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19 百合無限好,只是生不了。

作者:挺逗得│2019-05-22 00:55:56│贊助:4│人氣:248

 
 
  變態出現的濃度越來越高,對此感到高興的本逗果然腦袋開花了~~
 
 
 
  之前
 
 
 
 
 
 
  這兩人,來自和壤的一狐一鬼。
 
 
 
  狐人那方叫做無朔玘,是一名生有十尾的狐人。
 
  在現代,曾因地母賦予的職責導致短壽的狐人族已經從那重責大任中獲得解放。過去的狐人大多擁有多條尾巴,每一條代表九年。而他們平均只有三至四條尾巴。
 
  過早的死別在狐人中並不罕見。
 
  但是,並不代表他們能夠接受這種不合情理的狀況。
 
  竟然如此,那就只能設法突破這種事態,為孩子們爭取未來。
 
  他們想到的方法是──妖怪化。
 
  那是指生物,特別是歸納在陰屬這方的物種偶而會發生的現象。
 
  大量的接觸瘴氣、怨念、汙穢。將肉體當作容器,承受變質的魔力。容納越多,容器的外在改變越大。
 
  而狐人,在一開始生命的設計圖階段就是為了方便妖化而組成的物種。因此他們的外觀不會有劇烈的異變,修為越高,尾巴越多。
 
  雖然對這種方法感到悲傷,但是狐人卻只能用這種扭曲的方式給予孩子們未來。妖怪化後的孩子也確實得到超越凡人壽命的生命力。然而妖狐會成為狩獵妖怪者的目標。這樣的未來也無法帶給他們安寧……
 
  地母需要有人去處裡星球上無處可去的負向能量。與其簽立契約的狐人族長。地母的孩子之一的千尾狐呵護下的新世代人類正是有著如此崇高責任的聖子。
 
  萬年契約的最終聖子正是這名在胚胎階段便完成妖怪化的異例,人間少有的十尾。
 
  在其之後,狐人擁有與凡人無異的陽壽,證明其種族特徵的尾巴也只有一條。
 
  聽完這名金髮金眼、體纏花香,體蓋華服的女性大方地述說的身世。詩人不禁感慨自己有幸拜見最後的多尾狐。不過,念頭一轉。這些不是他們一族的不幸嗎?這不是能夠抱著這種心情對待的相遇,於是詩人對無朔玘道歉。
 
  「別介意。要道歉的是我們腳底踩著的大圓球。況且也沒有獵妖者打得贏婆婆,根本沒有任何困擾。」
 
  這、這樣啊……
 
 
 
  而鬼人的那方名為重凜,是一名魔角使。
 
  鬼人是遠古跟隨妖神的凡人族分得妖神的能量碎片轉化的種族。
 
  展現出來的特徵是如同妖神那高貴的腦袋上那對艷角。鬼人族是一群有著雙角的人類。
 
  根據凡人的靈魂與妖神能量的契合度,愈高愈強。
 
  同時,妖神也是司長戰爭之火與弔唁之冰的神明。極少數鬼人才能在降生之際接觸到這個部分,做為操縱冰或火的妖神使徒出生。
 
  雖說如此,這只是作為天賦的部分。而她,個子嬌小的成熟女性重凜並沒有多加開發這個部分。只有學習能夠應付危機的方法,不像她的密友無朔玘擁有強大的戰力。
 
  她在溫柔的環境中成長,不好鬥爭。是個不像鬼人的鬼人。
 
  纏著複雜的髮型,以雪花髮簪作為裝飾。與無朔玘一樣穿著狐人編織的華麗服裝。不過,她是沒有參加會議的一般民眾,樣式相對簡樸。
 
  他們是在令人記憶猶新的『黑日事件』發生的前後、也就是六十年前出生的。
 
  因為鬼人的壽命是凡人的兩倍。妖狐則有著強烈的魅惑性,外貌通常維持在年輕動人的階段。兩人都是賈利得所謂的外貌年齡詐欺犯。
 
  作為一起長大的好友,個性之中也有相似的溫柔。
 
  得知詩人的職業,他們也不吝嗇地提供坊間趣聞。由生長在第一個凡人與亞人融合的國家的她們描述的和壤與外界記載的資料有著微妙的差異。對詩人而言是非常棒的一場交流。
 
  「那個魔法師先生,如果沒搞錯的話……應該是我們偉大國母的襲胸仇人吧?」
 
  「唉?師傅做過那種事情嗎?」
 
  「婆婆也不太清楚,那是一個叫做亞爾的傢伙告訴婆婆的。本來那傢伙滿口糊話我還不信,見到小茉莉的師傅本人,以及國母大人的反應。應該與事實相去無幾。」
 
  茉莉看著和壤國母離去的方向,心裡想著該怎麼跟對方賠不是才好。
 
  說著要讓年輕人們好好聊天自己回去休息恐怕只是原因之一,主要還是不想遇見師傅吧。茉莉如此推測。
 
  「對了,茉莉。你是不是不擅長控制魔力?」
 
  「唉……是的。」
 
  沒有主動提起的事情被重凜帶出,茉莉面帶疑惑看著這名儒雅的女性。
 
  「其實我也曾有過這種問題。那時一不留神就會把東西或是人凍住,經常讓姊姊幫我善後……求助周圍的親友們也都像玘那樣,他們只是靠著感覺就能做好,並沒有什麼能告訴我的訣竅。」
 
  「凜姐也懂這種感受啊!我第一次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
 
  對著感動抽鼻的茉莉,凜繼續說。
 
  「具體的方法是有的。訣竅也不是他們說的那樣,有什麼自然在體內運轉的能量……我認為,應該要把他當成友好的鄰居對待。」
 
  「鄰居?」
 
  第一次聽見的說法,詩人對這名女性對魔力的見解產生興趣欲聽後文。
 
  「沒錯,就是鄰居。」
 
  走進高塔中心的巨大電梯之中,準備離開八方大樓的七樓。重凜壓低聲量避免引起他人反感。「在這裡上班需要用到腳踏車移動吧,真累人……」面積廣大的大樓帶給無朔玘這樣的感覺。
 
  「首先,我們不認識它。沒辦法像玘他們那樣將它當作身體的一部份接受。」
 
  「是這樣嗎?」
 
  這只是我的想法。她要因疑惑而歪頭的茉莉不要將她的個人感覺放在心上,這種事情跟人的習慣一樣,終究只是經驗分享。比起不認識,茉莉個人的感覺比較像它(魔力)想吞沒自己。
 
  「那麼,我們該怎麼跟不認識的鄰居接觸呢?」
 
  「……以禮相待。帶個禮物給人家印象會比較好吧。」
 
  「當然是先舔它一波!狐……!」
 
  「玘先閉嘴;沒錯,茉莉真是個有禮貌的孩子。」
 
  重凜挪走無朔玘湊到茉莉面前的癡臉並從她身上順走一顆糖果交給茉莉。有禮貌的孩子惹人疼,好乖好乖~~
 
  「不過,凜姐。對方是魔力耶……」茉莉拆開糖果往嘴裡扔。橘子口味的。
 
  「沒錯,這的確是個大問題。不過呢,就像氣候差異一樣。我們也能感覺到環境魔力的變化。比如說,乾燥高溫的地方會聚集著火元素。這種性質的魔力會喜歡什麼東西呢?」
 
  「可以燃燒的……讓它顯現擴張特性的東西。」
 
  「嗯嗯~~魔法師的徒弟在這方面比我還熟呢。就是這樣,我們要跟這種火元素濃烈的環境進行魔力調和的話就需要提供它們柴薪,讓自體魔力的性質偏向調和木元素的感覺。危險一點的說法就是引火上身玩火自焚了。」
 
  「凜姐……」
 
  叮咚!
 
  抵達中央大樓的一樓,八方車站。人群紛紛往車站西北方,也就是要乘上前往賓客接待區域的火車方位前進。
 
  受邀參加會議的人們大多下榻在杜拉迴克瑟規劃為八個區塊的西北方(賓客區)。無朔玘則領著眾人走向鄰接電梯出口的美食街。「一塊錢也不肯放過,這個國家的人真會做生意。婆婆我就沒這種精神了~~」,聽見密友說的話,重凜笑而不語。
 
  拿起疑似手機的黑色通信器告訴賈利得自己跟著這些人去吃午飯,茉莉接著與重凜繼續討論與魔力的接觸問題。
 
  詩人這才看出茉莉對這個問題重視的程度。想不到她竟然這麼的煩惱。
 
 
 
 
 
 
  【我在車站的美食街吃午餐,師傅自己繼續玩吧~~】
 
  「怎麼怎麼?是瑪蕾因嗎?」賽蓮趴在賈利得背後看著他的聯絡裝置屏幕問。
 
  「不是你家的蠢猩猩。是我家的笨徒弟。」
 
  「哎哎~~那個孩子很可愛。胸也很大!」
 
  仙獸的巫女傻笑著嚷嚷,粉髮的外交官用力地敲了這顆不看場所的腦袋。
 
  「呀哈哈~~這下給力!」
 
  大概是酒精灌多了,斯芬克斯用了兩成力(能讓凡人族腦袋分家)也不見這個海妖喊疼。反而笑得更嗨、更大聲。
 
  「吶吶~可愛的徒弟說什麼?」
 
  「你瞎了?螢幕不就在你眼前?」
 
  「被芬芬敲的老眼昏花,看不清楚……」
 
  「是醉了吧?」遭到控告的犯人移開視線看著不遠處忙著與他國代表談話的獨角獸,矢口否認自己的行為有造成對方的傷害。
 
  「賈賈心情不好嗎?態度很兇呢~~」
 
  「問題的答案是否。態度則是一慣的惡劣。我不認為自己面對你們的時候有做出友善的行徑。」
 
  「少來了,之前跟阿本一起給我們全體幫了個大忙。沒有你們,我們現在可能已經回歸源流了。」
 
  「單就這點,我也必須道謝。」不怎麼喜歡賈利得個性的斯芬克斯禮貌致謝。
 
  免了免了~~賈利得揮了揮手,彷彿要將這令他煩躁的感謝掃離自己身邊。
 
  以前從巨大的危機中幫助仙獸種不過是因為瑪蕾因不停的盧、一直盧,盧到賈利得受不了才出手的。至少這名泥人是這麼判斷自己的行為並非施救。
 
  受到這兩名為了瞭解同胞現狀前來接觸自己的女性感謝不是他現在一臉煩躁被塞蓮趴在身上的目的。
 
  因為也受過這仙獸種一些照顧,人情交易未清,他才會接受賽蓮的邀請與他們對話。
 
  只是從賽蓮開口說話到現在,對話的節奏一直被她帶著走。即便多次表示自己並非蘿莉控,這隻長的很像人魚族的仙獸種還是硬要賈利得帶瑪蕾因去戶政事務所領證,給自己掛心的同胞幸福。
 
  「那傢伙只要能做研究就很幸福了。」
 
  「不不不。你看嘛~~那孩子呢,基本上是很依賴別人的類型。如果沒有個腦袋冷靜的人替她瞻前顧後,很容易就闖下大禍了。像是呢………對,就是她在離開天境之後第三年就弄出第一攤『獸災』。到現在我都還記得熟人上報紙的那種…………餘有榮焉!只是啊~~接著就看到同胞的大頭照底下掛著不凡的賞金,那種…………這是我家的孩子!快看,這是我家的孩子啊!想跟別人炫耀的心情在地上的人看來都是單純的災難。聽說那陣子的瑪蕾因活得很辛苦……」
 
  現在也差不多就是了。賈利得想起她吃草的樣子。
 
  「而且啊,我也希望你能得到幸福呢~~畢竟賈利得你這麼善良~~」
 
  …………
 
  ……………………
 
  「嗯?什麼?」
 
  一直敷衍著賽蓮的賈利得沒能及時反應。聽懂了她剛才拼湊的單字組合,他依然不能理解。
 
  善良只是因為她的主觀產生的誤會。可是……
 
  ──為甚麼需要幸福?
 
  「瞧你這個樣子……基本上,我們家的瑪蕾因對一般生活很容易滿足。一直是個幸福的傢伙。朵迷那個小傢伙只要有酒能喝就很高興。但是,賈賈不一樣吧?總是欲求不滿……還是該說根本不懂幸福呢?這樣的你多多與他們相處也能知道什麼是值得高興又正向的事情了。」
 
  被迫揹著賽蓮面部朝下的賈利得嘆息。這傢伙果然什麼都不明白。
 
  「先不提你那個酒鬼徒弟。我和你家的大猩猩對這個世界的人類而言是一種危害。像我這種壞人的幸福不是你這樣正派的仙獸種大人能夠明白的。」
 
  「是嗎?」
 
  竟然不明白就得問清楚,如此簡單的道理令賽蓮提出疑問。
 
  「那麼你……」
 
  ──現在幸福嗎?
 
 
 
  本來就不擅長應對那隻海妖,還被問了奇怪的問題。談話期間人潮早已散去,獨自待在龐大電梯裡的賈利得望著八角狀電梯裡的裝飾。極盡奢華之事,心底這麼吐槽著。
 
  對那種樂觀正向,怎麼捉弄也不會哭出來的對象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幸好那隻粉毛獅比她還懂氣氛怎麼寫強硬的拉走那隻太陽一樣對不死生物有害的海妖。
 
  什麼幸福啊……
 
  那種東西根本意義不明。說到底幸福到底是什麼?又怎樣才是幸福?
 
  幸福的人能夠知道自己現在很好很滿足嗎?不幸的人為甚麼會覺得自己不幸?
 
  還有,根本不是每個人都需要這種無形模糊的東西。世上能夠依靠的東西只有具有形體、能夠清楚標價的東西。
 
  人類的意志或許真的有什麼厲害的地方,但是沒有遇上狀況,人根本無法展現出所謂的意志。歸根究底也只是比較過後勝出的一方、吻合大眾期待的那方才會得到稱頌。也就是在公平公正公開的「大家」眼中是美好的事情才配稱為「幸福」。
 
  說起幸福,在它龐大的定義分支內還有一個叫做小確幸的東西。
 
  它的本質只是一種自我暗示。在龐大的負向懲罰中偶然獲得的、能夠掌握在手裡的渺小幸福。這種事情不過是欺騙自己,向這個不能順心的現實妥協而以。
 
  與其每日累積這種小小的謊言導致自己不再去追求真正需要的東西。不如一開始就別去思考到底什麼才是幸福。
 
  那個仙獸巫女就只會說一些模糊概念的東西。口腹之慾也好、精神糧食也罷。反正貪婪無度的人類永遠無法滿足,永遠都是不幸的生物。這次飽了不消多久又餓了,繼續尋找下一個能夠滿足自己的幸福。這種負向的循環很好,很美妙。
 
  飢渴果然是人類永遠無法抵達完美的證據。捨棄肉身同時也是捨棄許多不需要的缺陷。就算不想追求完美,現狀果然比較高效。在這樣的立場觀察渴望強烈的人們不也是一種壞人的幸福嗎?
 
  根本不需要海妖口中那種精神上的贅肉~~
 
  發牢騷般在內心證實自己的觀點無誤。賈利得搭乘的電梯終於來到一樓。
 
  叮咚!隨著電子音響起,電梯的大門敞開。車站內的亮眼燈光緩緩入侵光線柔和的電梯。
 
  沙──
 
  「嗚哦!」
 
  有什麼東西混在光線中闖進賈利得的貓娘面具不壞曜石彈開它導致賈利得的泥腦袋被挖出缺口。
 
  「不是心臟?奇怪的中心點……」
 
  幾乎沒有抑揚頓挫的少女嗓音跟隨在後,慢慢敞開的電梯正面,八角形電梯的七塊鏡面反射著昨天才見過,穿著破爛布衣的少女……
 
 
 
  之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07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神棍|魔法☆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lame01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y0522小說更新
最弱之人成為最強殺手-21 校園陰謀篇VII 特殊課程(下) 俊翰VS克洛奧斯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