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APH]魔法異界錄 (第八章)

作者:daphne│2019-05-20 00:09:15│贊助:2│人氣:66
*黑塔利亞同人創作,主CP普露
8.南方薩摩斯領地(下)
吃完剩下的餐點,他們在包廂開始討論起蒐集的資料。
自香茶溢出冉冉白霧,而城市內的陰謀在愛德華蒐集的資料中,逐漸地明朗,基爾伯特將飲盡茶水的杯子放下,這下塵埃落定。
愛德華說:「……當地仕紳跟領主有紛爭的人,最後消失了。」
萊維斯說:「旱颯商會和皇家直屬的卡爾商會對立,沒想到在這裡連民眾都知道,雖然出事的人家大部分是非卡爾商會的商人,但是奇怪的事,也有小部份是卡爾的人。」
路弗斯喝著果汁,淡然地說:「烏鴉是那群消失的人類。」
「「哎!?烏鴉是不見的人!?」」
「不相信?」路弗斯瞟了一眼。
「您是少爺帶來的魔獸,身為部下當然會選擇信賴。」愛德華臉部僵硬的扯著嘴角說。
『他們人類教育魔獸都是暴力敵對吶,路弗斯,畢竟百年前發生了黑色暴動。』伊萬說。
「恩。」
路弗斯轉用電波對小白熊說『那麼基爾伯特也一樣對魔獸保持敵意嗎?』
 
「路弗斯和本大爺目的一致,他是為了救詛咒根源的烏鴉,而我們這伙是為了解除城裡的詛咒,他會命令烏鴉將人變回來,所以我們暫時合作,萊維斯你安心點。」基爾伯特說。
 
『是吶,不過基爾對我是不一樣的。』小白熊毛茸茸的熊頭往豆丁胸口賣萌,銀髮小孩習慣性的把小白熊順毛,發出呼嚕聲的小白熊繼續電波回答黑鷹『你看他對我那麼親近。』
路弗斯死魚眼狀,簡直是魔獸之恥,那是因為基爾伯特不知道白熊是魔獸吧。
 
「我相信少爺,不過兩年前老鼠魔獸引發的事情,我實在沒辦法相信,救了烏鴉之後,牠們會不會將人變回來,牠會有什麼保證!?」萊維斯不再發抖、卻管不住嘴地回話。
「吾身為黑鷹,天空的王者,膽小之人,吾說過的約定,必定會兌現與汝們。」路弗斯說。
「少爺…」愛德華同樣也想提醒對方是魔獸,而路弗斯不過是口頭上作了承諾罷了。
「不用多說了。」基爾伯特說。
銀髮小孩將盤裡最後的甜點餵給黑鷹,路弗斯對他的態度相當滿意,張口吃了,還享受他服侍,幫忙擦去臉上的奶油,但是在擦完後,他卻被基爾伯特捏住下巴,正視他說「黑鷹,本大爺相信你不屑於欺騙,也不探究你們尋找寶石是要做什麼。」
「唔!」路弗斯沒被這般對待過,相當驚訝。
「不過在解開籠子之前,那種寶石就交由本大爺保管了。」
他捏住的力道加大了。
「現在告訴我們,羅斯.西蒙找尋的寶物。」基爾伯特說。
「「……」」
愛德華os:少爺竟然看穿了他們的意圖…抓住弱點威脅…如此烏鴉為了拿到寶石,就等於換了交易對象。
萊維斯os:少爺好可怕…眼神好像會吃人…
『不愧是基爾好帥吶!』伊萬充滿星星眼地觀看。
直到黑鷹將寶石的特徵───顏色是紫晶色、轉動會閃爍銀色光輝───的秘密溜了出嘴,基爾伯特才放開審訊。
 
『白熊,他不是小孩吧。吾感覺被黑了。』路弗斯電波傳話。
『啊咧~他是小孩沒錯吶,嘿嘿,基爾他特別聰明吧。』伊萬滿是善意地回答,心想他才不會把他是傳承夢裡的人給說出去。
 
萊維斯在貿易目錄裡翻找到了紫耀石文件,最近在拍賣所被卡爾商會的人高價購入,愛德華則想起有人提到昨天卡爾商會有拜訪領主,豆丁基爾伯特壞笑,想到了好主意。
「如果要集合更多的人民,可能需要再過一天的時間通知他們。」愛德華說。
本大爺不願意等到明天,王國裡的毒瘤實在太礙眼了,就在今晚揮散迷霧吧。
他勾起反派般地笑容說:「不、立即行動,在對方發覺前,由我們將這夥殘渣收拾乾淨。」
 
入夜,南方領地薩摩斯市府,衛兵放行了出示緊急通知的騎士小隊,他們領著旱颯商會一行走上巖石階梯,進入市府。
領主亞德蒙想到今天被黑鳥抓去的人,披的斗篷是旱颯商會的人員專用服裝,難道為此興師問罪,但是用得著聯合騎士部以至於行使緊急通知嗎?不,難道發現我收了卡爾商會不少好處,還是有暗中來自騎士領的賢者發現烏鴉的異常之處,不過有能耐的賢者、教團的聖職現在為了防禦裂縫老早趕往修復了,倒是那隻黑鳥肯定是為了救烏鴉而來,也是頭魔獸,恩…為了威脅我放走牠的同伴,看來那個小孩也凶多吉少了,弓箭手除了領主府外,中層也安排吧,這樣就可以保護我的安全,也可以將他們打發走了。
領主前往待客聽與萊維斯會面。
沒想到打開門,看到一個渾身發抖的小孩,坐在椅子上戰戰兢兢地抓住膝蓋,可能大吼一聲就要昏倒一樣,難道是小孩子任性的鬧劇,我還得安撫小孩嗎,他也太沒用了吧,還少二東家。
 
領主忽略了,在衛兵與他關注坐在主位上的人時,偷偷摸摸從盆景與岩石裝飾的陰影中,溜往他來的方向。
“幹的好啊、這傢伙軟弱的樣子總算派上用場了!”基爾伯特心裡樂著。
『恩…那就是人類鄙視的臉孔,吾對那孩子深感悲哀。』路弗斯說。
『嘿嘿~萊維斯很好逗弄呢~很容易就發抖了呢~』伊萬說。
 
愛德華在待客室適時遮掩,作為隨從不突兀地關上會議門,一邊推眼鏡想著。
“成功吸引城主目光了,真不單啊,為什麼輕易就能裝出恐懼的樣子呢,難道他比我還會隱藏個性!?”
實際上萊維斯心裡想著…
”失、失敗的話會被少爺加強順練、小白熊在我進門前還、還亮了爪子!怎麼辦───究竟什麼是坐在椅子上像平常一樣???少爺───我不明白啊!?怎麼辦───肯定是失敗了、我不想被小白熊追著跑圈───不要啊───那樣太可怕了!“’
 
「旱颯商會的少二當家,想必被城裡的烏鴉驚擾了,來人拿兒童餐附玩具,陪他玩一下。」領主艾德蒙說。
「領主大人您實在太仁慈了,在這魔獸偷竊人類的城裡,我們都需要您帶給我們平靜啊───領主大人、我替我悲傷萬分的主人轉達他的敬佩,實在很抱歉,畢竟…在他眼前…好友就被無力地帶走了。」愛德華相當戲劇化地說。
 
在艾德蒙被忽悠時───城堡陰影隨風晃動───月光帶起長短不一的影子,在僕人與守衛疏忽時閃爍而逝,基爾伯特利用著光線投影,將多年自騎士城堡偷溜出來的經驗,發揮的淋漓盡致,領著白熊和路弗斯到了城主辦公處。
魔法編碼解鎖後,在屋裡的烏鴉嘎嘎地疑惑著,門怎麼開了。
看到第一個進門的人類,披著黑色斗篷的金髮少年,籠裡的烏鴉依舊嘎嘎地歪著頭,沒看過領主帶他家的孩子來過。
『是吾,蠢貨。』路弗斯說。
『哎呀一啊咧!吾主!』羅斯.西蒙壓下兩翼,嘎嘎地行了大禮。
 
待客室───
萊維斯平復心情後,看向正在侃侃而談的愛德華,他好厲害,對著壞人還能表現得那麼和藹真誠,嗚…謝謝你,挽救了失敗的場面了,不行、不能這樣下去了,讓愛德華一個人挽救局面了的我太過分了,得振作才行。
「艾、艾德蒙先生───把烏鴉全部射殺吧!我…我們商會的傭兵正在全面抓捕,特、特地用掉會面,希望您將所有的烏鴉公開消滅,包括…包括您眷養的烏鴉,都已經有鳥類魔獸入侵的領地了!領主!」
萊維斯爆炸性發言,驚的愛德華目瞪口呆...我們在拖時間阿,怎把最終目的說出來了,還大大點的出領主的痛腳…唉…要吵架了。
「什麼魔獸入侵我的領地,那都只是傳言!不過是個孩子,你朋友我們還會去搜查,不過,在我的領地大肆派了僱傭兵亂走,你也得經過我薩摩斯領主的同意!現在去通知,取消你下達的越權任務。」艾德蒙惱羞成怒。
「商、商會這次無償協助,您為什麼反、反對呢,平時都沒有在驅趕鳥群,以至於被黑鳥魔獸利用,我們商會這是在幫你做了,你沒做的事!」被激將的萊維斯已經是直接發言狀態。
「你說什麼!?」艾德蒙氣到要站起來。
「別氣、別氣,他小孩子胡說,我相信艾德蒙大人不過是為了將鳥類一網打盡,才暫時放著,來來,喝茶消消氣啊。」愛德華端起和藹的臉孔,進入日常陪笑模式。
 
城主辦公處───
闖禍精───羅斯.西蒙───正在嘎嘎~嘎嘎地長篇大論。
為了不讓人類知道他在找什麼樣的寶石,交易的次數多到在鎧歐司森林的鳥巢成寶石裝飾屋了,嘎嘎地大笑。
路弗斯沉默地說看見了,高空飛過來一下就看到很閃的窩。
羅斯想到最後一次被抓,大大地揮著翅膀,訴苦他被人類拐騙,領主將數個寶石放在這個該死的籠子,寶石全疊在一塊,假如裡頭藏了我們找的───魔王的記憶傳承───就糟糕了,翅膀大拍籠子,羅斯被電擊仍然有精神、嘎嘎地大叫。
『該死的艾德蒙、這籠子一進去就會馬上關了!』羅斯.西蒙電波傳話。
嘎嘎───
『寶石還是一樣沒有一個是對的。狡詐的人類!在他的辦公室才知道都給我劣等寶石!』
嘎嘎───嘎───
『不過不愧是我羅斯、在任何地方都是幸運滿分,潛伏在這得的最好的情報,他幾天前得到了魔王的記憶。』
嘎───嘎嘎嘎───
『啊咧?魔王的記憶?』伊萬說。
『喔喔!白熊盟友!你們特地來───』
『羅斯.西蒙!』
『吾主!我知道你也很激動找到了!喔喔、銀毛的鴿子?好像不是?總之───銀毛───就是你手上拿的啊,吾主、你看我成功找到了!哈哈哈哈哈!』
『…唉…實在令吾煩惱,吾應該誇獎嗎,畢竟隻身越過結界,不過…在吾來看,汝應該再次檢討實行方針!』路弗斯相當頭痛的說,不過他也曉得自顧自的烏鴉只聽得進第一句,誇獎,而相當無奈。
『我得到吾主的賞識了───哈哈哈哈哈!』羅斯.西蒙說。
『西蒙烏鴉~跟你說件有趣的事~你肯定會比現在更激動吶~』伊萬說。
『什麼?哪裡會有比吾主更讓我情緒高昂的事。』
『恩哼~跟你說那邊正在轉動紫耀石的銀毛~是人類吶~呼呼~』
 
銀色流光在紫色寶石中流轉,與轉瞬即逝的流星一般,將願望寄託在紫色的宇宙。
 
這寶石的感覺和夢裡的他真像…恩…不會人類文字…不使用魔法編碼…魔獸找尋的寶物又和他有關…唔…
第一次夢到他是遇見白熊後不到幾日…沒有夢到他是和白熊分開的時候…啊啊…再怎麼做否定假設都太該死的薄弱了,白熊就是伊萬,本大爺夢裡的玩伴就是白熊魔獸伊萬,不是人類真是給本大爺找了個大麻煩啊,哎,這下在伊萬進入成長期之前,得想出讓能將你留在身邊的方法,不然,本大爺在你被捉之前必須越過結界將你送回故鄉才行。
轉著紫耀石陷入思緒的基爾伯特,被嘎嘎亂叫聲打斷思考,才捨得賞眼給蠢到被捉進籠子裡的魔獸,籠子上有天平麥穗十字的符號,是來自教廷的自動裝置,如果不主動走進或是被他人丟入籠子,那根本不會開啟囚禁的結界系統,艾德蒙那傢伙沒有多少魔法編碼的本事能捉住魔獸,因此十之八九是烏鴉他媽的自己走進去。
「羅斯.西蒙。」基爾伯特說。
嘎───嘎嘎嘎───嘎嘎───嘎───!『怎麼會是人類、寶石被人類拿走了!吾主!我現在盡全力打破籠子!』
小白熊伊萬壞心的讓烏鴉炸羽後,跑回基爾伯特身邊。
「呵、想跟本大爺拿回寶石,接下來給本大爺按照路弗斯的指示完成任務,愚蠢的傢伙。」
嘎嘎───『我找到的權杖碎片啊!』
「白熊…寶石含在嘴哩,交給你保管了,可別吞了啊。」
小白熊討了摸頭和順背毛,才樂意將寶石捲在舌底藏著。
 
待客室───
爭吵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邊境地區的無能領主!我要上告騎士領!他們肯定一天就完成你拖了好幾個月的問題!」萊維斯說。
「死小鬼,哼、想往上告,看你這款,回到家也是找父母投訴的貨,堂堂旱颯商團出了你這種無能的下一代啊。」艾德蒙說。
「領主他絕對不是會延宕領地安全,萊維斯您說得太過了,快和艾德蒙大人賠不是。」愛德華說。
「愛德華…我知道了…。領主艾德蒙大人,現在傭兵們應該捕捉完鎮上的烏鴉,對不起做出這樣的幫助,民眾們應該都前往廣場了,畢竟我請傭兵們集中在領主府前的廣場,現在我會過去請他們將烏鴉全放了,真是對不起,剛才說你無能。」萊維斯說。
「艾德蒙大人!為了您的威信,請您再次考慮公開解決烏鴉的決策!拜託了!」愛德華說。
「…決定了,立即公開解決烏鴉,來人帶弓箭手圍住廣場,一隻也不能放過!商會無能之輩,就睜大眼在廣場上看著吧。」艾德蒙說。
 
岩石階梯頂層,前往領主府前的走廊廣場,這時已經到了下半夜,卻聚集了傭兵、被關在魔法藤蔓裡的烏鴉,還有在旁圍觀、哀求著放了烏鴉的群眾。
從領主府走出了弓兵隊伍,在廣場外圍了一圈,維持隨時拉弓的狀態。
不要…不要殺烏鴉…
牠們不是不好的鳥類,沒有在城裡做出危害呀。
牠有幫我刁回飛走的衣服、真的!拜託放了牠!
“人群的反應怎麼會這樣?”
艾德蒙對人們幫烏鴉求情感到不可思議,對民眾宣傳他們是讓親人消失的魔獸手下,又怎會為這群野獸求情,被變成烏鴉的人根本不能與人類溝通,群眾是出於同情心嗎,不安逐漸壟罩領主自信的臉孔。
「各位下午的時候,各位都看見了吧,黑鳥命令烏鴉攻擊,最後將我的朋友給擄走了!現在我們的領主大人要將野獸烏鴉射殺,保護城裡的安全!」愛德華喊道,便退到一邊讓領主面對群眾。
人們安靜下來,不過每個人不是放下了心,而是更加不安,但是接下來聽見捲棕髮小孩說的話語而更加騷動。
「你快讓烏鴉魔獸消失!」萊維斯躲在愛德華身後喊道。
「不用你催促。來人拉弓上弦!不相關的人快點從廣場散去!」艾德蒙說。
很多人擋在魔法藤蔓面前,喊著不可以殺牠們,烏鴉肯定是死去的親人附身的存在,很多人此起彼落的附和著。
“他們開始懷疑了、不能讓他們知道!”
被黑暗的情緒壟罩著的艾德蒙,竟然下令「衛兵拉走不聽命令的人,死賴著不走,就一起射殺了,他們肯定是被魔獸下了詛咒了,居然幫著人類的敵人。」
外圍一陣黑影湧動,傳來弓兵們的驚呼聲。
「呦、人類的敵人都端出來了,真是什麼話都講得出口啊,王國的殘渣。」
「弓箭手! 弓箭手呢!發生了什麼狀況!」艾德蒙說。
講著囂張話語的小孩提著鳥籠從外圍走了過來,黑藍的天空下隱約看見弓兵被藤蔓困住行動。
他有著不可思議銀色頭髮,煉火般的鷹目,嗤笑一聲幾秒內施展了複雜的魔法編碼,艾德蒙連喊住手的時間都來不及,教廷的鳥籠便喀啦地開啟,烏鴉從鳥籠裡頭飛了出來。
『將鳥籠破壞,把裡頭的人類變回來。』
『遵命。』
烏鴉飛落在魔法藤蔓上方,幻化成中分黑髮綠瞳、帶著壞笑的青年。
羅斯.西蒙從虛空中拿出荊棘鞭子,他舞動著鞭子越下,藤蔓紛紛裂斷,自天空飄下的玫瑰花瓣也圍繞起裡頭的烏鴉舞動著,花散,牠們紛紛變回人類。
 
領民難以置信竟然是消失的人,而那頭烏鴉魔獸是從領主府中帶出來的,喧嘩聲四起。
「騎士隊、我基爾伯特.V.拜爾修米特,現在命令你們、將勾結魔獸犯下罪行的領主逮捕!」
「是!」騎士們齊喊,上前捉拿領主與其人馬。
「協助犯下罪刑的魔獸,諒在你將人變回來,交代領主相關的目的,本大爺就將你移返國屆。」
『你別多說什麼,答應下來就好。』路弗斯電波傳話。
「是!明白!我會交代清楚!」羅斯說。
「挺明事理啊,烏鴉。」
銀髮小孩壞笑地拿出了光碼環繞的繩子,將羅斯的手腕綑綁後,叫了騎士將他帶走問話。
『吾主!!!我的雙手不能運轉魔素了!』
『放寬心…明天就會接汝出來…汝別將魔王的記憶與權杖說溜嘴了…』
『那當然!我辦事你放心!哈哈哈!』
『恩…汝切忌就是…』
在重新見到親人的歡呼聲裡,這時間天際也快亮了,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小孩萊維斯、愛德華和基爾伯特,不管不顧地撲在商會提供的住宿床上呼呼大睡,小白熊也蹭到床邊睡去,路弗斯選了沒人的床,拍了拍不存在灰塵,也跟著一起休息。
 
小白熊的夢境───
『又跑到這個伊萬的身體裡了,呼呼,這次又會看到怎樣的基爾呢。』
光線昏暗,這是被布壟罩的金色籠子,隔著籠子布的縫隙,外頭是華麗的宴會場所。
長桌擺滿了精緻的食物,到處有穿著禮服的人走動。
籠子鎖頭上方也有著今天看見的天平麥穗十字,身體有很多傷口,所以”我”應該是被抓進來的樣子。
人聲喧嘩
『基爾怎麼還沒出現,好久吶,這樣不如用夢連結和他一起玩。』
布縫隙前出現了個金髮青年,正背對著他。
他舉著酒杯說隆重的開場致詞,隨後僕從掀開籠子上的布,他的天神大人,銀髮青年凜眉看過來,些微睜大了眼睛,手上的酒也潑出些許。
“伊萬”的心情感染了過來,是他沒有過的消極情緒,但是”我”明白,能再見到他的了無遺憾。
“我”沒仔細聽金髮青年說了什麼讓人類歡呼的事,”我”只在意基爾伯特他眼裡蘊藏的風暴,看到”我”他一點也不開心,是吶,”我”現在肯定很落魄吧。
夜晚,“我”躲在月光照不到的布下陰影,啊,光魔法,複雜到難以解析的魔法編碼破解了外層、內層還有鎖頭,“我”呆愣低看著他打開籠子,對“我”伸出手。
「逃跑了,呆坐什麼。」
他看”我”沒反應,生氣著將”我”拉出籠子。
「走了、本大爺他媽的無法忍受你待在裡面任何一秒!伊萬!」
……
『啊啊…這是上次逃跑之前的記憶吶…』伊萬想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84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普露|aph|黑塔利亞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phne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APH普露] 高考後畢... 後一篇:車段子[普露] 在自我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大家
奇幻小說異界遊人譚更新!歡迎大家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