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那道牆,阻止了我們相遇(上部) 反叛與無奈VO.1

作者:貓桌│2019-06-05 22:34:26│贊助:0│人氣:56
   我是為了什麼而戰?
    自由?反動?偉大的理想?
    不!!
    沒有任何理由,只求溫飽罷了。
    當這個國家分裂成政府以及反叛時,一切都變了調。
    然而。
    你的出現,再次改變了我。
                              ●
    「這次玩得真開心呢,阿爾。」
    「對啊,妳還是躲得那麼難找,害我都找不到。」
    我一如往常的與娜塔莉玩著捉迷藏,而她總是藏得如此隱密。
    「喂,你到底躲在哪裡啊?」
    突然有個聲音笑道。
    「哈哈哈,我在這裡啊。」
    我依循著聲音的方向抬頭。
    娜塔莉在樹上搖著腳看著我,沒想到竟然離我這麼近。
    「輸的人要懲罰喔,讓我想想,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唉,我就知道他會這麼問,於是我從口袋掏出一個東西並難為情的說。
    「那個…生日快樂。」
    「哇!好漂亮的壓花。」
    娜塔莉匆匆從樹上跳下,接過我手中的壓花。
    「你喜歡就好…」
    在地平線的夕陽逐漸落下,我向娜塔莉說。
    「天色快暗了,我們趕快回家吧。」
    「阿爾,下次見。」
  (然而,我並不知道,這個下次並不存在)
    當我回到家的時候看到看到的景象簡直不敢相信。
    所有人都在逃命,政府軍的士兵們帶著防毒面具並使用催淚瓦斯攻擊民眾,另一群則是手持警棍衝入名宅或隨機毆打。
    我嚇傻了,但手腳不允許我處在原地,雙腿不受控制的直奔家裡。
    但當我到達家門口時門卻是打開的。
    我聽到棍子砸落在某物的撞擊聲,碰…碰…碰…
    我探頭窺視裡面,只見媽媽滿臉是血且了無生氣的躺在一旁,而爸爸的頭正被警棍敲得凹陷,不忍直視。
    駭人的景象使我驚呼,但我下意識的嗚起嘴,在趁被發現前離開此處。
    逃到大街上後,四處的房屋被烈火焚噬,而本是漆黑的夜晚卻染的通紅。
    我毫無目的的亂跑,「該去哪裡」、「之後怎麼辦」,這些思緒佔據我的腦海。
    「阿爾!」
    正當腦中翻攪時,一道聲音點醒了我,隨後一個男人抓住我的手臂,將我拖走。
    「終於找到你了,快走吧。」
    我經常看到這個男人跟爸爸聊天,但我並不認識他。
    「等等,那我的爸爸媽媽…」
    「抱歉了,我很遺憾,但你是你爸爸託付給我的,快走吧。」
    當下的我已經無法思考,被這位先生半拉半推的帶離現場。
                                                       ●
    來到郊區避難營以經好多年了,而我的經濟狀況一天比一天還蕭條,當初帶著我的那位先生在一次的叛軍招募中離開,而離開            
前給了我一大筆錢讓我生活,但錢畢竟不是花不完。
    而在這幾年中,我得知父親也曾是叛軍的一員,而且還是高層,而被襲集的社區也是藏有許多叛軍的高層人員。
    我手上拿著僅存的零錢,當我苦惱時一台軍用卡車開始廣播。
    「各位同志們!對政府的不公不義感到憤怒嗎?被奪去的家鄉想要奪回嗎?或者你只是想圖個溫飽。快點加入反叛吧!」
    看來我也淪落到這個地步了,我默默走向軍卡,跟他們說道。
    「算我一份。」
    領頭的向我一笑。
    「歡迎加入反叛,推翻不公不義的政府。」
    他指向軍卡後方,示意我上去。
    我照做。軍卡裡頭還算寬敞,而上頭用帆布包起以阻擋陽光,但炎熱的高溫還是使我汗流浹背。
    我環視整個座位,裡面除了駕駛座上的領頭和另一個武裝人員外,後座則坐了三個人。
    他們分別是毫無表情且穿著染血連身帽的少年、看似樂天的紅格子襯衫大叔以及正在睡覺的白衣破布少女。
    轟隆隆。
    引擎發動的聲音和突然的後座力代表著我們即將上路,話說回來這個郊區小鎮是不是叛軍控制的?畢竟每次都看得到叛軍身影。
    但刺鼻的排氣味打斷了我的思考,就這麼伴隨著直到旅途結束。
    途中,那位樂天的大叔問了在場的所有人為何加入叛軍。
    「哈哈,這樣突然問好像不禮貌啊。我先說說我自己好了。」
    我靜默著。
    「原因都是當初從商時,政府毫無理由的扣留我所有的商品,說是什麼走私啊、非法買賣啊,即便他們說的沒有錯,但也不能                
凍結我所有的財產啊,所以身無分文的我就輾轉來到這個小鎮啦。」
    「…」
    「剛好看到這邊在招人,於是我就來這裡了。」
    在大叔講話的期間,少女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並默默的聽著。
    隨後,少年舉起被骯髒繃帶綑綁的手,示意他將發言。
    「父母在動亂中無辜被政府殺死,我講完了。」
    他簡短的發言蘊量著一絲的恨意,不必猜也知道為何他想加入叛軍。
    「我很遺憾。」
    大叔用同情的目光跟他說道。
    「沒有家。」
    一個細微的聲音打破了尷尬的氛圍。
    我轉向少女,她瑟瑟的說。
    「大火燒盡了家園,沒人知道究竟是因誰而起,但這都不重要了。我只想找個歸屬。」
    語畢,少女轉向我問道。
    「你呢?」
    我思考了一會兒。
    「為了能餬口飯吃,這幾年我已經快撐不下去了。」
    語畢,在副駕駛座的領頭突然說。
    「小老弟,我們這邊也蠻多人跟你一樣呢~僅僅是為了溫飽,但在訓練的過程可別偷懶啊,你還是得作戰的,可別死啦,哈哈哈哈。」
    聽完領頭這番話不久其他人都笑了,但我有時想著,死亡會不會是另一個歸屬呢?
    他們的談笑聲在卡車停下的後座力中停止,看來我們已經到達目的地了。
    我從卡車跳了下去,眼前風塵僕僕且四周都是沙漠,除了眼前的廢墟以外看不出有任何的人造建築物,空氣的乾燥以及艷陽的        
熱烈讓我有些難受。
    我往後看了看其他人,他們都已經下來了,而領頭拿著槍走了過來並說道。
    「你們幾個跟好了,別採到雷區啊,開玩笑的~」
    仔細想想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在附近埋雷,最好還是乖乖跟著他走吧。
    領頭帶領我們進入眼前的廢墟,廢墟宛如空城般的死寂,除了石子還在風的呼蕭中滾動。
    「以後要記清楚是哪一個建築物啊。」
    我們來到其中一個屋頂殘缺的小平房裡,而領頭走到客廳中一個書櫃前把其中一本書拿出,緩緩的,書櫃慢慢向左移動直到定    點,而原本的空間有個往下的密道。
    漆黑的路口看似永無止境的下向延伸,而光線只照亮了一兩階的階梯。
    「小心走,跟緊啊。」
    領頭說完這話之後從口袋拿出一根螢光棒並折開,螢光棒發出喀擦的聲音後不一會兒就泛起綠光。
    啪搭啪搭,我們沿著階梯逐漸向下,微微的綠光給了我們最低限度的視覺,而大約走了五分鐘,領頭停了下來並說。
    「我們到了。」
    緊接著他小聲的在鐵門前說了什麼。喀答。門發出了開鎖的聲音,領頭將門推開,領我們進去。
    眼前所見之物只是個小房間,旁邊站了一個頭戴面罩的人,手上持著AK-47,而中間有一個裝置,皮革椅子的上方有個頭戴式儀器,一旁的電線連接著數個儀表板,不知道是拿來做什麼的。
    「在這裡先跟各位說聲抱歉,由於我們還無法相信你們,因此呢,為了證明你們的清白只要在這上面坐著就好,過程中不會有事的。那麼你先開始吧。」
    領頭指了指少年示意他坐上去,而他也不吭一聲的走了過去。
    當裝置戴好後銀幕開始發出亮光,領頭看了看後問了些問題,例如你的出生日期、年齡或者是不是政府軍之類的。
    少年一一回答沒什麼障礙,看來是測謊之類的吧?
    「好了,沒問題了。」
    語畢,他將少年頭上的裝置拿下說。
    「歡迎加入我們。」
    少年點了點頭後就走向旁邊的牆面靠著並坐下。
    之後領頭指了指我,我默默走向椅子並坐下,等待裝置安裝好,戴好後的片刻,我感覺有什麼在我腦子裡竄,無數個記憶在我眼前浮現,包括那晚的事。
    「好了。一樣也是,歡迎你。」
    在我清醒後聽到的的一句話就是這樣,難道我剛剛也無意識的回答問題了嗎?
    我看了看其他人,發現大叔臉色不對,於是我問他。
    「你還好嗎?」
    「沒…事的。」
    大叔回答完後就被領頭的叫過去。
    戴好裝置後領頭一樣問了一些問題,值得一提的是他說他不是政府軍。
    「行了。你起來吧。」
    大叔看著他微笑並說道。
    「這樣就可……」
    「看來你有做過抗審問以及抗壓力訓練呢。但很可惜,我們根本不需要審 問你們。」
    聽完這句話後,大叔臉色蒼白,但事情已經瞞不住了,畢竟他們是直接「讀取」你的記憶。
    情急之下大叔拔出藏在鞋中的小刀並架住女孩,令人訝異的是女孩連抵抗,甚至是掙扎都沒有。
    本來已經掏出槍的領頭和早已架槍的面罩人都遲疑了,他們就這樣僵持的一陣子,於是領頭說。
    「好吧,只要趕快給我放了她就快滾!!」
    領頭與面罩人同時將槍放到地上並一腳踢開,看著眼前的順利大叔轉身就跑,頭也不回的往上衝。
    「這樣沒問題嗎?」
    我向領頭問道。
    「沒問題的,你沒發現少了一個人嗎?」
    一旁的少年丟下這句後就閉目養神去了。
    碰碰碰,樓上傳來了三聲槍響,原本上樓的大叔現在血淋淋的滾了下來,還保有一絲氣息。
    「看到一個鼠輩衝了上來就開幾槍囉~他是間碟對吧?」
    「是啊,幫了大忙呢,好險沒擊中要害。」
    駕駛從樓上跟領頭彙報,我都忘記他的存在呢。
    「這活口要留著啊,喬,麻煩你了。」
    面罩人點了點頭就把大叔拖去樓上了。
    「雖然不想懷疑妳,但這是程序問題,麻煩坐上去,小妹妹。」
    女孩點了點頭並坐了上去且戴上儀器。
    這次對話的障眼法就免了且很快就結束,但領頭的表情看似非常驚訝,然而他立刻收起表情並說道。
    「歡迎你,失憶者,或者該說,空。」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175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aq1zaq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戰爭機器與折翼天使 (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yzkit喜歡小說的人
小屋小說連更兩篇!如果有興趣了解故事的話就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