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5 GP

[達人專欄] 短篇末世小說 劊子手穆勒

作者:蒼天落葉│2019-05-26 09:08:09│贊助:70│人氣:417
  
  「不要推我!我不要在前面!」
  
  「拜託不要殺我!我什麼都能幫你做!我還是個處女!」
  
  「嗚哇哇哇哇————」
  
  咑咑咑咑咑咑咑————
  
  一陣如撕布機般的槍聲響起,待槍口滾燙的白煙緩緩飄去,入耳的是絡繹不絕的慘叫聲。 
  
  眼前沒有一個人是站著的,也許有人還沒中彈只是假死地躺在死人堆中,不過沒關係,只要大部分的人死掉就好,那些小部分認為自己能逃出生天的自然有另一個人處理,我把機槍上蓋打開,稍稍檢查彈鏈的消耗量,嗯…..這次應該能賺快五十發子彈。
  
  「老陳,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嗯。」老陳五十幾歲,是個東方人,手中拿個小手槍往鐵籠裡走去,老陳在工作的時候心情總會很差,他說這樣做肯定會遭天譴,要不是還有個嗷嗷待哺的孫子他絕不會拿這種死人錢,而做收屍工作也是老陳志願的,他總會把屍體運到處理室後念經送魂,在自己一個人回來。
  
  跟老陳道別後我便把我的吃飯工具——MG42機槍扛在肩上,往軍需處的方向走去,一顆人頭三發子彈,今天總共有二十四個人,但消耗了….. 
  
  算出來了!淨賺四十八發子彈!真的快五十發,看來我的心算能力真是越來越強了!
  
  現在是末世第四年,可怕的病毒席捲世界,現在還沒有任何大勢力有能力發行貨幣…..不過就算發行貨幣也不會有人使用,大家還是覺得子彈才是硬通貨,走到哪都能用,能當貨幣也能當殺人的工具。 
  
  我跟老陳搭擋快半年,私人鬥毆而被守衛發現的流民、達官貴人看不順眼的平民、臨陣逃跑的逃兵、一些幫人揹黑鍋的可憐鬼…..這些通通都是要我處理的對象,這種工作在某些人眼裡肯定很不光彩,甚至會覺得我會遭天譴,不過沒關係。
  
  等軍需處領完子彈後,我便往在市民區的我家走去,我住的這座城市分為三級,富人區、市民區跟貧民區,雖在同一做城市但這三個地方可以說是不同世界,富人區我從沒進去過所以不知道,市民區有商店跟巡邏兵,有些家境小康的人甚至能住到有水有電的房子。
  
  而貧民區呢?那裡簡直是三不管地帶,幾乎沒有人敢再那裡經營商店,頂多就是膽子大的黑市商人敢在那邊做買賣,甚至也沒有任何警衛,姦淫、偷盜、殺人這種事情在貧民區無時無刻都在上演。
  
  抬頭一看,天氣永遠都是陰天,又寒冷,自從幾年前法國那群蠢驢引爆核彈就一直是這鬼天氣,灰濛濛的,還總有一些像雪花的東西飄落下來。
  
  「白麵包!」再經過一家麵包店,裡面剛出爐的麵包香深深吸住我的鼻子,平日都吃又硬又臭、還參雜不少泥土雜質的低劣麵包,看著眼前用精緻小麥做成的白吐司,我嚥下一口口水,接著踏入店裡,小心翼翼地詢問老闆。
  
  「老闆,這白吐司一片怎麼賣?」
  
  「一片五發子彈。」
  
  五發子彈?!平常一份劣質面包也才三發子彈就能吃飽,現在一片白麵包就要五發子彈?!
  
  不過聞著那令人著迷的奶油香氣,猶豫一番後我還是把五發子彈拿出來,接著把白吐司放到袋子裡,便往家裡飛奔而去。
  
  一想到我的女兒,薇薇安看到白吐司的表情我就開心,薇薇安肯定會很高興吧?不過在靠近家門口我卻聽到女兒的尖叫聲跟一陣叫罵聲,我的心一緊,立刻加快速度奔回家。
  
  「他媽的!這個小婊子!」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正追逐著一名女孩,女孩五官清秀好看,滑順的金髮長到下頷,雖然臉蛋髒兮兮的但只要仔細裝扮一番肯定就會變成一名可愛的小公主,不過西裝人其中一人手上有個咬痕,看那咬痕大小就知道是女孩所為。
  
  「爸爸!爸爸!」一打開門女孩馬上飛奔而來,我也立刻把女兒推到身後,把背後的MG42拿下對眼前這些不速之客吼道:「你們想對我女兒幹什麼!還不趕快給我滾出去!」
  
  西裝人們看著我反而冷笑一聲,帶頭的人放在機槍上的眼神還比放我身上的多,「我們可是朗格老爺的手下,要是不想被打斷手腳後去喂喪屍,就識相點把你的女兒交出來。」
  
  西裝人的話讓我一愣,朗格是這裡的巡邏隊長,住在富人區,不過我敢保證沒有做過任何小偷小摸的事情……難不成是薇薇安?不可能,薇薇安雖然才七歲,但也知道偷盜的事情是不對的…..
  
  我沉著臉問道:「我的女兒有犯什麼錯嗎?」
  
  「犯錯?」西裝人一愣,不過下一秒像知道了什麼般嗤笑道:「恭喜你,你的女兒被朗格老爺看上,我不想再說第三次,把你的女兒交出來,朗格老爺可在外面等的不耐煩了。」
  
  我早就聽說朗格有戀童癖的傳言,再看一眼身後膽怯的薇薇安,握緊機槍正要拒絕大腦卻傳來劇痛,似乎有個大棒狠狠打在我頭上,在意識完全消逝前只聽到女兒的尖叫聲,我一隻手緊緊握住機槍,另一隻握住女兒小手的手,掌上溫暖也被抽去。
  
  「不要…..不要帶走我的薇薇安…..」 
  
  我躺在地上想掙扎,不過黑暗卻一點一滴侵襲我的大腦,在視線被漆黑覆蓋前聽到一些聲音。
  
  「哼,一個賤民還處理那麼久,朗格老爺真是白養你們了。」
  
  「這把槍要帶走嗎?」
  
  「老掉牙的機槍罷了,拿了只會掉我們的身分。」
  
  ……
  
  再次醒來我已經躺在一個床上,勉強睜開眼看到旁邊的老陳,他端來一碗草根湯放在旁邊舊桌子上,「穆勒!你醒來了!」
  
  我掙扎地坐起來,「我的薇薇安……薇薇安呢……?」 
  
  「薇薇安被帶走了,被帶去富人區……」老陳眼裡有些無奈,住在富人區的人對於市民區的居民就像是人跟狗一樣的差別,富人區的有錢人們只要動動手指,隔天就能讓市民區的居民屍體悄聲無息地出現在臭水溝裡。
  
  就跟市民區的居民對貧民區的流民一樣,像穆勒如果拿著機槍去貧民區掃射,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發生。
  
  「被帶走……了嗎?」只感覺喉嚨似乎有什麼東西卡住,明明張大嘴巴卻一丁點聲音都發不出來,恐劇如同瘋狂生長的藤蔓纏繞在我的心臟上,身體像是輕了幾十公斤,不真實感跟害怕同時降臨,怎麼會這樣呢?今天早上都還好好的啊?
  
  絕望的我無力躺下,老陳似乎是看出我的心灰意冷,拿起草根湯安慰道:「只要活著就有希望,老天肯定會懲罰那個畜生的。」 
  
  「要是真有那種東西,我的薇薇安也不會被擄走了……」聽到這句話老陳有些生氣地張了張嘴,不過也知道現在不是跟我吵架的時候,只是搖搖頭走了。
  
  心底默默跟老陳道歉後把草根湯喝完,拿起旁邊的機槍就往家裡的方向走去,不過家裡卻被翻箱倒櫃、亂七八糟的,也許是被西裝人闖進來後,家裡又被闖空門吧。 
  
  不過虱子多了不怕養,我只是緩緩走到家裡一個隱密的角落裡,用鑰匙把房子裡唯一的保險櫃打開,裡面有著綠色的軍用彈藥箱,裡面則滿是黃澄澄的機槍彈藥,都放在彈鏈上好好保存著。
  
  我做的不是什麼高危險的工作,又有一個女兒要養,所以我總是把賺來的子彈一顆顆的存起來,就是夢想能讓自己跟女兒都住進富人區,我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些冰冷的子彈,總共有五箱,一箱有兩百發子彈,加上一些散落的子彈,這些就是我的全部財產。
  
  總共一千一百三十六發子彈,嗯,差不多是進入富人區的門票錢,進入富人區一次收一千發子彈的。
  
  我走到衣櫃前,裡面的破布衣服都沒了,不過沒關係,我把衣櫃裡一個木板拿開,裡面有一個小空間,裡面的東西則都沒動過。
  
  裡面是m35鋼盔、衣套疊的整整齊齊的上士軍服,軍靴、野戰褲、一柄m24手榴彈,還有一個聽說是元首親自賜予的鐵十字勳章,被好好的放在衣隔放珠寶的小盒子裡,這一切都是我爺爺留下來的,他一直都把這些當做寶貝,還說要當作傳家寶留傳下來。
  
  就是我那機槍也是舊世界大戰留下來的,我不吭聲地把這些衣服穿上,不過拿著鐵十字勳章卻有些猶豫,爺爺說過這是有榮耀的人才能戴上的,爺爺對待小時後的我一直都很親切,只有說到這枚勳章的時候會異常嚴肅。
  
  那麼,我是一名榮耀的人嗎?腦中響起被我用機槍處決人們的慘叫聲,我默默地把勳章放入軍服的內袋裡。
  
  把所有彈藥箱背在身上,在整理袋子時我發現了白吐司,那淡淡的奶油香味還留著,不過我卻沒任何食慾。
  
  我把奶油白吐司放回袋子裡,喃喃自語道:「這是,給薇薇安回來的時候吃的。」
  
  嘎嘎嘎——磅!
  
  把門關上,全副武裝的我宛如一名戰士,現在是晚上,在四處打聽後發現朗格似乎被什麼事情耽誤,還待在市民區一處最豪華的旅館裡,這對我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
  
  黑色的夜襯托出我的肅殺,現在是宵禁時間街道上除了巡邏隊沒什麼人,我撫摸著我的MG42,這個陪伴我家三代的老夥計彷彿潛藏在暗處的毒蛇,隨時準備在最致命的時機出手。
  
  很快的我來到那旅館,就在此時遠邊傳來一陣驚天爆炸聲,我猛然往聲源處看去,只發現一道衝天火光,巡邏隊的士兵依舊沒發現我,他們也一臉驚愣地看著爆炸火光。
  
  「發生什麼事了?喪屍入侵了嗎?」
  
  「隊長,我們要去看看嗎?」
  
  「你瘋了嗎?!那爆炸應該是發生在貧民區,如果真是喪屍入侵我們去是給喪屍加菜嗎?」
  
  巡邏隊的士兵竊竊私語,他們也就只是穿個藍色的衣服,武器最多是塞三發子彈的手槍,小股喪屍還行,但面對屍潮這些巡邏隊再多都只能拖延時間罷了。
  
  咑咑咑咑咑————緊接著我朝這五人巡邏隊開槍,7.92毫米的子彈立刻把他們穿透,五人就像收割麥子般齊齊倒下,我立刻衝進旅館內,只要是看見穿黑西裝的人就會掃一梭梭子彈過去,在一片尖叫聲中到達最華麗乾淨的房間,打開房門我看到肥胖噁心的朗格把幼小的薇薇安壓在床上,他還一臉驚恐的指著我。
  
  「你這個渾蛋!我爸可是——啊!」這胖子話都還沒講完就被我一槍托打翻在地,他就像待宰的豬一樣嚎叫著,我輕輕地把薇薇安扶起,「沒事吧?」
  
  「嗯…..爸爸,剛剛他要把我一直要我把腿張開,但是他不是爸爸,所以薇薇安不聽…..」薇薇安立刻跑來抱住我,我摸著薇薇安的頭髮冷冷地看著還再叫罵的朗格,最後把機槍拿起。
  
  「我們快走吧,這裡很快就不安全了。」
  
  我走出門發現剛剛還冷清的大街已經佈滿人潮,大家紛紛往西門逃去,畢竟爆炸是從東門發出,一些人大喊著喪屍來了,在街道的盡頭一片烏黑,我也看不出到底是不是真的喪屍攻城。
  
  不過發生那麼大的聲響喪屍肯定會來著,我拉著薇薇安隨著人潮往西門跑去,路上看到了同樣帶著孫子的老陳,我趕緊問道:「老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也不知道!天橋!我們上去看看!」老陳一臉驚慌失措,不過我們很快上去天橋,往下看去發現東邊的火勢越來越大,配合月光也大概能看到東邊遠處有一群黑壓壓的東西快速接近,那群東西還伴隨著喪屍的嚎叫聲,令我跟老陳都不禁面色發白。   
  
  喪屍全力奔跑的速度可不比奧運選手慢,人類一般來說根本跑不過他們,我看到那一團漆黑的東西不斷吞噬著人類,一堆人哭喊著奔跑,鮮血的味道已經先傳入鼻子,像是一群羊被一群狼追趕一般,喪屍把人們的臟器跟腸子扯下,一邊塞入嘴巴一邊追殺著下一個人類。
  
  「你還愣著幹什麼!穆勒!」老陳馬上要把孫子帶下天橋,不過看著我還沒有行動慌張道:「跑啊!」
  
  「跑不掉的,老陳,你不是沒見過那些怪物,城市外面是一片平原,沒有車子的話我們是跑不掉的。」 
  
  老陳一愣,似乎知道我說的是對的,不過還是道:「那你要怎麼辦?留在這等死嗎?!」 
  
  「不。」我蹲下來,揉著薇薇安粉嫩的臉頰,後者也如貓咪般瞇起眼享受,接著我一口親在薇薇安的額頭上。
  
  「你們跑吧,幫我照顧好薇薇安。」
  
  老陳看著我把機槍固定在天橋扶手,還把彈藥箱一個個拿出來瞪大眼睛,沉默一會道:「你帶著薇薇安跟我孫子跑吧,我已經老了,你還年輕,能更好的照顧他們。」 
  
  我把彈鏈放進上彈槽內,把上機蓋蓋下,喀拉一聲上膛,「老陳,你沒接觸過機槍,恐怕連怎麼裝彈都不知道吧?」 
  
  老陳無言以對,我趁現在蹲下來跟薇薇安道:「薇薇安,我們來玩捉迷藏好不好?」
  
  「捉迷藏?好呀!」薇薇安一臉天真的答應,因為我一直的照顧薇薇安沒接觸到什麼人情險惡,對我的話更是無條件的信任,所以此時還以為我真的是要跟她玩捉迷藏。 
  
  「那你先跟陳爺爺走,爸爸數到一百就去抓薇薇安喔!如果爸爸沒找到薇薇安,那就是爸爸輸了,這個白吐司就是給薇薇安勝利的獎勵!」我趁機把白吐司拿出來,薇薇安露出驚喜的面容,餘光還不斷打量著白吐司,呵,真是個小貪吃鬼。
  
  「好!爸爸一定要來抓薇薇安喔!我們一起吃白吐司!」薇薇安拿著白吐司天真地笑著,看著她那笑容我不禁有點鼻酸,趕緊把這個情緒壓下,笑著說一定。

  
  
  最後老陳對我說聲謝謝就把薇薇安帶走了,我閉著眼睛看著遠處湧來的屍潮,他們就像是一頭遠古的滔天巨獸,看著眼前跑動的血肉雙眼露出猩紅光芒,那撕裂到耳根子的大嘴,發黑的牙齒上還殘留著上一個受害者的血漬。
  
  (一。)
  
  屍潮到了百米處,在這裡已經能看到喪屍的身影,我吞著口水,從前一直面向流民的槍口第一次對準喪屍。
  
  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
  
  猛烈的火舌竄出,完全沒遇到阻礙的喪屍群第一次受到來自人類的反擊,全部人不管是流民市民都在瘋狂逃跑,偶爾有些人往上一瞄,只發現一名穿著第三帝國軍服的士兵駕馭著機槍瘋狂掃射。
  
  (二十。)
  
  「吼哈!」
  
  「呼咕咕——」
  
  「噁啊啊!」
  
  屍潮已經到五十米處,在天橋上的我已經能看到他們猙獰的面孔,第二個彈藥箱已經打空,我以最快的速度把第三個彈藥箱搬上來,上彈鏈、上膛,我與我的機槍繼續咆嘯。
  
  喪屍把眼前的人類撲倒,咬開他們的大動脈,咬下他們的耳朵,人們還掙扎著我前爬,但他的手很快被喪屍硬生生扯下塞入嘴巴,就算特意瞄準頭部射擊喪屍也沒任何減少,在這等規模的屍潮面前,我就像黑色海嘯前的一點火光,
  
  不自量力。
  
  「啊啊啊啊啊啊!!!」
  
  三十米。
  
  (四十五。)
  
  人在死前都會有跑馬燈什麼的,而現在我腦裡滿是跟薇薇安的回憶,我才二十五歲,其實薇薇安根本就不是我女兒,只是在救她的時候她的父親慘死在喪屍嘴下,她昏迷後醒來看到我,就瘋狂的叫我爸爸。
  
  也許是大腦選擇性遺忘掉那可怕的回憶吧,我從那時候就一直照顧著她,雖然我沒有親生女兒,但我敢肯定我在她身上付出的不會比任何一個父女少。
  
  (十米。)
  
  (六十五。)
  
  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咑————
  
  槍口已經冒出青煙,要是放在乾草堆中我敢保證一定會燒起來,不過我也跟我的老夥計一樣,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再發燙。
  
  爺爺說過榮耀,什麼是榮耀?
  
  士兵的榮耀肯定是保家衛國、捍衛人民吧?
  
  以前貧民區的人都把我稱為富人區的劊子手、披著人皮的惡魔,那現在,我應該擁有榮耀了吧?
  
  (距離,零。)
  
  (八十五。)
  
  磅!
  
  一道像是石頭跟骨頭碰撞的聲音傳來,天橋在屍潮的碰撞下搖搖欲墜,我的彈藥箱,一千發子彈已經全部耗盡,我累積數年的財產啊,就在不到兩分鐘通通消逝。
  
  但有人問我,後悔嗎?我會說我不後悔。
  
  我可能只把屍潮前進的時間往後挪一些罷了,不過就這一些可能就讓許多人成功逃脫。 
  
  或是,讓薇薇安逃脫,如果能的話,我這條賤命也算是有犧牲的價值了。
  
  老陳啊,你可一定要幫我照顧好薇薇安。
  
  對不起,薇薇安,你的代理爸爸可真沒用,連區區一百都數不到。
  
  「喀答!」
  
  我曾經視為寶貝的MG42掉落在地,每次行刑完我都會撿回來拿去回收的彈殼灑滿地,喪屍正朝著天橋樓梯跟支柱爬來,我應該要留一發子彈的,至少能避免痛苦地死去。
  
  我顫抖地把手伸去衣服內袋,緩緩地拿出鐵十字勳章,把他別在我的胸上。
  
  「爺爺啊,我有資格戴上這枚勳章了吧?」

  看著這些怪物朝我衝來說沒害怕那是假的,我會死吧,肯定會死吧。

  好想活下去,多陪陪薇薇安,多看看她的笑容,照顧著她長大成人,最後跟一個父親一樣地把她交付給另一個深愛他的男人。

  眼淚不禁從眼角流下,手碰到後腰上的堅硬物體,我裂嘴笑了下,把那個東西拿出,那是柄式手榴彈,而我現在只能把他下面的引信轉開,祈禱著他沒有因為時間流逝而喪失他原本的功能。
  
  什麼時候,就是自殺都是種奢望呢?
  
  「主啊,請保佑薇薇安能夠平安逃出去。」
  
  喪屍爬上,也從兩側階梯湧來,就算爆炸我的屍體肯定會被吃得一乾二淨吧,
  
  「主啊,請保佑我們,能熬過這該死的末日吧。」
  
  語畢,我拿起手榴彈大喊著往一旁撲向我喪屍的腦袋砸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轟轟轟轟轟!!!
  
  下一秒一道道火光以天橋為開始,往東門充滿喪屍的方向炸開,緊接著數駕黑色的戰鬥直升機呼嘯而過,其中一架運輸機裡有一名青年,頭盔裡的麥克風傳來聲音。
  
  「唐指揮官,準備行動,天佑人類。」
  
  「天佑人類。」
  
上一篇 短篇末世小說 活屍   下一篇
 ---------------

第一次寫那麼長的短篇小說,六千字左右。

其實我覺得最後寫的還不夠壯烈,大家應該有聽我放在上面的那首歌吧,感覺蠻適合就放上來當配樂的。

上一章酒店女寫的不錯,似乎也蠻多人喜歡,不知道這篇大家覺得如何,話說穆勒好像是德國的菜市場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54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宇宙吃貨胖宅喵
歌蠻配的喵
好久沒看到大長篇喵!!!

05-26 09:10

蒼天落葉
超級長篇[e16]05-26 10:17
薩帕克
拿子彈當貨幣還真是新鮮(

05-26 14:43

蒼天落葉
還可以吧,如果真發生末日就是以物易物,子彈肯定是跟糧食一樣的硬通貨吧05-26 14:52
夜風196
德國穆勒我知道足球員

05-26 14:47

蒼天落葉
我只知道戰地一有個軍官叫破陣穆勒[e26]05-26 14:53
聖頓大斯

有感

05-26 16:08

蒼天落葉
真是太好了呢[e12]05-27 01:07
飄泊筆尖
難怪看到一半時有點熟悉感,戰慄深隧系列就是拿子彈當作貨幣,不過能流通的也只有末日前由軍工廠製作的軍規子彈

05-26 19:56

蒼天落葉
的確,不過一些土製的彈藥應該也可以,能用就好,只是子彈也會分為高低等05-27 01:08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好久不見~~~~

有聽過高麗時代用箭矢當貨幣,國共內戰的時後中共甚至發行糧本位的貨幣~~按米計價XD

只能說末日真的凸顯人性更多

05-27 13:07

蒼天落葉
好久不見!不過用箭矢當貨幣是第一次聽到呢,遠古時代就是用糧食以物易物感覺還好。

末日就是人性的大雜燴啊05-27 14:40
莫莉安
前面兩句整個讓我……咳咳
最近你是不是喜歡寫上這個系列了啊ww

06-03 23:51

蒼天落葉
哈哈,前兩句想歪了嗎,不過我只是想嘗試看看這種風格嘛[e29]06-04 10:27
莫莉安
羨慕你的腦洞 我現在整個超級沒有靈感 沒有那麼嚴重過
不過還好最近工作比較忙 不然會失眠吧

06-09 23:48

蒼天落葉
嗯.....多想多寫吧,無聊就寫,不然就看看其他小說,總有靈感的

話說我在工作的時候,看著各種形形色色的客人,也會腦補他們的身世經歷,接著想出他們的故事,也算另類的靈感來源吧06-10 12:57
steven159
應該會用北約標準子彈當做貨幣吧,毛瑟彈真的不是什麼常見的東西

09-07 17:22

蒼天落葉
啊,沒注意到,MG42的子彈原來是毛瑟彈嗎[e21]09-08 17: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5喜歡★chh101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兩百九十一... 後一篇:關於大陸那邊的小說未來監...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0879604我ㄉ妹妹
哥哥想你ㄌ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