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小說】盧希娜公主的綻放劍‧8-3

作者:蘿莉保育小組◎葛野│2019-05-26 22:04:52│贊助:4│人氣:16
盧希娜公主的綻放劍
8-3

  
  『背叛劍‧湖中悔恨﹝A型﹞』
  
  這是一把被降階的『精製劍』。某種程度上,它也能當作是『名製劍』。因為,在民間軼事中,這把劍的製造者就是『妮妙劍匠』這種存在於童話故事的人物。
  
  ──收錄於『布塔米螢建國外史』中,心疼義子的妮妙,所鑄出的『邪劍』,便被稱做『背叛劍‧湖中悔恨』。而這柄劍所具有的能力,就是以使用者的憎恨為食糧,發揮出異常能力。與一般能發出神跡術的劍不同,『背叛劍‧湖中悔恨』所擁有的特點是會強化使用者的『蠻力』、『切斷力』、『揮劍速』,就連那種不確定因素的『運氣』,都能加以扭轉。
  
  但優莉露是稱呼她的劍為『背叛劍‧湖中悔恨﹝A型﹞』,所以至少能知道,這把並非童話故事中的『真正邪劍』,頂多是仿造了效果的『贗品』。因此,只能算是『精製劍』。
  
  早就把名劍圖鑑背在腦子裡的霧特,光看到露出大半的劍身,心中就有個底了。心情也因為這稀有的寶劍,稍稍好轉起來。──幾乎忘了他前一刻鐘的抱怨型想法:
  
  (布老頭這傢伙也挺會使喚人的。啊哈,難道他是連小公主是我放出去的都預測到,才敢這樣不談人情的派我出來?)
  
  於大清早接到布圖特的秘密請託,獨自趕來的霧特,是蹲在空地外圍的樹上一段時間了。就他的觀察,不是他老王賣瓜自賣自誇,這次的學生真的訓練得不錯呢。看到山賊團慢慢地被解決,他心中浮現稍稍的成就感。
  
  會隨後趕到的城鎮守衛隊,理論上是不需要了。頂多就收拾殘局。
  
  (我也挺會教的耶哈哈?)
  
  直到惡獸們出來,戰況才開始改變。變成真的需要衛隊的支援了。霧特是覺得,不失為一個幫禁衛隊去蕪存菁的方式,所以還是靜觀其變。…迅速地放下成就感,他也的確是個善變的人。就算有三四隻狼在他的樹下抓樹幹,他仍是遠遠的看著,不為所動。
  
  另外,還有件他需要很在意的事情。
  
  (……說到學生,這邊就有點讓人失望了。)
  
  他目睹了索沃德被打倒在地的場景。
  
  ──現在正是登場的好時機。
  
  非常確信挨了她一擊心窩攻擊不可能再爬起來的優莉露,是還傻站在這個她聲稱「很中意。」之男人倒下方向的相對方向。當然,霧特也無從得知她是在想「殺了他?或是連他一起帶走?」。能確定的只有一件事,他再不追上去,更待何時?
  
  把背上的劍,精準投向索沃德之腳尖,霧特也隨之起跳!
  
  跨張的是,不提那把被投擲出去的黑紫玉劍,就連他,都跟著瞬間出現在優莉露的面前,起跳的樹枝,於立足點的任務結束後啪啦啪啦地斷成數截,這是啥驚人的跳躍力!?
  
  於直覺上察覺到「不妙!」的優莉露,是成功地後退一步。但某人要是真有心,這次的奇襲成功率依然是高得嚇人。在這雨天,優莉露突然流汗了!是不同於細雨的涼意,使她沁出冷汗。
  
  「我家的學生,受妳照顧了。」
  
  暗紫色的劍身、和接近墨色的刀刃、劍柄的末端還裝了寶玉做裝飾。把手放在這把插在地上之單手用劍的劍柄上,霧特隨便地打了招呼。
  
  與『他家學生』的服裝差異僅剩有無『裝飾大於實質意義』的這件披風,真要讓優莉露搞清楚,可能需要多費唇舌一番。──幸好,優莉露很清楚某件淺顯易懂的事情:「眼前的劍士,實力深不可測。」
  
  「……你又是何方神聖?」
  
  「唉呀,要是我回答了,會很麻煩耶。所以我保持緘默權。──另一方面呢,因為『連那種雜事醜聞都一清二楚』的布老頭真的很大嘴巴、綜合了他的情報、在場符合條件的也只有妳了,所以,我知道妳可能是『那位人物』。」
  
  霧特裝模作樣:
  
  「被隱匿的大公主‧『優莉露米西亞‧F‧布塔米螢』,是吧?」
  
  混和劍也在這語尾未落的呼吸間隔中,劃出個鮮紅弦月,向霧特招呼!只是他反手持劍的姿勢就只維持了十六分之一個呼吸間隔,換了位置插進岩盤裡的黑紫玉劍,便這樣不動如山地,檔下混和劍的斬擊。
  
  其中還看穿了混和劍會由下而上,搶先進入揮動的軌跡中阻礙前進,還有那被蠻力衝擊也紋風不動的可怕穩固感。樣樣使優莉露臉色鐵青:
  
  「…我的劍,被接連檔下?」
  
  「啊,沃德那個『劍的性能就和矽晶式與鑽石核心天差地遠般,還是能無視上下位關係』的理由,我沒辦法解釋喔。但我至少可以跟妳說,妳的劍被我檔下是理所當然,這可是『絕製劍』的『混沌之黑』呢。」
  
  霧特依然一派輕挑。
  
  「說真的,我只是出於好奇,想跟妳交手一下而已。布老頭本來是囑咐『不可以傷著妳』,啊,我也不算有出手,他不會念我吧?──如果妳能這樣撤退,是再好不過。」
  
  他張開手掌,表示自己沒有敵意。
  
  ──不過,劍就插在他隨時能碰到的腳邊,這樣的手勢根本不能表示什麼。
  
  優莉露臉色難看地瞪著他。這也難怪,被揭露的『真實身分』,本來是該就地將這個人解決。加上這個人的態度實在有夠討厭,還相處不到一刻鐘,優莉露便一肚子火。
  
  沒有出手的理由是、不,是出手了卻沒用的理由是:「這人比她強太多了。」
  
  「布老頭是扯了什麼『醜聞』、『各國牽制』、『籌碼』。我是不太懂啦,但我懂一件事:『妳是這國家的公主』,那領這國家俸祿的我就不行對妳動手,在禮儀上。……假設妳硬要動手、我是能奉陪,有點難做人就是了。」
  
  「…我知道了。」
  
  強忍著怒氣、發著抖、倍感恥辱的優莉露,將劍向後一揮,收入了斗篷內的劍鞘中:
  
  「…我打不贏你這個傢伙、我會乖乖聽話,撤退。──下次,我一定會!一定能!……」
  
  「我拭目以待。」
  
  她脹紅了臉,轉過頭去。說不定是在哭。
  
  「咦?還有小王女妳打不贏的角色?咦咦??真的要走了?」
  
  「快走吧。──乘那個傢伙還沒改變心意前。」
  
  惡獸使者在靠過來之前,優莉露就率先拉下了自己的帽緣,遮住眼眸。而對惡獸使者來說,他比較吃驚的是優莉露的示弱。從這能推斷出,優莉露在他們的團體中,也是屬於比較強勢的類型。
  
  腳步有些跌跌撞撞,要從森林離開的黑斗篷二人組,在臨走前回望一眼,接著便消失在森林的黑暗……本該如此的。
  
  「嘿!等一下!妳能不能順道叫這些盜賊住手呀?」
  
  想起了還有件沒解決的事,把劍拔起背回背上的霧特高聲呼喊。對於這些話,基本上是被無視過了頭的盜賊團又開始鼓噪起來。「為什麼我們要住手呀!」「連咱們都想當做飼料的傢伙,咱們才不聽她的命令!」對他們來說,盜賊團的自尊可不允許被當作是被個女人呼來喚去的弱小團體。可是,傻傻地聽從了優莉露建議的他們,就像是那樣沒錯呀。
  
  至於,在整起事件中確實是頭頭的優莉露,回過頭時那不爽的程度,使她的嘴巴變成倒三角型:
  
  「那些雜碎,不算是部下。……本來想讓雙方兩敗俱傷,再一網打盡的。」
  
  計畫全都被那麼一個男子打亂了。
  
  要是出現了比狼還要厲害的角色,預計上是由優莉露解決。而優莉露也無法應付的角色,狼群再多也是白搭。
  
  上述所談的男子‧霧特,神經大條到沒感覺優莉露的怨恨,就把她藏在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
  
  「又想削弱王城的兵力、一方面又想鏟除國內的盜賊。妳是多貪心呀,大公主。」
  
  「…要你管。」
  
  該說幸虧在場的都是粗人,搞不清楚復雜的對話嗎?
  
  惡獸使者可能是清楚優莉露的身分,卻還願意協助她。太笨被騙的盜賊團,就當作不在。
「您就別瞎操心,我們會負責將這些盜賊繩之以法的。」
  
  「……」
  
  這次,是真的消弭於森林的黑暗中了。乘風而來的話語,變成了風聲。
  
  「好。再來把小公主和沃德帶回去,我就算功德圓滿了喔。…呵呵,有馬耶。騎馬回去好像也不錯。」
  
  自言自語起來的霧特,以不是對待傷患的方式,將沃德踢至半空中,再以肩膀接住!太嚇人了吧!這種運送方式!──既然都說了是『自言自語』,就表示,他是有多把這些檔住空地入口、合計還有十幾人的盜賊們,不放在眼裡。
  
  老是被忽視,盜賊們的容忍,也到極限了:
  
  「你這突然出來的怪人,是小看了我們嗎!?」
  
  「啊,抱歉。剩下的就叫我的學生們陪你們玩吧。」
  
  「殺了這白癡!!!」
  
  遭到背叛、又不被當作一回事,壓根忘了守住這裡才是重點的盜賊們,皆拿起了武器,想以包圍戰解決這目中無人的小毛頭(盜賊團觀點)。十多人的數量,照霧特自己的教誨,是無法活著走出來的數量。……但,他說的『功夫不到家』,就是以他自己做為基準。
  
  劍柄架開、右邊手刀、劍鍔劃傷、劍鎬打擊、掃堂踢腿、劍尖挑擊、追加的是數個劍法招數連繫起來的15個斬擊。在這個呼吸間隔,便將所有的盜賊全撂倒在地上!
  
  他甩了下劍身的血沫,重新把劍背起:
  
  「比起大公主,你們可真是無聊呀。」
  
  不要說壓到性的實力,如再算上他還背著沃德這事……根本難以估量呀。
  
  信步走回馬兒旁邊,霧特以垂直起跳的方式上了馬,拉起背著盧希艾娜米西亞公主之馬匹韁繩,又開始碎碎念:
  
  「照理說,我是該以公主抱護住小公主,像個白馬王子般將她護送回城?可是照禮節,我又不能那麼做。啊哈,小公主現在是演菲芽呀,那就請她再多當行李一下子好了。而公主抱的對象,我就選我的學生……好像怪噁心的!」
  
  蹬了馬刺,馬兒們開始奔跑。
  
  穿過了這關口,就沒事了。雖說是這樣沒錯,不過,剛剛撲上去的盜賊們,可不是全部,還有小貓兩三隻,檔在路的兩側。──霧特仍不當一回事:
  
  「想被馬撞嗎?滾邊去。」
  
  「絕對不能讓你過去!!!」
  
  其實已經嚇到有點閃尿的某盜賊,基於某些原則大吼著。──同時,亮出了最後的秘密武器。
  
  對應著霧特策馬飛馳,『道路下藏著的機關』在盜賊的一拉繩索下,突刺出了數道木樁!這本是隱藏在路下面的陷阱,只要有馬匹衝過,就能連人帶馬一起串刺起來的卑劣、殘酷,殺人機關。只是,在驚嚇中,太早亮出來了。
  
  說是太早,霧特也已來不及拉韁繩,就要撞上了!
  
  「這招太賤了!」
  
  他也是這樣覺得。太賤了。
  
  可是,他既然會這說,不就表示他沒有任何的應對方法?心臟大顆到沒有哇哇哇亂叫的霧特,將要害馬兒們撞上木樁了。運氣好的話,或許能擦傷了事。可如果運氣奇差無比的話,或許就要死在這裡了。加上,有三個人,每個人的運氣都分開計算的話……
  
  「喔吼!」
  
  緊接著,是他終於忍不住的驚呼。──不是木樁插到他了,應該說正好相反。兩匹馬兒們,接連跳過這『正常跳不過去的高度』!該說,是何等的好運呢?……錯,原因,在於馬兒們到現在,眼睛都還綻放著光彩。『到現在』的意思自然是,從早上就是這樣了。
  
  「……宮中的馬有那麼厲害喔?」
  
  霧特不解地偏頭,他自然是無從得之,是馬兒們被『保養』得很好。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61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noreg03470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盧希娜公主的綻放... 後一篇:【小說】盧希娜公主的綻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