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對世界恰到好處地溫柔

作者:Hsin│2019-05-25 21:44:43│贊助:1,038│人氣:169

  我生命中有許多溫柔的人,我試著從他們身上學習如何對這世界溫柔以待。

  這是一件比想像中要困難得多的事情。一個人要如何變得溫柔,並非只是向那些對自己好的人懷抱善意,而是在面對那些傷害自己的人時,嘗試理解他們為什麼這麼做,嘗試讓他們也理解我,然後,然後,或許有那百萬分之一的機率,我們能夠和解。

  然而這好難,同理別人好難,在被刺傷的同時還得照顧別人的感受、理解別人的思想更難。所以我為什麼不放過自己,是不是因為我偽善?我不想成為傷害人的那方,所以才總是忍著痛楚說,我們再談談,你誤解了我的意思,我們只是立場稍微不同,彼此都沒有惡意。

  我常常覺得已經盡力了,明明已經那麼盡力去同理了,為什麼總是失敗,為什麼這樣的努力總是徒勞,為什麼演變到後來我依舊傷害了對方。是不是我不夠真誠,是不是我自以為溫柔但其實只是自傲,自以為理解了但其實只是誤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她生氣地對我說,你太不夠愛自己了,你要再愛自己多一點。

  他氣惱地對我說,你不要再同理了,你要自己同理自己。

  我卻覺得很諷刺,我曾經是一個對世界異常冷酷的人,曾是如此自我中心的人,曾以為全世界都要以我的規則和標準為依歸,然後,在甚至沒有自覺的情況下傷害了許多人。

  說不清是什麼時候轉變了,也說不上這樣的轉變究竟是好是壞。

  我猜我還在學習如何恰到好處地溫柔,在對他人釋出善意的同時,也能夠記得好好地愛自己。

  那次姐姐跟我說,你已經是個小有影響力的人了,我遲疑片刻,不確定她指的是什麼。我在想她是不是指,有那麼些人會閱讀我的文字,而閱讀本身就是一種思想的傳遞,即便是沒有浮上檯面的雙方交流,在閱讀中產生的思考已經是某種對話與溝通了。

  最近格外有這種感觸,有些作品被閱讀了,除了點閱率沒有其他的痕跡留下,我常在想這代表什麼意思。我應該繼續寫下去嗎?想著只要某天有某個人,在世界某個地方,讀到了我雜亂無章的思緒,或許他會同意又或許不同意,但是至少能讓他思考,如何對這個世界恰到好處地溫柔嗎?

  寧願這麼相信著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48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山梗菜
有的時候沒有留言也可能只是讀者不知道要說什麼吧,也或者是讀者下班回來太累了,懶得打字[e5]

05-25 21:53

Hsin
我覺得很中肯!!!
就連作者有時候也會因為狀況不佳所以過了很久才回應(心虛
總之謝謝你浮水留言:D06-11 01:21
姜月影
都是美好的過程[e12]

05-26 00:26

Hsin
:)06-11 01:21
鯤島囝
我覺得HSIN對實踐溫柔有很好的理解,不只是對善待自己的人,還有對傷害自己的人,理解他們為何這麼做、讓他們理解我、雙方和解。這毋寧可以說是一種溫柔方法論,只不過正在攻讀神經科學的你應該也很能體會,很多時候苦心孤詣按部就班照研方跑出來的結果就是尷尬。所以這代表什麼呢?我個人的回應是,方法歸方法,實務歸實務(大絕來惹),如果這個方法在實踐上挫折,我覺得或許不太需要去質疑方法,而是直接檢驗實務內容即可。

例如,你想對話的那些人,他們有想要跟你對話嗎?他們有想要理解你嗎?

他們有想要和解嗎?

很不幸的答案往往是NO,他們才不在乎你受不受傷、你怎麼想、你的重點是什麼,因為如果他們會在乎,這些爭吵或對話從一開始就不需要展開,因為會懂會對話的人,可以心平氣和,誰都不會被傷害。他們要的只是你要承認錯誤、你要承認他們、你要承認你傷害他們。我並不認為HSIN的溫柔方程有錯,但或許唯一有錯的地方,就是做了不當的實驗假設「每個人都真的願意為了理解彼此而對話」,這是預設心態都一致的情況,不過事實上,對話往往不會在這個條件成立的前提下才發生。

除了心態正確的前提,我覺得溫柔方程要成立還得有另一個前提,就是認知必須正確。一個拚命來信或敲你或任何社交工具跟你喋喋不休解釋他想法的人,可曾有過回應你提出的觀點、回應你的疑問、延續自己想法的同時又順應你的邏輯?如果沒有,那他其實沒在聽你講話,他可能一開始就沒聽懂,他可能認為你說得不重要他講得更重要,他可能本來就不想聽你講,可是他告訴你他理解你,是你不理解他,這是認知失調。他每一句都在蠻橫無理的控訴你,卻說你傷害他,這叫做發神經。

05-26 13:53

鯤島囝
溫柔方程沒有錯,但對象要挑,心態打勾勾、認知打勾勾,哈柏瑪斯的有效溝通基礎才成立。

如果不是對話的對象,我覺得這時候需要的是溫柔方程的姊妹,也就是【溫柔的FUCK OFF】:不用隨著對方混亂的境界起舞、根據自己的思辨訓練判斷對方的狀態、在適當的時機做出對話中止並抽身的明智決定,最重要的是要舒服。如果怎樣都不舒服,當然要放棄最不舒服的選項。

在我看來,你不是偽善,你是被情感勒索。可是,這些情感勒索者,真的跟你有什麼情感基礎可言嗎?不知道HSIN有沒有想過,他們有沒有過任何一次,表達過他們想為你做什麼;還是說,他們只是一直都在要求你為他們做什麼?

你的溫柔方程沒有錯,但是需要修正工具排除不適用者,修正工具就是【第一、心態上對方跟你一樣都想互相理解;第二、認知上對方沒有嘴上說對呀來互相理解實際上把你往死裡打或一直堵你批判你歸責你或哭夭你傷害他】;然後你還需要開個後門放溫柔方程2.0FUCK OFF協助自己退場。有時候,FUCK OFF也是一種善意,不是嗎?

最後來講點閱率,我本來以為那只是不小心點進來的路人灌水,但是用同作品不同主角的同人小說做實驗之後,發現潛在不互動的讀者是真的存在欸哈哈哈哈哈,所以呢,比起那些根本不重要的烏煙瘴氣,寫小說、跟朋友碰面講話、看動漫美劇,或是壯烈的前往實驗室都好,把你的時間和心意給值得付出的對象或事物,不值得的就放生,也放過自己,不然你要陳瑞光萬聖節的時候從地下爬出來嗎?please dont喔~~~

05-26 13:56

Hsin
【溫柔的FUCK OFF】真的是太好笑XDDDD
不過我也有習得這項技能,請鯤島不用擔心!我雖然脆弱但也愈挫愈勇~~
然後這篇雖然寫一寫也是有偶然聯想到網路平台上的互動,其實更大成分是在寫家人。
所以溫柔的FUCK OFF有點難以執行XD
在巴哈打滾許久已經抓到fuck off的訣竅,可是家人之間的溝通卻是避無可避,
我還在學習怎麼拿捏親情和自我的平衡點,要在關係緊密的我家畫出自我空間實在很挑戰
謝謝鯤島的海量留言,我在第一時間有看到,很安慰:306-11 01:26
老周
我一直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鬥爭跟互相傷害非常的合理與常見,每個人都是不斷的在這個過程磨合出最適合被社會接受的模樣。如果要保留部分的自我,或許多少保留一下自我跟其他群體的距離、適時留給自己「自我空間」吧。在那個「自我空間」裡,你想變成什麼樣子,都傷不了任何人。

05-30 18:57

Hsin
謝謝老周分享看法~~~
人和人之間的互相傷害有時候真的不是刻意為之,至少不一定是惡意為之,我只希望每個人都能對彼此再寬容一些,尊重彼此的想法,互相為對方保留你所說的「自我空間」,這樣已經夠殘酷的世界至少能夠讓人過得舒服那麼一點點~06-11 01:32
多感少女❤玉❤

「同理心」,我覺得是最難捉摸與揣測的東西。七十六億的人口,每個人、每一瞬間的思維、想法,還得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仔細想想,去買張頭獎彩票或許還比較容易一些。人性,真是最黑暗也最美麗的事物。

不知道我有沒有說過這樣的故事......很小時候,依稀記得是國小,有個「孩子王」要我去幫忙買飲料(我還記得很清楚,是鐵罐裝的奶茶),甚至連錢都沒給我。當我戰戰競競地拿來飲料,他打開喝了幾口,我盯著用自己零用錢買來的奶茶,嚥了嚥口水,他走過來,問道:「想喝?」我點頭,只見他將飲料高舉過頭,緩慢地倒在我的頭上,出於害怕以及求生本能,只能任由糖水淋濕全身,不吭一聲。

直至今日,我仍舊不懂如此行為,能帶給他什麼好處呢?又,這樣真的開心嗎?

但......我不恨他,至少,現在已經不恨了。可並非沒有留下陰影,只是時間逐漸撫平傷痕罷了,即便,他曾做出更過分的事情。可我,依舊不想試圖理解他。

人很奇怪,過分的良善會被欺侮,而橫行霸道卻能活得十分滋潤?病的究竟是人,還是社會?

為何我們都需要去討好、適應其他人呢?有時,我真的不太明白。

最後一提,我與你也有同樣疑問,只留下點閱、GP卻沒有任何其他足跡,究竟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呢?還是我寫得不夠引人入勝,所以讀者才沒有任何感觸。

05-30 20:02

Hsin
我覺得任何孩子王,都缺乏適當的教養,需要有人給予正確的教育。可惜的是很多時候學校老師不一定有餘力管教,而家庭教育外人也很難介入,只能說台灣在教育方面還有很多能夠努力的地方。

很謝謝你願意分享自己的故事,我小時候只有觀察到班上有些同學特別不招人喜歡,當下只有被動觀察,卻沒有意識到那就是霸凌。甚至連老師都會把同學的桌椅搬到垃圾桶旁邊,只因為他的座位塞滿了用過的衛生紙(我猜是鼻子過敏)⋯⋯

現在網路比當年發達多了,我一直在想,如果孩子們有機會透過網路,接觸到正確的待人處事方法,會是很大的進步。目前我在像是webtoon這類網路漫畫平台,看到不少人氣作品有處理霸凌議題,就覺得是個很不錯的機會教育。老實說,我也希望寫作能夠達到這樣的教育效果。

能在巴哈認識你我很開心:) 謝謝你常跟我分享一些生命裡的思索跟點滴~~~06-11 01:42
老周
回樓上阿玉跟Hsin大,我覺得只留下點閱、GP還有一個很大的可能,是「沒有對到頻率」。雖然這樣講有點厚顏無恥(?),我覺得目前我在創作的作品需要一定程度的在關注政治、跟我在政治議題上思想接近一些,才會有所共鳴。
譬如我第二章都偷偷藉由角色OS嘴砲某些特定團體,我覺得應該只有我看得出來(爆)
但我是不太在意啦,反正我看到的世界就長那樣、我看到的「菁英」們就是這麼醜陋,所以我就那樣寫。(攤手)
我會特別介意的點比較是「讀者有沒有看出我想嘴砲什麼」以及「讀者對此有什麼回饋」,如果沒有其他足跡,就代表,嗯,你可能對我所在意的議題不在乎、或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或跟我持反對看法不好意思說話、或跟我持相同意見所以無話可說吧。
總之就是對我所想表達的「反應不大」,那也挺好的(?),像我那麼憤世嫉俗對身體可不好。(嗯?)

05-30 20:14

Hsin
我是覺得沒對到頻率滿有可能的XD
只是有時候會覺得,因為訂閱者有一定數量,應該就是對我的文章多多少少有點興趣吧,可是跟訂閱數相比,GP和留言真的不太成正比XD
我自己的習慣是讀完一篇文章通常會點GP,就算立場不同,只要有道理我就會給,以和不小心點進來沒有讀完的人做區別~06-11 01:56
山梗菜
不客氣[e38]不過很久沒見倒是真的。
所以說有的時候沒有收到回覆的話倒也不用太介意,畢竟沒有留言有很多種原因,除了讀者下班很累外,也有可能是他們要準備期末考或覺得只留言一句「加油!」感覺很不好意思[e5]

06-11 18:24

Hsin
嗚嗚嗚覺得得到拍拍,很溫馨QwQ 謝謝你~~06-13 15:55
多感少女❤玉❤
說到教育,我想起與小伽羅粗略聊過。私以為,教育是一個極廣且深的問題,不單純是學校、家長的方面,舉例來說:「家長因為擔任工廠作業員,經常起早貪黑,連休息的時間都稍嫌不足,何來時間給予孩子,更遑論教育呢?」教師亦然,教育案、企劃案、論文……各種與教育本質搭不太上關係的事,還得在有限時間內教完課程以供評鑑……等等。

「孩子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這種最重要的課題在當今社會上,彷彿成了最不要緊的事了。

或許吧,可我們永遠無法得知,但我希望的是孩子們能越來越好。

Webtoon我也逛過,只是大多僅看恐怖漫畫,並沒想過能在上面思考出關於霸凌的解決方式。附帶一提,我還頗喜歡那的恐怖短篇的。(笑)

哪裡,認識您,我也同樣地感到喜悅。每每如此,我就非常感謝現代的科技,使我如此內向的人,能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一大段話,真是令人開心。

06-12 22:03

Hsin
記得我從小就沒有立過志向要當老師,因為我覺得自己無法承擔他人的未來,而師生關係就是如此緊密,所以直到現在都還非常佩服身旁同學朋友成為年輕有理想抱負的教師。希望我們這個世代,能夠帶動教育的改革,讓孩子們的成長環境愈來愈友善。06-13 16:03
冬安
我就是常在各處徒留點閱率的讀者XD
有時不是沒有感觸,可能一時無語後來又沒再補XDD又或是我肚裡貨太少難抒己意
Hsin的文字總是或多或少讓我思索

06-16 10:59

Hsin
很高興能在這裡看見你的足跡XD 覺得榮幸~
雖然我很常發文該該叫,但其實就算是潛水的讀者我也都很感激!!
能知道我寫的東西可以帶給大家思考或共鳴,覺得是很幸福的一件事~06-16 20: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關於性傾向的那些事》想... 後一篇:《刻進掌心裡》14(第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XFT2大家好
小屋LoveLive新繪圖-跟小鳥約會中 & BanG Dream新繪圖-有咲泳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