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BL】劣質的粉色泡泡_36

作者:悅 洸│2019-05-24 05:19:40│贊助:12│人氣:105
  昨晚聚餐晚歸的藍壹景一覺醒來就習慣慣性地先看手機的訊息,赫然發現好久沒聯絡的康昱能發了訊息給他,大意就是即將要出國了,想在那之前和大哥小聚。

  對於他的邀約,藍壹景沒有拒絕的理由,爽快地回了訊息,兩人就約在寵物店附近的小麵館。

  藍壹景換上了休閒的衣裝,拎了該帶的東西後就出門了。由於會經過寵物店,不知康昱能和四弟間有疙瘩的他,想說人家都要出國了,好歹曾是室友,也該出來敘敘舊,說點祝福的話。

  他一走進店裡,就看見四弟笑得滿面春風,很期待什麼似的。「是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見到大哥來的藍冬霖也不避諱地說出他心情好的原因。「昕蕊姊答應今天要跟我去吃飯。」

  提到曾昕蕊,她在四弟是工讀生時期就還滿照顧他的,如果有女生肯收了四弟,倒也不錯。「喔,那你好好加油,趕緊結婚讓爸媽安心。」

  藍冬霖的眉頭打了個結,不要因為六弟跟男生在一起,五弟是個沒救的學宅,三哥對戀愛沒興趣,顧著賺錢,二哥又只喜歡虛擬女友,大哥又因為工作經常出差加上本身也懶得交女友,根據以上種種就把延續香火的重責大任推到他頭上。

  「什麼話?要結也是大哥先結,我只是想說昕蕊姊剛跟男友分手,就約她吃飯散心,可沒有任何意圖。」

  「真的嗎?」他懷疑地看著弟弟。「沒『任何』意圖?」

  看得千瘡百孔的藍冬霖沉默了幾秒。「……總之要結婚也要看對方要不要,不是我說了算。現在又不流行交往到最後一定要結婚。只是感情空窗太久,想找人陪不行嗎?」他可不想生活只跟工作為伍。

  藍壹景看四弟扭捏的樣子就是覺得好笑。「可以,沒啥不行。對了,你要不要跟我還有昱能去吃個午飯?」

  藍冬霖眨了眨眼,他有沒有聽錯。「大哥你剛是提到誰的名字?」

  「嗯?不會吧,才幾年你就把人家忘得徹底?康昱能啊,住你對面的室友。」對四弟的薄情,藍壹景有點感到不可思議,明明是連不常來的客人都認得的,怎會就忘了曾住一起的室友。

  「為什麼你們會約吃飯?」藍冬霖的表情逐漸變得難看。「你們私下還有聯絡?」

  「很少,就每逢佳節會傳祝賀的訊息那樣。只是他月底就要出國留學了,說可能會待上一、兩年,就想約出來小聚,就在隔壁街的小麵館。」藍壹景拿出手機看時間,順便看有無新訊息,眼睛盯著螢幕的結果就是沒發現四弟一臉鐵青。「都這麼久沒見了,去一下也好。」

  「不要。」藍冬霖冷冷地說完後就離開了櫃檯,走進休息用的小房間,還上了鎖。

  他的反應讓藍壹景有些愣住,驚覺到自己被丟在櫃檯前,他趕緊去請正在整理貨架的阿雀姨來看店,接著就匆匆出了店門去赴約。

  藍壹景見到站在麵館外的康昱能時,訝異他的轉變而忘了叫人。康昱能的外貌及氣質都和他印象中那拘謹害羞的人不同,他的眼神不帶羞怯變得大方,合身的穿著襯出他健壯的修長身材,光是站著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可怕的是他打理過的面容,乾淨清爽,完全不會聯想到是會在實驗室裡待上整天的人。

  「等很久了嗎?」藍壹景突然覺得不該犯懶,應該要把頭髮稍微整理一下再出門。

  「剛到。」

  兩人進了麵館,各自點了要吃的麵,等上菜的同時,藍壹景還滿想問他跟四弟間是怎麼了嗎?為何康昱能不順便邀四弟過來,更奇怪的是四弟的反應。

  「本來應該要開心慶祝你出國留學的,不過有件事我可以問你嗎?」藍壹景實在有點怕踩到地雷。

  康昱能抽出免洗筷放在藍大哥的手邊。「大哥想問什麼就問吧。」

  「你跟冬霖吵架了嗎?」

  看來辰顥沒把事情跟藍大哥說,也或許不是好事就沒必要四處張揚。「嚴格說來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造成冬霖跟他朋友間的尷尬。事情都過這麼久了,跟您說也無妨。」康昱能想起那些事,心情多少受了影響,只是沒表現出來。「就我跟他朋友的女友有不正常關係,害他們分手了。」不正常關係是很籠統的說法,康昱能認為這說法拿來解釋再適合不過,聽的人自行解讀。

  他這麼一說,藍壹景更是疑惑,就算是朋友被昱能戴了綠帽,冬霖有必要氣成那樣?加上也事過境遷,再氣也該消了吧。藍壹景知道自己並非當事者,沒有評斷的立場,但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康昱能和藍壹景聊了關於課業和日常的瑣事,對什麼領域都好奇的藍壹景聽得是挺愉快的,日後多了新話題可以拿來跟客戶聊天。

  「化學我不是很懂,你可以說你偏向哪種嗎?生物?」

  「其實很多領域我都大概涉獵過,但主要是有機化學的領域,簡單來說就是合成,那種親手創造出新物質的感覺很棒。」康昱能說起自身所學,雙眼更是閃閃發亮。「雖然實驗會不斷地失敗,有時候會很灰心,但想到合成出來的物質能造福人類,一切都值得。」

  藍壹景笑著聽他說著淺顯易懂的化學相關知識,不是和他身處同個世界的人,專業名詞他一知半解,但可以感受到他內心對化學的熱愛,他有想法也很踏實地往目標前進,比起僅是遊玩時才找的朋友,這樣的人不值得深交?也許是昱能和四弟的見識水平差太多,不是弟弟所能理解,既然不能理解又要如何欣賞?

  「對了,你家的哈士奇還好嗎?」藍壹景想說康昱能都難得來了,就想帶他去寵物店逛逛,送點東西當餞別禮。「既然都來了,不要兩手空空回去。」

  「那我會見到冬霖嗎?」

  「別怕,我在。他不敢對你怎樣的,要是他敢擺臉色給你看,我就敲他頭。」藍壹景以為他是怕尷尬才問的,開玩笑地說著。「要是到現在還氣的話,只能說冬霖肚量太小了」

  「冬霖他沒有錯,是我對不起他。」康昱能看著眼前的大哥,他給自己的感受和當年在早餐店用餐時一樣沒變,面對藍大哥……有很多事都可以跟他傾訴的可靠感。

  認為他在幫冬霖找台階下的藍壹景揮揮手表示別幫四弟說話,藍冬霖可是他弟,啥德性還不曉得?「你為何要全把錯往自己攬?老實說,我也不是不認識冬霖的朋友,是不是跟阿草的女友有曖昧?那個阿草,據我所知是很會玩,對感情也沒認真在經營,經常換女友,分手是預料中的事,我是覺得冬霖不該將氣全出在你身上。」

  當時他已經出社會當業務了,遇過的人百百種,有些人看一眼就知道是哪種類型的人,他本來就不喜歡四弟跟愛玩的人混在一塊,人家是有錢少爺花錢不手軟,但他就怕弟弟的價值觀給帶壞,幸好他大四被當,給了弟弟改過自新的機會,脫離了愛玩的朋友,變得安分守己,那多半也是因為他知心的朋友沒幾個,各奔西東後,往來就淡了。

  藍壹景不是要幫康昱能洗去汙名,而是憑良心說,既然阿草對這感情不重視,身為局外人的四弟是在湊什麼熱鬧?真要說的話,根本不合冬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

  沒錯,依冬霖的個性,不太會跟朋友撕破臉,就算有諸多不爽,也只會埋在心裡。總算知道哪裡怪異的藍壹景突然直視著康昱能。「你們之間肯定是出了什麼事吧。」而且是連冬霖都不願消氣的大事。



  藍冬霖坐在櫃檯內瞪著店外,都怪大哥提到康昱能,害他現在心浮氣躁的。很怕熱情的大哥會邀康昱能進來店裡閒晃。

  不行,無法控制腦子不去想當時的事。藍冬霖很想躲避,但阿雀姨現在是休息時間,他也不好意思叫人出來。

  藍冬霖突然很想哭,那種孤立無援的感覺又回來了。他先是發了訊息給曾昕蕊,跟她說今晚的邀約要取消了,因為他現在非常不舒服。

  才剛把訊息傳出去,自動門就開了,他慌張地看向自動門,竟是提早來赴約的曾昕蕊。「不是約好六點嗎?」他看了一下時鐘,才剛過五點。

  「嗯?我想先來逛逛就提早到啦。」曾昕蕊越走近櫃台越發現他的不對。「冬霖,你怎麼了?你臉色好蒼白,而且呼吸很急促耶。」

  他的呼吸當然急促,他就快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他趕緊打開抽屜,卻發現藥袋裡空無一物,糟了,因為只想著要跟昕蕊姊約會,忘了今天是回診拿藥的日子。

  曾昕蕊瞧他的異狀不免緊張了起來,趕緊朝店內大喊。「裡面有人嗎?冬霖他好像出事了!」

  聽到外面有動靜的阿雀姨將吃到一半的便當放下,趕緊出來查看,只見老闆兒子趴在櫃台,眼前打扮漂亮的女子正慌張地看著她。

  「唉唷!冬霖,你怎麼了?」沒見過他這樣的阿雀也慌了手腳。「送醫院,對對對,趕快送醫院。」

  「好,我有開車,我送他去。」曾昕蕊打開肩背包,在雜物中搜索車鑰匙。「有了有了,冬霖你撐著點,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藍冬霖是還能呼吸但已經發不出聲音,就被阿雀姨扶進紅色小車的後座,他皺著眉頭閉上眼,緊張地用力呼吸著。

  進了店門的阿雀姨趕緊打電話給稍早來過的藍壹景,此時的他正在坐在麵館附近的人行道上長椅上想事情,一接到電話連忙打給曾昕蕊,隨後也趕到最近醫院的急診病床區。

  見藍壹景來了,陪在藍冬霖身邊的曾昕蕊終於感到安心。「真是嚇死我了,冬霖突然就趴在桌上。」

  他先是拍撫同事的肩膀,隨後用嚴厲的目光看向意識清醒的弟弟,見他像個犯錯的小孩不敢看自己,他的手臂沒被衣袖遮住的地方都起了大小不一紅斑,是膨疹消退後的痕跡。

  「打過針了?」藍壹景冷淡地問了。

  感覺情況不對的曾昕蕊悄悄地退到了旁邊,他這樣低沉不帶感情的聲音還是頭一回聽到。

  「為什麼不吃藥?你都幾歲了還要這樣任性!」

  喉部水腫還沒完全消退的藍冬霖發不出聲音,他現在很怕,很怕大哥。「唔……。」他發出討饒的可憐鼻音。

  「要是今天昕蕊沒提早來,要是阿雀姨沒發現你不對勁!你可能就會窒息死掉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要不是礙於他們人在公共場合,藍壹景真想大吼發洩怒氣。「我真是……我以後不管你,你不愛惜你自己那也是你的事!」

  藍冬霖看著大哥轉身要走,他趕緊下床從後面抱住哥哥,死抱著不放手,雖然被曾昕蕊跟其他人看到自己的幼稚行為很丟臉,可是他就是想攔下大哥。

  聽背後不成話的哭音,藍壹景知道他在說對不起。「我回去幫你拿健保卡,你在這等我。」

  藍冬霖搖頭表示不要,無奈之下,他跟看傻眼的曾昕蕊說了幾句話,希望她能忘掉今天發生的事,見她走了,藍冬霖自己也知道跟昕蕊姊是沒下文了。

  付了醫療費的押金後,藍壹景便載著弟弟回家,一路上兩人都沒說話。爸媽去了久違的國外之旅,還有幾天才會回來,整間屋子剩兄弟倆是寂寞了點,卻也是說心裡話的好時機。

  藍冬霖坐在沙發上,眼睛還紅紅的,藍壹景坐到他旁邊,用他平常說話的語氣問。

  「冬霖,你這次發病到現在多久了?」

  能稍微發出聲音的他小聲回答。「快四年了。」

  「這次真的好久啊。」藍壹景用眼角瞄向也認同而點頭的弟弟。「今天,昱能跟我聊了好久,你能不能跟我說,你討厭昱能的原因?」

  藍冬霖被大哥的問話搞的內心翻起巨浪。那傢伙跟大哥說了什麼!可看大哥平靜地在詢問自己,應該無關那件破事,要是大哥知道康昱能那混帳強暴他,怎可能還坐在這。

  等不到回覆的藍壹景又問了一次。「所以你討厭他哪裡?」

  「全部。」討厭他長得比我高,討厭他比我聰明,討厭他一臉才是受害者的模樣。藍冬霖的面色暗了下來。

  「你是因為他喜歡你,才討厭他的嗎?」藍壹景知道弟弟是異性戀,加上先前給同性騷擾過,會排斥康昱能也很正常。「他有對你做出不好的事嗎?」

  「為什麼大哥要幫他說話?」藍冬霖被他的問話所逼,腦中全是慘不忍睹的記憶片段,他的身體甚至開始顫抖了。

  「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對你做了什麼而已。」藍壹景想起麵館裡他問康昱能跟四弟間究竟是發生了何事,得到的卻是故作神祕的微笑。

  『有天會知道的,大哥只要知道那全是因為我太喜歡冬霖而引起的,這樣就好了。真想知道的話,不是還有另一個人可以問嗎?』

  藍冬霖受不了地站起身。「反正我就是不想見到他,你跟辰顥要繼續跟他來往也不關我的事。」不要妄想以為我跟康昱能會和好,想都別想!

  四弟回房後將門鎖上,藍壹景更是納悶了,他這任性、驕縱,對外人跟家人表裡不一的雙面人弟弟是被昱能看上哪點?也不是說弟弟全然沒有優點,只是感覺真在交往的話,會被吃得死死的。

  當晚藍冬霖做了惡夢,他夢到自己一絲不掛地站在康昱能面前,不管怎麼跑都像在房間裡繞圈,康昱能就像觀賞有趣的生物,不時說著『你真可愛』等等諸如此類的噁心話語。

  跑累的他蜷曲在角落,黑影罩著他全身,身體不能動彈,又是任由康昱能對自己上下其手。

  這次的夢裡多了大哥跟五弟,他們疑惑地看著他被康昱能侵犯,不懂自己為何要叫救命?「大哥救我啊……。」藍冬霖發著夢囈,眼角流出了淚水。

  你們都看不出來嗎?康昱能才是真的雙面人,你們都被騙了!為什麼沒人要站在我這邊呢?




(待續)

一篇        下一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30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原創小說|耽美|劣質的粉色泡泡

留言共 1 篇留言

維尼熊
唉...雖然阿能當時是被下藥了
但強暴了冬霖這點真的是他們之間的硬傷
被家人知道了再好的印象都救不了了吧




按照慣例(?)的挑毛病時間

"只是感情空窗太久,想找人陪不行嗎?」他可不想(跟)生活只跟工作為伍。"
按照語意來看前面的"跟"應該是贅字

"不正常關係是很籠統的說法,康昱能認為(用這)說法拿來解釋再適合不過"
這段不太確定 但就是感覺第二個"說法"前面漏字了

"面對藍大哥……有很多事都可以跟他傾訴(的)可靠感。"
這裡也是感覺漏字了

"而是憑良心說,既然(對)阿草對這感情不重視"
多了一個"對"

05-24 14:57

悅 洸
就讓時間去解釋去釋懷吧~

改好囉ˋ3ˊ05-24 15: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igyueg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L】《難伺候》... 後一篇:【BL】未能起步_0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悠閒的巴友
今天的我依然在養病中,所以小說沒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