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RPG公會】海口的重逢

作者:艾茵‧埃特納│2019-05-23 01:26:05│贊助:1,022│人氣:154


  ⬛ 寶 爺  =  阿拉德
   艾 茵  =  阿芙拉




  【阿斯嘉特南門,某處巷道】


  夜晚,少年辦完了正事,回到了阿斯嘉特城南門的巷道之中。已經有些疲憊的少年,懶得再次開啟魔法傳送陣,這麼一小段路,少年決定還是雙腿力行,走回學院去吧。

  乘著夜風,有一個女人的身影忽現而過,她的髮色十分惹眼,讓少年忍不住將注意力放在對方的身上。


  那個身影有一頭夜色下特別招人注意的銀白色長髮,比月光更亮。她的頭上戴著一頂三角帽。大搖大擺走在路上的海盜在阿斯嘉特可能不少,但女性不多,在綜合上述幾個特徵之後,細數阿拉德認識的更是僅有那麼一個。

  彷彿察覺了身後有一道直視著自己的目光,那個女人回過頭來,一雙藍眼睛夜裡亮得奇異,她朝著少年露出了一個笑容。

  但她的腳步不停,似乎得等少年出聲喊住她。


  「阿芙拉───小姐!」阿拉德邁步向前,「是阿芙拉小姐吧?」不知道幾年沒見過面了,阿拉德心想著,也許自己已經不被對方認出來了,不過阿拉德很確信,海上的女海盜阿芙拉似乎跟多年前一樣,沒甚麼變化。

  「忘記我了嗎?我是阿拉德──阿拉德‧康普拉。」少年緊追在後,覺得這樣實在有些失禮,於是補上了久違了幾年後的自我介紹。

  如今十四歲的男孩,已經是十八歲的男人了。


  少年並沒有被遺忘——被呼喚的海盜回過頭來,再次對他笑,然而腳步並沒有停下,而是轉到了路旁邊的一個攤販。

  是個賣三明治夾各種新鮮餡料的現煎鐵板烤肉攤。她很快就點完東西,倚著攤位設置的椅子跟小桌,指指攤位,「點個吧?」

  讓少年點好了餐,然後再指指面前的空位要他過來說話。


  看到對方在轉角時的對話,少年露出會心的苦笑。對方似乎還是老樣子,讓阿拉德有些放心。雖然是好幾年前的記憶了,不過阿拉德仍然對海盜不按牌理出牌的印象有著深刻的記憶。

  阿拉德不客氣點了一個包著現烤牛肉排的三明治跟紅茶,很自然地在女人的對面坐下了。
幾年不見的少年,仍然沒有追過對方的身高,阿拉德注意到了這回事,但他沒有表示甚麼。

  「好久不見了,阿芙拉小姐……抱歉,在街上這樣呼叫……太久沒遇到曾經遇過的人了,有點情不自禁。」少年露出禮貌地微笑,只是他的微笑多了幾分疲憊跟滄桑。(硬要


  直到少年坐下來,阿芙拉才單手托著下頷,向前倚靠著桌面:「幾年不見?三還四年?我不介意你這麼大聲嚷嚷,倒是你變得禮貌了呢,阿拉德。」語氣不顯生疏。

  時光在海盜的身上不起作用,她仍然如阿拉德第一次遇見的時候那樣的張揚與年輕,似乎連惡劣的個性也沒改變過多少;反觀是少年有了顯著的變化,不論是外表或是氣質,也許能稱之為……成長?

  「聽起來你像是這一段時間都不在阿斯嘉特?你不是在學院唸書嗎。」還記得阿拉德的學校地址就在這座城內。

  「遇上什麼了,嗯?」那樣的氣質與眼神不是學院象牙塔裡的孩子該有的。


  聽到對方這麼說,阿拉德露出苦笑。「單刀直入嗎……阿芙拉小姐還是跟以前一樣。」

  阿拉德望向周圍,露出懷念的表情,「其實我也只不過是離開這裡半年左右……不過體感上,應該至少有五年以上了吧……那是我自己計算的,之後已經沒有心力再去衡量日子過了多久……所以,感覺好像許久未見吧。」

  少年停頓了一陣,又轉頭望向對方,「發生了一些意外,所以我被困在了敵人的魔法空間裡,那裡的時間流動的方式跟外界不一樣……哈哈……」少年補上幾聲別讓氣氛變僵的乾笑,「我畢業的論文裡頭的魔法出了一些問題,所以就落得現在這樣的處境了。」阿拉德試著抽離自己的立場跟感情,輕描淡寫地向對方陳述著。「不過,事情已經告一個段落了。」

  阿拉德沒想到自己會如此明白地向別人告訴自己最近遇到的事情,這些事情對少年來說既痛苦也十分不堪,雖然沒有提到甚麼半年以來都無法入睡之類的詛咒,不過好面子的少年幾乎已經對眼前的女海盜十分坦承。

  也許,是因為眼前的女海盜,曾經見過更加不堪,那個幼稚、不成熟的過往吧。

  「我的事情,大概就這樣……那阿芙拉小姐呢?最近過得如何?」


  「你難道不是因為我跟以前一樣才毫不猶豫地跟上我的嗎?」阿芙拉反問,要是經過這麼一段時間而變得不同,阿拉德或許還會遲疑自己是不是認錯人了。

  「這樣啊。」女海盜給予阿拉德的回答簡直可以算得上是平靜而冷淡,沒有什麼「哇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聽起來很危險你還好嗎」之類,情緒浮誇的回應。

  然而,也許這才是阿拉德所認識的阿芙拉。從來不屑給予虛偽的同情或是刻意溫情的話語安慰。

  就像面對當初幼稚可笑的十四歲少年,阿芙拉沒有取笑,反而激勵他去努力;現在面對飽經磨難的十八歲少年,她表現地仍是一樣,儘管有些不近人情。

  「因為事情告一個段落而回來了,那麼接下來呢?」她問,「有什麼計劃嗎?只是告一個段落,代表遠遠還沒結束吧?休養?還是再繼續追捕你的敵人?」

  比起沉溺於剛剛擺脫的困境,阿芙拉更要少年著眼於現下。哪怕痛苦還殘留餘韻,然而此刻更是一個機會,是屬於少年自己的路。

  不再讓少年不斷回想重溫記憶向所有人報備自己的安好,這是獨屬於海盜的溫柔。

  「還是你知道的那樣。出海、尋寶、喝酒、揮霍日子。倒是這半年間,這個城市又不平靜了。」她笑,習以為常。


  「儘管外貌跟之前相同,也許心境會有變化也說不定吧?」阿拉德聳聳肩,無奈回應著對方。

  「不過看起來阿芙拉小姐這幾年都沒什麼大事,總之……能夠平安就好了。」同時,兩人點的餐點也端上了桌,越過了餐點,阿拉德觀察著三、四年都毫無改變,仍然是清秀模樣的男裝麗人。

  「……這餐就我請客吧,當作慶祝兩人的平安。」阿拉德說著,跟過去比起來,少年已經不像過去那樣稚嫩又手足無措。他只是喝了口紅茶,「至於我的計畫……為了阿芙拉小姐的安全,就不多說了。」看起來毫無保留的男孩也有了一兩個自己的秘密。「並不是小看阿芙拉小姐,只是不想幫你招惹麻煩……或者是不想幫別人惹麻煩。」阿拉德露出狡黠的笑。


  「大概就是感覺又揮霍了幾年的日子。無趣的事情變多了,有趣的人變少了。」海盜口中的有趣,大概不是常人所定義的有趣吧。就像少年也是海盜覺得有趣的一員。

  「呵……」纖長的白皙手掌越過了兩人之間的桌面,指尖輕輕划過少年減去稚嫩,開始展露出稜角線條的臉頰,順著弧度落在下頷,挑起,望著少年狡黠的神情,她笑出聲:「長大了,還會保有秘密耍帥了?」


  原本還沉熟穩重的少年,被對方這樣突如其來的伸手觸碰給完全動搖,阿拉德驚訝又靦腆地挺直身體,反射地避開了對方指尖帶來的刺激。當年細皮嫩肉的小鬼儘管如今還帶著色素稀少特有的白皙膚色外,質地已經粗曠地找不到稚嫩的痕跡。「……阿、阿芙拉小姐,請別戲弄我了。」少年皺起眉頭轉過臉,「才不是耍帥,我是認真的……」阿拉德碎念著,調整著坐姿。

  「要是太小看我的話,可是會吃虧的。」阿拉德如此宣告著,帶著些許的自傲。


  「你這樣看起來可不像你說的。」會露出這般靦腆害羞模樣,說是變成男人還尚早了一點,阿芙拉笑著收回了手。

  「哦?會吃什麼虧?說來聽聽,嗯?」逗弄著少年露出符合年紀的模樣。


  「我好歹也是禮貌的紳士,也只能提示跟警告到這裡了。」阿拉德高傲的回覆著,「點的食物都要凉掉了,你可不是來跟我鬥嘴的吧?」

  阿拉德指著食物,然後拿起了餐具,能把三明治吃得像是一個牛排一樣是少年的裝腔作勢,若是平常的他,大概就只是隨意的包起餐紙就張開大嘴吃了。

  不過在對方打量的視線之下,阿拉德只好繼續維持自己心目中成熟紳士的典範了。


  「還賣起關子了。」阿芙拉轉而拿起面前送上來的鮪魚三明治,「我沒有跟你鬥嘴,小孩子才愛鬥嘴。」她說,是說誰不言自明。

  「三明治也要用刀叉,是你那邊的規矩嗎?」海盜看出了少年強裝的模樣,還刻意地問,要讓少年端不住成熟的架子。

  「我不怕危險。但既然是阿拉德溫柔的好意,我就相信你了?」忽然又說回到剛才的話題。


  「嗯,謝謝。」阿拉德沒有理會對方的調侃,美味的享用著漢堡排三明治,可以好好悠閒地吃著晚餐已經不知道是幾天之前的事情了。

  安靜地進食了一陣子,阿拉德望向女海盜。「阿芙拉小姐,我有事情想問妳。」

  阿拉德放下餐具,十分正式而嚴肅地望向對方,「妳還有打算解開自己身上的詛咒嗎?」


  東西吃了一半,阿芙拉端起自己的紅茶,一邊挑起眉梢,隨意地道:「問吧。」

  意外地抬起視線看向阿拉德,「我沒想到你還記得這件事。」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優雅地啜飲了幾口,才放下杯子,「想啊,但不急。」語氣隨意地好像詛咒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說吧,你在想些什麼呢?」總算認真一點地看著他了,「說實話,我才要聽哦?」


  「雖然沒有十足把握,但我想幫助妳。」阿拉德認真望著對方,彷彿像是一直將這件事情惦記在心底似的,「雖然沒有聽說妳是在哪個海域發生的事情,但我回去有調查一些文獻,在五六百年前的北海,也曾經有過類似的傳說跟詛咒……

  「詛咒的話,除了層級更高的施術者的解咒之外,就只有當時的施術者能夠解咒,或者是轉移詛咒,聽妳的說法,感覺當時的遭遇應該是遇上了神靈等級的存在……所以解咒的話,大概是沒辦法辦到了……」阿拉德一邊理著他的推論,「不過如果是轉移詛咒,也許可以辦到……我在大丹有學到擬似替身的方法,至少依照這個邏輯,如果我能製作出阿芙拉小姐的替身,詛咒就有辦法轉移到別的地方去。」

  「這樣的話,阿芙拉小姐就可以從幾百年中的禁錮中解脫了吧?」認真地解釋完理論,少年抬起頭望向對方。

  也許一開始,阿拉德就已經將阿芙拉當作是「總有一天要解救的對象」之一了也說不定,不曉得這是高傲還是自作主張,少年的眼光閃爍著積極的光芒。


  海盜沒有第一句話就以「這是異想天開」、「白日做夢」來否定了少年想要嘗試的心情。就這麼凝視著阿拉德,聽著他侃侃而談他的推論。

  第一次,被自己視作孩子的對象說出了:「我想要拯救妳。」這樣意味的話語。

  「我好像從來沒詳細告訴你關於詛咒的事情。」阿芙拉說,她當初不過輕描淡寫地一提,有些意外於少年執拗的程度。

  「為什麼想要幫我?」才問出口,阿芙拉就笑了起來,「我忘了,阿拉德一直都是這麼善良的。」

  阿拉德真的知道他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嗎?解開詛咒的真相,對於一個十八歲的少年來說,既殘酷又殘忍。


  「這跟善良無關……」阿拉德皺起眉頭,「不過,幫忙應該不需要理由吧?而且……當年若是阿芙拉小姐沒有救我一命,現在我早就是海上的亡魂了。」阿拉德懷念著當時無力的自己。

  「所以,我一直想著有一天,可以幫上阿芙拉小姐的忙就好了……」阿拉德有些靦腆地說著。似乎也覺得被對方詢問原因,有些難為情吧?


  「就這麼一件小事,還記到現在。真是死心眼。」阿芙拉笑著伸出指尖,戳在阿拉德皺起的眉頭上,「你還記得你當初說過的話吧?創造一個讓所有人都能活下去的世界。我還在等你證明給我看。」

  「我如果直接拒絕你,你肯定不會接受是吧?」按照對少年的認識,肯定不是那種甘心一句話就放棄目標的人。


  「這並不是死心眼,我想對阿芙拉小姐來說,這件事情應該不是一件小事才對吧?」少年不死心地追問著。

  「為什麼要拒絕,妳是覺得我辦不到嗎?還是怕麻煩我……阿芙拉小姐,妳剛才已經先回答過了,妳想要解開詛咒……不是嗎?」


  「我說死心眼,是說你呀。」一直記得海盜救過自己的這件事。

  「雖然不是小事,但也說不上急迫。」海盜顯得不在意,又用指尖戳了戳執拗少年的額際,把他推直背脊,「停——」

  「這件事情呀……由你來做,」海盜看著他而笑,「不適合。」


  「唔、」維持認真而嚴肅的少年這回終於意識到對方正在觸摸著自己,順著對方的使勁阿拉德靠到了椅背上。「不適合?我不懂,不過……阿芙拉若是覺得不急,現在也過得不錯的話……的確是可以之後再提吧?」

  阿拉德嘆了口氣,望向對方,「我真是搞不懂妳。」


  「你真的想知道,告訴你也無妨。只是……」阿芙拉看著面前老成嘆氣的少年,抬手壓在對方的腦袋上摸了摸那頭柔軟的白髮,「阿拉德有一顆太過溫柔的心,這件事情會讓你很為難的。」

  海盜露出了稀有的,甚至可以稱之為溫柔的神情。

  「學會喝酒之前,小孩子就不要煩惱太多大人的事情了吧。」轉眼海盜又露出了那樣惡劣的笑容了。


  阿拉德皺起眉頭,握住了輕撫著自己髮絲的手腕,強硬地放回了桌面上。

  少年眼中帶著些許不滿:「別把我當小孩,我不是小孩子……阿芙拉小姐,即使妳刻意用這種挑釁的字眼,我也會追問的……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意識到自己的手接觸對方的肌膚太久,少年沉默了幾秒,又假裝毫不在意地鬆開了手。


  海盜相當順從地讓少年抓住自己的手。手腕十分纖細,難以想像能夠揮舞得起一把超過兩尺以上的長劍。肌膚帶著夜晚的涼意,就像少年不滿的熱意與海盜滴水不漏的涼感相互碰觸。

  發現阿拉德又默默鬆開手,阿芙拉不給面子地笑出聲,招手向攤位點了兩杯啤酒,然後在服務生端上來的時候將其中一杯推給阿拉德。

  「喝完我就告訴你。」


  「只是啤酒而已,我還以為鼎鼎大名的阿芙拉小姐會拿精靈酒出來招待呢?」受到對方不斷的挑釁,阿拉德也忍不住回嘴。

  阿拉德拿起啤酒,就這樣咕嚕咕嚕地,一口氣地喝光。似乎是很久沒有喝過酒精的飲品了,阿拉德的臉稍微紅了起來,但少年卻不自覺,自從半年多前因為喝酒被魔女惡整過,阿拉德就再也沒有碰過酒精。

  將嘴巴上的泡沫抹開,阿拉德望向對方,「滿意了嗎?」


  阿芙拉不回應阿拉德只是笑。要一個三明治路邊攤餐車拿出精靈酒會不會太強人所難,大概得看老闆是不是個精靈。

  「好吧好吧。」看阿拉德一雙眼睛明亮,有些賭氣的模樣似乎又跟當年那個少年重疊了。

  阿芙拉托著臉,看他:「給你問。想知道什麼就問吧。」


  「不適合是甚麼意思?還有我剛才提出的方法……難道你覺得不適合嗎?」阿拉德直接問道。雖然臉稍微紅了起來,但畢竟只是路邊攤的啤酒,少年的思路依然清晰。

  「還有……讓我為難,又是甚麼意思?」即使成長了,少年依然對著不理解的事物鍥而不捨著。


  「我剛剛說了,因為阿拉德太溫柔了,所以不適合。」阿芙拉托著臉,想想從哪裡開始解釋。

  「我當初是怎麼跟你說的,你還記得嗎?這是用生命換來的詛咒。它只延續了我一個人的命。」過了幾年,阿芙拉也不太記得自己當初隨口一提的到底是怎麼說的了。

  「我不是米德嘉爾特大陸的原始住民。我是從另外一個世界來的。所以這份詛咒跟你研究的,可能很不一樣。」

  「嘿,有點耐心。你的問題太多了,一個一個來。」海盜悠哉地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


  「異世界的住民……?」阿拉德倒是第一次聽說,「我沒聽說過……所以,有可能是不同的理論跟系統……遵從不同的魔法原則嗎?」阿拉德睜大眼睛,一邊思考一邊喃喃自語著。

  「請繼續說吧,抱歉。」阿拉德似乎不介意對方慢慢地說清楚,但是好奇心跟關注卻是越來越濃郁。


  「我不確定,對於魔法理論跟系統,你才是專家不是嗎?」海盜托著臉,笑著看似乎又燃起了求知慾的少年。

  「萊斯柏德,我來自這一塊大陸。」阿芙拉問:「你知道這裡嗎?」

  「那是一塊被海水圍繞的大陸。整個世界只有這麼一塊大陸。她並沒有分裂。然而也走向了自然的滅亡。」

  「在萊斯柏德,我們崇尚自然的武力與肉體的強橫。我們是海之子民。向大海而去,求生赴死。魔法,我們不稱之為魔法,而是秘法或是秘術。這種力量來自神靈遺澤,只出現於遺跡或是上古的器物。會有怪物與巨獸守護,傳說中這些巨獸有的是神靈麾下的僕從,有的則是被懲罰的奴隸,也有是神靈的寵物。或是因為不小心得到力量而異變的怪物……」

  阿芙拉向著面前的少年描述,鋪展開了一個異於此界的神秘風貌。


  「不曉得,關於異世界的研究非常少……世界與世界之間,雖然因果是有一定的關聯,不過若是距離的位面太過遙遠,的確一些根本法則都會完全不同……」少年沉思起來,「聽妳的說法,應該是科技層級與魔法層級都還沒有發展……還存在著神秘地帶的階級,啊,抱歉,我並不是在批評妳的故鄉……

  阿拉德望向對方,然後又低頭,拿起紅茶,喝了一口,看起來似乎是要準備長篇大論。

  「雖然異世界的研究不多,但是有一些相關的紀錄,有許多自稱是異世界的來訪者的一些訪談,幾乎每個世界的共通點……就是在亙古根源都有過【諸神世紀】,也就是說眾神存在與活躍的時代,但是在這之後……神幾乎會因為不同的原因或是理由而消失,剩下的就是其他族群活躍的時代,神話時代殘存下來的【神祕】的多寡以及開發程度,就會變成魔法等級的強度……

  阿拉德換口氣,伸出手比劃著,「看起來從諸神傳承下來的【神秘】在阿芙拉小姐的世界,還沒有被加深利用……

  說到一半,阿拉德突然發現對方根本還沒把事情說完,就自己開始思考跟推論了,少年不自在地移開眼神,「抱歉,請阿芙拉小姐繼續說吧……


  阿芙拉只是笑,不打斷少年的話,後來才搖頭否認:「你說的也不完全對。事實上,萊斯柏德有跟這裡很相近的文明發展。同時我們也有火槍與刀劍。我們有統一的政府,並沒有皇帝,或者是你知道的國王。萊斯柏德的皇室被政府黨派以民為主的旗幟起義推翻。剩下了貴族。」

  「失去國王庇護的貴族,不得已之下選擇與政府合作。簽訂航海契約。成為政府派出海上探險的一員。貴族所擁有的資源是政府迫切需要的。皇室與貴族掌握了那些源遠流長屬於神靈的一部分秘密。魔法屬於貴族,而不屬於平民。」

  「我曾經也是貴族。」阿芙拉說,抽起了放在手邊的長劍給阿拉德看看上面的家徽,卻又輕描淡寫地道:「但是政府一直視我們為眼中釘,後來撕毀了與貴族定下的契約。我的家族包含僕婦管家傭人有幾百個人口被一夜屠盡。」

  「我被打上奴隸的烙印,賣至遙遠的另一海岸。原本是要我在那邊當苦勞直至死亡,後來我跑了,去當了海盜。」說著,阿芙拉撫上腰際的位置。

  發現講得似乎太偏遠了,於是阿芙拉很快把話題給拉了回來,「總而言之,因為海洋太過遼闊,很大一部分的領域,我們未曾探盡。世界卻已經開始面臨滅亡,海水上漲,海中巨獸吞沒漁夫,陸地逐漸稀少,到最後剩下的土地完全不夠人類生存與種植作物。」

  「傳說中,在世界的邊境有個可以離開萊斯柏德的神秘通道。我就是從那裡跨越了世界的位面來到米德嘉爾特的。」


  「原來如此,以米德加爾特的說法,應該是南方的科技程度跟政府體制的發展很快速吧……」阿拉德點點頭,但隨之,聽到對方開始說明自己過去的經歷,少年的表情轉為凝重。

  到現在衣食無缺,甚至連家人都還待在故鄉的阿拉德,完全無法想像對方的處境。他沉默地聽完對方的話。

  「……那,關於阿芙拉小姐遇到的事情……那個詛咒呢?」


  「這麼說也沒錯。萊斯柏德,用我們的話來說,就是人間最後一塊淨土。」阿芙拉發現少年的表情變化,連眉頭都要皺在一起,就用自己的酒杯冰了阿拉德的臉,「苦著一張臉的。」

  「啊、那是我當海盜之後的事情了。」彷彿現在才轉到正題,她露出回想的表情,「應該是我二十幾歲的時候。那時候還太年輕又自負。」

  「現在想起來,有太多的預兆,但我都沒當作一回事。落得如此下場也是情有可原。」她又喝了一口酒,「我們去尋找的是『拉莫特的箱子』。」

  「這個箱子有個傳說。拉莫特是個人名,他的全名叫拉莫特.洛克。傳說中,拉莫特擁有巨大寶藏,寶藏富可敵國,甚至是超越了整個大陸的財富,但是最後他卻攜著寶藏消失在世界盡頭。『拉莫特的箱子』是他所擁有的寶藏裡面最值錢的,甚至比其他都還要值錢。你就能理解為何人們都想要找這東西了?」

  「後來我的確找到了。藏在世界的中心。那裡是一塊樂土。教會所說的至高的天堂。卻是死亡的地獄。」

  「寶藏藏在一個水下洞穴。洞穴中有一個寶藏箱。那個箱子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條項鍊。接著就遇到守護寶藏的水怪襲擊。我全身的骨頭都被打碎了。但是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回到了水潭邊,而我也毫髮無傷。整艘船只剩下我。」

  「你現在會召喚火球吧?召喚一個,或是傷害程度高一點的。」阿芙拉忽然說,摸不清意圖。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幹甚麼?」聽到對方突然點名需要自己的看門絕活,阿拉德有些困惑,但也有些滿不在意。「傷害程度高的……那好,你不要接近喔。」

  也許是為了炫耀,阿拉德並沒有使用他已經使用成習慣的白焰,而是集中注意力,召喚出在火球術之中溫度最高、最難以控制的藍焰火球。

  藍色的火球與空氣摩擦出火花,阿拉德為了避免波及人,另一隻手又召喚出了魔法防壁……同時施法與藍焰火球,這些都是四年前的自己完完全全無法辦到,如登天難的技術。

  「他有接近三千度以上的高溫……阿芙拉小姐,這個火球連我的魔法防禦都支撐不久,你打算要做甚麼?」


  海盜此時此刻才終於明確感受到了少年的成長。不論是外表、氣質,還是所擁有的魔法都有了顯著的進步了。少年真正踏行在變強的道路上,不偏不倚。曾經在小船上稚嫩的少年,如今也是能獨當一面的魔法使了。

  「你變強了,阿拉德。」阿芙拉揚起笑弧,真心誠意地稱讚。

  「你只要控制好別傷到旁人,讓城衛隊來找你就行。」阿芙拉說著,卻將手伸向了那顆散發著灼燙高溫的炫藍火球。普通人要是把手指伸過去,大概要燙到連皮肉骨頭都化成灰吧。

  還沒碰上就發現海盜的指尖都被溫度給燙紅,證明此時她的身體似乎與常人無太大差異,仍然會被灼傷,阿芙拉收回手,「今天沒戴手套。給你看看。」

  在少年的面前,那隻白皙的屬於女性的手,開始出現異變。那是一種看了讓人怵目驚心的變化。一片一片閃爍著幽暗光芒的詭異暗藍鱗片從手背生長而出,逐漸蔓延至指尖與手腕,燙傷瞬間治癒,纖細骨節抽長漸寬,指甲迅速增生,鋒利如黑色尖刃,隱隱約約有一點妖異暗紅,似有帶毒……

  海盜幾次收握拳頭、活動手指。那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的手,而是某一種不知名生物的利爪。

  她再一次伸出手,用著那隻異變的手握住了藍焰火球,捏在掌心裡,火焰燒灼,鱗片熠熠發亮,她卻毫髮無傷。
  

  「……!」阿拉德有些訝異於對方的變化,驚訝的模樣顯於形色,也許是怕覺得失禮,阿拉德很快地低下頭凝重地望著。

  「阿芙拉小姐……詛咒,讓你轉換成另一個物種了嗎?」阿拉德手掌鬆開,讓施展的消失。「應該……真的沒弄痛阿芙拉小姐吧?」溫柔的少年忍不住又問,他目不轉睛地望著那隻奇異的手。


  「是啊。」火焰消失了,阿芙拉也收回手,在眼前來回翻看,接著伸到了少年的面前,「要摸看看嗎?」

  「小心一點。指甲跟鱗片很利。別自己傷了手。」她說,然後笑著搖頭:「沒有,會因為受到的傷而強化,最後就可以抵擋更炎熱的高溫。」

  「只有一部分的變化還在我的控制範圍,如果徹底改變的話,我就會失去理智了,變成沒有人性的怪物。」
  

  「如果阿芙拉小姐遇到創傷……就有可能會因為詛咒的關係轉換而暴走嗎……阿芙拉小姐,你不應該做海盜……這麼危險的事情,萬一遇到強大的敵人,你有可能會因為負傷而變成……

  怪物?阿拉德不知道該如何定義。

  少年皺起眉頭,「所以……這樣不是更應該急迫解開詛咒嗎?」


  「不是。」阿芙拉搖頭,「不好奇?給你做魔法研究也很有意思吧?」她轉了轉手腕,掌心朝著他。

  「我可以自主控制變化的程度。受傷會變強是因為我不斷的在進化。但限定於這樣的型態。」她說,「以現在來說,我仍然還在人的範疇。所以有心的話,現在的我是能夠被殺死的,不過還有個前提就是。至於受傷的痊癒速度則會受到異變程度的影響。」

  阿芙拉抬起利爪往自己的右手一劃,裂開一道長痕,鮮血遲了幾秒瞬間湧出滑落,然後又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緩慢復原,「我的血有治癒效果,也是這個緣故。」

  少年又看著那隻手漸漸退去鱗片與尖爪,骨骼縮小重新恢復成了人類女性的模樣。而右手的傷口則因為變回原樣,恢復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我做了一輩子的海盜,也只打算作個海盜。」阿芙拉不讓阿拉德再勸說,而是繼續道:「然而,還有一件事情。」
  

  「嗯……」阿拉德點點頭,不會再勸說對方,畢竟自己身為魔法使也走跳在危險之間。

  少年沈默,繼續聽著對方說明。


  海盜越過了面前的餐桌,忽然伸出手將抓住面前的少年,將他攬進懷裡,在少年開始奮力掙扎之前,搶先一步道:「你聽。」

  阿拉德耳畔所貼著的那個胸口非常的安靜,出乎意料地安靜-—這麼安靜的只有一種人,亡者。
  

  「欸?妳、唔……」阿拉德被對方的指示中斷了掙扎,在對方胸前才終於冷靜下來聆聽著,在少年耳中,只傳入街道外的吵雜跟攤販活動的聲響,最後……阿拉德只聽見了自己瘋狂跳動的心跳聲。

  「……沒、沒有心跳……」阿拉德緩緩開口說著。


  阿芙拉從少年的頭頂上方發出哼笑聲,這個時候安靜的胸腔裡似乎又能聽見微弱的跳動聲了。

  「我沒有心臟。」她說,鬆開了抱住阿拉德的雙手,「現在在這裡面的,是我製造出來的替代品,你可以理解吧?用魔力製造出來的替代品。解除詛咒的話,裡面就會空了。」

  「我真正的心臟不在我的手上。」
 

  「漂泊的荷蘭人……」阿拉德喃喃自語著他曾在書上看過的傳說,少年狼狽的退後幾步,還有些未平定的望著對方。

  「那,你的心臟……還在另一個世界嗎?」


  「漂泊的荷蘭人?」阿芙拉問,望著少年忽然失去從容冷靜的表情,伸手捉住他讓他站好,「不,在這個世界。但在一個我也不知道行蹤的人手上。」
  

  阿拉德站穩腳步,急忙拉開自己跟女士的距離,「在誰的手上?找回心臟的話……不是就可以試試看我的方式解開詛咒了嗎?」

  阿拉德不死心追問著。


  「在我的首領手上。那是一個很閒散的組織。有需要時,我為她賣命,最後她能替我實現一個願望,非常龐大的願望。但是她無影無蹤,我也找不到她。她也不會還我。」

  「找回來,一切就都結束了。」阿芙拉說,「既然找不到她,這件事情就不急。」
  

  「是甚麼樣的人物,能夠帶走你的心臟,又能夠實現你的心願……」阿拉德緊迫地追問著。

  「…………」但說完,阿拉德又嘆了口氣,「總之,妳很滿足於現況,是這樣沒錯嗎?」

  「那麼看來就是我多管閒事了。」阿拉德無奈地表示著,似乎在一瞬間,似乎已經看開。


  「是我給她的。當時覺得留在身邊沒用就給了。」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阿芙拉聳肩,「我也不知道。但不是我跟你這樣的人。也許是超越神靈的位階吧。」

  「我也沒什麼心願,至少目前還沒想到什麼是我想要又得不到的。」語氣自負,看著少年嘆氣似乎理解了什麼,她又笑:「你要這麼說也沒錯吧。」

  「至少我想,活到看見你改變這世界的時候。」
  

  「……」聽到對方這麼說,阿拉德陷入了沉默,「我明白了。」阿拉德露出無奈的苦笑。

  「竟然說沒有甚麼心願……阿芙拉小姐的事情,的確是我見識太淺,又過度自作主張了。」少年的話語裡夾雜著些許不滿。少年望向遠方,「改變世界……嗎?」

  少年輕聲玩味著這句話,然後緩緩地轉身。

  「今天很高興遇到妳,阿芙拉小姐……感覺飄零在海上的那段回憶,非常的遙遠。」

  「不過見到妳,就好像確認了那段遭遇並不是我的白日夢。」少年輕輕勾起嘴角。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還是跟以前一樣待在學院,如果妳要找我,就到學院前吧。」


  「等哪天我找到一個很想要又得不到的寶藏,那大概就是我的心願了。」海盜露出了肆意張揚的笑容,追逐永不停歇。

  「阿拉德有這份心意已經讓我受寵若驚了?」阿芙拉笑起來,似乎不以為意,這樣子努力對著別人展露好意的少年呀,「才是我認識的阿拉德。」

  「你還留著胸針的話,也能聯繫得到我。不然就到酒館來打聽我吧。再帶你去海上兜風。」雖然一直取笑阿拉德還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她很明白事實截然相反。

  阿芙拉離開餐桌邊,望著面前已經逐漸成長為成熟男人的少年,喊住他:「阿拉德。」
  

  「嗯,那個胸針我一直有好好保管著,雖然大概上面積了一點點灰塵吧……」少年有些心虛地回憶著因為離開學院半年而變得堆滿灰塵的房間。

  正打算禮貌告別,少年被對方的出聲叫住。

  「嗯?」


  阿芙拉幾步上前,雙手捧起了少年的臉龐,低聲呢喃著模糊難解的語言,在他的額上落下一吻。

  「再見,阿拉德。」
  

  「……呃!」少年踉蹌退了幾步,「阿芙拉小姐!你……從剛剛開始就……一、一直戲弄我!請、不要這樣子!這是最後一次警告了!」少年終於沒辦法再忽視對方一再地逗弄,紅著臉,氣呼呼地抱怨著。

  少年怒視了一陣子,又甩甩頭轉身過去,「……算了。」阿拉德摸摸額頭,有些困窘又羞怯,「請妳別對每個男人都露出這種輕浮的態度,這樣很危險的……萬一對方心存惡念……」少年擺出說教的嘴臉碎念的,然後甩起斗篷,就這樣轉身離開。

  「……再會。」


  「傻小子。」阿芙拉大笑出聲,搖搖頭不出聲解釋,目送少年碎碎念著轉身離去。

  海盜頭也不回地離開。


End.


  Photo:寶爺
  Title:寶爺






  呼呼呼!謝謝阿寶邀串!
  這是三年後阿拉德與阿芙拉重逢的串!
  隔了三年當初的少年也變成了一個擁有肩膀承擔責任的男人了!
  感覺時間過的真快啊啊~
  看好你!阿拉德少年!
  三年前後都碰過面,感覺也像某種緣份,特別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18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RPG公會|阿芙拉‧海雷丁|阿拉德‧康普拉|對串紀錄|海口的重逢|不眠的魔法使

留言共 6 篇留言

寶爺
阿芙拉性騷擾阿拉德 檢舉 ><

05-23 01:28

艾茵‧埃特納
><吃案!不給檢舉!05-23 01:29
電擊の馬猴燒酒
消波塊的重逢

05-23 01:34

艾茵‧埃特納
怕!填在阿斯嘉特港口嗎05-23 01:38
洛伊絲·無薪假模式
可惜三年後還是單身

05-23 01:40

艾茵‧埃特納
18歲還年輕!有機會……!05-23 01:57
顏世紀
兩人快樂又逍遙的消夜文[e13](鬧
有鐵板烤肉還有暢飲啤酒......

05-23 02:05

艾茵‧埃特納
道雷是不是也想來吃消夜![e38]05-23 02:08
顏世紀
大概比較想來......
不對,他吃不到消夜的,幫QQ

05-23 02:14

艾茵‧埃特納
比較想來甚麼(?
幫QQ,那不吃宵夜可以玩別的(?05-23 02:25
顏世紀
然後不得不說兩位的互動實在很有趣[e29](讚許意味

05-23 14:58

艾茵‧埃特納
姐姐欺負人(?05-23 15: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cc40977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RPG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艾特諾法斯特戰記】 (9)
【魯伯特軼聞集】 (1)

【RPG公會】 (11)
指間流沙(角色個資) (12)
泛黃紙卷(相關設定) (9)
框中記憶(公會活動) (79)
借書滿架(短篇小說) (33)
筆尖細描(繪圖創作) (36)
命運交會(對串記錄) (42)
斷簡殘編(相關資料) (17)

【東京雨雪與南法陽光】 (1)
如果是這樣的未來 (5)
手指與海馬迴的共舞 (1)
浮光幻影的18才 (5)

【妄想系作家與責編的二三事】 (1)

【HGWS】 (4)
公主.天使 (2)
騎士.野獸 (22)

【詩與歌】 (1)

【台北森林】 (1)
【恰逢日光】 (6)
【重言輕諾】 (1)
【凱風自南】 (0)
【只道尋常】 (0)

【七號郵局】 (2)

【Lucciole Town】 (4)

【Infinity Moon】 (3)
通告行程 (13)
日常生活 (3)
工作規劃 (0)

【SilverCarnival】 (4)
通告履歷 (51)
生活甘苦 (10)
工作行程 (11)

【角落】 (2)

【COC】 (27)
阿黛菈.狄菲斯 (1)

【DND】 (1)

【妖夜綺談】 (3)

【神璽之恩】 (3)

【閣樓裡的二十三封信】 (1)

【百題故事】 (12)

【歡樂慶典】 (0)
春神祭 (2)
我與副侍衛長的二三事 (0)

【勇造穿搭】 (3)

【即興揮灑】 (2)

【凝墨流彩】 (3)

【短文】 (90)

【隨筆】 (68)

【蒔茵草堂】 (3)

【細緻生活】 (4)
【年度回顧】 (11)
【紙上筆跡】 (14)
【輕聲哼唱】 (10)
【盒裝珍藏】 (13)
【瑣碎細語】 (89)
【塵封紙簍】 (22)

未分類 (181)

summerharuko大家
發新圖囉~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