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謊言]天堂的階梯

作者:子葉│2019-06-01 04:33:43│巴幣:2│人氣:123

<A>

主在漆黑中光亮了世界,又在荒蕪的大地賦予生機,六天創世後的第七天,留下我們打理這個萬紫千紅的花園。

我們認真照料每個誕生在花園的植株,因為只有在我們的關愛下,它才得以獲得養分、滋潤而成長。

花園偶而也會有新的生命誕生,牠們之中那些邪惡、兇殘的,在主的所祝福的花園生活久了,也漸漸變得溫和、良善;我們賦予牠們姓氏,而牠們稱呼我們為(天使)。

有一天,新的種子群從天上因主而神聖的光中飄落,我們興奮的追著隨風四散的希望,在主選定的土壤處守護它,直到它茁壯。其中一顆種子在強風吹襲下,一晃超出了森林、遠離了湖川,在空無一物的野地中沉靜下來。

它生長緩慢,好不容易伸展到與我們同樣的高度,終於結出第一批果實,那是一對通紅似火的圓形果實,如同靈動的紅眼睛望著自己生長的大地。不知為何,我沒有回歸我們之中,而是繼續守護著它,與它相望。

漸漸,小樹已高過頭頂,在光亮斜照時開始有了蔭影。我背靠著樹幹而坐,徐徐的涼風讓我想起先前所在的森林,但也只是想想,並沒有離開的念頭。

有一天,一位訪客受到牠通紅的雙眼吸引,艱辛的跨過了廣闊的原野。一見面,牠便張開牠帶有利牙的大口咬了我的手臂,我笑了笑,拿起掉落在地的紅果實請牠吃,但牠無情的用尾巴拍掉我的善意。

發現得意的武器對我不起作用的牠,改以自己細長的身軀圍繞、綑綁住我的喉嚨,牠的身體冰涼如冬日的湖水,我還記得那感覺,只是還不思念。

直到牠累了、放棄了,才願意吃我拿給牠的果實;牠只吃了幾口,我則將剩下的果肉吃完。

說也奇怪,共享完果實後,牠也就這樣賴著不走了。

守護的果樹繼續生長,它以可以撐起一片圓整的蔭影。我舒服地躺了下來,牠則爬到樹上和我為鄰,持續過著相似的日子。



這一天,又有新的一批種子從空中飄落,此刻的我們,應該與茁壯的植物分離,循著風的腳步去守護新的希望;但我沒有起身的慾望,就這樣看著希望飄向各地,直到消失在能見的視野裡。

「嘶~你不去照顧新的種子嗎?」

牠第一次開口說話。

「應該這麼做嗎?」

「嘶~你們不是都這麼做嗎?」

「我們...對啊,但為什麼呢?」

我們總是那麼做,但我卻沒那麼做,那,我還是我們嗎?不是我們的話,我,又是什麼?

「嘶~嘶~嘶~」

「為什麼要笑?」

「嘶~因為你和我一樣啊。」

「你是蛇,我們是天使,怎麼會一樣呢?」

「嘶~我是蛇,但不是你們,是你,已經不是天使了。」

「為什麼我不是天使?」

「嘶~因為你厭倦了永生的天堂、厭倦了天使的職責,甚至萌生了自我。」

「什麼是萌生自我?」

「嘶~你想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牠並沒有馬上回答,只是從樹梢上爬下,朝沒有到過的方向前行。

跟著牠的足跡來到一個岩場,站在上頭回頭一望,高大的果樹剩下髮絲般的粗細,唯有樹梢上通紅的果實還是顯眼。

「來這裡做什麼?」

「嘶~讓你認識你自己。」

蜿蜒繞過幾個大石為主的叉路走到盡頭,一塊扁長的岩石形成天然頂簷,狹短的洞窟雖阻擋不了光線,但若在雨季還能提供不錯的避雨空間。牠停在裡面對我點了下頭,似乎要我朝胡同再走。

神奇的是有一平靜的水面直立在盡頭的岩壁上,伸手一摸還能穿透過去,卻摸不著邊際。

「這是什麼?」

「嘶~天堂的階梯。簡單來說,它能照映出你想去的地方。」

牠伸出舌頭輕點水面,蕩漾的水波漣漪浮現出沒看過的景象,不是我或是牠的身影的她,正活動在靜止的水面裡。



<B>

郊區大廈住宅區的空氣在清晨的人流出現後快速的灰濛,為了趕上都會區的工作,

厭世、麻痺的人們僵硬的騎著燃油的機車從地下停車場、支線再到主幹道,統一方向的前進。

慌亂的吵雜聲散去後留下滯空不散的廢氣,下個時辰才上班的人們趕緊關緊門窗避免髒空氣流入,佳芊的媽媽也不例外,甚至還上了鎖。

佳芊在等待媽媽關窗發出聲響後,才裝作剛從睡夢中清醒。佳芊沒有打擾坐在流理台化妝的媽媽,把棉被簡單與枕頭疊好後,先自己到馬桶上尿尿。

洗完手後媽媽還沒去準備早餐,佳芊安靜的拿著枕頭旁的爸爸娃娃到大廳的椅子上玩,畢竟媽媽討厭有人盯著她看。

「早餐、午餐都放在桌上,乖乖等我回來。」

媽媽摸著佳芊的頭笑著吩咐著注意事項,佳芊也笑著點頭並對準備出門上班的媽媽說拜拜,這是每一天佳芊最喜歡的時刻,只有早上這時候媽媽會笑,自己也可以大聲的說話。

桌上每天都會放兩瓶礦泉水、一個三明治或麵包加上一包小餅乾,雖然肚子在中午會咕嚕咕嚕地叫,但佳芊寧總是吃幾口餅乾後就小心地把開口折好,這樣吃的比自己少的媽媽晚上還有點心可以吃。

除了爸爸娃娃外,佳芊還有一本故事書,每次看到小女孩點燃最後一根火柴被迎接到天堂的插畫,佳芊都會流下眼淚。

除了爸爸娃娃外,佳芊還有一個秘密朋友,鄰居的阿嬤有時會帶好吃和好玩的東西來家裡。阿嬤和媽媽因為自己做錯事吵過好幾次架,所以自己會爬椅子開門和阿嬤的拜訪是兩人之間的秘密。

這天阿嬤也趁著天黑之前趕緊回家,避免媽媽回家發現。佳芊把關門爬的椅子偷偷藏好後,在大廳坐著等著媽媽回來。

醒來的時候窗外還是一片黑暗,佳芊不知道自以等到睡著後過了多久,但媽媽還是沒回來。

天亮馬路傳來的車聲再度叫醒佳芊,不知為什麼媽媽還沒回來,但肚子真的餓到有點痛,嘴巴也很渴。不得已的佳芊吃完了昨天留下的小餅乾,並偷偷喝了一口自來水。

下午阿嬤沒有出現,那一天佳芊和爸爸娃娃說了好多、好多的話。晚上用棉被蓋住頭啜泣到進入夢鄉。

窗外的天空在太陽升起前濛濛亮,佳芊餓醒了。她特地翻開故事書自己最喜歡的那頁,直覺自己就是那個小女孩,要去點燃僅剩的火柴。

打開被媽媽禁止打開的冰箱,下層的紙箱還有十幾瓶礦泉水,和幾瓶不知道怎麼喝、用玻璃裝的飲料。踩著椅子拿出上層的塑膠袋,還有兩塊麵包。

和爸爸娃娃講話講到疲倦後,佳芊在大廳的門口前睡著了。



之後佳芊只迷迷糊糊的記得阿嬤拍著大門喊著自己的名子,後來警察叔叔也出現了,最後一位和自己說喊多話的阿姨帶自己到新的家。

新家有的小朋友會吵著問媽媽和爸爸在哪裡,讓家長(佳芊是這麼形容的)有些為難,其他小朋友也會受到影響的哭鬧起來。

佳芊總是安靜地看著大家,她心裡有著一個疑惑,自己為什麼沒被接去天堂呢?也許是阿嬤每個月都會來新家看自己,所以才不用去天堂吧。那麼幸福的自己為什麼要哭呢?

但到新家第三個月後,阿嬤就沒有再出現了。

佳芊慌張的問家長為什麼阿嬤沒有再來看自己,家長那支支吾吾地回答讓佳芊很不滿意,阿嬤也不帶自己走,難道自己真的壞到沒資格到幸福的天堂嗎?

那天回到房間,藏在枕頭下的爸爸娃娃不見了;氣哭的佳芊和同房間的小朋友打了起來,認為一定是他們惡作劇把娃娃偷走了。

後來家長處罰佳芊在房間門外罰站,佳芊恢復以往的文靜,對家長的責罵認錯並和同房間的小朋友道了歉。因為她心裡有了更重要的計畫,眼前的事情相比下實在無關緊要。

那天因為折騰延誤了晚上就寢的時間,家長在保險起見讓佳芊先到其他房間度過一晚。

佳芊靜靜的裝睡,在直覺家長也去睡覺的時間點,偷偷的爬起來。一個人走在漆黑的走廊上心裡很是害怕,但直覺驅使著她勇往直前。

來到廁所眼睛漸漸習慣了黑暗,打開工具室悄悄得拿出水桶,把水桶倒蓋在廁所有窗的邊牆前。

佳芊這樣盤算著,大門的鐵門就算自己打得開,一定會吵醒家長,那如果自己從廁所窗戶鑽出去,就可以不吵醒家長,又可以離開新家。

踩在水桶上靜靜地用力一跳,勾不著窗邊的佳芊摔回廁所的地板上並發出巨大的聲響,她害怕的跑到其中一個馬桶旁躲起來遲遲不敢發出聲音,好在家長或其他小朋友沒有發現。

在等待很久後,佳芊反省了自己的方法,一個不夠高就疊兩個。到男生廁所拿第二個水桶,再把兩個水桶疊再一起倒蓋,搖搖晃晃地站在上頭奮力一跳,佳芊終於成功地抓住窗溝。

使勁到手痛到想哭出來的努力,佳芊成功將上半身鑽出窗外,心想只要在把腳伸出來,再跳下自己看起來很高,但一樓跳下去應該不會怎樣的牆壁,就成功逃出來了。在右膝成功擠出窗框時,佳芊就重心不穩的整個人摔出窗外,重重跌在堅硬的水泥水溝蓋上。

意外的驚嚇、跌落的恐懼和全身的疼痛讓佳芊忍不住哭了出來,但自制的她在發出聲音的瞬間咬緊了牙關,默默地躺在地上哭泣。


天上不圓但明亮的月亮溫柔的鼓勵著佳芊,它是佳芊前往天堂的路標。哭過後的佳芊扶著牆延,一跛一跛地離開新家來到柏油路的道路。

眼睛被淚水浸溼的模糊不清,手腳頭無處不疼痛著,但佳芊心裡卻有著自己快被救贖的喜悅,朝月亮的方向走在柏油道路上。



<C>

「我可以過去嗎?」

我一直看著可憐的女孩,腦袋越來越混亂,有種沒有過的感覺就要將我吞噬。

「嘶~可以,但她必須過來。」

我腳踏進水面,身體卻在靠近時撞上了岩壁;後退換腳再試一次,一樣卡在身體過不去,水面中的女孩似乎發現了我還停了下來。

「她看的到我們嗎?還有我怎麼過不去?」

「嘶~因為你的關係,她看的到你了,但不是我們。」

(你是...你是天使嗎?)

她的聲音從水面中傳了過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這種感覺也是前所未有的。

「我是。」

(那你是來接我到天堂嗎?)

「嘶~你要過去必須拉著她的手過來,但我要先說,這階梯只能走一次,過去就回不來囉。嘶~嘶~嘶~」



<D>

雖然沒有像故事中媽媽或阿嬤發著光飛下來迎接自己,而是突然半空中多一道發光的門,但門內和書中長得一模一樣的天使出現,還是讓佳芊激動的流下喜悅的淚水。

實際上天使穿著長袍、打著赤腳,和佳芊的年紀差不多大或是小一些,迷糊緊張的模樣也和故事書中不同,但可愛的臉龐和秀麗的金髮就和書中畫的一樣。

「媽媽和阿嬤也在那裡嗎?」

這位天使可能是第一次帶人上天堂,緊張的不停小聲說著佳芊聽不清楚的話語,佳芊在新家看過許多這種很緊張的小朋友,為避免嚇哭這小天使,佳芊忍住衝動,等小天使自己不再那麼緊張。

「妳想到天堂嗎?」小天使的聲音很輕柔,讓人聽不太出來是男孩還是女孩。

「壞小孩也可以過去嗎?...媽媽和阿嬤...會原諒我嗎?」

佳芊伸手觸摸後發現自己被擋在門外,害怕地想起壞人都是下地獄,只有好人才可以上天堂。

「蛇...壞人當然也可以上天堂。只要妳願意抓住我的手,走上這天堂的階梯。」

小天使走出光門伸出他纖細的手臂,光輝的階梯也從門下一階一階連接到佳芊的腳下,牽著小天使柔嫩的手,佳芊踩著神聖的階,穿過了通往天堂的門。


<F>

這一生我從沒想過去欺騙人,除了那一次。

我不明白是否害她被囚禁在無限的牢籠裡,但我那時,真的沒有惡意;我只是,太想要了解,那悲痛的表情,是否就是我應該所表現的心情。

幸福是可以得到永恆的安息,我,佳芊,就快老死在這社會的終點站。

「妳會原諒我嗎?小天使?」

我看著床邊這位陌生又熟悉的訪客,害怕但依舊直視著她的面容。



她給了我一個迷人的笑容,對我伸出了纖細的手。
我釋懷的笑了,讓她牽起我的手,回到該去的地方。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121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謊言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xeriof18518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去月球】Chapter... 後一篇:[短篇]直播奇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myberyl2大家
畫了碧蘭航線光輝級四姊妹的女僕貼貼,歡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