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達人專欄] 《殺·人祭》Ch.Ⅵ 偷窺妹妹的小說家

作者:無胥│2019-05-24 21:00:10│贊助:64│人氣:449
 

 





  我的殺奧結束了。

  

  不僅提早用上了保命的傳家寶,還被迫違反了規則,在禁殺區吃下了這麼多人肉。更重要的是──我最珍貴的東西,被奪走了。

  我的左手。

  這一年多來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修練精華都在那隻左手之中,為了召喚出小七、為了將他的靈魂刻印在我的手臂上,我更是把他的屍體從編輯埋藏的地點挖了出來,全吃下肚。

  無論如何,我都不能失去那條手臂。

  畢竟我被奪走的不單純只是戰鬥力、不只是夜裡伴我熬過孤單寂寞生活的夥伴、更是這一年多來的時光與鬥志,是我邁向作家最高殿堂的決心。

  

  ──那個變態病嬌女……我一定要把她找出來!

  

  下定了決心,我以家傳秘術努力將身體重塑為人形,但或許是因為吸收了好幾名高手的血肉與精華,身體好像比之前還結實了許多,感覺力量正從體內湧出。

  看來阿太說的沒錯,我們家族的古老秘術是世界第一的。

  從失敗中學習、從強大的對手身上得到力量,在死亡與吞噬當中得到進化──過去拚死拒絕繼承這一切,正是因為無法忍受這種卑劣如反噬宿主的寄生蟲般的道路。

  但我既然已經跨足了「這邊的世界」,就會負起責任背負起家族的罪與惡,並以此為基礎,全國制霸……不對,是登上作家的巔峰。

  沉吟之餘,只聽到走廊上雜沓的腳步聲逐漸接近,看來這裡產生的動靜還是吸引到其他人的注意了。

  我趕緊扒下倒在地上抽搐的蔬菜身上的衣服,遮掩住自己赤裸的身軀,接著推開窗戶直接往下跳──雖然這裡是四樓,但心中卻沒有半分恐懼。

  我可以做到。

  雙腳輕輕地著地,全身肌肉很順暢地發揮了作用,吸收、抵銷了衝擊力,轉換成奔跑的動力,讓我如羚羊般在夜色中化為一道殘影,從殺奧的選手村中竄逃離去。

  

  我想起來了,那變態病嬌女曾在房中呢喃著要帶著「哥哥」回家。

  所以我要前進的方向也很明顯了──我們的家鄉,台灣。

  

  然而,我不僅沒機會回到自己房間拿回行李、更別說帶走蔬菜借我的錢。

  沒有身分證件又沒有足夠的旅費,我只能以偷渡的方式離開日本。

  不過這樣也好,畢竟我如果留下了出入境資料,想必會引來無窮後患。

  所以我只好直接前往羽田機場──以奔跑的方式。

  新的軀體擁有強大的力量,我一大步可以跨出五公尺,加快腳步的時候甚至可以超越路上的汽車,彷彿電影裡面的美漫超級英雄一般,從弱雞變成大肌肌。

  或許我只要把國徽畫在胸口上,就可以自稱中華台北隊長了。


  開玩笑的。


  跑了許久,我終於來到了機場外圍,找了個偏僻的角落翻過圍牆後,我便發現不遠處正好有一架台灣籍航空公司的班機正在裝卸,雖然不知道目的地,但飛回台灣的機率應該比較高吧?

  總之,我在地勤忙著上行李的時候,製造出聲響引開了他們注意,趁著夜色鑽進了行李艙深處,順利地搭上了飛機。

  然而只有一套從蔬菜身上搶來的破衣服,看起來畢竟不太體面,心想一不做二不休,我徒手撕開了身旁的行李箱,想找找看有沒有適合的衣服穿,但我卻摸到一包柔軟的物體。拿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包生肉。

  ──幹,生鮮肉品禁止入境,就算這裡是日本也不行。

  於是我順手將它拋出了行李艙外,當作是在做功德。

  連拆了好幾個行李箱以後,我終於翻出整套合身的衣物,同時也順手拿了件黑色的大衣當作棉被、窩在角落躺下,享受著近日以來難得安穩的時刻。

  但閉目養神之時,心中念念不忘的卻是那變態病嬌女的身影。


  ──想到還是很氣,實在太可惡了。

  竟然在我勝利之際,假裝成大會工作人員將我引入陷阱!

  雖然這的確是我自己掉以輕心,但還是令人不爽。


  一路思考著回到台灣後該怎麼「對付」她,回過神來,飛機已經準備降落了。

  隨著機械結構運作的聲響傳來,我走到艙門旁稍作準備,在飛機著地、完成降落之後,心一橫便把行李艙門踹了開來──耀眼的陽光刺向了我的雙眼。

  我瞇著眼睛迅捷無比地鑽了出去,在早晨的陽光下全速奔跑,成功地在沒引起他人注意的情況下翻出了機場圍牆──沒錯這裡正是我熟悉的台灣、熟悉的松山機場。


  儘管不知道她的下落、也沒有管道可以尋找,但左臂截斷之處隱隱傳來的痛楚,卻指引了我一條道路,像是迫不及待尋回失去的部分般,拉著我不斷前進。

  雖然體能與身體素質得到了飛躍性的成長,但只要不找回手臂,我就無法成為完全狀態。沒錯,中華台北隊長,一點兒都不能少。

  我就這樣從清晨走到正午、再從正午走到太陽下山,最後,在月亮高掛在夜空正中的時候,來到了一處非常熟悉的民宅外。

  

  這裡是小七的家。

  

  過去我們曾一同在此鑽研著寫作技巧、一起分享著內頁有異物沾黏的薄本、甚至對著同一個角色喊著「我婆」而大打出手,那真是一段純真而美好的日子。

  曾經以為我們可以成為中華台北最強的兩道光芒,靠著寫小說過上躺著賺版稅的日子,結果別說是躺著賺了,我們連跪著都賣不出個名堂。

  漸漸的我們之間的互動少了,在那獸籠中再次見面前,我們已足足有半年沒有任何交流──因為我們都深怕對方將自己說出口的靈感拿去投稿。

  從互相敬佩的朋友、變成競爭出版機會的對手……最後,更是經由我的手親自了結了他的性命,不僅如此,甚至還將他吃下肚、化為自己的力量參加了殺奧。

  這一切真是荒謬。

  害我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也不知道是自嘲的苦笑、還是腦袋已經有些癲狂了。


  基於過去的交情,我知道一百種入侵這間房子的方式、而小七也曾佈下兩百種阻止我入侵的機關──但因為他是個笨蛋,所以花盆底下總會有一把備用鑰匙。

  我伸手摸了摸早已枯死的盆栽底下,果然找到了一把早已生鏽的鑰匙。

  於是我輕輕地插入鑰匙,利用肌肉的協調性與穩定度,在鑰匙構造運作的瞬間施以正好抵銷金屬互相撞擊的力量,在沒有發出一絲聲響的情況下,旋開了門鎖。

  熟悉的屋內景致出現在我的面前,這裡與過去完全相同,但居住者與我這個少數會來拜訪之人卻都已經有了極大的變化,物是人非、令人唏噓。


  默默嘆息之後,我察覺到房屋深處有著一絲動靜。

  我屏住呼吸,來到了小七曾經的臥房外。

  

  房中沒有開燈,僅有從窗外潛入的月光能夠提供微微的光照,我透過門縫看見一個身影躺在小七的床鋪上,而那人正微微晃動著身體。

  「哥哥……哥哥……」

  是那變態病嬌女的聲音。

  本來還不清楚她在幹嘛,但仔細一看,卻發現她身上一絲不掛,竟赤裸著身體仰頭呻吟,而且雙手此時正擺弄著某個物體──看似就是我正亟欲奪回的手臂的東西,在雙腿的根部摩擦著。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啊……啊啊……唔……」

  過度煽情的畫面讓我愣住了,明明是來報仇的,身體卻不自主有了反應。

  我理解她幻想的是手臂之中寄宿的小七,但卻因為知道那是自己的手,腦海中就自然而然出現了自己伸手在她雙腿間逗弄的想像。

  創作者後天修煉出來的腦補能力正在全速運作,害我忍不住嚥下了口水。

  「哥……哥哥……」

  我不急著出手。

  雖然現在的我,應該能夠在她反擊之前制伏她,但若要說最好的時機,肯定是在她完全沉醉、失去防備的那瞬間──但這其中又包含了多少私心呢?


  我不曉得。


  我就這樣默默看著她的動作,等到最重要的瞬間,隨著她「啊」的一聲輕呼從口中流出,透著月光的窗戶卻在同時應聲碎裂──可惡,原來有人跟我一樣在偷窺!


  不,是一直在等待時機!


  從窗口闖入的是兩名穿著西裝、戴著墨鏡的男子,他們來到床邊,一左一右地望著身子仍有些癱軟的赤裸女子,臉上則帶著莫名嚴肅的表情。

  他們沒有高喊「Play one」。

  他們只是如宣讀公文般,用生硬冰冷的語調開了口:

  「我們是『殺奧』執行委員會所屬,特勤部的幹員,我們收到匿名檢舉,指稱妳殺害了我們的參賽者『阿梅‧史東』以及『李家二少』,此案經調查證實,根據殺奧總規章,我們必須殺人償命。」

  變態女雖然想先下手為強,但是那兩人卻像是機器人一般,精確、迅速地同時伸出左手將她按回了床上,兩人右手抬起來時都已經握了一柄小刀,眼看馬上就要刺穿她赤裸的身軀,讓小七床鋪上難得的春色染上血紅。

  

  她,即將命絕於此。

  

  但等到腦袋反應過來的時候,我人卻早已經在房間內了。

  其中一個西裝男「碰」地一響,被我踢向了牆角、撞垮了小七專門收藏妹系PVC的櫃子,另一個人揮下的小刀也被我用右手的指尖夾住搶下──我竟然忍不住救了那變態女一命。


  到底是為什麼?


  我猜,大概是因為我想親自報仇吧。

  西裝男很乾脆地放棄了小刀,飛起一腳就往我的腰際踢來。

  不過在我現在的眼光來看,這一腳的速度實在稱不上致命,僅僅只要轉個身就能輕而易舉地躲過。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交給你了。」

  結果那變態女卻不知感恩,竟然趁著這個空檔從窗口逃跑了──或許是因為我穿著大衣、身形也有了改變,她似乎沒發現我就是那個被她殺過一次的阿梅。

  也罷,處理她也還不遲,等我先擺平這兩個傢伙再說。


  剛才被踹飛的黑衣男一號本想繞過我跟黑衣男二號去追變態女,但我既然出手救人了就不會只做半套,手腕一翻、抓住刀柄向他刺了過去,迫使他停下腳步。

  「到底是誰!」

  二號擺出了拳架,對著我暴喝。

  「阿梅.史東辛格!」

  「阿梅!?不可能!」

  他們似乎很驚訝,但卻沒有停下動作,一左一右毫無遲疑地向我夾擊而來,動作幾乎同步,看得出來過去就是習慣這套以多打少的戰術。

  真是不要臉。

  而我理論上可以同時對付他們兩個,但現在畢竟少了一隻左手,這時也只能將小刀甩向二號、反手撥開了一號的拳頭,接著一個迴旋踢將二號踢開了,順勢轉了半圈,狠狠地給一號來了個肘擊,讓他瞬間倒地。

  ──這一連串動作,過去只能在腦海中想像,這時因為吸收了幾個高手的功力而終於能化為現實,真是暢快。


  他們緩緩爬起了身子,互相交換了視線。

  「再來!」

  我挑釁似地招了招手,他們情緒上雖不為所動,卻還是展開第二波攻勢。

  不過這一次情況不同了,他們不再採取同步進攻,改成一個先來、另一個後到,甚至用了截然不同的拳路與內勁展開了時間差攻擊,而且兩人一招還未使完,第二招又分別襲來。

  我本已使出了應對之法,但說時遲那時快,他們第二招馬上又顛覆了第一招的次序,來了個後發先至,讓我一時之間手忙腳亂,只能不斷後退,卻又不小心踩到了變態女丟在地上、尚有些濕潤的絲質內褲而滑了一跤,被二號的拳頭擊中了臉頰。


  「呸──好傢伙。」

  我笑了出來,用我一步五公尺的爆發力欺身一掌重重印在一號的胸前,不過竟然沒像想像中一樣將他擊飛,反而被二號的拳頭擊中了後背。

  只是一號硬扛了我一掌,卻大吐了一口鮮血,看來也傷得不輕。我原地跳起,踩著一號身軀,以手肘撞向背後的二號,讓他們兩人都嚇了一跳。

  一號提起的一口氣被我截在胸口,險些窒息,忍不住跪倒在地;二號則在我翻身之後,被暴風雨似地一連串攻擊打得無力招架,摔倒在地以後又被我用身體壓制,臉上一連吃了我好幾拳,幾乎要把他的墨鏡都砸進肉裡。

  現在我的拳勁可是比鐵鎚還強,他顏面凹陷的模樣沒有比我被變態女砸爛的模樣好到哪去,同時噴出的一堆奇怪的汁液也不知道是腦中的什麼構造,眼看大概是不能活了──然而此時,我背後卻傳來了「喀搭」聲響。


  ──砰!


  「幹!卑鄙!竟然開槍。」

  我的胸口被一號打穿了一個洞,而他雖然一臉痛苦,卻還是忍不住勾起嘴角,繼續將彈匣中的子彈一一射向我的心臟。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像是在夜裡放鞭炮一般,無視於會不會被左鄰右舍發現動靜。

  大概會死吧。

  心臟被十多顆子彈精確地穿透、打成像蜂窩一樣,令血液如潰堤般在體內外四處流竄──不,我講的是一般人類的情況,大概毫無意外地會死去。

  但我現在光是心臟,就有兩顆。


  根本沒差啊。


  看到我一度倒地卻又再次爬了起來,就算是專門執行規章、見過各種大風大浪的殺奧特勤,也不禁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你……你……!」

  「你的下一句話是,『你不是阿梅,你到底是誰?』。」

  「你不是阿梅……你到底……是誰?──啊!」

  「但,我確實就是阿梅.史東辛格,從地獄回來的男子。」

  我胸口的洞仍在流出鮮血,其實也真的有點痛,但這個樣子簡直讓他嚇破了膽,手中的槍掉在地上,整個人睜大了眼睛嘴巴,像個傻子一樣看著我。

  「不用如此害怕,來吧,接受恐懼的擁抱吧!」

  我緩緩走向他,雖然我只能伸出一隻手,卻還是將他抱了起來──接著,我的身體又開始有了反應。與面對自慰的七妹時不同,這時出現的是飢餓的反應。

  全身上下此時因為心臟的破損而感到不適、正為了流失的鮮血而感到渴望,此時被我擁入懷中的一號自然成了最即時的食糧,逐漸被我的身體給吞噬。

  「啊──!救命!」

  他毫無尊嚴的哀號,卻改變不了結局,淒厲的聲響漸漸消失在我的體表,成為了我的一部分,將與李家二少、小七等人,一同在我的身體中活下去。

  但這也只是半飽而已,所以我也順手將背後的二號也吃了。


  激戰過後,萬籟俱寂。

  月光穿透窗戶照耀著我的身軀,感受自己又進一步獲得了力量。

  些許滿足感與快感自心底油然而生。


  但,光是這樣還是不夠。

  左手的斷截處仍隱隱作痛。

  被變態女奪走的部分無法像心臟一樣靠捕食來修補。

  我必須奪回那神聖而不可分割的手臂。

  

  我離開了小七的家,繼續憑藉著斷臂的感應尋找那個變態色情病嬌女。

  這一次,卻很快地找到了她。

  ──但我明明就讓她順利逃出了西裝男的襲擊,這時她卻仍是赤裸著身子倒在狹窄的暗巷之中,甚至還沒辦法自己爬起身子,似乎受了重傷,正微微的抽搐。

  她的身旁,站著一個胖子。

  那個胖子對我露出猥瑣的笑容,還向我揮了揮手。

  「唷,阿梅,好些日子不見,你是不是變得比較壯啦?」

  那是我很熟悉的一個人。


  出版社的編輯。


  「……你怎麼在這?她怎麼了?」

  「阿梅啊,你不也在追查她的下落嗎?哎呀,真是疏忽了,沒想到小七那傢伙竟然真的有妹妹……這可不在我的計畫當中呢,連我都被山梗蔬菜給擺了一道。」

  「等等,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不重要!」編輯從變態女的懷中撿起了手臂,向我擺了擺,「你想要的是這個東西吧?我幫你搶回來了。」

  只見倒在地上的變態女仍是掙扎著想向那條手臂伸出手,口中仍像是夢囈般痛苦地呼喊著「哥哥」,此情此景卻讓我有些混亂了。

  「阿梅,雖然你沒能在殺奧拿到好成績──但完全沒關係!你現在這個模樣,要辦起事來可方便得多,我真是太欣慰啦,你終於又朝作家的巔峰邁出一步了。」

  編輯臉上堆起難得的笑臉向我走來,眼看那肥肥的腿即將踩上變態女的身軀──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有些生氣,立刻衝了上去,將編輯連同他那一身肥肉推了開來。


  編輯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似乎感到不可置信。


  「你在幹嘛?」

  「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心裡有些煩燥。」


  是因為自己打算親自對付的人,被人打倒了嗎?

  是因為順手救人卻沒成功而感到不開心嗎?

  但為什麼我對於她被打倒的這件事情要感到生氣呢?

  我低頭望向變態女已經恍惚的表情,卻突然回想起許多事情──

  還記得小七出版《我與妹妹的○○小生活》那一天,我馬上就去找他借了免錢的出版社贈書,躺在他家沙發上看完了。而那也是我第一次因為書中的妹妹太萌,而迷失了自我。

  

  ──「喔喔喔小七啊,能幹的妹妹真是太棒了,我也想要一個啦。」

  ──「去死啦幹,抽牌吧!阿梅BOOOOOY!」


  我終於意識到了。

  小七那句話是打從心底的生氣,因為我意淫了他的妹妹。

  如果那是小七的自傳小說,那麼書中那個跨越無數禁忌、只為了與哥哥相愛的女主角,不就是眼前這個曾經殺了我一遍的變態女嗎?

  令我神魂顛倒,忍不住上網載了20G妹系薄本的二次元完美少女。

  雖然總是病嬌得讓人覺得可怕,卻總是支持著廢物哥哥的可愛妹妹。

  我以為只存在幻想中,不可能真實存在的女孩子。


  ──那個原型,就是她啊。

  
  

  就算她曾經慘忍地對待我,但她卻也是我這三十年處男歲月當中,唯一一個將我的小夥伴放進身體裡面的人,雖然是在生死邊緣,卻仍讓我體會到了這世界上最美好的瞬間──怪不得,我會對她如此的在意。

  我此刻才終於明白了。

  徹底醒悟了。

  意識到了。

  日夜不停地追逐著她的身影,不僅僅是因為重要的手臂被奪走,更是因為我最珍貴的東西──三十歲處男的純純的愛,早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她給奪走了。

  我只是想要她負起責任。

  我,終於在這一刻,回到了最初的原點。

  

  「我想要一輩子跟她在一起,過著與她的○○小生活。」

  

  但,熱辣辣的一巴掌,卻馬上出現在我的臉頰上。

  編輯瞪大的眼睛直直地望著我。

  「阿梅,你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

  「連我爸爸都沒打過我!」

  哪知道我這句話才剛出口,編輯卻露出了冷笑──

  只見他全身的肥肉開始出現超自然震動,那身幾乎要流出油的肥胖身軀竟然在我面前漸漸的縮水──他突然變成了瘦瘦高高的禿頭男子。

  「I am your father!」

  「Nooooooooooo!」

  雖然嘴上如此否認,但那的確是我曾剃度出家的老爸的面容。

  而他,竟然也使出了我們家族秘傳的招式,改變了身形。

  「為了讓誤入歧途的你回歸家族,你不知道我做了多少的努力!但你現在卻因為一個變態病嬌女而前功盡棄嗎!阿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36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殺人祭|JOJO|月下三兄貴|星際大戰|鋼彈|美國隊長|妹妹|非洲豬瘟|灌籃高手

留言共 17 篇留言

凜夜0ω0-學測模式
等等,這是什麼神展開XD

05-24 21:28

無胥
我們每個人的目標,就是讓下一個人不知道怎麼寫下去(O05-24 21:32
錯字女王月亮熊
重看一次還是覺得超讚XD

05-24 21:30

無胥
這次還加上了配樂(X05-24 21:32

前面好不容易拉回來的吃毒文又要開始吃毒了嗎

05-24 21:42

無胥
這還不是最毒的......明天歡迎到雲寒小屋收看續集XD05-24 21:45
壹一
居然有BGM!
而且我發現偷渡禁帶肉類宣傳w
可憐的蔬菜蔬菜不僅斷手,衣服還被搶走……

05-24 21:42

無胥
為了算音樂的時間還花了一些功夫(X
而且能在這個故事裡面活下來已經是很幸運啦!05-24 21:48
千晴
轉職純愛小說(X

05-24 21:48

無胥
這是一段愛與妹妹的故事(十年前八點檔口吻)05-24 21:50
昭 Σ (゚Д゚;)
這個畫風突變ww

05-24 22:24

無胥
這就是小說接龍的醍醐味XD05-24 22:29
章魚茶
我、錯了……原來哩哩不是最ㄎㄧㄤ的……
這文……很純……

05-24 22:26

無胥
相信我絕對不是最純的,明天的才真的是......XD05-24 22:30
山梗菜
這次多了好多我沒看過的梗XDD然後肥宅編輯突然變瘦變成爸爸那邊太爆笑ww
等一下、蔬菜的衣服被扒走了喔[e21]

05-24 22:54

無胥
完稿以後實在覺得大家都寫得太好了,覺得原本寫的東西真的太急就章,花了很多時間塞新東西,順便把蔬菜的衣服扒走了(X05-24 22:55
鬼才
最後兩個名作COMBO也太好笑了
二次元的妹妹變成三次元,好.....好心動啊

05-24 23:33

無胥
可以說是為了鋪那兩個捏他才把故事惡搞成這樣的(X05-24 23:50
橘みかん
於是我順手將它拋出了行李艙外,當作是在做功德。
↑不是吃掉嗎?反正人肉也吃了(X

沒錯,中華台北隊長,一點兒都不能少。
↑偷偷改名了啊XD 不過好記多了(噗

但這也只是半飽而已,所以我也順手將背後的二號也吃了。
↑二號君:幹!我的描述只有一句而已嗎!?

雖然一開始就覺得編輯會是後期魔王,但結果卻是老爸還真是出乎意料啊……(嚼

05-25 01:25

無胥
吃人肉可以補人肉,吃到豬肉的話......感覺不太好(X
中華台北隊長是我一廂情願的惡搞,其實後面沒有這個稱呼了XD
然後這畢竟是個玩樂性質的接龍企劃,怎麼出難題給後面的人比較重要(X05-25 01:35
橘みかん
……想像了一下XD
不禁懷疑爸爸你之前是不是誤食了什麼東西?(X

05-25 02:32

無胥
可能吃了很多肥宅(X05-25 08:46
Pay2single
Jojo pillar man 的 BGM....
幹畫面....

05-25 03:14

無胥
寫到用身體吃人,感覺就應該來這首歌......XD05-25 08:47
說書人 貓皮
你確定你們大家沒有講好怎麼往下寫嗎wwww?
還是...我應該問你這樣往下接的真的可以嗎wwww!!!

05-25 11:38

無胥
前一樓愈歪,下一樓就會接得愈精彩XD
接下來還有更展開的橋段,哈哈05-25 12:00
水墨靜
蔬菜被扒了

05-25 15:39

無胥
被一絲不掛的丟在血肉模糊的房間裡面,嘿嘿05-25 15:54
水墨靜
從窗口闖入的是兩名穿著西裝、帶著墨鏡的男子(應該是戴?)

05-25 23:02

無胥
啊啊,感謝感謝,馬上來改05-25 23:03
林上
看完之後一直思考這件事,沒什麼惡意。
小刀甩向二號、反手撥開了一號的拳頭,接著一個迴旋踢將二號踢開了,順勢一拳揍在一號的胸口
以反手撥開一號拳頭的距離使出迴圈踢,然後用撥開的手再補一拳。
想了好久這邊LIVE的話應該是
撥開>大步退右腳後迴圈踢>左腳落地後蹬出回到一號旁補拳。

06-11 05:44

無胥
https://imgur.com/ayAOE35
其實寫的時候有點缺乏思考(X
實際上剛才想了一下應該像是這樣,橘色是主角,三角形是面向。
先衝進門把1號踢到牆角,2號繞過床來被奪刀,
後來主角用右手持刀衝向牆角,所以轉了身,
把小刀甩向左手邊的二號,撥開右後方的拳頭,
順勢右後轉身踢向上前的二號,然後左手揍向左手邊的一號。
最後重新面向窗戶,退後的時候採到內褲。

大概是這樣06-11 10:56
林上
抓到盲點了(?
用斷掉的左手揍左手邊的一號。
應該是另外長出來的左手吧

06-11 22:42

無胥
啊,這就真的是大BUG了,老是忘記主角斷手06-12 00:32
無胥
修改一下最後一個動作好了。06-12 00:33
無胥
現在改成了順勢再轉了半圈,用右手肘施展肘擊,反正主角不會頭暈(X06-12 00: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xing25516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跟風】FGO 兩週年回... 後一篇:【心得】機動戰士鋼彈 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安~心~上~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