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0 GP

[達人專欄] 賢者轉生 (偽) 2-24:麻煩事又多一件

作者:古今變│2019-06-17 21:08:14│贊助:60│人氣:286
2-24 麻煩事又多一件


  賈弦鍺覺得君詩的分析很合理,於是問:「有對策嗎?」

  君詩說:「據修茲的說法,菲爾法特在祂的地城裏留下許多情報,這魔物既然是祂製造出來的,那麼在那邊也許可以得到更多的資訊。掌握充份的情報後,也許就能找到適當的解決方法。」

  賈弦鍺思索了一下,回到現實中,原本靜靜面對土壁的布雷森似乎有所感應,說:「你下定決心了嗎?」

  賈弦鍺心下一驚,只覺得這話似乎另有所指,強自鎮定的說:「我打算先去一趟菲爾法特的地城,收集究極史萊姆的資料,再決定如何處理。」

  布雷森說:「那我們出去吧。」

  於是二人往地城的出入口移動,就在二人乍見天光的剎那,賈弦鍺的危機感拉響警報,他連忙發動『視力X』,在耀眼的光線中看到人影一瞬,原來是特伊非爾突施偷襲。這一刀強勁狠辣,明顯是傾盡全力、意在必殺,只不過他的目標是布雷森。

  特伊非爾方才花了半天時間摒氣凝神、傾注畢生功力在這一擊,依據他腦中無數次的沙盤推演,布雷森就算沒受到由暗處走到亮處的影響,面臨此刀之威也是非死即傷。至於賈弦鍺的速度與自己在伯仲之間,這刀變生肘腋、猝不及防,就算有心救援也是緩不濟急。

  特伊非爾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賈弦鍺得到四大主神加護,已經今非昔比,速度已經遠勝於他。就在這一瞬間,賈弦鍺心中天人交戰。

  (賈弦鍺:就這麼順勢而為,讓他除掉布雷森嗎?)

  但是在最後一刻,他終於還是使勁往旁邊一靠、將布雷森撞開幾步,然後自己就勢打了個滾。

  只見特伊非爾這一刀無聲無息的切入地面,沒有激起任何的沙塵,只留下寸許的刀身。看來如果不是賈弦鍺出手,布雷森方才就會被這一刀活生生砍成二半。

  一擊無功,特伊非爾全身凝力,慢慢抽起沒入地面的長刀,轉身面對二人。布雷森站穩身形後就靜靜的站著,好像這一切都不關他的事一樣。賈弦鍺從地上爬起來,心中卻是七上八下。

  在他腦海中,君詩說:「主公,良機錯失,甚是可惜。」

  梵兌檔說:「他倆人自相仇殺,又不是你唆使,當什麼濫好人?」

  現實中,三方對峙,不發一語。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布雷森,他對著特伊非爾說:「你已經不再是我的任務,但我也不能容你一再挑釁。」

  特伊非爾深知布雷森實力非凡,正面對戰的贏面不大,所以才會突施暗算。方才賈弦鍺既然出手救他,說不定會與他聯手。若真如此,以賈弦鍺的速度,恐怕連逃走都有困難,因此當下全神戒備,不敢分神說話。

  布雷森對著賈弦鍺說:「為何不讓他殺了我?」

  賈弦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只好沉默的面對眼前的僵局。

  布雷森呆立了一會,對著特伊非爾說:「他不殺我,我也就不殺你,你走吧。」

  特伊非爾是何等的心性,他從來不曾饒恕過別人的性命,也無法容忍被人饒命。一聽這話立刻殺氣騰騰,決意拼死一戰。

  賈弦鍺見狀,趕緊說:「稍等,我有一事相求。」

  特伊非爾怒氣不息,大喝:「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賈弦鍺說:「我即將有遠行,但是勇者一行人需要人照料,我想託付二位。」

  特伊非爾怒道:「放屁!老夫從不聽人號令,更不可能去為你照顧幾個小娃兒。」

  賈弦鍺說:「這是一樁交易……你想要西瓜對吧?只要你磨鍊尚恩成材,我保你有吃不完的西瓜。」

  聽到西瓜,特伊非爾的神情頓時緩和了一些,殺氣也收斂不少,沉著聲音說:「嘿嘿……要老夫磨鍊那小兒?你不怕他被老夫磨壞嗎?」

  賈弦鍺說:「若真如此,那也是他的命。再說……你一身本領,也不想就此失傳吧?」

  特伊非爾孤僻乖戾,從來不曾關心過別人,收徒傳藝之事更是想都沒想過。這時賈弦鍺這麼一提,想到自己近年來快速衰老,竟是心中一動。

  於是他「哼!」了一聲,說:「好,老夫就答應你,希望你不會後悔。」

  (賈弦鍺:要求魔王去磨鍊勇者這種事……我還沒說出口就已經後悔了。)

  這時布雷森突然說:「那位名喚克莉絲汀娜的女劍師就交給我吧。」

  (賈弦鍺:我是找理由把特伊非爾支走,你在那裏湊什麼熱鬧?)

  布雷森說:「我跟她也算有緣。當年殺了她父親,沒想到又遇見她。」

  賈弦鍺吃了一驚,趕緊詢問詳情。

  原來當年女劍師的父親失意落魄、酗酒濫賭,最後竟淪為下三濫的黑幫打手,無惡不作。他積欠的債務越滾越多,偶然遭遇布雷森,見他孤身旅行竟想下手行搶,布雷森對萬事萬物皆無動於衷,當時只隨手將他打到,並沒有取他性命。

  女劍師的父親走投無路,竟打算將獨生的幼女賣掉,女劍師當然不肯,他就抓住她的頭髮硬拖。經過幾條街道後她已經奄奄一息,但還是拼命抵抗,他暴怒之下竟把她摜在地上,用腳猛踹。布雷森這時還沒離開,遠遠看到他拖著一個幼小的身影,於是追蹤而下,看到此情此景難得的動了真怒,一刀必殺,完納了他的劫數。

  (賈弦鍺:難怪他的死狀如此悽慘。)

  想起暴食史萊姆被削成碎片的過程,賈弦鍺不由得稍微同情了一下這個罪人。

  布雷森以為那幼小身影在如此暴行之下必然無法倖免,沒想到她居然因為『繭居』而保住一命……雖然先前已經被拖行得遍體鱗傷。

  布雷森在一旁守護著她,直到女劍師的母親慌忙追來才隱藏起來。女劍師聽到母親的呼喚而醒了過來,『繭居』也同時消失。布雷森判斷只有她在極大的壓力下失去意識時才會發動。

  賈弦鍺因為前世深受多重人格所苦,因此對此症做了不少研究。他知道有些案例是在重大的壓力之下,例如遭受虐待的兒童,因為心靈無法承擔而將意識封閉起來,同時產生另一個人格來承受傷害。他猜想女劍師是否就是這樣的情形。

  其實他猜得八九不離十。女劍師的前世就是因為受虐才產生多重人格,這個人格在很多方面都不成熟,只是一個單純替她承受虐待的存在而已。她最後被虐待至死,所以審判廳給她選擇天惠的機會。而跟賈弦鍺一樣,她的二個人格分別取得一項天惠,只不過她的另一個人格完全沒有面對現實的意志與勇氣,所以選擇了『繭居』。因此每當女劍師承受過大的壓力而將人格切換時,另一個人格就會發動『繭居』,一直到人格切換回來為止。

  女大十八變,更何況是萬事不關心的布雷森,他根本認不出長大後的女劍師,但是他還記得那個獨特的天惠。

  聽完故事後,賈弦鍺覺得心中又少了一個隱憂。而且尚恩交給特伊非爾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如果有布雷森照料女劍師,藉由尚恩和女劍師之間的關係,就可以間接讓布雷森去牽制特伊非爾。

  於是賈弦鍺對布雷森說:「那就麻煩你了。」

  布雷森說:「不用客氣,賢者輔佐勇者是天職,現在賢者既然有其他任務在身,那我等就略盡棉薄之力。否則到時該由誰來對抗魔王?」

  (賈弦鍺:誒……你在他面前講這種話,不好吧?)

  察覺賈弦鍺臉色有異,特伊非爾說:「因為老夫的行事作風,所以眾人稱老夫為魔王,而他所指的,應該是真正的魔王。」

  賈弦鍺呆了一下,隨即醒悟。他早知魔王跟勇者一樣,可以算是一種特殊的地職,而魔王的種種特性和能力都跟特伊非爾不太一樣,所以他先前就覺得奇怪,這時總算知道特伊非爾並非真正的魔王。

  賈弦鍺忍不住問:「那……真正的魔王現在身在何處?」

  布雷森說:「不知道。種種跡象顯示他已經問世,但是卻完全察覺不到他的蹤跡。這點連赭斯特翁都覺得非常奇怪……祂懷疑是菲爾法特在暗中搞鬼,但是卻找不到證據。」

  賈弦鍺說:「祂的懷疑有什麼根據嗎?」

  布雷森說:「沒有。不過這個世界如果什麼影響深遠而又莫名其妙的事件,菲爾法特多半脫不了關係。」

  賈弦鍺心想:「看來這次去菲爾法特的地城,需要調查的麻煩事又多一件了。」


  前一話  後一話  目錄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0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轉生

留言共 1 篇留言

水墨靜
速度已經遠勝於"於"他
當年殺了他父親,沒想到又遇見她(前後用字不一致)
(摜)在地上
不過這個世界如果什麼影響深遠而有(讀起來覺得不順,是有漏字?)

07-12 23:32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07-13 05: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0喜歡★mthou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賢者轉生 ... 後一篇:[達人專欄] 賢者轉生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eeeeeChengEverybody
今天翻譯了Carly Rae Jepsen的Run Away with Me,歡迎來我的小屋聽聽歌,看看翻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