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極短小說】 墟

作者:彗星│2019-06-18 23:18:51│巴幣:2│人氣:68


日復一日,汗黃沉積的床單上,老榮民死命地撕扯左臂衣袖,病黃的皺紋宛如窒息般喘息,最後當袖口破碎的纖維如雪花飛舞,半張的目眥裡才錯愕了一絲的劫後餘生。

.............................



冬日灰蒼蒼的田野裡,龜裂的棕黃中躺著轟炸過的窟窿,沙土的灰濛中,似乎呼嘯了幾縷煙硝,幾紮稻稈被刮起,在東北風中飄搖著,落在銹色撥時的五營廟前。

疾馳的軍用卡車後方,滾滾遠去的黃沙瀰漫著柴油特有的刺鼻味,朦朧中染幾絲天際裡的紅光,在荒涼裡磕磕碰碰地奔馳著。


戰爭爆發後幾年,台灣實施了全面徵兵,而被徵調入伍的我被載上了軍用卡車,大概要前往南洋,中國,或是太平洋上的某個小島…突然,卡車停在一棟荒廢的院子前,院子的外牆上塗著丹紅的鬼畫符,不知是誰的惡作劇。遠覷內部,寒風中毫無生氣的樹林上頭露出了古宅的頂樓,門口內的鬱蔭中捲起了幾片滾動的落葉與陰森。「長官指示,你各位今晚在這裡過夜」


走進大宅,門口,一片稀疏稻色的枯草,病灰的門柱上春聯已然粉碎,死然的留著幾片搖曳的碎紙,陰風掠過,幾陣腐朽的沼氣漲退。

往內走去,腐棕色的落葉匍匐斜向的磚牆上,枯枝斜倚的牆側歪歪斜斜的貼滿了片片潮黃的落葉,落日裡詭譎的昏黃塌陷於葉背的逆光,空洞的蜘蛛網在霞色中浮沉,彷彿有什麼從那蛛絲的縫隙間窺視著。

趨前幾步,一棟磚造的古宅在逐漸吞沒天空的深藍中出現,屋頂的女兒牆雕著雅致的鏤空,磚疊的方窗上砌著弧形的樑拱,包著牆角的水泥早已破碎,蔓生著苔色,枯色的蔦藤爬滿缺角的紅磚,褐土的榕樹絞著慘白的水泥,向外看去,構樹的霧灰低籠古樓,繚繞著洗石子的陽台。




「班長,我們真的要在這種地方過夜嗎?」我害怕地問道「這附近這麼陰森,說不定會又甚麼不乾淨的東西……」     「沒用的傢伙!害怕這種不存在的東西,上戰場要怎麼殺敵啊?蛤?!」滿臉青筋的班長揮著手厲聲喝斥,我只好連聲抱歉地從大罵面前逃走。


「…班長是這麼說了,大哥,鄉裡的都說你有陰陽眼,依你之前在混成旅團的經歷,你覺得這裡有沒有…」

「這世上還有能殺死人的鬼嗎?」老兵叼著一支菸,神態自若的掃著落葉,我愣愣地望著他,想搞懂什麼,扔去自己的不安。

「好了,有力氣關心這個,還不如去搬那堆石頭,想辦法讓自己今晚有地方睡」他擺擺手,嘆了口茫然的灰煙,雜著些菸草的星火。

「欸,算了,去井邊打桶水吧」我搔搔頭,試著擺脫一點茫然,提起了一旁的水桶……井邊,我困惑的望著乾灰的水井,井底早已被土填起

「奇怪,我剛剛明明看到了有人在打水啊……」須臾間,附近突然響起清脆的打水聲,我反射地直起腰,狐疑地覷著四周,彷彿那怪音的來源就隱藏在暮色的陰影裡,伸手就可以抓到,但是身旁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縷微風嘶嘶爬來,蛇行般纏繞腳踝的刺寒。





是夜,穹頂抹去星光宛如渾天,部隊在苔青蔓延的水泥上升了火,飄搖而壯麗的金色鋪滿了我們的下榻處,一時之間竟有如溫馨的聚會。沙—沙—。前方一陣踏著落葉的腳步聲「是班長吧」我們起身前去,但前方誰都沒有出現,「喂,你們在幹嘛?」從右邊走出來的班長狐疑的看著我們。

咿—呀—。遠方傳來了老舊門榫轉動的聲音,「欸?有誰回…」等等,這裡沒有門啊?突然一陣疾風掠過,後方的火堆頃刻間被吹走,四周瞬即被黑夜吞噬,而那門榫轉動的聲音持續而不斷加快,宛如某種詭異的笑聲,逐漸加強而刺透了靈魂,鑽進了腦海。冷汗恍若蜈蚣,陰險的在喉嚨與頸項上爬行,我懺抖著蹲了下來,四周,粗糙的軍服摩擦,黑暗中幾個操起槍的金屬聲。

「什麼人!」不遠處傳來班長的吼聲,我匍匐爬向班長的聲音,一隻手驀然從後方拍了下我的肩膀,出於習慣的我回首一瞧,一個透明人形竟蹲在我的旁邊,而他的肢體卻是片片屍青色,使勁的拖著我的肩膀與後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恐懼的慘叫,操起三八式往後一槍,那人形卻海市蜃樓般消失了,傳來的反而是同伴的中彈聲,隨後群起的槍聲乍破,一顆子彈穿過我的左肩,但在轟炸開的擊發聲與彈殼墜地的殘響之中,瘋狂逃離古樓的我並沒有察覺。





我跌跌撞撞地跑著,我不知道它離我多遠,但我知道它就在我後面。
我往門口的方向狂奔,一時瞥向了那斜向的矮牆,一陣陰風揚起,那腐朽的落葉竟是千百張的符紙!

我一驚,摔倒在了地上,後方急促的腳步與落葉的碎裂聲越來越接近,我急忙想撐起身子,卻怎麼也使不上力,如同落入鹽沼的蛞蝓,蜷曲,扭動,連最後的垂死掙扎都如此空洞。

一個透明的黑影逐漸接近,我的手慌亂地摸索,搆著了我掉在地上的三八式步槍,扣下板機—。

一個巨大的身軀浮現,而跌坐在地的我已無法拿好難顫慄的槍,鼓脹的動脈緊勒我的喉嚨,瘋狂的喘息肺裡仍是一片稀薄,模糊中視線彷彿裂成了碎琉璃……

「欸……」熟悉的人聲傳來   「菜鳥......」暗澹裡老兵搖搖晃晃的走來,胸口開了一個腥紅的大洞,掙扎的脈動著「所以現在你懂了吧」寒風中它的字句結凍「這世上沒有能殺死人的鬼,殺死人的是……」
話音未落,他沉重的身軀倒在了我的身上,一陣溫熱瞬即在我的左臂暈開,而在逐漸閉合的視線中,那緋紅不停地噴湧著……

...............................................

隔天,黎明淹沒夜色,曙白吞吐著湛藍,熾白拭去地面清淡的濕潤。
再次張開眼睛,四周已是這樣的光景,還有旁邊似乎是村民們的叫喊聲。

後來我才知道,所有人都葬在那晚的槍聲中,只有我一人生還。
接下來我便被送去醫院,待在集中管理的病房中,黴色的病床四周環著斑黃破敗的塑膠板,泛黃的燈光打在病灰的落漆上,嘎嘎叫的吊扇揮不走空氣中迴盪的藥水味。

但奇怪,我的左袖總不時的漫出大片暗紅,而只有當我徹底撕碎衣袖時,這片怖慄的血紅才會消失。而我撕著,就從此未再踏出醫院一步,而我撕著,附近的病床似乎不再躺著其他人了,而我撕著,附近的病床似乎又有甚麼在躺著了,而我仍然撕著……




==================================

取材自
嘉義民雄鬼屋
傳說日據時期有日本兵在此過夜,半夜發現外頭人影幢幢,於是所有人互相開槍掃射,隔天,所有人被發現全數遭到自己人射殺

==================================

本人真的小說渣渣/_>\
設計人物情節超級麻煩,小說敘事和對話又相當棘手,所以我花費心血搞出的小說可能比不上一篇隨興的短文,真羨慕那些小說寫的超好的大大。

咳咳,進入正題,這篇小說主要是試著寫廢墟的景物,最近總想試一下這種破敗殘破的生命的感覺。希望感覺有營造到啦。

哪天有時間改一下換行好了。

有時間。的話

好啦,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我們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16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ric08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練習】 凌亂... 後一篇:【彗星】升學主義的竹節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魔法覺醒
在植物日穿草藥學者套裝還挺不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