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同人】如果這是我平凡校園生活的尾巴 - 14.天使 其二

作者:守護之熊│LoveLive! 校園偶像計畫 SunShine!!│2019-05-22 07:28:16│贊助:2│人氣:34

  當女孩登上神社階梯的終點,雨注的汗水連同明豔的雙眸在向晚的夕日下閃耀。望著那純粹的笑容,那時的梨子心想:那一定就是全心全意追逐夢想的表情,那幅表情,想必足以引得許許多多的人為了守護它而努力……

  但梨子很快發現了必須調整自己的看法。當隔日露比發現陪伴自己入社多日的親友並未出現在社辦,二話不說奔出門外。腦海映著那直直向著圖書室的方向率真執著的側影,那時的梨子心想,這位女孩想守護的大概遠遠不會只有自己的夢想,還有更多更多人的——

  ……
 
  梨子坐在黑澤家的榻榻米上,視線從書本飄了開來。腦海不知為何蕩過了那數幕過去的場景。
 
  忍不住側頭望向現正趴在不遠處被爐裡,兀自看著偶像雜誌的女孩。
 
  ——在那之後,她們一同經歷了一開始絕不可能想像到的許許多多風風雨雨,直到今日。對學園偶像的熱愛,大概是她其中一件未曾改變的地方吧。
 
  (是了……。)
 
  忽然覺得,在這種時刻回憶起最初認識不久的事情或許並非偶然。而是和依然盤據自身心頭的困惑有關。
 
  拿起身旁的茶杯稍微啜了一口——替梨子沏杯茶是當她近期每回到黑澤家稍坐時,露比唯一會出現的招待舉動——當然僅是如此梨子就已不勝感激,雖然露比沏的茶相較於黛雅,說實話是平庸了不少。但不知是否純粹喝習慣導致的錯覺,端來的茶兩個星期來似乎漸入佳境。
 
  彷彿完成了填補勇氣的準備動作,梨子將茶杯輕放。
 
  「露比?」用表達著其實不想打擾對方的音量試探地出聲。
 
  「嗯?怎麼了?」雖仍盯著她的偶像雜誌,露比倒是挺快就應了聲。
 
  梨子吞了吞口水。
 
  「露比你……平常都怎麼關心花丸醬?」
 
  露比放下手中的雜誌,回過頭,蹙了蹙眉。
 
  「為什麼問這個?發生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只是覺得最近老是受到花丸醬恩惠。但平常沒什麼機會回頭關心花丸醬……想說如果是露比的話,應該會比較瞭解……」瞭解自己須留分寸,梨子謹慎地選擇著說出口的話。
 
  當然,儘管最近老是跑到黑澤家混時間,露比不可能什麼都沒察覺——雖然她什麼都沒問——梨子不至於把露比當成新的依賴抑或訴苦對象,抖出太多僅屬於自身的心事和處境。
 
  而露比聽了梨子的話語,卻呆愣了數秒沒有回應。正當梨子尋思是否自己沒把話說清楚,露比才好似終於回過神一般,表示理解地點了點頭。
 
  「你沒有說錯……」露比緩緩說著,似乎一面仍在思索。「不過,小丸她對自己太嚴苛了。你關心她得太明顯,她可能反而覺得造成你麻煩的。有時就算是露比也無能為力。」
 
  意料外誠懇的回答。
 
  本來預期就算碰了釘子回來也稱不上意外。結果露比回應的態度,卻似乎打算認真對待自己的提問,害得梨子一不小心有點感動了。一時間反而不知怎麼接話,只能覆誦著彷彿關鍵字般的話語——
 
  「太嚴苛、嗎……」
 
  不過,聽露比所說……她和花丸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儘管隱然有所感,梨子知道那不是自己有資格臆測的事情。
 
  露比看著梨子的反應,無奈地微微一笑。
 
  「梨……梨子你可能覺得受小丸恩惠很多,但是對小丸來說,她只是完成應該做的事而已。所以梨子不需要覺得自己虧欠小丸。雖然……」露比話到半途陷入了停滯,眼光微微低垂,好似閃過了一絲落寞。「……如果小丸真的全部都這樣想,為什麼要覺得自己虧欠……」
 
  說到後段,露比幾乎變成喃喃自語的狀態,末尾甚至忍不住低嘆了了口氣——這下梨子真的確定露比和花丸之間發生了什麼,不禁抿了抿嘴唇。有些擔心,卻又認為自己不應該對此多做探問。
 
  露比很快回過了神來。大概是覺得尷尬,抓起桌上的果汁吸了兩口。頓了頓,又悄聲說道:「別跟小丸說露比講過這些。」
 
  「欸……」終於,梨子還是忍不住刺激了一句。「露比之前不是會讓人哪些話當作是你說的就行,怎麼這回卻要人家當你沒說?」
 
  「……、」露比睜大眼睛,又不禁愣了兩秒。「……吵死了。」
 
  沉聲慍道。然後埋首回到她的偶像雜誌,不再理會梨子。
 
  「呃……好。」輪到梨子只能尷尬地回去喝她的茶。兩人間短暫的對話歸於沉默。
 
  ……
 
  「不過……」
 
  原本梨子看時間差不多了,收拾東西準備默默離開。露比忽然再度開口。梨子下意識回過頭。
 
  「你別看小丸一副隨時很冷靜的樣子,其實意外的藏不住表情。至少……露比看起來,小丸有你在身邊的時候是很開心的。」
 
  「……。」
 
  「告訴你這個,露比很壞心嗎?」露比似乎帶著些許自嘲地微笑了起來。
 
  梨子不禁跟著苦笑。露比很聰慧,只是不知她是否察覺,對自己太嚴苛的似乎不只有她的青梅竹馬。
 
  而對梨子而言,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如今或許已經沒有太大的差異。梨子現在需要的,大概只是一個藉口而已。
 
  梨子回身低頭將鞋穿好,沿著院落步出黑澤家的大門。
 
 
 
 
 
 

 
  
  午後的放學時分,當走出穿堂的善子,見到梨子立在校門口等待,似乎小小地驚訝了一下。畢竟梨子並未事先聯絡,而在校門等待的梨子,已經是雖然熟悉,卻已一小陣子沒出現過的畫面了。
 
  ……
 
  梨子與善子並肩走在近傍晚的街道上。大概因為曾經天天這樣一起散步吧,兩人自然而然就維持了相同的腳步節奏。好似捨不得打破這寧靜的時刻,她們一直沒有開口說話,僅是沿著熟悉的路線並肩走著。周遭學生們的喧嘩嘻笑聲如背景音樂般四下流梭。
 
  「我決定去和花丸醬一起參加圖書館的審議會了。」直到梨子自己輕聲開口,打破了沉默。「……嗯、雖然其實我還在被拒絕的狀態哈哈。但我會再試著努力看看。所以夜醬的見面會這回我就可惜了,只好交給曜醬她們囉。」
 
  事實上,光是有曜在場梨子依然不放心,後來又聯絡了同樣身在東京但距離稍遠的黛雅,詢問她是否願意幫忙。沒想到黛雅不僅一口答應,還說要帶一些大學社團信得過的朋友來幫忙。因而善子的見面會人力頓時充足了不少,也讓善子安排起活動不再需那麼瞻前顧後。
 
  「嗯哼,我認同你的選擇。如果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再隨時跟我說。」
 
  梨子又暗自嘆氣了。這女孩,明明自己是不被選擇的一邊,卻還在說著什麼隨時找她幫忙。當然,梨子表面仍維持著語調如常。
 
  「哦、夜醬還有餘力幫忙呢?給你的曲子,填詞還順利嗎?」
 
  「哼哼、沒有什麼事難得倒夜羽大人媲美地獄魔泉的靈感。梨梨你就拭目以待吧……嗯、雖然你沒辦法第一時間聽到。魔界機密不得先行洩漏,梨梨你就等……事後吧、事後!」
 
  「噗、便宜了那些來路不明的小惡魔……」
 
  是因為相隔了一段時日的思念效果嗎?明明只是再普通不過的日常對話,光是這樣一起走著、聊著,就感到好開心,從內裡湧出的溫暖填滿心頭。
 
  大概……自己還是很喜歡善子的。只是這份喜歡的心情,是否隨著時間正悄悄變成其他模樣?梨子覺得,「喜歡」這件事大概就是這樣,隨著兩人之間的故事進行下去不斷改變著樣貌吧。但也一定有某些部分,是一直以來不曾改變的。
 
  現在的梨子,真正所能確定的心情只有一件:能用擁有善子這樣天使般的女朋友,真的是她一輩子的幸運。
 
  無論直到最後,自己究竟能與善子交往多久。
 
 
 
 

 
 
 
 
  隔天。利用午休時段,梨子來到好一陣子未造訪的學生會辦公室。梨子知道就算接近期末,會長仍有中午跑來會辦待著的習慣。
 
  果然,隔著門窗便已見到室內有著亮光。梨子輕輕敲了幾下,便直接開門走了進去。
 
  「啊、櫻內學姊。」
 
  「嗯?啊、午安。好久不見。」
 
  走入室內,裏頭卻僅有立在書櫃前的、另一位本校系的眼鏡男副會長。梨子略感意外,但仍然先打了招呼。見男副會手中抱著幾份資料夾,大概是準備拿回去做期末檔案彙整吧。
 
  「我只是來取幾份資料,正要離開。」男副會大概察覺了梨子略帶疑惑的眼神,主動解釋道。「櫻內學姊是來找會長?」
 
  「嗯,是的。」
 
  「莫非……是為了討論圖書館審議會議的事情?」
 
  「是這樣沒錯。」雖然這可說是學期後半自己手上唯一的業務,梨子倒沒想到會被一猜即中。不禁有些好奇起來。「難道說關於這件事,你也知道些什麼?」
 
  「不、只是在一邊聽說。但是……有件事我不清楚該不該多嘴。」大概注意著面對學姊的禮儀,男副會稍微頓了頓。但隨即鼓足了氣勢,一口氣說了下去。「我認為……從一開始就參與其中,卻在最後一刻離開,攤手把難題交給他人處理。就算有合理的理由,也稱不上負責任……我認為、並不洽當。」
 
  「欸……」梨子再度意外了起來。印象裡,男副會甚少像這樣較強烈的向其他人表達反對意見,平常開會時有意見的地方也大都只是些小細節。
 
  ……說不定隨著時間推移,這位可說是自己對家的同事,正逐漸變得有擔當。梨子還記得他在向文化祭後不久向露比告白失敗的密事(事後想想,慶功宴結束時男副會鬼鬼祟祟想找會長單獨談話,搞不好就是向會長拜託幫忙轉交書信什麼的。不過梨子沒再去向任何人八卦這件事),或許……這也是使人成長的一種經驗?
 
  「——嗯,感謝。我的想法也是很接近的,我會這樣跟會長表達。」於是梨子也順勢表現出友善接受建議的態度。
 
  「嗯、感謝櫻內學姊不介懷。那我要先失禮了……」男副會長說著,轉身準備開門離開。
 
  「——下屆會長,有考慮嗎?」
 
  「……呃、嗯?沒有。我覺得差不多該尋找新的下一步了。」
 
  「這樣啊……可惜了。不過祝福你。」
 
  ……
 
  梨子坐在座位上品味辦公室內孤獨一人的空氣,直到學生會辦的門再度發出挪動的聲響。這回果然是會長捧著餐盒走了進來。
 
  「欸、梨子你怎在這裡?這裡現在我霸佔哦,不好意思,您請回您請回。」
 
  「蛤……」
 
  梨子差點忍不住擺出菱形嘴。會長明明以前還是個很拘謹的傢伙,不知不覺講話竟已變這麼過分了?大言不慚地說著不客氣的話語,臉上神情卻一副正大光明的樣子,好像這些話理所當然一樣……這會長學妹,一定沒嘗過櫻花夢魘縛的滋味——
 
  算了算了。氣質氣質、形象形象。
 
  「啊、沒有沒有,開個玩笑而已,梨子學姊別生氣。難得出現,我高興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想趕學姊走?我剛好買了些三明治,是否一起吃?」
 
  哼……馬上改口喊學姊,又懂得拿出三明治孝敬,只要有心還是做得到的嘛。梨子當然自始就沒有真正對此介意,因而馬上就消了氣,與會長分食起足夠兩人份量、顯然不是「剛好」買的三明治。
 
  「對了,梨子你來找我是為了圖書館的事情嗎?其實關於上次你給我的資料,我也還有問題想向你請教。」
 
  「那正好呢。我這邊也有些事情,想在會議當天請會長幫忙。」
 
  ……
 
  一件件的事情正在準備完成,或是安排妥當。
 
  梨子總感覺,好像有些什麼東西,正在接近尾聲。但究竟感受到的是什麼,梨子不願意多想。
 
  梨子覺得,把心思專注投入眼前進行中的事物,對現在的自己比較好。
 
  趁還有事物可以讓自己專心投入之時。
 
 
 
 
 
 
 

 
  晚間洗好澡回到房間。因為作曲的任務已然完成,梨子僅是將書本攤在桌上,有時發呆、有時把書瞄個一兩頁,慢悠悠地消磨入眠前的最後時光。
 
  耳邊依稀聽見陽台另一端,千歌打開房門走了出去的聲響。按理說這個時間千歌已經結束幫忙家裡旅館的工作了。離開房間可能是去洗手間,或是去冰箱翻消夜吃吧?梨子起初並沒有多想。
 
  然而,過了好一陣子,千歌沒有回房的跡象。梨子又等待了一會,千歌上樓的聲響仍無從浮現……是跑去樓下與美渡姐聊天?
 
  因為對平時千歌生活習慣的熟悉,梨子難以從千歌似乎遲遲未歸這件事轉移注意力。終於,梨子忍不住披了外衣,打開窗跑上陽台。
 
  「千歌醬?千歌醬?」
 
  輕聲向著對側的門輕聲呼喚,如預期的沒有回音。梨子下意識地往海的方向側頭望去。
 
  「……啊!」
 
  一只裹著外套的小小背影,伴著夜晚大海的深藍映入視線遠端。那是千歌無疑。梨子趕緊回到房間,一手拾起外套來不及穿上,便已一面趕下樓,出了家門往海灘跑去。
 
  ……
 
  越過馬路,從台階步下海灘,千歌的身影已近在不遠的前方。千歌全身裹著厚實的外衣,放下飾帶的髮絲在寒風中飄晃。身子卻一動也不動,朝著大海的方向獨自佇立著。除了海波的洶湧聲外,四周靜悄悄的,致使千歌的身影在暗夜下更顯得形單影隻。
 
  「千歌醬,怎麼在這發呆?會著涼的!」
 
  梨子趕緊往千歌的方向奔過去,千歌聽聞聲響,似乎是下意識地回過頭來。
 
  「……啊、梨子醬!」果然是在發呆吧。千歌慢了一兩秒才彷彿嚇了一跳般地應聲。「抱歉讓你特地跑出來……」
 
  「有什麼好抱歉的……」踩著滿鞋的細沙,梨子終於來到千歌身邊。映著微弱的月光,細細瞧著千歌的面龐。「所以呢?發生什麼事了?」
 
  「其實沒什麼啦。我收到Lovelive!北海道區賽的邀請了。理亞醬這回要再度參賽,在聖良桑畢業後重新出發。理亞醬真厲害呢。」
 
  「哇……那千歌醬準備去看嗎?」
 
  「嗯、千歌會去哦。然後主辦方還給了千歌另一張票,因為那陣子梨子醬你們都有事吧?我就問了露比醬,她也答應了。所以就是我和露比醬兩人一起去囉。」
 
  「這樣啊。那替我們祝理亞醬順利囉。」
 
  「包在我們身上!對了,主辦方已經把機票和入場證寄來了,可以幫我把露比醬的份拿給她嗎?」
 
  千歌將從口袋內掏出兩只精緻的信封,將其中一份遞給梨子,對梨子投以一如既往地純粹而溫暖的微笑。梨子不禁有些詫異地睜大眼睛——梨子會感到意外是合理的,畢竟千歌與梨子兩人無論是從家裡、還是在學校要去找露比,距離條件上是幾乎一模一樣。沒有理由千歌需要特地請梨子轉交物事。
 
  唯一的理由是——是了、因為千歌知道梨子前陣子與露比發生過衝突,心裡大概還惦記著這件事,所以刻意替梨子製造和露比說話的機會吧?
 
  「——好,交給我吧。」因而不想讓千歌擔心的話,梨子了解收下是唯一選擇。「可是……千歌醬還是沒跟我說,為什麼跑來這裡發呆?」
 
  梨子一面將信封仔細收進口袋,一面又將話題拉回了原點,甚至用有些責怪的眼神看向千歌。引得千歌忍不住傻笑了兩下。
 
  「嘻嘻……真是逃不過梨子醬的審問呢。」
 
  「審問、什麼啦……」
 
  千歌不語,面龐重新轉往大海的方向。夜晚微弱的光線,使得僅見側臉時的千歌面容,神情更似在陰影中曖昧難明。模糊的不安使梨子忍不住又悄悄往千歌靠近了半步。
 
  「梨子醬,」終於,千歌重新開口。她的視線似乎望向大海的另一端,夜空下隱約可見的岬角。「梨子醬覺得,如果我們到了新的學校,再繼續當學園偶像的話會怎麼樣呢?說不定……會很有趣吧?」
 
  「學園偶像嗎,嗯……」老實說,實現的可能性實在不高。
 
  考量到新學校的社團活動型態、對學園偶像的認知度(從露比的偶像同好部的社團規模可略窺一二),以及浦之星學生作為外來者的現實等等,皆是難以忽視的因素。這是很輕易可以明白的事情,可是……
 
  「——如果是這樣的話,一定會很開心吧?」完全沒有根據,卻彷彿理所當然地這麼想像。
 
  或許是清寂的日子使梨子不禁格外懷念那段熱鬧忙碌的時光?又或者,自己直到此刻依然打從心底相信,只要和那些人在一起就毫無疑問地,一定會非常開心?
 
  「嘿嘿、梨子醬也是這麼想的嗎?」千歌輕聲說著,一面把雙手負在背後。她凝望著大海的側臉,神色好似映照著什麼好遙遠好遙遠的事物。「梨子醬知道嗎?收到觀賽邀請函的時候,千歌想著一定要幫理亞醬加油,希望理亞醬這次一定要打進決賽、拿到冠軍!可是……心裡的另一邊……其實好嫉妒。嫉妒理亞醬還在跟夥伴們一起努力、還能站在那閃閃發亮的舞台上……」
 
  「千歌醬、真的很喜歡學園偶像呢……」
 
  千歌終於說出了為何會夜晚跑到海灘駐足徘徊的緣由。
 
  或許沒有千歌所訴說的情感這麼強烈。但梨子覺得自己是十分了解千歌的心情的。因為,那段作為學園偶像拚命努力著的時光,同樣依然在她的心房回憶的漩渦裡,一直耀眼地閃閃發光著。
 
  然而,正因為了解,梨子清楚這樣的情緒並非三言兩語所能排遣。
 
  「不過,現在這樣也好吧?」千歌兀自繼續說了下去。「因為就算我們繼續當了學園偶像,到了這個時節,大概也正在煩惱這是最後一次參賽了、要畢業離開舞台了這種事?這樣想想,早離別和晚離別搞不好其實差不多呢?」
 
  梨子不自覺地咬了咬下唇。千歌這傢伙……從以前開始就是如此,總是找得到鼓勵自己的說辭。然而,這種自我開解的說法,梨子聽了只有更加心疼,要認同也不是,反駁也不是。
 
  千歌自顧自輕笑了起來。
 
  「不過梨子醬別誤會,我沒有覺得我們現在的日子是不對的哦。我們不也一起完成了不少有趣的事、認識了很多很不錯的人嗎?不只是我們,曜醬、露比醬、花丸醬、善子醬……有時會聽見這裡本校的同學稱讚她們,也好為她們高興!只是……有時會忍不住想要大家還聚在一起,想像如果大家還在一起當學園偶像的話,會不會比現在更開心?」
 
  「……、」
 
  ——原來千歌,對現在的日子是不開心的嗎?獨白般的囈語流逸出的訊息,令梨子心中彷彿被重重錐了一下。如今曜不在這裡,能在千歌低落時陪在她身邊的豈不是只剩下自己。但如今這樣消極的自己,還辦得到這種事嗎?更別說可能還會讓千歌多心——
 
  千歌負著雙手,往前輕踏了兩步。停在了雙足恰好為潮水沁淌的距離。
 
  「嘿嘿、梨子醬一定覺得這些想法很可笑吧?畢竟我們擁有的就只有現在嘛。雖然會忍不住思考那個時候如果怎樣會不會更好,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生活在世界上就是會一直遇到不順心的事情嘛,所以沒有發生的選擇,就會以為它是更好的。其實都是千歌的一廂情願而已……」
 
  ——可是,越聽千歌那些像是豁達的話語,梨子心中卻只有愈加鬱悶,但又不知如何確切表達。梨子細細凝望千歌的背影,她的頸子微微仰起,似仍在遙望那對夜晚的視線來說稍嫌遙遠的彼岸。儘管她的身子直挺挺地立著,但那身影,此刻似乎顯得好孤單好孤單。
 
  (——!)
 
  忽然間,硬是撞入腦海的思緒——梨子好似明瞭自己滿腹的鬱悶感受從何而來了——千歌從剛剛開始說的,那些好像準備攤著雙手接受一切的話,不正像是這段日子的自己嗎?
 
  梨子此刻眼中那蜜柑色女孩的孤單背影,會不會也正是自己映在鏡裡的倒影,因而見著它,格外無法抑制地情緒沉落?
 
  「……啊、抱歉梨子醬,千歌不小心撒嬌了、嘿嘿。梨子醬明天就把這些話忘掉吧?千歌都知道的,改變也好,離別也好,都是沒辦法的事嘛。所以只能努力向前,不向前奔跑是不行的。梨子醬放心,明天一早一定會重新見到開朗的千歌的。而且千歌也答應過梨子醬了,依然會守著這裡,守著這個讓大家可以回來的地方。所以梨子醬不用擔——!」
 
  千歌驚得停住了話語。
 
  因為梨子突然間,從背後硬是將千歌全身擁入了自己懷中——梨子也無法說清這個自己到底怎麼回事,她只覺得好生氣好生氣——原來隔閡著距離見著如此孤單無依的背影卻什麼也做不了,是令人沮喪的錐心,梨子自己卻一直一直沒有察覺!一瞬間,彼此立場曖昧什麼的、不應該讓千歌多心什麼的,在激憤下竟全被梨子拋到了腦後。
 
  梨子現在只想用盡全身力氣,緊緊抱住懷裡將硬著身子的逞強女孩。
 
  「……梨子醬……這樣我好難呼吸啦。」千歌呆愣良久,終於吐出了些許微弱低鳴。
 
  「就不讓千歌醬好呼吸。讓你沒力氣一直說些聽了不開心的話。」
 
  「梨子醬……」
 
  千歌也感受到梨子此時躁動的情緒了吧,微微垂首,靜了下來。梨子雙臂的力量稍微放鬆了些,但依舊全身將千歌摟在懷裡。千歌沒有掙扎,就這樣直挺挺地站立著,夜裡的寒風已把她的外衣吹得冰涼涼的。梨子得將身子貼得緊緊,才終於能感受到千歌背部的些許體溫。
 
  「……梨子醬,時間過得太快了。我們都已經不再是可以隨便任性的人囉?」
 
  然後千歌重新開口。她的嗓音空空洞洞的,好似有些無助,卻又好像個大人一般平靜,平靜地準備接受一切——
 
  已糾纏心頭許久的模糊感受,在這一刻終於明晰了起來。從曜離開沼津……不、可能更早以前就開始在千歌身上悄悄散發的氣息——從分擔家裡旅館的事情、學開車、安排畢業後的工作、一臉平靜地接受一切切改變……
 
  千歌正在長大,努力變得像個大人。這麼努力的千歌,梨子應該鼓勵她才是——
 
  「——我偏不要!我就還是小孩子,我就是任性!」然而,枕著千歌的肩頭,梨子幾乎想就這麼放聲大喊。只是最終仍抑制著壓低了音量,導致嗓音顯得沙啞。「我不想接受這樣。關係改變了什麼的、必須要分開什麼的,我才不管!你們這些人都、都是我的、全都我的!我全部都要!我就是這麼貪心、這麼任性……」
 
  積鬱的塊壘,一股腦地宣洩。這以後恐怕會是令梨子自己害臊不已,回想都不願回想起的話吧。但梨子此刻,周身隱隱竄動的卻是好久沒品嘗到的滿足感,直到滿足逐漸壓過原先激憤的怒火。心跳仍不斷鼓動,但梨子終究迫自己抑止住情緒的奔流,拚力抓住一縷此刻的自己最迫切、必須表達的事物。
 
  「所以……不要說什麼都是沒辦法的事、都只是一廂情願。我不要聽。我們……大家、會在一起的,會一直在一起的……」
 
  「……」
 
  梨子能夠感受到懷裡千歌的身子,正一點一點地柔軟下來,於是雙臂順勢一攬,讓千歌身體靠在自己身上。冬夜的冷風於沙灘上不曾間斷,吹得梨子的雙眼早已噙滿淚水。但迥異於周遭的寒冷,此刻的梨子感到胸中有什麼熾熱的事物正在重新燃起——想緊握、想守護、甚至想占有的東西,還有好多好多。梨子果然還不想放手,還想再多努力一下下……
 
  ……
 
  「嘻嘻……」半晌後,千歌甜稚的笑聲重新在梨子耳邊響起。雖仍難掩疲憊,但嗓音中已經沒有了方才的虛無空洞。
 
  「梨子醬,真的好奇怪——」
 
  「跟千歌醬學的啦……」
 
  「——我喜歡你。」
 
  「……!」
 
  「梨子醬,千歌想和梨子醬一直一直維持現在這樣的關係,直到變成老婆婆也還是……可以嗎?」
 
  ……該說千歌有點狡猾嗎?還是太過體貼?
 
  不過至少,梨子的答案也一直會是一樣的。
 
  「——嗯、一直一直!一輩子……」
 
 
 
 
 
 
 
 
  陪著千歌回家,並確定了千歌回房休息。梨子回到臥室,呈大字倒在床上。
 
  「……」
 
  但沒過十秒鐘,又呼了口氣,從床上坐起來。拿起甫回房時放置在桌上的信封,裏頭裝著露比的機票及來賓的觀賽入場證明。
 
  ——稍顯貴重的物品,似乎早點轉交較為妥當,況且若等上學時再跑去露比班上拿給她,也可能引來不必要的好奇目光……更關鍵的或許是此時的梨子情緒仍十分浮動,想靜下來入眠恐怕很不容易——
 
  僅稍稍猶豫了幾秒,梨子在手機點下了撥號鈕。沒過多久電話便接通。
 
  『喂?怎麼了?』露比的聲音聽起來尚精神,至少不像被從床上挖起來的樣子。梨子稍稍鬆了口氣。
 
  「露比,準備睡了嗎?」
 
  『還沒有。』
 
  「那……可不可以等我一會?我現在過去拿個東西給你。」
 
  『拿東西……?』電話另一段似乎沉吟了數秒。『嗯、每次都讓你跑這趟,這次露比過去拿好了。現在方便嗎?』
 
  「欸、」沒有想到露比會如此提議,梨子花了點時間才反應過來。
 
  不過……好像沒什麼不行。梨子家沒什麼不能見人,萊普拉斯也已入睡——就算有不能見人的東西也都鎖起來了——夜裡時間並不寬裕,梨子也就不與露比委婉推託。
 
  「嗯,沒問題。但外面很冷,記得多穿幾件。」
 
  ……
 
  因為母親已回房入睡,梨子獨自開了盞燈在家中餐廳等待。
 
  不一會,門鈴聲響,梨子拿著信封去開門,露比果然立在門外。露比穿著布鞋、樸素的長褲與身上裹著的運動夾克。似乎是剛洗完頭髮不久,桃紅色的髮絲沒有束成任何髮型,自然而然地垂落肩頭。
 
  露比的頭髮竟已長這麼長了。雖被外面的風吹得有些凌亂,隨性放直的長髮依然漂亮流利,透露些許成熟的韻味,配上露比此刻的衣著,更隱然為她添了幾分英氣。
 
  乍見露比散發與平常不同魅力的身姿,梨子不覺間竟看呆了——幸虧露比不知為何,甫一見到梨子也同樣呆愣了一兩秒鐘,似乎沒有注意到梨子異樣的視線。
 
  兩人恰好在差不多的時間回過神來。
 
  「……你看起來精神不錯,太好了。所以是什麼要給露比呢?」
 
  率先打招呼的是露比。梨子亦趕緊將信封遞了出去。
 
  露比雙手捧著信封,似乎已想像到內容物為何,小心翼翼將信封開啟,確認起裡頭的物事來。梨子見露比臉上不自覺地緩緩洋溢起溫暖的微笑。是因為對Lovelive! 的喜愛?還是在期待著與理亞的久違重逢?
 
  「嗯、謝謝。露比確實收到了。那這就不打擾。」
 
  輕輕把東西裝回信封,露比對梨子點點頭,便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梨子急忙喊住從背後將她喊住。「我陪你回去吧?」
 
  「欸?」露比皺著眉回過頭。「就是不想讓你特地跑一趟,露比才自己過來的。你再跟著我回去,不就沒意義了?」
 
  「呃……」露比說得過於有道理,梨子不禁為之語塞。
 
  「……啊、還是你有事要跟露比說,那露比就多待一會?」
 
  「欸……其實沒什麼特別要說的。」
 
  露比的表情越來越微妙了,梨子尷尬地別開目光——實在沒辦法啊、果然很唐突吧——
 
  「啊!」突然的靈光一閃,梨子回頭過來。「那個、你看,如果被黛雅桑知道我大半夜的放露比一人走回家,我豈不被黛雅桑吊起來痛打?」
 
  「你自己別說出去,姊姊怎會知道?唉、算了……」露比伸起手,似乎差點想扶額,但大概為了保持儀態吧,及時忍住了手,僅輕輕撥了撥她的長髮。「你去穿件外套吧,露比等你。」
 
  果然搬出黛雅的名號還是很有用的。
 
  其實……真的沒有理由現在非得和露比要跟露比走一趟不可。只是千歌既然把信封託付給自己,鐵定不是希望自己僅僅是把東西轉交出去而已吧?況且……在剛剛與千歌的談話後,梨子覺得自己必須重新行動起來,不再坐著放任一切流逝。雖然老實說,如何行動起來梨子還一點方向也沒有。但梨子想馬上開始摸索。
 
  「……欸?」迅速趕上樓的梨子,原本從衣架扯下件外衣便要返回玄關,卻偶然瞥見被自己用書本壓在桌子一角的那兩張物事。
 
  梨子不及多想,一把將它們抽出來放進口袋。
 
 
 
 
 
 
 
 
  
  「那你後來有去找小丸說些什麼嗎?」
 
  梨子與露比依著山壁一側,並肩走在夜裡杳無人煙的公路上。梨子忠於剛剛對露比承認的,其實沒什麼特別要說的事,因而僅是配合著露比的腳步節奏默默走著。反倒是露比沒過多久便主動打破沉默,對梨子問道。
 
  「呃?嗯、沒有,我這幾天都沒碰見花丸醬。但是……」梨子尋思,這些事其實露比應也早就知道了吧。索性直接說了。「但是期末圖書館的審議會,我一定會去的。和花丸醬一起。」
 
  「哦……?」露比略顯意外的回頭望了梨子一眼。「那,善子醬的見面會,梨子想怎麼做?」
 
  恰好踏入隧道。兩人的腳步聲在夜晚的靜謐中顯得格外迴盪。
 
  梨子心裡默默突了突。因為這是在那之後,露比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直接提起善子。
 
  「嗯、看來只能錯過了。」但梨子仍盡量維持沒有想太多的語氣。「我查過所有列車班次,無論如何是不可能趕上的。」
 
  「嗯……」
 
  「一定還有機會的。只好等下次囉。」梨子刻意補上了了一句。彷彿想替自己重拾信心。
 
  又或者,不想在露比面前顯得軟弱。
 
  露比沒有接話,不置可否。
 
  ……
 
  「其實,梨子真的對粉絲見面會那樣的事情有興趣嗎?」露比忽然又開口問道。
 
  此時,兩人已默默在隧道中走過了大半。短暫的夜間散步接近尾聲。
 
  「呃、欸?」梨子沒想到會被突然提出這種問題。「見面會的話、有點……」
 
  其實,一直覺得是很麻煩的事情。可是——
 
  「——是因為善子醬的關係才想去、覺得應該要去的吧?」
 
  「……嗯,是這樣。」
 
  因為露比語氣中隱隱的威攝力嗎,不禁毫無修飾地便承認了。
 
  昏暗的微光中,似乎聽見露比悄聲嘆了口氣。
 
  「那,其實趕不趕得上活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去見善子醬,不是嗎?」
 
  「什麼意思……咦!」
 
  好像被紙扇重重甩在臉上一般的感受。梨子不自覺呆立在原地,任由露比腳步掠過自己身邊,正好步出了隧道外。露比抬頭望向兩人今夜皆已在其下徘徊數回的天空,輕吁了口氣。
 
  「送露比到這裡就好了,謝謝梨子——」
 
  「露比、等等!」露比轉過身,顯然對梨子又在最後一刻喊住她感到困惑。但這回露比沒有顯露不耐煩,側著頭擺出帶著疑問的微笑,等待梨子把話接下去。
 
  梨子趕緊將方才塞進口袋的——兩張滑雪票——拿出,向露比遞了過去。
 
  「我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感謝露比……這是兩張滑雪票,露比如果有興趣的話,或許可以邀個人和露比一起去玩一趟?」算是對千歌手段的現學現賣吧。只是梨子不能明白說出口。
 
  露比接過滑雪票,仔細端詳了一會。「呃……這日期不是沒剩多久了嗎?」
 
  梨子露出不好意思的尷尬微笑。露比也跟著苦笑起來。
 
  「你真的為難露比。不過露比知道了,我會收下。」
 
  ……
 
  梨子在隧道洞口注視著。桃紅長髮的女孩背影在夜空下漸漸變小,然後轉彎,隱沒在道路上,步入黑澤家的院落中。
 
  ——回頭想想,正是這女孩陪自己度過了這段最低落的時期,不是嗎。其實梨子感受得到,露比在一點一點表達她願意與自己重新修補關係,雖然表現得有些彆扭。就和梨子自己一樣。因為梨子也還在害怕,害怕自己看起來惺惺作態。但卻又忍不住一直依賴露比給予的善意。

  ……嘛。黛雅之前好像說過,露比和黛雅在這點十分相像,對在乎的人……就是無法放手?那麼,自己至少目前算是沒有被放手吧?這樣思考的話,梨子好像可以安心不少。雖然,梨子知道還有許多許多事情必須努力。在自己能夠再度坦率面對那位仍在不斷變得更堅強的女孩之前。
 
 
 
 
 
 
 
 
 
 
  在入場處領取了象徵印著通往冥界入口的標章後,來自四面八方的小惡魔沿階梯向著地下樓的藏匿的禁忌之地前進。他們為了響應地獄的呼喚匯聚而來。許久以來僅能從鏡界中窺見的夜羽大人,今日將親臨儀式現場。儘管四周一片漆黑,帶著些許罪惡氣息的興奮浮動,無疑正在眾小惡魔間瀰漫。

  他們自然都是為了見夜羽大人一面而來。雖然其中,有的小惡魔著迷的是狂放叛逆的墮天使;有的小惡魔喜愛的是其實有些笨拙卻總是全力回應著觀眾期待女高中生。當然也有人介於兩者之間,或全部都喜歡。

  活動會場一如預期布置成暗色調,低調得恰如其分的會場大小,無論從何處觀看都似仍與台前相當親近。平時僅在直播的螢幕中見到的黑魔法裝飾品,此刻正以各種方式化為實體點綴在周遭。足以令觀察仔細的小惡魔們感到意外的是,平時透過鏡頭騙局在直播中表現出的黑暗場景,竟能在立體的活動會場中再現還原。幾乎像是直接從螢幕被拉進了另一側幻境般。

  有人注意到了穿著低調黑衣,不時從佈景後方穿梭來去的工作人員。雖然黑暗中辨識不清,但年紀似乎都頗為年輕。不少小惡魔以為夜羽大人是……咳咳,意思是說,她在人間的假身分——是位不與人交際的家裡蹲。但這種業餘的見面會,願意來幫忙的都是朋友吧?那些工作人員的身影,重重衝擊了不少小惡魔對夜羽大人日常生活的想像。

  倒是有涉獵廣博的小惡魔,認出了那位疑似工作人員領導者的黑長直的身分,得意的向周遭同好們炫耀。他豐富的見聞贏得人們的讚賞。

  「——!」

  「哦哦哦——!」

  時候到了。

  開場前的待機背景音樂倏然切斷,僅供最基礎的照明燈光亦同時熄滅。興奮的尖叫聲開始此起彼落。舞台前的幽幻的紫霧隨即吸引眾小惡魔的目光,煙霧瀰漫中,一只輪廓精緻猶如人偶的人影緩緩浮現,伴著在場所有人皆首次耳聞的震撼音樂奏響。

  即將從時間縫隙中噴湧出的事物,映入在場一對對閃耀的雙眼。希冀銘刻心中。




────下一回(番外):光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09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veLive! 校園偶像計畫 SunShine!!|櫻內梨子|津島善子|高海千歌|黑澤露比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ndyoyo27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如果這是我平凡校... 後一篇:【同人】如果這是我平凡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all
阿彌陀佛d(`・∀・)b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