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第五十六章:瓶中的華格納

作者:苦楝樹│2019-05-24 01:38:35│贊助:6│人氣:287
  第五十六章:瓶中的華格納

  一番隊的隊長室中,修零被埋藏在堆積如山的文件中,裏挺隊的人來來去去,不斷送來整個屍魂界的重要情報,修零必須同時吸收新情報,下達回應與整理建檔,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不能被其他人知道的機密,所以修零只能全自己來。

  爾雅推開隊長室的門,裏挺隊的人看見她,自動的閃開,讓爾雅可以毫無阻礙的跑道修零面前,交上一封被鬼道密封的書信,「佐佐木從流魂街用急件送過來的,希望您能立刻處理。」

  修零狐疑地放下手中的情報報告書,拆開信封,原本疑惑的眉間變得越來越緊,最後從疑惑變成了緊張,他抿著下唇,揮揮手指。

  房間內的裏挺隊們立刻將他們呈交的報告書撤下,魚貫地離開,最後只留下爾雅和修零。

  「上一次接到一樣的報告,是什麼時候?針對修格斯的。」

  「上個月,他們原本還在比較後段的地方傳教,並沒有到道場町這種鄰近選區的地方,而且也沒有提到華格納。」

  「是啊。」修零翻開一本厚重的書籍,那是修格斯教派在傳教的時候所使用的聖典,「原本的教義跟四大貴族或百木華格納沒有任何關係,叫佐佐木再去蒐集他們的傳單和聖典,最新版可能已經加入這方面的內容了。」

  「我們最麻煩的兩個敵人,合流了啊。」爾雅面帶擔憂地說。

  「哼──」修零不屑的的嗤笑,「這樣也好,比起分散在流魂街中要各個擊破,現在聚在一塊反而好對付。」

  「瞧你一輕鬆的樣子……」爾雅無奈地嘆氣,「我很在意他們說華格納會復活的事。」

  「按照過往的慣例,聖典中預言的內容都會被實現,我還在想他們哪來那麼多人力物力,如果有舊貴族派系的支援就能理解了,問題在於他們要怎麼弄出一個華格納來……」

  修零靈光一閃,想到一個非常不好的假設,爾雅臉上露出非常難看的苦瓜臉,看來是跟修零想到一樣的內容。

  修零打開通訊器,「亞奈,幫我接一下技術開發局。」

  過了一會,通訊器傳來令屍魂界所有人都頭痛的,歡快到讓人覺得頭痛的聲音,「呦厚──難得你主動打電話給我耶,是想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壞事嗎?還是又要跟我抱怨你的副隊長太嚴肅了,我剛調出一批很純的春藥,可以用用看,保證馬上變另一個人,我可以像上次那樣打八折。」

  「不要說的好像我跟妳買過類似的東西!」修零忍不住大吼,他朝爾雅看去,對方正用看著髒東西的眼神看著修零,「妳是知道她在場才故意這樣說的吧。」

  「真過分,身為帶領我們的總隊長疑心病怎麼能這麼重呢,你要對人多點信任。」

  「別鬧了我很忙,直接問了,當初妳幫華格納驗屍的時候,屍體有什麼異狀嗎?」

  「這個問題要看你對異狀的定義,一刀切開腹部,死因是臟器破裂和失血過多,以一個有隊長級靈壓的人來說,他的傷口不應該稱為致命傷,但砍下去的那刀靈壓太強,使他的傷勢無法靠靈壓穩定,最後就那樣掛掉了。」

  夜盈形容的時候語調非輕盈,這讓修零感到很不舒服,「死透了?」

  「嗯──」電話的另一頭,夜盈看著自己的收藏品,被做成標本,泡在福馬林內的某顆大腦,「我想應該是死透了吧,就算當時還有一口氣,被我驗完屍之後也死定了。」

  「屍體妳怎麼處理的?」

  夜盈沒有回答,修零覺得有些詭異,他與爾雅盯著通訊器好一會後,修零的傳令神機忽然傳來簡訊的聲音。

  修零打開傳令神機,夜盈傳來一張自拍照,她用她驚人的上圍夾著一個透明罐,裡面有一顆漂浮著的大腦。

  修零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把那張照片刪除,並補了一句髒話。

  「原本把大腦拿出來之後剩下來的打算慢慢分類,結果菅邪里介轟隆一聲就把我的技術開發局炸掉了,這瓶大腦是我唯一剩下的部分。」夜盈頓了一下,接著用嚴肅的語氣說:「所以我絕對不會讓給你的。」

  「誰要啊,噁心死了!」

  修零將通訊切斷,壓著自己腦充血的太陽穴,「很好,至少不會出現華格納其實沒死這個選項,雖然夜盈也可能說謊,不過暫時先排除這個無法判斷的選項吧。」

  「會在道場町傳教就代表他們想對真田出手吧?需要警告一下那個人嗎?」

  被爾雅提醒了修零一直不想面對的事情後,修零的臉露出明顯的不悅,「算了吧,那傢伙那麼厲害,真的出事也能搞定的。」



  斬術課中,依照慣例兩人一組,除了因無限和紅葉不在,而被湊起來的日暮跟權六之外,其餘的人都跟之前的組合依樣。

  「啊咱──耶───喔喔喔──呼──呀──Chesto!」在道場的一角,某物一直發出沒有任何氣勢的聲音,與其說是喝斥不如說是猴子的吱叫,如果是要給人震攝,失敗無比,但若是擾敵戰術,那無疑非常成功。
「御田,不要叫這麼難聽好嗎?會影響到其他人的。」三菱無言的防禦左岸雜亂無裝的攻擊,同時忍著直接把對方打死的火氣跟對方說話。

  「那妳就錯了,這是氣勢,我要在一瞬之間將妳擊垮!」隨後,又是一群毫無效果的亂打。

  「要不是練習,我早就把你打死了……」三菱無奈的擋下對方的攻擊。

  另外一邊,因為數次交鋒,雙方都決定休息的真姬和靜流,默默看顧兩人的交鋒。

  「那個御田啊。」真姬也用不下三菱的無奈神情說,「斬術實在太差了吧,感覺像這輩子沒握過劍一樣。」

  在真姬身後,靜流眼神銳利的看著左岸,聽到真姬的評論之後,收回眼神中的銳氣,溫和的對真姬說:「妳也很在意那個人嗎?」

  「嗯……算吧……該怎麼說呢……」真姬壓著自己的額頭,她感覺加入特殊班之後,這個動作已經變成她的習慣了,「畢竟那傢伙可是除了無限那個二世祖之外,少數會讓三菱用真實的情緒反應的人啊,不知道他們去找鬼道炮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但……自從小時候某個意外之後,三菱就沒有對家人以外的人,表現自己真實的心情了。」

  「原來如此。」

  「學長說『也』?」真姬疑惑的轉過頭,「御田有讓學長在意的地方嗎?」

  「有。」靜流斬釘截鐵地回答,「以前認識。」
 
  「認識?為什麼不打聲招呼呢?你們好像連像樣的對話都沒有吧,有恩怨嗎?」

  「沒有恩怨,但他的氣質和我認識他的時候,差異太大,我一時間認不出來,他似乎也沒有找我相認的意思,所以就維持這種狀態了。」

  「喔──」真姬的興趣被挑起來了,她專注的看著靜流。

  「他是除了我之外,最接近免許皆傳資格的千葉一刀流門生,論入門時間來算,他學成全部奧義的速度甚至遠在我之上,不過幾年前,家中因故而休業了。」靜流語氣平淡的說,完全無視真姬瞠目結舌的表情。

  「噎噎噎噎噎──」真姬激動地指著左岸,「你說那種斬術,是你們最接近免許皆傳的人?」

  「當然不是指現在的他……」靜流有種胃被人打了一拳自己還不能還手的感覺,換做其他人他早就開罵了,但面對真姬,他還是很有耐心的解釋,「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以前給人的感覺像是刺蝟,完全不能靠近,出手也非常狠毒,往往靠一招到三招就能擊倒對手,而且很容易出現傷殘,跟現在的樣子判若兩人,如果不是長相沒有太大變化,我還認不出來。」

  「難道說,為了討好三菱,故意裝出笨蛋和弱腳的樣子嗎?」真姬煞有其事的分析,「真是陰險啊,居然利用我們真田家的女孩子必然存在的母性弱點。」

  換做其他人,靜流早就拿竹劍往對方頭上打下去,讓對方別在說夢話了,但面對真姬,他還是很有耐心的幫左岸辯解,「我想應該不是吧,先不說他為什麼刻意接近真田學妹,在他展現出好感之前,不就一直都是那個蠢樣嗎?」

 「嗯……」即使聽了靜流的說法,真姬還是一臉戒心的看著左岸,「不行,太危險了,還是禁止那個傢伙靠近三菱吧,天哪……那個二世祖的直覺居然是對的。」

  「要不,做個實驗。」

  「實驗?」真姬不解地看著靜流,他的手上拿著一把木刀。

  「阿達──」

  「我受夠了!」
 
  左岸的攻擊終於讓三菱忍無可忍,她瞄準了左岸從頭到尾都沒有掩飾,非常明顯的脇下破綻,毫不留情地砍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個部位超痛的啊!」

  效果不一般,因為毫無防備加上三菱忍了很久,無法控制力道的關係,這一刀的威力遠超過兩人想像,左岸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滾,造成這一切的三菱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真的……這麼痛嗎?沒騙我吧?」

  就在這時,算好時機的靜流,丟出手中的木刀,朝著三菱的腦門直擊而去。

  砰──

  「你幹什麼啊!」真姬激動地拉著靜流的衣服,兩眼有如夜叉般的瞪著靜流。

  靜流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看著被他木刀打中的人,那一擊靜流沒有手下留情,如果毫無防備的被擊中大腦,不只腦震盪,搞不好會造成永久性傷害,然而……

  「啊……好痛,好痛……我覺得我變成白痴了。」被他打中的那個人,還很有精神的鬼叫。

  「御田!」三菱的呼喊,讓真姬的注意力再度轉移到左岸身上。

  「那傢伙……」真姬也吃驚地看著左岸,並在那一瞬間,理解靜流所謂的測試。

  刀丟出去到命中目標,不過半秒,要在中途擋下所花的時間更多,距離三步,躺在地上,左岸卻能及時反應並擋在三菱面前,雖然為了效果故意用頭去擋,但還是提升靈壓好讓自己的傷沒有比想像中的嚴重。

  靜流的手搭在真姬的肩膀上,「失敗了呢,沒能測出他是不是在故意示弱,不過就算是,我想應該也不是不懷好意吧,沒什麼人會為了泡妞,這樣賭自己的命。」

  真姬輕輕的握著靜流的手,「謝謝。」

  「不過。」隨後,語氣變得冰冷且充滿敵意,「這次就算了,要是下次學長在做出會讓三菱遭遇危險的行為,就沒這麼好打發了。」

  「我知道。」靜流收回手,走到牆面拿一把新的木刀,「我也不想看到有才華的後輩受到傷害,我可以跟妳保證,不只是別做出會讓她受傷的行為,我也會竭盡所能的去保護她。」

  真姬面對靜流,撿起自己的刀,擺出架式,露出微笑,那個笑容與靜流過去看見的禮貌性微笑不同,靜流感覺到對方傳達的真誠,和溫度,「說到要做到喔,學長。」

  「當然,我會盡力保護她的。」

  就像保護妳那樣。



  「對了,感覺不是很重要的情報,所以放在修格斯教派之後報告。」掛斷通訊之後,爾雅拿出一台平板,「技術開發局傳來的,之前失守的香取神宮,似乎監測到不正常的靈壓反應。」

  爾雅將平板的程式開啟,香取市周邊的地形投影立刻出現在辦公桌上。

  「從香取神宮失守之後,每天的靈壓反應,我以每秒一天的速度撥放,請看。」

  晴明看著靈壓反應的變化,原本心不在焉還在轉筆的他,放下手中的筆,開始專注的看著投影,最後目不轉睛,直到投影結束。

  「重來一次。」

  「是。」爾雅再度重播。

  晴明這次全神貫注的把投影看完,並在手邊的便條上做好筆記,「妳注意到了嗎?」

  「第一次看的時候不是很明顯,但第二次仔細看,確實能看見,每周約在周三的時候,會有一次詭異的靈壓震盪,靈壓等級不高,但照理來說,哪裡已經沒有東西會發出靈壓了,用靈視圖看過也確定,沒有任何靈靠近香取神宮。」

  「那個地方本來就是重靈地之一,之前沒有靈是因為我們在那佈置了結界,但叛逃死神聯盟將結界破壞之後也沒有修復的跡象,沒靈靠近反而詭異……而且……」晴明將撥放時間放慢到每秒一小時,開始觀察。

  「每次震盪都準確無誤的在零時,說是自然現象也太詭異了。」晴明對這東西產生好奇心,「叫技術開發局持續追蹤,如果這是訊息,要他們解讀出訊息的意思,如果是自然現象,查出這個現象的原因。」

  「是──」回覆指令後,爾雅立刻轉身準備離開。

  「另外。」在爾雅走前,晴明叫住她,「鮟鱇魚計畫,還能追加目標嗎?」

  「你想派人親自確認嗎?」

  晴明沒有回答,而是將目光放在他掛在牆上的斬魄刀。




  完



次回預告:
三個月後,鄰近期末的最後一次白打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29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九兵衛
感覺夜盈已經成為你心中的女主角了,雖然我也沒有特定的角色喜好
但看著修零厚著臉咬著牙去問一個他討厭的人,某種程度上...愉悅!!
另外一點雖然只剩顆腦袋,但這不禁人讓懷疑難道真的就再生不來了?
我的意思是這是技術開發局耶!就算身體被削到只剩一塊肉片我都還會懷疑他們有辦法再生

之後是左岸...感覺這個角色雖然很有隱情,但會真的就是他嗎?那個臥底
畢竟如果他是一個臥底,似乎又有些太令人值得懷疑了,相反的感覺他是另有隱情
知曉一部份這個班級的計畫並另有所圖謀的人,不知道...還需要你來揭曉答案

06-03 00: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 後一篇:淺談FATE大公之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ki20664所有人
我要結婚啦!想要大家來我的小屋給我祝福呀>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8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