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公會】故事接龍Ⅱ 新華麗搖滾FAIRY樂團 #7

作者:沛寶._______.│2019-06-02 20:21:37│贊助:40│人氣:167


故事組 小屋/作品連結 繪圖組
4/21 遙遠之風-耳機開啟 小屋/作品 人一兌 小屋/作品
4/28 約瑟 小屋/作品 卡夠 小屋/作品
5/5 夯特大大 小屋/作品 米苦較@mkj 小屋/作品
5/12 邪惡布丁 小屋/作品 艾瑞卡 小屋/作品
5/19 我叫龍五 小屋/作品 山本魚 小屋/作品
5/26 祈玄 小屋/作品 人一兌 小屋/作品
6/2 沛寶.____. 94這篇喔!!! PEi 小屋/作品
6/16 汐癸 小屋/作品(未更新) 艾瑞卡 小屋/作品(未更新)
6/23 Tempest759 小屋/作品(未更新) 卡夠 小屋/作品(未更新)
6/30 夜闌風 小屋/作品(未更新) 山本魚 小屋/作品(未更新)
7/7 荳荳 小屋/作品(未更新) 汐癸 小屋/作品(未更新)
7/14 人一兌 小屋/作品(未更新) 米苦較@mkj 小屋/作品(未更新)

(歪表格,你自己去死吧 = =

本週圖片是會長大大畫der~謝謝會長~
==================================
~~故事接龍第二屆第七週~~
 
            *        *       *
  「轟隆--」

  傍晚時分,一台紅色的瑪莎拉蒂穿梭在綠野之中,低沉迷人的音浪,惹的路上的民眾頻頻回望。那跑車沿著鄉間小路奔馳,最後在一間純白色的教堂前面停下。

  車門開了,從那走下一男一女,正是保羅與艾瑪二人。

  「華納斯教堂……終於到了……」

  艾瑪注視手機螢幕嘀咕著,「想不到離市區這麼遠,足足開了一整個下午呢。」

  她撐腰看著眼前的教堂。尖塔頂端立著大紅色的十字架,塔下的建築物雖不宏偉,但是外牆粉刷地乾淨,給人一種清新樸素的感覺。

  「呵……哈……是啊……」

  保羅才剛清醒,腳步虛浮,險些跌跤。他伸了個懶腰,索性直接坐在一旁的木欄杆頭。

  「怎麼?」

  「睡到昏了,讓我吹個風醒醒腦。」

  艾瑪微笑,也跟著湊了上來。兩人在橫桿上肩並肩,一齊望向前方純粹的綠。那是一整片的農田,看不出是哪種作物,只見一株一株的幼苗在一格一格的方田裡整整齊齊、一絲不苟地排列好;微抬頭,向晚的天空,斑斕的彩雲層層疊疊,將整片天染得火紅。天工與人作渾然一氣,宛如藝術品般美麗。保羅看著看著,越覺得自己又開始出神,趕緊瞇了眼睛甩甩頭,再睜眼卻是面向艾瑪的方向。

  艾瑪還正瞧著一望無際的田地,沒有注意到這邊。

  保羅持續盯著艾瑪的側臉,眼神在緩丘溝壑上游移,最後停在那微勾的嘴角,進而瞄向紅豔的雙瓣。此時此刻,更有一縷清香入鼻,令他再次暈了起來。

  「……」

  「又怎麼了?」

  艾瑪無意間撇頭,只見到保羅雙眼發直地瞅著自己,不禁狐疑問道:「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保羅回神--這次是真的清醒了。

  「沒事。我覺得好多了,我們走吧!」

  兩人跳下欄杆,在教堂側邊的小徑發現了寫著通往墓園的木牌。繞過教堂邊,放眼望去又是另一番景色:一塊廣闊的綠茵,草皮上各式的石碑、十字架林立,最外頭是一排修剪如錐的松樹,與那佈了晚霞的天空搭配,卻是有一種悲愴哀戚之感。

  墓園一端有位神父正剪裁著長草。兩人向他詢問墓地的所在,神父便領著他們來到一座白色的十字架前。

  『保羅。菲納斯 長眠於此。1990~2019。』

  『知名樂團主唱的墓啊……還真是奇妙。』

  保羅心裡自嘲。十字架上掛了一個大花圈,墓碑上也放了好幾束花和一些悼念的卡片。他正想湊近看,神父突然問道:

  「冒昧請問,你們跟祂的關係是……?」

  「……」

  突來的問題讓保羅為之語塞,隨即艾瑪搶先開口:「保羅他是……一位很好的朋友。」

  『噗--!』

  聽見自己的名字,保羅差點忍不住噴口水的衝動。自己明明正在這裡,被用那種語氣形容,還真的讓人哭笑不得。

  「我們都很喜歡他!他……生前是一位樂團的主唱,做事都是滿腔熱血地全力以赴,面對朋友卻是十足的溫柔,也帶給身邊的朋友很多歡笑,在失意的時候還會用歌聲鼓勵人!只是……只是……」

  艾瑪的聲音愈來愈弱,不知情的人聽了還以為是心傷至深無法啟口,但保羅只暗自苦笑--這番話明顯是說給他聽的。

  「你們夫妻對他來說,可真的是難能可貴的摯友,只可惜這位兄弟英年早逝……」

  神父惋嘆一聲,自顧地面對墓碑祈禱起來,絲毫沒見到身後紅得熟透的兩張臉。

  良久,神父才轉身,與兩人寒暄幾句,拿著剪刀又回去修那草皮。

  「如何?」

  「甚麼東西如何?」

  「還是要挖開看看吧?剛剛因為覺得害怕,才沒有跟神父說的。但是,挖開的話,全部的謎團就可以解開了哦?」

  「……」

  「我呢--」

  「保羅!」

  艾瑪一聲輕喚,打斷保羅的話語,「不管裡面有沒有人,不管你是不是那個保羅。菲納斯,對我而言,保羅就是保羅,是……不會變的!」

  「呵呵,說甚麼傻話呢。」

  保羅揉了艾瑪的頭髮,將她擁入懷中。

  「我啊,倒想知道,自己的告別式是怎麼樣的。」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彷彿已經將那些事情通通放下了。但是那隱隱幽怨的眼神,還是逃不過艾瑪銳利的眼睛--更何況忘記一切的話,就不會這麼積極地想要找尋事件的真相了!

  「……」

  保羅鬆手,蹲下身子檢視那些手寫的卡片。而艾瑪只沉默不語地看著保羅的背影。

  『保羅,就這麼忘了吧!不管是七年前的他,還是現在的你,我不想再看見那種受傷的表情了……』

  艾瑪的心聲當然傳不到保羅的耳中。現在的他,正仔細閱讀每一張卡片的內容,起先他還能帶著淺笑,爾後更多的是頓首沉思。隨著字字入眼,他才漸漸意識到:

  『我是真的「死」了。』


  自七月十四日的那顆子彈以後,他的一切已經不可能倒轉了。自己的親人、那些曾經的夥伴,一個都認不得了。就算他現在花大錢登廣告,詔告天下『我就是保羅菲納斯』,也不會有人理他的。

  因為在所有人的心中,他已經灰飛煙滅了。

  保羅花了一點時間沉澱情緒,最後,他的目光停留在手中的小卡片。

  『這是……』

  卡片的正面寫了一些悼念的話語,看似親近,署名人卻是單名P,一個保羅從沒有印象的人物。卡片的背面則是銀色的材質,沒有任何圖樣或文字,可是這材質到是有點熟悉。

  「妳來看看這個。」

  「怎麼了怎麼了?」

  艾瑪接過紙卡,迅速瀏覽遍,道:「這個人……你認識?」

  「這麼奇特的署名我應該是不認識。先不論這個,我覺得奇怪的地方是在背面。」

  艾瑪依言翻面,銀色的覆面入眼,她立即回應。

  「……這!這不是刮樂透的那種東西嗎?」

  「很像吧?要不……刮刮看呢?」

  艾瑪取了一枚硬幣,橫刮豎刮,果然在銀色塗料的下面發現寫上了其他東西。待所有的覆蓋材質都被刮開,兩人都被底下的東西吸引住了。

  那是一個五芒星的圖案,每個星角都標明上幾個小字。

  「哇……這是甚麼鬼……」

  「我才想問勒!你看這寫什麼……49A、OdC、#90_9-P、Aqw、01……沒一個正經的。」

  兩人左看右看,始終看不出些端倪。

  「不管是甚麼,這一定是有人刻意留下的!」保羅道,「這個人,搞不好知道我沒死,是好意要指引我真相--!」

  「你先冷靜啊。」艾瑪使力按住保羅顫抖的雙肩,「知名樂團主唱殞落,這是眾目睽睽發生的欸!現在知道你身分的人,肯定不是正常人啊!」

  「找尋真相的路是佈滿荊棘的!」

  但見保羅眼神堅毅地說,「早上妳也聽到,這些東西我沒辦法輕輕放下。」

  「……」

  「妳在……害怕嗎?」

  「……說的……」

  「甚麼?」

  艾瑪倏地抬頭,眼眶卻有些紅腫。

  「沒錯!我也說過,我們可以一起面對那些困難!情報也有了,槍也有了,但我……我還是會怕,我怕你一個衝動做了傻事,我怕我會失去你!」

  她雙手環抱保羅,任由自己的身體靠在那堅實的胸膛上。

  「我已經發誓了,我會保護妳的。」

  兩人緊抱彼此,對視一陣,情不自禁地越靠越近,接著兩隻大手捧住了艾瑪的臉頰,殘陽餘暉之下,小情侶雙舌交纏,久久不能自已。忽然,艾瑪眼角餘光見到本來在修剪長草的神父,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就望向這裡,邊露出慈祥的笑容。她臉色一下子紅了起來。

  重整儀容後,兩人重新向神父說明來意,神父聞言二話不說,帶著他們到儲藏室一人拿了一把鏟子,立馬現地現挖。辛苦了將近一個小時,終於見到棺木的全貌。

  「兩位準備好了嗎?」神父問道。

  保羅握住艾瑪的手,堅定地點頭。

  三人合力開了棺木。裏頭滿是鮮花,屍體卻不翼而飛。

            *        *       *

  二日後,艾瑪載著保羅,依約前往葬儀社。進到屋子裡,只見主人坐在棺木上,翹著二郎腿,愜意飲著下午茶。

  「唷,艾瑪,保羅,你們來啦~欸欸欸保羅先生你怎麼了?」

  男子起身,欲要熱烈歡迎他們,卻見到保羅被艾瑪攙扶著,神色甚是蒼白。

  「我頭很痛……葬儀社先生,我是殭屍嗎?」

  「他是說,棺裡是空的。」

  艾瑪貼心地翻譯。葬儀社聞言,雙眉雖然一動,卻沒有露出驚訝的情緒。

  「這樣啊……甚好,甚好。」

  「什麼東西好?」

  「來來來~先坐啊先坐!」

  艾瑪拉著眼神迷茫的保羅,隨意找了具棺材板坐下。

  「就直接切入正題啦~關於你們兩個要我調查的東西,我有一件好消息和一件壞消息。你們想先聽哪個?」

  「「壞消息!」」

  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大喊。葬儀社搔搔雜亂的白髮,緩緩開口。

  「壞消息是,車禍相關的事情我不能說!後面牽扯的事情太多了,我也不想惹禍上身!為了補償,我可以免費告訴你們另一個情報。」

  『連達奇斯先生都忌憚的存在……恐怕是相當棘手。』艾瑪心道。

  葬儀社繼續說著,「好消息就是~演唱會的兇手我問到了!」

  「請問是誰呢?」

  「小艾瑪妳別急呢~在這之前,我先告訴妳那個情報吧!不過抱歉,要請保羅先生迴避一下了呢~」

  葬儀社突然起身,丟下兩個人逕自往店內走。艾瑪轉頭看了保羅,後者輕輕點了頭,她才從棺材上站起,邁開腳步趕緊跟上。

  推開最裡面的鋁門,葬儀社已經靠在後院的欄杆上抽著菸斗。

  「為什麼要在這裡講?」

  「艾瑪,那個保羅--那個替代的人,妳真的能真心牽著他的手走下去?」

  葬儀社的語氣突然變的沉重。艾瑪警戒性的後退一小步,道:

  「你想說甚麼?」

  「如果我說,七年前……」

  艾瑪瞳孔一縮,眼前一陣天旋地轉。

  「……七年前,那個妳以為已經被沉屍到水溝裡的男人,並沒有死。而且他,就是演唱會執行的槍手。艾瑪,妳現在要怎麼辦?」










===
自三月十九號的那兩顆子彈後,一切的情勢就再也不可能逆轉了。
\修羅場/\修羅場/

在這裡先向各位說聲抱歉 m(_ _)m
如各位所見,最近很少寫東西了,也因此變得越來越廢渣,風格奇怪之外,
速度慢,而且沒有任何關於劇情進展的想法,這次只寫了3000字出頭 orz

話說回來,上週的劇情真的讓我嚇了很久,所以這次我藉由角色,向讀者批露一些情報
希望你們能比較了解
以下還有一些被我拋棄掉的橋段
比如說我本來要讓提示是一首藏頭詩 六月吹雪 故人已去 之類的
但是想想,他們是歪果仁耶......
後來我也想讓他們回到葬儀社那邊時,葬儀社放他們樂團的音樂
但是想想,我又不聽這種風格的音樂,還是別自曝其短......

最後,黑色那張是我臨時起意開小畫家弄的,也算是自我測試一下
總之,本週就先這樣,有什麼劇情上的問題建議都可以在下方留言~
下一週的故事即將由 汐癸 撰寫,插圖由 艾瑞卡 負責,大家也要記得準時收看喔

.



.
(還有我說 辣個樂團呢 其他成員在哭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140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瑟夫
雖然男女主角幾乎每集都在放閃,看得有點膩,而且劇情容量確實有點不足⋯⋯不過你寫的真的很棒了,氣氛營造的很好,超級用心在鋪陳細節。在劇情的方面你也盡力將它往容易理解的方式進展⋯⋯總體上大大已經做得很不錯了,小弟期待後續 [e12]

06-02 23:00

沛寶._______.
嗚嗚嗚謝謝你的留言06-03 11:22
夜闌風
那個密碼簡直是留給下面的人修羅場啊[e12]

06-03 08:32

沛寶._______.
啊啊反正是亂掰的 後面的人亂來也不會有事06-03 11:23
汐癸
被沉屍到水溝裡的男人是誰啊!!!!!!!!

06-10 03:23

沛寶._______.
我預想是另一個保羅啦XD 但是看你怎麼寫都行06-12 21:00
汐癸
全部死光光只餘下一個保羅就最方便

06-12 21:15

沛寶._______.
簡單粗暴...XD
不過最終還是要寫的合理喔喔06-12 21: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bg23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天舞寶輪算甚麼... 後一篇:【鼠繪】可i海豚 &am...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m878531All
熊兔-湯圓更新囉~ 祝大家元宵節快樂~連假快樂⸜(*ˊᗜˋ*)⸝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08174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4: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