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迷宮組】夜半圓舞曲

作者:阿欷│2019-05-28 19:23:47│巴幣:28│人氣:604
  
  是夜。

  明晃的銀白月光從落地窗外灑落,在橡木色地板上烙下破碎光影。漫塵在空氣中漂泊,反射成點點星光,彷佛眨眼就置身漫天星塵之中。寂靜中偶爾能捕捉到車輛呼嘯而過的破風聲和行人並肩而行時的閒談笑語。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暈黃燈光忽地拉出一道斜影映在浴室門前的地板上,逃竄而出的水蒸氣中籠罩著一纖細而高挑的身影,晃動。小毛巾有一搭沒一搭地擦拭著還有些濕漉的奶金捲髮,慢步走進了客廳。純白的無袖背心和深灰色的運動短褲沾染了濕氣,鬆垮的掛在女人身上,稍嫌寬鬆的衣物顯然是為了舒適而非運動所準備的。

  瞥了眼高掛牆面上的時鐘一長一短的指著11點05,金眉攢在了一塊兒,緊接著是聲安靜的嘆息。那討人厭的女人原本下班時間蠻固定的,最近卻總是自己比對方要早回到家裡來......甚至有時候會弄到12點多1點才推開家裡大門。

  她當然不是不知道原因,或者說正是因為知道原因她才沒有對天堂真矢越來越常晚歸這件事提出抗議。即便多少覺得有些寂寞──她早就不再試圖掩飾對天堂真矢的渴望,一如天堂真矢從不曾掩飾一樣──但她並不想給天堂帶來額外的壓力。

  天堂壓力夠大了,她希望至少天堂在面對她的時候能是放鬆的。
 
  作為另一半,比起折騰著要天堂多花時間在自己身上,她更希望可以成為天堂真矢的後盾,互相扶持著前行。畢竟她比誰都清楚,自從上次受傷之後天堂真矢花了多少力氣來找回對舞蹈的靈敏度。

  但那與會不會覺得孤單畢竟是兩件事。
  
  將目光從滴答響的時鐘上轉開,她有意識地阻止了自己再一次嘆氣,這樣下去幸福會溜走的......何況她也不是成天沒事幹只能繞著女朋友打轉的女人,她也有她該做的事情,就算天堂晚歸她也不打算改變她的作息。
 
  將去洗澡前沖泡的熱紅茶倒入馬克杯中,她嗅著帶點麝香葡萄和香檳味的紅茶香氣,對於新購入的大吉嶺紅茶茶葉感到相當滿意。正當她猶豫著在晚上11點多往紅茶內丟入兩顆方糖算不算罪過時──她正試圖用吃點甜食有助身心靈正向發展來說服自己──大門門鎖旋開的輕響來的恰到好處。

  這女人真是會挑時機呢?

  她口中唸著這討厭的傢伙連回家的時機都掐得這麼令人生厭,唇角的弧度卻揚的剛好,她不會否認真矢的回來讓她本就不錯的好心情更加雀躍了幾分。

  將天堂印有天鵝的馬克杯從置杯架上取了下來,往天堂的杯中也注入了八分滿的紅茶後才拎著兩只杯子往門口走去,迎接她晚歸的另一半。

  「Bienvenu à la maison, my Maya.」
  (歡迎回家,我的真矢)

  在玄關前站定了腳步,品紅目光注視著天堂真矢將脫下的灰色羊毛大衣掛在衣帽架上,她輕聲問候。

  「我泡了紅茶,還有今天回家路上買的馬卡龍,」將馬克杯遞向疲憊的戀人,「還是你要先洗澡,洗完澡再來吃點東西?」

  沒有考慮天堂說她什麼都不要吃的情況,這女人是百分百的吃貨,只有現在吃或晚點吃的差別而已。如果天堂真矢哪天說她什麼都不要,怕是天上要下紅雨、鐵樹要開花了。

  但天堂既沒有回應克洛迪娜的提問,亦沒有伸手接過自己的馬克杯,她只是垂手將手提包落在玄關一角的矮凳上,然後將頭頂上的貝雷毛帽摘了下來。

  啪,毛帽被扔在手提包上頭,塌的扁扁的。

  而克洛迪娜的手就這麼卡在了半空中,顯得有些尷尬,她只得勉強將手收了回去。傾身,她湊近天堂,試圖弄懂天堂到底神遊去了哪裡,但在那向來清澈的鳶紫中克洛找不到自己的倒影。

  在那迷霧中,天堂又找的著自己嗎?

  「真矢?喂──天堂真矢?」左手勾住兩個馬克杯的杯耳,右手在天堂真矢面前揮了揮,試圖提升自己的存在感。殊不知天堂真矢這女人並不領情,克洛迪娜揮了老半天的手她全當沒看見,這讓克洛迪娜有些不滿了。
 
  屈指,她帶著點報復心理用力彈了天堂真矢的額頭,天堂的額頭立刻紅了一小塊。克洛迪娜瞬間有些擔心自己是不是彈的太用力了,但誰讓她不理她呢,反正一點小紅而已,等會兒就好了。

  倒是天堂直到被攻擊了才終於回過神來,眨著眼茫然的注視眼前的奶金身影。
  
  「啊克洛迪娜......」天堂用指腹輕輕搓揉著剛剛被克洛迪娜重擊的額頭,自家戀人顯然完全沒有控制力道,那份疼痛十分鮮明,「......我回來了。」

  「嗯,歡迎回來......你還好嗎?」

  「我沒──」話到半途,天堂真矢突然憶起了上次受傷之後與克洛迪娜的約定,她抿唇,暫時的噤聲。不能說『我沒事』、『我很好』或『不用擔心』,天堂真矢一下子失去了語言能力,只是與克洛迪娜沉默對望。

  「我......」試圖說明些什麼,張口吐出的卻只有低嘆。天堂游移著目光,又一次沉重的吐氣,「......抱歉,讓我整理一下我的想法。」

  見天堂真矢這模樣克洛迪娜擰眉,淡金色的眉間能夾本電話簿。她知道天堂真矢不太擅長展露自己脆弱的那一面,即使交往了多年也是到最近她才學著慢慢放下自己完美而無懈可擊的偽裝......而從偽裝走向真實是需要時間,更需要練習的。
 
  天堂真矢的努力她看在眼裡,這算是談戀愛的習題嗎?從一個人面對轉向兩個人攜手向前,這或許是每個過於孤獨的人找到歸屬時需要學習的課題,她不禁莞爾一笑。
  
  將馬克杯們擱置在音響上頭,克洛迪娜轉向天堂真矢,張開了雙臂。

  「Ma Maya, 抱一下?」

  「......克洛迪娜......」天堂真矢凝視著總這麼溫柔的克洛,遲疑了半刻,抬步蹭到了克洛身前。

  精實的手臂環上克洛的腰際,而後緩緩的滑到後腰,將柔軟的身子圈進了懷裡。謹慎地收緊力道,深怕多一份力道都會惹疼眼前人,她一點一滴、小心翼翼地將自己埋進克洛的香氣裡。

  骨血是滾燙的,每次擁住克洛天堂都感覺對方的體溫比自己高了少許,聽說手腳越是冰冷的人內心越是熱情,那克洛迪娜又是怎麼回事呢?以她的熱情奔放來說,克洛迪娜的體溫未免高的過份。

  但這份溫暖總能讓她不自覺的放鬆了身心......臉埋在克洛頸間,她的吐息呼在克洛肩頭,搔得克洛迪娜有些癢又覺得笑出聲未免不合時宜。

  「嗯,我在。」一手摸在天堂的後腰,一手安撫的輕拍天堂的背部,規律、溫和而帶點撫摸的拍撫。每當像這樣擁抱眼前的人,她就會意識到天堂真矢也是個需要人疼愛和照顧的女人,她的背影再怎麼挺拔也沒辦法頂天立地。是要有多殘忍,才會將永遠的Top Star、絕無破綻的首席這種期待加諸在這個人身上呢?

  「所以......怎麼了?」指頭深入栗髮之間,順著天堂的長髮。一日的練習下來她的頭髮有些凌亂,平常柔順的髮絲有些糾纏、打結。天堂任由克洛的指尖滑過自己的頭,只是蹭在克洛的頸窩,貪婪的汲取著克洛迪娜略高的溫度。
  
  「......腿的行動有點不太靈活。」真矢的聲音本就偏低,但此刻似乎還有些悶,是因為埋在了肩上嗎,克洛迪娜走神的想著。

  「跳狐步舞的時候一直絆到,」思索了下天堂又低聲補充,「甚至差點摔在了舞伴身上。」

  吐氣,天堂稍稍用力摟緊了懷裡的嬌軀,用全身力氣去感受那份依戀和眷戀,隨後她放鬆了力道。

  「大概......也沒什麼的,只要再多練習就能把感覺抓回來,不用太擔──」

  「天堂真矢,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妳有多努力。」

  打斷天堂的話,克洛雙手按上天堂的肩頭,倏地用力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堅定的紅眸直望進鳶紫深處,眼底是一如既往熊熊燃燒著的焰火,「我也比任何人都清楚妳跳舞時的一顰一笑一投足──能這麼了解妳的只有我。」

  「所以當妳找不到自己的時候,記得妳還有我。」捧住天堂的臉頰,克洛迪娜的鼻尖輕貼上了天堂的,帶著甜味的吐息近在咫尺,「還有我可以幫妳找到妳自己。」

  天堂怔怔的望著豔火紅眸,一瞬間似乎望見了那眼底的灼灼火焰在搖曳閃爍,咬唇,她平時總揚著淺笑的唇抿成了筆直一線。緩緩放鬆了摟著克洛迪娜的力道,雙手轉而輕搭在克洛迪娜腰間,指尖搔弄著懷中人的腰際。

  「......畢竟互相注視著有七、八年了,我也不認為有人能比我更了解妳。」

  克洛迪娜顯然對天堂的反應感到滿意,伸手替天堂摘下了有些移位了的髮夾,順手將它別回了正確的位置上。指尖在完成工作後溜下了天堂的側臉,轉而用手掌覆上了天堂的臉頰。

  「我說,真矢。」

  「嗯?」

  「在頂樓來場舞會吧?」

  「......現在?」
 
  「對,現在。」

  克洛的笑容綻在溫暖黃光下,如冬煦暖陽,天堂撞在那明朗笑容上竟一下走了神。

  自己對克洛迪娜的笑容毫無抵抗力可言,在與她交往的每一天中,天堂都會如此強烈的意識到。那無畏無懼、勇往直前的笑總能替自己帶來勇氣,即使那笑偶也有染上陰霾的時候,再起身的那份執著和毅力更叫人挪不開分毫注意力。

  克洛迪娜是她面對太陽時,會在她身後替她照亮腳下陰霾的光,而此時此刻,她正看著她的光捧著手機忙乎。

  「所以......要跳舞嗎?」

  「啊啊、等我一下唷。」

  稀哩糊塗的被克洛迪娜帶上了屋頂,天台上僅有的燈光是公寓旁閃爍著的路燈。奚奚落落的飛螢聚集在燈罩旁,讓本就稱不上明亮的路燈更顯得黯淡了幾分......但或許是今夜月光明亮的緣故,即使如此也並不到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

  打了個小小的噴嚏,天堂揉揉鼻子。

  天台顯然並不是個受歡迎的地點,透過微光可以捕捉到灰塵在飄揚,對體質稍微敏感點的人來說此刻或許已經紅了眼睛、噴嚏打個不停了。好在兩人的身子都並不那麼脆弱......哈啾,天堂望向聲音的來處,她看見克洛迪娜也悄悄蹭了蹭鼻翼。

  目光下移,落在了水泥地上。天堂考慮著等等旋轉的動作是不是該把腳再抬高一些些,好避免摩擦到地面──磨壞了鞋底是小事,要是因為卡到而扭到腳踝就得不償失了。但這地板配平底鞋能旋轉得起來嗎?

  她不安定的視線在逛了一圈後又回到了克洛迪娜身上,她抿抿唇,放棄了呼喚克洛迪娜的想法......畢竟她看起來有點點忙碌。

  克洛擺弄著手機,好一會兒後終於找到了滿意的曲子,她相信這首歌既符合她們的心情也能烘托足夠好的氣氛,絕佳選曲。按下了撥放,她將手機直立靠在水塔一旁的坎上,開啟的手電筒替兩人提供了不至於互踩腳的光亮,最後她快步奔到了天堂身側。

  「Waltz。」她低聲說著,紅眸熠熠生輝,「會好好引導我吧?我的公主殿下?」

  眨眼,天堂真矢自然的伸出左手與克洛相牽,右手則搭上了克洛的肩胛骨,「Oui......Ma princesse。」

  克洛迪娜愉快的笑了起來。

  樂音響起,是Sixpence None The Ricker的kiss me。天堂挑眉,並沒有不快,只是詫異,「為什麼挑這首歌?」

  「不喜歡嗎?」

  「倒也沒有。」

  「那不就好了嗎?」
 
  克洛嘻嘻笑著,往前邁了一步,兩人身子相貼。天堂仍穿著外出時的灰襯衫和收口的牛仔九分褲,而克洛迪娜則仍是那身輕便的服裝,只是套了雙高筒的帆布鞋。服裝風格迥異,但兩人站在一起時卻並沒有絲毫違和感......興許是氣質本身太過相配的緣故。
  
  抓準了一個拍點,她們同時邁出了步子,夜半的圓舞曲由一個簡單的右足併換步開始。沒有太多的言語,僅憑著偶爾的眼神交會便能心領神會下一個步伐該踏在何處。踏步的位置、擺盪的幅度、轉身的時機,沒有事先的練習和預演,這一場圓舞曲卻好似是千錘百鍊後的曇花一現。

  這就是有著非凡實力的舞台演員們,在有著絕佳默契時能展現的最佳演出。
 
  迴旋、踏步,雙人舞看上去如一個個體,流暢而自然的舞動;即使只是屋頂上的即興練習她們卻是誰也不退讓,轉度、擺盪、力度,無論何者都做得徹底到位。從開始的基本舞步到後面的花步,兩人的默契讓她們甚至能不經討論的跳出大陀螺轉 (Big Top)和拋轉過度傾斜 (Throwaway Oversway)等較高難度的舞步。

  偶爾會注意到兩人的步子並不那麼一致,或許是天堂慢了些,亦可能是克洛迪娜快了點。但不管是哪裡出了些許的差異,兩人都能即時的做出應對,補上那點不完美。

  這或許就是戀人相處的最終姿態吧,即使有不完美或者小缺陷,但總能互相包容並且接納──畢竟人無完人,只有願意互相理解才能攜手共進──

  「啊。」

  節奏正好、氣氛正佳,但舞如人生,總會有那麼點小插曲。兩人的腳倏地絆到一起,重心搖晃了起來。幾乎是瞬間的反應,天堂以腰為中心旋轉,拉著克洛迪娜倏地將兩人的位置調換了過來。一下子天堂踩在了女步的位子上,而克洛迪娜則成了領舞。

  樂曲仍然在繼續,只要音樂還在播送,演員就不能先謝幕。分不出誰先誰後,她們同時改變了雙手擺放的位置,一氣呵成的將雙方跳的舞步調換了過來,從出差錯到調整過來全程用不到一個三拍。

  下一個拍點出現,兩人已經就位,同時邁出了後半段舞曲的舞步。紅瞳中倒映著清澈的紫水晶,克洛迪娜輕笑出聲。

  「妳反應很快嘛。」

  「這樣才夠資格當妳的舞伴吧?」

  天堂唇角微揚,無聲地笑了笑,而克洛迪娜卻沒有予以回應。沉默的音樂在他們之間流轉,直到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兩人如鐘錘擺盪的身軀終於定下來時,克洛迪娜才突然地傾身,柔軟的唇湊到了天堂的耳際。

  「真矢,妳一直都夠資格──不用太擔心,好嗎?」輕拍天堂的臉頰,隨後還捏了捏對方白皙的臉頰肉,克洛迪娜看上去心情相當不錯,「而且,我找到妳舞步會卡卡的問題囉。」

  天堂感覺克洛迪娜那閃閃發亮的雙眼活像是找到了什麼秘寶。

  「天堂真矢,你跨步變大步了。」

  天堂真矢正揉著被捏的臉頰,聽克洛迪娜這麼說,她稍稍蹙眉,「我有嗎?」

  「差異不大,所以你可能比較不會注意到。不過你跨步的幅度比之前大了一點,我猜是你心裡急著想趕回進度造成的。」

  「雖然只要舞伴稍微跟著邁大步一點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克洛迪娜邊說邊邁出一步,雙眼注視著腳邊,目測自己的步距,「但如果舞伴本身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的話,在旋轉或交叉步的時候會絆到是理所當然的。」

  「我猜應該是因為步距並沒有真的差很多,所以你的舞伴跟劇團長才會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吧。」

  「......你是說,其實我只要稍微調整我的步距問題就解決了嗎?」

  「對。其實只是個很小的問題而已,只是一般人可能不太會注意到這件事情......畢竟這差異真的不太容易發現。」

  天堂眨了眨眼。

  「就是,呃,類似小小螺絲即使不起眼,鬆掉了卻會給整部機器帶來大麻煩的感覺......?」
  
  看天堂真矢一臉茫然,克洛迪娜思考著試圖補充點什麼。
 
  「......沒事,我知道妳的意思。」

  緩緩吐氣,天堂真矢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竟然只是步距這麼小的問題而已嗎?她煩惱了這麼多天的問題,只跟克洛迪娜跳了支舞就完全解決了......。雖然是因為不想讓她擔心所以才沒有向她提起,但最後不禁還是讓她操心了,甚至還讓她幫忙解決了問題......

  果然,是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人啊。

  「喂,天堂真矢?」

  啊啊,如果困境是寒冬,那克洛迪娜就是那熱力足以融去一切冰封的冬日暖陽。燦爛、耀眼,溫暖卻不炎熱......到底被她拯救了多少次呢,或許早以數不清了吧。

  「說起來,克洛迪娜,為什麼那時候明明稱呼我為公主卻是讓我跳男步呢?」

  「因為我感覺如果讓妳主導舞蹈,應該更容易看出問題在哪裏吧?」

  「那公主是?」

  「妳難不成希望我喊你王子殿下?」克洛迪娜不滿的輕哼,「哪有你這樣沒路用的王子殿下,膽小怕鬼又貪吃,不會畫畫又滿口五四三,妳還是當個公主讓我疼就好了。」

  拾起水塔邊上的手機,克洛迪娜將音樂程式關掉後將手伸向了天堂真矢,「回去吧?Ma princesse?」

  牽起克洛迪娜的手,天堂捏著手中細嫩的小手,沉默了幾秒,隨後她將克洛迪娜的手拉到了唇邊,在她的手背上輕輕印下一吻。

  「Claudine。」

  「又怎麼了?」

  「謝謝。」

  「......彼此彼此。」

 
 
 
 
 
 
 
 
 
 
 
 
 
 
 
 
復健(???
感覺好久沒認認真真寫個文章,整個手感都死去,不過好像每次發文都是這個狀況就是了。
 
這篇主要也就只是想寫有點受挫的天堂而已,一切都是從這個開始的。沒什麼爆點或高潮迭起,大概是篇平淡(?)的文章吧。說起來這篇原本的主軸其實是情侶三十題裡面的『壓力爆發的夜』,寫著寫著感覺越來越離題,最後就放棄了那個名字(#
 
本來想挑個大神畫的好看的縮圖的,想想等等要出門了也來不及在跟大神求個放縮圖的授權,想想算了,用我的長頸鹿(??)姑且頂一下吧。

這篇其實也是因為最近好多人都跳坑,跳去明日方舟的坑了,剩下我在坑底,我好難過我需要迷宮糧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希望大神們能回來給我產糧吃啊!放著我快餓死只能自己寫點東西你們不心痛嗎!
 
 
好啦下次見。

啊對,他們跳的是這首:Sixpence None The Richer - Kiss Me
本來想說讓他們跳首法文歌,找了好幾首適合的,結果最後選了英文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82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NA-23
真...真香 謝謝謝謝

05-28 23:44

學姊
等你等到都發霉了

05-29 00:29

星夏&夜雅+一隻葉喵
出現了!(對不起我好晚才發現QAQ

07-07 08:47

麵包
阿欷欷欷欷欷欷欷欷欷!!(太多(衝撞
好久不見RRRRRRRR
這篇剛出的時候就按了GP結果到現在才看完(ry

好喜歡迷宮組...(情緒轉變太快
克洛這麼關心真矢,真矢那麼不想讓克洛擔心...我死了!(不是

話說阿欷生日快樂!(過了
感覺好久沒出現了(´・ω・`)

10-25 21: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pupss9234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烏托邦】天生醫者──潮...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icky112277關於研究生的生活
周二恢復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