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凌冬戰記,第二十章,唯有你

作者:Keymind│2019-05-25 00:32:59│贊助:106│人氣:527
 
 
  第二十章,唯有你
 
 
 
  一路順遂或是心想事成,這是我一路走來對自己人生的理解,總是能被他人提拔、教導、稱讚,就算因為『很無聊』這種理由脫離魔法學院,同袍、老師、院長,卻也都是祝福著我,想要什麼,只要努力一下就能得到。
 
  但——
 
  『不管塔瑞莎大姊怎麼說,我都會陪在身邊的!』
 
  那令人厭惡的話語在阿尼瑪的腦中迴盪著。
 
  『我依然深信著塔瑞莎大姊!從她救了我那一刻開始,我就發誓一定要成為能夠保護大姊的男人!』
 
  腦海裡的里翁緊握拳頭,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堅定。
 
  『即使她在騙你?』她氣急敗壞的問。
 
  『我沒說過塔瑞莎大姊不能騙我。』他理所當然地答。
 
  「為什麼……」阿尼瑪努力想去理解,心中正在產生的情緒究竟該用什麼形容詞來表達,但越是思考,得到的卻只有更加滿溢的不悅。
 
  沙、沙、沙。
 
  她輕快地穿梭在樹林之間,全身纏繞著風系魔法令奔跑起來更加輕鬆自在,但阿尼瑪的表情卻沉重得像是揹著好幾塊巨大岩石一般。
 
  「呀呼!」
 
  聽到歡呼聲,阿尼瑪踏出去的腳集中起風壁,她踩上去改變了移動方向,而原本會走過的位置被一道巨刃劃過,劍端砍入土中地面隨之爆開,其力道之大可想而知。
 
  「喔喔,真輕易閃掉,不錯不錯!」腳踢起巨劍輕鬆扛上肩,擋在阿尼瑪面前的,是他們的敢死先鋒,粗鄙。
 
  「……叫得像早晨的公雞一樣,要怎麼閃不掉呢?」不悅的阿尼瑪將翠綠色的水晶法杖架在背後,然後將另一手手掌對著粗鄙。
 
  「啊哈!這個自信的架勢,妳應該是很強的魔法師吧?老子我砍了那麼多獵物,還不曾獵到法師過呢!」粗鄙用手拍了拍自己胸前的骨鏈,那上面充滿各種造型,顯然是用不同的骨頭做出來的。
 
  「嗯?啊啦啊啦,小女只是一個學徒而已,還望哥哥放過我一馬。」嘴裡雖是這樣說,但她眼神略微瞇起,身體隨時應付狀況的架勢可騙不了人。
 
  「學徒?妳這小婊子撒謊也撒一個好一點的!」粗鄙用大劍敲了自己肩膀幾下,他一臉狐疑的抵出下嘴唇。
 
  「總之,小女現在心情也不是很美麗,我正在思考難解的人生之謎,能不能演演戲,彼此就當作沒這回事就好?」阿尼瑪手背揮了揮,希望粗鄙可以就此打住。
 
  「哈哈!要投降可以,現在把衣服脫了,讓老子把妳操到失神帶去交差,也許能保住一命。」粗鄙提起腰,暗示意味非常濃厚。
 
  「唉,跟那隻棕熊一樣粗魯又不講理呢。」阿尼瑪閉起眼,她深深地嘆了口氣。
 
  「怎麼?放棄了嗎?那妳的頭顱老子會好好保存的!」帶起狂笑,他揮舞大劍衝向阿尼瑪。
 
  看著衝來的敵人,阿尼瑪略微蹶起嘴,她的手指朝著粗鄙的方向輕彈指。
 
  『六階、二段,點燃。』
 
  轟——!
 
  彷彿沾染火藥和油料一般,粗鄙全身突然著火燃燒,火勢強大到完全包覆他全身上下,強烈的灼熱與疼痛令他放聲大叫。
 
  「唔喔喔喔喔喔!這、這是什麼鬼——!啊啊啊啊!好燙!啊啊!」
 
  看著粗鄙在火焰之中掙扎,哀嚎,然後失去聲音,緩緩倒下,阿尼瑪做了一個深深地吐息。
 
  「巨人……也沒什麼嘛。」
 
  就像這樣,有什麼計劃,有什麼想法,不管如何都能輕輕鬆鬆的如期完成,但是唯有他……不管用了什麼手段都無法從一個莫名其妙的巨人身邊搶走。
 
  一開始……只是覺得好玩……回過神,卻已經深陷泥沼之中。
 
  「唉,真是的,想什麼呢我,已經解決掉一個了,接下來應該……」阿尼瑪輕撥頭髮,然後深思計劃是如何執行。
 
  「這時候在看什麼地方啊?小姑娘。」
 
  阿尼瑪睜大眼,雖來不及迴過身,但魔法的凝聚並沒有因此慢了一拍。
 
  啪——嚓嚓!
 
  強烈火花從空中綻出,大劍停在阿尼瑪的脖間之前,一層層的風壁不斷交錯疊加抵擋粗鄙的攻擊。
 
  「……哥哥,你是不是突破生物構造的根本了?」阿尼瑪轉過頭看著全身充滿焦痕的粗鄙。

  「哈哈哈!老子受過的傷害是人類無法想像的!這點火焰又算得上什麼!」焦黑的部分漸漸褪去,在他身上的符文刺青依然閃耀而完整。
 
  「這是什麼能力?那隻棕熊還瞞著什麼事情嗎?」阿尼瑪眉頭一皺,她奮力擺手,經過不斷壓縮的風壁立即擴散形成大量風刃,粗鄙被強風彈了出去同時也被砍出許多刀痕。
 
  「唔喔,難怪會有要打法師就必須團戰的說法,單挑根本是做壞了啊。」粗鄙抬起手檢視著自己的身體,看著流水般的血液逐漸佈滿全身。
 
  「那也要看是什麼情況啦,但的確一對一我們比較能集中精神就是了。」想起上次被區區豬疚弄得狼狽,她苦笑將手掌再一次對著粗鄙。
 
  「嘿,嘿嘿,有趣,有趣啊啊啊啊啊——!」粗鄙再一次邁開腳步,緊接在後的,是震耳欲聾的嘶吼。
 
 
 
****************
 
 
 
  「呼,呼,呼!」劇烈的喘氣並沒有成功為他帶來更多速度,里翁使盡吃奶的力氣奔跑在樹林之中。
 
  「……哼嗯。」追逐他的人跳躍到其中一棵較大的樹上,他搔著頭看著那小不點緩慢地移動。
 
  「完全被瞧不起了……但是,跟計劃的一樣!」里翁邊跑邊轉頭觀看,滑頭就蹲坐在極為顯眼的位置看著自己。
 
  「嗯?」處在高位的滑頭仔細瞧了里翁正奔跑的位置,他嘴角揚起愚弄般的笑容。
 
  「自以為聰明的小伙子。」
 
  喀沙!
 
  「唔啊!」一個巨大身軀從天而降擋住里翁的行進路線,他也因為急煞而摔在草地上滑了數公尺。
 
  「我還以為你有什麼好計畫,結果只是這樣嗎?這樣的程度到底要如何在雪嶺聖戰打贏我們巨人?」滑頭一臉不解看著誤吃草皮而陷入掙扎的里翁。
 
  「噗!呸、呸!」里翁趕緊爬起身,他神色慌張,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因為埋伏的地點還沒到嗎?」滑頭一臉得意,他用拇指指向後方。
 
  「埋伏的要點在於出乎預料,但如果被猜中了,那就毫無意義。」
 
  一語道中,里翁咬起牙,清晰的雙眼正告訴著對方自己還未停止思考。
 
  「眼神不錯,我啊,最喜歡摧毀充滿希望的表情。」滑頭向前走了幾步,即使雙方還保持一定的距離,里翁也立即抽出銀盾和短劍,在長久與塔瑞莎的練習中,他明白跟巨人對戰被瞬間拉近二十幾步的距離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我有一點很好奇,你究竟是找誰埋伏我?米雷納的軍隊?花錢雇用的亞人傭兵?還是那些看我們不爽的公會冒險者?」見對方有很好的戒備心,反而引起滑頭的玩心,他攤開空著的雙手暗示里翁不用那麼緊張。
 
  「……」沒有回應,里翁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問題,但此刻的沉默卻讓還在猜測階段的滑頭確信了答案。
 
  「哈哈,無論是誰都無所謂,畢竟到你死了他們都還傻傻的待在原地,想著你怎麼還沒出現,最後他們會在森林的某處找到沒有頭顱的你。」滑頭從腰間抽出兩把護手刀,他順暢得轉動刀身,刻意緩慢逼近更加警戒的里翁。
 
  「塔瑞莎!」里翁突然一聲大喊,滑頭停下了腳步,他知道塔瑞莎絕對不可能出現在現場,所以雙眼也完全沒離開過那瘦小的身影。
 
  「……如果塔瑞莎大姊跟你們回去了,真的能得到你說的那種待遇?」里翁從盾牌邊緣探出頭來,話語彷彿有打算交易什麼的感覺。
 
  「……那當然,她的生活會比現在更加精彩,更加地……」
 
  「請你說實話!」以自身最大的音量打斷滑頭,里翁非常確定他說的並非實話。
 
  「……呵呵,機靈的小屌兒。」凝視了對方一陣子,滑頭的牙齒隨著嘴唇的帶開而展露出來,他的雙眼也因此呈現月彎狀。
 
  「一個背信棄義的女人還想要成為寒刃公主?連你這小鬼都知道不可能吧。」直接切入重點,聽著對方開口,一股不快立即湧上心頭。
 
  「所幸,王子還是對她有那麼一絲興趣,而且她依然是停止巨人內戰的關鍵,她的存在絕對是不可或缺。」滑頭又一次張開雙手,就像是開啟了演講的開關一般,高談闊論。
 
  「政治……婚姻。」這就是塔瑞莎一直不願意跟里翁提起的事情,一連串的情報讓他漸漸地理解因果關係。
 
  「喔喔,小鬼懂得挺多的嘛,既然你了解了,也許我們能談個不流血的交易?」掌握到關鍵,滑頭給了一個讓步。
 
  「……別糊弄過我的問題,我要知道的是她如果真的回去北國,她會有什麼樣的待遇。」不理會滑頭給的交涉,他針對原本的話題繼續提問。
 
  雙方陷入了一陣沈默,滑頭仔細觀察著里翁全身上下的每個角落,雖然不到毫無破綻,但卻有十足準備,這個小鬼,有為現在的局面設想過各種情況,但這只是讓他更加愉悅。
 
  「塔瑞莎啊,她會至少為王子生一個兒子,如果生女兒就會一直持續到生出兒子為止,我看了她的體格和血統,是一個很好的母體。」
 
  「……之後呢。」里翁皺起眉頭,他知道對方還未結束這段話,只見滑頭猥瑣的笑了起來。
 
  「既然是一個好的母體,應該會分發給我們這些第一線的戰士享用,畢竟能為寒刃生出健壯的孩子,塔瑞莎也會心存感激的奉獻自己的一切,你說是吧?」
 
  「你、你在說什……」
 
  「你想了解,我就告訴你,那個女人不會成為什麼公主,不會成為什麼戰士,更沒有資格帶兵打仗,征服你們人類,是我們男巨人的事情,而她,只要為我們寒刃不斷添丁就可以了。」他舔了舔舌,然後津津有味的點著頭,彷彿已經能想像塔瑞莎之後的下場究竟會多精彩。
 
  「你們怎麼可以為了私慾……」
 
  「私慾?不不不,小屌兒你誤會了,我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巨人。」
 
  「才不是這樣!塔瑞莎也是巨人的一員!你們有想過她的感受嗎?」
 
  「她的感受跟巨人存亡比起來算什麼?她反而應該心存感激,能夠讓祖靈引以為傲,能夠讓巨人發揚光大。」
 
  「這……這不合理……」
 
  「在關係國家存亡興盛之下,這事輪不到她來做選擇,她也沒有資格。」滑頭講地堅定,那語氣就像是不懂里翁究竟是為了什麼跟他爭執一般。
 
  「不!她的人生!她來決定!」
 
  「這件事情……」滑頭瞇起眼,然後消失在里翁視野之中。「還輪不到你這人類來說嘴!」
 
  咔。
 
  有點像是骨頭裂開的聲音,也像是什麼破碎的聲音,滑頭一瞬間移動到里翁的盾牌死角,側身滑入裡邊,刻意不使用手上的護手刀,他一拳重重地擊在里翁的腹部上。
 
  「咕……」甚至連哀嚎都辦不到,里翁鼓起嘴飛了出去,他摔飛在地面滾動數圈。
 
  「你的語氣似乎越來越囂張了?」
 
  「因為我無法認同!」里翁藉由轉動的力量踏起身,他重新擺出架勢正對著滑頭。
 
  「喔?」雖然沒用盡全力,但他自認為這一拳下的並沒輕到眼前的男孩能輕易站起,但他卻成功了。
 
  「咳,咳!哈、哈哈!塔瑞莎大姊的拳頭,可是你的好幾倍重!」全身因為疼痛顫抖,呼吸也因為衝擊而雜亂,光是站著就是一件吃力的事情,但里翁卻反而說出挑釁的話語。
 
  「……是嗎?」滑頭挑起眉毛,他一個箭步上前,雙刀在頂上交錯,在對方理所當然地抬起盾牌瞬間,他低下身用手撐著身軀再度朝里翁的腹部踹去。
 
  「噗啊!」承受比拳頭更加巨大的衝擊,再一次騰空而起,同樣重摔在草地上翻滾,但這次他已經無法像方才那般借力站起。
 
  「你們人類真的是很讓人火大,明明什麼本事都沒有,卻有個倔強的嘴巴,就像那些商人一樣。」
 
  「咳……商人……果然是你們……」雖然早已知道痛下殺手的對象,但聽到他主動提起這件事還是一陣怒火湧上心頭。
 
  「是啊,而且還特地挑印有米雷納標誌的商人呢,那個小金毛似乎很有自信,只要是米雷納的人就不會提供塔瑞莎的情報,不過關於這一點,我不得不佩服那些為了錢而行動的商人竟然願意為了他人奉獻犧牲。」滑頭聳肩表示無奈。
 
  『所以……的確沒有人為了自保,而講出塔瑞莎的位置……』
 
  但是……
 
  「但是……你們卻……殺了他們……」
 
  里翁緩緩爬起身,他的額頭因為撞擊而淌下了鮮血。
 
  「嗯?嗯?嗯。」滑頭思考了一會,然後才恍然大悟。
 
  「啊啊,你誤會了,誤會了,關於你說殺了他們這件事情。」
 
  「咦?」里翁張大了眼。
 
  「你用我們殺了他們這個說法不夠貼切,正確來說,是叫做虐殺。」滑頭笑了起來。
 
  「從最小的關節,一路到最大的關節,只要還有能力尖叫嘶吼,就一點一點的問,問一個,折一個,簡單,明瞭。」
 
  里翁持續睜大著眼,但此時瞳孔內所表示的,已經與剛才截然不同。
 
  「我們對人類女性其實沒有太多興趣,但為了巨人,我們也依然義無反顧地投入『任務』之中,不過值得稱讚的是,人類的叫聲老子一向都覺得很好聽。」
 
  「你、你們!你們這群畜生!」話才出口,連盾牌都來不及抬,臉頰就冷不防地遭到重擊,滑頭用握把底端狠狠地給予里翁傷害,他再一次倒在地面。
 
  「憑你們也敢說畜生?怎麼?人類就不會為了任務去不擇手段?人類行事一切就正大光明?」他臉變得猙獰,一腳狠狠地重踏在里翁的腹部上。
 
  「啊!啊啊啊啊!」感覺腸胃都要被擠出嘴中,里翁努力抵抗滑頭帶來的壓迫。
 
  「你們在雪嶺聖戰是怎麼對付我們的,嗯?」腳上力量又再度加大。
 
  「呃啊啊……嗄……喀……」那力道已經大到讓里翁喊不出聲。
 
  「喔,你看起來飽讀詩書,所以你應該不知道『真相』吧?」他鬆開腳,在里翁感覺到內臟都回到了正確位置的瞬間,滑頭又一個重腳將他像皮球一般踢了出去。
 
  「啊!噗!」翻了幾圈,里翁的背撞在一棵大樹上,嘴裡吐出摻著血液的胃酸。
 
  「人類書上怎麼寫的?巨人蠻橫粗魯,壓迫人類,使得原本一番美意破局,人類在團結一心之下完美擊敗巨人,成為當代戰役上,最史詩一般的聖戰,是這樣嗎?」滑頭緩緩走上前。
 
  「唔……嗄……」里翁抬起頭,即使身體不斷發出危險訊號,他依然狠狠瞪著滑頭。
 
  「嗯?你這個眼神……」走到里翁身邊,滑頭蹲下身用指關節夾住他的灰淺頭髮,然後硬把他拉起來。
 
  「我們寒刃部族,喜好突襲戰鬥,總是在前鋒突圍作戰,破壞陣型,我們從戰鬥中得到快感,除了這個之外,你知道我們還喜歡什麼嗎?」
 
  「……」里翁咬著牙,他因疼疼痛而閉上一隻眼,而另一隻,則以最鋒利的目光持續詛咒著對方。
 
  「我們還喜歡折磨人,拷問人,虐殺人,把所有看得到光芒的地方一點一點用黑暗掩蓋上去,所以……你這眼神,很令我興奮啊。」滑頭再一次笑了起來,那笑容彷彿從地獄而來。
 
  「我……不會讓你……得逞……噗!」冷不防地,里翁的頭被重重地壓在草皮上,然後再一次將他扯上空,最後又回到翠綠上。
 
  「你一個小屌兒到底是憑什麼說這種話?嗯?嗯?嗯?嗯?」
 
  噗啪!噗啪!
 
  在重複的動作下,雜草紛飛,草綠很快被鮮紅染色,底下的泥土也因陣陣衝擊而翻了起來。
 
  啪沙!
 
  滑頭扯著頭髮將里翁整個人懸在空中。
 
  「……」里翁的意識已經模糊,眼神連對焦在那醜陋的笑顏上都辦不到。
 
  「嗯……為什麼還有光芒呢?你到底相信著什麼?」滑頭左右晃動他的身軀,任憑頭髮與頭皮之間相互拔河。
 
  「……」只能感覺到對方還在努力呼吸,其餘的,已經什麼都做不了了,即使里翁從未鬆開過手上的短劍與銀盾,但無法飛舞的武器,等同虛設。
 
  「嗯……」滑頭思考了一會。
 
  「決定了!等我們抓到塔瑞莎,我們三個會先好好『享用』一番,來獎勵我們追逐她兩年的功績。」
 
  里翁身體一顫,他的瞳孔重新集中起來。
 
  「反正是由我們來呈報她的狀況,王子搞不好也會直接賞賜給我們也說不定,那我們只是把會發生的事情,提早了一點而已。」滑頭刻意發出一些吱唔聲,沒有什麼特別意義,但卻讓人極為不舒服。
 
  模糊的視野終於重新對焦在那張故意笑得很浮誇的臉上。
 
  「如果她反抗,我們就斷了她的雙手,生育需要臀肌和腿肌的連動,所以,腳就綁起來吧,至於嘴,我喜歡聽叫聲,就任憑她叫吧。」
 
  身體已經不再顫抖,也感受不到任何疼痛,此刻里翁將所有精神都放在眼前之人。
 
  「哈哈,像塔瑞莎那種充滿精神的人,迎來絕望之時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我,好期待啊!」
 
  「呀啊啊啊啊啊!」
 
  里翁突然放聲嘶吼,其實那聲音並不大,但卻足以震撼滑頭,他使盡力氣揮動手上的短劍,在滑頭胸口上製造出一道深刻的血痕,對方反射地將他甩了出去。
 
  又一次在草地上滾了數圈,里翁撐住身體,緩緩地爬了起來,佈滿鮮血的臉龐和眼角劃下的琉璃合而為一,形成苦澀的憤怒。
 
  滑頭感受著周遭氣氛的變化,場景沒有變化,但感覺樹林變得更加深綠,其中又帶了點陰沉的黑色,但比起那些,他更注意的,是里翁那湛藍天空的雙眸,還有他逐漸架起銀盾和短劍的姿勢。
 
  「唯有你……」
 
  那聲音響徹天際:
 
 
 
 
  「唯有你!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你!」
 
 
 
 
  待續。
───────────────────────────────
  後記。


 
  必須要先說聲抱歉,這次突破天際的久沒更新,因為最近在搬家,搬好之後又是各種補貨和處理公司的事情,導致生活品質有些過度低下,希望現在用的差不多能讓我的狀況好一點~~


  這裡給一點小設定,因為看起來我要解釋這個似乎是很以後的事情,所以只好現在先給一點設定了,如果有興趣的可以稍微看看。
 
  阿尼瑪和粗鄙對話過程中,阿尼瑪曾說自己只是個學徒,這個詞是這世界魔法師用來分階級之中最低下的階級,也差不多就是里翁那種初學者的程度,所以粗鄙才會直說對方唬爛。
 
  魔法階級強度和人數是以金字塔形狀來表示,最低為第七階、最高則為頂端的第一階。
 
  階級名字為
 
  七階、學徒
  六階、擅術士
  五階、詠法師
  四階、魔導師
  三階、戰賢者
  二階、啟法者
  一階、擁光者
 
  如果有興趣,大家也能猜猜看阿尼瑪是哪個階級的法師~
 
  法術本身也有階段、像是阿尼瑪會講「六階、二段,點燃。」階就是屬於哪個區域使用的魔法,段則是相關法術的強度,一段為該階最強,後續就是術名而已了。
 
  每一階能做的事情都不太一樣,但敘述起來挺麻煩的~所以目前就先給大家基本的一個法師階級系統,之後也會跟大家帶到設定的~(如果大家沒興趣或是有其他狀況,我想我不會太細的去講這個東西,畢竟是世界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39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阿巴西
大大!(打call

05-29 15:32

Keymind
唔~唔~(是這樣回嗎XDDD
05-30 01:38
Cecil
人猜測米雷納篇正式邁向尾聲啦,恭喜~題外一下,不知道為什麼我看這幾章的時候,腦袋裡面都是火影的佐助奪還戰篇裡面大家在樹枝上跳著前進的樣子(搓下巴)因為劇情告一個段落再來回覆可能比較不會有「對著作者刻意安排在後面解謎的橋段表示困惑」的問題,因此最近我決定劇情上出現斷點之後再來回覆,因此我這次等了三章(合掌)

開頭部分,難得有機會可以一窺阿尼瑪的心理活動,對於有興趣更瞭解她的讀者來說是個不錯的安排。不過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不常以阿尼瑪為主視角去寫作,這段有一些讓我在意的地方。

第一段的人稱好像有點奇怪:這一段用的是「我」,這段之後卻一直用的是「阿尼瑪」跟「她」。雖然這種技術上的差錯不至於對劇情造成影響,但對於比較吹毛求疵的讀者(例如我)來說會造成一點出戲的狀況。如果是想寫角色的獨白,其實是有方法可以不使用「我」卻讓讀者知道她正在自言自語或在內心想著什麼的。人稱的混淆是這篇故事第一次出現的問題,感覺不是長久累積的毛病而只是不小心忽略的地方,建議多檢查一下。

另外,「小女」跟「小女子」分別指「謙稱自己的女兒」跟「謙稱自己」,我猜阿尼瑪應該是在講自己,所以「小女」改成「小女子」才是對的。個人認為,想要使用這種有點文言的稱呼的時候,應該格外小心,不然同樣會使讀者出戲。

「單挑根本是做壞了啊。」
^ 這句話裡面的「做壞了」我記得是網路用語。雖然巨人說話很粗魯,但從他們口中聽到網路用語我還是覺得特微妙,請朋友幫抓錯字的時候看要不要順便往他腦袋灌個網路用語字典……以免作者不小心鄉民上身自己卻沒發現。

昨天00:03

Cecil
從滑頭與里翁的對話可以一窺三位追擊者先前未明說的打算,從這裡也能看出他們狡猾、陰險的一面。不過,對於「塔瑞莎被帶回去以後究竟會受到什麼待遇」這件事,我產生了強烈的不協調感。

之所以不是說「不快感」,是因為本篇故事先前已經在巨魔篇和米雷納篇的商人遭襲擊部分,充分說明了女性遭遇毒手會有什麼下場。所以我並不會對滑頭說什麼要砍手啦、要一起用啦,之類有的沒有的內容,覺得不舒服或受到冒犯。雖然我還是覺得他講得有點太仔細了,但考慮到這個角色話本來就多,而且「反派話多總是玩脫」這種定律在本故事也是通常運轉,我就不埋怨了。

回到正題,滑頭放話說塔瑞莎被抓回去之後,會先幫王子生孩子生到有兒子,之後就丟給高階戰士繼續生孩子,之後甚至加碼說̌「在獻給王子之前他們要自己先用」,這部分實在讓我很想說點什麼。

「既然是一個好的母體,應該會分發給我們這些第一線的戰士享用」
^ 首先,作為統合部族的標竿與象徵,當權者除非腦子破洞到三秒膠修不好,不然再怎麼樣都不應該把塔瑞莎丟給王子以外的人用。看到自己部族的女人受這種待遇,我就不信冽斧都沒人敢吭聲。我如果是冽斧鷹派,聽到當下直接用這理由拉人反水──政治聯姻的道具可以家暴(打衣服擋得住的地方就可以了),但是不能在關鍵時刻(外交場合或重大儀式)拿不出手,塔瑞莎如果像滑頭說的一樣被當成生育工具,那她在該露臉的時候能正常露臉嗎?我很懷疑。第二,王子明媒正娶的妻子,最後居然會丟給其他男人用,難道巨人男性的思維跟人類大相逕庭?人類男性再怎麼不愛老婆,都會基於自尊心、對物品的佔有慾等理由不讓老婆跟其他男人相好,更何況王子對塔瑞莎是「有好感的」、「想要」的,結果滑頭還能得出上面那種推測,這簡直刷新了我對這個種族的認知。滑頭身為智將(智商高低是比較出來的),居然會有這種樂觀到不科學的推測,里翁還信了然後氣成那樣,我實在很為你們的腦袋感到憂心。

昨天00:04

Cecil
「決定了!等我們抓到塔瑞莎,我們三個會先好好『享用』一番,來獎勵我們追逐她兩年的功績。」
^ 先好好享用你妹啦!你先享用了的話王子會不知道?你們在追的女人算是罪人沒錯,但她回去以後還是要當成政治聯姻的工具用的哦?你是不是忘了王子是對人家有意思的?想要的東西先被拆封了我就不信有誰會開心。還有,你們先碰了的話,人家王子要怎麼確定塔瑞莎之後生的兒子是他的?你總不可能叫王子等個一年再跟她生吧?我知道里翁腦汁不夠用了沒法想到這件事的破綻,但滑頭你也不要講這種話講得那麼理所當然啊!!!

上述原因讓我頭一次好奇作者把這種內容寫得如此直接的理由。我個人覺得,要用這種垃圾話激怒人,也要從「垃圾歸垃圾但有充分可能性」這點出發,不然聽起來就只是讓人感到不舒服,並不會有受到威脅的感覺。里翁也不是小孩子了,能夠聯想到「政治聯姻」這個詞彙並且充分理解這個詞彙的背後意義,應該不至於想不到滑頭說的話滿是破綻,這導致滑頭的整段威脅聽起來都讓我無比地尷尬。另外,我也不是很喜歡沒格調又粗俗的反派。

因為主要劇情是滑頭把塔瑞莎的事情拿來當作精神虐待里翁的手段,加上上面提到的原因,所以我對這章的好感度比較低。

昨天00: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j029opg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凌冬戰記,... 後一篇:[達人專欄] 凌冬戰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uisss123000t各位
還在覺得什麼樣物品你提不起勁去注意嗎?沒關係 只要把這物品擬人妹子化你就能喜歡上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