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劍三】追憶

作者:結夏安居│2019-05-27 22:02:47│巴幣:4│人氣:112


我喜歡的江湖,是有你在的那一片我的小小的天地。
沒有風霜雨打,只有暖陽傾城。


  
  
  她想她是愛著那座江湖的。比她自己所以為的,再更愛一些。
  

  或許是因為正如同那個她挺喜歡、交易行中貴到爆炸的道具【隨緣】所敘述的文字所說的──這個江湖中,總有一些人和事,一經遇合,就讓人難以忘記。

  也或許是因為,那個遊戲她真的玩的太久,投注了太多的心血與情感,即使一方面明知道這不過只是個遊戲,大唐早滅了上千年了,但聽著遊戲中那些NPC如是訴說、聽著玩家如是訴說;說著長槍獨守大唐魂,說濟世蒼生此生無悔,說少林亦有豪情意,說不向江湖尋劍仙時,她還是忍不住跟著哭成了狗,在淚眼朦朧間跟著嘶聲大吼,只為道一句無悔。

  
  但她又想,或許。

  或許,她其實也是恨著那座江湖的。

  
  她不是個特別有才華的人,辦不到像如憶仙衣及堯僥那樣,為了宣傳遊戲特地拍錄一支微電影出來,也沒辦法靠華美的同人文或圖吸引人們接觸,更沒陸大樓那樣的豪情與魄力,包下整個網頁版面只為了向人們說一句「這是個好遊戲,大家來玩吧」。

  可她用了八年的時間,一點一點將那個世界的點點滴滴全部看進了眼裡,進而收進心裡;一步一步,將那片大唐的錦繡河山走成了心中最美的景色。她對遊戲中每一個能被喊出名字的NPC背後的故事與設定如數家珍,會在每一次帶新手下副本時,除了機制外,告訴他們關於這個副本、這個角色的設定和彩蛋是什麼──她總怕如果只是枯燥乏味的刷裝練等,那麼對於那些玩家來說,這個遊戲很快就沒意思了。
  

  她曾經稚氣而堅持的試圖告訴每一個人:這遊戲很好玩,玩玩看嘛,你不會後悔的。

  那座小小的江湖承載了她少女的所有夢想與情感,她原本也以為自己大概會就這麼一路玩到總有一天遊戲不再經營,官方宣布結束為止。

  可都說卦不可算盡、話不能說絕,誰知道江湖說變就變,天寶四年一眨眼便成了天寶十四年,連綿的戰火燒去的不只是故土家園,還有茫然無依的人心呢?
  

  劍茗,任俠,緣風。

  結果到最後,她還是不曉得當初的劍俠情緣,那個「情」字指的到底是什麼。

  她只曉得,那座江湖每一次掀起新的風浪,便代表有人進來、也有人要走了。

  
  當自稻香村盤旋而出的風行至杭州時,她和她的朋友在遊戲中創立了第一個角色。一個進了畫廊繡舫霓裳舞的秀坊,一個進了只笑桃源非夢中的萬花,她看過攻略、看過官網才玩的遊戲,知道那兩個都是治療的門派。於是她想:那麼我來玩個T吧。總要有人保護她們的。

  於是她入了天策府,從一身菜味、技能都得對著說明看半天才曉得怎麼擺比較好的新兵開始,學著手法、學著怎麼玩好這遊戲的坦職,在各式各樣的副本開荒與反覆攻略中,慢慢換上了一身英氣的劍茗,也慢慢玩成了遊戲裡認識或者不認識的玩家眼中「有點眼熟,好像是個手法還不錯的T」。

  在固定團的吹捧及搶下一個又一個的五甲與十甲成就中,她逐漸覺得自己彷彿真的是遊戲中那個傲立於白馬之上,一柄纓槍斜橫,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美麗軍娘。
  

  而後一場精心策畫的屠龍大會打崩了她的自得其滿。

  
  儘管知道一代補丁一代神,轉眼當爹轉眼孫的道理,但當版本大改,天策與萬花一門雙心法直接自PVE中被除名,左耳聽著同門哭喊「這大唐負我」,一個個在秦王殿前下跪下線,曾經熱鬧的門派頻道變的冷冷清清,好友名單裡灰了的同門有些再也不曾亮起卻留了個念想、有些直接成了「此角色已刪除」;右耳滿是朋友哀淒的自嘲「離經易道成絕曲,人間不見花間郎」,說今天她又在大戰門口喊隊伍喊了三個小時,來DPS遭拒、來治療遭拒,自己開隊伍依然遭拒,別人寧可要個環保裝的補天也不要六蚩靈的萬花,說算了這遊戲玩起來沒意思,不玩了,我帳號妳拿去吧,願意玩妳就改個名字替我玩著,不願意就放著;打開QQ就是固定團團長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委婉說著他們團隊不再需要天策,假如她沒其他門派角色的話,那麼只好說聲抱歉時──

  儘管她自認遊戲心態向來健康,也不免有些爆炸。

  一夕之間人事全非,而她連哭都不曉得能向誰哭去。

  只能體貼的說著好的沒問題,妳的角色我會替妳顧好的,現實過得開心最重要;回覆著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謝謝團長一直以來的栽培與照顧,祝團隊成績越來越好,週週CD見大鐵。
  

  然後在秀坊的朋友想轉服時陪她一起轉了服,玩不來PVP的手殘只能選擇放下白馬銀槍,褪下戎裝改著墨衫,開了個走在路上十個玩家九個半當自己妖的標女號,拿自己的角色跑任務下副本,於千錘百鍊中被錘成泥,再於反覆挺屍中逐漸挺出點勉強可以稱為技術的東西,霎時頓悟了古人說的真對,愛因斯坦說經驗是死出來的果然誠不欺我。

  她將從死亡中學到的技術與經驗作用在朋友留給她的帳號上,時不時兩個帳號兩個區服的切著玩,務求自己的帳號隨便養沒關係,朋友的裝備肯定是要跟的上大部隊的。
  

  那時她還太年輕,天真的想著等到下一個版本大改,若是萬花被改強回來,或許朋友就會回來了。

  然而真的等到版本大改、萬花改強時,不說朋友不曾回來,秀坊朋友也選擇了離開。只不過這次沒有誰留下帳號讓她看著處理,也沒有什麼不如滅門,情懷不再之類的話。

  朋友告訴她,肯定還是有人覺得這座新的江湖比從前的好,這江湖絕對也有它有趣而令人深愛的地方。可不論再好,那也不是她喜歡過、深愛過的江湖了。
  

  她不是個太聰明,或者擅長說話的人。面對這種「可是我偏不喜歡」的李文秀式回答,只能沉默、再沉默,想說的話語明明那麼多,挽留卻在與悲傷一起被反覆吞嚥後,淪為了一句輕飄飄的:「嗯,好的。」

  
  嗯,好的。

  她總是習慣這麼說。即使會難過會寂寞,也習慣了不去開口挽留什麼。

  
  她很清楚,真正想走的人,是怎麼也留不住的。

  所以也只能給予祝福,祝他們快樂開心,一切順遂如意——然後從此橋歸橋,路歸路,也許通訊軟體上偶爾還會聊個幾句,卻漸漸再找不到共同的話題,漸漸沉默,漸漸變成和其他通訊錄中存著卻不曾交談的名字沒有區別的存在。

  但是那樣很好。她想。不要像她一樣沉迷遊戲,那樣很好。

  只有現實中感到寂寞,找不到歸依感的人才會將遊戲的世界當成真實的,能夠分的清,能在玩的不開心時毅然選擇離開,回到現實繼續過自己的日子,追追劇,看看電影,約個會,找幾個朋友一起出門逛街唱K,那樣很好。

  她衷心祝福。

  
  後來她將萬花朋友的角色轉到了現在的伺服,雙開著組隊獨自日常,開始習慣一個人獨來獨往,不加入任何固定團隊,也不特地和誰搭訕認識,偶爾碰到我看你眼熟、你看我也眼熟的人時便聊個幾句,交換個好友,江湖告急需要人幫忙時嚎個兩聲,看會不會有人回扣個1也就夠了。

  這樣子一個人雙開刷本的日子,持續到她的電腦再也禁不起遊戲差勁的優化與逐漸華麗而吃資源的特效雙重考驗,只要雙開著同時放技能接著肯定藍屏後,她不再雙開,也不再下副本做那些日常週常了。

  
  她慢慢的在那座她深愛的江湖中,將自己活成了一抹舊時代的幽魂。

  
  後來,再後來。

  當官方宣布重製版將不再有兩年的同步緩衝,改版後全面升級重製,而搶到了封測碼,上線幾次死機幾次,儘管如此仍堅挺著跑完了一二三測,看過了官方所謂的技能重製、劇情重製後——

  改版前一天,她在將所有的日常都做完後,把自己的和朋友的萬花開回了萬花谷,一個在孫思邈跟前下跪、另一個自絕於落星湖底後下線。

  
  接著她換回陪了自己八年的天策,將那個角色開回了天寶四年時,那座儘管也有遺憾,但終歸還算祥和,沒有遍地屍首,也不需要她一一為誰拾骨的老天策。

  在那裡她看見了許多和她一樣,或身著破軍燭天、南皇蚩靈、劍茗雁虞……又或者曜武煌天,頂著一張死板板的固定臉,騎著素月、照夜白、望雲騅等不再有人青睞的馬匹,同為幽魂的同門……或者該說,同袍們。

  
  秦王殿前,他們誰也沒有說話,自發性地上了馬,順著左右排開了兩行隊列,空出中央一條大道。

  她看了看,默默地喚出了自己的馬,也跟著排進了一旁的隊列中,最後一次看著夕陽下和平的天策府,以及那片自遠方漫連開來,既美麗又令人因風雨欲來而不安的火燒雲。
  

  她以為自己不會哭的。
  

  然而當白頻上,一個個同門接連將最初的入門誓詞打出時,她還是沒能忍住淚意將眼前給逐漸氤氳——

  
  「我天策府將士,素有東都之狼的稱號。」

  「以長槍之利刃,守我大唐河山。」

  「你若成為我天策弟子,但有八字,切不可忘。」

  「『苟利國家,不求富貴。』」

  「我來問你!你願意將這句話刻在心底,成為我天策府的正式弟子嗎?」

  
  ——「謹遵將令!將軍放心,末將終身不忘!」

  
  淚著眼將這句話送出,在快速洗刷過螢幕的「此生無悔入天策,來世還做東都郎!」中,頂著不斷掉幀、明顯逐漸變卡的遊戲,她跟著同袍們將依序將技能一一摁了過去。

  疾如風,徐如林,掠如火,守如山……

  她曾為放出看似無辜的血眼龍王奮戰,為揭穿紅衣教的陰謀奮戰,為彌補自己曾犯下的錯誤而奮戰,為從亂世烽火中守得一點安祥而戰……她以為那只是個遊戲,她只是個順著遊戲指示、任務要求跑著任務的小卒。

  可不知不覺中,她早已將那座江湖當成了所有。

  
  她想她是愛著那座江湖的。比她自己所以為的,再更愛一些。

  所以才會感到難過,才會憤恨為什麼那座江湖不再是曾經熟悉的模樣,才會在堅持了許久後,終於放棄、終於懂得了朋友那句話的意思。

  
  新的江湖肯定有它有趣、吸引人、甚至比從前的江湖更好的地方。一定會有人喜歡新的江湖更甚從前的江湖。

  但那不是她所深愛,她曾喜歡過的江湖了。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她偏不喜歡。

  於是也只能選擇告別,道聲晚安。

  晚安,江湖。

  再見了。
  


  
  我喜歡的江湖,是有你在的那一片我的小小的天地。
  沒有風霜雨打,只有暖陽傾城。
  


  FIN.



上個備註:
「我喜歡的江湖」一句,出自同人歌〈舟行與你〉題記。
如憶仙衣及堯僥,第一部玩家自制的宣傳視頻《落花辭》的編劇和導演。
陸大樓,開明教時一個自費掏腰包給沒錢打廣告的官方賣了整個遊戲攻略站版面做廣告的玩家。
uku設定是從70初開始玩的老屁股,陸服玩家(所以才是8年),因此文中寫的一些風氣(比方天策掰掰萬花拒組,固定團主T一夕失業什麼的)也是陸服特有的…
標女指的是成女,標準女←這個才是官方對體型的正式稱呼,但只有老老老玩家才會這麼喊,通常都是直稱成女比較多。
愛因斯坦那句話純粹是我瞎說的,愛因斯坦真的沒說過這句話。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出自《白馬嘯西風》。
入門誓詞其實不是完整版的,我用的是《從軍行》中稍微刪減過的版本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73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劍俠情緣 3 Online|劍3|劍三|劍網三|劍俠情緣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mohlu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一隻黑黑的妖怪住進... 後一篇:【狒狒14】11/03...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2017806巴友們
小屋更新繪圖了~炎炎夏日就是要來看可愛的妹子+_+/歡迎來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