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真實發生過的亂七八糟克蘇魯TRPG》魔女之書

作者:惡狼宏羅恩│2019-06-05 15:24:25│巴幣:24│人氣:1244
  
  這趟旅程是為了即將撰寫的小說收集靈感而開始,當初抱持著走一步算一的心情,所以幾乎沒有攜帶多餘的行李,衣服褲子是三套輪流替換穿,內褲也是用隨處都能買到的免洗性消耗品。
  
  把整理好的行李簡單放置到客房角落我發現到距離集合還有好一段時間,於是便把筆記本和鋼筆從側背包內取出來,把剛才產生的靈感和想法都記錄起來。
  
  我認為對於一個作家而言,時時刻刻把心裡的想法記錄下來是非常重要的,這並不單純是在說記憶力,而是你能否在內心最悸動的時刻把那種感受即時記錄下來,並把這份感情轉交給讀者。
  
  為了能維持文字間的情感,我會把同樣一份感受和想法寫成兩至三段文章,在筆記本裡記錄的是最即時和真摯的感情,接著我會在隔天回想當時的經歷和想法,用手機寫下第二段的文章。
  
  如果是長篇小說,我有些時候會把寫完的小說放置在一旁,直到我能保證自己不會被剛完成小說時的高亢情緒影響後,再把整篇文章重新拿出來反覆咀嚼,讓小說能夠以更完美的狀態見世人。
  
  當然,我也不是每次都這麼龜毛,如果我對第一遍寫出來的小說非常滿意,我甚至會連檢查都不檢查就直接把那篇小說交給經紀人處理。
  
  「嗶嗶嗶——」
  
  當我把心神都投入到小說世界時,時常會忘記關注現實的時間,這個時候手機的鬧鐘功能就派上用場了。
  「集合的時間到了嗎?」把筆記本收進側背包內,我馬上動身前往交誼廳。
  
  當我敞開房門,濃郁的紅茶香味撲鼻而來。
  
  「好慢,你到底準備了多少行李?」紀俊臣用不太耐煩的語氣向我抱怨。
  
  看起來,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已經就定位了。
  
   「也沒有很慢吧,姑且還是準時集合了。」
  
  用笑容面對俊臣的發牢騷,我隨便選了一個沙發空位坐了下來。
    
  「看來人都到齊了。」
  
  我瞄了桌面,在老管家前面擺放著兩張油墨未乾的地圖和圓珠筆,想必是在我們準備行李時,老管家特別手繪出來的吧?
  
  「雖然有點晚,但請容我自我介紹。」老管家站起身來,很有禮貌的微笑:「我是這裡的管家名為史匹瓦,這座城鎮的領主叫做赫莉。」
  
  史匹瓦和赫莉……總覺得這兩個名字非常耳熟,但是仔細去翻找記憶,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解釋。在簡短做完自我介紹之後,老管家史匹瓦把桌上的兩張手繪地圖遞給了我們。
  
  「從現在開始到晚餐時段之前,你們可以在領主府裡自由活動,不過在地圖上面我特別標記起來的區域是禁止進入的。」
    
  第一張地圖是領主府二樓的分佈圖,被老管家標記的位置分別是在客房對面的領主辦公室和走廊盡頭內的小轉角進去的房間,那邊的房間是管家房和無人使用的隔間。
  
  而走廊盡頭的那間大房間則是書房,如果我沒有猜錯,當初在街上看見的領主府落地窗應該設置在書房的方位才對。
  
  另外一張則是領主府一樓的地圖,在會客室對面的走廊能通往餐廳和倉庫,其中特別吸引住我目光的地方是領主府內居然有設置禱告室,儘管老管家在旁邊註明現在是當作緊急收容室來使用的,我也非常好奇一棟領主府內究竟是為什麼會需要一間禱告室。
  
  為了以防萬一,我用手機把兩張地圖給照了下來。
  
  請問一下,領主府內的書房是對外開放的嗎?」如果當初看見的落地窗位置是在書房,那麼我還真想去見識見識從高處俯瞰整座城鎮的滋味,另外我也好奇這棟領主府儲藏了多少的書籍。
  
  「是的,領主府內的書房平時會作為公立圖書館來提供給村民參閱……這是從上任領主的時候開始的政策。」
  
  「你說平時……所以現在沒有開放囉?
  
  由於最近村裡出了些意外,所以暫時是沒有對外開放的。」在說完話後,老管家稍微停頓了一下,又繼續開口道:「不過……如果你們想要參觀書房可以事先跟我報備一聲,我會幫你們開啟書房大門的。」
  
  「那就麻煩你了。」
  
  光頭佬緊接在我說完話後開口:「我也想要參觀一下這座村莊的圖書館。」
  
  「理解了。」點點頭,老管家歪頭看向我們身後的紀俊臣和二哈:「另外兩位也要一起去參觀嗎?
  
  他們倆人私下交聊了一會:「那就算上我們吧。」
  
  
  
  
  在史匹瓦的帶領下,我們從二樓交誼廳移動到書房門口,他從口袋裡掏出一串鑰匙開啟栓在書房門把上面的大鎖,用雙手推開大門。
  
  門後的書房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寬敞,從門口就能看出藏書量有多麼的壯觀,靠牆邊和書房中央各有六組書櫃,房門正對面是一面能夠俯瞰整座霍爾姆鎮的落地窗。
  
  史匹瓦轉過身,用叮囑的口吻提醒道:「在書房內的書都可以任意閱讀,不過請注意不要破壞書籍以及帶走書房內的書籍。」
    
  在吩咐完一些須注意的事項後,史匹瓦便先行離去,留下我們幾個人在書房門口。
  
  好囉,那我們就去看看有什麼書吧!
  
  紀俊臣率先帶著二哈進到書房裡面,我和光頭佬互看一眼,也各自分散開來了。
  
  我在書房的各個書櫃間徘徊,經過一番觀察,我發現到每排書櫃的書架雖然分別擺放著不同領域的書籍,但幾乎都是歷史悠久的古文物,唯有靠近門口的書架上面有擺放近十年內發行的書籍。
  
  就在我思索著要挑選哪本書來看時,我發現到門口邊的書架上面有本書沒有被安放好,走近一看才發現到這本書的封面寫著『霍爾姆之跡』的歷史文書。
  
  這本書裡記載到這座小鎮最初是作為獎賞封賜給貴族的小城鎮,但是隨著時間推演,國家的衰弱導致貴族頭銜變得不在那麼重要了,察覺到再這樣下去可能會被人民推翻的領主下定決心要做些改變,於是霍爾姆鎮開始轉往海業發展
  
  書籍上面還記載了從最初的貴族一直到現任領主的這段間,小鎮上曾經發生過的一些大小事,值得注意的是我書籍裡也有找到前任領主的事蹟,那是位不論身心都堪稱完美的紳士。
  
  然而很不幸地,他在五年前的海難中過世,而現任領主便是那位領主的妻子。
  
  「真遺憾,如果前任領主還活著的話,我就能從與他的交流來獲得更多寫小說的靈感了……」抱持著這般遺憾,我把『霍爾姆之跡』闔上並放回書架。
  
  哎呀,真是精湛的手藝呀,上面的紅石是在鎮上買的吧?
    
  當我沉浸在文字的世界裡面,很容易會忽略掉周圍發生些什麼事情,在我回過神的時候,正好聽到史匹瓦說話的聲音,轉頭望去,站在書房門前走廊的史匹瓦手上正拿著一整串的紅石項鍊……不對,以項鍊的角度而言,紅石的尺寸似乎太大了些。
  
  沒錯,硬要形容的話,就像是快打旋風(街頭霸王)的豪鬼掛在頸部的巨型念珠串一樣,對於常人來說,那種項鍊既笨重又不方便,除了在緊急時刻拿來當作武器揮舞外,我想不太到有什麼人會喜歡穿戴這種鬼東西。
  
  「這些紅石全部都是由領主夫人手工製作出來,由於產量太多所以才分送給鎮民,並且讓他們拿來當作商品販售……沒想到你們居然這些紅石製作成項鍊呀。
  
和史匹瓦對話的是紀俊臣和二哈,從史匹瓦的說話內容聽來,那條項鍊是由他們製作的,難道他們在市集購買大量的紅石,就是為了製作成念珠串來送禮或轉售嗎?
  
  不過稍微想想,如果那位二哈先生人真是邪教的教主,製作出這種實用度極差的飾品,似乎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這時一臉困惑的光頭佬正好從書櫃間走了出來,他先是望了史匹瓦一眼,發現到史匹瓦正在和紀俊臣與二哈於走廊聊天,於是就往我這邊走來了。
  
  「能幫我找書嗎?」
  
  這還是我今天第一次聽到光頭佬開口說話,他的聲音比我想像得更有磁性。
  
  「你想要找什麼類型的書?」
  
  對於將人生奉獻給小說的作家,圖書館和書房幾乎可以視為我第二個家,也因為我實在拜訪過太多的藏書庫,導致我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找出不同藏書庫的書籍擺放規則。
  
  藥學和植物學相關的書籍。」
  
  「藥學或植物學嗎?」在剛來到書房時,我就有特別去記住每排書櫃擺放著什麼類型的書籍。依循著記憶的軌跡,我引領光頭佬走到專門擺放自然學的區域,因為這個書房擺放的書籍太過老舊,沒有什麼我能推薦什麼書,只好從架上隨機挑選。
  
  而在挑選書籍的途中,一本書籍深深吸引住我的目光。
  
  「苦痛的秘密?」
  
  我順從內心的好奇翻開封面,整本書以拉丁文撰寫而成,與書架上其他的學識書籍不同,這是由某人親手寫下的『日記』,裡頭的內容不怎麼健康,盡是些看起來很邪門的玩意。
  
  「考慮到小鎮的年齡,說不定這還真是從中世紀流傳下來的女巫日記……」
  
  我轉頭看向仍舊在尋找著藥學和植物學書籍的光頭佬:「我發現了很有趣的東西,就是不知道你會不會感興趣。」
    
  聽見我呼喚他,光頭佬走過來說了聲「謝謝。」並接手這本魔女之書,但還沒讓我走離視線,他又再度叫住我:「不好意思……有些地方的我看不懂,能幫我翻譯一下嗎?」
  
  ……這個光頭佬,意外的蠻笨拙的。
  
  「倒也不是不行,不如這樣吧,這間書房有幾張書桌,我們一起過去那邊,我翻譯你不懂的內容給你聽,同時我會把書裡面的內容翻譯成英文的文本,抄寫在我的筆記本上面,這份內容我再找時間輸入成電子檔給你,如何?」
  
  「不用那麼麻煩。」
  
  「說不上麻煩啦,不瞞你說,其實我也對這本書的內容頗感興趣,」
  
  「真的嗎……好吧,那我就先向你謝過了。」
  
  我挑了個比較順眼的位置,用手帕把桌面的灰塵清理乾淨,並且從我的側背包裡取出了一個翻閱書架放在桌上,光頭佬把魔女之書架上去後,我們開始沉浸到書本的世界裡頭。
  
  與為了能看懂各國書籍而花時間學習過多國語言的我不同,光頭佬明顯沒有很熟拉丁文,雖然也不是完全不懂,但每一頁都需要花不少時間來解讀,這也讓我有更多時間可以把日記的內容抄寫進筆記本裡。
  
  這本日記的主人是個藥劑師,或許說她是精通煉藥和植物學的魔女比較正確吧?總而言之,在日記裡面記載許多魔女在森林發現的植物有著什麼功效、什麼環境特別容易培育這些植物,以及這些植物怎麼樣和其他材料搭配製成偏門的毒藥。
  
  魔女調配出不少類型的毒藥,比方說是可以吸引害蟲的藥劑、破壞土質的藥劑……裡面當然也不乏有專門用來下毒殺人用的毒藥
  
  值得一提的是日記裡記載的不少材料是在那個年代難以取得,但在現代卻能輕易購買到的東西,至於針對植物的研究資料……抱歉,在科技發達的現代社會,這些資料還真比不上網路上能找到的詳細資訊。
  
  「這麼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願意告訴我嗎?」
  
  我停下手邊的抄寫作業望向光頭佬,當初他在宅邸前看見我的時候有過一瞬間的遲疑,相信他就算不是我的粉絲,至少也看過或讀過我的作品才對。
  
  趁著他現在有求於我,我也想弄清楚他叫做什麼名字,免得我不小心把內心的稱呼喊出來。
  
  「……狂月巴。」
  
  狂月巴嗎——奇怪,我記得這個名字在中文裡似乎可以組成其他字的模樣,那個字叫做什麼來著……
  
  诶,兩位你們在看什麼啊?
  
  在我還沒有想明白博大精深的漢字組合代表什麼意思的時候,身後傳來了紀俊臣的聲音,原來在我們專心看著魔女之書的時候,紀俊臣已經默默來到我們的身後了。
  
  「日記。」
  
  狂月巴明顯把心神都放在閱讀日記,所以只是簡單的答覆一聲,便繼續把視線轉回去,紀俊臣皺了皺眉頭,為了別讓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我只好微微笑替狂月巴解釋:「我們在看與藥學和植物學相關的日記。」
  
  「原來如此……你從事相關行業嗎?」紀俊臣的視線放在狂月巴身上,從他眼神裡閃爍的光彩來看,恐怕他也看出這本書有些特殊。
  
  「醫生。」
  
  似乎是感受到從後方望來的視線,狂月巴平淡的應答一聲,接著又恢復原本那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神情……不過,原來狂月巴是名醫生嗎?難怪他會想要尋找關於藥學和植物學的書籍。
  
  「哦——這樣啊?」瞇起眼睛盯著狂月巴幾十秒鐘後,紀俊臣默不吭聲的坐到了我身旁,從側面看著那本書和我正在撰寫的翻譯筆記。
  
  原本姑且算是舒適的閱讀空間,在多加一個人進來後,就略顯得有些擁擠了。狂月巴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到最後似乎再也忍受不住這種閱讀氣氛,把閱讀台上面的書抽起,便起身離去。
  
  紀俊臣用食指指著自己,歪頭看著我:「……我做錯了什麼嗎?」
  
  對此,我以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來回應他:「我想是有點擠吧。」
  
隨後,我把抄寫筆記本闔上,往狂月巴離開的方向跟上。
  
  
  
  
  抱歉,我們圖書館裡的收藏是不外售的。」老管家十分尷尬的解說著。
  
  當我和紀俊臣終於跟上狂月巴的腳步時,發現他想要跟老管家購買魔女之書,不過老管家的回答和我預料的差不多。從目前為止的觀察來看,這裡的書籍應該有很多是由過去的領主代代流傳下來的吧?
  
  先不提狂月巴手裡的魔女之書,深處書架上擺放大多也都是能稱上歷史的古文物,怎麼想都不是能隨隨便便販售給外人的。
    
  「真的不行嗎?」聽到老管家的答覆,狂月巴顯得有些著急,看來他真的很喜歡那本魔女之書呢。
  
  「抱歉,規定就是規定。」老管家搖了搖頭。
  
  「怎麼怎麼,你們想要帶走這本書嗎?不行嗎?沒關係,包在我身上!」
  
  這時,直到剛才為止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的狗男,突然插進老管家與狂月巴的對話,並且以非常誇張的姿勢開始翻找自己的背包。
  
  從背包裡翻出滿地雜物,最後他從背包深處撈出一台非常昂貴的攝影機,對準狂月巴手裡的那本書:「登登登登!需要紀錄是嗎?來,翻頁吧!」
  
  狂月巴愣住了。
  
  紀俊臣愣住了。
  
  我愣住了。
  
  老管家也愣住了。
  
  沉默片刻,最先反應過來的狂月巴,嘴角略帶微笑:「真是太感謝了,幫了我大忙。」然後,他就這麼帶著二哈往書桌的地方去拍攝了。
  
  ——哇靠,這個發展也太突如其來了吧?
  
  我轉頭望去,想看看老管家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但出乎意料外的,他並沒有說任何話,只是站在那邊微笑,於是我開口:「他們那樣沒問題嗎?」
  
  「……只要書沒有被帶出去,就沒有違反規定。」說著這句話時,我能明顯察覺到老管家那正在抽搐的微笑,看來默許是一回事,二哈的應對手段也讓他難以接受呢。
  
  該怎麼說呢……嗯,沒錯,真不愧是疑似邪教教主的男人!
  
  「咳咳,能讓我稍微問句話嗎?」
  
  一直跟在我後面的紀俊臣在狂月巴他們遠離一段距離後,終於開口了。
  
  「請問吧。」老管家很有禮貌的回應。
  
  「那本書我剛才也稍微瞄了幾眼,它看起來非常陳舊,所以說它也有一段不短的歷史了,而且裡面的內容也相當"敏感",我想請問的是——貴館為什麼會藏有這種書呢?因為這種書在過去的年代應該屬於禁書吧?」
  
  聽紀俊臣提起我才意識到,既然是女巫親手寫的日記書,正常來說不是被用烈火焚燒就是跟著女巫一起消失在世上,為什麼這本魔女之書非但沒有被銷毀,還能保持如此完整的狀態被收藏在這間領主宅邸裡呢?
  
  看來這間領主府有可能隱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老管家在聽了俊臣的問題後,思索了片刻:「說實話,這整個領主府已經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很多書籍和藝品都是古人留下來的東西,所以我也不清楚那本書是從什麼時候收藏在館裡的。
  
  紀俊臣的眼神死死盯著老管家不放,彷彿想要從他的眼裡看出什麼東西似的,雙方就這麼僵持了幾十秒鐘。
  
  這時,老管家的手錶發出的細微聲響打破了寧靜,他低頭看了一下時間:「接下來我要先去處理一下其他工作,如果你們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可以在館內呼叫我,我會很快趕到的。」
  
  話說完,老管家也不再理會紀俊臣的視線,就這麼轉身離開了圖書館。
  
  「居然跑了……」隱隱約約聽見俊臣的低聲呢喃聲。
  
  我拿出手機,把剛才的發展迅速紀錄在筆記本裡,不為什麼,單純只是覺得很有趣,值得我記錄下來罷了。
  
  「你接下來要做什麼?我打算回去找光頭佬跟他一起把魔女之書的後續看完。」紀錄完剛才發生的事情後,我把話題丟給了俊臣,雖然現實的發展也挺有趣的,但是對現在的我來說,有著悠久歷史的魔女日記更吸引我。
  
  「我跟你一起去找他們吧,我有事情要找二哈。」紀俊臣深吐了口氣。
  
  
  
  
  狂月巴和二哈坐在書桌邊討論著魔女之書的內容,光頭佬和狗頭人竊竊私語著,就宛如邪教徒們在舉辦著某種邪惡儀式,兩人一起詠唱著咒語般,更別提他們討論內容的那本書還真是魔女的日記本。
  
  「喂,二哈,我有事找你一下。」
  
  聽見俊臣的呼喊聲,二哈立刻轉頭望來:「怎麼了嗎?」
  
  「……我們可能需要去處理一點小事情
  
  聽見俊臣在小事情這三個字上面加重音,二哈似乎意會到了什麼東西,點點頭便從座位上起身:「你也聽到了,我有事情要處理,攝影機先借你吧。」
  
  「如果受傷了,再來找我。」狂月巴很平淡的丟了這句話出來。
  眼看二哈讓出了位置,我也沒有必要繼續站在這邊,畢竟能夠待在這裡的時間也不多,得好好把握取材的機會。
  
  在我邁步準備走向書桌時,俊臣突然從後方輕拍了我的肩膀:「我覺得這間領主府有些詭異,你們要小心點,保重了。」
  
  說完,俊臣就帶著二哈消失在了書架之間。
  
  「詭異嗎……該說是有趣吧。」
  
  無論是魔女之書也好,紀俊臣和二哈的關係也好,還是這座宅邸有可能隱藏的秘密,種種的發展都在告訴我,這個領主府和這兩個旅客都有著不為人知的祕密。
  
  「希望能夠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發生吧。」
  
  
  
前篇    後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170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菲利浦|COC|克蘇魯神話|跑團紀錄|跑團|小說家|警察|教主|光頭|TRPG

留言共 1 篇留言

JagerBj4
前方高能(゚ω゚!!!人)接下來是完虐單身狗的情節,有證據顯示所有台灣官員都有阿嬤相伴("ÒㅅÓ)

06-06 13:53

惡狼宏羅恩
前方沒有高能也沒有閃光,這是關於一群漢子們遭遇各種亂七八糟事件的跑團故事(。∀゚ )06-06 20: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ttps940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最終境界】主角角色:格... 後一篇:【最終境界】星環池投稿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ykon051603角川小說大賞
《單戀七年的女生和我成為情侶了!?》更新3-2!https://www.kadokado.com.tw/book/2420?tab=catalog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