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傳說偶像"水野愛》 -07.月落的前奏曲-

作者:信使│2019-06-18 17:52:45│贊助:0│人氣:16


  通往衛生間的門一打開,白光從內透出,原本陰暗的走道瞬間明亮起來。

  純子簡單沖過澡後,換穿成帶有蕾絲花邊的連身粉紫睡衣,一臉放鬆的模樣站了出來。

  她轉頭看向儲藏室那已經閉上的門,回憶起今夜所發生的事。

  房間內那碎裂的玻璃,已經由父母親清除掉了,而破得只剩下框的窗戶,則先暫時用拆平的紙箱擋著,並以厚膠帶黏在牆上,打算等白天再來處理。

  --真是好漫長的一天呀。

  純子不自覺地輕嘆口氣,慢慢走回臥房,打開門,踏了進去,順手按下了電燈開關--

  室內燈光亮起的瞬間,她看見一名倚靠在窗邊牆上的短髮少女,正緊盯著自己看。

  「哇」的一聲,純子嚇了跳,並往後方退了半步。

  而那少女的表情也好似做錯了什麼事情般,立刻暗沉下來。

  「對不起--」純子趕忙解釋道:「我是因為想事情沒注意,才嚇到的哦--絕、對不是因為姊姊是幽靈的關係哦!」

  「我知道啦······不要這樣。」

  水野愛右手抓著左手肘部,臉稍稍轉向一邊,有點憂愁傷感的模樣。

  純子關上了房門,並慢慢走近她:「感覺好新奇哦!家中突然多了一個人--啊!話說電燈這麼亮,會影響到姊姊吧?是不是關掉比較好?」

  「沒事······」水野愛喃喃應答:「其實有沒有開燈······我根本看不出差別······」

  「是哦?」純子停下腳步,直盯著她那雙黯淡的眼眸,並冒了句:「不曉得幽靈眼中的景象是怎麼樣的呢?」

  水野愛聽得有些生氣,於是撇著嘴,瞪了她一眼,但隨即又轉往別處看去。

  純子發覺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彎腰道歉:「啊!對不起,我又--」

  「誒,這樣真的好嗎?」

  水野愛卻突然問道:

  「讓我這個幽靈留下來?」

  純子一聽,立刻回答:「當、當然好呀!姊姊可是我的守護靈耶!感覺就好酷呢!」

  水野愛望向她,語氣無奈地說:「真羨慕妳什麼都能輕易接受的態度呢······」

  「才不是呢!」

  純子兩手十指交錯擺在腹下,對著她靦腆一笑:

  「我是真的很開心呢!不僅知道自己還有個姊姊,而且將來的日子裡,姊姊還能陪伴在身邊--世上還有什麼事情能比這還更不可思議的呢?」

  「哈哈······」

  水野愛聳聳肩,乾笑幾聲後,頭微微垂下,並喃喃地說:

  「明明都已經死了,不該存在了,我現在卻得站在這裡,看待這些不再熟悉的事務······心情真是複雜啊······」

  純子收起笑容,低聲問道:「難道······姊姊討厭這樣嗎?」

  水野愛沒有立即回答,只是呆然地盯著光亮的木地板看。

  在那場交談的最後,她同意了這個方法,成為了純子的守護靈。而純子則將去當偶像,踏上這條自己走過的艱難道路。

  為何會輕易的如此答應呢?直到剛才,她都還在煩惱這個問題。

  此時,純子伸出手,輕輕碰著水野愛的手臂。

  只見她微微笑著說:「嘿嘿,已經沒有那麼冰冷了呢!只是好可惜······沒辦法真正摸到姊姊。」

  純子的手直接穿進水野愛那猶如幻影般的手臂內,然後張開、又合攏。只見手指頭不斷鑽出、又陷入,鑽出、又陷入······

  「唉······已經懶得念妳了。」

  水野愛皺著眉頭,稍微遠離她,然後雙手抱起胸,沉著聲音抱怨道:

  「但既然要我留下,好歹也讓我有點身為『人』的尊嚴吧?好不好啊?」

  「好嘛,對不起······」

  純子再度低頭道歉,臉上卻竊竊笑著,看不出來有那份反省的心意。

  水野愛無奈嘆息一聲,然後說:「已經非常晚了,妳還要上學吧?還不趕快上床睡覺去。」

  「但我好像睡不著呢!」純子張大雙眼,一副精神奕奕的樣子:「嗳,姊姊,能不能說些妳以前的事情給我聽?」

  水野愛瞪起了大小眼,並張口回道:「啊?為什麼?」

  「因為,我想多了解妳嘛!」

  純子望向擺在書桌上的相冊,以及放在地上的大紙箱,裡頭裝著許多水野愛生前的遺物。這些都是父母親在清理完儲藏室後,親自送過來的。

  「這些東西都被好好保存下來了呢,沒有因為我的關係而拿去燒掉。所以說呀,爸爸媽媽的內心深處,肯定也是很在乎姊姊的。」

  「······哼,誰知道呢。」

  水野愛嗤之以鼻,刻意撇開頭,不去看那些熟悉的事物。

  旁邊正好是窗戶,而外頭的天色正逐漸轉為淡藍。

  「看!天都要亮了--好啦!就算妳睡不著也得睡!」

  水野愛雙手伸出,抓住純子的肩膀,讓她轉身,接著往床的方向推去。

  「先警告妳哦!若是會影響到妳的日常作息,我就馬上離開這,繼續做個孤魂野鬼,流浪去!」

  「嗚······我去睡覺就是了······姊姊真是不溫柔,跟想像中的差好多······」

  純子邊小小聲地碎碎念著,邊不情願的爬上床,鑽進被窩內。

  「······溫柔?」

  水野愛站在床邊,臉上滿是怒意,雙手插起了腰,身子緩緩前傾,並大聲喝斥道:

  「是啦!我就是這麼一個個性急躁又易怒的人啦!妳以為我是溫柔的大姊姊嗎?那還真對不起喔--怎樣?討厭我了嗎?」

  吼完之後,她仍睜大雙眼,持續瞪著純子。但眉頭緊皺、目光微微飄移、以及緊閉成一條線的雙唇模樣,卻沒表現出應有的威嚴性。

  純子默默盯著她看,突然傻笑起來:

  「嘿嘿······姊姊還真可愛呢~」

  「······嗄?」

  水野愛感到一陣錯愕,嘴巴微微開閉,卻說不出話來,只差沒有面紅耳赤而已。

  瞧著純子那傻里傻氣的臉蛋,她緩緩挺直了身,垂著頭,閉起眼,冷冷道:

  「妳真讓我深受打擊呢······純子······其實妳很瞧不起我這個早死的姊姊吧?」

  「才沒有、才沒有呢!」

  純子表情劇變,趕緊翻開棉被,起身跪坐在床上,抬頭望著她,慌忙地說:

  「不要這樣嘛,姊姊······我是真的很開心有妳在耶!家裡都沒有人可以陪我這麼聊天的······」

  水野愛睜開眼,好奇地問:「爸媽呢?他們不是都能經常待在家裡了嗎?」

  「唔······」

  純子忽然露出面有難色的表情,微微歪著頭,目光飄往別處,過了一會,才喃喃回答:

  「雖然和姊姊相較起來,我受到爸爸媽媽的關懷肯定比較多,但······該怎麼形容呢?」

  她頓了一下,接著說:

  「爸爸媽媽對待我的方式總是特別小心翼翼······好像很親密,卻又有些莫名的疏遠--以前一直覺得很怪,但現在大概知道原因了······」

  「是因為我的關係嗎?」水野愛輕輕呢喃著:「因為我死了······」

  純子沒有回應她,而是抿著嘴安靜好一陣,才開口繼續道:「所以我不大和爸爸媽媽談心事······會有種抗拒感嘛!」

  「是嗎?」水野愛垂下肩膀,淡淡地說:「這樣的話······我真該向妳道歉呢。」

  「欸?為什麼?」純子疑惑地問。

  「畢竟我已經影響到妳的生活了呀。」

  「別這麼說嘛!我這點事不算什麼--姊姊才辛苦呢!但我卻都不知道······不了解······」

  純子盡可能的貼近她的臉龐,柔聲細語道:

  「所以呀······告訴我嘛--姊姊的故事。」

  「······怎麼話題又轉回來了?還有,妳這什麼嫵媚的表情啊?」

  水野愛目光飄往別處,並微微後仰,刻意遠離純子的臉。

  「難道妳對外人都是這麼交流的嗎?」她略帶慌張的語氣問著。

  「才不會呢!那多尷尬啊!是因為姊姊--唔······」

  純子忽然感到一陣疲倦,雙眼緩緩闔上,接著腦袋朝下重重一點--然後又醒過來。

  水野愛發現後,立刻湊上臉來,並道:「瞧妳都累到快倒下來了······趁現在還有點時間,多少睡一下吧?」

  「我想聽嘛!」

  「妳這孩子可真固執······改天有空的時候,我在說給妳聽呀。」

  「可是--」純子擔憂地說:「萬一我醒來之後,姊姊不見了······怎麼辦?」

  水野愛微微歪著頭,疑惑地問:「什麼意思?」

  「就是······」

  純子努力睜著快闔上的眼皮,但發音卻逐漸含糊起來:

  「要是這只是一場夢呢······醒來後······其實什麼都沒發生······姊姊並不在······嗯······」

  水野愛一聽,眼神閃過一絲激動,悄悄念著:「這樣······不是比較好嗎?」

  眼見純子已經支撐不住,身子漸漸傾倒,她趕緊伸出手,扶住純子的雙肩,讓她慢慢往後躺下,並讓頭安穩地靠在枕上。

  接著攤開擠成一團的棉被,蓋住她的身體,接著輕聲地說:「但事實就是我在這裡······還必須在妳身旁待上一段時間呀。所以,不要擔心這個了,好嗎?」

  「呣······」

  純子盡力讓眼睛撐開,細微的目光注視著水野愛,然後緩緩出聲:

  「那······姊姊唱歌給我聽好不好?」

  「什麼?」

  水野愛睜大雙眼,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瞪著她。

  「妳不是高中生了嗎?還要人哄妳入睡呀?」

  「有什麼關係~」

  純子終於忍不住閉起雙眼,但仍微微笑著說:「姊姊應該很會唱歌吧?我從沒聽過······好想聽聽看······」

  「唔--」

  水野愛望著純子那還在拼命掙扎不想入睡的臉,最終······嘆了口氣。

  「真是的······我看妳就是想找人撒嬌而已嘛······好啦!我唱就是了。」

  她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彎下膝,跪在床邊地上,又道:

  「先說好--我的聲線較偏中性,可不是甜美型的哦!」

  但純子沒再答話,也不知是不是睡著了。

  水野愛看著她的睡臉,又輕嘆一聲,然後開始哼起前奏,半闔著眼,緩緩唱出歌詞來。

  節奏先慢後快,音調忽高忽低,接著交織一起,並再次循環--是著名經典的舒伯特搖籃曲。

  她緩緩搖起上半身,在纏綿的旋律中,眼前似乎浮現出一段兒時的記憶畫面。

  耳邊似乎聽見了另一名成熟女性的聲音,也在哼著這首曲子。

  儘管感到訝異,水野愛並沒因此而停止唱下去。

  她閉起閃著淚光的眼,沉浸在黑暗中,細細聆聽著不曾存在過的二重唱。

  此時,窗外逐漸亮起,但不久後,天空又開始飄起細雨來。


---待續---

註:這部是借用佐賀的人設來寫的改篇故事,裏頭不會有髒比。

終於寫完第一章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12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小說|水野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12114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稚嫩的魔法師說書 &qu... 後一篇:[復古電曲] Runaw...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ylviepoiowo沒有人
沒有人看的小說已更新(´・ω・`) 歡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