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曹孟德席開銅雀臺 郭奉孝望門識荀娘

作者:藍光❤鯊魚│真‧三國無雙│2019-05-21 10:56:22│贊助:56│人氣:578
曹孟德難得暢心,不覺已然酩酊,郭奉孝卻是份外留心,不敢貪杯。因上午荀娘子之言,定然伴曹孟德還家,把曹氏扶持入室,推入幃中,曹操趁著酒力,握著他手糾纏,喊了幾聲:「奉孝伴我。」,郭嘉不得已,與他親了嘴,作陪一會兒,直至入睡,才得告回。




※底本金瓶梅第十三回。



  卻說一日,郭奉孝入文和房內,文和告道:「曹官人使小廝拿拜帖來尋你吃酒。」奉孝接過拜帖,仔細看罷,知那曹孟德念想,不好失禮,於是打選衣帽披風,梳理整齊,便備下駿馬,逕入曹府。

  是時曹官人不在,唯有他渾家,一多病多情的小娘子,渾名「文若」,夏月間戴著銀絲髮簪,斜挽雲鬢,戴銀墜銀釧,穿薄藕絲對襟綢衫,一條紗裙兒,一雙月白的腳踝露在鴛鞋外,立在門臺上,手裡拿一支團扇,原是在望那曹孟德歸否。

  郭奉孝留心,雖是穎川故人,往昔少年,倒也未曾入得邪想,料得這荀文若年過破瓜,出挑得越發標致。

  對面一見,人生得甚白淨,月牙般細細一簇柳眉,猶自多情,看得越發憐愛,不覺間魂噴九天,只是不敢露跡。便向前作揖,荀文若還了禮,低眉順眼,以扇遮面,不敢相看,旋即入院裡去了。

  琴童引郭奉孝入內客坐,拿出一盞茶來,奉孝吃了。荀娘子隔著屏風,不敢大聲,怯怯道:「我家官人適出,不曾來家,這才失了官人的面。一會兒若往哪裡吃酒,還請官人看在奴的面子,勸他早些歸來。」

  郭奉孝一聽這娘子之聲,宛如鶯燕,早已心蕩神移,只是正經道:「嫂子既然吩咐,在下怎肯失託。」心下暗忖,定要拿此婦人,只是不顯於面。

  才說著,卻見曹大官人還了家,那荀娘子旋回了房,不滯於此。

  曹孟德見得郭奉孝前來,道聲「有失遠迎」,於是分敘主客,吃了盞茶,說:「銅雀臺方落成,那二喬、孫夫人俱已安排,成我臺中名伎,奉孝何不同往一樂?」

  郭奉孝心說:「荀小娘子若獨守空閨,定然傷心羞憤,只是我不好拂逆大人興頭。」答道:「大人何不早出此言?」便在家中吃過菜色,才一同起身備馬,往勾欄後巷裡去。

  入了銅雀臺,有大喬、小喬,孫尚香,步練師,皆曹孟德鈔檢孫家後,各罰為官奴,再自江東使銀錢封來。此番有郭奉孝入席幫閒,曹孟德左擁右抱,心滿意足,哪裡掛記得住家裏邊那望風的多情小娘子荀文若?卻是郭奉孝心心念念,雖有韶樂在耳,佳人在懷,仍食不甘味,只想小娘子之言。

  酒酣耳熱後,曹、郭二人,如何在臺裡顛鸞倒鳳,顛三倒四,餘話休提。

  飲至三更,方放了人。曹孟德難得暢心,不覺已然酩酊,郭奉孝卻是份外留心,不敢貪杯。因上午荀娘子之言,定然伴曹孟德還家,把曹氏扶持入室,推入幃中,曹操趁著酒力,握著他手糾纏,喊了幾聲:「奉孝伴我。」,郭嘉不得已,與他親了嘴,作陪一會兒,直至入睡,才得告回。

  入了大廳,荀文若見郭奉孝出,衣衫稍嫌凌亂,雖不察原因,倒也出來拜見,道:「家夫貪杯,卻是今夜官人您受了累,還願看奴薄面,為奴在外撐持,奴在此多謝。」說完施禮。

  方才遭此歪纏,本來內心不甚歡暢,豈料這番荀彧溫言軟語,把郭嘉聽得心內酥癢如狂,直想上前去摟抱住,卻不好發作,面上仍定,還了禮,道:「小娘子耳提面命,上午才吩咐,在下於歌臺淹留夤夜,好歹刻骨銘心,未敢忘卻,非得同曹大人一塊兒還家,方解了小娘子憂愁。」

  又道:「若使小娘子擔心,反而顯得在下辦事不力了。曹大人在臺裡,被那些江東的妖精瞎纏,走出堂門,猶惦記著幾號成都的粉頭,大人也南風,對花名『玄德』的、『孝直』的,忒難忘懷,被我再三攔阻道:『您若不歸,荀夫人便傍著門階,持燭探首,恐一宿未曾闔眼。』說得大人心裡受用了,方才來家,可見大人心裡猶想著夫人。」

  荀彧聞言,雖是受用,只苦內子仍不失風流之性,難免面露西子捧心之態,看得郭奉孝垂涎欲滴,只是不敢表示。

  那荀娘子道:「難為官人看奴腆面,諸般用心。早在過門之前,奴已知他在外邊萬般胡行,卻不好攔阻,不聽人來說,倒把奴氣殺了一身病痛在房裡,往後但凡郭先生作陪,好歹記得奴家難處,勸他早還,奴有重謝,不敢相忘。」

  這郭嘉聽得此言,但想:「深深的香閨裡,竟生生開出條門路來,教我雖是大船,也好駛得入小港。」不覺滿面帶笑道:「難為小嫂子說出的這些貼己話,我與曹大人既是平素相知,何苦不力諫於他呢?嫂子大可放一百二十萬個心,若有甚吩咐,交代在下便是,在下勉力而為。」

  荀彧聞言還了禮,請郭嘉入座再敘,教書僮看茶,與郭嘉吃畢,郭嘉道:「我先行回去,還請娘子小心門戶,莫失了風,引得賊人入內。畢竟娘子美貌無雙,世間難得,嘉甚恐娘子安危。」荀彧知他關懷,再三言謝,郭嘉這才真告了辭。

  回了家,一宿無眠,想著那荀小娘子美目巧笑,白嫩面皮,藕臂玉腕,偌長青絲,溫言軟語,不覺間睡去,白日裡醒來,竟覺被中褲中一片淋漓,方知是想著小娘子丟了,羞慚至極,不在話下。

  卻說自此一夜,識得荀彧秉性溫良,又夢裡與他偷歡交纏,好似那宋玉交了神女,麗娘會了夢梅一般,但覺那荀文若寬衣解帶,定然甚是妖冶,只是作人門裡人,好歹是婦道人家,不好與外頭後生丟了手,方那麼羞怯。

  郭嘉便安了心,鐵了意,定要圖謀此小娘子,至鴛鴦帳中勾頸,始作得此生心願足矣。每與曹操飲酒過夜,脫了曹氏糾纏,便偷偷來家,一逕到院中遠遠站立,不敢懵懂靠近,若看見荀彧正在門首,雖有些話,想與這小娘說,只是左右丫環奴婢,書童小廝,不好摒退。

  若干日子,郭嘉於院外左右踱步,時而咳嗽,時而與彧對眼,或是對門久立,巴巴兒地望那荀令君,或望那香閨裡。

  荀令君不敢對眼,見他來,羞怯怯的,只是閃身進了屋裡。卻見紅燭火映著那勾人儷影,深閨重重,摒絕他非分之想。

  郭嘉見他閃身入內,怕意有未逮,不好要強,便自去了,回了頭,卻見那荀娘子正打開紗窗,探頭偷瞧,與他四眼兒相視,只此心期眼意,酥麻不已,不欲言表,彼此識得深意,只是未曾下得去手。


  一日郭嘉又來院外站立,荀彧識得,兀自怯喜,使一個小書童來引他入內。郭嘉見狀,故意試探,問道:「你主母請我做甚?你爹在家裡不在?」

  那小書僮道:「我家主子不在,主母請官人入內喫茶,等候主子來家。」

  郭嘉恨不能早得此意,早早入園子裡,進到小娘子屋裏坐下,室內薰香已設,帳幃廉鈎半放,書童前來上茶。

  郭嘉猶自等候,良久,那荀娘子才自屏風後繞出來,嬝娜娉婷,穿得一表人物,宛若觀音菩薩一般,來到座前,略施薄禮,方道:「多承官人美意,奴甚感於心。只是我家大人前兩日去了銅雀臺,便忘了家,一連兩日未曾回來,不知官人可曾見過?」

  卻說後話兩人如何偷期,吃過酒菜,梳洗完畢,銷金帳內,唇齒相接,迎送臀波,還有餘話,且聽下回分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99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真‧三國無雙|真三|小說|創作|衍生|同人|真三國無雙|嘉彧|郭嘉|曹操

留言共 2 篇留言

roach
甲爆

05-21 12:17

藍光❤鯊魚
荀彧是小娘子耶哪裡甲05-21 21:53
roach
trap?

05-21 22:02

藍光❤鯊魚
他是一個被老公曹孟德放在家裡可是不用的人妻05-22 01: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comet122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原創角色】CP攻受問卷... 後一篇:開真三八的拍照模式出來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xis各位提督
艦C同人小說最新回+設定正式更新囉!歡迎來寒舍參觀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