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藏王:角色任務第一話——「仁者樂山」

作者:虹音零語│2019-05-26 15:54:59│贊助:0│人氣:222
季節是春天。山上綠郁蔥蔥,從樹葉空隙透射進來的陽光格外溫暖。
迎著隱隱約約殘雪的寒風,兩名登山者走在林間小道上。

藏王:
啊啊——真是舒服的風啊。在這個季節真的很舒服啊,後輩。

主角:
1.真的,好舒服
2.但有點意外
3.真沒想到前輩會帶我到這種地方來

貫穿雜木林的一條道路,平整的土地光禿禿的。
既不是隻有岩石的斜坡,也不是通向深山的捷徑,而是理所當然的徒步路線。
途中,也和揹著小帆布背包的年長登山者打招呼。

藏王:
我也不是,每次都去挑戰危險的山啊。
有時也兼顧體力和休養,去低山的郊遊路線。
而且......這個,感覺。這樣跟後輩邊談邊登山......也不錯。

主角:
1.我很高興能陪在你身邊
2.手不......牽嗎
3.來唱首歌吧

1.藏王:
這樣啊,你也是這麼想嗎!果然......山真好。
使人與人親密,因為這就是漂鳥的意義

2.藏王:
手......?那倒是沒關係,突然間怎麼了?
累了就說一聲。又不是勉強要去的路。

3.藏王:
哦哦,好啊!雖然不知道流行的歌,但山之歌還是可以唱的!
對了,我來展示下登山家前輩鍛煉的(阿爾卑斯山區的)顫聲歌曲吧。
不......現在還是算了吧。別不能嚇到其他登山客啊。
—————————————————————————————————————————
藏王:
…...但是,總覺得。說實話,我自己也很驚訝。
像這樣兩個人,能不必執著,悠閒地走山路呢。
以前,帶著本居士郎進山的時候,那傢伙都奄奄一息了。
一心往上攀登滿是岩石的山路的路程,是相當忍耐的吧。
結果,揹著本居士郎下山,從那以後,就被微妙地躲開了。(......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笑著的藏王臉上,似乎流露出不少自嘲來。
散發著有朝一日,在魔王禿山上看到的,對不被理解的事的寂寞的香氣。

藏王:
話說回來,你也經歷了相當荒謬的冒險啊。
即便如此,你仍能跟上我,謝謝你。

主角:
1.我喜歡冒險
2.和切爾諾博格關係很好
3.和前輩的話哪裡都可以去

1.藏王:
是嗎......你這麼說,我也很高興。
我也是。我喜歡冒險,尤其是與山有關的。

2.藏王:
說的也是。那傢伙現在也是重要的後輩之一。
正因為如此,才要我們兩人前來探訪歡迎會的路線。

3.藏王:
是......是嗎。這個,吶......後輩。你這麼說,我也很高興。
但別太唐突的,說出隨便的話,嗯。
—————————————————————————————————————————
藏王:
好了,稍微加快步伐吧。中午前要到休息地點。
從那兒眺望別有一番風光。丁次特製的便當也會更好吃哦!

主角:
1.我還能繼續走的,前輩
2.即使是再難一點的登山路也沒關係
3.現在目標直指山頂

藏王:
你肯顧慮我是很好,但那樣可不好。
在山裡要遵守規定的計劃。變更計劃只有在下山時才能決定的。
嘛啊,別那麼氣勢洶洶的!總有一天會帶你縱貫嚴峻的山——

對,正當藏王想要宣佈的那一刻。

濃密的,耀眼的乳白色,覆蓋了世界。

藏王:
別動,後輩!恐怕是從山谷升起的霧!
一不小心就會受傷的!這是前輩的命令,絕對不能動!

霧遮擋了視野的一切。在那之前的森林的聲音消失了,悄然無聲。
伸手不見五指。不知接下來會受到誰的襲擊而緊張不安——
——但是。白幕唐突地,隨風而去。

藏王:
…...沒事吧,後輩。有哪裡受傷了麼。

主角:
1.我沒事
2.好口怕......
3.為何會突然起霧?

王:
恐怕,是溪谷裡積存的濕氣,因為氣溫的變化,飄到了這裡吧。
好了,走吧。雖然遭到了意想不到的阻撓。

藏王帶著些許緊張的神情向前邁出步伐。
腳踏得很快,好像哪裡在被推開一樣,感覺很艱苦。

藏王:
這條路往右走。從這裡開始是斜坡,步子不要邁太大就前進.

岔路口通向深邃的森林深處。
樹木的密度逐漸變深,腳下的觸感,從泥土變成岩石。

主角:
前輩,可以等一下嗎

藏王:
怎麼了,後輩。這樣下去的話,路線的踏破也做不到了。
休息的話在等一會兒,剛才的霧把時間耽誤了。比起廢話快挪動你的腿。

主角:
1.剛剛走過的岔路
2.今天早上你說過要往左走的吧

藏王:
——後輩的腳比想象的要熟練多了。即使是困難的路線也是可能的。
沒事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堅持下去的。

主角:
——你,到底是誰

藏王:
怎麼了?我是藏王,你的前輩......

主角:
1.登山最重要的是計劃
2.中途變更只有在判斷下山時才對
3.這麼說的可是前輩啊

藏王:
…………
…………
不,我什麼也沒變。本來就打算和你攻破嚴山的。
你有這個天賦.越過阻擋的山,越過困難的「力量」。
「踏破」所「開拓」的力量,那份喜悅,也想讓你知道.
那麼走吧,我的後輩。我是,為了你——

???:
慢著!離後輩遠點!

一個影子分開樹叢走出,發出粗暴的吼聲。
大聲喘口氣,用嚴厲的視線看向這邊,還有另一個藏王。

藏王:
沒事吧,後輩!

主角:
1.這個人是前輩的弟弟嗎
2.每次說到山就出現的理由就是這個嗎!
3.前輩有兩個人,音量也是兩倍!

藏王:
在說什麼傻話,後輩!這傢伙是——

藏王(?):
別妨礙我!嗚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藏王:
不好!離我遠點後輩!

兩人以猛烈的勢頭展開搏鬥。
身體健碩的山男,互相撞擊著身體,激烈地爭鬥著。
那一擊令樹木顫抖,迴響,搖盪著靜靜的山中。

兩個藏王:
嗚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主角:
1.請快停手,前輩!
2.再這樣下去山就要壞了!

兩個藏王:
呶!?山要壞了!?這可不行!

在那之前互相爭吵的男子們突然分開,改成端坐的姿勢。

藏王:
唔嗯,我差點就把山給弄亂了。謝謝你,晚輩

藏王(?):
就算是我的冒牌貨,你也知道這一點吧,真是佩服啊。

藏王:
什麼,我才是真的藏王,主角的前輩噠!就算你愛著山,這也是不會讓步的。

藏王(?):
真是不明事理的傢伙啊。我才是真真正正的藏王。

主角:
1.真的分辨不出來
2.兩個油膩的山男
3.(被夾住可能會很舒服)

藏王:
…...說的也是,在這裡有一個,能用公正的眼光來判斷的人。

藏王(?):
真巧。我也是這麼想的。

山上男人們面面相覷,大聲喊叫,彷彿決意了似的。

兩個藏王:
後輩啊,誰才是真正的我,由你來判斷!

主角:
1.怎麼會這樣!
2.亂來也要有個限度!
3.倒不如說哪個都想要!

藏王(?):
這樣下去,我們就必須用彼此的力量來證明是真人了。

藏王:
但是,彼此的「權能」是勢均力敵。爭鬥不斷升級,會擾亂山脈吧。

藏王(?):
我想盡量避免因我而擾亂山脈的事態。

藏王:
我希望你根據你的公正判斷決定誰才是真實的「我」。

兩個藏王:
來吧,真正的我,是誰?

他們倆的體格沒有一絲一毫的差別,無論是外表還是聲音,都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主角:
1.(這麼胡來還是第一次)
2.(假冒者顏色不同的話明明很容易看清的)
3.(這種時候有效的......)

慢慢地回想過去和藏王渡過的每一天。
愛著山,活在山裡,善待人卻又笨手笨腳的前輩。
他正因為是他,所以是假貨不具備的,只有真貨才有的特征。

主角:
現在我要問你一個問題

藏王(?):
能正確回答的那方,才是真貨嗎。

藏王:
好啊,隨便你問吧。

主角:
登山者的精神靈支柱是?

兩個藏王:
你,你說什麼!?怎麼回事,這個問題!

藏王:
突,突然說什麼啊,後輩!那是,必須在這裡回答的嗎?

藏王(?):
沒錯,後輩這麼明顯的問題,怎麼能分辨出來呢?

藏王:
…...明顯, 嗎?你是說這個答案很明顯嗎?

藏王(?):
是啊。如果你也愛著山的話,這個答案是理所當然的。

一邊的藏王自信地往前走。
坦率地開口堂堂正正地宣言。

藏王(?):
支撐爬山者的,這正是鍛煉出來的自己。
登山者,向山挑戰者,總是被試探其力量。
面對自然,克服自己的弱點.為此而學習力量和智慧。
相信自己,鍛鍊自己。這就是挑戰山的精神支柱。

主角:
1.了解
2.那麼,輪到另一位前輩

藏王:
果,果然還是得說嗎?那個......我也要說嗎?

藏王(?):
怎麼了藏王啊。因為是跟我相同的答案,所以覺得羞恥嗎?

藏王:
才不是呢!不是那樣的......那個......
該說是講起來有點羞愧。或者說是想換個機會......

主角:
1.這可不是前輩的風格喲
2.請盡情地說吧!

藏王:
別,別那麼急!真是差勁的晚輩。......那,那麼,我說嘍。
爬山之物,其精神支柱。那是——
是能原諒彼此的搭檔!

竭盡全力的宣言,像是要壓垮聽著的兩人。
但是,另一位藏王,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藏王(?):
話說完了嗎,另一個我啊。挑戰山的行為本來就是孤獨的。
即使有一起攀登的人,終究也必須靠自己的力量來跨越考驗。
倒不如說,依靠身邊的事物的軟弱,著東西對於爬山是不需要的。
來吧,後輩。這下你明白了,誰才是真貨。

主角:
1.是啊
2.我找到真貨了,前輩
3.那就是——

(向右邊的藏王跑去)

迅速地跑到那一邊拔出自己的「神器」。
被選中的藏王嚇了一跳,然後笑了出來。

藏王:
後輩......我相信你會選擇我的。

藏王(?):
為什麼,後輩!為什麼選那個男人!(好像修羅場講的話)

主角:
1.那是因為,這位前輩是
2.一起越過那座雪山的前輩
3.如此確信了!

藏王(?):
…….是嗎。你們,「已經越過」了嗎。

這樣自言自語的藏王的身體漸漸變黑,漸漸變暗了。
只剩下褪色、脫落存在感、暗沉的殘渣。

藏王:
那身姿......你是「布羅肯的妖怪」嗎?
在爬山者面前出現有著與自己相似的身影,山中的鬼影。

山中鬼影:
沒錯。這「名字」很適合「我」。
霧中朦朧,眺望著遙遠的高空時,冠上光而顯現,另一個的自己。
我是你想要分離的理想,無法實現的夢想。「希望自己的不屈不撓能得到回報」的願望。
經過了好幾年,還是沒有到達的頂點。決不能到達的頂點——
我無法認同你,能帶上「後輩」的——只有我一個人。
消失吧,愚蠢的我!「踏過」你,我將與後輩一起到達山頂!

藏王: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沒打算輸!
拜託了,我的搭檔啊,助我一臂之力!

(戰鬥~)

山中鬼影:
嗚咕!這......這股力量是!

兩人的攻擊壓過了「布羅肯的妖怪」,將其逼入絕境。

藏王:
「影子」啊,你確實是我的一部分。我打算捨棄那令人懷念又孤獨的痛苦——
溫柔和嚴厲是矛盾的。我以為只能得到其中之一。
…...對不起啊。我——差點,又犯了同樣的錯誤。
…...我,要帶你走。我再也不想捨棄任何東西前行了。
三眼開啟的आज्ञा चक्र(焚語:眉心脈輪)是「真實的自我」的寶座。我將把自己的一切,連矛盾都抱在懷裡,到達那裡吧!
來吧,另一個藏王啊,困難啊——我內心的矛盾啊。現在我要在這裡,將你——背負起來!

張開額頭三眼,藏王高聲吶喊,顯現出「權能」。

藏王:
阻擋我,我體內的障礙啊。在,一起成為真實的寶座吧,「麓棍清淨」आज्ञा चक्र(焚語:眉心脈輪)!

就好像用金屬錘敲打一樣響徹靈魂的聲音。
被威勢擊中了的黑色的身姿,大大地歪曲了,它的身影開始削弱了起來。

山中鬼影:
原來如此......的確,你和我不一樣。
但是,我也不認為是錯的,山是嚴厲的。
弱者橫行攀登,必將喪命。引導之人,非要堅強不可不是嗎?

藏王:
啊啊,沒錯。你說的沒錯。在山面前,誰都比我外行,新人——很弱小。
像我這樣,無法越過山脈的軟弱的大家,我,認為我必須強力的引導下去。
但那些外行卻把我引向了新的山頂。教會了我的驕傲。

自己無法攀登的地方,我被一個新人激勵,終於攀到了頂點。
初學者告訴我,雖然會變得孤獨,但是孤獨並非我所能選擇的全部。
被伸出來,握住無法依靠的手,我知道了應該前進的路線正在無限延伸......!

有著,只有一個人才能看見的景色。然後......也有著某些景色只能和別人看到。
我想看到這一切,甚至有一天——我想讓別人看到,只有我一個人能看見的景色。
嚴酷和溫柔,兩者雙方,在承擔矛盾的前提下,我希望——我能挑戰那座「最艱難的山」。

山中鬼影:
這就是,你得到的答案嗎。藏王啊。

藏王:
也許是說半途而廢。儘管如此,這是我回答的答案。

山中鬼影:
那就爬上去吧。要是你的話——或許能越過也說不定。
環繞這個世界的「山」的另一邊。和我的,我·們·的後輩一起——

話音剛落,「影」消失在了扎奧的身影中。
風聲和聲響,回到了森林。一切回到在霧關閉之前,毫無變化的樣子。
但是,留下來的山男卻害羞地移開視線。

主角:
1.幹得好,前輩!
2.(狠狠地抱住)
3.(狠狠地拍拍背部)

1.藏王:
啊,啊啊。雖然不太清楚,但總而言之已經了結了。
那個我,究竟有什麼目的?好像說了什麼重要的話......
不管怎樣,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後輩。

說著,藏王默默地拍著我的肩膀。
那是一隻大大的,卻又充滿溫暖慈祥的手掌。

2.藏王:
嗚哇啊啊啊啊!?突然間幹什麼呢!

隔著布傳來的厚實的胸肌受到驚嚇地僵硬起來。
以及微微散發出的汗味。

藏王:
你有時也太開放了,後輩!

與這句話相反,我感覺到抱住的手臂的力量稍微增強了一些。

3.藏王:
咳吼!咳哼哼哼,嗚誒,好,好痛啊後輩!
要說親密的感情的話,實在是太激烈了。你啊,真的是,最差勁的後輩了。

裝模作樣地抗議的山男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充滿著粗暴的,模仿山上的人們的作風,對後輩的親密。
—————————————————————————————————————————
藏王:
對了,後輩。那個問題你到底想問什麼?
這裡,只有我和你兩個人,不,正因為是你,所以才......
我也覺得有難言之隱......嗯。

主角:
1.你剛才不是說過嗎?
2.在那座雪山裡找到的
3.因為這是我所認識的「前輩」

藏王: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嗎。那我就理解了。

藏王:
在與切爾諾伯格相遇的雪山中,我認識到了自己的視野——所看見的事物的狹隘。
只要有這個「權能」,就能引領大家,這種自以為是......很害羞啊。

藏王:
然後,我想起了你。
回想起,在危險的山中,即使畏懼也跟著來的你——兩個人看見的那座山頂的黃昏。
和你——咳哼,與挑戰山的夥伴,同甘共苦。
一個人不揹負一切,也不依靠別人去揹負著一切。
辛苦和喜悅,各自互相扶持,互相幫助。

藏王:
在那之後,即使一個人爬山,也總是有和你們的回憶,與我同在。
啊啊,我的山,一定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主角:
1.不再獨行了嗎?
2.不會像修行那樣爬山吧

聽到這個問題,藏王害羞地笑了,搖了搖頭。

藏王:
不......我還是,喜歡爬山。
不依賴任何人,弱小我的力量能通向哪裡,就憑這個身體向山衝去。
挑戰孤獨的山,共同前進的山,無論哪一方都不否定,將它的好處傳播開來。
然後,總有一天,如果它能成為你的——不,是我和你的Wonderfogel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哈哈哈,沒把柄也說出來了嗎?太裝腔作勢了。

主角:
1.前輩是宇宙第一帥!
2.又重新愛上了!
3.來個最喜歡的擁抱可以嗎!

1.藏王:
宇宙第一太誇張了......就是這麼回事,後輩。
但是,謝謝啊.你也是我宇宙第一的後輩。

2.藏王:
你在說什麼!山男也有不能愛慕的歌哦!
真是的。.別戲弄前輩了......

3.藏王:
你也太得意忘形了!路程還在途中呢。
話雖如此......我也不討厭這親暱情的表示方式,吶。
—————————————————————————————————————————
藏王:
真是的,真是個難辦的後輩。但是......正因如此,我才......
…...後輩。我現在開始要說些任性的話。我,想成為你的路標,所以——
你能成為我的路標嗎?.......作為搭檔,你能和我一起去山上挑戰嗎?

主角:
是的,藏王前輩!

藏王:
好了,決定好了就去目的地吧!快點去吃飯吧,肚子餓了!

邁著輕快步伐邁出步伐的巨大背影,和一個小一點的背影。
兩個登山者慢慢爬山。
帶著滿滿的,目標直指同一目的地的人們的氛圍。

角色任務第1話
仁者樂山
-END-
---------------------------------------------------------------------------------------------------------------------------
1.左邊的藏王是假的,右邊的藏王是真的。(大概......)若感覺怪怪的要說哦。/(ㄒoㄒ)/~~

2.我總感覺,其實主角在問問題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是誰了,後半部分完全是想聽藏王講出黑歷史而已。★(-o⌒)

3.布羅肯(Brocken),又名山中鬼影(mountain spectre)。也叫「峨嵋光現象」。
是觀測者背向太陽產生的陰影,投射在雲層表面上被放大的巨大影像。這種現象可以出現在任何一處輕霧瀰漫的山腰或雲層之上,甚至可以從飛機上觀察到。但因為這種現象經常出現在德國哈爾茨山脈低海拔的布羅肯山,並創建成為當地的傳說,因此成為這個現象的名稱。❥(ゝω・✿ฺ)

4.標題:仁者樂山——《論語》( • ̀ω•́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57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huanle00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梅露辛:角色任務第一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開始把文章搬去探路客,沒有廣告的環境,希望能讓大家更加看到我的內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