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無差別殺人事件──反思社會共業,我們與惡的距離 講座心得

作者:絢華│2019-06-11 01:14:00│贊助:4│人氣:84

序文:為甚麼要逆流而上


「你不理解他們我不怪你,因為你不認識他們,但你總知道我在做甚麼吧?我到底在堅持甚麼啊?」

這是我們與惡的距離,王赦律師一句令我印象很深刻的話語。
這場座談原本邀請到呂蒔媛 編劇,可惜因故無法出席,
但另外兩名講者依然分享了自己職業上對這個議題的一些精彩經驗分享,
使我產生了一些想法,故寫下這篇文章分享給各位。




薛煒育律師分享了自己為甚麼要幫這些「壞人」辯護的原因,
不只是法條上面本身就有重刑案件必須要有辯護人這樣的理由,
律師的存在就是為了維持審判上法官、檢察官、律師的三角平衡關係。
當如果律師的存在消失,即使是數學很差的我也知道兩邊和必定大於第三邊,
那麼審判會對於被告相當不利。


薛律師也分享初次接手法扶發派的精障被告案的經歷,
他體會到精障人士在社會上不被同理的痛苦
看見了精障患者家屬的艱辛,花了許多時間去陪伴家屬。
甚至也遇過缺乏病識感,不滿被說有精神病而氣到解除他委任的個案,
只好陪同被告家屬一起吃蛋糕的辛酸經歷。
他在場次時表示「不是因為那個蛋糕很好吃,是從這些案件中體會到了許多人情」,
我想他應該從這些案子中獲得了不少「認為自己在做有意義的事情」的能量,
才會選擇成為法扶的專職律師,接手這些有如「燙手山芋」的精障相關案件努力至今吧。


林欣怡身為廢死聯盟的執行長,她身兼的責任是在台灣這個
80%左右的民眾反對廢死但還是必須與他們共存的環境,逆風做著自己認為正確的事。
而且必須視為很平常,也不會想去說服所有人接受廢死這件事的態度,我想這是很多人難以體會的意志力。
應該不用我多說,當一提到廢死兩個字時,大多人的反應大多是「為甚麼要保護加害者」
然而廢死聯盟也有在做關懷被害者的相關作業,這是很多人不知道的。
一部分民眾只用團隊名稱去做分類,而她也必須去承擔這些誤解。


明明這麼困苦,為甚麼不選擇放棄呢?原因是某年某次法務部長簽署了死刑執行令,
她連絡了死囚家屬,告訴他們如何避開媒體的做法,並且陪同家屬走完死者的最後一程。
但還是被媒體圍堵,交涉之下決定由她代替家屬出來面對媒體,好讓媒體交差。
執行完畢後也向部長提出相關的說明,認為簽署執行過於草率後,
法務部長也很驚訝的表示「為甚麼你們不早點拿出來這些東西呢?」
她才驚覺到,原來國家的公務體系其實不知道這些沒有被媒體報導出來,
有關加害者背景的另一面相關資訊,只是公事公辦的做法,
令她覺得荒謬無比,決心要走上這條逆風路。


雖然他們看起來好像在做很多人不能諒解的事情,
但在防犯無差別殺人這件事情上他們也是為了「自己」。
他們也是這個社會的一部分,也是有可能成為「被害人」的。
出發點都是希望社會變得更好,只是選擇了不同的做法
從這個角度去看,他們某種程度跟相對的民意現況有著極為相似的共同點不是嗎?


我想,這就是他們為甚麼會逆流而上的理由。





殞落的伊卡洛斯


你聽過伊卡洛斯的希臘傳說嗎?
那是一則悲傷的故事,雖然這則故事有著許多的版本、也有各種不同解讀其寓意的看法。
我想問你的是,你覺得伊卡洛斯在墜落時是甚麼樣的感受?
很好奇你的答案,而我自己的答案是:
「對於事發的突然、意外、死亡的恐懼,以及對幸福的追求反使自身墜至深淵的反差打擊。」
也許感到恐懼的不只是依卡洛斯,也包括其父代達羅斯、下令建造迷宮的國王米諾斯、
進貢怪物彌諾陶洛斯的犯人與祭品,以及...說不定彌諾陶洛斯自身也感到恐懼。
而這個悲傷的故事直到忒修斯自告奮勇進入迷宮,
殺死彌諾陶洛斯才告一個段落,但卻也引起另一段悲劇...


為甚麼我要提到這個呢?我們難道沒辦法終止悲劇的連鎖嗎?
「我們與惡的距離」撥出後,引起許多迴響及討論。
我們與這些故事中的角色的距離又有多遠呢?


其實我們都一樣


以伊卡洛斯故事來比喻,我覺得應思聰就像是伊卡洛斯,
他經歷過人生的高鋒,卻不幸地因受挫患病而殞落;
彌諾陶洛斯這只怪物像是陳昌,被描述成異於常人的形象;
迷宮外的存在可以說是整個社會,而我們就像是不知哪天會被選為祭品的老百姓,
有如害怕被思聰傷害的丁美媚一般;而迷宮本身就好似監獄,
或者說像是社會賦予精神疾患者的枷鎖。


思聰與社會大眾的心理有一個共同點:「害怕被傷害」
說穿了其實我們都一樣「恐懼」,因為害怕被傷害,所以想著怎麼在迷宮中避開對方,
或思考有甚麼辦法與對方永遠隔離,有些人甚至不惜攻擊、致對方於死地來達到這個目標。
但,恐懼的事情真的會如想像地發生嗎?縱使會發生,真的會如此嚴重嗎?


我們會未知的事物感到恐懼,當人面臨恐懼時會下意識的選擇「迴避
也是很正常的反應。但當恐懼的防禦牆建起,同時也失去了互相交流理解的機會,
如同古早的年代對異族有防備心一樣,但隨著時代的進步,言語障礙的消失,
在溝通與異族文化融入也使得彼此間的隔閡消失,進而邁向彼此理解共存的社會現況。


就好像原住民出草的習俗雖然令人害怕,但也許能談出個折衷的辦法。
因此我總會思考,說不定彌諾陶洛斯還是能溝通的,也不需要到痛下殺手的程度,
搞不好可以建議牠吃素,雖然我想牠可能不是彿教徒。
那我也許會試著炒一盤菜與牠共同嘗試看看一餐的素食生活,
再不然就是問問看要不要換個口味,改吃一些家禽之類不會危害到人類的做法。
雖然你的行為造成我不少的困擾,但我也不想傷害你。
也許最好的辦法並不存在,相處這件事一定無法避免傷害的發生,
就算是人也是這樣的,但是我們可以藉由溝通磨合來降低互相傷害的發生率。


怪物沒這麼可怕,也有可憐的一面


陳昌與思聰在劇中很明顯給觀眾的觀感是不同的,但他們確實都患有思覺失調症。
我也看過觀眾表示陳昌與思聰的距離其實沒有很遠,這我是蠻認同的,
只是可能每個患者家屬的富裕程度、背景、相關知識、面對態度 都不同的原故,
以致最後是否變成「怪物」的差異。


思悅也最害怕思聰會變成「怪物」,才很掙扎痛苦的跟自己的好姐妹大芝開口,
怕她受到思聰傷害希望她搬走。然而也許是痛苦之人才會明白他人的痛苦,
大芝選擇的是陪伴這個難得能接受她,而不是像其他人排斥她的好姐妹共度難關,
我想多少也是因為她明白自己跟思聰都不是「怪物」的原因。


進位制度不同的世界


筆者本人也並非專業的精神科相關專業人士,
處於稍微明白一些基本的知識的狀態罷了,我想藉此試著讓讀者了解看看
「他們」與「我們」有甚麼不一樣。

精神疾患主要分為兩大類:

1.精神官能症:

因情緒導致生理上的不適為主要症狀,可能有社會適應不良的情況。
患者不會如精神病患有超現實的體驗,仍保持正常的人格與思維。
常聽到的憂鬱症、躁鬱症 等 屬於此範疇。

2.精神病

人格失常,思考與知覺產生障礙,行為與生活脫節,
有明顯的超現實體驗,如 :幻聽、幻視、幻覺 等。
那些幻覺、妄想症狀,對於患者本身而言卻是「真實」的體驗,
對其行為異常指出真實的情況時反而容易造成反效果,導致患者的不信任。
常聽到的 思覺失調、異食癖 等 屬於此範疇。


用數學的方式比喻一般人的思維若是十進制,精神官能症也是十進制,
只是情緒生理上容易受到影響。
精神病患者則是有部分的思維變化成了其他進位制度,
可能會突然間就變成二進制、四進制、十六進制 等。
部分犯下重大殺人案的精障患者,
也是因他們的邏輯思維在犯行的當下處於其他進位制度,而非我們熟悉的十進制
自然不會覺得自己的行為有甚麼不妥當,反而可能是「理所當然」。


有如劇中尾聲思聰與喬平在醫院後棟辦公室內的情況,
思聰用了自己的一套邏輯去懷疑是醫院的人洗腦自己的家人,害死小欣。
他其實也處於一種極為恐懼的情況才會做出那些行為,但其實也只是想保護自己而已。
當被自己腦海裡的聲音不斷否定,被腦海中的母親否定說是拖油瓶,
會發現他的「可怕」源自於他的「可憐」。


當然,我也不否認會有陳昌那樣難以像思聰這個能夠被大多人同理的個案存在,
只是希望讀者去明白他們跟我們所接觸到的「世界」有甚麼樣的不同罷了。


共業的反思


這是座談裡的一個問題,也是本講座的題目,
「你是否認為無差別殺人是社會共業?」並且要求聽眾舉手表態。
當下我沒有舉手,而是陷入這個問題的深思當中。
投影機上映出的是一張由人群組成的刀子,
刀尖指向一個紅色的人,暗喻著這個紅人會被「群眾」殺害。
我的解讀是這個紅人可能就是犯下最大惡極案件的兇手,
因為隨機殺害了刀子組成的一部份,將被群眾「公審」處以極刑。


無庸質疑的,我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但卻不認為自己是屬於那把「刀子」裡的一部份,
如果我認同了它是共業,代表我也是其中的一個劊子手
於是我思索起自己若處於這個社會,但不屬於刀子或紅人任一邊,那我在哪裡?
在會後經過許久的思索後,我想我會是類似那把刀的「刀鞘」的存在。
縱使我知道,身為刀鞘的我,或者同樣身為刀鞘的同仁,
也可能成為紅人隨機殺害的對象,但除非到了必須正當防衛的地步,我都不想殺害他。
我可能沒辦法完全防止悲劇的連鎖無限循環,
但至少我可以選擇自己是否要成為共犯結構的一份子。


缺乏自我省思能力的烏合之眾


引用 Rules Creative 所整理出 古斯塔夫·勒龐 的著作:《烏合之眾》的五個要點:

1.當人進入群眾,會有為得到認同而放棄思考判斷的傾向。
2.人有一種錯覺,相信自己是理性,以為我們的情感源自我們自己的內心。
3.數量,即是正義。個人一旦成為群體的一員,他會感到自由、甚至變得殘忍,因為他不論做甚麼事,責任都有眾人共同分擔
4.群情激憤的群眾渴望的不是真相,所以面對那些不合口味的證據,他們會充耳不聞
5.群眾有誇大自己的情感傾向,容易被極端的言語所打動,因此會有更多人丟出極端的言語來打動他們,以此獲得認同感。

勒龐甚至用比較狠的方式說:「群眾只會幹兩種事: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

(詳見備註:46張圖讓你知道「惹毛網民時該怎麼辦?」)

這就是我上述提到的「共犯結構」
雖然爭論的議題經常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但加入了群眾之後,
有了第二個認同自己的聲音,往往會產生上述的現象,漸而不是在交流、對話。
沒錯,你我都有可能是烏合之眾,身陷其中卻無自覺,所以你也必須去懷疑我這篇文章。
唯一避免的方法就是不斷的進行自我反思養成獨立思考能力,來避免自己成為烏合之眾。
縱使位於人群之中也必須去經常地問自己,或聽取他人的觀點時以批判性思維省思:
「我的論點完善嗎?」「他說的這番話是否正確呢?」



反社會人格者


講者與聽眾互動的過程中一度提及「反社會人格」這個詞彙,
並且講者也一度提到:「我們每個人心裡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反社會的成份」
這是一番很有意思的論點,究竟甚麼是反社會人格呢?
我想這必須先定義甚麼是「社會」,社會的價值觀真的是一成不變的嗎?。


反社會人格是屬於一種「人格障礙」,因為他們沒有「罪惡感」
自然地有著缺乏同理心、悔恨和羞恥心的心理特質。
但從其他角度觀察卻也往往具備一些正向特質,比方說理性、高EQ、隨和 等,
因此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是具備魅力性的。
他們做事會有自己的想法,只是與「主流社會」觀點不同。


其實「反社會人格」也只是一種人格特質,雖然被歸類為人格障礙,
但當事人可能不覺得有甚麼障礙也不一定。
有些心理學者認為所有的人格特質都是有好有壞的
舉例來講膽小的人可能也是因為謹慎所以才膽小,
甚至於極端一點的學派會認為人格特質並不是一種疾病或障礙。


我們既一樣,卻又不一樣


看到這個小標,你可能會覺得我怎麼在打自己的臉,試著聽我解釋看看吧。
如果以「我們每個人心裡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反社會的成份」,
也就是每個人都有一點「叛逆心」來看待的話,
也許我們每個人都有反社會人格特質,只是強度比例上的差異罷了。
劇中的一駿也提到原本DSM(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從80幾頁變成1000多頁,
也就是說被歸類為精神疾患的人數量越來越多,除了社會的進步文明的進化,
心理精神引起的犯罪類型也確實越來越多沒錯,比方說日本社會雖然治安良好,
一旦發生兇殺案卻往往轟動社會,自殺率也是世界最高,
這跟日本的社會文化有著「容易壓抑自身情緒」
有很大的關聯性。故也可以視為一種文明帶來的負面現象
而治安也不算太差的台灣不也是如此嗎?


我們每個人都有各式各樣不同的人格特質,這之中究竟哪些特質被歸類為「人格障礙」
哪些又「完全無害」其實是很難界定的一件事情。
我們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是從同一個模子出來,編劇呂蒔媛在天下的專訪也說過相同的話。
當我們在指責那些犯下罪刑的「有病」人士時,何不反思一下自己是否完全的「沒有問題」呢?


你一定有過感冒生病的經驗吧?精神疾患說起來也就像是「心」生病了而已罷了。
你會因為朋友生病就跟對方疏遠絕交嗎?為了避免傳染我們確實會暫時保持距離,
但不會永久回避吧?說到底我們都一樣,只是身體生病還是心裡生病的差異罷了
而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際遇,有如歌手大壯所演唱的「我們不一樣」裡的歌詞: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會經歷不同的事情」一般,多試著去體會彼此的差異與相同處吧。


眾生皆有病的態度看待他人與自我


與西格蒙德·佛洛伊德齊名的心理學三巨頭中的阿爾弗雷德·阿德勒所提倡的
「個體心理學」就曾提及:「縱向關係與橫向關係」
縱向代表有「上下」,橫向代表「平等」,而阿德勒提倡的是所有人都應處於橫向關係。
換言之總和上段所述,要嘛就是以與惡EP8標題的「眾生皆有病」
態度看待身邊的每一個人,不然就是把不管是否有病都當作「正常人」
當「正常」與「不正常」或「正確」與「錯誤」間的距離消失,
才有辦法消除那道隱形的牆,立場不同間的隔閡才會消失,進而獲得互相理解的機會。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或絕對的,因為善跟惡是人定義出來的,
法律、道德這些人類所規範出來的東西也是如此
這也是我想「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齣戲想告訴觀眾的最大宗旨吧。





備註:


衍伸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234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Na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5/26 信義誠品 有罪... 後一篇:以功利主義設計的監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deGamer大家
國產獨立懷舊 RPG 《魯蛇轉生》已於 Steam 上發行!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127920/ 看似惡搞、暗藏玄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