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殺手與魔法使—「列坦尼的王儲們」(三)

作者:遙久│2019-06-08 04:13:19│贊助:2│人氣:214
上一章   由頭看   目錄


第三章

在國會會議一星期後,革命軍接納了停戰的方案,在和談之前暫時不會再有任何軍事行動,首都的市民暫時鬆一口氣,為下一個星期的主誕節開始準備,街上也漸漸開始瀰漫喜慶的節日氣氛,逐家逐戶也掛上了紅綠交錯的裝飾。

不過到了夜深漸漸刮起冷風之時,節日氣氛也因為街上的油燈熄滅而減弱,沓無燈光的街上,積在街上的雪反射的月光微微地為街道添上一層冷調。

縱使大部分人已在床上呼呼大睡,總有些夜貓子是例外的存在。

假裝在椅上安睡的密斯特瞪起眼來,讓他醒著不是因為失眠,而是這段時間感受到的監視目光,還有待會的面談。

他謹慎地從椅上站起,確應了床上的桑妮還在熟睡,便緩步步出房間,靜靜地摸黑下到一樓,漆黑的客廳中有一個身影正等著他,是帕迪亞。

「這紙條是什麼回事?」帕迪亞不安地秀出剛才晚餐時密斯特偷偷塞給他的紙條說,紙上工整地用英文寫著要他凌晨一點到客廳談點要事。

密斯特平淡地換作英文說:「我們被監視著,用英文說話吧。」

「什麼?什麼時候?什麼人?」帕迪亞驚訝地壓低聲線說,當然也是用英文回應著他。

「是,目光而已,已經一星期了,身份不清楚,人數我猜不多。」

「那麼重要為何不早點告訴我!」帕迪亞抑不住怒火喝道,但又立刻平靜下來,怕吵醒兒子「會不會是你錯覺?剛剛才不是宣佈停火嗎,而且我想革命黨還未敢在改革派貴族頭上動土。」

「也不一定是他們,也可能是你岳父的政敵‥‥‥總而言之,這裡已不再安全。」說到這,密斯特決定隱瞞還有第三名異邦人的存在,一屁股坐在茶几上。

帕迪亞沒法反駁,苦惱地說:「那怎樣好?」

這時,密斯特把一支鐵灰色的金屬放在茶几上,鑲在上面的黑色的星形在手把上特別引人注目。

「什麼意思?要我跟你一起幹掉他們?」

「給你防身的,還有五發。」密斯特搖頭說「目前還是按兵不動,時機合適再逃。」

帕迪亞狐疑地看著茶几上的黑星手槍,也打量一下密斯特,才戰戰兢兢地取走手槍,生怕會不小心走火似的。

「由現在開始跟著我指示去做。」密斯特同時也遞了一個皮製的手槍套給帕迪亞「明天你原定行程如何?」

「在家休息。」

「天亮時我可能會外出,你在家就可以了。」

「不!」帕迪亞緊張地說「你不在的時候他們襲擊我們時該怎麼辦?」

「盡你所能地逃。」

「哼!說得簡單,我老婆身懷六甲還有個連走路也不會的小孩,你教我怎逃!」

正好在他們討論得興起時,樓上傳來了腳步聲,一雙纖瘦的小腿在樓梯上方出現,密斯特一眼就認出這人是桑妮。

「兩位,那麼晚在這裡究竟是討論什麼事呢?」桑妮的聲線在沉寂的客廳顯得十分響亮,嚇得帕迪亞連忙招手並作出一個叫她安靜的手勢。

「你如果真的在說一些正經的事,為何又怕你太太知道呢?」桑妮慢步至客廳中央,不滿地盯著他倆「還是你們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要用著你們的家鄉話說呢?」

密斯特默不作聲,不打算作出任何解畫,帕迪亞也啞起口來,眼神回避著桑妮。

「我們不是合作的關係嗎?為何還要有事瞞著我?還是你們接下來打算把我交給革命軍還是政府,才要神神秘秘地在這裡討論要如何把我綁起嗎?」桑妮話中帶刺,盯著一言不發的密斯特。

「桑妮,聽我說,我們這樣有我們的原因,是為你好才……」帕迪亞立即澄清,卻又被密斯特打斷了。

「桑妮你來好了,正好有事找你。」

*
這裡是位於首都近郊處的莊園,一邸華麗的大宅落坐在四片果園的中央,晨光穿過刺繡著紅玫瑰的絲絨窗簾,照在露出被褥的一雙纖瘦小腿。

被嘈雜的鳥語夾集著馬匹的叫聲騷擾,雙腿的主人也甦醒過來。

留著毛燥金色長髮少女翻開了厚厚的紅被褥,把原本抱著的布偶公整地放回枕頭旁,坐在床上從容地打了個呵欠,伸展她幼秀的腰板,用白滑的手擦著她惺忪的上吊眼。

方才吵醒她的聲音吸引她走到窗邊前從隙縫偷看,這時女傭人隔著門說︰「公主大人早上好,準備好的話我進來為你梳洗。」

「是誰來了。」少女瞇起眼來盯著停在樓下中庭的馬車,自從禁足令開始,她也很久沒見過客人來臨府上。

「是西敏家的家主艾奇遜公爵。他來暫時擔任你的守衛。」

少女聽見名字,臉額漸漸泛紅,但她的下意識抑壓了自己少女心的騷動,字正腔圓地命令女僕︰「梳洗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先去招呼他。」

「遵命。」

良久,少女已換上一襲腥紅的洋裝從玄關前的長樓梯上出現,原本散亂的長髮已交錯綁起,捲在後腦正上方弄成一球圓圓的麻花髻。

看見少女優雅地從樓梯緩緩步下,艾奇遜向她半跪行禮,以洪亮的聲線讀出公式化的台詞︰「早上好夏洛特公主,卑職艾奇遜·西敏受軍法庭命令,由今天起暫時擔當殿下的守衛。」

夏洛特在他面前停下,把雙手疊在腰前,稍稍地彎腰點頭一下︰「可以平身了,往後日子麻煩你了。」

「承蒙公主殿下的厚愛。」半跪的艾奇遜仰起頭來站起來挺直腰板,他堅定地看著夏洛特琥珀色的瞳孔,她白晢的瓜子臉上有著少許腮紅,櫻桃小嘴塗上了淺紅色的唇膏,與她兒時粗枝大葉的形象相反,現在已經是個婷婷玉立的大美人。

「很久沒見,之前的事真的辛苦你了,傷還不要緊嗎?」夏洛特瞇眼微笑說。

「差不多復原,望殿下見諒。」

夏洛特搖頭說︰「不要緊的,有你來到陪我已經不錯了,不然我會無聊得發瘋。」

「卑職首要任務是守護殿下,禁足也是基於安全考量,希望殿下明白。」

「嗯,我明白的,只是抱怨一下而已。」夏洛特點頭說。

原本以為夏洛特會像以往大吵大鬧,艾奇遜不禁緬懷過去充滿稚氣的公主。

這時女傭人們緩緩打開了飯廳大門,飯廳一邊有著水晶琉璃作的窗子,看出去便是積雪的花田,另一邊則有金箔點綴桃紅色的牆,牆上還掛著幾幅名畫,中間有著裝飾奢華的長飯桌,桌上放了兩組銀製餐具,明顯是想與他單對單共進早宴。

「客套說話不多講了,我想你該連早餐也還未吃,佳餚已經準備好了,我們敘敘舊吧,不用客氣的。」夏洛特再次得體地微笑,像個服務員般攤手示意他請進。

「承蒙殿下的厚愛。」原本艾奇遜打算婉拒,最後願意從命,曲身答謝公主的邀請。

在公主一聲令下,料理也陸續由下人端上,這份皇族級的早餐也不外乎是番茄汁豆奄列(歐姆蛋)配香腸和裝飾精致的蛋糕,還有遠遠已嗅出茶香的上等紅茶,除擺盤華麗和用料上乘,大致和平民的早餐餐單差不多。

艾奇遜像個紳士般為夏洛特拉椅,她坐下點頭道謝後問︰「小艾,不介意我領禱嗎?」

艾奇遜肯定地點頭回應︰「卑職絕不介意。」便坐在夏洛特旁邊的位置,合起雙手閉起眼來,等待夏洛特禱告。

夏洛特把掛在脖子上的環形吊墜拉出,把它合實在雙手中,緩緩地讀出禱文︰「感謝上天賜我等之飲食,時常教我與人分享,求祢潔淨桌上的食物,亦希望祢使我摯友艾奇遜的傷能夠早日康復,啦門。」

禱告後,眾人也張開雙眼,接著夏洛特向艾奇遜報以微笑說。「只有你才會尊重我的信仰,在其他皇族和貴族前我是不可以領禱的,能與你一同進餐我真的很高興。」

「不,卑職應該的。」對艾奇遜來說,作為貴族,自己的信仰就只是世襲下來的規條而已,而作為軍人,貴族們的宗教衝突與他無關,他只需要執行上級命令就行了。因此縱使西敏家是信奉拉得維教,艾奇遜也配合信奉克拉亞教的夏洛特低頭默禱。

拉得維教和克拉亞教是是列坦尼的兩大宗教,克拉亞教是大陸原始教派,而拉得維教則是由克拉亞教分裂出來,並成為這遠離教廷的國家的國教。

艾倫蘭因為人口大多是教廷和大陸國家貴族的後代,因此與主島相反以克拉亞教為主流教派。因近年來兩地的衝突,兩教之間的爭端也日益增加,夏洛特也飽受其害。

夏洛特的亡母是艾倫蘭人,她跟隨母親信奉了克拉亞教,加上血統問題,所以從來沒有皇室成員視她為正統繼承者,即使理論上她是第三順位王儲。

「廢話不多說了,隨便吃吧,不用客氣,吃飽了才有力氣去養傷,我先用餐了。」夏洛特率先拿起了銀製刀子,把豆子連雞蛋抹在烘好的吐司上,再把一小塊吐司切下送往她的櫻桃小嘴,但艾奇遜則繼續正坐在餐點前動也不動。

「怎麼了?東西不合口味嗎?」

「能與殿下一同進餐實在是卑職的榮幸,但請殿下先用餐。」

夏洛特皺皺眉頭,撥撥手示意下人退下,嘆了口氣說︰「小艾……其實你可以放鬆一點,這不是我們第一次一同吃飯吧。趕快吃,冷掉就不好吃了。」

「卑職不客氣了。」說罷,艾奇遜才動起刀叉,刺向脆皮香腸。

夏洛特感到納悶,畢竟重逢多年沒見的故友,換來的只是冷冰冰的公式化對答,她不禁直問︰「是你在憲兵隊待太久了嗎?還是是我不守禮節?」

「沒關係的殿下,只是卑職習慣了這樣的說話模式而已。」艾奇遜再叉起一小塊香腸吃掉。

「這國家就是太多繁文縟節的事,過於跟隨封建制度,才會退步下去,正如我哥哥所說一樣。」夏洛特托著腮子,一邊以頹然的眼神看著一面正經的艾奇遜,一邊沒趣地用叉子去玩弄著碟子上的豆子。

「話說你有見過我哥哥嗎?」

「大前天才見過他們。」

「他們?我哥哥只有一個,那個把我關在這裡的死禿子才不是我哥哥,我哥哥只有亨利一個!」夏洛特突然性情波動起來,氣沖沖地用叉子把盤上的豆子壓成泥巴。

果然是在傭人前才裝乖……艾奇遜無奈地收回「公主變得成熟了」這想法。

「算了,聊點別吧。」夏洛特推開了吃完的盤子,用甜點叉子切開了一小塊起司蛋糕「聽說柏梅拉她回來了,她還好嗎?」

「不錯,還是很樂天開朗,還有曬黑了一點。」

「你猜我們四個究竟什麼時候可以再聚首一堂呢。」夏洛特不禁懷念起以往的兒時一起玩樂的日子,不用顧忌禮節公事,能無憂無慮地玩上一整天,她一直很想回到那段時光。

「亨利殿下的和談進展不錯,待一切結束之後,應該可以在主誕節的晚會上一聚。」

「有時也真希望自己也能幫上忙。」夏洛特有點洩氣地說

「你的好意亨利殿下會心領。」

「咧……」夏洛特欲言又止「你們軍人會很討厭我們嗎?你們在前線以命相搏,結果現在要和革命軍講和,不是很多軍官覺得受辱,說哥哥因為身份而偏私嗎?」

「我沒有意見。軍人的本份是聽命行事,沒有立場可言,至少我是這樣認為。」艾奇遜呷了口紅茶說「所以殿下大可以放心去做,只要是卑職的能力範圍內,我也會支持你,不論是以下屬身份或是朋友身份。」

夏洛特臉頰透出微微的粉紅,眼神遊離在蛋糕和叉子之間,不敢直視艾奇遜︰「嗯……謝謝……」      

「不用害羞的,這是卑職該做的事。」

艾奇遜的話並沒有安撫到夏洛特,反而令她內心更小鹿亂撞,艾奇遜見狀,唯有把目光放在窗外的花田上,避免尷尬。

這時,窗外遠方的高空上有一顆黑點高速接近,不消一會,一只長著翅膀的四腳綠色巨物緩緩地滑翔降落在花園的中央,氣流使附近叢樹都被捲得胡亂擺動,使被在花圃上面的霜雪都滑落下來。

綠色巨物收起牠蝙蝠似的翼膜,細長的蛇脖子卷曲下去,連同佈滿光滑鱗片的身軀一同伏下,蜥蝪似的頭顱吐著幼而分叉的舌頭四處張望。

同時騎在風龍肩上、載著風鏡和皮帽的茶色短髮女性從鞍上一躍而下,一手溫柔地撫摸風龍的頭蓋,一手從皮包掏出一條沙丁魚拋出,被風龍一口純熟地接起囫圇吞下。

「帕梅拉姐姐!」夏洛特眼前一亮,一個箭步衝了出玄關,艾奇遜也隨後跟上,心底在奇怪為何她會出現。

「公主殿下早……」同時,帕梅拉步入行宮,還未來得及跪下行禮已經被夏洛特熊抱起來,受寵若驚的她只能看著艾奇遜傻笑。

「帕梅拉姐姐!我很想念你!」夏洛特把頭埋在帕梅拉豐滿的胸前蹭「你沒事回來真的太好了。」

「公主殿下你的熱情我收到了,請先放手吧,」帕梅拉拍拍夏洛特的背,然後推開她說「在下是有要事要稟告給殿下聽,撒嬌還是等一下吧。」

「公主殿下請不要這樣,你會令客人感到困擾!」傭人也在這時候發揮了她的作用。

夏洛特下放手,收起了雀躍的心情,戴起了「公主」的面具︰「好吧,有何事要向我報告?」

帕梅拉重新半跪行禮,從她腰包淘出一卷紙,解開系在紙上紅色的絲帶,讀出紙上的內容︰「這是大王子愛德華殿下的密函,有鑑於近日國內的局勢舒緩,而且和談進展樂觀,在這普天同慶的節日禁止公主外出實為不近人情,因此取消公主夏洛特的禁足令,即日生效,唯出入必須有近身侍衛艾奇遜陪同,也必須要喬裝,欽此。」

「好,謝謝你專程通知這則喜訊,辛苦你了,平身吧。」夏洛特半蹲下來扶柏梅拉起來,再握著她的手背「你餓了嗎?我叫人來準備餐點,我們很久沒有一齊聊聊了。」

「呃–––」帕梅拉欲言又止,錯愕地抓抓後腦的頭髮,愐㥏地笑著回應︰「實不相瞞,我剛才也沒吃飽就上路了,肚子也餓扁了,如果可以的話……」

話音未落,夏洛特已爽快地牽起了帕梅拉的手拉進飯廳,這時一系列裝飾精緻的糕點已經準備就緒。

「吃吧吃吧,不用客氣。」夏洛特命人把門再次關起,現在這飯廳只有他們三人,兩位受禮節束的女子也漸漸放鬆下來,除了艾奇遜例外。

「謝啦夏洛特!我開動了!」帕梅拉的肚子也在這時開始咕嚕咕嚕,她也不太顧著餐桌禮儀大快朵頤起來,不消一會就把盤子上的東西清得一乾二淨。

「你可以慢慢吃的,我們不趕時間。」夏洛特看見她狼狽的樣子不禁苦笑起來。

「抱歉……我習慣了在軍中吃飯會比較快……」帕梅拉一邊咀嚼著蛋糕一邊說,嘴邊還黏著食物的碎屑。

這時夏洛特轉身看著艾奇遜,開門見山地問︰「既然禁足令也解除了,不如我們三個等下去城裡逛逛,如何?」

「不建議。」艾奇遜斬釘截鐵地說「卑職認為,你始終也是革命黨的綁票目標,至少要在和約簽妥後,城裡才安全。」

「如果去探望父王呢?」夏洛特報以堅定的眼神說「馬車可以直達皇宮,我保證我會乖乖待在車上,不會讓人看見我。」

「公主她也關了這麼久了,看在我的份上,你就讓她出去透透氣吧,我也會在旁保護。」帕梅拉把口裡的食物匆匆吞下一同勸說。

「但是…」

「既然愛德華批准了,何必那麼死板呢?艾奇遜。」突然,另一把響亮的男聲在他們背後傳出,把艾奇遜的話打斷。

說話的是他們意想不到的人——亨利王子。他神態自若地叉著雙手靠在門口,三人也被他突然出現嚇到,尤其是帕梅拉,她慌張地抹去自己臉上留下的食物殘渣,立刻向他半跪請安,卻又被亨利阻止了。

「不必多禮了,是我突然出現嚇到你們,我該向你們道歉的。」亨利扶起了帕梅拉後,面向夏洛特說︰「妹妹,我回來了。」

同一個早上與所有最想念的人重逢,夏洛特情不自禁地眼泛熱淚,突然把亨利擁抱起來,哽咽細語︰「哥哥,你怎樣跟他們一樣,來之前不先跟我說一下,你害我又要向主廚多要一份餐點了。」

「嘛,對不起了,所以請你也不要哭了,傻孩子。」亨利撫平夏洛特的秀髮,拭去她眼角的淚「現在你長大了,不可以像個小孩亂對人撒嬌的,知道嗎?」

「嗯,知道的,哥哥。」夏洛特也忍住自己眼淚離開兄長的懷抱「哥哥你怎會來這裡,你不是要準備和談的事嗎?」

「原本打算是待一切完了接你進城,不過難得經過這裡,就過來打個招呼了。」亨利扶正了他的金框眼鏡,再指指停在窗外的馬車說「我的車隊現在要回皇宮,艾奇遜如果你怕夏洛特的安全問題,可以讓她跟我來,有我的部下在應該就更加安全。」

「真的嗎!」夏洛特雙眼發亮地凝視著艾奇遜說「小艾,既然哥哥也在,就放心一齊進城吧,好嗎?」

「有亨利王子殿下保證,不會有事的。」這時帕梅拉也加把口來。

「但是……」

艾奇遜打算提出異議,卻又再次被亨利打斷︰「艾奇遜,難道你對我沒有信心嗎?」

「不,只是卑職認為在這時勢不應大意,」艾奇遜無奈地搖頭說「既然兩位殿下已深思熟慮,卑職也沒有理由反對。」

「耶!謝謝小艾,謝謝哥哥!」夏洛特興奮得差點跳起「我先去換個衣服,待會麻煩大家了!」話畢便雀躍地快步回自己房間。

「我的麻煩妹妹承蒙你照顧了,」亨利拍拍艾奇遜的肩竊笑一聲,一個揮手便離開了飯廳「我先去車隊打點一下。」

在兩名皇室成員離開之後,艾奇遜有點洩氣地找了個位置坐下休息,揉揉自己的眼框。

「怎麼了,還是很擔心他們安危嗎?」帕梅拉見他頹然的樣子擔心問道「還是因為無法去查異邦人的事而煩惱?」

「只是累了,沒其他意思。」

「騙人,以前你就算累了也不會這樣。」帕梅拉不滿地哼了一聲「不過你不講我就不問了,等下我會騎龍去皇宮,我先去外面準備,你在這裡等公主吧。」

說罷帕梅拉便走了出去,艾奇遜把前臂壓在額上,頭仰向天花,看著天花的幾何浮雕,一股不祥預感隨之而生,他只好把這些想法拋諸腦後,專心保護好自己所珍視的人。

這時,位於窗戶旁的一只不起眼的小蜘蛛用觸手擦亮牠的眼珠,然後稍稍地鑽出窗外,被一只麻雀吞進腹中。


作者廢話︰

終於在香港認識到一班同為網絡作家的群組,再次燃起了我寫作的小宇宙,終於把原本難產的第三章改好了,小弟再次為拖稿一事向大家道歉。

近日香港環境風雲色變,未來前景不明,現在只能活在當下能寫便寫,也寄語台灣的大家珍惜眼前的所有,有些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

另外,終於找到了畫師去幫我的角色畫畫了,以下送上桑妮的玉照一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201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殺手|穿越|異世界|魔法|長篇連載|魔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ackyiu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隨筆]社畜... 後一篇:恐懼---有關近日在香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統合失調症.思覺失調症)(双極性障害.躁鬱症)謝絕吃貓糞寄生蟲學園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