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Gray World 魔族再臨= 第三十章-炎心流 繼承的意志

作者:安德斯(Mr.Anders)│2019-05-20 14:39:25│巴幣:0│人氣:117

「吼呀!」亞斯提揚起拳頭,朝葛洛衝了過去後使勁一拳揮去,金光夾帶著貝卡的力量正面往葛洛轟了過去

「哈哈哈哈哈!」葛洛一面笑著一面在前方喚出巨大的冰盾,雖然冰盾被亞斯提轟出了一個大窟窿,但仍免強檔下了亞斯提攻勢

「炎心流。破空」炎恩繞道葛洛左側,一刀斬出一記月牙襲向葛洛,葛洛迅速向後一退躲開了攻勢

「飛鷹。翔翼衝」亞斯提一躍而起,金光凝聚、化為巨鷹,接著往葛洛衝了過去,炸出壯烈的黃色火花,將葛洛震退了五步

「炎心流。逆回」炎恩出現在葛洛後面,轉身快速揮刀,擊出強而有力的斬擊,但豈知打到的竟是冰分身

「喝啊!」葛洛出現在炎恩和亞斯提的正上方,並以雙頭刀指向下方,接著葛洛周圍無數星陣乍現,向炎恩和亞斯提投下無數枚冰晶

亞斯提握拳集氣,身上無數力量凝聚後,朝正上方擊出一記波動拳轟裂所有冰晶,並直直轟像葛洛,在半空中炸出壯烈火花,炎恩趁勢一躍而起,將力量凝結於刀身,施予一記橫砍

「甚麼!?」炎恩一刀砍下,卻像是砍中極為堅硬之物般的,無法斬斷東西,爆炸的煙霧散去後,只見前方竟然是出現一顆冰球,冰球緩緩碎裂,葛洛從裏頭現身,手中雙頭刀已化為冰槍,左手化為冰爪,背上兩對冰之翼不斷拍動

「不錯嘛!兩隻小怪物!」葛洛輕浮的笑著說道

「你也不錯!連自己往日的朋友都能痛下殺手的殺人狂!」炎恩瞪著葛洛回應道

「殺人狂嗎?」葛洛陰沉地說著,接著仰天大笑「呵呵呵呵!真是不錯的形容啊!」

葛洛迅速飛向炎恩並揚起左手冰爪一揮而下,炎恩揚刀擋下,但仍被轟下地面

「炎恩!」亞斯提見狀趕緊衝去想將炎恩扶起,但葛洛卻出現在亞斯提面前

「戰鬥時分心可不是好事呦!」葛洛有別於方才輕浮的樣子,反而在亞斯提面前露出慈祥的微笑

「葛..洛」亞斯提看著葛洛的臉想起了之前的往事,瞬間身上的金光消散,紋路也漸漸退去

「嗚呃!!」亞斯提痛苦的慘叫了一身,只見葛洛無情地將冰槍刺穿自己,接著快速抽離,亞斯提跪坐在地,頓時傷口處無數鮮血溢出

「亞斯提!!呃..」炎恩見狀本想趕快去營救亞斯提,但方才經歷無數激戰身體已有些疲倦,在加上方才從高空中快速摔了下來似乎扭傷了右腳

「葛...洛....你.倒底...為什」亞斯提緩緩說著,用極為不解的眼神看著葛洛

「也是呀!是差不多該跟你說了!」葛洛說道「我跟你一樣,一出生就無父無母,被丟到貧民窟,且總是被人欺負,而每次看到其他有父有母的孩子幸福的樣子,就讓我更是怨恨這個世界,當時我就想著,若能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我就要將所有人...都殺掉!!」

「而我的心聲,似乎被達克大人聽見了,他開始指導我、栽培我、賜予我力量,最後我終於成為了他麾下的最強戰士,達克大人可以說是我的恩人,因為他賜予我這股力量後,我可以盡情地去殺死任何我看不順眼的人,無數次的、無數次的,將無數城鎮夷為平地、殺死無數阻饒達克大人的人、甚至殺死更多更多比自己還更強的人,就在我準備開始下一波行動時...我看見了你!」

說到這裡,亞斯提瞪大了眼睛,聽著葛洛繼續說

「你與我遭遇相同,但是卻比我還堅強,你勇於向這世界反抗、勇於去捍衛自我,呵呵!或許...我當下便是被你那充滿希望的眼神給迷倒了,所以決定幫你變強吧!希望你能變得比我更加強大,更能夠不被這個殘酷的世界吞噬殆盡...」

「但豈知」葛洛拿起冰槍指著亞斯提說著「那個我唯一希望他能活下去的人,現在居然就站在我面前...攻擊我、反抗我、阻饒我,哈哈..這難道是命運之神開的玩笑嗎?」

「不論如何...」亞斯提說著,吐了一灘鮮血「...都不應該隨便剝奪任何人生存的權益...是呀..這世界是不公平...但是若能跟朋友一起扶持、一起前進...總能看見希望的...」

「亞斯提呀亞斯提」葛洛聽完亞斯提的話,面露些許的不屑「希望從來就不存在,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背景家世如何,就決定了我們所要走的路是天堂還是地獄,朋友嗎...那種東西從來就與我無緣...唉!你該不會被那叫吉姆的熱血白癡給洗腦了吧!沒辦法了!你已經沒有價值了!」

葛洛說完,手中冰槍舉起,正打算對亞斯提施予致命一擊,但豈知炎恩竟飛快衝了過來,揚起刀擋下了冰槍攻勢

「人的價值如何...不該由他人決定」炎恩說道,身後沃爾夫的殘影再次乍現「就算擁有強大的力量,但心術不正、心懷不軌的話,到最後也只會走向滅亡」

「哦!」葛洛看著炎恩,再次露出輕浮的微笑「這該不會是你那個師傅說的話吧?...唉!這都不重要,我得盡快殺死你們,並取得你們身上的力量,這麼一來...就沒人能在阻饒我了!」

「從來就沒人組饒你」亞斯提說著,並緩緩站起身「是你阻饒了你自己!」

「這話還真是令人莫名火大阿...好吧!」葛洛陰沉笑著,揚起左手冰爪「我就讓你們體驗一下絕望的感覺!零度世界!!」

葛洛手中力量聚集,接著發出強烈的水藍色光芒刮起了強烈寒風,周圍開始結起層層冰柱將三人圍住,只見冰柱越跌越高,化為圓錐狀,並將炎恩、亞斯提和葛洛三人封閉在這空間中,圓錐冰柱裏頭,是個一片漆黑、寒風不斷、氣溫只有零下十幾度的空間


「呼哈...」炎恩連連哈氣,在這寒冷的空間裡,光是被風吹著就感覺皮膚快要凍僵,連話都快說不出

「呼..」亞斯提本身就已遭到巨裂傷害,身體已經有些虛弱,現在卻又身處寒冷的空間中,意識彷彿隨時都要被抽離

「如何?這"零度世界"可是充滿著絕望與不幸的寒冷世界,在怎麼滿腔熱血的傢伙,一但進來這裡,便只能夠被這艱困的環境無情摧殘,接著帶著絕望的死去」葛洛說道,她明明同樣身處在這寒冷的環境中,卻顯得非常自在不受環境溫度干擾

「你....」炎恩本來想說點什麼,但是一開口便被寒風吹彿,連話都無法好好說,試圖想移動身子,但是身體已經幾乎凍僵住,光是要動一根手指都有些困難,整個人彷彿已經快要被周圍的寒氣弄得快要窒息,下一秒,炎恩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沒用的!沒用的!」葛洛說著,接著緩緩走到炎恩旁邊「沒人在這個零度世界裡,還能自由活動,更不要說想打倒我,好了!你們就乖乖地讓我取走生命,並成為我的力量吧!」

葛洛說完,揚起雙頭刀便無情揮下,但豈知,炎恩身上竟突然泛起紅光,接著一股力量將葛洛震退了一步

「唔」葛洛瞪大眼睛,有些驚訝地看著炎恩

「炎心流。繼承」炎恩緩緩說道,沃爾夫的殘影再次出現,並與炎恩合為一體,炎恩手中的刀再次化為橘紅色長刀

「這...怎可能...在這零度空間裡居然還能..」此時葛洛露出前所未有的驚訝表情看著炎恩

「還不只這樣」炎恩說著,揚起刀,無數橘紅色人影一一在炎恩周圍現身,那些人,有炎恩的師母、有師兄姐、師弟妹..等過往曾在道場上一同與炎恩歡笑過的人們

「這些曾在你的刀下化為亡魂的人,現在已將他們的意念注入了這把跟隨著師傅十多年的刀中」炎恩舉刀說著「現在...就讓我們正面做個了斷吧!葛洛!我有師傅和師兄弟們的加持、而你只有達克賜予你的強大力量,就來看看到底哪邊會落敗!」

「哈哈哈!有趣呀!有趣!」葛洛大笑喝道,身體周圍寒風盤旋「好就沒這麼興奮了!很好!炎恩!我越來越喜歡妳了!」

「你等會兒就在地獄裡盡情的笑吧!」炎恩刀一揮,無數人影化為光點,有的附著在刀上,有的與炎恩合為一體,此刻炎恩身上也散發著不輸給葛洛的強大力量,雙方互瞪著對方,擺起架式

「喝呀!!」葛洛雙頭刀一揮,兩道三角狀的冰晶直直朝炎恩襲去,炎恩不避不躲,僅是一刀揮下便斬裂了冰晶

「炎心流。連牙」炎恩快速揮刀,擊出好幾枚月牙,只見葛洛冰爪朝前,一到寒氣從冰爪掌心中發出,竟將襲來的月牙通通結成了冰,接著落地碎裂

「在我的領域別想撒野!」葛洛說著,接著高舉冰爪,炎恩周圍的地面竟長出了無數尖銳冰晶並襲向炎恩

「炎心流。劃月」炎恩將力量集中於刀上,接著轉身一揮斬裂了所有襲向他的冰晶

「鎖!」葛洛一喝,所有碎裂的冰晶竟又重新拼湊了回去並化為冰鎖鍊將炎恩纏住

「甚麼!?」炎恩一時措手不及,就這樣讓無數條冰鎖鍊纏住了四肢

「死!!」葛洛冰槍高舉,迅速朝炎恩施予一記突刺

「啊啊啊啊!」炎恩力量罐往全身,接著右腳硬生生地扯爛冰鎖鍊便一腳踢去,葛洛見狀趕緊停下動作躲開這一腳,接著全身掙脫後,炎恩便迅速抬起刀,一刀便往葛洛揮了過去,葛洛以冰爪徒手接下攻勢,接著揚起冰槍

「哈哈!」葛洛一面大笑著一面一槍刺去

「唔!」炎恩放開右手的刀,暫時向後一退避開攻勢,接著便衝上前施予一記飛踢踢中葛洛的腹部

「呃喝..」葛洛一時防備不及退了一步,原本握著炎恩的刀的左手一時鬆手讓刀飛到半空中

「接招!!」炎恩跳起來接住刀後,將刀緊握,由上而下砍了過去,葛洛趕緊用冰爪擋下,殊不知炎恩這一竟然將冰爪整個斬碎

「甚麼!?」葛洛驚訝道,表情錯愕的退後幾步後,便趕緊召喚出冰牆,擋在炎恩面前,但炎恩立刻揚起刀斬裂了冰牆

「炎心流奧義」炎恩將刀置於腰間,做出如同拔刀一班的姿勢

「看來得施展那招了」葛洛的表情從錯愕再次回歸興奮,雙手緊握冰槍,身體四周寒風颳起

「七殤!」炎恩刀子揮了出去施予連斬

「極寒。奏死之槍」葛洛手中的冰槍寒氣凝聚,寒風在冰槍周圍盤旋形成鑽頭的形狀,接著往炎恩襲去

雙方互擊後,炎恩被寒風颳起的風刃刮中了了好幾條刀痕,左側腰間被冰槍刺出一個血洞,而葛洛也被炎恩的七連斬砍中了其中四刀,接著雙方都向後退了幾部

「喝啊!!」炎恩再後退的同時將手中的刀丟了出去,刀刺穿了葛洛的右胸,炎恩站穩後,立刻又衝了上去,將刀子抽出後,集中力量一刀砍下了葛洛的右臂

「哇啊啊啊!!」葛洛慘叫,冰槍應聲落地,便回了原本的雙頭刀,周圍這名為"零度世界"的巨型冰柱也漸漸碎裂消散,將三人從極寒地帶帶回現實世界

「哈...哈哈...好久沒這樣爽快的戰鬥了...第一次遇到能逼我發揮出全力的對手」葛洛跪倒在地,一面笑一面說著「快!殺了我吧...既然戰敗了...那我也沒有活著的價值了」

「就這樣讓你死的話...可真是便宜你了」炎恩摀著方才被刺穿的傷口說道「你可有很多事,沒向他說明白啊」

炎恩說完,亞斯堤從後方拖著滿身傷的身子走了過來

「亞斯堤...」葛洛用有些呆滯的眼神看著亞斯堤,接著微微一笑「哼哼!雖然你走了一條與我相反的路,但你也算是貫徹了你內心的正義,去選擇你所相信的了吧...」

亞斯堤不發一語,只是看著葛洛

「哈哈哈!如果說相信那個甚麼...友情、友誼什麼的...是你的選擇的話」葛洛笑著說,接著用左手指了地上的雙頭刀「那我著個戰敗的失敗者也沒有可以干涉你的立場了,這把刀就當作我送你的最後禮物吧...不過...若能死在你的手上的話,或許也不賴」

「這就是你的選擇嗎?葛洛?」亞斯堤面無表情地問道,只見葛洛不發一語,只是笑著低著頭

亞斯堤走到葛洛身旁,撿起了地上的雙頭刀,一刀揮下,便將葛洛的人頭砍倒在地

「這樣就行了嗎?」一旁的炎恩說道

「嗯!這樣就夠了」亞斯堤微微一笑說著「我們先趕快前往荒魔塔吧,吉姆他們還在等著我們去救援」

==================================================================================

吉姆以狼狽地步伐,走上了荒魔塔第五層,而這一層四周皆散發著凝重地魔氣

「吾終於來啦!半魔!」在廊道的中段,凱爾斯手持厚重的魔法書站著迎接吉姆的到來

「Yes Man!我來了!You是不是該幫我準備一些紅酒還是上等肉品來歡迎我呢?」吉姆笑著說

「哼!吾就到另一個世界去吃吧!」凱爾斯念咒,周圍出現無數星陣

吉姆揚起右手,催動了魔化,另一場激戰一觸即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89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sld12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ray World ... 後一篇:=Gray World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volo555眾巴友
目前疫情開始蔓延,請大家盡量別去人多的地方,如果一定要去的話,也請佩戴好口罩,祝防疫順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