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遊戲王Smash! 第三話

作者:可可羅│任天堂明星大亂鬥 特別版│2019-05-19 21:03:09│巴幣:6│人氣:279


【Earth-1605,2019年,偶像異聞錄世界】
「又是小圓?妳竟然想救她?妳知不知道她觸犯了身為魔女的禁忌,她應該要被消滅。」一位白髮男子指責救紫色魔女見習生的粉色魔法少女。
「即使她是魔女見習生,她是有做錯的地方,你不需要把她殺掉一個都不剩?」那位粉紅色少女向男子指出,她抱著一位紫色頭髮的少女。
這位男子似乎正在進行可怕的戰鬥儀式,他的名字叫做沙諾爾
但是,沙諾爾正想從手牌發動真紅眼融合時,在他的身後出現了特殊的閘門,同時亦突然出現了一位年約十九歲的紅髮雙馬尾少女。
「是古路多?」粉髮少女說著。
「嘻嘻!不愧是殿下!」紅髮少女說著。
之後,少女古路多開心地走向沙諾爾身邊,而沙諾爾亦抱起古路多,而那位粉紅色的魔法少女對古路多的舉動亦無法理解。
而古路多俏俏地在沙諾爾耳逿說「殿下,大阪方面的準備已經全部完成,迎接二位小愛的準備亦已經完成,大家現在等候你的命令。」
「殿下,我愛你!」古路多向沙諾爾說著之後,她就吻向沙諾爾的臉。
「那好了,反正之後的戰鬥需要觀眾,那個少女的命就暫時留下一段時間。」沙諾爾說著。
之後,沙諾爾及古路多就由閘門離開了。


「沒事了,可以睜開眼睛了!」之後這位娃娃音少女喚醒了名為音符的魔女見習生。
「怎麼能沒事呢?她是魔女耶,會危害到民眾的!」一位很粗魯的女孩聲音出現。
音符睜開了眼睛。
「我在哪裡,這裡是美空町嗎?」音符說著。
「你現在在見瀧原,這裡是我家,歡迎你來這裡住。」名叫鹿目圓的粉髮少女似乎歡迎音符。
「看樣子可能是不同體系下的魔法少女吧。」一位叫美樹沙耶香的藍髮少女說著。
「你怎麼會知道?」一位叫佐倉杏子的紅髮少女問著。
「看樣子她身上沒有靈魂寶石,而且有著這奇怪的東西。」杏子拿出音符的見習生轉換器。
「這是我的東西嗎?」音符問著。
「是啊,看樣子,有些人很早就知道魔女也是魔法少女的一種。」沙耶香說著:「如果沒有先是先確認妳的身分,妳可能會奄奄一息。」
「這裡的魔女見習生怎麼了嗎?」音符問著。
「殺了,大部分的魔女和使魔都被我們殺光了,但是別擔心,她們跟妳不一樣,看樣子,妳應該不是這時間軸的人,就像這世界不存在光之美少女一樣。」杏子說著。
「妳說的光之美少女是……對了,我要見見DoReMi她們的行動,這樣魔女露卡才能打敗她們。」音符突然有一個請求。
「妳為了成為魔法少女,妳有什麼願望呢?」小圓突然問著。
「我要向媽媽一樣成為偶像明星,當偶像明星非常快樂,我希望能成為媽媽……」音符說著。
「怎麼會……為甚麼你要不顧一切當危險的偶像呢?」小圓突然害怕地說。
「怎麼了嗎,至少沒有成為魔女見習生那樣危險吧?」音符問著。
「這個世界,像你這種年紀的偶像,很容易被壞人給利用,尤其是沙諾爾和黑井先生,他們最會利用小女生。」小圓說著:「尤其現在兩人為了爭奪雛鶴愛夜叉神天衣,唐軍已經雇用神濱市大多數魔法少女來和961事務所的魔女大軍大戰了。」
「什麼啊,我才使用魔法沒多久,就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了嗎?」音符問著。
「算了,小圓,看樣子是時候把她送回去了。」沙耶香從倉庫拿出一個任意門裝置,然後打開了它,「妳還有很重要的是要做對吧,回去吧,然後忘掉在這裡發生的事。」
「可是,我還有一個問題,妳為甚麼可以治療我呢?」音符問著。
「妳不想再被龍族怪獸燒第二次吧?」沙耶香問著。
「好吧,再見了……妳們要保重喔!」音符往這個任意門離開了。

{第三話 失去強大的同伴}


【音符的宇宙,現在,LINK VRANIS,希望和夢想的平原上的數據風】
Kris和Raisel有200點LP,場上沒有怪獸,只有場地魔法「混沌之場」,覆蓋上兩張牌,Kris有九張手牌,Raisel沒有手牌。
Lady Witch和麻美有2100點LP,場上只有「WW—冬風鈴」(攻擊 0 防禦 2000),覆蓋上一張牌,Lady Witch有兩張手牌,麻美沒有手牌。
「其實我的場地魔法「混沌之場」的效果一直發動,因為場上一直破壞怪獸,所以我的場地魔法有六個魔力計數器,每次發動這個怪獸破壞的效果,我偷偷的把「黑暗騎士 蓋亞」、「疾走的黑暗騎士蓋亞」、「黑暗騎士 蓋亞王」、「疾風之黑暗騎士 蓋亞」、「覺性的黑暗騎士蓋亞」、「超戰士 混沌士兵」加入了手牌,現在我有九張手牌呢!」Kris說著,現在輪到他的回合了。
「我的回合,抽牌!」Kris有十張手牌。
「發動場地魔法「混沌之場」的最後一個效果,移除三個魔力計數器發動,將儀式魔法「超戰士的儀式」加入手牌。」Kris有十一張手牌。
「你抽這麼滿,當心你可能會抽乾牌組喔!」Lady Witch說著。
「在那之前,由於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我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黑暗騎士 蓋亞王」!」Kris召喚了騎士怪獸。
*黑暗騎士 蓋亞王 攻擊 2300 防禦 21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然後我可以不用祭品召喚「疾走的黑暗騎士蓋亞」,透過這方法召喚的場合,攻擊力變1900點。」Kris又召喚了怪獸。
*疾走的黑暗騎士蓋亞 攻擊 1900 防禦 21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發動儀式魔法「超戰士的儀式」,我要將手中的「RAM 雲雄羊」和「ROM 雲雌羊」作為祭品,當三位勇者到齊,他們將破壞天使的樂園,拯救黑暗世界,儀式召喚!等級8,「超戰士 混沌士兵」!」Kris儀式召喚怪獸了,他的場上滿滿的怪獸。
*超戰士 混沌士兵 攻擊 3000 防禦 2500
*地屬性,戰士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6。
「戰鬥,「超戰士 混沌士兵」對「WW—冬風鈴」發動攻擊,混沌衝擊!」Kris發動了最後的攻擊!
「不過,就到此為止了,翻開覆蓋的陷阱卡,「閃光的防護罩—光輝之力—」,場上有三隻怪獸的場合,可以用崇高的力量來破壞對方場上所有的怪獸,終曲射擊(Trio Finale)!」麻美翻開最後一張崇高的力量,Kris場上的黑暗騎士蓋亞們和超戰士 混沌士兵被破壞了。
「妳該不會是左輪大人的親戚吧?」Kris說著,「看妳這樣子,牌組戰術跟他非常相似,不過到此為止了,發動被破壞的「超戰士 混沌士兵」的效果,將手牌一張「黑暗騎士 蓋亞」特殊召喚!」
*黑暗騎士 蓋亞 攻擊 2300 防禦 2100
*地屬性,戰士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最後一擊,「黑暗騎士 蓋亞」對「WW—冬風鈴」發動最後一擊,螺旋槍殺!」Kris發動了最後一擊,WW—冬風鈴被破壞了。
「我又要被解雇了啦!我果然是世界上最不幸的美少女了!」Lady Witch吶喊著,她和麻美的LP從2100點歸零,Kris和Raisel獲得勝利。


【怪物小鎮,大使館】
「所以,那些漫畫裡的異世界,是貨真價實的存在囉?」Lucas問著童子軍小圓。
「是啊,JUMP世界是一個充滿強大力量的地方,是創造許多貨真價實的英雄的地方。」小圓說著,然後把漫畫翻到一個Ness、Frisk不常看到的地方。
「你們一直習慣JOJO的畫風,可是呢,悟空、魯夫還有鳴人,他們比承太郎他們強好幾百萬倍呢!」小圓說著,「如果悟空來到這個世界,一個元氣彈就可以消滅吉拉了。」
「那是不可能的。」Frisk說著:「那只不過是漫畫家爆肝的心血,他們想弄多強就有多強,你看看迪奧,他有時間暫停耶!」
「如果那位恐龍小姐,不,Alphys能給你們看更多漫畫就好了,問題是,他們戰鬥力太強,Alphys總是失去興趣呢!」小圓說著。
「對了,小圓,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情嗎?」Frisk說著。
「你們沒研究出通往平行世界的路,我知道,但科學會找到出路的!」小圓說著。
「其實我還有一件心事……但是Alphys還在研究,我辦不到……」Frisk說著。
「Frisk,你到底有甚麼心事?」Ness問著。
「我們還是專注於消滅吉拉的工作吧?」Lucas說著。
「對不起,你們知道決鬥大會的事情嗎?其實,Chara騙了你們的記憶,她是為了你好!」Frisk很自責的說著。

Frisk把一年前「真正發生」的事情全部說一遍:
一年前的新童實野大會,在初賽時,有一位小學生利用宇宙罪犯,孵化者丘比的力量,他殺了初賽的一名選手,然後比賽就終止了,大家都在避難處,Frisk和Ness打算解決這件事情,但是遇上小圓時,Ness一言不合跟Frisk起了爭執,Ness加入了邪惡的一方,而Frisk打算讓Ness清醒過來,當他做到時,來自異次元的月龍的貴公子,沙諾爾‧賽菲羅斯,打算打擊Frisk的志氣……
「嗚嗚嗚嗚,我知道你可能恨我一輩子,我就是這種人。」
說到這裡,Frisk哭出來了。
「別哭了,那位大叔只是來亂的,不要在意他,他的牌技也沒好到那裡去。」Ness拍拍Frisk的肩膀。
「我知道,沙諾爾他是一個很奸詐的人,但是他是為了女孩子而不擇手段。」小圓說著。
「Dreemurr同學,我有話要跟你說。」瀨川老師站起來,跟Frisk對話,「其他時間線,就像是平行世界一樣,兩者永遠不會碰面,所以別擔心這些事情,那個世界的鹿目同學,她會自己處理的。」
「我知道……但他們已經有平行世界的技術,隨時會對我們開戰,記得VRANIS能使用技能嗎?他們會用大師規則下偷偷作弊,而且他們的牌組非常礙人,Ness,你不記得了,他們還對你出手。」Frisk哭著說。
「居然欺負這位膽小鬼小福,真是膽大包天。」Ness說著,「Lucas,球棒準備好,我們一起銬問Alphys,她是不是在偷懶!」
「住手!」Frisk阻止Ness衝動,「拜託了,我不希望你們捲入第二個戰爭裡,光是第一個戰爭就不行了……」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網路公司的社長,看樣子沒辦法幫助你們兩個了。」財前社長說著。


「老哥,有件事要跟你說!」財前葵跑來跟哥哥報告了。
「怎麼了嗎?」財前社長問著。
「國王和皇后殿下要請求你負責,因為你的疏失,整個VRANIS伺服器都淪陷了!」小葵說著,「都是因為你的人太爛,現在麻美學姐也沒辦法扶輪椅了,駭客都逃跑了!」
這時包包頭DoReMi扶著麻美學姐走進大使館。
「你怎麼沒告訴我,對方有電子界族和儀式怪獸啊?」DoReMi氣著說:「賠錢啦,還有國王和皇后的精神賠償費2000 G!」
「可惡,崇高的力量居然沒用……」麻美說著。
「電子界族,難道說我們的卡片資料外洩了嗎?可惡,他們一定是漢諾騎士的人,海馬集團和四葉財團的人在幹嘛啊?」財前氣著說,然後想藉一台公用電腦。
「嘿,大使館的電腦是……」Frisk上前阻止,可是被妹妹小葵阻止了。
「我老哥正在聯絡海馬集團的人,那位駭客的資訊一旦找到,我們就立刻逮捕他,因為這裡不受決鬥都市的法律保障,你可以痛毆他一頓!」小葵說著。
「我才不要,他是我哥哥!」Frisk突然說出一句驚人的話。
「你說你哥哥是誰?」財前打開電腦說著,謝天謝地,電腦還可以用地下網路。
「Kris,Kris Dreemurr,他跟我都是同一天被國王和皇后領養的人類孩子,但我哥哥成績很好,他希望能考上一所好大學,當個好老師。」Frisk說著,「我不知道他何時誤入歧途的,但是,求求你們,放過我哥哥一次,我希望他能夠做得更好!
「Frisk,我不記得……」Ness靠近Frisk說著。
「Ness,他其實在演戲,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何他要保護這位漢諾騎士……」Lucas跟Ness悄悄話,「可能漢諾騎士已經威脅了Frisk,他沒辦法跟我們一起去對抗吉拉。」
「我的孩子……你已經知道,兇手是Kris?騙人的吧?」Toriel已經聽到了這句話。
「嗯嗯,我知道他是……但他在妳的印象中是個好人吧?媽媽。」Frisk問著。
「財前先生,請停止對VRANIS的調查,Kris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他受傷,相信我,他一定會退出漢諾騎士的。」Toriel拜託財前先生。
「為甚麼連Dreemurr老師都在演戲……」Ness悄悄地問著。
「我不知道,但你老師的演技太好了,簡直就像是實話一樣。」Lucas也悄悄地說。
「好吧,不過如果妳能好好管自己的孩子,也許他就不會這樣了,到時候我們還是會詢問他,提供他對漢諾騎士的情報。」財前先生說著。
「不過我希望妳好好禁足Kris一陣子,畢竟他有點超過了。」小葵說著。
「好吧,但他要還給我們一個VRANIS,我會好好懲罰他的。」Toriel說著。
「哈囉!皇后殿下妳們在議論紛紛什麼呢?」蛋糕師一花突然闖進大使館問著。


「對不起,宇佐美小姐!」Toriel抱住一花。
「怎麼了啊?」一花驚訝地問。
「我哥哥Kris吃了我們家的蛋糕。」Frisk說著。
「沒關係沒關係,我和杏子已經做了好幾份甜點來補償你們了,我們辦一個下午茶會如何?」一花說著。
「你就是四葉小姐所說的,三年前重建全世界的光之美少女吧?」財前先生問著。
「诶诶,你怎麼得知的,你是四葉前輩的好朋友嗎?」一花問著。
「韋恩先生在今年春天辭去決鬥四天王身分回到美國高潭市去了,現在是我的妹妹擔任四天王,而我是她的監護人,不過,四葉小姐目前下落不明,昨天我去找她時,發現她目前只留下一個錄放影機,裡面插著一個錄影帶,然後播著一份昨天的新聞報導。」財前先生說著,他拿出了一份錄影帶。
「你們這裡有誰有舊式錄放影機的?」小葵問著。
「Alphys家裡有一台,但是我們已經沒聯絡上她很久了。」Frisk說著。
「對,她跟Jeff和Andount博士一起研究,所謂平行世界的存在。」Ness說著:「但現在還沒有結果。」
「那我們去她家播放錄影帶,順便開個茶會吧!」一花說著。


【Alphys和Undyne的甜蜜的家】
「所以……鹿目……我是說小圓她已經知道有一個未知的世界等著我們?」Alphys問著Ness:「我們為了活下去,只能從那個世界派出救兵?」
「已經沒有其他方法了,Alphys,告訴實驗室的Andount博士快一點。」Ness說著。
這時一個穿著綠色西裝的眼鏡金髮男孩出現,他就是跟Ness同行的Jeff。
「Ness,你要知道這問題已經不是先雞後蛋那樣無解了,硬要把他解出來,真的要等好幾年啊!」Jeff說著:「喔,還有Paula的情書,我全都拿去燒了,為了異次元機器的能源!」
「已經沒時間了啦!除非有人打算公開穿越異次元的秘方,要不然我們沒有救!」Ness說著。
「對了一花,這些甜點真美味,你打算公開這些秘方來教Papyrus的廚藝嗎?」Undyne問著甜點的製作者一花。
「注入滿滿的閃閃能量,我相信你們一定辦的到的!」一花說著。
「嗯嗯,甜點的閃閃能量使我充滿了決心,但是一花,身為光之美少女就跟異世界扯上關係了,妳真的不曉得穿越的方法?」Frisk問著。
「由於我和我同一世代的光之美少女力量來自地球,所以我只會做甜點,但是要是四葉前輩她們,就有辦法,讓我們透過錄影帶討論她們的下落吧!」一花把錄影帶插進錄放影機裡。


「好了嗎,陽理?我是說Cure Custard,橫濱市現在被巨大天使襲擊,我們要拍下整個過程。」一位長得像刺蝟索尼克的光之美少女站在鏡頭前說著。
「诶诶诶诶,我要拍嗎?小緣和小晶,我是說MacaronChocolat她們已經跟Heart前輩她們一起戰鬥了,妳不跟去嗎,Cure Gelato?」一位害羞女孩的聲音說著。
「是有栖川陽理立神葵,她們在那裡做什麼啊?」一花說著。
「如果宇佐美一花找到這份錄影帶,其實……我們用電視台的現場報導,來傳達一樣訊息。」Cure Gelato在錄影帶裡,搶了現場報導的攝影機來錄影。
「小葵……我不知道昨天大家都有在保衛橫濱市啊?」一花吶喊著,她手中的杯子蛋糕掉到地上。
「據我所知,剛才我們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失蹤,她們彷彿就是……消失了,但是我們這次利用海馬集團的通訊科技,我們一定確保,奇蹟手電筒一定會送到大家的手中,為大家加油打氣,但是,如果這一切……有什麼不對勁的話,我想,宇佐美一花,和她的新朋友,野乃花、佐倉杏子、巴麻美……」Gelato報告她們根巨大天使的戰鬥情況。
「各位趕快撤退,現在Black、White、Luminous前輩已經失聯了,現在我們無法打贏這傢伙!」這時有位另Ness和Frisk熟悉的聲音出現了,是四葉愛麗絲的聲音,似乎是對講機的。


「一花、小花,妳們是最後兩位僅存的光之美少女……」Gelato說著,威風凜凜的她突然流下了眼淚,「拜託妳們,用大家剩下的力量……打開新世界之門……
這時鏡頭的位置掉到地上,然後一花看見Gelato和一位黃色的光之美少女正在逃離現場。
「啊啊啊啊!」然後兩位光之美少女被金色光束吸收。
陽理!小葵!!!」一花大喊著。
當光線消失後,場面一片廢墟,唯一保存好的只有Gelato手拿的麥克風,掉在地上。
「嗚嗚嗚嗚……」一花突然飆淚。
「怎麼會……地球上最強大的戰士,光之美少女居然……」Jeff和Lucas低聲細語的說。
「那段錄影帶,你播放之前有知道甚麼嗎?」Frisk問著財前兄妹。
「那個,之前橫濱市的確發生災難,當時一些光之美少女有來參戰……」財前先生說著。
你知道那天發生什麼事?」一花突然對財前先生大吼著。
「宇佐美一花,請你冷靜一下,我不確定你朋友的下落,當時政府的自衛隊前來巡查橫濱災區時,半個人都見不到……」財前先生說著,但他不知道一花的理智破碎了。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光之美少女,食尚甜心!」一花變成Cure Whip的樣子,然後手中變出糖果魔法棒,用特製黏液綁住了財前先生。
「宇佐美……」財前先生突然被嚇到,他不知道光之美少女會攻擊自己人。
儘管我的力量對一般人類一點傷害都沒有,我也覺得,財前先生根本不是好人!結束了……就如同光明騎士的預言,光之美少女的歷史……已經結束了!」一花準備將財前先生甩在地上,想殺了財前先生。


夠了!!!!!」Undyne變出魔法長矛,丟向Cure Whip和財前先生中間,一花的奶油緞帶被切斷了。
要是換作是我看到這畫面,我是不會想不開的!」Undyne對Whip破口大罵!
你能證明什麼?我和小花都沒有去戰鬥,五十二位光之美少女已經對那個怪物沒有勝算了,你還想把我們兩位拿去送死嗎?」Whip說著,Whip用奶油緞帶攻擊Undyne。
Ngahhh!」Undyne用魔法長矛切開了奶油緞帶,「一位戰士不是因為戰力弱勢才去逃跑的,他必須戰鬥到死為止!這就是傳說中的戰士,光之美少女的宿命!
我不是戰士……我明明是傳說中的甜點師……」Whip含淚說著,因為她不是以戰士的名義去戰鬥的。
那又怎樣?你想要眼睜睜看著自己守護的居民哭泣,就因為你去逃跑?」Undyne說著,他的長矛變成綠色,然後發射長矛光束。
我不想死……」Whip說著,她的紅色靈魂變成亮綠色,現在她是格擋狀態
那就活下去……在我的特殊攻擊裡面!」Undyne變出青色和黃色的長矛在Whip四周。
一閃一閃亮晶晶,奶油裝飾!」Whip用特殊攻擊把一邊的長矛打掉了。
Whip用綠色靈魂上的屏障擋下一些,但她失敗了,被擊中5次,造成累計30點傷害,剩下60/90點HP。
「Undyne,住手啊!她是我們的朋友!」Alphys想讓Undyne停下攻擊。
「對,別殺了她……」Frisk說著。
我何時見過這麼懦弱的戰士?既然妳不想當一位光之美少女了,就攻過來吧!」Undyne說著:「避免我殺了妳?我們倆現在只有一位能存活!
一閃一閃亮晶晶,奶油裝飾!」Whip使出特殊攻擊,Undyne試圖承受傷害,Undyne受到345點傷害,剩下78%的HP。
「怎……怎麼辦?只要一花和Undyne其中一個死掉,會很麻煩的……」Alphys緊張的說。
「Undyne,我們不能殺了她,她還有一些線索,可以對付吉拉!」Frisk試圖向Undyne解釋。
「影片解析度很低,但我有預感,吉拉的手下已經戰勝光之美少女了,我們打不贏他們!」Undyne駁回Frisk的解釋了。
「怎麼會……」Frisk害怕著,擔心自己的兩位朋友自相殘殺了。
「不,攻打橫濱市的不是吉拉的手下!」Lucas說著:「吉拉本人已經抓走了大部分的光之美少女。」


「你說……「抓走」她們?她們還活著?」Whip驚訝的說著。
「沒錯,她們還活著,吉拉不會直接殺了我們,但是……」Lucas說著:「吉拉和Master Hand都會把捕獲的鬥士變成模子,創造出黑暗鬥士大軍,但如果我沒記錯,如果祂真的把所有光之美少女都抓走,那麼……」
「你有發現甚麼了嗎?」Ness問著。
「祂其實可能已經察覺到我的行動了,他想在我們消滅祂之前,用地球上最強的力量來消滅我們……」Lucas說著:「其實那時候在戰場上,我們與吉拉的第一次戰鬥,是祂抓走了所有的鬥士,祂給我們痛苦的待遇……直到宇宙戰士卡比……他救了我們所有人,然後我們去對付吉拉,但是,吉拉用另一種力量消滅了我們,就是那次,你,Frisk Dreemurr,殺了自己的兄弟……」
「宇宙戰士卡比,他很強嗎?」Undyne問著。
「沒錯,他可以複製我們所有人的能力,並變成最強的鬥士。」Lucas說著,「但是光靠他一個人對付不了吉拉,他努力去救我們所有人……」
「那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嗎?」Frisk好奇問問卡比的去處。
「如果我沒記錯,他在蘑菇王國有一個據點,他平常在那裡吃喝拉撒睡……」Lucas說著。
「一花,別緊張,我們有辦法救你朋友了,我們要跟卡比一起去日本!」Frisk說著,「今晚我們去蘑菇王國,一起拉卡比和瑪莉歐大人,然後去日本探查吉拉的行動!」
「嗯,我明白了。」Whip說著,她變回了宇佐美一花的模樣。
「謝了,Lucas,我知道你很有幫助呢!」Undyne收起魔法長矛說著。


【怪物小鎮火車站】
「嘿呀,你們打算這麼早去蘑菇王國,看來你們也放棄逃兵唄!」Sans出來跟Frisk道別。
「沒有啦!我們要去拉卡比戰士過來,我們很快就會回來了!」Frisk跟Sans說著。
「人類,去城堡那邊要小心安全喔,還有,那裡有一個飛行船港口,如果有辦法的話,我,偉大的Papyrus,要你代替我坐一趟飛行船到紐頓市。」Papyrus說著。
「Papyrus、Sans叔叔,很感謝你們的照顧,我要去蘑菇王國了,記得,如果一花和小花發瘋了,They gonna have a BAD TIME!呵呵呵。」Ness模仿Sans生氣時的語氣說著。
「呵呵,真是好冷的笑話……」Sans笑著說,雖然他心裡有點不舒服。
「嘿,別擔心,Frisk!」財前先生站在入口處向他們道別,「Kris的事情我之後會處理,等你回來的時候,希望你早一點消滅吉拉,我們會在日本的Dan City等你們!」
「Frisk,記得要去科技城市,見瀧源拜訪沙耶香喔!」小圓在遠處跟Frisk告別。
「好了好了,下一班車要來不及了,趕快上車吧!」Lucas打算收拾行李。
「所以,Lucas,你們都在聊些什麼啊?」一起同行的Kumatora過來了。
於是,FriskNessLucasKumatora一起搭車了。


【在火車的路上】
在車廂上,Lucas把所有要去的任務告訴Kumatora了。
「我們並沒有打算要加入鬥士陣營,我們必須告訴那些受騙的鬥士們,明天如果我們帶走卡比,我們就能掌握明天亂鬥會開幕式的大局。」Lucas說著。
「對了,Frisk、Kumatora,你們兩個是第一次來到蘑菇王國吧?」Ness說著。
「怎麼了嗎?」Frisk問著。
「這裡有旅行日誌,上面寫者,因為某位大使對卡片之國,日本地區的長期良好關係,現在決鬥怪獸卡在蘑菇王國很流行,Frisk,多虧你的幫助,現在他們有測試半自動駕駛,以及他們會在後天舉辦騎乘決鬥!」Ness介紹目前蘑菇王國的情況。
「原來超危險決鬥已經準備好了啊……」Lucas擔心著,蘑菇王國的車禍率要增加了。
「對了,想告訴你們一件事……」Kumatora問著:「你們如果失敗了,有打算做出B計畫嗎?」
「我不知道,不過說到JUMP世界,可能要問愛麗絲姐姐她們,但是,她們被抓走了……」Frisk說著,此時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高大的男人看著Frisk。
這位男人穿著白色龐克風外套,裡面穿黑色衣服,頭髮一頭褐色的西瓜頭,但是,他有一股強勁的侵略性。


【五個小時前,怪物小鎮,神秘的儲藏室】
「這東西是海馬集團要求我們丟掉的垃圾,我不知道這東西要怎麼處理,乾脆一起整套東西丟掉算了。」財前先生要求布袋幽靈Napstablook,負責處理一個膠囊型裝置。
「這麼先進的東西……你真的要丟掉?」Napstablook問著。
「因為連我們都不會用,丟掉算了!」財前先生說著:「我可不想把20年前的廢鐵帶來帶去。」
「喔,我明白了。」Napstablook說著:「你們比Sans還無法理解呢。」

「啊……到地面之後,覺得Mettaton的表演越來越無聊了。」Napstablook打開舊型電視看錄影帶,「看一下日本的《時尚怪盜燕尾服》消遣吧!」


這時膠囊裝置發出閃光,一個男人從裡面出現,這位男人,穿著白色龐克風外套,裡面穿黑色衣服,頭髮一頭褐色的西瓜頭,而且急著要說什麼。
「等圭平見到我,我會跟他要回社長位置,聽說決鬥四天王已經成立了……」男人說著,「磯野,磯野,你在哪裡?快幫我準備傳達一件事!」
男人從膠囊走出來,然後看見Napstablook狂吃幽靈三明治。
「這塊破布是來幹嘛用的,為什麼我在垃圾堆裡?圭平(Mokuba)呢?」男人說著。
「你是說Muffet小姐嗎?她因為蜘蛛甜點店倒閉,之後就沒消息了。」Napstablook說著。
「我的天,破布會說話!這裡還是海馬集團嗎?」男人說著。
「海馬集團?你在說什麼啊,這裡是我的「垃圾家」,你應該不是這裡的居民吧?」Napstablook問著,「啊,對了,我們還沒互相自我介紹,我是Napstablook,幽靈Napstablook!」
「像我這種頂尖的決鬥者,你是無法得知我的名字的,哈哈哈哈哈哈!」男子不願意說出自己的名字。
「這裡的頂尖決鬥者是一位人類,他還是國王和皇后的養子,而且,要不是VRANIS壞掉了,他就是這裡的領導決鬥者。」Napstablook說著。
「是嗎……那麼,這位人類長什麼樣子。」男子問著。
「跟你一樣是西瓜頭,只不過他的頭髮比較亂一點,穿著藍色條紋衣,而且他有一個愛護大家的決心,他希望決鬥就是要和平共處……」Napstablook說著。
「喝哈哈哈哈哈,決鬥就是和平共處,開什麼玩笑,決鬥就是一種衝突!」男子大笑著,「我和亞圖姆二十年來的恩怨還沒解除呢,就算我已經贏他1024次了!」
「嗯嗯……如果你想證明的話,那可以跟人類談判,只不過,那位人類明天就要帶著另一名人類到蘑菇王國了。」Napstablook說著。
「這樣啊,原來我已經不在日本了……」男子說著:「哼,我叫海馬瀨人,告訴我車站往哪裡走!」


【時間回到現在,到蘑菇王國的火車路上】
「哼,這些乳臭未乾的小孩子,就是最強決鬥者嗎?」在車上的海馬瀨人說著。
「我們就要到了。」Ness說著,他察覺到海馬已經監視他們,「看樣子好像有位男人盯著我們看,似乎要傳達我們某種訊息似的。」
「現在時間,下午八點十二分,下一站是蘑菇王國城車站!」廣播說著。
「看樣子要下去了!」Lucas說著:「Frisk,你的住宿費還在吧?」
Ness一行人下去了,海馬也跟著下去了。

【在蘑菇外城,住宅處上方】
「啊啊啊啊!」一位拿著巨大刀劍的金髮戰士不斷砍向藍髮少女,藍髮少女閃開了攻擊。
「真是白癡,只會使用蠻力……」藍髮少女說著,她拿出了水晶製成的劍。
「看來應該要好好教訓他一下!」身旁的橘髮青年說著,他拿出了兩把東方寶劍。
「波喲!」一位粉色麻糬想要參加戰鬥。
「不行,卡比,他們要的是你,如果你真的落入他們手中,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金髮戰士說著。
克勞德‧斯特萊夫,來自幻想界的尼布爾海姆,只不過是個傭兵,你也可以到地球上,自力更生嗎?」藍髮少女說著。
「看我把你劈成兩半,然後利用粉色惡魔卡比的力量,吸收兩位小愛!」橘髮少年說著。
藍髮少女使出「冰裂地獄」,名叫克勞德的金髮戰士,四周出現冰柱,克勞德用大刀把冰柱砍斷了。
名叫卡比的粉色麻糬使出「吸星大法」,用嘴巴把砍下來的冰柱吞進肚子裡。
「波喲!」卡比頭上出現冰之皇冠。
卡比使出了「冰凍」,橘髮青年降低速度30%了!
橘髮青年對克勞德發動攻擊,克勞德閃開了兩次攻擊。
「竟然對我的弟弟做什麼?」藍髮少女說著。
「無所謂,但是你們得先報上名來!」克勞德說著。
「波喲,波喲!」卡比叫著,但是他不太會說話。
「我是瑪古勒‧羅爾,加拉斯大陸莫巴的戰士。」橘髮青年自我介紹了。
「而我是他姐姐,貝爾薩特‧羅爾!」藍髮少女自我介紹了。
「無所謂……等瑪利歐大人看到你們的惡行,你們也完了!」克勞德說著。


【被封鎖的街道外面】
「Ness,這裡最便宜的旅館,好像往這裡走,不過我們有一個問題……」Frisk問著。
「這裡根本被封鎖了啊!發生什麼事情了?」Ness問著。
「不好意思,前方發生蠻嚴重的交通事故,如果要你要去的地方在裡面,請往其他地方逛逛!」一位奇諾比奧警察說著。
「可是人家已經沒有其他預算住更貴的旅店了!」Frisk緊張的說。
「沒辦法,這是命令,你們可以去參加一些決鬥活動,賺點零用錢……」奇諾比奧警察說著。
「等一下,命令對他們無效!」一位聲音高昂的義大利口音出現了。
這位戴著紅色帽子、穿著藍色吊帶褲的水管工人,就是Ness他們說的,蘑菇王國勇者兄弟,瑪莉歐‧瑪莉歐。
「是瑪莉歐大人!」Ness說著。
「可是瑪莉歐大人,那道封鎖區域非常危險,你應該清楚吧?」警察說著。
「Ness、Lucas,你們應該有帶鬥士證吧,給香菇頭警察看,然後,Is the MARIO TIME!」瑪莉歐大叔說著。
「可是我們……沒有帶鬥士證,另外我有話要傳達給你,你知道卡比在哪裡吧?」Ness問著:「如果他已經離開了,我的朋友Frisk Dreemurr有話要說。」
「媽媽咪呀,我就是要講這個!」瑪莉歐說著:「其實卡比被某位世界的幹部盯上,克勞德去戰鬥了,但是我很擔心他們兩個的安全……」


「太天真了,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跟在後面的海馬社長出現了。
「請問你是……」瑪莉歐大叔問著。
「瑟特,好久不見了,我們已經有3000年沒見了!」Frisk說著:「之前我的東西,煉金術之神帶來的千年神器實在太虧欠你們了,我想要道個歉!」
「Frisk,你怎麼可以認識三千年前的人?」Ness覺得驚訝。
「哼,你這小鬼懂甚麼?我生前記憶跟你無關,而且我不叫瑟特,我的名字是海馬瀨人,前海馬娛樂集團社長!」海馬說著,之後他一陣狂笑,「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個笑聲和態度,Frisk嘆了氣。
「原來貴前社長在這邊度假啊?那你有那個本錢,可以從Onett鎮去拿Ness和Lucas的鬥士證嗎?」瑪莉歐說著。
「太天真了,我要告訴你們一件事,由於你們一年前釋放了煉金術之神……」海馬說著,「現在加拉斯的人已經在利用我們了!」
「你剛剛是不是說……」Frisk害怕地問。
「你也是決鬥者吧?跟我來,我有辦法解決!」海馬說著,他拉起瑪莉歐的手。
「媽媽咪呀,好威嚴的社長……」瑪莉歐說著:「我一定會後悔的。」

{To be continute or SAVE}

下集預告:
從異世界過來的海馬瀨人,正式要向加拉斯大陸的人進行宣戰,但是,Frisk阻止了海馬,他認為應該先解決去JUMP世界的問題,這時瑪莉歐知道方法,並呼叫弟弟路易吉,到碧琪公主的城堡裡尋找終極神器「縞瑪瑙之書」。公主殿下說,這本書是可以穿越到JUMP世界的辦法。另外,Ness告訴瑪莉歐之後的戰鬥是很危險的,但瑪莉歐堅持要去戰鬥?

{第四話 穿越之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81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任天堂明星大亂鬥 特別版|同人小說|遊戲王 系列|遊戲王Smash!|Undertale|魔法少女小圓|光之美少女|Deltarune|小魔女DoReMi|偶像異聞錄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戲王Smash! 第二... 後一篇:遊戲王Smash! 第四...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20616106喜歡視覺享受的你
我畫了香香的身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