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創世紀世界觀」降罪之人<第十七章>金石狐狸

作者:DDKIMIT│2019-05-25 01:01:53│贊助:6│人氣:323

感謝畫師亮晶晶超絕美畫作

如果是首次觀看的觀眾,能去本人原創星球上觀看喔,那裏是新版有做大幅度更改,之後巴哈這裡也會換全面更改,變動造成不便請見諒。(點封面大圖能進原創星球。)



  奇美拉醫療科學大樓,蔡天仁臉上還殘留黑灰,擺盪在特殊房間的厚重門牆外,形同失了魂的空殼,這是他碰到無法解決事情的形式之一。一旁的裴蓉月相對有著歷練過後的沉穩,髮絲的陰影使她的雙眼更加陰沉,兩眼盯著來回走動的蔡天仁。
  
  「姜芸的這股力量……」裴蓉月欲言又止的瞧了蔡天仁一眼,等候中帶有一絲的試探。
  
  蔡天仁也察覺的出裴蓉月想交代的不安感,那時對姜芸有一種感覺,清楚知道那並不是她、不是姜芸的意識和意願,彷彿有種生命想要逃出軀殼。
  
  裴蓉月輕吐一口氣,倚靠牆邊,想以不沉重的氣氛告誡道:「一般人、就算是異能人,承受軀體所超載的力量而被撕碎的例子並不少,姜芸雖然是女巫體質,但我們還不清楚女巫的能耐,所以……」
  
  「有影響嗎?」
  
  「精神折磨是擺脫不掉的。」裴蓉月看蔡天仁滿臉憂愁與擔憂,嘖了一聲繼續談道:「不用擔心,黃醫生確認過姜芸的身體狀況,珍妮佛也做過了全身檢測,大致上沒有創傷的部位,黑蠍的迷魂藥還在體內,所以她還會昏迷半天的時間,好好休息就行了。」
  
  「謝謝妳裴小姐,要是沒有妳的幫助,姜芸早就被人抓走了。」蔡天仁停下那躊躇的走動,引來更多自責,瞪著自己顫抖的雙手頹氣道:「我根本沒辦法守護她,姜芸有能力,都是她在犧牲,而我卻做不了任何事情。看著姜芸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倒下,我怕我……」
  
  裴蓉月嚴厲起自己的語氣,頹廢兩字從不再她的字典裡出現,「記住!你根本沒有時間自責!也沒有放棄的選擇!我很確定有人再散佈她的身份,她的力量將會是全世界掠奪的目標。知道古神力量的人不多,他們也不會笨到大肆散佈這消息引來更多的競爭者,據我所知,雪女知道此事,那麼、『他』肯定知道了。」
  
  「他是誰?」蔡天仁問
  
  「一位老戰友,你不會想見到他,我盡力不讓他們介入;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快讓姜芸返回她的時代,這樣、女媧火石的力量直到今日,還能成為是一個謎團。」裴蓉月大嘆一口氣,還很沉悶的搖了搖頭,抱怨道:「災禍只會接連而來,還沒想過會這等麻煩。」
  
  「現在沒有梵天神珠的下落,還有數不清的敵人,要送姜芸回去明朝,困難重重。」
  
  裴蓉月語重心長道:「我們不再是獵人了,不管你相信什麼,最好把握時間──祈禱吧。」
  
  裴蓉月的警惕也就告一段落,蔡天仁也不想再聽到更多不安的消息。
  
  過了許久,皎潔的白兔蹦過滿天星河,只留下金光閃閃的點點足跡。
  
  密不透風的封閉式房間內,沒有比細微呼吸聲更大的聲響,姜芸躺在穩睡模式的床上靜靜的沉睡,而蔡天仁則坐在虛擬月夜的環境裡,一邊空轉著愚鈍的腦袋、一邊靠著虛擬星空給與的淡薄光線望著眼前的姜芸。
  
  一閃神,當時她的雙眼閃爍出焚燒一切的金黃光芒時,有如烈火鳳凰展翅而出的畫面歷歷在目,但是聽逢裴蓉月稍早的敘述之後,現在一想已經不是一頭艷麗的鳳凰,而是災厄之鳥的化身,能夠瞬間吞噬掉所有生靈。
  
  姜芸熟睡的翻了身正好面朝著蔡天仁,棉被下若隱若現地勾勒出凹凸有致的完美身形,修長的雙腿滑出被單外,簡直就是一對華貴又難得一見的明朝玉品。
  
  蔡天仁緩緩撇開頭,最近幾日都在生死關頭遊走,好久沒有這樣不健康的思想了。要是以前,還要讓隻手臂給姜芸當作抱枕呢,都快忘了手臂換姜芸睡上安穩一覺的酸痛代價。
  
  穩眠床將一條又一條的青綠色光線射進姜芸的腦殼,雖然能良好的抑制她不再做惡夢;不過也很怕她因這些光線得到腦膜炎,現帶醫學都不見能的救治了,要是她把這個症狀帶回去明朝,那裡的大夫肯定束手無策吧。
  
  如同編織天際的銀白細絲隨著姜芸的姿勢攀附在脖頸、下頜、臉頰,最後到深邃的眼窩邊停了下來,蔡天仁的視線再次被引導回沒有任何瑕疵的臉蛋上,這張臉的魔力是任何人不管如何看、看再久,都不會產生任何嫌膩與嫌棄。
  
  生而完美,或許,這就是命運一直忌妒她的原因吧。
  
  沒想多久,蔡天仁關掉穩眠床的儀器,默默伸出手臂給她健康的睡上一覺。

  翌日一早,蔡天仁從椅子上醒來時,皺摺的被褥上沒了人影,手腕上還停留深紅的抓痕。代表姜芸沒有一刻能放下過去,思念、想念,就算那是令人難過的回憶,她還是不肯遺忘。
  
  蔡天仁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安逸的氛圍沒有對姜芸的行蹤產生任何擔心的想法,昏迷時都能燒毀整棟百貨大樓,那身手還有啥讓一無是處的自己來擔心的呢?對吧?
  
  拖著惺忪的眼皮來到廁所,洗洗臉好讓自己從懶傭裡清醒過來。抬起頭,望著鏡子裡平淡無奇的那張臉,展開的濃眉不再擁擠,看了二十幾年的愁眉苦臉,第一次看見自己還有點自信了呢,更何況能如此接近女巫,這並不是人人都有的經歷吧;換個想法,還有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簡直就是用完美的模子印出來的完美外表,呵呵呵呵……沒必要挑剔了。
  
  暗自竊喜的捧起一灘清水繼續梳洗。
  
  突然間,淋浴間傳出嘩啦啦的流水聲。蔡天仁愣了一會,隨著聲響擺頭過去,衛浴隔間內充滿濕熱的水氣,霧裡間隱約有個膚色的曼妙身影。頭皮一陣冷颼颼的酥麻起來,進來時沒注意到姜芸就在裡頭洗澡,要是讓她知道自己闖了進來,肯定會有吃不完的極刑伺候著了。
  
  關起水龍頭,臉都還沒擦乾就踮著腳尖出了浴室,剛回到自以為安全房間,才用衣袖隨意擦乾,一睜眼,他看懵住了。
  
  姜芸手持著繡春刀,身穿黑底金線縫飾的飛魚服,兩眼銳利地站在大門邊。
  
  「欸?姜芸?妳怎麼在這裡?」蔡天仁的疑惑不止那樣,盤旋在腦袋裡的另一個疑惑說道:「妳在這裡、那裡面那個人是誰?」
  
  噠、噠、噠……
  
  溼答答的踩踏聲從蔡天仁身後緩緩接近。
  
  一絲不掛的膚體接近蔡天仁,光滑的皮膚上流著沖洗的水滴,眼魄鎖定著姜芸,傲氣的聲音出自那自信的身影,「啊──我認得妳,總是讓人氣憤的眼熟呢。」
  
  姜芸一邊觀察對方如此展漏的行動,另一邊警戒著握住刀柄,但兩人間不但相隔了些許距離,還隔著蔡天仁,這可讓她無法輕易使用魔力。
  
  女子伸手環抱蔡天仁僵直的脖子,纏著不放,用那剛淋濕的濕熱膚體緊密摟著,兩顆渾圓大眼還是與姜芸對望著,「幾百年沒見,噢不,這樣開場感覺很開心見到妳呢,換一個──就剩妳了,該死的女巫。」
  
  蔡天仁不敢挪動眼珠子,只能用顫抖的餘光以及害怕的聲喉說道:「妳、妳是、是……若藻!」
  
  女子探出頭,緩緩落入蔡天仁的餘光內,「沒錯,我就是你們要找的狐、狸、精。」
  
  「放開他,天竺要抓的人是我,與他無關。」姜芸說。
  
  「無關?不、我找的人就是他,同時也再找妳,為了讓妳痛苦、很深很深的痛苦,讓妳後悔出生在在這個世界上!必須、讓妳深深體會……」
 
  「此話……用意為何?」姜芸皺下眉頭。
  
  「噢──這可要解釋到好幾千年以前呢,一段漫長的故事。」若藻一邊把玩蔡天仁的髮鬢,一邊呼出溫暖的氣息說道:「總之,又讓妳找到值得信賴的人了是嗎?女巫就是女巫,擁有強大的魔力卻只能一輩子仰賴人類,沒他們也就沒有妳們。所以,我在妳生活裡安排了一齣大戲,村人反目成仇的戲碼、集會所的追殺、妖狐一案、梵天神珠的出現,嘻嘻嘻嘻,很棒對不對?我千方百計從妳身上剝奪一切,那是必要的、必須要的、不能缺少的部分!」若藻反覆地嚴肅與噗哧一笑,捉摸不定她想表達的情緒,接著全身趴撲在蔡天仁不敢妄動的身體上,玩笑道:「哈哈哈,這些事情在隱瞞也沒意思了對吧?籌劃了好幾世紀,換了一個又一個的身份、蠱惑一個又一個自稱是天子的傻蛋,好不容易將妳們這群卑劣又邪惡的存在燒的一乾二淨,現在、就剩妳了。」
  
  聽言,觸動姜芸深沉的痛處,「妳說,娘、養父還有錦衣衛的弟兄們,她們……都是妳殺的!」
  
  「欸?可別全都怪在我身上,可不是我親自動的手。我只是給了人類一點點恐懼:恐懼自然就會尋找其它生命啃食,而妳們女巫和所有跟女巫有關的人,都是恐懼最好的糧食。」
  
  「為何……為何妳要如此險惡!我們與妳又有何冤仇!」姜芸面露兇光。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若藻終於放開蔡天仁,但還是不給他離開的機會,繞著他的周圍敘說道:「曾經,我也像妳這樣,漫無目的的誕生,以為能跟其它同類一樣,活著、死亡、生活。」若藻停頓了口吻,來到蔡天仁面前來回打量了一番,不懼怕自己赤裸的肉體被他納入眼裡,或者說她根本不在意;對方也不敢去欣賞這等肉體,緊閉發抖的雙眼。若藻覺得無趣,撇頭睨視姜芸,桃紅色的雙唇勾勒出不凡的意圖,繼續延續話題:「時間還很多,就讓我來說段故事吧。一千年前,天泉山下的樹林裡有一群無憂無慮的狐狸,其中有一隻白毛狐狸誕生之後,等待天命的安排,過完短暫的壽命或著被其它生命吞食,終其一生。但是有一天,山上掉下一顆桃子,小狐狸不小心吃到這顆美味的桃子,牠根本不知道那是天庭所遺漏的仙桃。於是,牠從一般生物一下子躍升成了擁有修為的妖精,就因為這樣,沒辦法像其他狐狸那樣死去,同類也嗅出小狐狸身上怪異之處,相繼離牠而去。」
  
  房間內的氣氛依舊嚴肅,就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一般,姜芸因為蔡天仁被對方圍繞著,不敢輕易發出攻擊。這麼一個高科技大樓,就算處處充滿監視裝備也沒人能發現這裡的狀況,坐在監視螢幕前的人員雙眼空洞,無視著螢幕裡發生的所有狀況,也就這樣,故事隨著僵局繼續下去。
  
  「失去同伴的牠很孤單,孤零零來到人類的村莊,牠化成人形,想融入人類,但……那時的牠還不夠成熟。」若藻身後長出雲朵般潔白又蓬鬆的長尾,尖銳的獠牙再她張口後明顯露出,墨色瞳孔化為野性的碧藍色獸眼,身上多半殘留部分的狐狸白毛,彷彿就在為故事鋪陳似的,續說故事:「小狐狸走進人類,結果呢?妳肯定很有印象、女巫。鐮刀、乾草耙、火光,人類看到異類就想消滅。小狐狸也感受到恐懼、害怕,但當時的牠還很善良,還不願意傷害弱小的人類,所以牠選擇逃跑,一直跑、一直跑,沿路都是士兵跟憤怒的村民。」
  
  「這跟殺害我娘有什麼關係!」姜芸還在抑制心中的怒火不敢因此牽動道蔡天仁的性命,但語氣可以聽得出她就快控制不住情緒,氣息開始紛亂。
  
  「嘻嘻嘻,天泉山上的仙女收留了小狐狸,其實也就是她們遺漏了一顆仙桃。仙女把錯誤造成的小狐狸帶回天泉山上去照料,給與了愛、給與了情,就像家人一般照料。一百年過去了,小狐狸也從仙女們獲得了一個名字──就算生存在無法呼吸的世界,終究能尋找出光芒,生存下去,『藻』。但是醜陋的女巫覬覦仙女美艷動天的容貌,就再那天……」若藻忽然緊咬牙關,深吸一口氣,「女巫闖進天泉池,抓走小狐狸的所有家人,就連牠也不放過!血壇上,女巫一個又一個搶奪仙女的容貌,小狐狸卻只能眼睜睜看著親人一個個失去元神,化成粉末,永遠消失在世界上。事隔許久,天庭派出的士兵更讓妳們誕生出更強大的白髮女巫。那時候,小狐狸便知道女巫的審判不能再依靠其它的力量,牠闖入天庭,跳進煉丹爐,讓自己能夠擁有復仇之力。現在我來了,是妳們狠狠的毀了牠的生活!那麼,牠就要報復所有女巫。」
  
  「姜芸跟這件事情根本沒有關係。」蔡天仁挺身說道。
  
  「你這人類懂什麼?是女巫造成的、就是女巫的錯!她們早該被消滅,之後就不會有這些雜種!」
  
  蔡天仁一邊偷偷將手伸進口袋裡,,一邊沉住膽小的心臟說道:「姜芸才二十歲,一千年前的事,她什麼也不知道;妳不由分說害死姜芸所有親近的人,這樣兇殘的事,難道還不收手嗎!」
  
  「喔?那麼、這位人類朋友,你有什麼建議呢?」若藻輕浮地回答。
  
  「妳所經歷的事情……痛失親愛的人的痛,我懂,我理解,所以我很同情妳的遭遇,但是都過了一千年了,不覺得復仇可以平息了嗎?妳不需要做到趕盡殺絕,放下一條生路,也是對自己最好的解脫,不是嗎?」
  
  「要我平息?那你呢?哼哼、人類蔡天仁,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不也藉由女巫的手來替你父母還有蔡雅妍復仇的嗎?」
  
  姜芸渾然一驚,望向蔡天仁。而蔡天仁瞪愣一會,勇敢的面對、勇敢地點頭說道:「是!我是騙她,我騙她替我消滅黑社會,我騙她替我懲治壞人,我繞開所有可能的訊息,就是不想讓她這麼早回去,那又如何!我自私!我還想跟她相處……我就不想、不想這麼快失去姜芸。」
  
  若藻提高音量讓兩人能夠清楚聽見,「你利用女巫決定其他人的是非死活,還自認為正義;你永遠不清楚,你動用的這把刀,早染著成千上萬無辜百姓的鮮血,踏過的屍體好比踩著野草,這樣、你對她還有好感嗎?她皇上父親奪回政權後,收復了她,編列進錦衣衛,就是為了讓她能替他幹著屠戮的血活,剷除所有眼中釘,滿門抄斬,不留活口。」若藻戳了戳蔡天仁的臉頰,視線鎖定在姜芸身上,「當她站在那群老弱婦孺面前、看著眼前滿月大的嬰兒時,那一刀切沒有猶豫、嘻嘻嘻嘻、對了!如果把目標換作他呢?人類蔡天仁要是成了背後捅妳一刀的那個背叛著,妳還下的了手嗎?」
  
  姜芸不發一語的看向蔡天仁,眼皮跳動,本應銳利的眼神沖淡不少,始終不發一語。
  
  蔡天仁望著沉默的姜芸,嚥下一口氣,也彷彿將不少勇氣吞進體內,抵禦發抖的神情,說道:「妳錯了!姜芸她是善良的,我一直相信她,她是被利用才會做出錯誤的事情。」
  
  「善良?她就是人類用來達成目的的兵器,不只有你還有她的父親,還有更多更多等著控制她的人,就想要她跟她手中那把刀一樣──冷血、無情、殺戮。」
  
  「她會笑、會傷悲、還會思念所有逝去的親人!這一切都可以證明妳是錯的!」蔡天仁堅持說道。
  
  若藻浮誇地繞著蔡天仁又走了一圈,酸言道:「哇!這人類還真了解妳,一直在替妳解套。」
  
  「若藻,妳不必一直把仇恨放在身上,珍惜眼前擁有的一切,放下吧。」
  
  「眼前?」若藻眼前就只有她的復仇對象,嘖聲說道:「你閉嘴!憑什麼要我放下!你不知道我怎樣渡過沒有親人的日子!這些日子……」若藻直指著姜芸,強硬地說道:「都是因為她們!」
  
  蔡天仁就像傳教士一樣,不肯放棄地灌輸道:「時間可以沖淡一切,若藻,妳的生活,想想妳要的生活,忘掉仇恨就可以迎來,我現在就明白這個道理,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
  
  「想要的生活?」
  
  「離開天竺幫,妳可以獲得更多更有意義的生活,妳還沒真正活過的生活。」蔡天仁用溫和的雙眼望向姜芸圓厚又柔和眼眸,「姜芸她很喜歡香氣,我不知道為什麼,但當她聞著每一罐香水,那時候的她是如此幼稚,是發自內心的快樂、說不出口的幸福,足以讓她放下一切防備……」轉眼望向剛從眼前走過的若藻,問道:「妳呢?肯定也有!」
  
  「我是很想聽聽這個世界,那些音樂,原本不存在卻誕的聲音,可以的話……可惡。」嗚咽一聲,當若藻從自我解放中反應過來時,鬆開了圍繞蔡天仁的雙手,低下頭,沉默了片刻,一把從背後推了蔡天仁,輕言說道:「你真的很煩人……我不想再聽到你說這些有的沒的了,滾過去!趁我反悔之前、快滾過去!」
  
  蔡天仁當下也猶疑了片刻,沒想千年妖狐會放過他。不過不管過程如何,蔡天仁達到擺脫若藻的目的,那就沒理由不去尋求姜芸的保護了,擺足走往姜芸。
  
  此時,若藻又叫住了他,嚇得蔡天仁全身上下所有的汗毛都豎立起來,沒想到活過千年的狐妖,卻只有一秒鐘的陳諾,下一秒就反悔。
  
  不過他也很誠實的停下腳步,為了自身安全著想。

  若藻化為人形,追上蔡天仁,看見若藻接近蔡天仁的同時,姜芸也緊張的向前走了幾步,但當她眼睜睜看著若藻輕柔地奪過蔡天仁的臉時,頓下步伐。
  
  女方溫熱的雙唇沒有間隙的吻上,閒熟的碰觸,來的讓蔡天仁措手不及也毫無防備跟抵抗,簡直是一塊任人宰割的死肉。
  
  姜芸不自覺蹙起纖細卻充滿勁力的五指,繡春刀的刀身與刀鞘鏘鏘清撞,紊亂的情緒更添起伏的跌宕,她清楚知道自己的情緒為何如此,但是出於武人身段以及古代思想所捆綁的矜持,不允許她表達出來。

  她也清楚知道,自己慢慢遭情字所捆綁。
  
  三秒鐘的親密接觸,若藻緩緩移開十分靠近的臉龐時,深情緩緩地望著蔡天仁,眨動雙眸說道:「謝謝你。」
  
  話語一落,蔡天仁筆直地走向姜芸,而若藻迴身一轉,一套絲綢衣彷彿由空氣編織而成,雖舞飄逸,逐漸穿套在若藻曼妙身軀。
  
  「蔡……天仁?」姜芸則直呼迎面走來的蔡天仁
  
  蔡天仁卻無視姜芸的呼喚,直接繞過姜芸,頭也不回。他不可能會不理睬姜芸的呼喚,姜芸也很清楚。

  姜芸覺得古怪,才剛要轉身關切蔡天仁的狀況時,若藻卻突然開口說道:「就算我能原諒妳,但身為天竺的天師,賦予了責任我就必須完成,要不然,我會有大麻煩,很大很大的麻煩,所以……」
  
  若藻化身九尾狐狸半人狀態,咚的一聲,只剩一片塵影。
  
  姜芸見狀,立刻抽出繡春刀,鏘噹激響、火光激盪,直揮而來的尖銳獸爪與隕鋼製成的刀鋒相互拼比,目前世上最鋒利的金屬也切不斷狐妖的利爪。若藻氣定神閒地接連幾次攻擊,臉不紅氣不喘,看是輕鬆卻處處直攻那張漂亮臉蛋,意圖異常明顯。一面地攻勢沒過多久,緊接而來的是壓迫感十足的重劈。姜芸哼悶一聲,只能硬是接下這一波攻勢,一掌支撐著刀背,單膝跪地。
  
  這場戰鬥打的毫無意義,若藻卻越打越盡興,只見她身後九條狐尾冷不防地衝出。姜芸運上氣息,運用內功孤掌頂開衝擊而來的狐尾,再利用空檔,以輕功拉遠距離;而長尾不放棄地猛烈突擊,在地面上鑿出一個又一個坑洞,厚實的金屬地板宛若軟糖一樣軟弱。
  
  姜芸不遑多讓,迅捷地操作繡春刀進行格黨,沉悶的碰撞聲,青光白刃嘗試削開白銀絨尾,刀鋒碰觸到尾巴的絨毛時,姜芸感受到如此鋒利的刀刃,也無法將柔毛斬斷。一轉攻勢,雙眼凝聚起鮮紅,魔力將洪水之勢的尾鞭驅擋在一臂之遙,順勢衝開所有尾巴,魔力直衝若藻將她衝擊而出,磅噹巨響,鋼牆上撞出凹痕。
  
  姜芸才剛喘了一口氣,背部神經突然傳來撕裂刺痛,貫穿胸膛的刀鋒如此鮮紅,就那麼一點偏差,就能一擊刺穿姜芸的心臟。姜芸沒意識到身後會有敵人的氣息,如此驚訝自己會中這等偷襲,運用內力反手推開攻擊者,轉身過去,一手抵住襲擊她的人,另一手舉起手中的長刀斬殺偷襲者。
  
  當紅眼盯著眼前的蔡天仁時,姜芸憤怒的眼神顯露出了不可置信,她沒想過蔡天仁會對她做出偷襲。
  
  毫秒的猶豫,使姜芸腦裡充滿混亂。
  
  若藻扭腰擺臀,悠然自得地搔首弄姿走往姜芸,嘴邊的微笑越來越頑劣,最後更發出尖銳地哼笑聲,彷彿就在嘲諷對方。
  
  「下不了手啊?」若藻說道。
  
  姜芸的雙手連同手中的兵刃一同顫抖,眼前的蔡天仁彷彿一具空殼,瞳孔被白霧覆蓋似的空洞飄渺,
  
  就像一具受人操控的傀儡。
  
  呆滯的表情上卻帶有無盡殺意,就是那股殺意,將果盤上的水果刀刺向姜芸。這時姜芸意識到身後的若藻,先前裴蓉月提及過的事情,九尾妖狐擁有的一項能力。
  
  「妳對他做了什麼!」姜芸大聲嘶吼!
  
  「哼哼哼、哈哈哈哈!被依賴的人背叛、感覺如何?」若藻展露詭譎的笑顏,「當真相信人類隨便幾句就能化解我千年以來的仇恨了嗎?太天真了女巫,妳的男人已經不再屬於妳了,他沒能用三言兩語降伏住我,那我就要好好利用他。」若藻忍不住又笑了幾聲,攤開雙手繼續接近姜芸,步步逼近,「『女媧金石』,看透萬物的『靈魂』,能操縱、蠱惑甚至是玩弄,包括妳、女巫。生氣、憤怒還有無助。從妳對他產生情感的同時,也就讓妳產生痛苦;有了痛苦,在強大的戰士都會變得脆弱。」若藻伸出冰晶玉指,分別指了兩個選擇,「妳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就是殺了我,另一個就是殺了他。」
  
  姜芸瞪大雙瞳,眼皮就快保不住眼神裡的兇惡,鬆開蔡天仁,橫眉怒目地轉過身,繡春刀輕易在地面上劃出一道切痕,還有無法消逝的紅通眼珠。
  
  怒言道:「我會殺了妳!」
  
  若藻聽得樂哈哈的,嫵媚地擺動腳步,狐尾孔雀開屏地依序展開,收起笑開的五官只留下傲慢,輕佻的語氣說道:「妳辦得到嗎?」
  
  姜芸吃痛地拔出背上的刀子,麻木的思緒使她沒有哀嚎,將染血的刀子扔向一旁,一聲覺悟地嘶吼,揮舞銀刀衝向驕傲自大的若藻。
  ㄒ
  九條尾巴如鞭繩大幅度甩動四周物體,任何能甩飛的木桌或鐵椅都成了拋擲武器。姜芸一一劈開,理應輕鬆的事,卻還是因為胸膛傷勢的咳出血來,衣袖隨手一抹,將剩餘的血液吞回腹內。
  
  「女巫不過是比人類更低劣的生物,既脆弱又需要依賴。」
  
  姜芸甩刀劈開直逼而來的狐狸尾巴,依舊無法砍下,運氣被傷勢漸漸搗亂,呼吸更是越來越急促。不管姜芸如何反抗,依舊被團團圍繞,無法接近若藻一步,成了籠中之鳥,高高吊起。
  
  「女媧火石就這麼點能耐?」若藻插腰擺臀,姿勢依然諂媚,臉上帶有失望,她想看的可不是這樣。
  
  若藻望著被綑起的姜芸,扭動、掙扎無法突破若藻的捆綁,只有殺氣由縫隙散發而出,見此,若藻更得意地科科笑著,似乎就在等待這一刻。
  
  熱浪般的深紅魔力如浪潮般湧過整間凝重的房室,眼前的畫面因為熱氣而不再平整。
  
  代表力量、破壞以及衝破宇宙平衡的無窮力量,滾燙的紅眼簡直能說是熱血、沸騰,熱浪颯颯散發,沒有人能抗拒這股力量,擁有女媧金石之力的千年狐妖也抵擋不住這懸殊的力量。
  
  朱紅色魔力瞬間衝散所有束縛,若藻嗚啊一聲,無法反抗地拴在牆上,半神化的妖精軀體依然無法抵禦女媧火石,任由熱力沖刷。
  
  代表力量的古神之力,一舉顛覆原有情勢,就算如此,討人厭的笑聲還是充斥著整個房間。
  
  「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這樣就對了;但是、別忘了──照顧好妳的男人哦。」
  
  若藻此話一落,姜芸那張怒火中燒的怒顏立刻氣焰全無,霎時意識到若藻此言不對。立即放下對若藻的魔力,轉眼看向身後的蔡天仁。
  
  驚見他已經撿起地上那染紅的水果刀,雙手握柄,銳利的刀鋒正對準隆起的喉頭,等待著若藻的指示。
  
  若藻接著下達了指令,「蔡天仁,為我死吧。」

  「是……」蔡天仁恍惚道,身體聽令後有所行動,那把刀子更抵住了喉頭,要不是姜芸運用魔力阻止,早就切斷了氣管。
  
  「蔡天仁!你……」
  
  不到一秒的時間,若藻橫越半間房的距離,來到姜芸身後,雙手撫摸著姜芸的臉蛋,最後緩緩靠入對方耳根,輕談道:「別再叫他了,我只要不解除這道指令,他一輩子、一輩子都會想盡辦法在你妳面前死去,這樣妳一雙眼睛可就沒辦法同時照護我們了呢!是不是很刺激啊?很好玩對不對?」
  
  「若藻,你要如何對我如何復仇,要殺要剮、任妳處置!但是求妳、求妳放過他,放過蔡天仁。」姜芸發自內心,衝破尊嚴的牢籠,緩緩輕語道。
  
  「妳現在、是在求我嗎?為了、哈哈哈哈,就為了一個男人!哈哈哈哈!」若藻用利爪挑逗姜芸神經緊繃的臉龐,後者是一刻也不敢鬆懈。
  
  「妳到底想怎樣,千年前的仇恨與我有關,不必……不必再對無辜之人。」
  
  若藻替姜芸擦拭掉額顏上的汗水,「我就是要讓妳看著,眼睜睜地看著!當家人從我面前化為粉末,我就發誓要讓所有女巫血債血償!同樣讓她們看著身邊所愛死去,抱著這份失去摯愛的痛苦,嚐盡所有生離死別的痛苦;之後,再來取妳們這些不值一活的性命,這才叫最完美的復仇計劃,不是嗎?」
  
  「瘋子……妳簡直是瘋子!」
  
  「嘻嘻嘻嘻,妳的靈魂越來越不安份了喔,再不控制好的話……」若藻再姜芸耳邊輕輕吐言:「妳、會、親、手、燒、死、他、喔!」
  
  「琉璃趁現在!」
  
  琉璃運用自身瞬間移動的能力,空氣噗哄地扭曲,琉璃出現在蔡天仁身身後,強勁銳利的手刀劈向後頸部。刀子噹啷落地,蔡天仁失去意識地倒下。
  
  姜芸灼熱的紅眼突然驟失,眼角不禁流下一道晶瑩。
  
  「噢!說不定死了呢。」若藻則輕佻地補充一句。
  
  聽言,姜芸更放下一切身段,放下手中長刀和高傲的尊嚴,衝上前跪在蔡天仁身旁,著急地搖晃他的雙肩,嘴裡不斷叫喊著一句兩句的蔡天仁,,想將他喚醒。
  
  「一點也不手軟呢,畢竟他對她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若藻繼續坦言道:「這男人說難聽,就只是她們用操控妳的工具,她們看上了這點,利用他將妳鎖在牢籠裡面,時不時再讓妳妳替他們達成目的。嘻嘻嘻、所以說啊,太接近女巫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裴蓉月露出金屬左臂,咖噹噹地蹙起堅硬光滑的五指,一刻也不敢大意,問道「妳是怎麼上來的?」
  
  若藻看了看四周充滿凹坑的銅牆鐵壁,「就憑你這點小玩意兒,只能用來困住女巫。」若藻轉眼移向琉璃,勾勒出笑意說道:「還有妳,小小異能人,是不是因為我把妳父親解放成一頭野獸,所以才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呢?」
  
  「去死吧!臭狐狸。」琉璃不客氣地罵道,雙眼惡狠狠地盯著若藻。
  
  「說話還真沒教養,至少震撼還活著,妳父親還活著。」若藻鼻尖一指裴蓉月,「我可不向她那樣,盡把身邊所有人當成小弟在使喚,讓人為她出生入死、四處奔波,最後死了還沒有葬禮。」
  
  「若藻!如此傲睨萬物,總有一天,妳會被妳的自負擊潰!」裴蓉月重語言道。
  
  「我?自認是最高物種的明明就是妳們人類,世界上還有許多物種,人魚、妖精、殭屍、女巫,而妳們卻只相信那些只不過是一個傳說、一段故事、一部電影。異能人的出現,人類還將他們當成病患一樣驅離、控制、利用,還把他們跟毒品一樣區隔出不同等級,好分出價錢?憑什麼?」若藻張開雙手,仰天長言:「天竺的理想就為了平衡萬物生靈,不再有高居之位,召喚創世古神管理眾生,讓世界恢復成舊神統治的世界,讓造物之神來決定生物的階級。眾生平等,才能擁有太平和諧,妳們本來就沒有權利自私,人類本應回到眾神的奴役之下!」
  
  「五色神石帶有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要是凝聚這些力量,會造成宇宙秩序的破壞,這才是破壞現有的宇宙平衡,將會萬劫不復!」
  
  「我並不怕後果如何,反正到那個時候,我也會被女媧金石給吸收掉,不過再那之前、嘻嘻嘻!」若藻兩顆不安好心的眼珠飄向姜芸,盯著她毫無氣焰、悲涼的背影,隨著姜芸悲慟目影,目標很明確地擺在地上昏迷的蔡天仁,勾勒嘴角。待陰影覆蓋迷媚的眼皮時,露出陰冷的笑容說道:「只要他沒了,這座城市、這座可憐的小島,也將陷入──火海。」


好像有半年沒寫小說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39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怒目少年
不管你“相信信”什麼、“傲嬌”自大的若藻、是“再”求我嗎
→相信、驕傲、在
孽畜……(握拳

05-25 01:17

DDKIMIT
謝謝糾正 已修改XD 若藻還是想揍她 但我也沒那實力XD05-25 03: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qsc86136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女戰士... 後一篇:血緣詛咒 瑪利亞女士 b...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mile454654
可以把我壓在地板上好好的疼愛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4: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