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黑山-19

作者:大理石│2019-05-21 01:50:36│贊助:10│人氣:404
※GBF的古戰場大爆炸啦!



----------黑山-19

  艾賽紐山峰的守望者,黑色關卡,卡亞嶺。

  它聳立在卡拉卡亞山脈的正南方,引導歷代受選者們走向通往天柱的門扉;它的山線肩負著調停者賦予的重任,其重量壓實了每一寸砂石、每一分日夜。卡亞嶺的時序是絕對的,春夏秋冬四季規律、陰雨晴霧不差分毫,因此這裡的植物也長得特別茂盛,它們在永恆中找到了最為適當的繁衍方針,正如擺在書頁中的天外祕境,這座山所擁有的事物有限、卻始終美好。

  根據前一位守門人所言,此地被裁切的時光源於艾賽紐天柱誕生的年代,是最初也是最完美的時間點,卡拉卡亞將這份完美保留在天柱周遭,順道連身為關卡的卡亞嶺受惠其中,但在卡亞嶺經歷二十餘次輪迴的班尼楊始終不明白,神明到底從這份不變中看出了怎樣的美景。

  他每每站在的最高處往外看著,面對偉大的卡拉卡亞山脈、面對白日夢中的卑亞茲海平線,看著看著、等著等著,班尼楊想,假如日夜依舊、時間如常,那不會有甚麼東西是永遠不變的,就算真有永恆,那過了這麼久時間,總該讓他找出點值得神明回首的美妙之物吧,於是班尼楊就用盡各種方法探索屬於卡拉卡亞的國度邊境。也許山之神想挽留的存在並只不是停留位於表象的好,而是藏在某處某地、留在某塊岩石下頭的秘密,但就算他將散落於山間的符號全都寫盡,那份假設依舊無從論證。卡拉卡亞只是塊能容許非人之物與生靈共存的山嶺,處此之外沒有任何奇特之處。

  徒勞無功地繞了一圈又一圈,走著走著,便渡過了千百個年頭。

  班尼楊並未完全與世隔絕,他只是被困在那,困在卡拉卡亞的領土中與野獸相伴;作為守門人,他必然得見證位歷代山之主的造訪,雖然那段時間不長,就是那倒映著對方容貌的短暫時光,但他能和人類同胞說上幾句也足夠了,接著他會消失,並在黑暗中等待下一世的開始。對於一個軟弱的人類來說,這些都不算真正可怕的事,縱使離群、縱使獨活,他還是能找到排解孤寂的方法,真正可怕的是時間在把歷史刻畫在班尼楊的腦袋裡,他意識到萬物皆靜、唯其獨動,這份異樣感逼班尼楊起了擺脫輪迴的念頭。對一個渺小的人類來說,這份神明賦予的能力與職責都太沉重了。

  今天與明天一樣、今年與明年一樣,那朵白花會在四月二十二日早晨被野鼠啃下,那座築伏草間的第十三座鷦鷯窩有三顆蛋,它們會在五月十八日太陽自正上方偏走五度後孵化,其中一隻蛋殼沒能完全打開的幼鳥在五刻鐘後死去,班尼楊曾替私下它撥開四百七十一次的蛋殼,它也毫不意外地死去了四百七十一次,一如既往,之後他索性把整座鷦鷯窩給毀了,那年三隻幼鳥沒能存活,隔年在第十三座鷦鷯窩中又出現了三顆蛋,兩隻幼鳥出生、一隻幼鳥死去。

  哪時才能在天上看見一片錯走的雲絮?他問。只有我的時間在動嗎?——突然間,變化來,卡拉卡亞默許了人們建造了第三門,山嶺的時序出現了些許瑕疵;百年之後,祂又放任了外來者觸碰塵封已久的第三門,無論有意無意,此後的祂都已不再完美。

  接下來還會發生甚麼事?我會變成怎麼樣?當變化發生時,本該欣喜的班尼楊卻總是想著,他思緒跳脫不了卡拉卡亞的凝視,深埋於人性中的貪求之光每每讓恐慌所遮蔽。

  那位守門人不曾真的想過自己的住所原來也有粉碎的一天,習慣了平靜、習慣了理解山的永恆、習慣了輪迴與完美,他的生命已讓卡拉卡亞的神性束縛。回想那場陌生的陰天曾讓他欣喜若狂,而後喜悅冒著陣陣的濃煙,渴望的火光時強時弱,等到了第七天後,班尼楊才意識到自己如此懷念那個可預測的時空。

  「也許對卡拉卡亞來說,所謂的美就是那份熟悉吧,」班尼楊把厄米特蛻下怪物石殼當作談話對象,他低聲感嘆,「而我不正因厭倦了漂泊與變化才成為了守門人嗎?」

  那尊怪物石殼的望向天際,班尼楊也跟著看過去,他看見一絲午光在雲窩的彼方閃爍,彷彿一顆明星,那道巨大的雲流天井是厄米特的火焰燒出的破洞,可能也是遭遇異物侵蝕的卡亞嶺僅存的出口,殘餘的能量維持熱流不散,雲璧則挨著熱流悠悠盤旋,那層層渦盤看起來景異常壯麗;往左望去,襲擊山頭的活風雨仍持續逼近,儘管雨牆所劃分的邊境仍就遙遠,但它雨雲已先一步伸向雲井。墨黑汙濁的雲花一開始像是被捲入漩渦的浮葉,一會兒後浮葉凝結成鞭爪,爪子順著井邊爬向出口,隨即遮蔽了所剩無幾現實之光。

  「古兒,你沒說過這份工作能這麼無聊,」班尼楊喃喃自語,「可是現在又有點太刺激了。我就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也許我該再等上個一千年......」

  強風揚起,班尼楊下意識地躲在石殼身後,等風勢稍歇,他才準備要爬上去把鑲在殼上的白色牛角給摘下。

  牛角的主人是厄米特.墨勒忒,他曾經是個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瘋子,卡拉卡亞的異界居民幾乎都耳聞過厄米特在大船遺址立下的事蹟,所以當班尼楊聽說常規局要找所謂的厄米特.墨勒忒上士負責本次行動時,他心中第一個念頭就是自己將會提早結束這一世的任務,而且是已失敗收場。

  當年倖存的綠洲居民曾說,厄米特是和火焰締結契約的術師,它們口中的火焰指的是因生靈對熱與火的認知所聚合而成的虛構靈體,和元素本身完全是兩回事,所以會和火焰結約的術師單純只能用發瘋來形容,與火焰結伴終將亡命於火中。可惜厄米特如預期般地將遺址所在綠洲化為烏有,最終卻留下了自己一條小命;他帶來的烈火燒之不盡,未來還將持續遺害人間。

  那場爆炸雖然犧牲了許多生命,包括了厄米特的夥伴,但此舉就大局而言卻是好的,因為常規局跟大船綠洲的守護者都本來就把火焰當作是最終手段,為了壓抑真正的惡夢,它們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卡拉卡亞需要的就是這份恐怖平衡。如今常規局又找上了厄米特,妄想用它的存在試探艾賽紐的極限,班尼楊那時沒那種心思去問常規局為何又把那個瘋子找來工作,他僅僅是質疑常規局是否擬錯的策略,因為光是一把火是燒不乾一座湖的,縱使那道火焰再怎麼瘋狂也抵不過神明的一個念頭,要是他們執意要使用錯誤的力量行事,那後果恐怕就不會只是災難那麼簡單了。

  沒想到真正搞錯的人是班尼楊,原來厄米特不是錯誤,他是混沌才對。

  「——啊,狗娘養的!」班尼楊看著自己燙傷的手掌大罵,這是他第二次被墨勒忒的火焰給整了,「狗屎爛角,我該直接拿把槌子把你敲下來......」

  世界上一群名為化身者的族群,他們不幸持有的魔法天賦在某些巧合下會使流傳於血中的獸性化為實體,最終使其外貌與心性遊走人獸兩端,是不倫不類的生物。化身者的心智很容易受到獸性面的影響,此外他們還擁有一定程度的魔法能力,未經訓練的魔法天賦者大體上能會被歸類為術師,而這些化身者們等同於握著一張聯繫異界的通行證,只要找到了方法就能行駛力量,所以最初班尼楊以為厄米特便是靠這點術士潛力和火焰締結了主從契約。既然他本來就是瘋的,那瘋到玩火自焚到不怎麼讓人意外。

  結果厄米特是巫師。他是巫師,也是化身者,最可笑的是它還具有通靈天賦,能直視靈魂的巫師就跟一盤甜滋滋的蜂窩沒兩樣,光是呼吸就會招來厄運,作為三合一產物的厄米特能活到現在簡直就是奇蹟了。

  「他不是與火焰定了契約,他的化身就是火焰的一部分,」班尼楊在熔岩窪地外喃喃自己,他拾起一塊石頭,把它當成了包藏火焰的琥珀,「......墨勒忒的靈魂......被世界遺忘的火焰......」

  "馬努斯,汝怠慢矣。"

  突如其來的呼喚讓班尼楊慌了手腳,他抓著石頭四處張望,金棕色的鷹眼在雨與岩石間來回搜索。那道聲音來自封閉的雲井,出聲者呼喚的是那位在一千七百九十二前年初次承接守門重任的凡人。

  "馬努斯,吾知曉所有,靈群已道盡一切,皮利耶人與奧盧馬伯爾人之作為,吾皆明白。但為何卡拉卡亞放任臺基被外人接觸?為何汝未盡職責,阻止天座遭受試探?此地已失去神性,淪為不敬者之地,地水犯上,邪魔肆虐,難道此等逆天惡行也是在汝漠視下發生嗎?"

  「我不曉得,調停者大人,卡拉卡亞從來沒對我說過任何事!我只是個依循山律生死的門鎖,沒有資格過問山的意圖......」

  "馬努斯......馬努斯!"調停者怒號。

  天音將班尼楊壓倒在地,他伏跪在地上哀求:「請原諒我的無理,調停者大人......」

  "汝引山火至此,究竟有何居心!"

  「山火......他是黑山之主的保護者,我無權過問卡拉卡亞為何容許他們倆同時入山,早在七十五年前的空座之後,卡拉卡亞就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完美無缺了......」

  "......不過是須臾一瞬......"調停者的聲音一度遠去,它化為氣流繞過彼方的塔樓,接著才又說到,"......可悲的火魔竟也能踐踏聖地,汝還稱渠為保護者,這是何等褻瀆。"

  「我向您保證,他是位值得尊敬的偉大鬥士,他雖然身為火魔卻不忘人心智勇,所以還您請容許他帶著山主繼續走完這趟路程......」

  "若卡拉卡亞同意,吾便同意,若汝認可渠之榮耀,吾便認可......啊,何等變異,是時潮湧至,運命所使......"調停者的停頓飽含了思索與探究,一會兒後,祂接著說"......馬努斯,繼續行事吧,引導山主歸於天座,爾後吾必為此立下判決。"

  「是的,調停者大人!」

  "是矣,吾在此宣告,調停之刻來到!"號令落下,封閉的雲井之頂頓時開放,一度侵擾的黑雲退回了雨牆邊,黑雲怨怒地翻滾著,隆隆作響的雲頭正蓄積著下一次衝鋒的能量。"命運予吾等權柄,吾等予命運承諾,無論萬物如何來去,皆為許那初生誓言。"

  語畢,調停著的威壓隨之散去,班尼楊抬起頭來看著天空,他繼續做他該做的事情。班尼楊把石殼上的牛角敲下,由於不能空著手拿,現有的布條或繩索也耐不住角上的高溫,所以他就找了些薄石片當隔熱物把角給夾住,外頭再以布條包捆。

  回去的路上班尼楊試著不去想調停者將要如何處置這場儀式,但太多未知擺在眼前,他無法不去猜測那位看著卡拉卡亞誕生的大人究竟會對整起事件下達怎樣的審判。到時班尼楊會被怪罪、甚至遭受處刑嗎?又或者成功地活下來,成為一位不受拘束的自由人?搞不好,最好的情況仍然是一切照舊,他繼續擔任一位守門人,度過下個千百年,直到卡拉卡亞又選擇了一位新的守門人。

  想到這件事,班尼楊才發現自己忘了問古兒,在他到來之前她究竟當了多久的守門人,是兩千、三千、或五千?在古兒之前還有其他的守門人嗎?

  不過現在他更該關心眼前的兩位士兵到底是死是活才對。

  「你們還沒死吧?」班尼楊問。

  倚在廢墟牆邊的麥傑正在呼呼大睡,躺在地上的厄米特雖未入睡,然而一臉蒼白憔悴的模樣彷彿命不久矣,離永眠只差一步了。「還行。」厄米特的話語或著呼氣聲一起出來。

  「哪有手下睡的比長官安穩的道理,真不長眼!」

  「......班尼......楊,剛才有東西過來了,它看了我們一眼......接著就鎮壓了這塊土地......」

  班尼楊本來想說點謊,可是在通靈者厄米特面前說謊根本沒意義。「祂是調停者,這場儀式已經在那位大人的管轄之下了。」

  「......那位大人......打算做些什麼嗎?」

  「我不知道,墨勒忒,我只是個小小的看門狗,那些偉大的存在沒有義務跟我透漏任何玄機,」他停頓了一會兒,「我只知道,調停者的造訪必定伴隨著轉折,祂有權定奪這場儀式的成敗,甚至包含了儀式本身的存續。」

  「但願祂還不曉得常規局想幹嘛......」

  「都是命運啊,墨勒忒,對祂來說,接下來的事情全都是命。」

  「命?這不是挺好的嗎?呵呵......」

  「嘿,我現在該怎麼處理這玩意兒,你的牛角。」

  「它......本來該在哪,就放在哪吧......」

  厄米特使勁抬起雙手,班尼楊也順著他的意把被綁著的對角放在厄米特掌上,此時角上的能量與本體起了共鳴,火舌瞬間就把外物燒得一乾二淨,拿到角後的厄米特顯然也稍微恢復了力氣,他的雙臂不再顫抖,失焦的藍色眼眸逐漸被煤煙覆蓋。他坐起身子並把握住對角的雙手擺在大腿上,他攤垮的雙肩引出三頭肌的肌理,協助肺袋收縮的肋間肌與斜腹肌彷彿凝結在岩漿上頭的粗石,只要稍稍鼓動就能見著縫隙裡熱焰。

  準備了幾秒後,厄米特一鼓作氣把角放回頭顱兩側,炙熱的角面瞬間燒透了他頭髮與皮膚,刺鼻的硫磺味與厄米特憋忍哀鳴混成一團;火焰點燃了他的身軀,燒盡那身人皮,但蓋在他身上的雨衣卻沒半點事,那道火焰只是為了懲罰厄米特而存在的刑具,他越是忍耐,火焰就燒得越旺,厄米特那身因碳化而沾黏的軀體縮成了一塊,爾後新的軀體又從炭皮中蛻變而出——最後,他用那對雙詭異的牛蹄腳站了起來,隱忍的哀號這才化為一陣嘆息隨火焰散去。下半身為牛、上半身為人、人身上頭頂著的又一顆牛頭,化身怪物厄米特暫時活了過來,但依然是那副遊走垂死邊緣的模樣。

  「老實說我覺得你這副尊容肯定嚇到過不少人,」班尼楊皺著眉頭說道,「有多少人知道你的另一面長這副德行?」

  「這要看你是問哪一邊的人,好在不是所有化身者都有這麼戲劇化的樣貌就是了。」

  「化身者通常是被獸血、詛咒或古老的誓約所困,你是屬於哪種情況?」

  「無可奉告。」

  「反正不管哪種情況,你們都是獸性的奴隸。」

  「獸性的奴隸?潛伏於基因中的變形因子實際上屈服於魔力賦予的天性,由於其反應形式極為多樣,也難以界定個體所能容忍的安全範疇,所以常見化身者因失控的變形而造成原形劣化,於是才有了你所謂的獸性,但學術上來講,其實我們更傾向於採用"返祖"......」厄米特笑著說,「......如果我能安安分分當個巫師,事情就會簡單很多。很多巫師都是化身者,但鮮少有巫師是靈媒,因為那樣不合理......」

  「你們家族應該有很多能讓你"正常"的方法吧?你是女巫的後代呀!把那該死的通靈能力關掉有多難?」

  「你多久沒出門見世面了?是時候該出去走走啦,班尼楊,別被過時的知識給束縛了。」

  班尼楊忿忿不平地駁斥:「我過時?我雖然被困在山上,但能聽到的東西可多著呢!」

  「不是百聞不如一見嗎?」厄米特把軍用雨衣當圍裙紮在腰間。

  班尼楊正準備回點什麼,但他一時語塞,臉也脹紅了起來。「該死的臭怪物!」

  「如果有天我變香的話我會再通知你的。幫我看著麥傑。」

  「你想要去找那些屍體對吧?你想幹嘛?」

  「吃了它們。」

  「真噁心!」

  怪物蹣跚離去,那雙牛蹄腳踩得地面咑咑作響,在此同時麥傑從夢中跌落了地面,他迷迷糊糊地注意到班尼楊正朝著一隻即將走遠的龐然大物高聲囔囔,麥傑認為班尼楊發老頭子脾氣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不管對方是甚麼東西,既然班尼楊還能這麼有精神地追著人家跑,那肯定沒甚麼問題;另一方面,躺在地上的厄米特不見了,麥傑呆望著空蕩蕩的地面數秒,腦子一時間無法做出反應,嘴上還吐著夢話。

  「......隊長?.......班尼楊,隊長去哪了?嘿,班尼楊!」麥傑從坐姿彈回站姿,延遲已久的衝擊終於砸中了他的腦袋。

  班尼楊與厄米特回過頭查看,麥傑能活潑的醒來事件好事,但他們那副困惑的神情活像是剛聽見了某人彈斷了吉他絃。

  見著兩人的反應後,麥傑痛苦地揉了揉眼睛,等那對睡昏的目光聚焦在那隻牛頭怪物身上良久後他才放下心來。原來隊長又變回了那副鬼德行。「呃、喔,隊長,你在那啊?抱歉,我可能還是比較習慣人類樣貌的你。」

  「你的腳沒事了嗎?」厄米特問。

  「報告隊長,腳......嗯......」麥傑話說到一半,他低頭看了看兩邊大腿的槍傷,右手食指試探性地在幾乎癒合的槍口旁戳了兩下,又揉了兩下。「好了?」

  「好了?」

  「報告隊長,也許我的自癒能力比想像中的還要好。」麥傑一邊說,一邊交叉抬高雙腿。

  厄米特向班尼楊使了個眼神。「看來那位大人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仁慈。」

  「我只能說,祂或許能夠被稱之為善神。」班尼楊回答。

  「......麥傑,你和班尼楊清點一下裝備,我去去就回。」

  麥傑問:「等等,現在是什麼情況?我錯過什麼大事件了嗎?」

  「你錯過了一切,但還來得及吃晚餐。」

  「那我現在能先吃一份A型口糧嗎?」

  「等會兒我親自餵你吃。」

  「不、不必麻煩了,隊長。」

  「對啊,那可真的很麻煩,所以你最好趕快把口糧拿出來吃一吃,省得我還得當你的奶媽。」

  「謝謝你,隊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97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奇幻

留言共 1 篇留言

怒目少年
看著這個憔悴的男人,再想到那個怒吼著自己永遠不正常的男孩……唉……

05-21 05:37

大理石
雖然說天生我才必有用,但有用的地方不一定是好的地方呢∠( ᐛ 」∠)_05-21 1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rs90020>__>
今天e9刷個存在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