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第二章某一話 茜色的玲瓏

作者:息息│2019-06-18 10:04:42│贊助:2│人氣:24
  (2018.9.6)

  少女不習慣醫院裡的味道和氣氛。

  聚集著生之歡欣和死之悲愴的場所,似乎在向她述說著,“此地即便充滿矛盾,卻和諧統一”。

  但她可不喜歡“矛”和“盾”的同時存在。

  少女一直認為,只需要留下一方就可以了,另一方面可以選擇將其消滅——無論是對待物質,抑或是意識。這世上永遠有明顯對立的兩方,使她苦惱不已。

  “明明一個就夠了。”

  “帕特卡納是帕特卡納,特塔尼爾是特塔尼爾...交融,不需要。”

  她不得不厭惡起自己的存在。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循著病房號牌的排列,她在明亮的走廊上,推開了門。

  

  

  

  

  

  護士怔住了。她不斷地眨眼,力求自己的視覺恢復正常。只不過這種標誌性的強調實在過於夢幻,怎麼也無法輕易將其從視網膜去除。

  在人們的認知角度來說,世間萬物有其所謂“正常”的範疇——絕大部分能理解的,基本上是屬於“歐爾津”所體現的:現實物品的形態、風格、該存在的處所等等。

  住院部基本上任何時候都可能有家屬來探病,但這場面還是第一次見,或者說那是她從未接觸到的存在。

  坐在最裏側的空病床邊緣,是一名穿著鎧甲的騎士。

  那應該是騎士吧?就像很多人在書籍、影視作品之類中看到過的模樣:金屬製的鎧甲本來就是印象中的標配了,深紅色的表面遊走著些許亮銀色的紋路,但沒有笨重的感覺,反覺得是恰到好處的纖瘦。而且可以確定是女性,因為她手臂和腰之間夾著頭盔,以至於露出了她同樣銀白色的長髮。

  真是非常不現實的情景。這位歐爾津中世紀風格的女騎士在這種地方根本就是不符合邏輯。

  旁邊病床的病人在熟睡,並沒有察覺到這一切。

  臉上還帶有少許稚氣的女騎士保持著雙手手肘撐在大腿的前傾坐姿,用她如黑曜石的雙眸盯著不知所措的護士,低聲說道:“請問,陶斯·洛德在哪裡?”

  意外的,她的聲線帶著一點中性的感覺,給對方一種無法抗拒的獨特魅力。護士結結巴巴地回答:“陶斯…陶斯·洛德…啊!有了…他前幾天就出院了,當時就在您坐著的那張病床上…您是他的家屬?”

  “…並不。”茜色的女騎士迅速站起身來,彬彬有禮地向護士鞠躬,“麻煩妳了,女士。”

  “啊…嗯。”護士的臉頰變得緋紅。她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感覺並不壞——落落大方的騎士似乎很戳她。

  但她沒搞懂這名顯眼的騎士是怎麼進來的,照理來說,這身裝扮要想隱藏起來實在不太可能。直到她看見銀髮女子打算爬上陽台的護欄,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要不要通知…“喂,我問妳,”騎士回了回頭,莫名其妙地開口,“妳認為…帕特卡納和特塔尼爾之間,有沒有可能找到相容的途徑?在所有領域裡。”

  這…這自然是不可能的啊。即使是有這種趨勢,也絕對不會完全相容。就像組合起來的零件,必定會在某處出現可供活動的縫隙。她猶豫了一下,如實回答。

  “是啊,這是辦不到的哦。世界只能有一種形態。如果本就只是這樣,那何來‘不相容’呢…總有一方取得所有權吧?”

  騎士在翻出去之前問了一個怪異非常的問題。護士沒有義務回答,即使有,她也不知道如何去表達,究竟應該從何談起。畢竟這個人的出現令自己已經出現了判斷上的錯亂。

  沒有等及對方的回應,這名神秘的騎士便不知所踪。護士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趴到陽台上往下看,卻毫無所得。

  

  

  

  

  “啥?騎士…?很常見嘛,不是有教會聖騎士…what?還穿著鎧甲的?小姐妳在開玩笑嗎?”

  高瘦的警員接聽了警局的電話,對面惶恐的女聲一傳出來就已經令他心煩意亂:“我說妳啊,安靜點!什麼穿鎧甲…就算是依倫格拉克的正規聖騎士,平時也不會穿那種笨重玩意吧!”

  只是對面說得煞有其事的樣子,作為人民公僕總不能袖手旁觀…於是他不情願地離開椅子,通知一名手足就出門了。

  穿著鎧甲的騎士?在帕錫爾這個工業城市裡面怎麼可能會有呢?不先想著這是cosplay嗎?他前往醫院巡邏的途中一直想。

  教會聖騎士,其實相當現代化。所有人接觸過熱兵器之後,很大程度上已經對冷兵器有所捨棄。再說象徵性的冷兵器很多時候根本就沒有多少實戰價值,除了稍有名氣的“幻象”小隊。據說作為隊長的陶斯能將手中的細刀運用得爐火純青。但這畢竟只是少數,單將其作為標誌性的論據是不成立的。

  “我懷疑那臭婆娘耍我...你不覺得嗎,”瘦高個舔舔嘴唇,回頭向初來上任的年輕警員抱怨,“你上次聽說這種滑稽打扮是什麼時候啦?”

  “呃呃...”突然被問到話的,怯生生的警員小哥縮著脖子發出怪聲,“十三年前...真理之戰時,帕特卡納攻打過來的軍隊吧,我也只是從歷史課本中了解過。“他運用還未完全忘卻的高中知識來回答。

  “就是說啊!這要是真的,就未免太誇張了。”滿嘴怨言的他雖很不想去相信,但既然來到了醫院附近,勉強裝個樣子也不是很難。

  這種破天荒的怪事,還是交由聖騎士團來做比較好吧。那些傢伙不是一向很喜歡多管閒事嗎?

  正當他想這些有的沒的時,後輩湊上來:“前輩…!那兒!”

  有所發現了。

  他指著地下停車場出口——就這那白熾燈的光,他們看不清那是男是女,但那身鎧甲不會騙人。比常人服裝大一圈,即使真是cosplay,大晚上的這樣出門也不應該。

  這人似乎是剛繞過住院部,想從不太顯眼的側門溜掉吧。

  光兩個人都能在這麼短時間捕捉到目標,真是有夠幸運。瘦高個示意後輩打開手電筒,自己則先抽出警棍,以防萬一。

  “警官,有什麼事嗎...”巡邏中的保安走上前問道。“沒什麼問題,這裡交給我們好了,”自信的瘦高個壓低聲音驅趕他,之後徑直走向可疑人物,“嗨!你...先別動,乖乖站在原地!確認完畢就可以放你走啦!”

  同時後輩打開了手電筒照著對方的臉。

  “唔...嘖!”後者用左手擋住自己的眼睛,毫不掩飾地嫌棄道。

  手電的光被此人身上的金屬反射——即使材質不明,但也確認了鎧甲的確存在。

  就像被燈光直照的青蛙啊,真是輕鬆。看見對方一動不動,瘦高個自認為可以了:“哇,還真有啊。那麼,好好配合就…”

  “前輩!!小心啊!”突然,後輩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就往後扯。“喂!新人你做什麼…哎?”他感到莫名其妙,甚至還想藉此機會教訓一下。

  但事情貌似並不簡單。

  反射著光的物體不止一件——在手電的幫助下,後輩首先看清了那人的動作:從腰間拔出了“劍”,迅速接近了一大步距離,在前輩的臉前揮舞而過。但他方才在千鈞一發間拉開了前輩和那人的距離,這才避免了悲劇發生。

  “哈…哈??你到底想幹啥!”首先不是對後輩表示感謝,而是先怒吼出來,“襲警!”

  不管怎麼說,這已經是非常事態了吧。並且稍晚點“撤離”的警棍被削去了一半。不可以再吊兒郎當的了——他心中的衡量標準開始加砝碼,並慢慢解開了手槍袋的釦子。

  

  

  

  

  

  “還是不太順手啊…‘深紅’開發的‘杖刀’(*),完全沒有屬性魔具那優越的功能性…不過還能稍微用一用就是了,”神秘人自言自語,最後擺出攻擊態勢,“…蠻人們,讓開。我只說這一次。”

  那是一名女性。他們終於看清她的廬山真面目。

  即使面對這種局面,表情也沒有一絲動搖,反而可以從上讀出不符合的自信之意。

  “別說傻話了!快把武器放下!襲警可是嚴重事態!”但他持有手槍。子彈可不是區區鐵皮可以抵禦的啊,這也是帕特卡納人再也不敢輕舉妄動的原因之一。

  少女聽罷,倒很聽話地撒開手,臉上卻莫名浮起笑容。

  “很好,就這樣…嗚喔!!”

  似乎是料到了某些事情的發生,所以才毫無緊張感吧。從一旁竄出一個不速之客,打破了這個對峙的局面——

  淺藍色單馬尾的女孩一下子撞飛了警官,緊接著回身一記掃堂腿放倒了發呆的弱氣警員。

  誰啊!!瘦高個掙扎著想從地上爬起,卻馬上被來者踩住了額頭。這身蠻力令他背脊死死貼著地面,動彈不得。

  銀髮少女拾起掉落的長刀,收刀入鞘後,一杖毆在“啊啊啊”豁出去勇往直前的後輩臉上,後者當場被打得不省人事,倒在一邊。

  “來得真慢啊…這麼說,陶斯是給妳接走了嗎?蕾希亞·安諾納斯。”

  “……”

  對此,不知從何而來的蕾希亞只能點頭。

  “妳們是…什麼人?”被踩著頭,警官可不敢輕舉妄動,擔心稍有差池就會被踩碎腦殼,但慣於盤問的他出於職責,不願放棄這個機會。

  蕾希亞不介意自己的短裙底春光乍洩,依然踏著對方,默默地拿出口袋中的“月光鏈”,一如既往地表明自己是——

  “教會聖騎士?!”

  這著實讓這名警官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個時候會有聖騎士來攪局,是自己的預言應驗了麼??

  而且“蕾希亞”這個名字...“莫非您就是‘幻象’(Phantom)小隊的那位...請、請協助我們制服暴徒!!”

  通過獨一無二的“月光鏈”,可以初步確認沒錯了。既然是教團聖騎士,那麼現在就是需要你們出場的時候啊!他早在心裡將對他們的不敬語錄拋到九霄雲外了。雖然被踩著有點疼,但只要她肯出手,就可以輕鬆解決問題!

  畢竟每一位聖騎士的戰鬥力均不俗。以一敵百的傳言固然誇張了點,實際上真都不是省油的燈。

  “...”蕾希亞鬆開腳,粗魯地用抬腳將他掀到一旁去,強行和後輩躺在一塊,似乎要清出一塊空地來。

  沒關係!就算被踢走,只要給我好好教訓這個傢伙,然後再由自己帶回警局,少說也是小功一件...咦?

  出人意料的是——“鎧甲女”隨後也拿出了熟悉的那個東西:月光鏈。並且還炫耀般揚了揚。 

  “第二次衝擊”(**)來了。警官驚愕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怎麼樣?人家也有這個呢。”

  跟自己所說的話完全不同的風格,她的語氣反而是冷冰冰的,構成了不協和的感覺,令人費解又敬而遠之。

  不,重點是她也拿出了重要的身份證明。“這不會是假的吧!”隨便說出這些話可能會被判上“褻瀆神明”罪,但這位警員實在不懂得什麼叫察言觀色,從一開始就表露出來了。

  “妳應該也有接到消息吧,我,玲瓏從今天開始就要加入‘幻象’,所以必須先找到陶斯說明情況,”自稱為“玲瓏”的銀髮少女擺出一副撲克臉,但話卻多了很多,“可惜他並不在呀…到了哪呢?”

  她瞧著蕾希亞,在某種程度上認定了跟蕾希亞有關——至少是知道他的行踪。

  蕾希亞沒有將震驚的警官放在眼裡,將纏繞在右手腕上的鐵鍊緩慢解下,直接垂到地面上。

  這奇怪的騎士也是“幻象”的一員嗎…照此情形那不是白忙活?瘦高個很不甘心。此時,後輩迷糊地醒來了,撐起身子,還在理解剛才突如其來的加害。

  “前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收隊吧…這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插手的了。”縱使再不會讀空氣,聖騎士相當於上司的身份還是不可忤逆的,受了他們的委屈就得往肚子裡去。

  前輩剛把後輩拉起來,卻又軟趴趴地倒到了他的身上。

  “誒…前輩…?”

  在此之前,槍聲響起。

  警員的心臟部位被子彈從背後精準打中,這應該是一擊斃命。

  子彈由玲瓏擊發。蕾希亞看得很清楚,以至於她睜大了眼,來回看著雙方。身體早一步行動,但未能推開對方,避免這殺身之禍。

  很快,無助的後輩的額頭也被擊穿。

  無能為力。只有這四個字可以形容蕾希亞目前的心情。

  她眼睛裡頓時有了無聲的怒火。

  “怎麼啦?是這傢伙先想傷害我的,我排除危險,沒有毛病吧?”玲瓏滿不在乎,將自動手槍收回腰間的收納袋,“這樣看著我,事情會有什麼變化嗎?蠻人而已,死了就死了,又沒什麼價值…這不是妳的責任吧。”

  “…”對方聽罷卻捏緊了鐵鍊。

  她對草菅人命的做法無法苟同。就連一直以來和他們生死相搏的布拉多,她也因為推理出某些事實,而決定放他一馬。但眼前的所謂“新人”,在最基本的程度上已經是令人產生噁心的感受了。

  而且這人還要找陶斯,天知道會對他做出什麼事。總而言之,給蕾希亞的感覺就是“危險”二字。

  “原來是啞巴嗎?難怪了,這樣可沒辦法問出陶斯的下落啊。”

  “妳不會是因為我要靠近陶斯,而在…吃醋吧?”

  !!

  在為無辜的人哀悼的蕾希亞臉一下子變得緋紅,雖然“陶斯”也是原因之一,但準確被說中的感覺不太好。她猛搖著頭,驅趕走這份雜念,仍然把持著自己的武器。

  “只因為異性隊員的加入、需要知會一聲這種事,也要打翻醋壇,惱羞成怒…所以說你們蠻人真的是太低級了!”不知道玲瓏是站在哪個角度來教訓的,但蕾希亞聽得刺耳。

  連玲瓏都準備了戰鬥狀態,劍拔弩張。

  但這個衝突的理由未免過於無聊,因此有人在暗處看不下去了:

  “妳們兩個,差不多就給我停了哈!”

  綠化帶後傳來聲響,試圖停止這無意義的爭執和進一步的關係惡化。這稍微起了效果——兩人將頭偏了偏,看著跳出來的男性。

  陶斯不想做什麼和事佬。成為了“幻象”小隊的隊長以來,一直是執行著拉諾直接下達的命令,從來沒有管這種事的閒心——畢竟作為別動隊,本就應該有更貼近的用武之地。

  蕾希亞卻不領情,甚至還表露出異樣的表情,擠眉弄眼地要他躲回去。“什麼啦,要我這種剛康愈的身體屈在這種臭死人的地方看著,才不要咧。”而且對身體也不好。陶斯效仿她的做法,也不願退步。

  話說為什麼一定要我躲起來?這可是我們的新夥伴啊!

  然而對方持續散發出抗議的氣息:蕾希亞指著地上兩具可憐的屍體,無聲地譴責著玲瓏的所作所為。這本來就是她最不高興的一點,令人不安。

  “玲瓏是吧?歡迎妳的加入…”正當陶斯無視蕾希亞、打算繼續跟玲瓏討論事宜的同時,蕾希亞像是要向他示威一般,作出大叫的動作——當然了,即使做到這種地步,也只能發出嘶啞的聲音。

  感到無力的蕾希亞咬著牙,轉身就跑了。陶斯甚至還在一剎那看到她眼中的淚水,但他並不清楚這代表了什麼——因為沒看見玲瓏的作為,只覺得這種“犧牲”是很平常的。

  在被蒙蔽的事實前失去了探知的必要。

  “喂!蕾希亞!妳去哪!”這自然是徒勞。

  “呵,真是個了不起的男人…初步印象不錯,”玲瓏若有所指,笑道,“不過在這裡先冒昧說一句好了,不要以為你是隊長,就要我完全聽命於你。”

  這種混雜多種意味的發言,陶斯的腦袋怕是難以理解。

  “什麼意思??嘖,蕾希亞她怎麼了…”

  “意思是,我只會遵從教皇聖下的指示,包括這一次的加入行動。”

  “有妳這樣做事的嗎!”“有意見就直接跟教皇聖下提吧,在這一點上我沒義務告訴你答案,那麼這也是不必須服從的表現之一。”

  玲瓏攤攤手,接著說道:“不過啊,有一件好事可以大酬賓,要不要聽?關於我們的‘目標人物’。”

  廢話,妳說到這種地步了還會不聽下去嗎?他差點就說出口。不過曾經被蕾希亞告誡過,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是很必要的,所以他及時剎住了車。

  陶斯暫時將蕾希亞的事放到一邊,點了點頭:“會是數·斐斯塔…或者是布拉多嗎?”不論哪一個,陶斯都覺得異常重要。尤其是布拉多,那關乎實力的所帶來的榮辱,說是尊嚴的對決也不為過。

  “說是大酬賓,那當然是…兩者都有。”

  玲瓏吐出之前與他們的接觸經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09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nf2760804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順序需要調整... 後一篇:《納斯哈格之囚》序章 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9491866a大家
小汙繪圖更新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