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虛痕<第五十九章>作弊

作者:紀菲爾│2019-06-15 23:39:16│贊助:0│人氣:10
<第五十九章>
 
       耕墨園二樓正廳中,穿著短袖長褲的洛星垣在夜讀與羅白雪的桌前各放上一杯茶後告辭退出,自己去忙明日大比的事情了。
 
       「先生…」羅白雪雙眼圓睜,晶光閃閃:「剛剛那位是您的小弟子?」
 
       「是啊,你問這個幹嘛?」夜讀不解,不是羽后有話要交代我嗎?
 
       「哇―!先生,您給他吃些什麼?」羅白雪一聲驚嘆:「那胸、那手臂、那腰、那腿、那身高…哎!我那幾個手下眼睛都黏在他身上了!」
 
       聽到羅白雪的讚嘆,一陣莫名的爽快直衝夜讀的腦門,夜讀呵呵一笑:「其實沒什麼,所謂『業精於勤,荒於嬉』,主要是每日的鍛鍊,當然還有飲食也很重要,自他八歲之後,我每日都給他喝一大杯羊奶,想來幫助不少。」
 
       「羊奶…羊奶啊…」羅白雪微微沉吟:「我炎山大陸好像沒多少人飼羊,這該如何解決呢……?」
 
       夜讀看著羅白雪的舉動,感覺自己十幾年的苦心培養沒有白費,但是此時最重要的還是搞清楚今日羽后聖旨的目的,因此問:「羽后還有交代什麼話?」
 
       「啊!卑職失態了!」羅白羽終於回神,將事情因果交代:「羽后得知儒教幾位大師密謀推人取代先生文心堂主之位,在羽后治下推行『義理之學』,將祭祀與科考之權歸於男子,禁絕女子參與。」
 
       夜讀一愣,能參與祭祀者多數有官身,五方陣主又規定『非經科考不得入仕為官』,將祭祀與科考之權歸於男子?
 
       「如此一來,豈不是要剝奪女子參政之權?」夜讀思考完,怒形於色:「那幾個人在想什麼?天下女子在仙魔大戰中立下的功勞何曾少過男子?!竟然敢如此妄為!真好膽!」
 
       「先生說的是,因此羽后便想到擇地重建文心堂之法,若他們真敢對先生亂來,便將文心堂重建至海外小島,讓他們對海水推行『義理之學』,那時,諒他們也無法興風作浪。」
 
       「我明白了。」夜讀微微點頭:「看來此次大比,我文心堂的成績不能太差,否則別人可以用的藉口就多了。」
 
       「正是如此,羽后將此事告知天皇後,天皇便聯絡戰聖一起降下聖旨,給那幾個人一點警告,但羽后認為那幾個人一定不會死心,還望先生小心。」
 
       「放心吧,我雖不喜與人相爭,卻也不是任人欺凌之輩,羽后還有什麼交代嗎?」
 
       「先生,您的文心草堂已經十五年無人主持了,您何時讓您的小弟子回去主持呢?」
 
       夜讀不解:「你們以前不是都想讓星羽回去主持嗎?」
 
       「先生,別這麼說嘛,大家都還沒看過您的小弟子呢?」
 
       「嗯?你們不是都喜歡英俊好看的?」
 
       「先生,您的小弟子也不錯啊!豪邁颯爽又彬彬有禮,配上那身材,那才叫男人啊!」
 
       夜讀一驚,表情連連變換,不知該說什麼。
 
       洛星垣小時候看起來憨憨呆呆、天真到讓人心疼。稍微年長後,外貌普通,身材也不算高,只是長年認真讀書習文,一舉一動帶著一股獨特的文人氣質,雖能吸引某些女子的目光,但也遠遠說不上有魅力。沒想到近幾年開始長高、長鬍鬚之後,整個人變得粗獷不少,加上那股氣質,竟讓草原上的女子看得目不轉睛,他還以為是草原女子天生偏愛這一類型的男人,沒想到連羅白雪等炎山大陸的女子也是如此。
 
       唉…女人的心思真難捉摸啊…
 
       夜讀無奈一揮手:「等大比結束,我再跟他們師兄弟商量吧。」
 
       「那卑職就等待先生的好消息了!天色已晚,不敢打擾先生休息,卑職告退。」
 
       夜讀一抬手,羅白雪告退,他靠在椅背上,舉起茶杯,喃喃自語:「唉…山雨欲來啊…」
 
       儒教大比,第一關是「禮」,測驗方式有兩種,一種是透過筆試作文與實地祭祀以甄別出儒生對《周禮》、《儀禮》、《禮記》的認識是否透徹。
 
       其二是比賽陣法,然而被非每個儒生都有陣法天分,所以只要沒到結丹修為,就沒有強制每位儒生參加。而結丹修為以上,必須參加陣法考試的原因是,結丹修士平均五百年的壽命比一般人長很多,有充足的時間學習,加上仙魔大戰的緣故,至少需會使用跟維護幾種常見的陣法,否則無法派上大用場。
 
       因為都還是築基修為,洛星羽跟洛星垣都沒有報名陣法比賽。
 
       這一日是儒教大比的第二日,練氣與築基修為的儒生在昨日已經考完,今日是結丹修為的儒生考試,此時,兩人在立信岩上看自己的成績。
 
       兩人在文心堂一欄找到自己的成績,筆試作文成績兩人都是"甲",但實地祭祀的成績不同,洛星羽"甲下",洛星垣"甲"。
 
       洛星羽看著成績旁的評語,"程序完整,唯稍嫌浮躁,祭後離場舉止輕浮,顯見禮不入心,此為敗筆也"。
 
       離場後也算入考核?!這是什麼道理?
 
       轉頭看師弟的評語,"拘謹莊重有餘,稍嫌死板。"
 
       祭祀還有太過莊重的?幹,這是在找麻煩吧?!
 
       洛星羽按奈著心頭怒火,觀察其他人的反應,很快就發現問題所在。
 
       文心、立命、開來三堂的成績都不理想,繼往、明倫、知禮三堂的成績普遍不錯,在禮藝這一項佔了優勢。
 
       犁承家在洛星羽兩人身旁,此時臉色鐵青,咬牙低聲說:「這個成績有問題,你們兩人昨日的祭祀我看過了,萬萬沒有這種成績的道理,我去問堂中的前輩,你們等我。」
 
       洛星垣制止了他:「前輩,這件事情已經發生,讓堂中長輩去吵吧,明天考"樂藝",這也是很容易動手腳的科目,我們不妨也做一個評分,指出每一個考生的優點與錯處,當然,評分者名氣越大越好。」
 
       犁承家眉毛一揚,心領神會,點頭說好:「我認識幾個樂堂大師,最是公正,這次考官中,受過幾位大師點撥的人也不少,這件事好辦,不過…」
 
       「不過什麼?」洛星羽不解。
 
       「是這樣的…」犁承家抓抓頭髮:「阿牛的狀況你們了解,前幾日吃過脆皮燒肉覺得好吃又會飽,所以…星垣兄弟是不是…」
 
       洛星垣嘴角一抽:「這道菜比較麻煩,要給我時間,這樣可好?」
 
       「那是當然!」犁承家雙手一揖:「事不宜遲,我先去找人了。」
 
       「前輩慢走。」
 
       洛星羽看著犁承家遠去的背影,小小聲問:「犁前輩的大哥對他很好吧?」
 
       「嗯…」洛星羽輕輕點頭不語。
 
       結丹修士的陣法比賽還在進行,夜讀等幾位堂主已經破解了抽中的大比的考題,就等下午設置陣法擂台讓人挑戰。
 
       此時"禮試"的結果已經傳到幾位堂主的耳中。
 
       開來堂主臉色很黑,跟著立命堂主來找夜讀商議,夜讀聽完兩人的話,冷冷的雙眼望向繼往堂主,胖胖的繼往堂主臉色微紅羞慚,對三人深深一揖。隨後夜讀望向知禮堂主,知禮堂主雙手一攤,一副不關我事的模樣。最後望向明倫堂主,明倫堂主表情無奈,但他身後的幾個齋主卻是得意洋洋。
 
       「多謝兩位告知,我了解了。」夜讀的語氣溫柔平淡無波。
 
       立命堂主跟開來堂主都感受到平淡下的怒火,雙手一揖便離開。
 
       然後下午的陣法擂台中,夜讀輕易擺出「陰陽逆反五行顛倒陣」。
 
       所有的結丹修士臉色蒼白,無人敢上台挑戰。
 
       這個陣法不是不能破,但破陣的人至少需要有五方陣主那樣的修為,否則承受不起陣法的反擊之力。或者是劍法高絕如「大劍師」的劍修也可以利用「以點破面」之法,將所有的力量集中於一點破陣。
 
       問題是,他們都沒有那個能力。
 
       另外,立命堂主跟開來堂主也是使出渾身解數,所以,雖然堂下弟子在第一關的成績不太理想,但在結丹修士這一層次,文心、立命、開來三堂總算挽回一些劣勢。
 
       大比第三日,比的是"樂",一樣有筆試跟實際演奏,但每位儒生擅長的樂器不同,因此場地也不同。
 
       洛星羽的樂器是五孔豎笛,洛星垣則是七絃琴。
 
       因為筆試除了樂理,還有作文,按昨日的情況來看,兩人自知樂理可以過關,作文恐怕拿不到高分,因此筆試成績最多不差,最後若要贏過他人,只能在演奏這一方面拿出全部實力。
 
       現場演奏分兩部分,一是演奏抽中的樂曲,二是演奏自己擅長的樂曲,若是自創樂曲也有加分。
 
       洛星羽的音樂天分上佳,洛星垣勝在勤奮努力,抽中的大夏、雲門等樂曲都難不倒他們,但想要高分必須用自創樂曲,而且是要有教化作用的樂曲,正如《禮記.經解》中所寫的「廣博易良,樂教也」。
 
       洛星羽演奏的曲目是「勇者之心」,洛星垣演奏的是「伴隨著你」,兩首都是洛星垣做出一小段旋律,然後洛星羽補齊,因此兩人都是創作者。
 
       兩人在不同的考場,引起的震撼卻是同樣的。
 
       負責評分的考官呆呆看著洛星垣。
 
       《尚書.堯典》記載「詩言志,歌詠言,聲依詠,律和聲」,清楚說明樂曲可以反應人的心志,這首「伴隨著你」有不捨、決絕、擔憂、期勉,明顯是描寫母親送子出遠門的心情,而且描述得很好。從曲調來看,這首樂曲就是在模仿《詩經》的體裁,而且模仿的很成功。
 
       其他等待考試的儒生連喘大氣都不敢,考官臉色有一點蒼白,遲遲不敢下筆評分,洛星垣收好七絃琴,意態自若,看著考官。
 
       現場氣氛很凝重,一絲聲音也無,直到被一聲女子的輕笑打破。
 
       「呵,三刻前,丁卯房才被一首『勇者之心』驚的無人敢出聲,想不到現在壬辰房也是如此。」
 
       「見過蘇前輩。」考官向著突然出現在門口的女子一揖:「前輩,現在是考試期間,請勿打擾。」
 
       「放心,我不耽誤你考試,也不擾亂你打分數。」蘇姓女子一笑,指著洛星垣:「他已考完,分數你也打好了,我是來邀請他去本宗樂堂演奏的,這並沒有違背規矩。」
 
       那考官及考生皆是一驚!被邀請去本宗演奏,成績還能不好?前輩!做人不能這麼無恥!
 
       蘇姓女修看著洛星垣一陣嘆息:「可惜音韻不合,配不上《遊子吟》,不過,讓人配一首長賦也是傳世之作,拿著。」
 
       蘇姓女修拋出一塊玉牌:「你是文心堂主的弟子吧?玉牌的用法問你師父,對了,明日樂堂很多人會去看你師父演奏,你師父會彈《文王操》嗎?」
 
       洛星垣接下玉牌,雙手一揖:「此事師父未有提起,晚輩不知,請前輩見諒。」
 
       「是嗎…」蘇姓女子微微感覺可惜,隨後又看向其他考生:「你們不用緊張,好好表現,樂堂的前輩都在看,當然也有評分,表現的好,最少也會被邀請到樂堂看高手演奏,我先離開了。」
 
       蘇姓女子說完就乘風御氣而去,展現出結丹修士的飄逸若仙,留下一陣香風、面面相覷的眾考生以及臉色蒼白的考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283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philgidde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痕<第五十八章&... 後一篇:虛痕<第六十章&g...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0k0r0女性向奇幻小說
伊甸園更新了~~~一點都不緊張~~~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6685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