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台北異聞錄  第十八嗷  逆五芒星陣

作者:小羊,喪失一半ed│2019-06-16 22:38:20│贊助:28│人氣:220
    ※圖片來自PNGTREE免費圖像



  福伯決定先照水姊之前的處置,處理鄭國弘。

  水姊之前的處置,也只是要鄭國弘空班、下班,先來CCC報到。說穿了,無非就是被動管理鄭國弘的行蹤。

  十幾天過後,這天三月二十日,春分前一天。

  這陣子鄭國弘都老實前往CCC,在九號室內枯坐。直屬『學長』小夏,還是沒指導鄭國弘召喚師應有的技能。

  當然對小夏來說,鄭國弘的詛咒人偶就遠比她的葛雷姆可靠,更何況鄭國弘驚蟄那日,更展現了『創造』的權能。小夏更加不認為自己有資格教導鄭國弘。

  CFP偶爾會來看鄭國弘,甚至希望鄭國弘能預先幫詛咒人偶們換上更強力的軀殼。好在之後立下功勳,讓福伯等人閉嘴。

  可是說也奇怪,並不是任一模型、玩具,都能成為詛咒人偶的身體。即便同樣是鋼普拉,同為鋼彈的初鋼、牛鋼都無法成詛咒人偶的身體。就算不是鋼彈的鋼普拉,薩克、薩克二不行,高性能薩克卻可以。

  其中的規律,鄭國弘、CFP還找不出來。可是換上強力軀殼這點,卻毫無進展,耳熟能詳的強力有名機種,啥自由、正義、命運,都在可行名單之外。

  「目前只確定AOZ系列一定可以。」試了幾天,鄭國弘得到一個模糊的結論。

  頭一個成功的海茲爾,就是AOZ的主角機體,也正是頭一次嘗試就成功,才沒在第一時間發覺,不是任何鋼普拉都可以成為詛咒人偶的軀體。

  CFP雙腳翹在桌上,先瞄了在做功課的小夏一眼,心忖:「對啊。都忘了小夏還是高中生呢?要忙CCC的事務,又要考大學,真不容易啊!還是說就是這樣,水姊才安排小夏當胖子的『學長』?」
  把心思拉回為CCC增加戰力,CFP說道:「總之,把詛咒娃娃們都換上這系列最強的機體,可以嗎?」

  「難吧。雖然價格是個問題,但是更重要的是最強的機體銀雷,目前是限定版的食玩套件,不容易入手。」鄭國弘把玩手上四顆蠟丸,無奈地問道:「就不能像那天一樣,讓我直接創造想要的鋼普拉嗎?就一定要花錢買嗎?」

  「唉。」CFP搖頭否決,說道:「我希望你能幫CCC多立功勳,好讓福伯他們閉嘴,你要是亂用『創造』權能,不是反而給他話柄嗎?」

  「如果要強力,現有!那只能用海茲爾跟畢格威了吧?」鄭國弘有氣無力地趴在桌上。

  「反正你就盡力準備好吧!」CFP不是鋼彈迷,如果不是為了要增加CCC的戰力,他也不會主動跟鄭國弘扯這個話題。話鋒一轉,CFP說道:「最好明天準備好吧。月想了個法子,尋找敵人的祭壇所在。明天是春分,應該就有初步的結果。」

  「北北基那麼大一片,月是用什麼方法,十幾天就有初步的結果?」

  「就攜帶式妖力計吧。你不是也有嗎?」

  「這手錶大小的玩意,有辦法海底撈針?」

  「月可是很優秀的技術人員,他說有辦法,鐵定有辦法吧。」CFP把兩隻腳從桌上挪下來,他離開前拍拍鄭國弘的肩頭:「加油吧!我們一定要讓福伯後悔自己看走眼!」

  鄭國弘點頭道別,在CFP走後,拿出手機一看,時間果然是晚上十一點半。沒突發事件,CFP的作息準確地有如時鐘。把蠟丸收進乾坤百寶袋,鄭國弘也準備回家休息。

  「『學長』明天見。」

  「再見。」小夏語氣平淡,現在的她身困參考書叢林、考古題地獄。鄭國弘課業不佳,高中更是忙於打工,想幫小夏也沒辦法。

  跟眾人道別之後,鄭國弘在CCC門口碰到阿裙,這已經是第三天阿裙在門口等著他一起回去。

  兩個人漫步在街上,無話可聊。鄭國弘覺得這樣不行,便企圖打開話匣子:「呃。阿裙,是誰叫妳來監視我啊?」

  阿裙臉色微變,說道:「為什麼會覺得我是來監視你的呢?我也可以跟CFP一樣,除了是你在CCC的同伴,也是你的朋友啊。而且我早說了,我是順路!順路!」

  弄巧成拙大概就是這樣吧?原本想找一個可以聊很久的話題,想不到一開口就被發了『朋友卡』。鄭國弘其實也不沮喪,畢竟三十五年來的失敗經歷,鄭國弘早就習以為常。

  「我們還沒有熟到能當朋友吧?而且替人監視我,也沒啥好否認啊!妳本來不就是負責監視我的人嗎?」

  「我的靈魂牢籠已經被你破解了吧。」阿裙說這句話時,有幾分失落。

  鄭國弘注意到這幾分失落,他撿起話尾:「這可未必吧?搞不好我現在依舊被困在靈魂牢籠之中!」語畢鄭國弘做了幾個默劇特有,撞上空氣牆的滑稽動作。

  「你是說破解靈魂牢籠這件事,可能是靈魂牢籠創造的假像?」阿裙對鄭國弘的安慰,有些哭笑不得,但這個想法也給了她靈感,練就新能力。

  「身為靈魂牢籠的體驗者,我認為這樣比較好。畢竟讓被囚者與喜歡的女孩子共度一生,違和感太重了。」鄭國弘指著自己肥臉,說道:「沒有女孩子會看得上『這樣的我』吧!」

  阿裙一瞬間無言以對,淡然說道:「這也很難說吧?」為了引開話題,阿裙續道:「而且說得好像我故意用美人計困住你一樣,靈魂牢籠本來就是構思偽造一個被囚者妄想的世界,所以不是我用了有違和感的美人計,是你腦袋本來就裝著不乾不淨的東西吧?」

  「什麼我腦袋本來就裝著不乾不淨的東西!我是這種人嗎?」

  「是。」

  「回答地斬釘截鐵!也給個理由吧?」

  「變態才用年輕女孩子的靈魂植入詛咒人偶吧?」

  「年輕女孩子?」

  「嗯。好吧,你最常使喚的那一個,不算年輕吧?看起來三十好幾了。」

  「看起來?」阿裙越講,鄭國弘越迷糊。

  阿裙向鄭國弘身後一看,上下打量後說道:「嗯。看起來是位三十好幾的職業婦女。」

  「我一直以為牠是男的啊?我還帶牠去看過女兒老婆。」

  「牠有親口跟你說,那些人是牠老婆女兒嗎?」

  「沒有是沒有。可是我有看到牠的記憶吧?」

  「那就是你在讀取牠記憶的時候,把自己是男性的概念混淆進去了吧?在你讀取牠記憶的情況下,那些事就好像發生在你身上一樣,所以你會以為牠也是男生吧?」

  「是這樣嗎?不過比起牠們是男是女,更重要的是牠們一直跟在我身後嗎?這也太離譜了吧!」鄭國弘頓時額頭暴出冷汗。

  「是啊。你沒把牠們放在符咒器皿裡頭,就是不限制牠們到處打轉吧?嗯?難道你不知道?」

  「嗯。我不知道。」

  「所以你沒有陰陽眼之類的才能?也不會開眼?」

  「開眼?」

  「就是施法讓自己獲得類似陰陽眼的能力。」

  「喔。那我大概會開眼吧。」

  「對嘛。在CCC開眼可是基本技能,你沒理由不會啊?你是不會特別開眼看自己圈養的女鬼吧?」  

  鄭國弘回想起頭一次抵達CCC地下基地,看不見帶路小妖精翠絲的往事。他只記得那時給海茲爾一咬,手指劇痛扎心,就神奇地可以看見小妖精翠絲。

  「那個小儀式大概就是開眼吧?」一想到此,鄭國弘馬上就聯想起阿紫等人常常勸告他要把道具收好,難道之前沒收好的時候……

  「阿裙。之前我身後一直是有牠們四個跟前跟後大排長龍嗎?」

  「是喔。」阿裙明白鄭國弘完全沒注意到這回事,笑得差點岔氣:「難怪阿紫姊說別聽福伯亂講,原來你是根本沒發覺?」

  「福伯說了什麼?」

  「福伯說啊,你得意洋洋地控制一堆年輕女性的靈魂,足見你心術不正!」

  「才不是這樣,我是……算了,就當我心術不正吧。」鄭國弘閉上大嘴,他答應過CFP,不會把事情牽拖到他身上。

  過了網溪國小,兩人不再順路,道別之後鄭國弘悻悻然回家。

  鄭國弘火氣直冒,卻不知道從何發洩。體恤牠們被那古怪的法師操控,才讓牠們擁有比較多合理的私人空間,但是千想萬想,鄭國弘都沒想到這事反而成為福伯等人的話柄。

  「好心沒好報啊。」鄭國弘躺在椰子床上,拿出四顆蠟丸,他對最常把玩的那顆蠟丸說道:「我還以為幾次合作下來,我們已經是好夥伴了。結果你們不但給我添亂子,還任暗箭射我滿身!」

  情緒一來,鄭國弘竟然想捏碎蠟丸,把牠們通通丟進垃圾桶。旋即鄭國弘想到:「牠們終究是受困的無辜靈魂。我要氣也該氣福伯到處亂講話吧!」一轉念,鄭國弘也打起了壞主意:「唉!受困是受困,但是牠們終究是年輕女孩子的靈魂,那我不是就可以要牠們這樣那樣嘻嘻哈哈嗎?」

  鄭國弘心頭一驚,他把蠟丸放下,心道:「福伯沒說錯。我果然心術不正。」拉過風扇,摳著肚皮,鄭國弘急忙想逃離現實這個令人羞愧的惡夢。

  迷迷糊糊之中。鄭國弘來到一處篝火。四周漆黑不見五指,只有這座篝火有著灰暗的火光。在篝火旁有一名身穿黑色鎧甲的少婦,環抱著三名少女。

  深邃的漆黑之中,只有微弱的火光、四女驚恐又害怕的眼神。

  「害怕?」鄭國弘不懂,牠們四女為什麼要害怕。當初若不是自己好心收養牠們,牠們早就成為CFP龍火下的灰燼了吧?

  一直到藉由火光,鄭國弘看見映照在黑色鎧甲上的自己。他才明白牠們在害怕什麼。

  睜開惺忪的雙眼,用手背擦拭眼屎,鄭國弘從惡夢中醒來。

  光是自己見到,都能從夢中驚醒,這樣難以言喻的恐怖,牠們四女又怎麼可能不害怕呢。

  拜這場噩夢所賜,鄭國弘起了一大早,於是他沒有直接去上班,而是往捷運站反方向而行。先去附近一間豆漿店吃早點,就在他經過公車站牌時,他才發現這幾路公車不是有經過捷運站,就是在CCC附近有站牌。

  「所以阿裙她,不是因為順路才跟我一起走吧?」

  這幾個新發現,讓鄭國弘心不在焉,一直猜想自從那天誤打誤撞,開始這段新生活後,到底哪些人可以信任?自己又「值得」哪些人信任?

  鄭國弘一顆心七上八下不安穩,他既不高興福伯老是亂背刺,也不喜歡阿裙別有所圖混交情,可是他也怕自己會對不起CFP。人人都討厭小人,但是鮮少有人反省自己是不是別人的小人。

  晚上十點多鄭國弘來到CCC後,大部分成員都在會議室等他。

  反正鄭國弘在CCC是後生晚輩,在大長桌的位置也接近門口。他刻意靜靜地混入會議室,但是阿紫仍是朗聲說道:「應到二十三人,實到二十三人,全員到齊,進入正題。月,你先。」

  「之前我有向會長提議過使用新科技分析對方的設壇地點,我依照CCC上下全員配戴的妖力計,不斷核對、檢查上傳的數據,發現大家的妖力計在這幾個區域有微偏斜或反應遲鈍。這五個區域分別是台大社科院、象山公園、國立歷史博物館與郵政博物館之間、善導寺、松山文創。這五個點相連,剛好是一個逆五芒星。以目前來說完全符合外道法陣的需求。」

  月的簡報,配合實景照片,快速直接又幹練。

  「我們也在這些地帶都發現了古怪的施工地點,這些地方都很早施工,完工期卻定在六月五號。六月五號這天也是驚蟄日後的三個月。以此推測這個大型逆五芒星陣的陣腳就位在這些工地之中。」

  月又換上幾張幻燈片,續道:「然後這些工地都有固定出入的同行。其中小莫非跟黑衣大賢者出沒在台大社科院,這個法陣的逆頂點處!」

  月這話,幾乎下了定論,既然小莫非跟黑衣大賢者出沒於此,那此處便是法陣總壇。

  只要破壞此壇,便能拯救北北基七百萬人性命。

  但合全CCC之力恐怕都難以拿下黑衣大賢者,更何況還有一個能一招秒殺CCC實戰成員的小莫非。

  前途烏雲慘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294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靜月名
我都快把阿裙當國鴻女朋友了 (被阿裙打)

06-16 22:59

小羊,喪失一半ed
這一定是有誤會。06-16 23:06
黑衣大閒者LKK
不要在小說虧妹!
太讓人羨慕了(?

06-16 23:01

小羊,喪失一半ed
0.0?06-16 23:06
蘇士
沒有台北大巨蛋嗎?它的存在已經是個傳說了,裡面的妖力應該很濃郁

06-19 11:26

小羊,喪失一半ed
= = 連不上,而且魔道中人也不想跟地產商沾到邊吧。
06-19 18: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dddg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台北異聞錄... 後一篇:海豹傳附錄。第十八嗷時,...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y32903290京阿尼
天佑京阿尼 #PrayForKyoa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0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