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奏之輪迴 第一部 蒼穹 第三章 巨人

作者:天啟御子@期末地獄中│2019-05-24 02:41:33│贊助:2│人氣:37
第三章 巨人
 
  當奏她們三人正在地上面臨生死關頭的時候。
 
  在亞爾維斯的避難所中,對外面的情況一無所知的學生們因接連不斷的震動與不時從地面上隱約傳來的聲響而陷入了恐慌。「上面發生什麼了?」「我們到底會怎麼樣啊?」有男生叫了起來,「害怕什麼啊?能有點骨氣嗎?」道場女兒的要責備他們道。
 
  一騎待在避難所的一角,靠著牆壁休息。甲洋站到他身旁,那個剛剛與甲洋在一起的學妹,則在不遠處和她同學年的朋友們待在一起。甲洋看著晃動的青白色天花板,小聲開口:「羽佐間她們沒事吧?」
 
  一騎也跟著看向天花板,毫不停歇的震動仍然在繼續,一騎實在沒辦法對甲洋的問題表示肯定,他無法想像外面發生了什麼,只是隱約感覺到,他們所熟知的平凡日常,似乎正在漸行漸遠。
 
  一騎想起此時並不在避難所中的總士,他早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了嗎?回想起總士今天異常的行為,一騎不禁如此想到。
 
  那時總士在校門口所說的話浮現腦海,總士所說的『實戰』,難道就是現在的情況嗎?如果要戰鬥的話,那敵人又是誰?
 
  沒來由地,想到敵人二字,一騎就會有種自己想起了什麼的感覺,他感覺自己的心臟在瘋狂的跳動,同時有股冰冷的感覺盤踞在一騎背脊,不安、恐懼、亢奮,各種感情混合在一起,充斥在一騎的身體中。
 
  喀拉。本來已經關上的鐵門被從外面打開了,總士一個人站在門外,「一騎,跟我來。」總士面容有點僵硬的說道。
 
  一騎起身,穿過人群來到總士面前,無數思緒盤踞在一騎腦海,但關於要問什麼,此時的他卻沒想那麼多,「總士。」話語自然地從一騎口中流出,「我們,將要往哪裡去?」
 
  總士先是沉默著,然後突然輕輕笑了下,他直視著一騎,用極度認真的表情說道:「樂園。」
 
  一騎真正理解總士那句「樂園」的意思,已是許久之後的事了。現在,僅僅是為了不被陌生的現實吞噬,他就已經竭盡全力。
 
 
  在總士的帶領下,一騎來到一處寬廣的空間,看上去就像電視裡曾看過的電車月台,軌道上,幾具圓筒形的物體並排在一起。好酷,明明是緊急情況,一騎卻不知為何在內心產生了這種感想。
 
  「這是電磁彈艙,我們要搭乘它到格納庫去。」說著,總士走到月台上的電子面板前,拿出自己的身分識別卡刷下,迅速在屏幕上點了幾下,其中一個圓筒的中間部分就像電車門一般朝左右兩方開啟。一路上,總士的話語就像現在這樣,不斷出現陌生的名詞,當一騎問起時,他也只是說了「你的認識等級提升以後,自然就會懂這些東西。」
 
  總士逕直進入艙內,一騎則跟在後面,在艙門關閉前,一騎瞥見其中有條軌道不自然的空著,那個地方原先似乎也有一個圓筒,「總士,那條軌道是空的,有人先過去了嗎?」一騎問道。在問出這問題時,自己的內心竟然在隱隱期待著,一騎沒來由地感到羞愧。
 
  「失去信號。」總士的語調沒有任何起伏,「在去格納庫的途中。」在總士說話的同時,電磁彈艙發射了,那種速度與其說是發車,不如說發射還比較貼切。
 
  一騎遲了一瞬才理解總士的意思,「是……死了嗎?」一騎感覺自己的聲音有些沙啞。「現在敵人的行動正被封鎖著,不會被攻擊的。」總士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如此說道。
 
  是誰死了?一騎沒有勇氣問出這個問題,他甚至都還來不及從有人死去這個事實所造成的衝擊感中恢復,彈艙就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艙門無聲地打開,「這裡就是格納庫。」一騎低語。這是個放眼望去幾乎都由金屬製成的區域,天花板高到得抬頭仰望才能隱約看見,遠比避難所還要寬廣,牆上一整排監控室的窗戶並排著,為數眾多的大人們正在忙碌的到處奔走。
 
  然後,一騎看到了那個。
 
  一架天藍色的物體,被固定在鐵架內,那東西巨大得連仰望都有些吃力,有著極長的四肢,頭部是扁長形的,讓人聯想到爬蟲類。「這是?」一騎仰望著眼前的物體,開口問道。異樣的感覺充斥在他胸口,那絕非害怕或不安之類的,而是更加柔軟的感情,硬要說的話,或許可以稱之為重逢的感覺。
 
  「法芙娜(Fafner)。」總士也仰望著這部巨大的機體,「名字來自傳說中,為了保護寶物而化身成龍的巨人,是為了與菲斯特姆(Festum)戰鬥而開發的機體。要對抗它們的讀心能力,駕駛法芙娜與其戰鬥是唯一的方法。」他的聲音像是在壓抑著什麼一般,「我希望你用它來保護這座島。」
 
  「那種事情不可能!」短暫的錯愕過後,一騎轉頭對著總士叫道,「我怎麼可能做得到!」
 
  「不,你能做到!」沒有任何猶豫,總士直接斬釘截鐵的說道。他轉頭看向一騎,「你應該知道的,你的身體可以跟法芙娜一體化。要保護這座島,除了依靠法芙娜以外,已經沒有其他方法了。」
 
  似乎察覺自己有些過於激動了,總士低下頭來,「如果我可以的話,我就去了,但是……」他沒有看向一騎,只是用痛切的聲調如此低語。
 
  眼睛的傷。瞬間,一騎感覺自己就像胸口挨了重重一拳一般感到呼吸困難,他忍不住看向總士那失去光芒的左眼,那道從眼瞼延伸到臉頰的疤,那道疤痕從總士身上奪走的,並非只有半邊的視野而已。
 
  是自己的錯。一騎咬牙低下頭,罪惡感在心中不斷滋長。因為自己的關係,害總士不能駕駛法芙娜,沒辦法保護這座島。
 
  一騎正沉浸在罪惡感中,肩膀卻突然被總士抓住,強迫一騎的身體面向他,「如今能做到的,就只有你了!」總士直直盯著一騎別開視線的臉,幾乎是用大吼的叫道。
 
  見一騎沒有反應,總士的表情越來越急切,正當他打算再說些什麼的時候。
 
  「真的嗎?」一騎轉過頭來,面對總士,「我真的能做到嗎?」一騎用有些沙啞的聲音,像是在確認什麼般,開口問道。
 
  「……相信我。」總士的表情明顯紓緩了下來,他眼神堅定地看著一騎,一騎輕輕地,點了點頭。
 
 
  總士急匆匆的離開,一騎則在一名女性的引導下,躺進駕駛艙中。
 
  所謂的駕駛艙,與法芙娜的本體是分開的東西,它就像顆橫放著的銀卵,被放置在帶狀的巨大傳送器上,一騎從打開的艙口進入其中,在柔軟得驚人的座位上躺下。
 
  「真壁一騎同學,」引導一騎進入駕駛艙的女性手上拿著一塊電子面板,上面寫滿了一騎的資料,「真了不起呢,這樣的數值就算不穿協同作用服(Synergistic suit)也沒問題呢。」她盯著手中的面板,發出感嘆的聲音。
 
  一騎認識她,她是羽佐間翔子的母親,名字沒記錯的話是叫容子,兩人曾經碰過幾次面,還有打過招呼。
 
  艙門即將關閉,「加油喔。」羽佐間容子語氣溫柔,鼓勵一騎道。
 
  「是。」一騎只能如此說道。
 
  幾乎是一片黑暗的視野中,總士的影像出現在一騎面前。
 
  「一騎,準備好了嗎?」
 
  「嗯。」
 
  「那啟動尼伯龍根系統(Nibelung System)吧。」
 
  「尼伯龍根?」一騎複誦了一遍,他下意識地看向座位左右的靠手前方,那裡有著銀色的半球形物體,一騎一觸碰蓋子,便迅速的自動打開。蓋子深處充滿了鮮紅色的果凍狀物體,而在那團果凍裏頭,有著五個並排在一起的金屬環。
 
  我知道,我知道這些東西。一騎感覺自己的內心騷動著,某些潛藏在腦海深處的東西正逐漸浮出水面。他自然的將雙手插入果凍中,觸感十分溫暖,本以為果凍會溢出來,但看來並不會。一騎把手指穿過果凍中的金屬環,將十個指環套到每根手指的根部,指環開始自動收縮,直到完全嵌入手指。
 
  一瞬間,強力的衝擊感襲向一騎。電流的刺激從指環的位置傳來,設置在座位上的連接器往上推起,帶著強勁的力道,如重擊一般壓在一騎的雙臂、腹部、大腿部位,激烈的痛楚讓一騎不禁大聲哀號,意識瞬間被疼痛感淹沒。
 
  「一騎!一騎!」總士的呼喚聲將意識拉回,一騎緩緩的睜開眼睛,黑暗中,他看見了自己身旁,總士鮮紅色的幻影。
 
  「總士?你為什麼在這裡?」自己應該是在駕駛艙中才對,一騎模糊的想。
 
  「現在我與你進行了腦部的視覺與聽覺的同步連接,」總士說道,「在法芙娜中的你和齊格飛系統(Siegfried System)中的我,此刻是透過腦部的皮膜神經細胞直接產生聯繫的狀態。」
 
  「不過現在因為沒有協同作用服的緣故,要完全連接是沒辦法的。」總士頓了頓,「現在你要最優先考慮的事情,就是和法芙娜一體化。先睜開眼睛吧。」
 
  「眼睛。」一騎看著前方整片黑暗的視野。
 
  「沒錯。」總士肯定道,「法芙娜的眼睛,就是你的眼睛。」
 
  不知怎的,一騎能理解總士的意思,腦中不斷浮現的知識告訴了他,法芙娜的視野機能並非出現在螢幕上,而是直接由他腦部的視覺神經接收。
 
  一騎直接睜開了『眼睛』。
 
  難以置信的寬廣視野出現在一騎眼前,他能同時看見天花板與地面,還有左右側的景象,甚至連斜後方也同時存在於視野中。山羊之眼,一騎想起了法芙娜的眼睛的名字,
 
  一瞬間,一騎了解了,為何駕駛員非得是自己不可,為何不是那些在四周奔走的大人們,而是由身為孩子的自己來駕駛法芙娜。大人們不是不想,而是沒有資格,他們的腦部已經成熟,沒辦法接受這個視野,能夠接受這個視野的大腦,是尚未成熟的孩子們特有的東西。而且,就算在孩子們之間,能接受這些的,一定也只有寥寥數人而已,只有能夠在腦中形成協同線路的人,才有資格駕駛法芙娜。
 
  對自身會變成怎樣,其實並沒有特別在意的一騎。僅僅是為了不能上戰場的總士,為了回應總士的希望,就坐上駕駛艙的一騎。他,正是與法芙娜一體化的最合適人選。
 
  「出發吧,敵人正在靠近。」總士說道。
 
  「恩。」一騎點頭回應。
 
  「第十一號尼德赫勒之門,開啟。」總士大聲發出號令。
 
  「Fafner Mk.XI(Mark Elf),出擊!」
 
  伴隨著出擊命令,已經與法芙娜一體化的一騎感覺身體正逐漸下降。
 
  一騎看著寬廣的視野,突然想起一小時前,在放學後的校門口,真矢那快哭出來的表情,還有奏對總士所說的話。那時一切都還沒發生,除了總士以外,大家還什麼都不知道,奏的直覺卻準得像是預言。一小時,短短的一小時內,就像她說的一樣,此刻的自己已經成為另一個自己了。
 
  不只是自己而已,自己認知中的整個世界,都已經被改變得不留痕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29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CFP
.......一切的一切就像薇爾莉特突然擺出jojo立姿勢一樣讓我猝不及防......

  首掀開頭切場景的這邊其實雖說是缺乏前面的鋪陳但還是可以進行下去,真的出問題反而是覺得在上法芙娜這段,這邊已經將同學們跟男主角男配角的視角分開了,那這時候就該開始開地圖給讀者解釋一下情況,而不是讓讀者也跟角色一頭霧水。

  角色可以一頭霧水,讀者不行,即使劇情推進慢也要讓讀者懂目前的情況在幹嘛QQ。

 突然把一個人給她一把槍就叫人家上戰場,你也開個地圖給她看看情況如何,讓讀者也看看外頭到底發生了啥事情,其他人我不知道是不是看的懂,但我真的很混亂也很難入戲......

  新奇的好奇心在前面可以放著,但在後面就應該收起這種情緒了,該緊張的時候還是得緊張一點////情緒最好是專一點/////






  「這是.......」眼前荒謬的景象讓一齊忍不住瞪大雙眼,「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早上的現實在此時崩毀殆盡,巨大的xxxx降臨在海面上,大的讓人難以置信,從遠方傳來幾聲轟鳴,在怪物身上掀起爆炸,但這彷彿像是蚊蟲叮咬般,巨獸發出焦躁的巨吼,頻幕微微發出震動,

  「接下來的事情只有你能解決,一騎,你必須打倒這隻怪物。」總士說,他的態度非常平靜,也十分堅決。

  「我?不可能的!我怎麼可能對付這種怪物?」聽到總士的話,一騎忍不住跳了起來。

  「這麼可怕的怪物一般人怎麼可能解決啊!」



  「你可以的,不,你必須...(還是你自己寫ㄅ..






05-24 05: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erry87687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流浪人類議題... 後一篇:萊歐斯 序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QAQ
QA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