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1-2:自由的吶喊

作者:Luis│2019-06-16 22:47:20│贊助:242│人氣:450
  且說當項羽幾人和那些海盜們對於開戰的問題彼此爭論不休時,在黑珍珠號船艙的牢房裡,女巫緹亞正靜靜的坐在裡面,她既沒有聲嘶力竭的哭吼,也沒有絕望的拍打著牢門,與其說她是被關在這裡的犯人,倒不如說她是在休息的房客,而這裡則成了她免除被打擾的清幽小套房。
 
  「還在做無謂的掙扎嗎?真是可笑啊,沒有一艘船艦能贏得過幽冥飛船的,就算是惡名昭彰的黑珍珠號也一樣。」聽著遠處那些海盜們氣急敗壞的嘶吼聲,提亞的臉上就不禁浮現出莞爾的笑容,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會這麼喜歡人類,喜歡看著人類因為她施捨了那一丁點的夢想而陷入狂喜,因為滿腔的狂喜而衝動的投入她的懷抱,最後清醒過來時才絕望的被她碾碎在手掌中,這樣的過程,幾千年了還是這麼的看不膩啊!
 
  但,真的是這樣嗎?真的有不論看了多久都不會膩的景色或是吃了多少次都不會乏味的食物嗎?別說是上百了,哪怕是再怎麼好看的風景或好吃的食物,叫你一天連續二十四小時不停的看著、吃著估計也夠受了,更何況是持續近百近千年!
 
  厭煩了啊,提亞惆悵的甩了甩頭,就將那些吵雜的噪音趕出了腦海,就像她不知道第幾千次將水手們對她的讚美、咒罵、祈禱趕出腦門一樣。
 
  厭煩了,真的是厭煩了啊,被困在這具凡軀中已經有多久了?緹亞有些記不清了,但絕對不是從巴博沙所謂的第一屆海盜公會開始的,不,那絕對不是開始,因為對緹亞而言,當初被海盜們封印的情景仍彷彿昨日一般歷歷在目,所以那算不上是一切的起點,頂多只是旅途中發生的眾多插曲中,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插曲罷了,就連緹亞這個名字也只是她在時光的漫漫長河裡,使用過的眾多渾名中的其中一個罷了,而到了後來,她甚至連名字都不需要了,因為在時間的流逝中,一切有形、無形的東西最終都將只會被歷史的洪流給吞沒而已,生命是,文明是,名字也是。
 
  在緹亞漫長的一生中,她已經見證了太多東西了,從最早一批黑膚系聖人誕生,到最後一個黑膚系聖人死去,這中間所發生的事緹亞真的看了太多太多了,太多的血色,太多的生死離別,久而久之,緹亞的感情也漸漸變得麻木了,她開始拒絕回應信徒們的祈禱,她的個性變得愈發殘酷暴戾,這讓本來就無情的大海變得更加反覆無常。
 
  但就在緹亞快要變成一名深陷於憤怒中的神時,卻是一個人類的聲音喚醒了他,一個人類,區區一的人類的男性,卻讓緹亞本來空洞的內心瞬間感覺被填滿了,緹亞讓大海平靜下來,只為了讓那個人類能夠安然渡過暴風雨;緹亞讓天空颳起風雨,只為了能看到他繼續在大海上馳騁遨遊,說來好笑,就連緹亞這個名字,也是那個男人為她起的,還讓她因此陷入狂喜好一段時間,狂喜到為了能和那個人類再一起,緹亞甚至不惜將自己給再次封印在肉身裡面,就是為了能感受到那個人類的愛。畢竟緹亞可不是那些背後長翅膀的傢伙,與其一天到晚克制著自己的慾望,過著這個不能做、那個也不能做的日子,緹亞更願意順從內心的想法,及時行樂,這也是她一直看不慣那群白皮膚的傢伙的原因。
 
  然而就在一切都如緹亞預料的那樣進行時,噩耗卻發生了,那個男人背叛了她,就如同她無數次背叛了那些對自己獻殷勤的信徒和水手們一樣,過度的震怒、悲傷與憤怒讓緹亞再次變回了那個殘酷成性的女神,並且還對那個膽敢拋棄她的負心漢下了詛咒,讓他一輩子只能在大海上茫然徘徊著,並且每十年才能上岸一次,和他心愛的女人相見…
 
  而現在,那個男人,正站在自己的眼前!
 
  「你終於來找我了,我的愛人。」緹亞收起了手中的心型墜飾,她站起身走到了牢門旁,看著一個從陰影中逐漸走出的人影,後者的手上同樣拿著一個綴飾,正從裡面傳來一陣音樂盒般的樂聲。
 
  「妳在等著我?」戴維瓊斯默默看著手中的音樂盒,似乎對於緹亞早就知道他會來不怎麼訝異。
 
  「當然了,這是你的天性。」緹亞溫柔的笑道,她忽然語調一變,神色哀怨的說著「困在這具身體裡是一種折磨,被切斷了和大海的、和我所愛的一切的關聯,當然,還有你。」
 
  「而現在,你終於來…」
 
  「好幾個十年了,我一直在完成妳交付的工作,我照顧那些海上的死者,將他們送往屬於死者的國度,而最後…當我們終於可以再次相聚時,妳卻沒有出現!」戴維瓊斯打斷了緹亞的話語,他惡狠狠的說道,同時一把將手中的音樂盒關上,音樂嘎然而止。
 
  「妳為什麼沒出現?」
 
  「這是我的天性,你能因為這樣責備我嗎?又或者…」緹亞聞言卻不生氣,而是露出了妖魅的表情笑道「如果我不再是我了,你還會愛我嗎?」
 
  「我從來沒愛過你!」然而戴維瓊斯聽了後似乎有些惱火,他逕自轉過身走向一旁,臉上的觸鬚因為情緒的波動而蠕動著。
 
  「噢,瓊斯,你有過很多種的個性,但絕對不殘酷。」緹亞走上前,溫柔的看著瓊斯說道。
 
  「但是看看現在的你,真是讓人心痛,你已經背離你的初衷,背離你的真心了…而那應該屬於我的東西,則被你給藏了起來!」緹亞沉聲說著,她伸手撫向了戴維瓊斯的胸口,後者隨即倒抽了一口氣,也不知緹亞究竟做了什麼,這個前一秒還是一臉克蘇魯風的怪物,下一刻居然變回了一個布滿大鬍子,滿臉滄桑的中年男子了。
 
  戴維瓊斯喘著氣,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撫摸著自己沒有觸鬚的臉龐,而緹亞則是打量著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撫摸著愛人的臉頰:「果然就算過了這麼久,你還是像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一樣英俊呢!」
 
  「海神女妖..」戴維瓊斯看著眼前魂牽夢縈的愛人,他忍不住伸手想要撫摸緹亞的臉龐,但就如同變換無常的大海一樣,你雖然能夠揚帆航行在海上,但你卻永遠無法真正擁有海洋,所以哪怕戴維瓊斯再怎麼想親手碰觸愛人,他的愛人也只是始終和他保持著一個近在眼前,但卻始終觸摸不著的距離。
 
  「等著看吧,我終究會獲得自由的,到那時,我會把我的心臟給你,這樣一來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前提是…如果你還有心能相愛的話。」緹亞語畢忽然狡黠一笑,就將手從戴維瓊斯的臉旁抽開,而隨著她一收手,戴維瓊斯立刻又變回了原本長滿章魚觸鬚的模樣,但似乎是這樣戲謔的舉動惹惱了戴維瓊斯,他直接一把伸出手,就用他那蟹螯一般的大鉗掐住了緹亞的脖子。
 
  「你為什麼來這裡?」但緹亞可不是吃素的,哪怕被戴維瓊斯掐住咽喉,這個女人依然怒目瞪著戴維瓊斯,而或許是想到了兩人往日的相處,戴維瓊斯終究沒有下手殺死緹亞,只好默默放下了蟹螯,但幾次想抽回手臂時卻都被牢房的欄杆給擋住,戴維瓊斯一陣惱火,乾脆直接穿透了牢門走了進來。
 
  「我來只是想知道,妳對於那些囚禁妳的人準備了什麼樣的命運而已。」
 
  「你說海盜公會?哼,那些無知的傢伙,他們在死之前會學到人生上唯一的一堂課,就是我能夠變得多殘酷!」緹亞聞言也像是怒了,她憤恨的抓著牢門咬牙切齒的說道,而戴維瓊斯聞言後卻不答腔,只是發出一聲不知接受了沒有的冷哼後便打算離開。
 
  「那麼你呢?你又選擇了什麼樣的命運,戴維瓊斯?」緹亞看著這個男人的背影問道,戴維瓊斯聞聲後微微佇足,但他並沒有回頭或是停下,只是緩慢的走向了一旁的陰影,並在身影融入船身前留下一句低沉的回音。
 
  「我的心永遠屬於妳…」
 
  ○
 
  讓我們將鏡頭轉移到混亂的立法,呃,不是,我是說海盜公會現場上,看著這些狗咬狗一嘴毛、彼此打成一團的海盜們,項羽頓時感覺到太陽穴上冒出了青筋,他媽的現在敵人可是指揮著一整隻的艦隊朝他們傾城而來啊,而這些傢伙居然還在為了一小雞毛蒜皮的小事彼此打了起來,這讓項羽氣得差點沒直接把多管機砲提出來掃射,不過一旁的巴博沙就沒他這麼好脾氣了,這個海盜直接一腳踩上了海盜公會的長桌,接著掏出火槍就是朝天花板開了一槍,刺耳的槍聲立刻將暴動的場面給鎮壓了下來。
 
  「第一屆海盜公會封印了海神女妖,我們這一屆應該釋放她,而做為回報,她會給我們好處的。」巴博沙粗吼道。
 
  「好處?誰的好處?你的好處?」而一聽到有好處可拿,賊頭賊腦的傑克立刻第一個跳了出來,他趴在桌子邊盯著巴博沙掛在腰間的兩顆鐵球,接著繼續說道:「要我說的話,這根本全是騙人的扯蛋。」
 
  「傑克,如果你有什麼更好的主意,麻煩你,和大家一起分享。」巴博沙翻了個白眼,而傑克則是想了想,這才靈光一閃的說道:「烏賊。」
 
  「蛤?」巴博沙聽了卻是一臉矇逼的看著傑克。
 
  「沒錯,各位親愛的朋友們,別忘了我們親愛的烏賊好朋友,那些滑膩膩的小香腸們。」傑克狡黠的說道,一邊穿過一臉疑惑的眾人們。
 
  「如果把兩隻烏賊放在同一個鐵桶裡,牠們會毫不猶豫的自相殘殺,人的天性不是嗎?或者說,魚的天性。」傑克聳了聳肩道,走向了另一名上了年紀的女海盜王身後,一邊替她按摩起了肩膀,一邊無視一旁正準備拔刀的護衛們繼續說道:「所以,沒錯,我們可以躲在這裡,補給充足武器齊全,但是一個月內我們會死一半以上的人,不管怎麼看這結局都挺悲劇的,又或者…」
 
  「我們可以像某個有才的同事天真的建議那樣,把海神女妖放了,然後將希望寄託於她會念在往日的情誼可憐可憐我們。」傑克說完比了比一臉無語的巴博沙,接著才又小聲的跟另一個海盜王咬耳朵道:「但我很懷疑。」
 
  「我們能假裝她絕不是個被關了好幾百年、滿將怒火的瘋婆子嗎?不,我們不能,那麼就很明顯了,一旦我們將她放回大海,到時候在座和垃圾沒兩樣的各位就只剩下一個選擇了。」傑克說道,站到了和巴博沙相對的另一個位置。
 
  「我同意…而且我真不敢相信我會說這種話,項羽船長說的對,我們必須要戰鬥!」傑克嘆了口氣後,接著伸手比了比項羽。
 
  「這話從你口中說出還真不靠譜,別忘了你可是一直逃避戰鬥的!」但巴博沙似乎是鐵了心要和傑克打對盤,傑克才剛說完,巴博沙立刻反嗆道。
 
  「不,我才沒有!」傑克愣了愣,連忙擺手撇清道。
 
  「你有!」
 
  「不,我沒有!」
 
  「你有!」
 
  「不,我沒有!」
 
  「你有!」
 
  「不,我沒有!」
 
  「你就是有,你自己心裡很清楚!」巴博沙吼道,結束了這段像是打拼乓球的無聊嘴砲。
 
  「不,我沒有,這是惡意中傷加造謠!」傑克也立刻澄清道,他兩手撐在了桌面上,語帶狡猾的說道:「我只是遵循海盜自古以來的優良傳統而已。」
 
  「而在此時此刻,在這種情況下,我建議我們都應該這麼做,我們必須戰鬥…以便落跑!」
 
  「對!」
  
  「對!」
 
  傑克語音一落,現場的幾個海盜立刻大聲附和了起來,然而就在風向正被傑克帶著走時,巴博沙又跑出來補了一槍道:「不過按照海盜法典規定,戰爭,也就是我們現在的這種情況,只能由海盜大帝來宣布。」
 
  「你亂編的!」傑克聞言頓時傻了,連忙反駁道。
 
  「哦?我是亂編的嗎?我有請海盜法典的保管人,汀格船長到場!」但巴博沙卻是信心滿滿的說道,這下換成傑克無言以對了,特別是當他聽到從巴博沙口中說出的那個名字時,傑克的顏面神經頓時抽搐了幾下。
 
  然而不服巴博沙的顯然不只傑克一人,一個海盜王向他的手下使了個眼色,後者立刻說道:「巴基船長宣布這全是胡扯,去他媽的海盜法典,誰在乎…」
 
  但這個手下話還沒說完,忽然一陣槍聲響起,下一刻他的腦門上立刻多出一個彈孔,接著雙眼一翻便倒了下去,而隨著這一槍響,眾海盜立刻往子彈射出的方向看去,在那裡看見了一個臉上布滿皺紋的老海盜正輕吹著手中冒煙的槍口。
 
  「法典至高無上。」
 
  見此情景,那些原本還打算搗亂的海盜們立刻安靜了下來,老海盜也不廢話,他收起了槍後便緩緩走了過來,直到來到傑克身後時才淡淡說道:「你擋到我的路了,小子。」
 
  一直天不怕地不怕的傑克聞言後,居然也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了起來,那個老海盜也不搭理他逕自走了過去,接著他招了招手,兩個手下立刻搬著一本沉重的書籍走了上來,那些海盜們見狀也跟著屏息了起來。
 
  「是法典…」
 
  「海盜法典…由摩根和巴托羅謬制定的法典。」
 
  老海盜又吹了聲口哨,不多時一隻叼著鑰匙的老狗立刻搖著尾巴跑了過來,幾個從第一部就在的老海盜班底們看到,立刻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道:「這不可能…這怎麼…」
 
  「海龜,夥計,海龜。」老海盜微微一笑道,他接過鑰匙後喀擦一聲打開了法典上的鎖扣,接著便盯著書頁上的字跡叨念了起來。
 
  「啊,沒錯,巴博沙是對的。」汀格指著其中一段文字說道,傑克立刻不信邪的湊了上來,同時瞇起了眼睛念道:「海盜大帝的責任是宣戰,以及與共同的敵人進行談判,嗯,想像一下。」
 
  「問題是自從第一屆海盜公會召開以來就從來沒有海盜大帝,現在也不太可能會改變。」另一個海盜王皺眉說道,汀格聞言也不至可否的哼了聲,接著也不管討論的熱烈的眾人,自顧自的走到一旁的角落窩著,還悠閒的彈起了吉他來。
 
  「為什麼不可能?」項羽不解的問道。
 
  「海盜大帝都是由海盜王公選出來的,而每個海盜只會投他自己而已。」神崎聳了聳肩道。
 
  「啊,那我提議,我們何不進行投票呢?」傑克嘿嘿一笑道,巴博沙一聽氣得差點沒腦血管爆裂,可他還能說什麼?法典至高無上啊,更何況剛才要不是他拿法典來壓傑克,現在也不會淪落到這個局面了,無奈之下,巴伯沙也只能跟幾個新生代的海盜王一起投票自薦了起來,海盜大帝啊,這和什麼九大海盜王比起來逼格簡直高了不知多少,讓這些愛面子跟愛金子一樣的海盜們立刻激烈角逐了起來。
 
  「我投阿曼王子一票!」
 
  「法國渾蛋酸檸檬船長!」
 
  「巴基船長投巴基船長。」
 
  結果真如神崎所言,一輪投票下來,除了還沒表態的傑克外,包含項羽在內,所有人都只投給了他自己,就連一開始力挺項羽當上海盜王的嘯風也不例外只投給自己,讓項羽頓時鬱悶了起來,果然一牽扯到政治,兄弟情什麼的就閃一邊涼快去了啊。
 
  「我投項船長一票。」
 
  「什麼?!」
 
  但就在眾人都認為這局投票流局時,傑克卻出乎眾人意料的把票投給了項羽,這下別說是在場的眾人陷入暴動了,就連項羽本人都是一臉驚訝。
 
  「我知道,很好奇對吧?」傑克微笑著說道,無視眾人一臉憤怒的質問著他。
 
  「項羽可是名正言順的被你們公選出來的海盜大帝,但你們現在的反應,難道你們打算違抗法典的規範嗎?」就在眾人的憤怒快要化為實際的行動時,神崎忽然冷冷的補上了一句,而就在她話音剛落時,原本正在一旁看閒閒沒事好戲的汀格船長忽然殺氣騰騰的瞪了過來,手中的吉他弦也跟著嘎然崩斷。
 
  見汀格一副要吃人似的表情瞪了過來,這些海盜王這下終於是安分了下來,片刻後其中一名海盜王才看向了項羽說道:「很好,那麼項羽船長,做為海盜公會指定的海盜大帝,你的第一個命令是什麼?」
 
  然而項羽卻彷彿沒有聽到似的,直到神崎清咳了幾聲,還順便不著聲色的猛踩了項羽的腳趾頭好幾下後,他這才痛的回神了過來。
 
  「我,呃,什麼?」項羽一回過神來,立刻就看到一眾海盜正等待似的打量著他。
 
  「你的命令,項羽?」神崎再提醒了項羽一次,同時還作勢要往他的小腳趾踩去,這才讓項羽會意過來。
 
  「準備所有船艦,帶上所有能帶的武器和大砲,黎明時…我們開戰!」項羽深吸了一口氣,這才沉聲說道。
 
  「非常好,那就讓我們開戰吧!」而就在項羽一說完的同時,嘯風第一個站了起來嘶吼道,隨著他登高一呼,那些新生代的海盜王們也紛紛跳了出來大吼,但這一次,他們的咆哮聲中不再有分歧了,而是整齊劃一的為了生存,為了自由而發出的吶喊!
 
  ○
 
  開戰在即,眾人自然是各自忙碌了起來,畢竟這可是戰爭啊,雖然不到動輒數十、上百萬那樣的龐大規模,但是他們這裡的哪一個不是擁兵一方的海盜王的?就算是被項羽開發界王拳時的破壞搞的元氣大傷的嘯風,其手底下還保存有戰力的船艦也有個十來艘,就更別提其他的海盜王了,動輒都是七、八十甚至上百的艦隊的,相比之下為了一艘黑珍珠號而相殺了一輩子的傑克和巴博沙兩人就可憐得多了,呃,當然,最可憐的還是我們的項羽了,作為海盜王的他甚至連自己的船都沒有,還是硬從嘯風的手下A來的。
 
  同樣的,作為號召了這場戰爭的海盜大帝,負責調度整個海盜公會兵力的責任自然是落到項羽的頭上,可不幸的是,要當一艘船的船長項羽勉強是及格了,但要當一隻艦隊的指揮官,那他可就還差的遠了,萬幸的是他這邊還有個神崎在,而他只要在一旁做作樣子的點頭同意就行了。反正還是老話一句,只要有問題,交給神崎就能搞定。
 
  「我們的船艦負責當主艦從正面進攻,傑克的黑珍珠號做右翼,帶領一部分的海盜從側翼包夾敵人,但是不要深追,只要將對方的艦隊驅趕成一團就行了,嘯風的船艦則在左翼,你們負責誘敵,盡量擺出鬆散的船陣給他們能突破的假像。」神崎指著攤在桌上的沉船灣地圖說道,一邊用手指和各種航海器具不停在圖紙上比劃著「這一區的海域中有大量的暗礁,剛好這幾天是漲潮,普通人在船上是看不到的,我們可以在這裡佈置大量的詭雷和火藥桶,只要有人能在敵方的艦隊進入後將其引爆的話,促不及防下肯定能夠造成大量的殺傷的。」
 
  「等等,妳是說用槍從島上引爆火藥桶的引信?這還是人能辦到的嗎?」一個海盜王疑惑的皺眉道,倒是一旁的巴博沙像是想起什麼不好的回憶似的偷瞄了項羽幾眼。
 
  「另外把所有的火藥桶都搬出來,扣除掉供我們打一仗所需要的量,剩下的全部都整桶裝入快艇裡,不求數量多,但是速度要快,必須要在被擊沉前能夠撞上敵人的船,或是至少要在近到火藥桶的威力能波汲的範圍內才引爆。」
 
  「但這麼做的話,船上的人不就等於…」伊莉莎白皺起了眉頭。
 
  「死定了,沒錯,他們確實會死,但若是他們成功,更多的敵人也會死,我們的裝備和數量先天就比對方差,要是正面硬碰硬的話大家都會死的,只能這麼做。」神崎淡淡說道,她瞥了項羽一眼,後者也是微微點頭,其餘海盜們見狀也不好再說些什麼了。
 
  「除此之外,這裡、這裡、和這裡,必須按照我們預先計畫的必須架設好武器,操作的原理老菸斗應該都給你們演示過一遍了,使用的時候小心點,別把自己也給炸了,還有問題嗎?」神崎一拍地圖道,眾海盜彼此交頭接耳了一陣,接著紛紛搖了搖頭。
 
  「那麼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了,距離敵人進攻的時間還有一個晚上,現在是晚上七點四十八分,讓我們在午夜前把一切戰爭的準備做足,然後享受你們最後的一場徹夜狂歡吧!想喝酒的就喝到吐,想大吃的就吃到撐,想玩女人的就玩到爽,然後讓我們在黎明時,一起迎接血色的日出吧!」項羽大吼道,眾海盜聞言紛紛舉臂狂吼了起來,他們大吼著衝了出去,沸騰的腎上腺素彷彿將夜色也給點亮了一般。
 
  「你是怎麼了,項羽?從海盜公會召開完之後你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接下來可是至關重要的一戰,我不希望出什麼閃失。」會後,神崎見大部分的人都離開了,這才關上門看著項羽說道。
 
  「呵,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妳沒有聽到嗎?主神剛才的提示?」項羽沉默了片刻後,這才說道。
 
  「主神的提示?什麼提示?我可什麼都沒聽到啊,手錶也沒顯示出異常。」神崎聞言愣了愣,狐疑的問道。
 
  「是嗎?也是,畢竟只有我符合海盜大帝的資格,所以主神理所當然只會把這個資訊發布給我。」項羽嘆了口氣說道。
 
  「剛才當我一當選海盜大帝的時候,主神就在我腦中提示,由於我獲得了海盜大帝的資格,因此這場戰役中任何一個海盜獲得的戰果,我都可以獲得一半的收益。」項羽。
 
  「等等,假設一艘英國軍艦有100點好了,那麼只要我們每擊沉一艘敵船,你就能獲得50點的獎勵,雖然不算多,但這是好事不是嗎?等於讓那些海盜免費幫我們當了一回打工仔。」神崎點點頭說道。
 
  「我話還沒說完,主神還備註,若是我方被擊沉一艘船艦,我們全隊也都要被扣除100點的獎勵點,死亡一個海盜王則是扣除全隊1000點,若海盜王全數死亡,則抹殺全體成員…」
 
  「操…」項羽的話一說完,神崎立刻呆住了,過了半晌後她才衝了上來一把揪住項羽的衣領吼道:「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原本的戰術就是打算犧牲掉那些海盜,來將我們的損傷降到最低啊!結果現在主神這麼一搞,要是我的計畫繼續的話會害我們自爆的,而且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在制定新的計畫了,這麼重要的事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真是連殺你的心都有了啊,項羽!」
 
  「那麼如果今天要被犧牲的對象不是那些海盜,而是我們的夥伴,甚至是妳最親密的人呢?妳還能這麼冷靜的說出剛才的話嗎?」然而面對著神崎罕有的發怒,項羽卻是平靜的回答道「甚至要犧牲的對象是妳自己,是我,是鬼塚呢?」
 
  「我…」聽著項羽的話,神崎一時間居然有些語塞,她沉思了良久後這才說道「如果這樣的犧牲能換取全隊的生存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去做的…」
 
  「我知道妳會,但這並不是我所希望的,還記得我從《異形戰場》開始時,就一直跟妳說的嗎?我們,是夥伴,是一起出生入死,一起相互扶持,一起哭過、笑過、流血過,一起從這裡活著回去的夥伴!」項羽定定的看著神崎說道。
 
  「我知道為了要保全中洲隊,妳一直在做著犧牲,不論是犧牲劇情人物,犧牲新人,甚至是犧牲同伴,都只是為了要讓大部分的人能夠活下去,我並不能夠怪妳,只是因為我們不夠強大,所以妳才必須冷酷,才必須不斷的犧牲好讓我們活下去。」項羽深吸一口氣道,他握了握神崎替自己新接上的手臂,雖然還不是那麼的靈活,但上面卻殘留著獨特的溫度。
 
  「但是!我向妳發誓,神崎,我會變強的,不論是要犧牲多少,我都會變強的,直到我們不用再犧牲為止,所以了神崎,和我們一起變強吧!直到我們都足夠強大,強大到能夠不用在選擇要犧牲什麼或是犧牲誰來保護重要的東西為止!」
 
  「我向妳保證,神崎!」

項羽:我向妳保證,神崎。
神崎:豪,那你去送頭吧。
項羽:過來一下,我保證不打死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294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4 篇留言

伊藤
頭香

06-16 22:53

Luis
真香06-17 02:15
fakeITMan424
電影劇情重現啊

06-16 22:54

Luis
這段真的太好笑了www06-17 02:15
伊藤
如果要保護同伴必須弄髒雙手,你願意嗎?如果弄髒心才能守護大家你願意嗎?

06-16 23:18

Luis
項羽表示:豪06-17 02:15
GE
打我啊!笨蛋

06-16 23:18

Luis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906/67ef598375c78fcfed988b3e9f52f23b.JPG06-17 02:16
白煌羽
哦哦哦

06-16 23:33

悠傑
更新啦!
終於要打最後一場了
用界王拳秒掉那隻章魚吧項羽

06-16 23:51

Luis
大章魚:等等 有話好(被揍06-17 02:17
夢迴
暨沒有聲嘶力竭的哭吼>既
都給你們掩飾過一遍了>演示

06-17 00:38

黑色的幻玥
電影那時候 看到女妖講 這是我的天性 的時候 我快笑死

06-17 02:05

Luis
果然女人就是...嗯06-17 02:17
伊努勒●羅斯卡特
所以界王拳烤海鮮大餐......

06-17 03:37

Luis
這隻章魚中暑了 這樣下去不行 不如我們把他...06-17 10:27
DanLAI
原來緹亞是黑膚系聖人?!

06-17 04:51

Luis
緹亞:不要瞎掰好嗎06-17 10:27
slenderman
出現了,是相信我之術

06-17 06:23

Luis
嘴盾‧相信我之術06-17 10:27
Bruce
:牽扯到聖人,界王拳真的足夠了嗎

06-17 08:17

Luis
10倍不夠的話 你有試過100倍嗎06-17 10:27
伊藤
四級以上成聖應該是不太可能被區區凡人封印,反而可能是藉由聖人遺產被封印的上古怪物

06-17 08:41

Luis
巴博沙:這可不是怪物 是神!(海馬立06-17 10:30
三味和語
反正還是老話一句,只要有問題,交給神崎就能搞定。
如果不能,就交給神崎2(X

06-21 13:12

Luis
神崎:再也不想活在這滿是笨蛋的世界了(ry06-21 17: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exwu9204
歡迎大家來看看,我想要衝人氣,最好是追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8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