其他人的幫助下,花了不少時間後我終於換上白無垢、全身著裝完畢。
  大概是因為平常不怎麼穿這類厚重的和服,再加上為了不彰顯身材曲線所以塞了很多棉布,因此開始走動時我覺得……好重好難移動啊!
  由美子姐親自牽著我,一步一步下了階梯,而在門外等著我的,是身穿正式和服禮服「紋付羽織袴」的周助。門拉開時,溫和的陽光灑落進來,在外頭站著的他瞇著眼回頭看我,僅僅只有一瞬間的停頓,然後他微揚唇角,溫柔的朝我伸出了手。
  今天第二次,眼眶發熱的感覺,但是這次我選擇低下頭用力眨了幾次眼睛後才抬頭,用最好的笑容把自己的手放到他手上。
  「周助你好帥。」控制著自己平時想抱上去的衝動,我有些拘謹的說著。
  「妳也很美,晴葭。」他一如往常溫柔的笑道。
  什麼嘛、只有這樣嗎?見他跟往常一樣平淡又不怎麼特別的反應,我把臉隱藏在棉帽子下,悄悄地噘起嘴表達了一下不滿。
  今天的天氣沒有想像中的炎熱,雖然是六月初,氣候卻有點涼涼的,本來以為穿著這身禮服會覺得熱,沒想到意外還能接受。

  「好像……有點熱?」仰頭瞇眼看向天空,只見一片蔚藍,連被她形容成棉花糖的雲朵都不見幾朵,耳朵捕捉到拉門滑開的聲音,不二周助回頭,來不及反應的潔白折射著陽光闖入眼中,意外的竟有些刺眼。
  短暫幾秒後,不二眨眼看著眼前身穿白無垢的晴葭,略愣一下便向她伸出自己的手,而她也甜笑著把她的手放心交給自己。這雙比自己小一些、溫潤柔軟的手已經牽了不下千次,卻從來沒有一次讓他覺得厭煩過。
  「周助你好帥。」不同於以往的的聲調讓不二心生愛憐,他笑著回道:「妳也很美,晴葭。」
  不知道是不是說錯話或是太過緊張,晴葭在走到神社裡面之前都沒再說過半句話,不二雖然覺得有一些困惑但自始至終都緊緊相握的手讓他內心被一種不知名感情填滿。
  「晴葭?覺得熱嗎?」
  「……嗯?還好。」
  反應比平時慢了些,不二稍微施力在相牽的手上,感受到有些微涼的溫度,他心裡有了一絲慌張。
  「不可以勉強知道嗎?」
  「不懂你在說什麼……我才沒勉強呢!」
  看著棉帽子下晴葭稍微鼓起的臉頰,不二莞爾一笑,他的新娘,直到這種時候都還是保持著一如既往的倔強。
  意外的可靠呢,不二輕笑想道。

  ……好、好緊張!
  從進了神社開始就有一種比起嚴肅更像緊張的氣氛圍繞在四周,明明觀禮人數不多卻還是有一種無名的壓力在。
  可能是察覺到我在緊張,周助前面有悄聲要我不要勉強,可是誰在勉強啊?我才沒勉強呢!明明就是他在緊張!踏上只有結婚儀式才能進去的室內建築後,或許是有了屋頂遮去暑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就沒了緊張的感覺,取而代之是儀式進行到重點的莊嚴感。
  雖然是正式婚禮,但是因為之後還有西式婚禮,所以我們當初已經盡量精簡儀式過程,只留下修祓、上奏祝詞、三獻儀式以及巫女之舞,巫女之舞純粹是我想看所以要求周助一定要留下來的過程。
  修祓跟上奏祝詞已經結束了,接下來即將進行的是三獻儀式。所謂的三獻儀式就是平時常說的喝交杯酒,只是三獻儀式需要喝三杯、每杯要分三次喝完,一共要喝九口,象徵長長久久。
  其實我從來就不怎麼喝酒,因為不喜歡酒的味道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在哪。雖然有跟周助一起喝過一點紅酒當嘗試,可是一喝下去我就眉頭皺得像座小山丘,臉沒紅但就是覺得有點暈又鎖喉,所以今天的交杯酒只有裝一點點,周助會喝掉大半剩不到半口的量給我,就這樣進行九次交換飲酒,三獻儀式結束了。
  「接下來是不是只剩下巫女之舞啊?」在等待著巫女們準備的時間裡,我偷偷用像自言自語的方式問了周助,他微微點了頭,把手輕輕疊在我的上面,「無聊了?」
  「怎麼會。」對自己的婚禮感到無聊也太奇怪了吧?「只是沒看過這種表演所以有點期待而已。」
  「是嗎?差不多就要開始了。」
  隨著話音方落,巫女們的神樂舞正式開始。
  在清脆的鈴聲伴隨下,素衣緋袴、頭戴簪或前天冠的巫女們手拿鈴鐺和其他樂器進場了。悠揚的笛聲、悅耳的鈴聲以及其他樂聲,搭上和著音樂起舞的扇子,以及巫女們緩慢但優雅美麗的動作,整場表演的享受不是用言語就能形容的。
  超美、超好看,還有一種神聖的感覺……!果然當初說要留下這個儀式是正確的選擇!
  樂音漸落,表演結束了,掌聲響起的同時巫女們也半屈著身子離場,到這邊,這場神前式算是圓滿結束,正式的交換戒指等等都會在十八日進行。等一些工作人員因為都開始忙著收拾而離開廳堂時,我才終於放鬆身體,一直挺直背脊端坐著真的很疲累,雖然不討厭但是骨頭關節還是繃得僵硬。
  「辛苦了。」口中這麼說著的周助朝我伸出手,我盯著那隻手,腦中閃過無數個想不顧形象躺在地上的想法,最後還是搭上那手,而他也在我握緊他的那瞬間將我用力拉了起來。
  「有一點……想把這身白無垢換下來了。」我稍微掀開棉帽子、朝裡面搧了幾下,汗水浸濕了後頸,內裡跟襯衣都隱約悶出一股潮濕的感覺,當然這一定是我的錯覺……只是感覺不太好受倒是真的,特別是鬆懈了的現在。
  「這麼好看,換下來就可惜了。」
  「唔……那就再待一下,等等回去換裝的地方時就要換下來了。」到底還是被誇了所以開心,我猶豫了一下,趁現在都沒有人的時候,張開雙手抱上周助:「婚紗一定會讓你更驚豔的!」
  沒有露出任何驚訝的表情,周助穩穩接住我,順手替我把棉帽子拉下來:「不戴著比較不會熱吧?……頭上這是?」
  「你說這個支架一樣的東西嗎?」我伸手碰了下,笑著回答:「因為我沒有選擇戴假髮所以要有這個架子才能撐起棉帽子喔!帽子拉下來後就變得很有趣了吧。」
  「呵呵,確實看起來很有趣呢。」
  空蕩的廳堂裡迴盪著我們兩人的笑聲,這時有位巫女從門外探頭進來:「不好意思,等會我們要整理這邊,還請兩位盡速離開,打擾兩位了。」
  短暫的沉默後,我率先開口:「看來還是要趕快走會比較好呢?」
  「是阿。」說著,他又幫我整理一下頭髮後才替我戴回棉帽子,「帽子一戴上,就看不清妳的臉了。」
  「因為白無垢的棉帽子就相當於婚紗的頭紗嘛,而且還外加保暖的功用喔!雖然這種天氣下是不太需要啦……」
  「當遮陽吧。」因為不能拍頭,取而代之的是周助輕輕捏了下我的臉頰。
  「功用完全相反了啦真是的……」我無奈地笑出來,牽著他的手就打算邁步離開,才剛踏出一步,他卻完全沒有要移動的意思,「怎麼……嗯?!」

  一想到這場傳統的神前式婚禮即將結束,看著眼前身穿白無垢背對自己的少女,不二心中有些複雜。還有一場、明明還有一場比這次會更加盛大的,他不知道為甚麼就是覺得今天似乎是少了些什麼?似乎還有甚麼事沒做到,所以他沒有往前走反而使力將她拉回。
  晴葭不解地回頭仰望他,一雙黑亮的眼眸跟純白的白無垢成明顯對比,不二呆了下,臉上又揚起笑容:「沒什麼。」
  「騙人,你在想甚麼吧?」晴葭毫不猶豫就戳破他慣用笑臉下的隱瞞,「說!」
  還是一樣沒變。這次是真的笑出來,不二把少女攬進自己懷中,笑語道:「我覺得好像少了甚麼沒做的事。」
  沒做的事?儘管沒開口,歪著頭看向自己的晴葭也確實傳達出她的疑問,也許這就是多年相處下來的默契吧。
  「這個——」
  輕輕抬起她的下巴,晴葭像是知道不二接下來要做甚麼一樣乖乖閉上了眼。
  誓約之吻——在幾天後的那時,我會親口對妳說出所有誓言,在那之前,先等等吧。隨著相貼的唇瓣分離,看著晴葭甜蜜幸福的微笑,不二忍不住又再俯下身一次。

  雖然我不怎麼信神,但是我現在就能對神明發誓,我會愛妳、珍惜妳一輩子——

                             婚禮(上) 完

繪師:悠樹

不小心過了十二點才發了
反正這邊只是記錄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17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不二周助|夢女|網球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yusuke5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ideM】Flowi... 後一篇:【内田雄馬】Before...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ewe喜歡輕小說的所有人
來來來,看看我的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