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惡魔、殭屍與魔女的飛舞 第3話,夢境之約

作者:塞奧提亞│2019-05-22 21:57:46│贊助:506│人氣:255
  黑暗,還是黑暗。
  與那位仁兄訣別後,立即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窘境。不管我怎麼喊叫,甚至要扯碎喉嚨──

 「試問,不可或缺
  乃是何種事物?
  黑白般清楚辨別?
  如魚水彼此交錯?」

  誰?是誰在跟我說話?

 「答非所問,
  蠢話連珠,
  動動腦,
  轉轉頭,
  隨即見光。」

  難道你就是他說的「那傢伙」?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慾望啊!慾望呀!
  你的名子是男人。
  抱艷麗女郎入懷中,
  搶金銀珍寶進掌中,
  佔名譽榮耀吞肚中,
  即使身形臃腫;
  甚至容貌崩毀。
  那又如何?那又怎樣?
  女人更愛西門慶勝潘安
  濕潤的床比容顏更舒暢
  世人皆需銅板勝烏托邦
  乾扁的肚皮撐不起主張
  凡人看重匾額勝履歷欄
  因王八之氣易使人眼盲。
  諸多好處,千百萬種
  我的名子是慾望,
  只需動動嘴、搖搖手,
  立刻就能實現。」
 
  所以……你到底是誰?是惡魔嗎?
 
 「這是好問題?
  好問題讓答案深刻;
  這是爛問題?
  爛問題使慧根飢餓。
  我是蠅王?是破壞者?是傲慢者?還是說謊精?
  這種問題微不足道,
  大自然對語言猶如表象般藐視,
  總是趨避一切外表,
  只探討其深奧本質。
  白馬非馬亦或馬?
  總自有道理,
  生之一切,終歸毀滅,
  如此,不如不生!
  煩惱、爭執,所有罪行
  由此而生──罪惡!
  都是我!就是我!
  拿手絕活的行徑。」
 
  不打算公布自己的名子……是因為不信任我?
 
 「心之所向,
  望向何方?
  求天問地,
  汝,可有方向?」

  既然問不出所以然,我就照著他的意思對話下去吧!一死了之,也許是個不錯的想法,我這麼向他傳達。

 「生無可戀非易事,
  呱呱墬地死神隨,
  長大茁壯耗時日,
  豈可輕生求成屍?
  謊言!大偽之言!
  晝夜交替,
  多少分秒。
  機會處處是,
  衝動時時有。
  見食不食,
  卻喊飢餓。
  如午夜瘋犬,
  嘯天及吠月。
  見獵物只吞咽,
  坐等它送進嘴。」

  要不我現在就死給你看?我這樣說。

 「後悔沒藥醫,
  請人買白包,
  灑錢找樂師,
  左敲魚念誦,
  右哭天喊地,
  無可挽回,
  只求神蹟。」

  這是他的諷刺,雖然聽得不是很痛快……但是,我說要死也真的就只是嚇唬他而已。或許,有些人會稱我這種狀態為膽小鬼,要死不敢死;要活下去也沒什麼慾望。總之,就是個廢人。
  
 「徬徨如路邊小犬,
  悽慘如白蠟雕像,
  汝將是我等主人?
  汝將是我等主宰?
  可笑!可悲!嗚呼哀哉!」

  我很能理解他的感受。這就像結婚──當婚後才發現另一半的真面目時,那種受騙上當的無助感。對於勇氣不足的人來說,無法下定決心離婚,只能繼續將錯就錯,或許心裡頭還有一絲期盼、幻想,日子久了就能習慣;日子久了他會改變。

 「先上車後補票,
  先買票再上車。
  兩者可大不同,
  汝是何者?可有自知?」

  難不成我是前者?

 「正是如此!」

  何以見得?我可沒對你做什麼啊!

 「前任始亂終棄,
  妄自使我嫁。
  怎知對象是個頹廢佬!
  無欲無求、無知無腦,
  寺廟的老僧
  路邊的老漢
  都比你有魅力。」

  聽你這麼一說,我還挺受傷的。雖然,我不是什麼人物,但也沒這麼不值吧?好歹……也有人想對我告白過!

 「誰?是哪個誰?
  天堂有路不走,
  地獄無門卻闖。
  蠢也!笨也!」

  青梅竹馬!是我的青梅竹馬。

 「百聞不如一見,
  都說蠢會傳染,
  隨花開闔漸強,
  今日見得,甚好!甚好!」

  不允許你這麼說她!就算我這人怎麼樣,她可沒你說得這麼不值!

 「汝還有牽掛,
  無慾且無求,
  自欺欺人罷!
  青梅竹馬,
  兩小無猜,
  童言童語,
  立下誓言。
  日月為監,
  天地為證,
  海誓山盟,
  至死不渝。
  可歌可泣,
  泣涕如雨!」
  
  我們可沒有從小就立下婚約之類的約定,倒是......倒是.....有做過要彼此互相扶持的約定。畢竟,小時候的我早就知道,彼此就算有心,家庭背景等等都不可能讓我們走到一起的。
  
 「未知且未分曉,
  竟自暴自棄?
  可悲愛你的女人,
  可憐愛你的女人。
  不如養隻貴賓,
  見人不吠,見危自保,
  至少能討個歡心。」

  不然你說要怎麼辦?有自知之明才是最好的。不會不自量力、不會白費功夫、不會遭致禍害,更不會以後悔為餘生。

 「世間本就非童話,
  生老病死乃常態。
  老者面容,歲月摧殘
  訴說痛苦居多,
  幸福快樂鮮少。
  為何而生?如何生?
  糾纏人世千百年,
  聖賢絞盡腦汁,
  英雄以身作則,
  凡人渾渾噩噩。
  該當如何?
  這是個問題,
  是個蠢問題,
  爛命一條,
  七十八九,
  好壞後人評,
  你也不可知。
  該當如何?
  顯而易見。」

  該當如何?該當如何......我、我能有這資格?鑄下大錯──無法挽回的那種……我還能有這資格?

 「資格?
  世間本無有,
  獨創於人間,
  欲問其真曉,
  不如睡大覺。」

  你是說──我還有這個資格?還能去追求自己的未來?

 「蠢材!笨蛋!腦包!」
  
  難道不是?

 「本就無此物,
  徒添煩惱罷!
  朝陽思慮該不該升,
  因其造旱而成災;
  冬雪憂心該不該降,
  因其造雪而成災?
  生而自由,所生之果,
  自行承擔,此乃真諦。
  魚水交歡,下種生子,
  願打願挨,怨不得人。」

  所以......我該怎麼辦?

 「順從慾望,
  心之所向,
  帶往前方,
  無須懼怕,
  無論好壞,
  天堂地獄,
  終有歸宿,
  塵歸塵,
  土歸土,
  莫若如此。」

  屁話連篇!說實話,我還真受不了你這種裝模作樣的說話方式。

 「吟詩唱曲真性情,
  深淺收放任你挑,
  販夫走卒,
  博士貴族,
  不問貧賤,
  只求娛樂。」

  好、好、好!你高尚、我低賤;你雅致、我俗氣,這樣可以了吧?但話又說回來──你一直糾纏著我到底有何貴幹?說了一堆,是不是要我當你的宿主?

 「好心被狗咬,
  還往臉上騎,
  辛苦無回報,
  心酸誰人知?」

  好──你有什麼要求,說吧!我仔細聽。

 「這才使人歡喜,
  我希望,和睦相處,
  尊重、包容、友善。
  為了把你的枷鎖解除,
  我扮作說客至此,
  穿著繡金邊的紅袍,
  披著厚實的錦緞外套,
  帽上植入根雞毛,
  腰間配把鋒利的寶劍,
  我要爽爽氣氣地奉告,
  你也做同樣打扮;
  讓你自由解放,
  去把人生滋味品嘗。」

  夥伴?不,聽起來更像是引路人。你要讓我品嘗什麼?罪孽的十字架已拴住我的四肢,失去親人的痛已奪走所有感官,諷刺之鞭一下又一下地抽走希望......你說的那些,我其實不是很想去了解。

 「唉!唉!
  你已破壞
  美麗的世界。
  拳頭好厲害;
  世界已崩潰!
  是神把它摧毀!
  我們須
  清除廢墟的瓦礫,
  我們為
  消逝的過往嘆息。
  堅強的凡間之子,
  把人世
  重建得更輝煌,
  把它矗立於你心中!
  需心情輕鬆,
  開拓
  新的生活,
  讓新的樂章,
  在你耳間傳誦!」
  
  你根本就是魔鬼!勸我力行尋樂來當解方?勸我忘掉一切?瞧!說得多聰明、多狡詐!

 「快樂是痛苦的孩子,
  巨大持久的苦勞行,
  換來彈指刻的愉悅;
  一杯美酒,一百元整,
  一天工資,一天辛勞。
  勸你力行尋樂,
  我要勸你
  去遍歷人世,
  別讓血滯心枯,
  要脫離孤獨。
  不要玩弄你的悲傷,
  它像禿鷹般啃食生命,
  即使你自暴自棄,
  也並無感到離群。
  你如想跟我一起
  到世間閱歷一番,
  那我也心甘情願
  立即聽你的使喚
  做你同伴。
  你中意,
  我就做僕從、做奴隸!」

  你這樣待我,我該何以為報?

 「來日方長,
  如此猴急?」

  不行!這聽起來是我占盡巨大好處卻沒有一丁點代價,這太不尋常。況且,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請你講明條件。

 「人世航行,
  讓我目睹相形自慚
  更為美麗的事物,
  就算你贏;
  倘若你悠然躺在睡椅
  被我用甘語哄騙住
  感到怡然自得,
  被我用享樂迷住
  了解享樂之真諦
  並為之傾倒,就是你的末日。
  來世──永世都得為我服務!」

  來世嗎?可能就像那傢伙說的那樣……根本就沒有這種東西存在。細細思考一下,好像也對!如果砸爛這個人世,就會有另一個世界誕生。如此,大地湧出我的歡喜,太陽照出我的憂思,有朝一日我跟它們分離──管它會有什麼變化!管它將來有沒有愛憎,管這個世界將來有沒有上下之分,我全都不管了!

 「汝有此心,就可大幹。
  但三思而後行,
  雖迂腐可陳,
  卻也管用。」

  如果我真像你所說,為你所展示的一切傾倒──那時,我也情願毀滅,那就讓喪鐘敲響吧!你的職務就將此告終,讓時間停止,指標垂降,以我的一生作為賭注。

 「以血為證,
  以魂為契,
  我將為汝之僕從,
  聽你使喚,無休無止。」

  這樣就好了嗎?將下來該怎麼辦?

 「朋友,在這之後,
  你將會獲得超脫的快感,
  超過單調的一年光陰,
  溫柔的精靈發出歌唱,
  給你變來美麗的景象,
  絕非空虛的魔術把戲。
  你會嗅到一片芳馨,
  你會感到口舌生津,
  觸覺也會忘其所以──」

  陰暗的屋頂,
  請你們開放!
  讓藍天綻放
  親切迷人地
  向室內探望!
  昏昏的烏雲,
  請你們退下!
  讓閃亮的星,
  柔和的朝陽,
  溫暖這心房。
  瞧眾位天使,
  美麗的身姿,
  躬身而光降,
  又飄然遠翔。
  你心中嚮往,
  快快要追上;
  他們的衣帶,
  飄去又飄來,
  掠過了原野,
  滑過了圓亭,
  亭裡有情人,
  在沉思出神,
  要相愛一生。
  圓亭接圓亭!
  藤蔓啊──豐盛!
  葡萄啊──繁生!
  倒進榨汁機,
  注入大桶哩,
  酒泡啊──盈盈!
  流成了小溪,
  浸濕了純潔。
  高邁的岩石,
  拋撇在腦後,
  如笑的青山,
  匯合成明湖,
  成群的鳥兒,
  啜飲個酣暢,
  向太陽翱翔。
  光明的島上
  島影在波間,
  明滅地搖晃;
  歡呼的合唱,
  聽得很清朗,
  還看到遠處,
  有人在跳舞,
  大家在露天,
  快活地消遣。
  其中有些人,
  爬越過小山,
  另外有些人,
  遊到湖對岸,
  還有人飛行;
  全熱愛生命,
  全憧憬遠方,
  愛悅的星光──
  啊!神恩浩蕩。

 「夠了!夠了!
  他已聽不到,
  已沉沉睡去。
  你們忠實讓他睡去,
  美夢伴他,趕走惡夢。
  爾等往後,
  捲起袖管,
  打起精神,
  新一輪的賭博,
  已經開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15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GN20022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評文《當年未能結束的躲貓...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han1031客官們
小說昨天更新,今天宣傳一下,歡迎來看看咳咳咳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