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三回

作者:Lubit│2019-05-22 13:35:17│贊助:10│人氣:60



  他說完,雖然只有一瞬間,很小很小的弧度,卻讓任鈴捕捉到了他的笑容,任鑼便跨步離開了準備房,迎向外頭的人群,她聽見震耳欲聾的歡呼與掌聲。

  觸感還殘留在她的髮絲上,她忍不住伸手覆上。

  父親在她記憶中是個不苟言笑、木訥的人,雖然對大家都很親切,唯獨對她會有些厲聲厲氣。任鈴一直覺得身為復祖卻如此無能的自己對不起父親,因而畏畏縮縮,大概好幾年沒有好好說上話了。

  但任鑼只是個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立場面對女兒的笨拙父親而已,不知道身為山海師的自己該如何才不會傷害到為自己沒有才能苦惱的女兒,方才那些話大概已是他表達父愛的極致。

  任鈴感覺自己的視線蒙上了一層好厚重的水霧。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孤單的,實際上卻有這麼多人支持著她。

  等到典禮結束了,一定要好好謝謝他們。

  「恭迎任家第七世復祖——鈴小姐出場!」

  她聽見外頭的掌聲時,彷彿先前那些恐懼與不安都住了嘴,雙腳自然而然地邁步踏出。正午眩目的日光打在她身上,淡粉色絲綢摻和錦緞的花釵翟衣同風揚起,腳下繡花錦鞋的金線特別耀眼。

  「好漂亮!這世的復祖真是個可愛的姑娘!」

  「雪白的眼睛真美!」

  「五官真小巧啊。」

  四方與會的人們來自其他山海師家族,紛紛為了復祖的成年前來道賀。那些聲音就宛若微風吹過耳際般,未能在她的意識留下任何痕跡,任鈴心中現在只容得下父母和抄本所在的那座亭臺。

  她盡可能展現她身為名家小姐落落大方的態度,穩重安然地走過石磚路,來到通往亭臺的階梯前。一旁待命著的丫環牽著任鈴的手將她送到眾人目光聚集之處。

  任鈴環視了在場所有人,照著媽媽教的向所有來賓展現微笑,掌聲隨即將她淹沒。

  「恭請任家現任當家,為復祖獻上抄本。」

  接著,任鑼和手捧那只寶盒的小廝一同往前踏步出列,小廝彎著腰尾隨任鑼,兩人來到任鈴面前,她長大後就沒有和父親這般面對面過了。

  「偉大的始祖大人,承蒙您三百年後再次降恩澤於任家,賜給吾等一名白瞳少女,吾等必不負您的期望。願復祖將任家引向光輝,守護西方金族遠離妖魔之災,予以吾等永恆的庇佑。」

  任鑼說完便單膝跪下,緩慢但堅定地低下頭,向任鈴——復祖表示完全的服從,此時不僅是他,還有亭臺上與在大院各處的其他任家人以及丫環、小廝,都向她行大禮。

  此時的氣氛如此莊重神聖,任鈴這時才真切體會到自己的誕生對任家的意義如此非凡。

  「當家平身,眾人平身。」

  她照著流程規定的台詞唸了下去。

  「吾名為鈴,乃由抄本與諸先祖親自挑選,擁有與始祖同等力量之復祖,第七世。吾將以天降之白銀雙目看明將金族引往繁榮之路,以吾之力護佑同始祖來到此地之御廷子民,以吾之名向抄本、向任家起誓。」

  台下響起掌聲,她幾乎沒有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一切都好像已刻在她的本能之中,好像生為復祖所賦予她的能力一般。

  她見任鑼似乎頗以她為傲地點頭笑了笑,稍稍轉身接過小廝遞上的寶盒,再次低下身子,雙手將寶盒捧到任鈴面前。

  終於來到這個環節了,接下來任鈴必須在眾人面前召喚出金行的五神獸之一、任家守護神的白虎,並且與其簽定山海師的契約。

  「聖之復祖,願您現力,呼喚神獸,金之白虎,監兵神君,永護任家,鎮守西方。」

  任鈴深吸一口氣,否則她怕自己忘了怎麼呼吸。五神獸是抄本的枷鎖,除了防止其中妖魔們的力量逸散,更唯有東方遙、始祖和復祖才有能耐召喚。

  而連普通的小妖魔都召喚不了的任鈴,現在必須召喚神獸。

  她抱著必會丟臉,甚至死不足惜的決心伸出手。依照儀式,她必須親手翻開抄本,打開屬於白虎的那一頁然後詠唱召喚咒文。那之後的流程她都滾瓜爛熟,唯一的大問題只有能否召喚出神獸。

  指尖觸上抄本的一瞬間,老舊紙張的粗糙質感,鼻腔盈溢古書特有的氣味,這些她都很熟悉——

  大量的漆黑烏煙頓時以抄本為中心向外猛爆,一切發生的實在太過突然,任鈴甚至還沒反應過來,直到屁股撞上地板的疼痛將她拉回現實。

  「好痛——」

  她正想伸手去揉揉撞得疼的臀部,這才發現自己方才伸向抄本的手像是被火燒一般地痛,帶著暗紫色澤的不規則斑塊從她五指末端蔓延而上。 

  「這、這是……」

  「呀啊啊啊啊啊!」

  任鈴的視線立刻追往尖叫聲的來源,只見與會的賓客們有的四處逃竄,有的抽出了召喚妖魔用的術符,準備作戰。

  她再順著那群山海師們注視之處看去,抄本依然不斷溢散大量黑煙,那團黑煙逐漸聚集、形成了一隻巨大的手,本應無形的煙霧,一揮就揮飛了一大群山海師和他們召喚出的妖魔。

  錯不了的,那讓人打從心底感到噁心的顏色、空氣中瀰漫的屍臭味、還有手臂上的灼痛感,抄本中不可能有妖魔能夠釋放如此大量的瘴氣,除了——

  「小鈴!」

  她轉頭,望見亭臺另一端的父親,神色頗為慌張地喊著她。

  「爸爸!」

  「妳快和媽媽一起去躲起來!」

  「可、可是,我是……」

  「別管了,快跑!」

  任鑼只扔下這句話,接著抽出術符,喃喃唸著咒語。

  「西山經,朱厭!」

  最後一句咒語使召喚成立,術符在半空中自燃而盡,自其所生出的白色煙霧中,現出一頭白手赤足的猿猴,那就是與任鑼簽訂契約的妖魔,他的役者。

  任鑼正打算帶著朱厭繞過亭臺中央,瘴氣擴散的中心來到任鈴這兒,可那隻大手突然打了過來,將他倆一同打飛。

  「爸爸!」

  大手突然變得更大更厚壯,大概是抄本中封印著的惡神力量已經全都被放出來了,黑煙已經不再自抄本中源源冒出。

  「任家,睽違數千年許久不見。」

  黑煙成團地向任鈴靠近,明明沒有形體,甚至沒有能開口說話的嘴巴,任鈴卻清楚地聽見了那聲音。

  「問候遲了,第七世,請原諒我的無禮。」

  她瞥見一旁的爸爸似乎還死命地想往她這兒來,卻已經因為高濃度的瘴氣嗆得動彈不得。另一邊的母親和丫環、小廝們已經倒地,毫無動靜。他們都是和山海師無關的一般人,或許已經被瘴氣給毒死了吧。

  任鈴的雙腳早已被恐懼佔據,她摀著被瘴氣汙染的右手,多想將那說話聲自她心中驅趕出去,卻無能為力。

  「初次見面,我是世間一切之惡,最初的惡神,蚩尤。」

----------

熱騰騰的第三回出爐!

這次思考了一下,想給蚩尤一個智慧犯的形象,所以更改了上次的台詞

希望各位還享受劇情,歡迎留言批評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10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DD
喔喔~終於有時間看了~ 任鈴感覺是乘載著很多悲劇的少女

05-24 15:14

Lubit
她確實還蠻悲劇的⋯⋯不過悲劇會使人成長!05-25 10:39
王叔叔
可愛的女性當主角,個人主觀超愛。[e5]

06-12 23:03

Lubit
從哪裡得出她很可愛這個結論的XDDD06-13 07: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 後一篇:自我介紹與小說目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oodhassheep無聊的人
阿姨更新了 雖然這篇阿姨成分比較少 還是歡迎大家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