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王都最強冒險者們的悠閒時光(9) 黑色象牙(下)

作者:Ocean│2019-05-24 09:06:13│贊助:6│人氣:359
本作為短篇集作品,不定期更新。

另外此作與前作《撿到裸體幼女的二流冒險者》為同世界觀,歡迎一起看看,會有更多發現喔。

前章

--------------

  一行人搭好帳篷後,舖在外層的防水布立刻佈滿水珠,讓人一目瞭然此處有多潮濕。所幸他們也準備了套在身上的防水布斗篷,不然在這待一陣子恐怕就要渾身濕透,不只消耗體力還有可能生病,到時候更無法久留尋找他們的目標——黃金巨象。

  話雖如此,這裡本來就不是什麼人類應該久留的地方。

  衛森的人馬紛紛回到營地,確認所有人都歸來後大家都鬆了口氣,幸好沒人就這麼一去不返。

  在這魔境探索,就連撿個木柴都叫人膽戰心驚。

  眾人立刻生火取暖,不讓體溫下降。剛才強行軍的時候身體持續處於高溫,要是被這潮濕卻低溫的環境影響,體溫落差太大也會造成身體不適。

  所有人都沒有言語,只是烤火休息,衛森家的士兵則是負責輪流警戒四周。

  「身上都是汗啊……」

  「乾脆用防水布擦身體吧?反正上面都是水珠夠濕了。」

  「喔,好主意。把身體弄乾淨一點的話,也比較有精神。」

  女孩子們討論完畢後馬上手捏披在身上的防水布斗篷,擦拭自己的臉頰、大腿、手臂等地,甚至直接掀開衣服往裡面擦。

  「……趁現在擦擦身子好像不錯。」

  「……嗯,休息本來就是要好好把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嘛。」

  「喔、喔。」

  女子陣容蠻不在乎地在男士們面前擦拭身體,反倒是男人們為了化解尷尬跟著拿濕布擦身子。一時所有人都專注於此,視線沒有交集。

  「哇喔,希娜姐姐跟芭雅姐姐胸部都有纏上布耶,為什麼啊?」

  「這樣運動的時候才方便嘛,以後等你胸部變大後也用得到喔。」

  「要用好一點的布才行喔!那種質地柔軟又吸水的,這樣才舒適。」

  「是喔?可我不太懂……」

  「那你摸摸看吧,以後能當作參考。」

  「謝謝希娜姐姐!哇喔,摸起來好軟喔!觸感真的好棒!」

  「你這孩子說的到底是纏胸布還是我的胸部啊?竟然直接摸上來了。」

  ……不如說現在視線有交集的話,就大事不妙了。

  包含耆老威爾森在內,所有男人都默默低頭擦拭身體。

  「喂,換班囉——嗚喔!抱、抱歉!我不知道各位在清潔身體!」

  這時一名衛森家的士兵回到營地,似乎是因目睹到女子們正拿布擦身體而困窘。

  就算是陪王公十騎士在外征戰無數的老兵,在這種狀況下也不知所措。

  他不是沒和女將士一同打仗過,不過這種時候通常還是該男女分開的,怎麼這群人直接在營地裡擦澡了?

  「啊、嗯?喔,不用介意啦,大家都一樣啊。各位警戒辛苦了,也請坐下來休息擦擦身體吧。」

  「啊、呃,是。喂,你跟我換吧。」

  「……嘖。」

  被叫去交換的士兵暗地咋舌,也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休息時間被打斷,還是忌妒這位同事的幸運遭遇。

  過後希娜等人終於清潔完畢,原本早就擦好身子、只是裝作還沒弄完的男人們,這時總算能光明正大地抬頭。

  「好啦,既然恢復到最佳狀態的話,該派人去偵查深處了吧?」

  「嗯,也是呢。」

  對於希娜的提議,指揮官衛森沒有異議,這是本來就決定好的行動方針。

  進入林地的第一天盡快推進到過去冒險者到達的最遠處,在那邊整備營地後,就派人往更深的地方偵查,以便第二天的探險能更順利。

  否則他們第一天強行走了那麼長的距離、然後早早休息,第二天的探索卻要從零開始小心翼翼地走,那也太沒效率了。

  「那就我帶幾個士兵先去前面探路吧……威爾森先生也能加入偵查隊嗎?」

  「沒問題。」

  雖說有些擔憂威爾森的體力是否還能承受,但在這最可靠的人終究是他,年輕指揮官依然希望能借助他的力量。

  帶來委託促成這次任務、同時又是這支部隊地下負責人的威爾森,則是欣然同意。從他的神色跟體態不見一絲疲累,相當適合用老當益壯這詞來形容這個人。

  雖說是偵查,但這片樹林地形意外單純。不只地面平坦沒有起伏、因為無數茂盛的大樹佔據了陽光、低處沒多少植物生長,導致植被密集程度沒有從外頭觀察時預測得那麼濃密。

  巨樹之間都有充分的間距,不會阻饒人行進,即使發生戰鬥也不會有太大的阻礙。相對的那些在這生長得特別大隻的魔物們,反倒移動時常因此受干擾。剛開始強行軍進入這片樹林時,他們因此受惠不少。

  「深處地帶安靜不少啊,沒感覺到什麼魔物的氣息,只有蟲鳴鳥叫。」

  「嗯,這樣反而有點詭異。」

  偵查部隊信步往深處行走,儘管架式看似鬆散,但每個人都做好隨時應戰的準備。

  在這種未知的危險地帶探索,要是掌握不了張弛有度的訣竅,可是撐不下去的。

  衛森目前正是要學習這點,其他長者們則是支撐著給未來的騎士大人學習機會。

  只是他終究經驗不足。

  這片光線昏暗、佈滿薄霧的樹林總瀰漫著一種詭異的氛圍,叫人不敢逗留在原地。儘管周邊這麼多人在,挺身走在隊伍最前面的衛森卻像是獨自探索一般,只是埋頭往前走著沒有顧及後方的人。

  「儘管還沒有找到目標黃金巨象、今天碰到的魔物都是在外面常見的傢伙,但還是相當驚心動魄對吧?雖然由我這個找你過來的人這麼說很奇怪,但還真是辛苦你了,初陣竟然選在這種鬼地方。」

  眼見衛森神經實在繃得太緊,威爾森開始找話題和衛森聊了起來。希望能用這種自嘲的玩笑,讓衛森冷靜一些。

  「嗯?呃,啊,沒事的。當初就是我要求想要有個能取得巨大功績的戰場,威爾森先生這次安排的任務不只符合這點、還能讓貝爾福德家跟擁有領地的子爵家攀上關係,實在是再好不過了。雖說風險很高,但回報也相當巨大。我一定會把握這次機會,完成這項任務為貝爾福德家帶來榮耀!」

  「嗯,這鬥志不錯。」

  過於緊張的衛森熱情洋溢地訴說著,威爾森只是一句話堵住了他萬馬奔騰般的激情。

  「……嗯,啊,原來如此。我好像太緊張了是吧?明明這只是在偵查而已。」

  「你能自己察覺到這點就好。要是在不當的時機散發過多的熱情,人很容易一頭熱就陷入險境。」

  因此有些尷尬的衛森這才總算恢復冷靜,身為指導者的威爾森也暗自鬆了口氣。

  「我也曾經這樣過。明明都老大不小了,竟然還在一次巡邏中因為久久沒見到魔物太興奮,一股腦兒獨自衝鋒還把武器弄壞、跟部隊走散了。在那之後沒多久,我就把家督之位傳給兒子。」

  為了安慰衛森,威爾森還把人生中一大糗事揭露出來說笑。能在短時間內把這件事情接連說給別人聽,或許表示他也看開了吧?畢竟原本都差點忘掉了。

  順帶一提,威爾森自認生平第一羞恥的,正是被小隊友裘莉指稱是小白臉又無法反駁的那次經歷,還是最近才剛發生的事。

  那大概是他往後都無法忘卻、也不會說給別人聽的一件大事。

  「把武器弄壞?這真有可能嗎?威爾森先生的祝福只要能發揮作用,不論是何種運用應該都能連帶保護武器吧?我以為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難道是威爾森先生那時候碰上的魔物原本就很強?還是威爾森先生身體狀況不好,祝福的力量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

  聽威爾森述說這段過去的衛森,簡直不敢相信一直追問。

  威爾森的祝福,是在身邊周遭製造出各種作用的力場、同時能包覆在武器外頭發揮作用的祝福。

  只要威爾森選好力場的種類又注入龐大的魔力增強力道,那甚至能在短時間內發揮無人能敵的力量。

  在出發前衛森時常拜訪威爾森家的宅邸,並以鍛鍊的名義和威爾森切磋好幾次。衛森雖然摸清楚了威爾森的祝福,卻始終無法找出攻略威爾森的辦法。在他心目中,威爾森的地位早已高得幾乎和父親並肩。

  自己幾乎不可能戰勝的那位戰士;那位擁有全方位的強力祝福、戰技高超又經驗老道的威爾森,竟然曾經犯下把武器弄壞的錯誤?衛森甚至想像不到那是如何發生的。

  「嗯……嗯……那時候的敵人只不過是一群犄角鹿,就算我沒發動祝福也很難弄壞我的短槍吧?那到底是為什麼呢?總之那是千真萬確發生過的經歷。這樣你也知道在戰場上,沒有不可能之事的道理了吧?」

  「啊……是。那我們繼續走吧,得爭取更多偵查距離才行。」

  「唔嗯。」

  發現威爾森似乎不想多談的衛森,這才察覺自己實在過於無禮。

  就算衛森的說辭近乎奉承卻只會讓人不快,於是他連忙停下話題。

  威爾森的回應很冷淡,也不再像和剛才一樣主動說話找衛森攀談。

  只不過威爾森之所以不願多談,卻不是因為衛森的態度所致。

  ——那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的武器會被破壞?

  而是因為他沉浸在往事之中,思索著其中的緣由。

  過去沒能得到解答的疑問,到了現在也沒有更多線索得以解惑。

  時至今日,身為當事人的威爾森依然沒有答案。

  *

  在從樹林上空的茂葉外洩漏落地的光線變成暗黃,暗示眾人現在時間已經來到黃昏之時,偵查隊才沿路折返。最後在差點要當場製作火把照明才能行走之前,一行人總算返回營地。

  「你們走得好像很遠啊?真是可靠,多虧有你們在。」

  「啊啊。」

  心切成果的葛道夫為偵查隊的努力感動,有些心虛又疲累的衛森只能淡聲回應。

  其實只是後來氣氛太尷尬,大家默聲持續往前走,不小心錯過回頭的時機而已。

  「那麼偵查結果如何?有碰到什麼魔物嗎?」

  「沒有啊,我們一路上都沒有碰到魔物。」

  「喔……這代表前方一段距離內至少是安全的嗎?」

  「沒這回事吧?我反而覺得毛骨悚然,沒辦法這麼樂觀。也許是那群魔物早已注意到我們,躲起來觀察情況伺機攻擊我們。」

  「是嗎?那好吧。」

  心急的葛道夫不免過於樂觀,對這點有所自覺的他不再插嘴,尊重身為指揮官和偵查隊長的衛森判斷。

  「對了,威爾森老爺子是怎麼樣?好像是一直在想事情。」

  「嗯……是怎麼了呢?」

  回營地後的威爾森不發一語,只是一直低頭沉思,讓葛道夫也不敢找他說話。

  原本覺得是自己惹怒威爾森的衛森,如今也困惑了。

  「唷,你們回來啦?正好我們也撿完柴囉。」

  這時希娜和芭雅兩人帶著幾名士兵蒐集完木柴回來,衛森才注意到他們回來時營地沒什麼人在。

  「喔?你們又去撿柴啊?」

  「嗯,這裡真的太冷,火生大點才好。」

  希娜又把火堆弄得大些,火焰膨脹不少,在這陰暗的樹林中更顯光明。

  在營地裡的所有人都窩在火邊取暖,氣溫已經越變越低了。

  「這樣……是不是太招搖了些啊?」

  眼見這火光和周遭相比是如此明顯,衛森反而憂心忡忡。

  「沒什麼,反正我們的存在本來就夠明顯了。而且這裡的魔物真的很怪啊……早在我們行軍後半段的時候,我就覺得很多魔物只是遠遠觀察我們沒有靠近。」

  「真的?剛才我們去偵查的時候也沒碰到半隻魔物……」

  聽衛森如此說著,希娜頓了一頓才說話。

  「……我就直說了吧,這可是異常事態。一般來說,魔物們都會主動襲擊人類,除非我們展現實力讓牠們有所警覺,牠們才不敢貿然靠近。而我們一路上雖然殺了不少,但在後半段跟你們前去偵查的深處,可是一隻魔物都沒碰到。」

  「……這代表什麼?」

  「也就是說,不是這裡面的魔物早已遠遠觀察得知我們戰力,就是有什麼東西命令這裡所有魔物不許輕舉妄動。」

  「啊?」

  衛森被希娜說的話驚得愣住,其他人也瞪大眼睛。

  前半段還算能理解,後面希娜說了什麼?

  「你是說這片魔巢裡頭……有能控制所有魔物動向的老大在?」

  「對。雖然不是在魔巢,但最近我也碰過能指揮數種魔物的特殊個體。威爾森先生的隊伍曾經遇過嗎?數種魔物合流在一塊兒襲擊人類的魔物集團。」

  「碰過是碰過……但沒看見你所謂的特殊個體啊?難道不是偶然聚集在一起的嗎?」

  「那種特殊個體很狡猾,時常混在一般魔物裡頭突然偷襲,一旦發現情況不妙就會立刻逃跑,聚集更多魔物再度襲擊人類。」

  威爾森想起前陣子護送商隊時的情況,那些魔物群的種類數量的確是前所未聞,而且還懂得撤退,其實那時候那些魔物裡頭就有希娜口中的特殊個體存在嗎?

  「前陣子我在執行公爵領周邊商道的巡邏任務時,就曾碰過那種魔物集團,意外發現了特殊個體的存在。當時幸好有邀請到我曾提過的強者二人組一同參加,才能逮到那種特殊個體。另外很詭異的是,我們靠近那種特殊個體時,祝福的力量似乎都會被削弱無法發揮作用,當時真的很危險。」

  「——」

  威爾森聽希娜這麼說後,震撼得簡直如天打雷劈。

  能夠削弱祝福力量的魔物?這種個體真的存在?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他過去遭遇到的,短槍莫名被魔物破壞的那次狀況,難道就是碰上了那種特殊個體?

  「這陣子各地魔物特別活躍、不合常理的群聚、能夠削弱祝福的特殊個體——這些事情恐怕都是出自同源。依我猜測,數種魔物聚在一起襲擊人類都是這些特殊個體搞的鬼。只是牠們懂得隱蔽自身存在和撤退逃跑,所以一直沒被人發覺。也就是說,這些特殊個體不只能操弄其他魔物、削弱人類的祝福,還擁有得以做出偷襲、觀察、隱蔽、撤退等判斷的狡猾。而牠們的智慧——也會連帶影響其手下魔物的行動方針,就像現在森林裡全部魔物都選擇遠遠觀察不靠近我們這樣。」

  「也就是說……你認為這片森林早已被某種特殊個體掌握?」

  衛森也不再敢說希娜的想法只是臆測,他頓時倍感毛骨悚然,張望四周是否有隱藏起來的魔物身姿。

  「我是說有這種可能。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麼牠們率眾攻擊過來恐怕只是遲早的事。」

  希娜用猶如述說鬼故事的口吻悠悠說道。

  「不是趁我們休息——就是在天色變暗,整片森林變成牠們的主場的時候。」

  語畢,原本從茂葉間微微灑進樹林裡的金黃轉瞬黯淡,宣告北境林地的夜晚正式降臨。





「『『『『『『噗嗚哞咿嘎噎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頓時,整片森林充斥各種野獸猛禽的鳴叫嘶吼。牠們就像是擁有共同的意志,而這意念針對的就是衛森等人。

  咆哮和踏地晃動著林地的空氣和地面,震動大得叫人幾乎站不穩,只要一倒地就不可能再站得起來。

  無數魔物從四面八方奔騰而來,只為了將這群人類徹底碾碎。

  「哈!果然在外冒險時的壞預感特別靈驗啊!」

  在行軍期間就察覺事有蹊蹺的希娜,早已有所準備。

  「所有人都在這裡了吧!還有遺漏的嗎?」

  「……是!都在這了!」

  希娜向指揮官衛森做確認,衛森在撿木柴等人回來時就有默默清點人數一遍,現在的確沒有人在別的地方溜達。

  「好,那我就動手囉!」

  希娜雙手一揮,莫大的火粉從她的雙掌往外擴散而出,紛紛停駐在周遭巨木的間距內。

  這時,魔物群的先鋒也已經逼近,眼見就要衝破火粉涵蓋的範圍。

  「點燃吧!」

  希娜大聲一喝,火粉瞬間膨脹成數道實質的火牆,填補了所有空隙。

  在選擇此處當作營地時,希娜早已觀察周遭環境,確認哪些地方能讓她的祝福發揮出最大作用。

  「『『嘰咕啊啊啊啊啊!』』」

  先鋒部隊無不撞上這道突如其來的火牆,千軍萬馬之勢瞬間被阻斷,魔物們紛紛撞成一團死傷慘重。

  而且為了不增加火牆的負荷,希娜構築的每道火牆都有準確計算過角度,讓迎面撞上的魔物們都往斜後方彈,結果前排的魔物群們一同往後倒時形成莫大的質量巨浪,將後方的魔物一同撞倒。

  首當其衝的魔物軀體被撞得支離破碎、有的甚至成了肉泥,無情的火焰持續在苟延殘喘的魔物或死屍上燃燒,血腥味和火烤肉味刺激魔物們的感官,牠們喪失所有理智攻擊彼此,魔物群們頓時亂成一團。

  在一片火海之中,魔物們踩在同伴的屍首上互相殘殺、大啖敗者的血肉,像是要持續到只剩最後一隻般無可遏止。

  原本是叫人絕望的怪物攻勢,形勢竟然瞬間一轉成了魔物們的地獄。

  「好!計畫意外順利!看來只要刺激到這群魔物的本能,特殊個體的控制能力就發揮不了太大作用了。」

  「……我的天啊。」

  希娜為此得意洋洋、其他人卻都驚愕得默不作聲,只有見識多廣的威爾森還能如此喃喃說著這麼一句。

  希娜在這趟旅途中,一再應證她那「最不該與之為敵的人」名號,這頭銜賦予她真是當之無愧。

  「哞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這時不輸方才魔物群的嘯聲和地震再度響起,而且像是由區區一隻魔物造成的,其源頭正是在樹林深處方向。

  「裘莉!葛道夫!」

  「知道了!」

  「喔喔!」

  威爾森呼喚著最值得信賴的兩名隊友之名,他們立刻回應了代理隊長的聲音,並肩站到他身旁。

  一龐然大物無視路上的巨木和魔物群,竟直接擦撞踩扁那些阻礙,突破火牆衝過來。

  「這是——」

  「黃金巨象!」

  朝眾人衝鋒而來的巨型魔物,正是他們的目標——黃金巨象。

  黃金巨象的象牙如名號所示呈金黃色,皮膚顏色也是土黃色,整體像是在草原雨林一帶生長的大象一般,唯有那對象牙和激進的攻擊性展現牠的與眾不同。

  然而眼前這隻黃金巨象,甚至不負「巨象」之名。高聳的身材幾乎就要逼近十公尺,比剛進樹林碰上的那些恐鳥更像巨獸。

  「擋下牠!」

  「『喔喔!』」

  王都實力最強的冒險者隊伍使盡全力,要把這橫衝直撞的巨象阻擋在此。

  威爾森全力增強「排斥力」的力場揮出短槍、葛道夫運用祝福操弄泥土樹木創造無數土槍木槍飛刺、裘莉則是渾身散發金光手持大劍正面朝黃金巨象揮去。

  「嗚嗯!這……」

  「嘖!怎麼會——」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然而威爾森的力場忽然變弱無法發揮出最大作用,葛道夫臨時造出的長槍都紛紛瓦解沒能造成傷害。

  唯有裘莉不像有被影響,就如往常一般全神貫注在一擊上打垮敵手。

  結果是在裘莉的奮力阻擋下,才好不容易擋下了巨象的衝鋒。

  黃金巨象似乎也很意外自己的衝鋒竟然被擋住停了下來,三人趁機拉開距離。

  「果然,一遠離祝福的力量就恢復了。」

  「嗯……我的祝福還能起作用。」

  「嗚哇,真的好大隻喔。」

  他們親身體驗了這隻黃金巨象的異常之處,心中都有了答案。

  「這傢伙——就是特殊個體!」

  「哞喔喔喔喔喔!」

  然而不等眾人重整態勢,黃金巨象又抬起前腳準備再度發動攻擊。

  「葛道夫!腳下!」

  「——喔喔!」

  威爾森匆忙之下朝葛道夫發了含糊的指示,所幸他立刻會意過來,揮動斧槍砸地將黃金巨象腳下的地面泥沼化。

  「哞喔?吼喔喔喔喔喔!」

  後腳瞬間沒入泥沼裡的一時重心不穩往前傾倒,而牠倒地的部位依然是硬土。措手不及間象頭便直落砸到地面上,造成莫大的衝擊。

  「幹得好啊!這招聰明!」

  「……不,我原本是想製造一個巨坑讓牠出不來的,沒想到只是讓地面沼化而已。」

  要將物體瞬間汽化得花更多力氣,原本葛道夫還只能依循漸進先將物體液化再汽化、反之亦然,是在刻苦練習和反覆嘗試下才學會如何將物體在三態間自由變化。

  像這樣干涉物體時出現意外的變化可真是久違了。

  「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當他們還為這特殊個體的異常性愕然,反而是黃金巨象率先藉著前腳踩地爬出泥沼,成功脫離束縛又想衝撞發動猛攻。

  「呀啊啊啊啊啊啊!別想!」

  唯有裘莉像是絲毫沒受影響,馬上朝象腳揮出一記橫斬。鋒利的劍峰竟然真將象腳劃出一道大口子,巨象的右腳下端只剩一半還連著,傷口以下的末端不只噴出大量血液還一開一合的,像是張嘴開口笑一般。

  「吼咕嗚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

  在痛得發出悲鳴的黃金巨象面前,全身上下併出金黃色光芒的裘莉凜然地持劍以對,那副模樣不合時宜地散發出一種神聖感。

  其他人見狀都看呆了,沐浴在這小女孩展現出的莊嚴威光之中,甚至忘記自己正身處絕境。

  唯有威爾森和葛道夫對看一眼,趁隙而上朝黃金巨象發出特攻。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兩人藉著咆哮提升氣勢和調整時機,同時打出最強的一擊。

  儘管威爾森的力場威力減弱不少,但在葛道夫的輔助下,依然成功將黃金巨象重重打飛推出希娜的防禦圈外。

  「希娜!衛森!你們待在火圈裡頭,好好守住別讓恢復理智魔物再犯!我們把那頭黃金巨象解決掉!背後就靠你們守住了!裘莉!跟我們走!」

  「你說什麼?你是認真的嗎?」

  「什……等等!威爾森先生!」

  威爾森朝其他人如此吼道,不等回答便率領另外兩名隊友走出去。

  「喂!那傢伙好像打算想跑!」

  「真的假的?果然很聰明啊!」

  「偷襲失敗就想逃嗎?別想走!」

  他們追擊似乎是打算趁勢逃離的黃金巨象。儘管巨象對環境相當熟悉,不再像跟剛才登場一樣橫衝直撞,甚至是靈活地穿梭在樹林間奔跑。

  然而牠的體型實在太大,加上裘莉留給牠的腳傷,所以三人還是很快地追上牠堵住去路。

  眼見他們和本隊拉開距離,葛道夫和威爾森互望一眼點頭。

  [裘莉!用你的力量幫我們一把吧!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咦?可以嗎?記得你們兩個不是都說跟別人在一起的時候不能用?」

  「這是緊急時刻沒辦法!我們已經跟其他人拉開距離了,現在就用上你的全力吧!絕對不能把這傢伙放跑了!」

  「喔……知道了!」

  裘莉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也很高興終於被允許盡情發揮。

  還記得當初她在其他隊員面前使出全力時,就被這兩人加上不在此處的隊長禁止,被叮嚀在別人面前最多只能使出大劍和強化自身的力量。

  雖然沒被告知理由,但一直關照自己的三人都這麼說,裘莉就乖乖聽從吩咐了。

  「好啦,那我就上囉!」

  裘莉此時放開大劍使其消失於虛空之中,接著雙手抱拳閉目祈禱,身上的金光瞬間膨脹許多。

  「咕嚕哞喔喔喔喔喔!」

  這時察覺到裘莉正打算做些什麼的黃金巨象也沒坐以待斃,牠仰天長嘯,樹林更深處的地方傳來許多魔物的鳴叫附和,看來牠打算呼喚更多魔物來助陣,想靠數量打垮三人。

  「喂裘莉,還沒好嗎?有更多魔物要來啦!」

  「葛道夫哥你別催啦!我好久沒用這招了!嗚嗚嗚……」

  身體周邊發出金光的年幼銀髮修女禱告的模樣,從旁人看來格外神聖。但在葛道夫的催促下,又破壞了那份莊嚴。

  這時無數魔物已經從樹林深處殺來,黃金巨象則是緩緩退後,似乎是想就此把這局面丟給那些來支援的魔物群。

  「裘莉!牠要逃了!」

  威爾森見狀不禁出聲。不論就這魔物對人類的威脅、抑或是為了替葛道夫的大哥治病,他們都非得把這傢伙攔住不可。

  「好啦!交給兩位囉!上吧!」

  就在魔物潮就要逼近之前,裘莉身上的金光頓時發亮得泛白。

  「『『嘎咭呀呀呀呀啊啊啊!』』」

  在刺眼的光芒逼退眾魔物之際,恢復原本亮度的金光竟然化成兩顆球體,進到威爾森和葛道夫兩人身上。

  兩人渾身一震,接著就和戰鬥時的裘莉一樣,渾身散發淡淡金光。

  「短時間內解決牠們!速戰速決全力以赴!」

  「喔喔!」

  他們立刻驅使自己的魔力,全力施展祝福發動攻勢。

  威爾森那原本只能包覆身體周邊的力場,此刻竟然急遽膨脹,隨著威爾森揮舞短槍的動作延伸變長,對尚在遠方的魔物群造成莫大傷害。

  威爾森經過長年鍛鍊嘗試下,始終沒有突破祝福範圍的限制,如今竟能輕鬆超越極限發揮出強大的力量。

  葛道夫則是將原本自己魔力無法觸及的遠方泥土進行操作,造就莫大的土石流從魔物們的後方襲擊。

  原本葛道夫的祝福就是先對物質進行干涉和控制、再造就三態變化的現象,剛才的土槍木槍都是藉此當場創造出來並操作的。而他此時觸及的質量和範圍,實在超乎常理。

  於威爾森在前方抵擋撲殺、後有足以輕易淹沒成人的莫大土石流的雙重作用下,無數魔物瞬間被葬送在土堆之下,就連原本想逃跑的黃金巨象都因雙腳被土石覆沒而無法動彈。

  而那些土堆在葛道夫的操作之下,也完全沒有波及到三人。葛道夫竟能一口氣干涉莫大質量的物質進行如此精妙的控制,顯然超越了人類得以企及的程度。

  被裘莉的力量所助的兩人,在短時間內祝福的力量增強不少,甚至可以說是達到另一個境界。

  能夠強化祝福的力量——當初大家發現裘莉竟然能辦到這點時,簡直顫慄得不敢置信。

  包括真正的隊長在內,過去曾為貴族、熟悉神話起源的三人,都聽說過這種力量。

  ——她手持大劍,率領人類對抗魔神來犯。

  ——她賦予人類祝福並加以強化,使人類能在短時間內變強到足以和魔神僕從對抗。

  ——她驍勇善戰,被人尊稱為戰鬥女神,後世則改稱祝福女神。

  這是帕梅歐王國的貴族們世代流傳,最原初的神話樣貌。

  而裘莉的力量,簡直和傳說中的女神如出一轍。

  也許裘莉施展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什麼祝福,而是出自那位女神她的——

  「咕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喔喔喔喔!」

  這時被逼入絕境的黃金巨象竟然掙脫出了土石的束縛,牠不再打算逃跑,而是正面對著三人發出怒嘯。

  接著這黃金巨象的表皮膚色竟然漸漸轉暗,就連那會在陽光下映出金光的象牙,都成了一染墨黑。

  「這、這傢伙是——」

  「初始魔物嗎?怎麼可能!」

  被眼前景象刺激到腦內知識的兩名貴族,都想起了出自神話相關傳聞。

  所謂的魔物本來就是由魔神帶來人界,就此留下來的生物。而這些魔物久留人間繁衍之下,早已失去了許多原有特性。

  就帕梅歐王國流傳下來的原始神話所述,最初由魔神帶來的魔物都是表皮呈現漆黑,又天生帶有減弱女神賜下的祝福之力的特性。

  然而關於全身漆黑、減弱祝福這兩點敘述,至今都沒人見識過這種魔物,於是這種記載不被重視,頂多是留在紀錄裡頭沒有刪去。

  原來所謂的特殊個體就是初始魔物嗎?可為什麼事到如今,又有這種魔物出現?

  「這傢伙看來不妙啊,交給我吧!」

  不再祈禱,重新拿起大劍的裘莉戰意高昂。她不為眼前這魔物的異樣驚愕或是懼怕,態度彷彿這本來就是該由她來解決似的自然。

  「哞噗喔喔喔喔喔喔!」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對異樣巨獸的咆哮,裘莉不改那有點可愛的戰吼,舉起大劍正面迎擊。

  不知是否在場另外兩人的錯覺,在那漆黑巨象身上的墨黑映襯下,裘莉身上的金光似乎更加煥發。

  「小心!」

  巨象甩出長鼻、揮出前腳和刺出象牙,龐大的軀體依然直衝而來,同時襲來的各種攻擊叫人措手不及,旁觀的葛道夫忍不住叫出聲。

  「嘿——呀!」

  然而裘莉只是發出逗趣的吆喝,接著手中大劍一晃而過。

  她無視了巨象的一切猛攻,僅用一擊便砍中巨象的頭顱,而她人早已穿過了巨象。

  頭顱被砍出一道巨大傷痕的巨象應聲倒下,裘莉輕鬆獲得勝利。

  即便是身經百戰又長期和裘莉共同作戰的兩人,都沒看清楚裘莉是何時揮出這一劍,又是如何穿過巨象移動到牠後方的。

  「耶!打贏了!怎麼樣!剛才那一劍是我至今使過最棒的一擊喔!厲害嗎?」

  不過裘莉依然天真無邪地為自己的亮眼表現興奮,那頭放出去不知會禍害多少人的可怕巨獸,對裘莉來說似乎不過是個試招的好對象。

  「……嗯,要是能直接將牠的頭整個斬下更好吧?」

  「……應該能砍更多刀吧?有點太自信了喔?」

  「咦?這樣啊?果然還是太輕率了嗎?動作要更洗鍊才行呢。」

  兩人打腫臉充胖子說些居高臨下的話,裘莉倒是老實地接受立刻反省了,這女孩未來恐怕還會變得更強吧?

  「喂!你們!我們來幫忙了——咦?那是……」

  「你看!希娜姐姐!我是不是很厲害?把這傢伙打倒了喔?」

  「喔喔,我們那邊的魔物忽然全都逃跑了。原來是各位將這頭猛獸打倒的關係嗎?」

  希娜和衛森帶人前來助陣,沒想到黃金巨象已經被解決了。

  衛森鬆了口氣總算放心下來,希娜卻是神色凝重。

  「希娜姐姐?怎麼了嗎?」

  「我說……我剛才沒把火放過來,那傢伙變成那副模樣不是我害的吧?」

  「咦?」

  原本還想邀功被人稱讚的裘莉為希娜的反應奇怪,希娜卻是憂心忡忡地指著倒地的巨象,於是裘莉也跟著回頭望。

  只見那頭倒地的「黃金」巨象,在火光的照映下渾身呈漆黑色、就連目標的象牙都不再是金黃色的,簡直像是被人用烈火猛烈烤焦了一般。

  「嗯……這個嘛……」

  「不如直接當作是這樣,好像還不用煩惱怎麼跟外人解釋——」

  「喂那邊的!我聽到了喔!這真的不是我害的吧?是有什麼理由的對吧!說清楚啊!別隱瞞啊喂!不要把這當作是我的錯啊,你們這群陰險的貴族大人!」

  在這片森林之中,已經不再有魔物會貿然接近這群人馬,就算希娜如此嘶聲大喊也沒有任何問題。

  危機已經解除,希娜的慘叫卻響徹了北境林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30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王都最強冒險者們的悠閒時光|短篇集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zzzxxxccc25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王都最強冒... 後一篇:[達人專欄] 王都最強冒...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ch53172程式
TIOBE Index 程式語言的排行榜,來看看目前最火紅的程式語言是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