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徘徊於喧鬧與寂靜之間的壯遊-評《搖曳露營》

作者:駝鳥│搖曳露營△│2019-05-27 00:39:23│贊助:6│人氣:80
     《搖曳露營》是一部神奇的治癒動畫,雖然它的宗旨仍是「拯救難民」,但本作的天才新銳監督京極義昭巧妙運用「志摩凜的單人旅行」營造的寂寞意象,與芳文社的「泡麵萌幼女百合」風格排比,呈出一股強烈的衝突感,也無怪乎初執鏡筒就獲得2019年「東京動畫賞」的最佳監督肯定,也可能是有史以來藝術成就最高的芳文社改編作。

        本作從「單人露營vs團康露營」的對照出發,衍生探討「集團與自由」、「異化與逃離」等子題,但巧妙的是編導幾乎全無施加個人想法在人物的科白與劇情中,只是讓旅行的孤寂與人際疏離的感覺,淡淡的利用構圖與人物神韻,以及有點寂寥卻不失風趣的鄉村配樂,以中性不帶價值觀的方式呈現在觀眾面前,可說令人回味無窮。


排比的樹木、勻稱的富士山與恰到好處的光源運用,讓眾人為之屏息,同時和煦的陽光也象徵冬季冷澈的感覺被眾人相聚一刻的溫暖所融化


志摩凜的單人寂寞旅行:人際疏離與自我放逐


       本作最為獨到的設定,就是女主角志摩凜她那帶有獨特寂寞與空靈感的冬季個人旅行。與「奇諾之旅」等作品不同,凜並非因為什麼特殊的原因而踏上旅程,單純就只是受到爺爺的啟發而「喜歡單人露營的寧靜感」,但是她踏上的旅程,卻比奇諾與漢密斯的更加「萬徑人蹤滅」,而且凜單人機車旅行的意象十分強烈,可說是寂寞公路類型電影的成功再現。

而且凜的機車台詞大概只有兩句,跟漢密斯不同,你懂的。

       因為刻意選在冬季淡季露營,一路上除與營區主人、店員等人的寥寥數句話,即未再與人類有任何的互動。再加上劇中出色刻畫的冬季蕭瑟風情,遼闊視野,更加深了這種寂寥感,特別是最後凜的那段單人夜衝驚魂,更是令人很有感觸。

導演善用大遠景及蕭瑟的配色來襯托凜的單人旅程
     
      那麼作者究竟想藉凜的一人旅表達什麼呢?對也很常一人旅行的肥宅大叔筆者而言頗有感觸。終歸對我們這些單人旅者而言,很難解釋自己到底是「喜歡獨自一人的自由」,還是討厭「與其他人綁在一起的旅程」,亦或其實兩者皆非?

       人類終歸是一種社會動物,但又很奇妙的是一種需要給彼此空間的社會動物;換言之,我們在享受社會化帶來的安全與溫暖之虞,又希望逃離要處處配合他人的社會舞台,不用費神考慮對方會說什麼,也不用考慮要跟對方說什麼。在這樣矛盾的情緒下,凜雖然感受到與撫子一起露營的喧鬧與溫馨,但下次啟程時卻又毅然決然投入冰冷寂靜的單人旅程中,可以說不斷徬徨在排斥與享受群體生活之間,難以清楚解釋自身的矛盾。

凜心不在焉、無神的的看著書,暗示她可能也不是完全享受寂寞。

      不過相較於捷克文學巨擘卡夫卡(Franz Kafka)的「變形記」那樣露骨的表現人際疏離與自我放逐,本作編導係用非常含蓄的手法,利用古典敘事的結構捕捉凜從不願與他人一同旅行、到願意與撫子兩人出遊、再到參加聖誕野團的最高潮、最後在回歸平靜的單人旅程,描繪人們喜歡溫暖、有時卻又想逃離的複雜心境。

       最精彩的橋段,當屬第4、5集凜與野團同時卻前往不同地點露營的橋段,從凜對著公路攝影機揮手給撫子看,到最後兩人互傳夜景的情節,充滿了一種「溫馨的衝突感」:明明希望分享旅程快樂的兩人,卻執意踏上不同的旅行,凜堅持的點是言語難以形容的。而凜只能透過網路分享「自己的故事」的這種作法,反而因為科技發達的後現代感而顯得更為孤寂,彷彿只要有了網路、社群軟體,即使最親愛的兩人亦無必要同時存在同一個空間裡,但這樣的孤寂感又與兩人的心心相印呈現極大反差,令人拍案叫絕。

觀眾公認全劇最美的場景,兩人心心相映,得以共同分享這個美麗的世界。


旅行的意義:從異化中逃離?


       本作另一個傑出之處,在於從「物質生活的困境」來探討旅行的意義。編導利用相當多的篇幅及逗趣的旁白,鉅細彌遺到描述露營與物質生活的關聯,從帳篷、睡袋到底有多少種類要多少錢,到劇中人物不斷計較錢的問題、煩惱買不起這個買不起那個,再到野團成員帶撫子去逛麋鹿運動用品賣場的「劉姥姥逛大觀園」情節,就是要充分體現出儘管露營的目的是要暫時遠離文明生活與物質社會,但為了能啟程還是逃不了金錢與工作的拘束,逃不過資本主義異化問題的這種矛盾性。

撫子因為運動用品店而初次表露出對賺錢享受物質生活的嚮往,是劇中的重要分水嶺
       
       人類為何要旅行、為何嚮往大自然,或許是一種類似於德國思哲康德的美學中「追尋壯美(sublime)」的情緒(推薦參考這篇評論),本能上對於大自然未知、神迷的美所吸引。但真正的問題在於,自從工業革命之後,人類「觀光」這件事就與資本主義造成的異化脫不了干係,正如法蘭克福學派的馬克思社會學家阿多諾(Theodor Adorno)等人所主張的「文化工業」概念,小布爾喬亞階級陷入把自己當作生產工具賺錢(異化),賺到錢後又花在旅遊相關產業上,最後只好又回去賺錢的循環中。就算這個旅行已經是不那麼商業化的「露營」,仍然存在著只剩下「交換價值」的文化風險,而失去其獨立性,就像撫子迷失在玲琅滿目的運動用品店裡一樣。

追尋大自然的旅程,真的能突破現實的藩籬嗎?
     
      對此,編導令人激賞的隱喻就是撫子不斷想要找打工的橋段,凜、千明跟葵都為了籌出遊的錢不停的打工,而編導更是刻意花費很多篇幅在描述三人的打工情節,包括打工讓葵等人的時間安排變得棘手等等-因為打工的事情跟主線劇情沒有太大關係,所以作者可以說是故意藉著描述打工來強調物質限制對想要「自由」的三人所加諸的束縛,而撫子直到最後都沒有找到打工,而只是勉強找了兼差寫賀年卡的零工,可以說是編導最後的妥協:撫子象徵的就是故事中僅存仍然完全純真、未物質化的那個部分,最終都還是充滿著人本的夢想不受現實玷汙的。

狹小的社辦完美的呈現出眾人想要逃離的感覺,但囿於現實還是不得不回來「打掃乾淨」

     最終話開頭的超展開(我還以為真的要超展開了)描述撫子夢想中二十年後的露營場景,更是畫龍點睛,完美表現出撫子的純真、是一個象徵把資本主義極簡化與逗趣化(賣露營工具賣到變成富翁,還可以搭帳篷飛行器來找大家)的女主角。


資本主義帶來的物質生活確實能「填充」人們的幸福感,這是馬克思主義者也無法否認的       

      最後,另一個有趣的隱喻則是不管是凜還是野團,都不斷在旅程中被美食跟溫泉的「陷阱」所考驗:如果說這個橋段只出現一次,可能還不代表什麼,但是因為同樣的橋段反覆出現,故作者應該是想要暗示,要離開文明與物質生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很容易就陷入(溫泉與美食)的溫柔鄉中,不小心就會睡過頭,而忘記要出發前往挑戰自己的大自然的。

「其實可以通過的禁止標誌」也是故事中一個精妙的比喻,有些障礙或許只是約定俗成的擺在那裡,要不要闖過就看你自身的決心了。

     終歸如果要賦予「旅行」這件事足夠的意義,成為文化馬克思主義者口中的「真正的藝術品」,而非只是資本主義的派生物的話,那就不能只是為了「享樂」、為了旅行而旅行,而是真的要能挑戰自我、或是真正率真與旅伴情感交流的「壯游」。

結語:美景當前,出發吧


        本作最讓我驚豔的橋段出現在最終話的最後一幕,在經歷了令人心曠神怡的聖誕團後,眼看故事就要劃下一個平靜的句點時,沒想到編導居然創意滿點的天外飛來一筆:撫子居然開始單人露營了!結果劇情在描述凜不斷體會到團康露營的溫暖,重新享受「回歸人群」而不執著孤僻的寧靜感時,突然碰的一聲,身為眾人團體生活的中心撫子也決定要遠走單飛了,也就是導演再度將劇情帶回最初的起點:果然旅行者有時想要安穩、有時又想要逃的,這種人際關係的奧妙之處是不可能梳理清楚的。

更厲害的是編導還別出心裁的安排進行單人旅的兩人不期而遇重逢,使意涵又更為深遠

      無論如何,美景當前,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大膽享受一個人的旅行吧!

        PS:雖然本作已經確定要製作第二期,但我覺得在整部作品的餘韻實在太好的情況下,反而有點不是那麼希望出二期破壞這個美感,也是很矛盾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64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搖曳露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arkwc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在戀愛階級鬥爭中較勁的少... 後一篇:令和AKB隨筆-02 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