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異世界百合物語 第三章─『勇者』

作者:殘星│2019-05-22 17:27:22│巴幣:10│人氣:100
「為什麼老師會突然要我去找慎二啊!真是討厭!」

某天下午,一名女高中生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目前必須要先完成老師突然指派的請求,也就是確認武田慎二的生死。

雖然這樣說也有些不負責任,但是從數天前那位班導師打給慎二的電話便無人接聽,即使打給他的妹妹也是同樣的狀況。

要是有學生因為自己疏忽拜訪的關係陳屍家中……

想到這裡,身為班導師的真那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自己是位剛成為教師後還不到兩年的菜鳥,加上又是很可愛的關係(自認),萬一進入男學生的家中發生什麼事情就不好了。

因為這一連串的想法,真那基本上都是以電話進行聯繫。

甚至在心中稱慎二為『角落的存在』。

這樣說十分不禮貌,可是基本上她也沒有和別人開口。所以也沒有人會料想到可愛的新人教師,竟然會是個在暗地裡給某些學生取難聽綽號的人。

當然,要是知道了這樣的反差,某些被稱為抖M的學生們還是會很嚮往吧。

讓可憐這位新人教師的裸足狠狠踩踏自己,對自己說出些汙辱的話。

光是想到就能讓人配上三碗白飯了吧。

似乎有點扯遠了。總之,這就是那名女高中生─竹下綾之所以前往慎二家中的原因。

「是這裡吧,好久沒有來了……」

又過了十分鐘後,綾看著熟悉的房子自言自語。

她從上了國中後,「慎二真噁心」、「可以離我遠一點嗎?」的發言,使得慎二的心靈又再次受到了創傷。

這點,就任何人來看都會覺得綾是討厭慎二的。

然而,實際上綾是喜歡慎二的這件事也根本不存在。套一句話來說就是,青梅竹馬就如同兄弟姊妹,習慣彼此都在對方身邊,同時彼此的壞習慣和糗事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當然,就連家中的備用鑰匙會放在哪裡都很清楚。

「唉咻!果然還是在這裡。」

綾伸長手臂,抓住了藏在略高位置的備用鑰匙。

將鑰匙插進鑰匙孔內,正要轉動鑰匙時,綾像是想到什麼般著急開口:

「這麼邋遢地進去慎二的家裡……還是覺得怪怪的!」

接著,便從學校的包包中取出小小的化妝鏡簡單撥弄頭髮。

「這樣就沒問題了!」

整理完頭髮以及確認自己臉上都沒有髒東西後,綾小小地做了個沒問題的動作。

隨著這個動作的擺動,綾的瀏海隨之飄起,綁起的側馬尾也跟著小小晃動。

或許我有說過,青梅竹馬是如同兄弟姊妹,綾也根本不喜歡慎二這些事。

但是,那是在綾的哥哥凜踏入不同世界之前的事。

現在的綾,在那名學姊的啟蒙下理解到了……自己果然是最討厭這種高中出道為澀谷辣妹風的偽娘哥哥了。

如果是其他風格,像是甜美系……好像也不適合。

總之,在班上同學極力鼓吹戀愛至上的情況下,綾這才發現自己果然對於陪伴了自己這麼久的慎二抱持好感。

雖然,身為當事人的慎二早已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我進來了哦……」

綾小心翼翼地用鑰匙打開門,朝裡頭喊道。

「果然這裡的味道……」

正當綾差點自爆自己喜歡慎二家中的味道時,綾猛然回過神閉上嘴。

─啪。

─啪啪。

─啪啪啪。

樓上的房間內傳來了拍打什麼的聲音,十分響亮。

難道說慎二在這段時間內踏上了大人的階梯?

抱持著不安的綾脫下鞋子,踏上了木質地板……

**

「這是什麼鬼啊……」

清醒後,我不自覺地吐槽。。

為什麼我會看到以前的青梅竹馬啊!

惡夢……這根本就是惡夢好嗎?

看見那傢伙的股間什麼的……

最起碼換成夢見他妹妹啊……

「……」

不要讓我這麼鮮明的回憶起來啊……

回憶起那讓人看見就足以沒胃口一星期的畫面,我不自覺地拉開棉被看向緊緊抱住自己熟睡的三人。

嗯,要是她們兩個正常一點的話……

等等!我到底是在想什麼啊?

我終於被洗腦成了會開百合後宮的傢伙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不要開玩笑了!

「蘇菲大人。」

正當我蓋上棉被,打算睡回籠覺的時候一個根本沒看過的人出現在天花板。

她的頭上還綁了寫上『蘇菲命』字樣的頭巾。

整個給人的感覺像是忍者……西洋風的忍者?

很好,這個世界已經被拉菲徹底荼毒了。更何況,所謂的忍者根本不應該出現『蘇菲命』的頭巾,而是用和身上所穿的服裝相同顏色才對。

「你是……?」

默默看著女忍者從天花板上以無聲的方式躍下的我,完全不會感到驚訝了。

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這個人就是艾菲說的蘇菲騎士團的一員了。

「在下……」

「啊,名子還是不用說了,我大致上知道你是誰。有什麼事嗎?」

我拉開棉被,阻止了打算開口的忍者。

「是的。莉亞老師與三名女性都在訓練場等待您們三位。」

三位?記得莉亞當初是跟我說她的弟子、以及名為芙蕾姊的女性才對,不應該是三個人啊。

「我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

雖然我早就知道從艾菲那裡聽說了今天放假,而我們得要被迫訓練的事了。

這真的滿麻煩的啊……

「那個……」

忍者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

「怎麼了?」

「不,在下只是希望蘇菲大人能夠與那位少年一同擊倒被譽為是這個世界最初且最強的天災……」

說完,忍者不等我回應逕自化為一片樹葉離開了。

「原來這世界真的有這樣的技能……」

目睹了如此情景的我,如此低語。

**

大約十分鐘後,我們三個到達了訓練場,發現了一臉無奈的望向遠方的莉亞以及其他三人的身影。

從莉亞當時說過的話來看,負責教導我們的分別是和莉亞一樣同屬於『勇者』隊伍的魔法師芙蕾小姐、莉亞本人跟她的徒弟合計三位才對,不應該是四個人啊。

「你就是蘇菲對吧?」

「妮菈竟然會對貧乳產生興趣。啊,是看好那傢伙未來的潛力吧。」

「……記得妳們好像是那時候的三人組?」

「你們總算是來了嗎?」

因為其他三人開口的關係,莉亞也跟著察覺到我們過來而鬆了口氣。

嗯?

靠近了莉亞所在的地方後,我仔細打量了眼前的三位。

首先是身穿水藍色長袍、手上拿著看起來就很高級的長杖的金髮女性。

垂下的眼角給人一種溫柔的感覺,豐滿的胸部甚至到了讓人怨恨的程度。

是我們的敵人。

我默默在心中蓋上了所有貧乳的敵人的印章。

再來是穿的輕便到讓人懷疑這真的沒問題嗎的兩位女性。

其中一位是……蘿莉?

「那個,請問妳是?」

我蹲低身體,和眼前的蘿莉……小女孩的視線平行。

「我嗎,我的名子是葛蕾雅。」

名為葛蕾雅的小女孩往我這裡走了過來。

從身上所穿的皮革所散發出的氣息,就能讓人感覺出是與之前我所討伐的那隻兔子相同強度的傢伙。換句話說,這傢伙的父母是莉亞的熟人?

可是,等一下……她說她叫做葛蕾雅?這名子似乎在哪裡有聽過……

「雖然不清楚葛蕾雅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不過還請妳多多指教了。」

我伸出手,等待葛蕾雅回握。

「嗯,不錯。莉亞,我也想要一起跟妳訓練這傢伙!」

葛蕾雅用力回握我的手,同時朝待在旁邊的莉亞說道。

嗯,是莉亞的熟人?

「請不要開玩笑了,葛蕾雅姊!」

「我又沒有開玩笑。我只不過是看好那傢伙的潛力而已,又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就是這樣才會讓人困擾啊,妳也不想想看妳現在已經……」

「哦,我現在已經怎樣了,莉亞?妳要是不說清楚,我會很困擾的哦。」

就像是察覺到了葛蕾雅身上散發出的危險氣氛般,另位兩位女性都各自將菲雅和艾莉絲帶往稍遠的地方避難同時兼做自我介紹了吧。

身處於漩渦中心的我,根本沒有辦法逃開,只能默默站在一旁。

「這個……」

「說啊,我們是夥伴對吧。」

「葛蕾雅姊,妳想要訓練蘇菲對吧?」

「改變心意了?」

「我需要葛蕾雅姊。」

「什麼?莉亞妳是發燒了?」

「不,我是認真這樣想的。平時總是和妮菈一起製造麻煩的葛蕾雅姊既然說出了看好蘇菲潛力這種話,就絕對不是騙人的!請葛蕾雅姊務必和我一起鍛鍊蘇菲!」

「既、既然莉亞你都這樣講了,我也不好推辭。」

說完,葛蕾雅挺起那毫無存在感的胸膛,用力握住莉亞的手。

莉亞的表情雖然僵硬,從她稍微鬆了口氣的樣子來看應該是蒙混過去了。

「她跟妮菈一樣是用弓?」

「是的,另外她對於短劍也有一定的造詣。」

「是嗎是嗎,越來越有趣了啊。」

葛蕾雅點了點頭,持續打量我。

照這樣的展開應該不會出現『來場模擬戰吧!』這種明擺著就是戰鬥派的發言才對。

畢竟,我的預測根本沒有準確過啊。

是打量完了嗎,葛蕾雅和莉亞耳語了一會兒。

「我和莉亞討論過了,她也覺得這個做法遠比理論恰當。」

接著,葛蕾雅用力跨出一步,繼續說:

「我們兩個來場模擬戰吧!」

「嗯?」

我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莉亞。

「……」

莉亞沒有回答,只是搖了搖頭。

「拿練習用的傢伙好了。喂,莉亞。去拿一些練習用的圓頭箭矢和木劍過來。」

隨後,葛蕾雅便讓莉亞去跑腿拿模擬戰所需要的武器跟箭矢。

「我……」

沒有過多猶豫,莉亞迅速作為稱職的跑腿小妹跑向放置練習用器具的地方。

那裡只有留下手來不及伸出去嘴巴半張的我和正在簡單暖身的葛蕾雅。

「怎麼了?」

「沒、沒事……」

「這麼說起來,我還沒跟蘇菲完整介紹過自己吧。要是就這樣讓你繼續露出『這個小女孩在說什麼啊』的表情,我也覺得很尷尬。」

我有露出這樣的表情?

「我的名子是葛蕾雅˙卡蒙。原冒險者隊伍『勇者』的鐵匠。別名火刀的葛蕾雅。」

「……火刀的葛蕾雅?」

「妳應該知道莉亞的武器吧,就是那把會一直出現奇怪光芒的那把劍!那可是我做的哦。」

會有人自己說自己做的東西會出現奇怪光芒嗎?

強忍著想要如此吐槽的心情時,莉亞就帶著一把練習用劍過來了。

「練習用的圓頭箭矢呢?」

看了看莉亞手上只有拿一把劍的葛蕾雅不解地開口。

「妮菈就夠了吧?」

「也對。」

葛蕾雅拿起木劍隨手揮了幾下,滿意地「嗯」了一聲便擺出戰鬥姿勢。

「要用萊卡翁之刃也沒關係。」

「妳知道萊卡翁之刃?」

「畢竟萊卡翁之刃是我做的。莉亞,判定就拜託你了。」

沒有等我回應,葛蕾雅便讓莉亞負責進行判定。

莉亞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點了點頭退到稍遠一點的地方

「開始吧。」

隨後展開的戰鬥幾乎是單方面虐殺。

當然,被虐殺的是我。

我甚至連半次攻擊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戰敗了。

葛蕾雅比起莉亞還要強?關於這點我實在是回答不出來,至少就戰鬥經驗來說葛蕾雅肯定是遠超過莉亞的。

「身材雖然比想像中還要差了些,可是那緊實中帶有些許柔軟或許就是只屬於這年紀的少女才會擁有的寶物。嗯,不愧是妮菈認可的人……」

葛蕾雅在戰鬥結束後,一臉認真的喃喃自語。

內容雖然有點奇怪就是了。

「還可以吧,蘇菲?」

無視在一旁喃喃自語些奇怪內容的葛蕾雅,莉亞伸手把我拉了起來。

「嗯,沒問題。」

我好歹也碰到過不少變態,只不過是在一旁喃喃自語些奇怪的內容是不可能會嚇到我的。

「是嗎,你能這樣覺得那就太好了。別看葛蕾雅姊這個樣子,其實她這個人很激烈的。」

很激烈?是指變態的程度吧。如果這樣就叫做激烈的話,蘇菲騎士團所做的就是足以毀滅世界的噩夢了。

「很激烈嗎?我覺得和我認識的人相比,這種程度只能算是小菜一碟吧。」

「小菜一碟是嗎,妮菈說的或許真的能成功。葛蕾雅姊,不要沉浸在奇怪的世界了,快醒醒啊!」

莉亞看了看我小聲嘟噥了一句後,便走到葛蕾雅身邊搖著她的肩膀。

「抱歉抱歉……」

搖晃了一陣子,葛蕾雅這才回過神來。

「你的戰鬥經驗沒有很多對吧?」

重新回神的葛蕾雅靠近我,摸了摸下顎說道。

「對……」

我點了點頭。至今為止的戰鬥大多都是以單方面虐殺魔物居多,對人戰的部分反倒都陷入了苦戰。

不光是和蘇菲(神)的戰鬥出現劣勢,就連和莉亞間的戰鬥也是如此。如果說當時我的龍魂矢失敗了,那一瞬間的破綻就會成為我戰敗的原因。

「你雖然能夠察覺到對方的攻擊位置,可是身體卻沒辦法跟上你的反應,導致在碰上等級較高的對手時會被迫處於後手的狀態。」

這樣說的同時,葛蕾雅的拳頭突然朝我的腹部揮來。

「……晤!」

當我抱著準備挨上一擊的覺悟打算扛下這一擊時,葛蕾雅的拳頭卻停在我的腹部前,沒有繼續揮出去。

「嗯,妳的鍛鍊方針就決定是讓身體跟上你的反應了。」

自顧自地點著頭的葛蕾雅以輕鬆的語氣繼續說:

「放心吧,妳最多只會碰上普西芬妮和妳揮揮手說『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快回去吧』而已。」

等等……雖然我不清楚普西芬妮是誰,可是後面講的話我很有印象啊。

簡直就像是親人在三途川對面呼喊著不要過來一樣。

「我……」

「很有幹勁對吧,我也是這麼覺得!很久沒有碰上值得教導的璞玉了,我會把妳培育的跟莉亞一樣強的!我以鐵匠大師葛蕾雅˙卡蒙之名起誓」

我又不是學劍的……不需要把我培育的跟莉亞一樣強啦。而且,妳不是應該教導人鑄造之類的嗎,為什麼會教人學劍……

「好,我們就先以能夠以劍術的頂點為目標努力吧!」

「咦?」

葛蕾雅這句話讓我徹底明白的她已經完全忘記剛剛的目的了。

「莉亞……救我啊……」

對於我的求救,莉亞只能一臉愧疚地說了聲「保重」,便跟在葛蕾雅的身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12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雪芽
葛蕾雅是有○○心態的…(被拖走)

05-22 18:26

殘星
什(驚05-23 19:17
白煌羽
喔喔

05-22 23:38

殘星
[e1]05-23 19: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ray312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生為哥布林的少女 第7...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wjh109184大家
停更了兩週,我又回來啦~歡迎大家來看我的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