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禮魂人-讚歌(五)

作者:緋色漣漪│2019-05-22 19:36:01│贊助:0│人氣:12
  燈泡淡黃的光,充盈了整個小房間,一張小巧的單人床位在房間的角落,除了花紋圖樣的棉被和枕頭,還有兩顆可愛動物造型的抱枕;距床尾兩三步的距離,有一組打磨得平滑的書桌,幾片木板架成書櫃,幾本厚厚的教科書、幾冊薄薄的樂譜、幾本消遣用的小說和散文集照分類排好,亮得發光的桌面有一小盆觀賞用的小仙人掌,桌下則有三格可拉式的抽屜;在桌旁,黑色的支架撐起一個電子琴,前方的譜架,擺著大部分空白的五線譜。整個房間略顯擁擠,卻整理得有條不紊。

  一名少女坐在電子琴前,音源線延伸到她頭戴的全罩式耳機。她時而腳像打著節拍,十指在黑白相間的方格上躍動;時而趨身向前,提著原本放在譜架上的鉛筆,在五線譜上寫著。

  十二月就要小成了,雖然好友說並不用急著寫出來,但第一次創作,讓李萍有點興奮,靈感源源不絕。

  她的家人對她很好,雖然父母工作很忙,很少有一同在餐桌上吃飯,但不曾讓她在生活上有任何的委屈--從小便讓她學了喜愛的鋼琴;在確定錄取遠在安城市的明成大學後,也毫不吝嗇地給她租了一間,足有一房一廳一衛的單人套房,只要搭二十幾分的捷運、走五分鐘的路便到學校,交通很是便捷。

  進到大學後,也交了很多朋友,一年以來,日子過得很充實、很開心。

  她想要表達些什麼,或許是感謝吧?她自己也說不清楚,僅憑話語,沒有辦法完全表達出來。但藉著旋律和歌聲,似乎就可以很好的表現出來了。

  今天正好上早九課的教授,出國開研討會停課一週,她打算趁這段空檔多少寫點東西,中午再到學校跟同學吃飯,上下午的課程。

  啪--!從客廳傳來一聲響亮的聲音,擾亂了李萍的思緒。

  大概是什麼東西掉下來了,坐著也有一段時間,起來走走也好。

  李萍站起身來,打開半掩的房門,走出門外往右偏頭一看--客廳的中央,一名蒙著面、身著黑衣、身材約是中等男性身材的人跟她對上了眼。

  驚叫著「有小偷!」的李萍,扭頭便是往反方向的大門跑,一陣恐慌席捲而來,讓她一時慌了手腳,沒有先轉開門鎖。

  被門擋著的李萍,轉頭看黑衣男已經一個箭步,即將要跑到她面前,手上的小刀要刺了下去,趕忙招架的左手硬是挨了一刀,熱辣的劇痛貫徹全身。黑衣人想接著補第二刀,她顧不得疼痛,咬緊牙,讓雙手抵住握著刀的手,然而黑衣人的另一隻手,掐緊了她的傷口,讓她痛得鬆手,亮晃著光的刀鋒,無情地插進了李萍的喉嚨深處……



  「為什麼,會遭遇到這種事?為什麼,偏偏是我?還有很多事沒來得及做,為什麼偏偏是我遭到這種罪?我恨,把我殺死的兇手;我恨,這個世界的不公。明明我不曾做錯過什麼……」

  在她甦醒、回到現世之前,她眼中的世界,或許就如同「堺」一般--盡是渾沌,黑得深邃,沒有任何的光亮。

  李萍摸了摸脖子,沒有任何的傷口,手上也是。剛才發生的事,仍歷歷在目,真實得不像只是夢而已,但是這個陌生的所在、眼前這個陌生的男子,又該怎麼解釋呢?

  「真是見了鬼了!這種狀況該怎麼應對?」男子的聲音,在她腦海中迴響,那也彷彿正是自己的想法。

  「這裡是我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妳在這裡。」

  如果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一場夢的話,何時才會醒來呢?

  那短暫、惴惴不安的沉默中,無常突然地出現,卻徹底打破了她不願承認的--自己已經身亡的事實。

  在那之後的夜晚,直到隔天的早晨,這個叫李應魁的男子的想法不斷傳入她的腦海,雖然毫無條理可言,但大致偏向不願意的成分居多。

  說得也是,他們本來素不相識,她又怎能去勞煩這個正在為此煩惱的人?李萍曾想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讓他不用再多餘的擔心,這本是她自己的問題。

  但死亡的打擊,想平撫又談何容易?無力地倒在地上,看著自己身旁的鮮血流淌愈遠,意識愈顯模糊,最終眼前宛若彩色玻璃漩渦爆炸,瞬間黑暗--僅僅是想起片段,當時撕心裂肺的痛楚彷彿重回李萍身上,痛得讓她窒息,淚水湧出,連假裝沒事都沒有辦法。

  這樣的死亡,有誰能坦然接受?但任憑自己的埋怨、憤恨宣洩,爾後只是讓自己的悲痛又多添幾分,無濟於事。要說遺願,她想復活,但早在那一天的深夜,無常便跟她說了,死者是不能復生的。那僅僅是靈魂的她還能做什麼呢?

  李萍渴望唯一能跟她對話的應魁,可以再跟她說些什麼,但在關於心靈感應的對話後,李應魁的想法便不再傳進她的腦海中,但很明顯地,他相較之前又更加的苦惱了。李萍無法啟齒,她知道應魁煩惱的來源,便是自己,她不想提出任性的要求,只能跟以前一樣,自己默默地承擔下來……

  「……生命突然結束,她會有多麼錯愕、多麼悲痛、多麼埋怨,恨這個世界的不公。」李應魁逐漸激昂的聲音,將她從負面情感的泥沼拉了回來。眼前是應魁和疑似他父親的成年男子,正相向而坐著交談。

  簡單幾句,真誠而感同身受的話語,讓李萍心頭一暖。明明是沒有過幾句交流的陌生人,應魁卻是如此為她著想,如此了解她的心情。

  看著父子二人,相互交談,相互理解的畫面,淚腺像斷了一般,淚水從她的眼角傾瀉而下。

  她從來沒有跟家人、跟朋友這樣交流,聊過自己,李萍心中似乎設定了一道防線,不讓人去觸碰,但在她心裡,卻總有那麼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在家中的餐桌上,有時候是自己做的番茄義大利麵、簡單夾一夾的雜糧三明治;母親做的、放了隔夜重新微波好的咖哩飯。在離開家搬到套房後,她很悉心地為小小的玻璃餐桌墊了桌布、花瓶插了一朵散播微微芳香的百合花,在電視下的櫃子,擺好了她自己選的,含四個茶杯的茶具組。

  在餐桌面前,一人份的食物、一人份的餐具,安靜得令人發慌……



  ……為什麼,我在哭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13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ink25338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禮魂人-讚歌(四)... 後一篇:禮魂人-讚歌(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19960223在座的各位
我賭60巴幣沒人想加本肥宅好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