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殺·人祭》Ch. VIII 製造妹妹的小說家

作者:千晴│2019-05-26 21:00:05│贊助:56│人氣:331




  我的右手臂上浮現一個印記,那是一個三角形,中間一個橫置的橢圓,橢圓裡面再一個方向相反的橢圓,我輕輕撫摸,似乎感受到微微的溫熱。

  那是我緣淺到九歲後不再相見,卻也緣深至化為血肉的老爸。

  跟在我斜後方的依依不發一語,她懷抱著彷彿娃娃的布包,想到自己的手臂與她隔著一層薄布親密接觸,我的心跳就一陣亂拍。

  「跟我回老家吧!」我在老爸的忌日,對摯愛的少女提出請求。

  依依仍然揮舞著我的手臂,完全無視我的話,我試著用「小七」、「哥哥」等關鍵字引起她的注意,最後以「定魂」成功。

  「你是說,你的爸爸的阿嬤可以把哥哥的靈魂轉移到我體內?」依依好不容易面對我,睜大她晶亮的眼睛。

  「不對,是我阿公的阿嬤。」

  依依不屑地哼聲,啊,連這份不屑感都這麼可愛。

  「反正就是,我和哥哥可以字面意義上的結為一體,至死不渝,我的左手就是我的哥哥了……」依依說著說著,羞紅了臉,露出怎麼都看不膩的幸福笑容。

  於是我們一路轉乘慢車(因為山梗蔬菜給我的錢通通留在選手村,身為高中生的依依身上也沒剩多少現金),在兩天之後抵達屏東,再靠著依依的微笑搭便車過南迴公路,抵達九棚。

  阿太,年過三十的不肖孫梅君,終於要帶心愛的女人回家了。



  「生死攏是緣啊……」聽到老爸的死訊,黃花梨圈椅內的阿太望著我和依依,輕嘆一聲。*(生死都是緣啊……)

  「阿太,我這次回來是因為有些事情想問清楚,到底我們家跟共濟會是什麼關係?為什麼祖傳定魂術會出現共濟會的圖騰?共濟會的陰謀,阿太妳又知道多少?」我假借嚥口水停頓,鼓滿勇氣才繼續,「還有,已經定入體內的魂魄,能不能轉移出來?」

  阿太冷淡地瞥了一眼依依,依依同樣沉默以對。

  「阮問汝,汝敢是決心對抗『呼哩嬤送』,不論一切?」*(我問你,你是否決心對抗共濟會,不論一切?)

  我深吸一口氣,腦中浮現老爸死前的請求,然後點頭。

  「汝袂親像恁阿爸,為著後生幼稚的願望,放棄一生志業隨伊舞?」*(你不會像你爸,為了兒子幼稚的願望,放棄一生志業跟著他胡來?)

  老爸為了我的願望……放棄志業?

  「哼,汝抑復毌知吧?是按怎為恁阿爸出過冊的出版社一間一間攏總倒去?伊敢是真正為著一個查某人出家?是按怎明明出家的伊,會變作一個編輯?汝敢攏沒想過?」*(哼,你還不知道吧?偽什麼你爸出過書的出版社一間一間都倒閉,他是否真的為了一個女人出家?為什麼明明出家的他,會變成一個編輯,你難道都沒想過?)

  我愣愣聽著阿太的話,一句也應不出口。

  「咱石家,早就著合『呼哩嬤送』恩斷義絕!」*(我們石家,早就跟共濟會恩斷義絕!)

  阿太娓娓說起,一百四十九年前,琉球殺奧的前一年,一艘來自宮古島的船被颱風吹到八瑤灣,因為語言不通造成的誤會,船上六十六人中,有五十四人被附近的牡丹社人殺害,只有十二人受到漢人幫助生還,而那其中有一人是參與主辦琉球殺奧的共濟會會員。

  共濟會,英文是 freemansonry,傳入薩摩藩後日語翻譯為フリーメイソン,最後成為阿太口中的『呼哩嬤送』。

  等待遣返琉球期間,來自琉球的フリーメイソン會員與石家先祖相談甚歡,石家先祖接受了共濟會的理想,他把家傳招魂之術融合共濟會的神祕學知識,創造「定魂」之法,不久開枝散葉,也在商業上成為一方之霸。

  我無法想像祖先竟然願意支持殺奧這樣的活動,但不久前還是參賽者的我,大概也沒資格說什麼。

  我偷偷觀察依依,她仍然面無表情,因為她也有寧可殺人都要守護的東西?還是單純毫不在乎石家的過去?

  「阿太,那我們跟共濟會……跟『呼哩嬤送』,又為什麼會翻臉?」

  「這就是阮這輩的事誌。」*(這就是我這一輩的事情。)

  阿太有三個弟弟,但沒有一個活到成家,於是阿太的父母決定讓她招贅繼承家業,然而限定男性加入的共濟會不承認她,而長到十五、六歲才第一次聽說『新世界秩序』的阿太,也無法接受蒐集靈魂這樣慘無人道的儀式,於是與共濟會斷絕關係,並在父母過往、實際掌握石家大權後,開始調查殺奧的內幕。

  經過石家幾代的努力,終於發現共濟會滲透出版業,透過作家間的惡性競爭,來蒐集具備「創造」能量的靈魂。

  老爸於是在阿太的指示下,以作家身分潛入出版社,暗中搞垮每一次的合作對象,拖延共濟會的進度,然而夜路走多,他終於還是在我九歲時事跡敗露,只好以遁入空門消滅至今的身分,暗中利用祖傳祕法改造肉體,轉而以編輯的身分繼續地下活動,利用編輯的高流動率,成功掩飾流轉在不同出版社的行徑。

  「但是這個不孝子,有一工打電話來給我講,阿祖,我看到阿梅的小說啊,伊寫起來,有弓弦出的味,身為阿爸──不是,身為伊的編輯,我一定要幫伊成功!」*(但是這個不孝子,有一天打電話來跟我說,曾祖母,我看到阿梅寫的小說了,他寫起來,有弓弦出的味道,身為他的爸爸──不,身為他的編輯,我一定要幫他成功!)

  說到這裡,阿太重重嘆一口氣。

  「伊到這馬,也抑復袂當給寫小說的夢放予袂記。」*(他到現在,還是沒辦法忘記寫小說的夢想。)

  過去十幾年種種在我腦中流過,一切都連起來了,為了一手拉拔我,老爸放棄無數跳槽機會,也停止搞垮出版社的地下活動,讓我的作品能順利出版,這一切加速了共濟會蒐集靈魂的速度,有足夠的螞蟻之後,他們需要能揮舞呆毛,喚出外神之名的那一隻。

  而這隻螞蟻就是小七──暨尼采之後最偉大的實妹控。

  不知道是幸抑或不幸,小七落入與尼采相同的命運,在殺奧之前瘋了,原本計畫獻上小七、開啟上帝之眼,然後一舉破壞的老爸,想到利用定魂之法,於是讓我殺掉小七,取得他的靈魂。

  但他沒有料到,實妹控的前提得先要有妹妹,而真正兩情相悅的優秀妹控,必然有一個兄控妹妹,而這個妹妹跨海奪回哥哥的靈魂,破壞爸爸的計畫。

  阿太默默聽著我的推理,到了最後才點頭。

  「按呢,汝有瞭解恁阿爸最後託予汝的任務嗎?」*(這樣,你了解你爸最後託付給你的任務了嗎?)

  「什麼?」我一頭霧水。

  「汝彼個朋友的魂魄予伊的小妹拿去,汝這個憨子愛著卡慘死,也沒可能給伊搶返來,所以恁阿爸將家己交予汝,予汝用汝青春的肉體,復生一個小妹,成為比阿七復卡偉大的阿兄。」*(你那個朋友的靈魂被他妹妹拿走,你這傻子愛慘人家,也不可能把它搶回來,所以你爸把自己交給你,給你用青春的肉體,再生一個妹妹,成為比小七更偉大的哥哥。)

  我的思考完全跟不上阿太的速度,自己幫自己生妹妹什麼的太夢幻、太銷魂……啊不,呸呸呸,我已經有依依了,我第一且唯一的女人。

  「如果是這樣,老爸怎麼不自己幫我生妹妹就好?」

  阿太搖頭,眼角露出一絲憐憫:「伊早就剩一隻嘴……」*(他早就只剩一張嘴……)



  心中千頭萬緒,我在老家的紅眠床輾轉難眠,最後終於起身,往屋外走。

  夏夜至深之時,天涼如水,漆黑夜幕上亮著點點繁星,對面西廂房門口,少女懷抱著布包,露出幾根手指,仰望夜空。

  我走到依依面前,她看了我一眼,沒有抗拒我在她身邊坐下。

  「依依,妳覺得我該怎麼辦?」

  「跟我結婚吧。」

  唉,我真的只能跟依依結婚,生下妹妹,然後……等……等等!

  「妳……」我用側眼偷覷依依,她溫柔地撫摸我的左手指尖,「妳愛的人,不是小七嗎?」

  狂奔的心跳有七分驚嚇、三分期待,難道是我的心意終於被依依接受了嗎?

  「你阿公的阿嬤說,如果我們結婚,我成為石家人,她就可以教我定魂,然後我只要把這隻手吃下去,就能跟哥哥永遠在一起了!」依依對著我的左手,露出寵溺的笑容,把我的心緊緊揪住,「別擔心,我不會對你要求任何義務,你要在外面生幾個妹妹都沒問題。」

  我咬住下唇,生理的刺痛分擔心理的酸楚,勉強讓自己能繼續待在這裡。

  「依依,難道我就不行嗎?」我顫抖著說出再也憋不住的心意,「我不想跟妳結婚,我只想當妳的哥哥。」

  依依的表情霎時冰冷,斜睨向我。

  「你知道什麼叫作哥哥嗎?不知道吧?畢竟你是生來就沒有哥哥的賤民,所謂的哥哥,或者說兄長,更親切點叫阿兄,是從你誕生起的世界就存在的人,你從沒經歷過沒有哥哥的世界,是你在時空中的座標、人生路上的定錨,你們共享二分之一的基因,擁有相似的容貌、相近的氣味,更共享相同的成長環境,他了解你的一切、你了解他的全部,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距離你更近,甚至你自己還不如他能看清你自己。與這樣的一個人相愛,是完全的接納,不用磨合、沒有誤解,不需要世界上任何儀式,你們就是彼此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所以我從來不想爭取什麼手足婚姻,兄妹本身,就是超越婚姻,更深入彼此的關係──不,是打從一開始就無法分離的關係。

  「但是……得要有民法的權利才能保障你們的結合啊。」我喃喃說出支離破碎的思考。

  「兄妹本來就是民法上的親屬。」

  我徹底被擊潰了,像這樣半調子的妹控,根本配不上依依,如果說小七是依依的尼采,依依就是小七的伊莉莎白,伊莉莎白成就了尼采,尼采也定義了伊莉莎白,如果不是小七的妹妹,依依也不會是我深愛的依依了。

  我站起來,從齒縫間逼出一句:「我知道了,祝……祝福你們。」然後便頭也不回地逃回房間。

  淚水終於在我把棉被拉到臉上的瞬間流下,像是我在得獎前總共十一次投稿落選加起來那麼失落,第一次在三次元中戀愛的我,也第一次失戀了。

  咚──

  不知道啜泣多久,左耳邊突然響起一個沉重的聲音。

  隔著棉被,溫熱的鼻息靠近我的額頭,落下一吻。

  咚、咚──兩個比較遠的悶聲,大概在我腰際兩側。

  然後,乳膠手套的觸感,鑽進我的褲檔。

  「住……」我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就連把臉上的被子掀開都做不到,剛剛那個瞬間到底被做了什麼?我任由隔著手套的小手,對我最軟的那一塊為所欲為。

  「依依,是妳嗎?」

  對方沒有回答,唯獨手上越來越激烈。

  是不是我拒絕依依的求婚,所以她想來個生米煮成熟飯,成為石家的媳婦,好讓阿太傳授定魂之術?

  但依依除了對哥哥的愛超人一等,沒有任何超能力,為什麼我動不了?

  難道是,菊吹雪?

  吃掉菊吹雪後,我從來沒召喚過她,不清楚她的靈魂有什麼能力,但《想要在月球上與你翩翩起舞》說的是一個現實中漸凍人青年在奇幻世界與女主角相戀的故事,合理推斷菊吹雪應該有拘束類的性癖,擁有把人定身的特殊能力也不奇怪,依依想必是利用我左臂上菊吹雪的靈魂,限制我的行動。

  我上面的大頭全力運轉同時,下面的小頭也全力搶走血流,思考越來越朦朧,注意力逐漸匯集到股間,乳膠的觸感乾澀,摩擦中帶著些許刺痛,進一步搶走我的意識。

  「依……」我用氣音嗚咽,想哀求她拿下手套,卻說不完話。

  再說,她其實不想碰觸我,才戴上手套吧?

  意識到依依的心情,透明的鹽水再度泌出雙眼,然而我下面的小眼卻也同時為依依的身體淚流不止。  

  為了與哥哥結為一體,她正耐著厭惡,對一個癡戀自己的男人做出滿足他肉體的事,而這個男人明明內心為她痛苦不堪,身體還是舒服到想發抖卻動不了。

  上半身的絕望逐漸被捲入下半身的極樂,僅存的悲哀在快感的漩渦中載浮載沉,終於在全神貫入尾椎的瞬間──

  眼前豁然開朗,月色中懸在我上方是一張皺葡萄乾般的小臉。

  子彈卡在膛中,進退不得,我連別開臉逃避的能力都沒有,只能仰望著完全不敢想像的人。

  「唉,早知就連汝的目珠也定起來。」*(唉,早知道就連你的眼睛也定起來。)

  阿太放開手,撿起滑落地上的被子,在床緣坐下,稍稍喘息。

  「為……什麼?」千言萬語,最後只成為三個字。

  阿太捲起長衫寬鬆的袖子,鬆垮的皮膚上盤根錯節的紋路,直上肩頭。

  「汝敢袂記?阮是石家當家的石惜妹,惡人抑是善人攏不知影吃過多少?欲幫你生一個妹妹也是簡單。」*(你難道忘了,我是石家當家的石惜妹,不知道吃過多少壞人或好人?要幫你生一個妹妹很簡單。)

  「可是……這樣輩分才不是妹妹……」總覺得有什麼真正關鍵的問題說不出口,我虛弱地應嘴。

  「放心,你當作恁阿母真正放你二十多冬不聞不問嗎?」阿太嘴角浮起近乎魅惑的微笑,「伊講欲離緣彼日,阮就將伊吞落下啊,這馬欲生的,是合你仝爸仝母的親生小妹喔!」*(放心,你以為你媽真的二十多年來對你不聞不問嗎?她說要離婚那天,我就把她吞了,現在要生的,是跟你同父同母的親生妹妹喔!)

  一股酸意湧上喉頭,我吐了又吐,直到精疲力竭。



  清晨,阿太已經離開,離開前幫我換下滿是嘔吐物的衣服,然後說這裡沒有我長大後的衣物,直接幫赤裸的我蓋上被子,像小時候睡前那樣拍拍臉頰,然後關燈離開。

  阿太沒有把我的定身解開。

  太陽越來越大,房間裡也越來越亮,然而這鳥不生蛋的老厝,始終安靜得像墓仔埔。

  就算有人來拜訪石家,石梅君在自己房間睡覺,又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為了摧毀共濟會,老爸犧牲自己的性命,還賠上無辜的老媽,阿太更是置一切天道倫常於度外,如果說百年來殺人無數的殺奧為惡,那麼石家又算是善嗎?我們與惡的距離到底有幾集?

  善惡攏是空啊。*(善惡都是空啊。)

  現在,我只盼望依依帶著我的手臂,逃到越遠越好,再也不要肖想「定魂」這種噁心的術法,與小七的靈魂和我的左臂,有時還有菊吹雪,過著平淡卻幸福的OO小生活。

  這麼一來,我至少還有一隻手臂能存在這個世界上。

  我奮力伸長自己的舌頭,用力咬下,劇痛讓我瞬間哀號,但已經發不出有意義的聲音,鮮血瞬間脹滿口腔、淹過鼻道、嗆入氣管。

  眼前越來越黑,落入深淵之前,人生最後一個念頭飄過意識表面。

  老爸,我想寫小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60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殺人|出版社|小說接龍|妹妹|小說家|殺人祭|哥哥|瓦力|熟女

留言共 11 篇留言

哩哩呱哩
千晴老師,我想寫小說QAQ
https://i1.kknews.cc/SIG=3rj9r9e/4nrp0001op0025388r44.jpg

05-26 21:02

千晴
但是你的連結失效了05-26 21:05
貝果-Just HatsuneMiku
等等 菊吹雪是...?

05-26 21:29

千晴
阿梅殺的第二個人喔,請參照〈Ch. II 組裝傢俱的小說家〉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39931105-26 21:42
貝果-Just HatsuneMiku
原來如此...沒想到他的名字還會再出現

05-26 21:55

千晴
我是資源回收……啊不是,回收伏筆的天才呢!(?)05-26 22:01
Edward0717
所以....梅跟阿嬤OO了...?

05-26 22:12

千晴
是OO小生活的OO嗎?05-26 22:17
章魚茶
最後這個是……武林秘傳,咬舌自盡!
赴死的勇氣就不說了,不怕被阿太吊起來打嗎?

05-26 22:20

千晴
死了就不怕了!05-26 22:30
鬼才
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阿太真的太扯了

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

05-26 23:58

千晴
大家都以扯還要更扯為目標(O)05-27 00:21
橘みかん
查坡郎,千萬嗯堂春一支嘴。(為編輯老爸默哀)
阿太真是太驚爆了!各種意義上。
然後台語翻譯真是太讚了!

05-27 05:41

千晴
原本沒有翻譯然後被大家唾棄XD
於是就乖乖翻譯了05-27 08:35
墨白血痕
台灣小說這麼大尺度也不會被限制嗎?真好,在大陸根本看不了這麼帶感的大學。

05-27 19:24

千晴
網路上基本是不會有任何問題啦,出版要分級但這個程度還滿淺的

其實我反而有點好奇,感覺中國這幾年對網路小說和實體小說的限制越來越嚴格,不知道以前有沒有過可以出版成人向的時候(普普通通官能小說就好,還不用到什麼 BDSM 之類)05-27 20:58
Hikari Yun
為上面那樓台語翻譯反駁XDD
哪有唾棄,這叫做使用者體驗的改善!!
好上加好的概念。

05-27 20:42

千晴
芸光大師你真是語言藝術的天才05-27 20:59
Hikari Yun
因為一開始就是我看不懂,並且殷勤地給予建議XD

05-27 21:41

千晴
還有找字典!05-27 21:55
林上
畢竟你是生來就沒有哥哥的賤民
原來我是賤民阿

06-17 00:11

千晴
我也是喔06-17 01: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y7mp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GO 兩週年回顧... 後一篇:《殺·人祭》- 結束後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4516手機版巴哈
骯,總之手機這新介面新系統讓我很不舒服,想學FB結果都學一半,廣告還一樣多,寫APP的工程師你們瘋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4: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