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不定期更新】看見他人的「氣」,那自己呢?3 人生的價值,在哪?

作者:夜月│2019-06-15 11:16:39│贊助:22│人氣:67
  「到底為什麼……非得做這種事不可?」
 
  李誠站在電梯裡說道。
 
  「一定得趕上啊……不然王晴一定會罵死我……」
 
 
 
 
  「終於結束啦~」
 
  王晴伸著懶腰感嘆道。
 
  「……」
 
  李誠則是不發一語,
 
  「看你的表情很凝重,是沒考好嗎?」
 
  王晴的臉向李誠湊過去。
 
  「不是,只是覺得麻煩而已。」
 
  即便來到大學,依然要面對兩次期中、一次期末的摧殘,李誠單純對這些事感到厭煩,只是反應並不強烈。
 
  「這樣啊,既然剛考完試,我們一起去喝個咖啡散散心?」
 
  王晴笑著說道,這個女孩自從讓李誠扯上許多麻煩事後,就跟他越來越親近,雖然李誠並不討厭這樣的感覺,只是也稱不上喜歡。
 
  ──畢竟,李誠本來就無所謂。
 
  自己本來就是個怪人,自己一人本是家常便飯,現在有個朋友倒也值得慶幸。
 
  「無所謂,走啊。」
 
  李誠依舊面無表情,但王晴毫不在意,或許早就習慣了吧。
 
  「嗯嗯!走吧!」
 
  王晴的笑容燦爛,李誠稍稍用了一些能力,瞥了王晴一眼。
 
  「果然還是……」
 
  「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不,沒事。」
 
  要說怪人,王晴也是一個,李誠的眼中可以看見各式各樣人的「氣」,而王晴的氣與眾不同,永遠是那麼的耀眼、溫暖。
 
  李誠之所以不排斥王晴,或許有一部分也是因為對她的好奇。
 
  兩人走出校門,來到了校門口對面的咖啡廳,時間約是下午三點,剛好是適合喝下午茶的時間,所以店內的客人不少。
 
  兩人找了位子坐了下來。
 
  「你要喝什麼?」
 
  「大杯美式咖啡,熱的。」
 
  王晴填好點單後交給櫃檯,便回到座位。
 
  「原來你會喝咖啡啊!」
 
  「大概從高中就有開始喝,雖然也沒有到很喜歡就是了。」
 
  「我倒是不太喝,因為我不喜歡苦的飲料。」
 
  王晴說完露出苦笑。
 
  「這樣啊。」
 
  過了一會兒,飲料都送上來,王晴點的是奶茶,由於這裡是先結帳的,因此剛才王晴應該有先墊錢。
 
  「給妳,妳剛剛先付飲料錢了吧。」
 
  「謝謝啦~」
 
  藉著,兩人便一邊喝飲料,一邊閒聊起來──雖然幾乎是王晴單方面開口,李誠只是偶爾點點頭。
 
  「然後啊,那個……」
 
  正當王晴說的正起勁,有個身影出現在座位旁。
 
  「這不是王晴嗎?還有你是……」
 
  看起來似乎是系上的同學,李誠也不意外有人會不知道自己是誰。
 
  「我是李誠。」
 
  「怎麼了嗎?林澤彥?」
 
  既然王晴認識,應該不是什麼可疑人物。李誠如此想著。
 
  「聽說你們在幫忙別人解決煩惱跟問題是真的嗎?」
 
  「……」
 
  李誠有股又有麻煩事找上門的預感,姑且先不論這點,李誠對這個流言完全無法理解,基本上自己只是順便處理了一些事,但並沒有打算變成專門幫助別人的存在,畢竟自己只希望低調輕鬆地過日子罷了。
 
  「其實只是遇到有人有麻煩才會在能力範圍內幫忙啦~但也沒你說的這麼偉大。」
 
  王晴苦笑說道,而林澤彥則是點點頭。
 
  「沒關係,因為我正好有事要找你們幫忙。」
 
  「……」
 
  李誠雖然想若無其事地離開,但如果這樣王晴還是會來找自己請求協助吧。
 
  「唉……」
 
  「發生什麼事了嗎?」
 
  李誠輕輕嘆口氣,而王晴則是詢問著。
 
  「事情是這樣的……」
 
  根據林澤彥的說法,他有個高中朋友,跟自己讀不同科系,名字叫董碩文,平時是個對自己很有自信的人,但最近總是垂頭喪氣,因此希望能知道他情緒低落的原因,並替他加油打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裡事,隨便探究這些隱私我覺得不太好。」
 
  即使一方面是覺得麻煩,李誠說出自己的想法。
 
  「可是,每天看著他像個行屍走肉一般,真的很難受啊!」
 
  林澤彥的表情悲痛,看來也是煩惱了許久。
 
  「我們就試試看吧!」
 
  連王晴也這麼說,這讓李誠別無選擇。
 
  「我知道了,總之讓我們跟他談談吧。」
 
  「這樣……會不會太快了一點?」
 
  林澤彥露出有些傻眼的表情,王晴只是微笑。
 
  「別看李誠這樣,他做事很講求效率,總之先聽他的試試看吧!」
 
 
 
 
  當天晚上,林澤彥把董碩文約了出來,地點一樣是那間咖啡廳。
 
  「抱歉久等啦!」
 
  兩人來到店裡後,走到王晴和李誠所在的位子。
 
  「他們是……」
 
  「我看你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找了兩位專業的傾聽高手來讓你抒發煩惱啊!」
 
  聽見這番話,王晴微微露出苦笑,而李誠依舊面不改色,盯著董碩文看。
 
  「無聊,我不需要,反正一點用也沒有。」
 
  董碩文露出毫無興趣的厭惡表情轉身離開,即使林澤彥試圖挽留也沒用,他直接離開咖啡廳。
 
  「這樣真的可行嗎?」
 
  林澤彥看著李誠,李誠只是臉色凝重地想著。
 
  其實,這是李誠想出來的方法,將董碩文帶到他面前,並且利用「煩惱」這個關鍵字讓他呈現最真實的「氣」。
 
  方法姑且成功了,只是李誠也發現了不太好的現象。
 
  「這個狀況……不太好辦啊……」
 
  李誠緩緩開口。
 
  「怎麼說?」
 
  王晴看見李誠的態度,也緊張了起來。
 
  「林澤彥,勸你最近好好盯著他,不然可能會發生難以挽回的事。」
 
  「你是……什麼意思?」
 
  聽見這番話,林澤彥緊張了起來。
 
  ──那種氣……我曾經看過……
 
  那是在李誠國中時期,他某日看見隔壁班的同學浮現了「那種氣」,那是一種濃厚、渾沌的紫黑色的氣,而隔天,那個人……
 
  「自殺。」
 
  「!」
 
  兩人聽見這個字眼,都倒抽一口氣。
 
  「有……有這麼嚴重嗎?」
 
  「我不敢保證,但他現在的心理狀態確實非常糟,所以我無法排除這樣的可能。」
 
  李誠的語氣認真,因此林澤彥點點頭。
 
  「我……我明白了。」
 
  結束後,林澤彥先一步回宿舍,李誠也跟著王晴在校園裡走著。
 
  「你剛才說的……是認真的嗎?」
 
  「我沒必要說謊,就我剛才的觀察是這樣沒錯。」
 
  王晴心裡也很清楚,即便李誠再怎麼嫌麻煩,也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應該說李誠本來就不太會開玩笑。
 
  「希望會沒事……」
 
  「嗯……」
 
  李誠只是輕輕應聲。
 
  ──如果沒事當然最好……
 
  然而,李誠也明白,事情永遠不會盡如人意。
 
 
 
 
  隔天──
 
  「李誠!」
 
  歷經一整天的課後,李誠準備獨自一人去吃晚餐,但王晴的聲音打破了他的念頭。
 
  「剛剛林澤彥告訴我,他本來約董碩文吃晚餐,但剛才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沒回應,問了跟他同科系的其他熟人,他們也都說董碩文一下課就不見人影,而現在林澤彥已經先去找人了。」
 
  「你現在打電話問他,問董碩文今天最後一堂課是什麼?」
 
  王晴立刻照著李誠的指示打了電話。
 
  「問到了,是在通識館的課。」
 
  「通識課啊……」
 
  這間學校有一個館是專門上通識課程的,李誠的腦袋開始運轉。
 
  ──通識館人多,因此如果要行動應該找人比較少的地方……
 
  李誠拿出手機,準備查自己所需的資料。
 
  「王晴妳先去通識館看看,我也會立刻去找。」
 
  「我知道了。」
 
  王晴便立刻離開教室,而李誠思考起學校的地圖。
 
  「通識館人多又只有兩層樓,如果真的要幹傻事的話……」
 
  李誠也拿起自己的東西後往教室外走,同時看著手機上查到的東西。
 
  「看來應該是這裡……」
 
  李誠決定好了目的地,便用最快的速度趕過去。
 
 
 
 
  幸虧自己的上課地點離目標不遠,李誠一下就趕到了。
 
  這裡是董碩文就讀科系的系館,也是李誠推測的結果。
 
  他抬頭一看,發現約五樓處的平台有紫黑色的混濁氣息浮現。
 
  「是那裡嗎?」
 
  李誠便準備衝進系館,這時發現系館的門是關著的。
 
  「需要同系的學生證嗎……麻煩了……」
 
  一般系館到了晚上後會有門禁,除非是持有通行證或系上的學生證才能開門。
 
  巧合的是,這時剛好有人要從裡面出來。
 
  「天助我也。」
 
  李誠便趁著門開著的空檔進到系館,隨後發了訊息給王晴,趕緊按了電梯上樓。到了五樓,他趕緊踏出電梯,發現五樓的外面確實有個平台,而那裡確實有個身影,那個人如今正坐在平台圍欄的扶手上,稍有不慎就會從外圍墜落。
 
  李誠二話不說便趕緊衝過去,一把抱住那個人並將他拉進來。
 
  「唔!你幹什麼!」
 
  那個人──董碩文發現後便想掙扎,他的力氣較李誠大得多,因此即便李誠將他拉進圍欄內,他仍試圖掙脫李誠的束縛。
 
  「放開我!我的人生結束了!」
 
  「不,如果放了,麻煩的是我。」
 
  李誠依舊緊緊的抱著董碩文的腰,董碩文見狀便狠狠的拉開李誠的手,用力將他推開,試圖往圍欄走去。
 
  李誠即使跌坐在地,依舊不放棄地向前抓住他的腳踝。
 
  「你……給我停下……」
 
  「你到底要妨礙我到什麼時候!」
 
  董碩文露出憤怒之色,用力踢了一腳在李誠身上。
 
  「唔......」
 
  李誠發出一聲悶哼,但手仍緊緊抓著。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李誠用盡力氣發出聲音問道,董碩文先是一愣,隨後露出無奈的笑容。
 
  「也罷,我就跟你說說當成臨別的贈禮。」
 
  董碩文維持著被李誠抓住的狀態,開始娓娓道來。
 
 
 
 
  ──我曾經是個很成功的人,成績頂尖,受歡迎,沒有任何阻礙與困難,有著一帆風順的人生。直到我來到這裡……
 
  原先的我,希望可以在這所頂尖大學中嶄露頭角,成為最優秀的人,但是……
 
  世界果然是殘酷的,科目越來越難,我即使努力,成績依舊節節衰退,但總是會有比你更強、如怪物般的存在,即便遇到這樣的科目依舊能取得相當優秀的成績。接連幾次落敗的打擊令我相當難受。
 
  ──對不起,我已經有喜歡的人。
 
  這是我上大學後第一次的告白,即便我的心跌落到谷底,我仍樂觀的以為可以靠愛情撫慰心靈,但事與願違,對方喜歡的是系上成績最好、最受歡迎的人。
 
  ──我的價值究竟在哪?
 
  我開始不斷思考這個問題,過去光彩的自己已經不再,如今只是個隨時可以被取代的普通人。
 
  在這個自己的價值被剝奪的現在,我又有什麼活下去的意義呢?
 
 
 
 
  「……」
 
  李誠靜靜地聽完董碩文的言語,他的話中夾雜著對世界的絕望以及對自己的不滿。
 
  「我在這裡已經沒有容身之處,所以至少讓我在這個地方畫下人生的句點。」
 
  董碩文掙脫了李誠的手,緩緩走向圍欄,李誠也用盡了力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步向終結。
 
  「人生的價值……是嗎?」
 
  李誠的呢喃隨風飄散,這或許也是他在尋求的事物,眼前的人已經失去自我,因此才決定自我了斷。
 
  董碩文走到了圍欄前,他的手扶了上去……
 
  「等等!」
 
  一道清澈的聲音傳了過來,董碩文和李誠聽見後都轉頭看向聲音來源。
 
  「妳是……」
 
  「終於來了……」
 
  聲音的來源──王晴緩緩走到李誠旁,而跟著王晴來的人──林澤彥則是站在原地。
 
  「辛苦你了,剩下的交給我。」
 
  王晴輕聲地說道,她的眼神和聲音此時是如此的可靠,李誠聽完後便放鬆了下來。
 
  「了解,拜託了。」
 
  「嗯。」
 
  王晴說完露出微笑,這份微笑和耀眼的光芒,或許還有機會,李誠心想。
 
  「來誰都一樣,我已經不想活了!」
 
  董碩文鐵了心要結束性命,準備施力撐起身體翻到圍欄外。
 
  「你真是個自私的人。」
 
  王晴的話讓董碩文停下動作。
 
  「妳說我自私?」
 
  「對,你很自私。」
 
  此時王晴的眼神相當認真,她繼續開口。
 
  「想要拋開難受的人生,想要拋開朋友、家人,自己一人離開,這是件非常自私的事。」
 
  「那又怎麼樣?」
 
  董碩文雖然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但李誠看出他的氣在動搖。
 
  「我過去本來很成功,但現在卻是處處被打壓,處處碰壁,這種人生還有什麼好活的!」
 
  董碩文大聲說道。
 
  「你以為只有你嗎?你以為只有你有煩惱嗎?」
 
  王晴用冷靜的話說道,但不只李誠,一般人都看的出來王晴會爆發。
 
  「一帆風順的人生算什麼!人生本來就會有各種阻礙!不只是你!我、李誠、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
 
  不給董碩文開口的機會,王晴持續開口。
 
  「成績不好?那就更努力試試,反正成績不過是數字,他不代表你一個人!人際關係不好,那就更努力交朋友,更努力跟別人相處,而不是只會自怨自艾!有煩惱就找朋友或家人!他們都一定願意聽你說!而不是躲在自己的世界哭泣!」
 
  王晴稍微停下了話語,同時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時的董碩文早已愣住,沒辦法回半句話。
 
  「未來的可能是無限的,但如果現在放棄,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王晴的表情變得柔和,她露出彷彿能包容一切的微笑。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好嗎?」
 
  王晴的話一說完,董碩文的眼中滑落一滴淚水。
 
  這時王晴轉過身來。
 
  「你還好嗎?李誠?」
 
  「沒事,只是剛剛用盡力氣,現在好多了。」
 
  李誠緩緩站起身,兩人便朝室內走。
 
  「再來就交給你了,林澤彥。」
 
  「我知道了,真的非常感謝。」
 
  林澤彥輕輕鞠個躬,便走向董碩文,而李誠和王晴便坐電梯下樓,離開了系館。
 
  兩人直到吃完晚餐後都沒有再提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今天的事件。
 
 
 
 
  幾天後,林澤彥跑來找他們。
 
  「上次真的非常謝謝你們!要不是你們,我可能就會失去這個朋友了。」
 
  據他所說,董碩文像換了個人般,變得樂觀而隨性,不會那麼在乎成績,也放下過去的自己的成見,現在跟大家相處得還算愉快,甚至還有點喜歡上王晴了。
 
  「那就好,只是他喜歡我這件事可能要跟他說聲抱歉了。」
 
  王晴苦笑說道。
 
  「沒事,我想現在的他不會介意的,那麼我有事先走了,再次感謝你們。」
 
  李澤彥說完便離開了。
 
  「看來應該是沒事了。」
 
  李誠說道。
 
  「因為那天氣氛有點沉重所以沒問,你是怎麼知道他在系館的?」
 
  「這個嗎?首先我在妳離開之後查了一下那個系的課表,發現那天的那個時段沒有什麼課,所以人不會很多,而且在通識館附近,他也熟悉環境。再加上那時候有門禁,即便是知情的人也沒辦法馬上進去,所以更讓我確認他在那裡。」
 
  李誠說出他的推測。
 
  「原來如此,我收到你的訊息之後就馬上趕過去了。還好有你。」
 
  王晴微笑說道
 
  「不,這次的最大功臣是妳。」
 
  「我?」
 
  「我充其量只能拖住他,但我沒辦法說服他,最後是靠妳的話才救了他。」
 
  李誠毫不保留的說,而王晴聽完後露出笑容。
 
  「這樣啊,這次我有幫上忙呢。」
 
  李誠稍微看了王晴的氣,即使過了那天,她的氣絲毫沒有減弱,還是那麼的耀眼,那麼的溫暖。
 
  「可是……」
 
  能說出那樣的話,或許王晴也經歷過什麼。李誠搖搖頭。
 
  ──探究別人的隱私不是件好事,至少……她願意再說就行。
 
  「我想再去那間咖啡廳,陪我去吧!」
 
  王晴露出往常的笑容,而李誠也只是點點頭,兩人往咖啡廳的方向邁步而行。

------------------------------------------------------------------------------------------------------------------------
  各位好......我是即使到了期末考也想熬夜寫稿的夜月(攤

  好吧後來睡了一覺感覺好多了(?)總之這篇事時隔已久的更新,這次最大功臣居然是王晴呢~她的溫柔背後究竟有著什麼呢?未來或許會被揭開,如果有後續的話(?

        同時也希望各位知道,每個人一定有屬於自己的價值,希望各位不要放棄自我,未來是漫長且未知的,挫折在所難免,只要能堅持,總會有機會~

  喜歡的朋友不妨點個GP,也歡迎留言給我意見或問我問題~希望能在下篇文章見到各位~


  下一篇:看見他人的「氣」,那自己呢?4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276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devildriv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月の詩】〈冷去的美式咖... 後一篇:【月の詩】〈毒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extNameTextName
小子喂功法有長進沒 怎麼..都那麼久了 上仙好我剛才想將這兩種功法融合為一套武功..歡迎到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