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納斯哈格之囚》序章 曉之侵攻!

作者:息息│2019-06-18 10:10:08│贊助:9│人氣:31
  “川島時!!從昨天開始我就跟你說了…很多遍很多遍很多遍!不要隨便進我房間翻東西!”像母獅子一樣發威的金髮女生攀著男生的手,試圖將他扯下來,“這樣超沒有禮貌啊!”

  “妳放什麼屁…這原本可是我的房間咧,把書搬過去又有什麼錯…喂…!別亂動,快放手啊,我快保持不了平衡啦!!”

  與之年紀相仿、黑髮的川島時踩在椅子上哇哇亂叫,右臂抱著一摞書,左手卻被對方抓住,導致整個人搖搖欲墜。

  最後難免雙雙摔倒。

  “哇啊…我可去你*的,疼死人了…”兩人稍有時間差地拍在了被褥上。雖說這比摔在地上好,但顯然站在海拔更高的阿時受到的衝擊更重,“妳就不能安分點嗎,法爾瑞特·維納!”

  在四月中旬的某天中午,保護區“傑瑞一號”的邊陲小鎮裡——並不算繁華的加薩橫街邊上一間普通的民宅當中,正上演著一場鬧劇。

  “啊——啊!!!”“別一驚一乍的了…噗噶!!!”慘叫中的少女伸腳把阿時踹到地板上面去:“你這變態!快離開人家的床!嗚…要嫁不出去了…”

  就這腳勁…也別想著有人喜歡妳了,幾條命都不夠用,快省口氣吧!

  阿時捂著被狠踹的肚子狼狽爬起來。

  法爾瑞特扶正自己的白框眼鏡,紅著臉坐起了身——應該是惱火的標誌,狠瞪著阿時,最後深吸一口氣叫道:

  “哥!!我要馬上換鎖!!”

  “欸——!!!好喔!!”

  樓下卻只遠遠傳來敷衍的回應。“說~真的啦!誰知道時以後還會擅自進來多少次啊,一點也不擔心親妹妹的貞操危機是嗎!”

  法爾瑞特“蹬蹬蹬”地跑下樓,而罪魁禍首則大喊澄清:“泰勒,我可沒做過這種事,別聽她胡說!”

  在樓梯上走到一半的她回頭冷笑道:“你看他是相信我這個親妹妹呢,還是相信你這寄生蟲住客啊?”

  糟!聽起來對自己極度不利!我居然被威脅了!

  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阿時也跟了下去準備作出必要的解釋。

  

 

  

  

  這是一個“二元”的世界。

  若果不存在平行世界,這就是我們所能接觸到的最神秘莫測、最無法解釋的次元了吧。但對於原住民來說,這只是早已烙印在腦海里的一個既定概念而已——因為人們是不會輕易對自己所在的世界有不必要的懷疑的。

  這能否給予原住民“無知”的非議呢?恐怕這更是一件無意義的事。尊重其認知是基本。

  言歸正傳,世界的佈局,名副其實地分為了兩部分。

  傳統意義上的國家、聯邦沒有了明確的界限和釋義,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區域——零星分佈在全世界的各個“保護區”和餘下的“通常區”。這麼說其實頗不嚴謹,由於“保護區”是人為建立的,它強行分割了整個世界,賦予了餘下區域“通常區”的名號,實在是有違自然法則,但這只是傳統觀念下,人們做過的又一件尋常的“破壞”而已。

  各“保護區”直接等同於國家,而建立的目的除了理所當然的政治理由,更值得注意的,是從“通常區”的危險中保護本區的生命。

  沒錯。“通常區”有著威脅人類生存的存在。惡劣的環境、兇殘的魔獸等均能帶來死亡,它們撕裂血肉、吞噬靈魂,人類已經無法安然地在這些區域生存下去,只得另外建立宜居之地。

  “保護區”應運而生。

  而“傑瑞一號”便是其中之一,坐落在“納斯哈格”次大陸的東部沿海,與相鄰的“傑瑞二號”是同盟關係。稍大的“一號”擁有450萬平方公里的陸地面積,已經是次大陸上第一廣闊的區域了,經濟實力也並不難看。

  然後,這兒有普通生活著的泰勒一家。

  

  

  

  

  “哥…你在做什麼?”

  法爾瑞特強忍著怒意,嘴角抽動,看著眼前這一幕等待回應。

  阿時見狀則忍不住笑了。

  “乘涼~啊…噢,對了,妳昨天下午才來這裡,所以不知道——夏天的時候我習慣這樣做。”

  “才幾年沒見,你似乎變得有點神經。”

  ——略微年長的金髮男子只穿了條褲衩,大開冰箱的一扇門,坐在跟前享受人工的涼意。

  “哇…妳的嘴巴也變得好毒啊!妳以前是這麼嚴格的嗎?”說話時還帶著霧氣。

  “我想任誰看到敬愛的大哥做出這種如此丟人的行為,嘴上都不會有有所保留的打算。”

  “那麼,這就是妳丟下的哥哥嗎?”阿時開玩笑地作出“將一件物品搬到另一邊”的動作。

  “…以平拋運動丟出去的。我不認識他…請清理掉吧。”

  “超過分!!”

  法爾瑞特的腦袋痛了起來,很明顯是不可靠的哥哥導致的。她按按太陽穴,將話題重新拉回來:“你可是比我大六歲的啊…先不管你這個,我要換門鎖。”

  “為啥?雖說也不是不可以…好多餘。”

  “我現在的房間本來是這位仁兄的,對吧?”插科打諢夠了,法爾瑞特正式對阿時發起訴訟,“但就算已經提前清理掉他的東西,他還是大搖大擺地進來拿剩下的!”

  阿時聽罷聳聳肩:“還有剩下的那當然要回來拿,老實說我現在被迫搬到雜物房,可不樂意啊。”

  “隨意闖進妙齡少女的閨房,我不報警就算不錯了!麻煩你現在就將東西搬清搬淨吧!”

  泰勒睜開半瞇著的雙眼,挑眉看著阿時,進行無聲審訊。

  “好好…”阿時單手擺出投降手勢,“泰勒,我發誓絕對沒有做過相關的性騷擾行為,和換鎖是兩碼事…”

  也不想想這是誰造成的啊。

  “當然啦!就你這破膽子,怎麼敢做這種事…被清子知道就有你受的咯!”此時,他們身後突然冒出清脆的女音,兩人回望,才發現一位米黃色捲髮的女子不知何時起就在廚房了。

  “午安…包租婆。”

  “你想死嗎,一見面就這樣稱呼我?”

  跟高挑豐滿的法爾瑞特不同,稍矮而消瘦的女子笑瞇瞇地揚起沾了油彩的拳頭,像是要準備痛揍阿時,同時也注意到法爾瑞特的存在,疑惑地眨了眨眼:“嗯…妳是哪位?”

  被稱作“包租婆”,那一定是老哥的戀人吧?泰勒將房間出租給阿時,那他自然是房東了。不過從來都不知道他居然有女朋友了。

  “難道…是你偷腥?”

  “嘿!昨天我才跟妳通過電話解釋過的啊露希!她是我妹妹,從昨天起在我們家住!別這樣指著我…”

  “您別胡說啊!”

  名為露希的女子不以為意地打了個呵欠:“其實我記得的啦…只是玩一下嘛。”

  少來了!三人同時在內心吐槽。

  “我是露希·帕爾薩,”她微笑著伸出那隻髒手想要和法爾瑞特相握,不過看清形並不能如願,“是你哥哥的未婚妻。怎麼稱呼?”

  “法爾瑞特·維納…咦!未婚妻?!”法爾瑞特縮開手,驚訝地望向那像個智障兒一樣癱在冰箱前的泰勒。

  “怎麼啦?!有什麼好奇怪的!離家都這麼多年了欸!”

  露希察覺到自己的手不太乾淨在尷尬地笑著。“我是昨天下午來到這裡的,已經事先跟哥說好了喔。”“歡迎歡迎!終於有小妹來這裡啦!”

  看到此時一片和樂融融,像個局外人一樣的阿時嘆了口氣:“…全家都是黃頭髮呀。”無聊地吐了個槽,轉身就回法爾瑞特的房間搬東西。

  露希看著他的背影,歪了歪頭:“對了,阿時,你過來一下…”邊說邊從裝滿畫材的大布袋裡抽出一個素色的信封。法爾瑞特剛才沒注意看,原來露希還拎著這麼一大袋東西。

  “怎麼啦,真的要打我嘛?開玩笑的,”阿時打著“哈哈”,“難得從攤位回來,有什麼好關照啊?”

  “平時就叫你們多注意一下信箱,這有一封給你的信…嗨,搞什麼!”露希手中的信封一瞬間被爬起來的泰勒鉗走,被看到信封面。

  “不禮貌哦!這可是給阿時的!”

  “蛤?真是我的?什麼年代了還寫信…”

  “有什麼差,我又不會看裡面…”八卦的泰勒被露希敲頭。

  阿時皺著臉,上前想奪過來,誰知道泰勒念了出來,使他當場驚得動彈不得:“曉?等等,我好像有點印象。”

  “噢…那個紅髮的女孩??”露希豎起手指,說出了關鍵性的語句,“我記得之前在清子那兒住過的…”

  給我!!阿時趁此機會一把奪走,連忙打開信封,顫抖著拿出裡面的信紙開始默讀,然後很快地,他將整個信封連同信紙揉成一團,奮力扣到了廚房邊的垃圾桶裡。

  眾人都有點不解。“怎麼了嗎?”泰勒彎下腰瞥了瞥阿時懊惱的樣子,“看起來心情不太好嘛…”

  “我問你…今天是幾號?”阿時莫名其妙地問道。“八月二十六啊。”“信的寄出日期是四天前,那傢伙從‘緋丘五號’寄來的,那麼…估計就在今明兩天她會回到來…嗚啊啊啊啊!!!”

  話還沒說完,門鈴就突然被按響,並且伴隨喊門。

  這下子嚇得阿時當場蹦起來,冷汗直冒。法爾瑞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說著“我先從貓眼看看吧”,就走到門口開始觀察。

  “別衝動!”

  驚慌失措的阿時頓時在客廳打起轉來,還發出絕望的哀嚎。而且妳怎麼這麼積極啊!

  “完了…!怕不是說什麼中什麼,那個麻煩鬼真要回來了嗎!!!”

  

  

  

  

  啊啊…看著就熱。

  這是每一個路人看到後,內心不由得浮現的第一個感受。

  當事人似乎滿不在乎的,在暑氣籠罩的人行道上歡快地奔跑著——背著大包袱。從身體曲線來看,那是一名女性,大概在十六七歲,首先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是在這種天氣頂著一頭深紅色的長髮,還一直延展到大腿。其次雙眼前的劉海也過長,導致只看到眼睛以下的部分,但從餘下的這些位置來看,她的確是在傳統意義上,一個非常可愛的傢伙。

  最後,是一看就知道是其他保護區風格的薄荷綠連衣短裙。

  隨著奔跑時的幅度,劉海輕盈揚起,鵝黃色的眼眸若隱若現。“我記得是在這邊…!”她自言自語道,隨即拐進了某條巷子裡,頓時感到一陣陰涼。

  “爸爸媽媽過得怎麼樣呢...想快點見到他們!”

  狹窄的小巷裏,數輛自行車與她擦肩而過,驚險至極,人們紛紛留下責備的聲音。但她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終於再次踏上暌違已久的故鄉,內心的躁動完全不把他人放在眼裡,甚至是在呈指數級別飆升。

  兩年前為了拓展見聞,離開了這片土地,如今是約定之日的到來。

  在陰鬱的濕氣中穿行而過,跑出小巷子後便是目的地——加薩橫街。

  “我——回來啦——!!!”

  女孩根本沒有考慮他人的感受,在太陽底下擅自喊出自己真正的想法:沒有比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更令人興奮的事了。

  

  

  

  

  “為什麼啊...雖說不會隨便開門,但也不需要這麼警惕吧?”法爾瑞特按住貓眼,向驚慌過度的阿時擺出疑惑的神情,“是一個紅色頭髮、髮型也很特別的女孩,不過我看不清她的臉。”

  我就知道是她!饒了我吧!!阿時想要逃避什麼似的,拔腿就想往二樓逃。

  “爸爸!開門啊!”

  門外傳來超驚人的發言。一瞬間,露希目露兇光,直指無辜的泰勒。“怎麼可能跟我有關...畢業之後我不是一直跟妳在一起嗎?”“說得倒是有道理...”

  那麼,既然不會是泰勒的問題,這個女聲的主人是要找誰呢?

  眾人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聚焦在落荒而逃的小伙子身上。

  “爸爸,是我呀!曉!你有收到我的信嗎!”這句話使他的腳步變得遲緩。

  這就說明所謂的“爸爸”就是阿時。

  “不行不行,先不管怎麼樣,”泰勒急忙穿好衣服,示意法爾瑞特先走到一邊,“再這樣喊下去,鄰里對我們的看法可能會變得莫名扭曲吧?”

  未雨綢繆,為了避免這種不必要的事態發生,露希也點點頭。

  不過是一個不速之客,還是一個女孩子,估計不會有什麼問題,先放進來看看有什麼事再說吧!

  ——!

  可惜事實證明,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門縫才剛打開,外來侵略者便急不可耐地用力推開門,導致門狠狠地撞上了泰勒的額頭,踉蹌了幾步。隨後,像疾風一般的“紅”,就這樣肆無忌憚地突破了第一道防線。

  法爾瑞特在旁說不出話,嘴巴也合不攏,或許是反應遲鈍,而露希雖然看不清這團深紅旋風的真面目,但也做好了準備——

  就是一把將阿時拽下來當擋箭牌。

  “哇…!”剛踏上台階的阿時在剎那間又回到了原地,某個頭髮沖天的劍士曾經也經歷過(*),他被露希伸直雙臂按住肩膀,推到了前面。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間。

  暴走的深紅用力在地上剎車,恰好停在了阿時面前。

  “……”看著她的髮旋,阿時一臉黑線。

  “咦,咦…這雄偉的褲襠,莫非是…”紅髮女孩低著頭,看著不該看的部位,最後驚喜地抬起臉,“是爸爸!哈哈哈!”

  “哈哈哈什麼!請不要說出這麼容易令人誤會的話!麻煩妳將其他特徵刻進DNA裡吧!至少是面孔!”

  太陽穴冒出青筋的阿時緊急連發吐槽。

  “啊哈,川島時!好久不見!”“怎麼又突然給我稱呼全名了,真是有夠隨心所欲的。”阿時沒好氣地延續行為,“什麼事啦…妳回來的目的是什麼?”

  “為期兩年的拓展見聞之旅!”曉努著嘴,“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所以我回來了!”

  “敢問妳就只學到了用齷齪的角度來辨別人類的技巧嗎??!”

  哇...耿耿於懷。三人再次不約而同,不過這次是說出口了。真不愧是一家人。

  “…阿時你不希望我回來哦?”抬起臉、輕咬著嘴唇的曉眼眶濕潤,隨時要來一場哭鬧的預兆。這個變臉還真變得快啊…“我沒這樣說吧…沒有這回事。”阿時尷尬地撓撓腦袋,猶豫著將手撫在她的頭髮上,稍微摸了摸,“只是有點驚訝…”

  “騙人喲!”仍然攀著阿時的雙肩的露希,從他一側的肩膀上方探出頭,“剛才還說對方是麻煩…唔!!”她只說到一半就慘遭封嘴——阿時無奈地摀住她的嘴。

  到底為什麼是“爸爸”啊???絕對不可能只有法爾瑞特有這個疑問。

  曉像小動物一樣享受“摸頭殺”,蹭著阿時的手,不忘問道:“那媽媽呢?媽媽在哪?”然後左顧右盼起來。各方面的而言,給人都是一種“小動物”的第一感覺。

  如此嬌小的身軀還留著不便行動的長髮,真不知道這樣有什麼意義。但從整體來說,仍然非常惹人憐愛,尤其是加上了眼淚攻勢,如果是戀人的話,還巴不得將她整個抱起來好好疼一番。阿時面對著她也有這種衝動,只是曉對於他來說真的就只是“女兒”而已。

  原因在於…

  “那個,打擾了…泰勒先生。”“咚咚”地,這時有人在大開的鐵門上敲擊著。

  被指名的泰勒見狀,笑道:“…歡迎啊,清子妹妹,有什麼事嗎?”

  大門前站著一位穿著居家寬衣的黑髮少女,似乎正無端反省著自己是否過於冒昧。

  她的出現本該可以將這古怪的局面扯開一條縫,但事實上卻是雪上加霜。

  “我貌似聽到我女兒的聲音了…所以想下來確認一下…”少女——伊波清子十指交纏,在身後扭捏著,很快也發現了曉的存在。

  清子和她媽媽住在三層的另一個單位,平日鮮少會因為某些事而登門造訪。

  曉也在同一時間回過頭,臉上再次掛上欣喜的表情:“哇啊…是、是媽媽呢!”

  “真的是曉嗎!媽媽好想妳啊!!兩年了!”

  “我也是啊嗚嗚嗚…”

  兩人抱在一起,曉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場面真是十分溫馨…開玩笑的,讓人極度摸不著頭腦才對。

  媽媽都出現了…?!

  這家人全都因此再次陷入混亂狀態。而阿時則在原地臉紅耳赤,目光往四處飄。

  哎呀…看來要好好問清楚才行呢。

  露希和法爾瑞特的八卦之魂正熊熊燃燒,當然泰勒也不會例外。

  是事件的味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09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nf2760804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二章某一話 茜色的玲瓏... 後一篇:《D Agent番外: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各位巴友
尼豪~中秋節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