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和人發洩用小說】盲眼勇者的異世界之旅

作者:假面·和人妻控│2019-05-19 17:04:40│贊助:14│人氣:175
開場:就算是異世界穿越,也需要看對象。

  異世界穿越

  相信這個名詞應該許多人都有聽過才對。

  因為某些緣故而來到了異世界、或者因為某些緣故而來到了未知的、不屬於地球的地方。

  這是現在很氾濫的輕小說題材,寫得好的將會被捧上天、寫的爛的就是地攤貨的東西。從很多意義上來說這是一個考驗作家寫作功力的小說。

  當然,類似的故事也有所謂的異世界轉生。同樣道理,只不過是從穿越變成了輪迴轉生。

  
  "阿~我也好希望可以穿越到不同的世界、展開不同的生活喔"

  相信每個人都一定這樣想過。

  被繁忙的生活壓到喘不過氣,對現實社會的許多不合理感到絕望。希望在不同的世界有著不同的生活。

  實際上這就是異世界小說暢銷的根本,儘管現實生活之中不可能有這樣的事情。但總而言之幻想是無罪的吧?

  覺得世界上應該不可能會有所謂的穿越或者轉生,但同時也希望如果真的有的話能夠降臨到自己身上來。這應該就是所有在觀看異世界小說的人共同的想法吧。



  然而,以現在的我來說應該會這樣說吧。

  「這是什麼啊………」

  「搞什麼東西!?這裡是哪裡!」


  "嗯………果然這次也是這樣是嗎?"

  "看這股魔力總量,也只能這樣想了吧?"

  四周有無數的藥草氣味、儘管好像有兩個我聽得懂的語言。但同時也有不是英文也不是日文的奇怪語言。

  但很神奇的是這些語言都我聽得懂。

  「吼吼吼吼吼吼………!」

  雖然一瞬間覺得是不是整人遊戲,但說到底整我應該沒什麼意義吧?除非那些人真的性格很糟。

  所以我蹲了下來摸著好像在幫我警戒的『導盲犬』試圖安撫她冷靜下來。

  首先我還是這樣講吧。

  「要搞穿越或者轉生,拜託麻煩看個對象吧。」

  我起身,拿著『導盲用』的枴杖這樣說著。

  通常來說異世界的系列要不主角天生天資過人、要不就是外掛集合體。

  但這些就算真的在我身上也沒有任何意義。

  因為我從很久以前認識的世界,除了一片漆黑之外還是一片漆黑。

  因為我看不到啊。


  「嗯,雖然開場有點像是遵循傳統不過還是這樣比較保險………諸位勇者,歡迎各位來到這個世界。」

  雖然不知道是誰,但如果照著套路來看我覺得應該是國王吧?但怎麼感覺好像不是很願意?

  那麼照理來說這裡應該是某個很高檔的地方才對,當然這是我猜的。

  畢竟身為一個盲人我的世界就是一片漆黑。去哪裡其實都一樣的。

  我的名字是修和,是個走在路上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的視障人士。

  我的雙眼因為在高中二年級某場車禍的關係徹底失明,同時我的雙親雙亡。就此開始了身為殘障人士的人生。


  起初,我當然是有過不滿、恐慌以及憎恨的情緒。

  但時間久了逐漸也習慣了。

  如果有人說我這樣根本無法體驗視障的痛苦的話那我只能說會這樣講的人真的是外行人。

  講真的,看不到的第一個月我的精神狀態幾乎是跟神經病一樣。父母沒了眼睛也看不到了,對當時只有高中的我來說這幾乎是讓我死了沒兩樣。

  我成天成天歇斯底里的胡鬧到護士必須幫我打鎮定劑我才能安份,之後甚至想要跳樓自殺了斷自己的性命。

  然而很遺憾的當時的我連窗戶在哪我都不知道,在這樣的狀況下你過上三個月、一年之後終究是會冷靜下來。

  至於這段時間我到底有多麼野………我也不太願意回想起來。

  好在的事情是我的雙親在生前都還算是有錢的人,透過法律機構的幫助下這些財產在我成年的時候基本上都到了我的戶頭,透過這筆錢、住在社福機構我也有辦法去走接下來的人生。

  實際上在被丟來這裡之前,我的生活除了看不到之外其實沒有多少不便利。

  「首先我知道對於各位勇者來說一定是很慌張的,但是——」

  「少廢話,這裡到底是哪裡!我今天要聯考啊!讓我遲到的話我要被老爸殺掉的,你要怎麼陪我!」

  「我也一樣啊!今天是我跟男朋友的第一次約會!遲到的話一切就完了啦!」

  我聽到了在旁邊兩個人,聲音聽起來一個是男生另外一個八成是女生吧?他們十分慌張的這樣說著。

  大學聯考跟約會啊,在這種時候遇上這樣的事情確實很糟糕。

  不過這些事情在我的眼睛瞎掉之後好像就跟我徹底無緣就是了。


  但無論如何,好歹我知道我現在應該要做什麼。
  
  「勇者大人們。我知道各位可能都很混亂、但請聽我們解釋。」

  「是啊,我建議還是聽一下對方怎麼說比較好。」

  我舉起手這樣說到,當然我旁邊那兩個人聽到我這樣說的瞬間理所當然的發火了。


  「你幹嘛站在他那邊啊!」

  「不如說這種只在小說中出現的事情怎麼可………………等等,你那拐杖還有那隻黃金獵犬?」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我的狀況。他們瞬間沉默了。

  頓時我苦笑說到:

  「連我一個視障人士都能冷靜下來,你們這些五體滿足的人我覺得應該也可以吧?」

  「「…………」」

  聽到我這樣說另外兩人沉默了。

  「萬分感謝,勇者大人。」

  在那之後好像是國王的聲音這樣對我道謝到,而這時我聽到了某人坐下來的聲音。

  這邊有椅子嗎?


  「還以為是我看錯了原來那隻真的是導盲犬啊…………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就聽那邊那個大鬍子怎麼說吧。

  沒辦法好好解釋我會揍人喔。」

  「為什麼你能冷靜成這樣……………………總之,最好能讓我接受。」

  女性的聲音這樣說到,這聲音聽起來真的很凶狠。

  但說真的我並不是冷靜的人喔。甚至該說是個會因為許多風吹草動而緊張的人。

  因為說到底我就是一個瞎子,異世界穿越之類的事情想當然的就是在準備做些什麼事情的時候被送到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對陌生的環境感到害怕。

  只是對我來說就是從一片漆黑到另外一片漆黑而已。我倒想問問我應該要緊張些什麼?

  ………………不對,之後的生活我好像要緊張呢。錢應該不能用了說。

  如果對方覺得我是個瞎子把我丟掉的話我真的就是待宰的羔羊了,說我是勇者應該會多少給我些優待吧?至少讓我在這世界能夠混口飯吃之類的。

  討厭,想到這些我頭有點痛………!


  「嗚嗚嗚嗚~~」

  啊不對,稍微更正一下。

  現在這個狀況我確實不會慌張,但是有個孩子在幫我慌張。

  「沒事的喔可魯,不要緊張。」

  我再次蹲了下來撫摸著在幫我警戒的導盲犬可魯。現在這孩子真在幫我警戒著四周,因為四周的環境變化她感到害怕。

  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對於一個視障人士來說導盲犬是多麼不可缺少的存在,

  而對我來說可魯對我來說已經是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是我的家人了。

  有可魯的引導,我才有辦法前進。對我來說無論是心靈、還是現實生活上真的都是這樣。

  「那麼,可以給我們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了吧?這裡到底是哪裡呢?總不會跟我們說因為魔族侵略人類的世界為求勇者的幫助所以召喚我們這種老套到極點的套路吧?」

  男生的聲音這樣說到,嗯?這傢伙好像也很懂這套理論喔。

  不過我也很懂就是了,畢竟我在瞎掉之前我在看這些所謂的輕小說之類的東西的比重本來就比一般小說高出許多。

  「嚴格來說對了一半。」

  國王的聲音開始跟我們解釋著。

  嗯?一半?

  這個世界似乎叫做由葛多拉席爾,以某顆能夠成長到天際的樹作為分界線。世界簡單來說分成了人類跟非人類(好像就是奇幻典型的吸血鬼之類的東西居住的地方)總之就是兩邊的社會。

  然而儘管是分成兩邊,但很遺憾的是大陸上的資源並不是那麼的相等。人類大陸的資源重『量』的部分、土壤肥沃可以輕易種出許多廉價的作物。

  而非人類的卻是重『質』居多,土壤貧乏但是偶而會出現價值連城的產物。

  但是養活人口這點基本上重量的人類大陸比質的非人類大陸優秀已經不知道多少倍了,所以人類這邊快速地發展起來、甚至能從『量』來提升『質』

  人類大陸在填飽肚子之後文化、制度等之類的東西馬上就提升了。然而非人類的大陸卻仍然是為了少量的資源在爭奪中。

  這樣的狀況下結果可想而知,為求生存下去非人類的種族們侵略了人類的世界。

  而很不幸的,正因為他們的資源重『質』所以他們有一種叫做魔法的技術,不但如此為了在殘酷的土地中生存,牠們的身體能力也比人類高出許多。

  非人類的種族們的侵略在數百年前曾經讓人類大陸陷入地獄之中,正因如此人類為求世界的平穩所以選擇了召喚勇者的儀式——


  才怪,好像沒那麼老套。

  因為這是戰爭,自然物資等等東西都很重要。

  而非人類的大陸本來就是因為缺乏資源才會搞侵略這招,一打起來這當然是更加嚴重。

  所以戰爭而苦不堪言的其中一部份非人類。就很乾脆的跳槽到了人類的大陸,幫助他們創造只屬於人類的魔法,作為代價是讓自己在這邊能有地方生活。

  人類很爽快地接受了。

  這個東西似乎叫做靈魂武裝,每個人類都能夠從自身的靈魂之中誕生出來的某種裝備。

  這個裝備本身就具備著特殊的能力,不但如們也能輔助人類使用魔法。而靠著這個東西,人類終於有辦法可以將非人類們打了回去。甚至在兩個大陸之間建立了一個相當宏偉的結界——

  
  等等,聽你們這樣說?

  「那幹嘛召喚我們來啊?」

  在旁邊的男性這樣問了。確實,根據這個邏輯人類的大陸沒必要有所謂的勇者吧?人類自己就能搞定一切了。

  「因為靈魂武裝有時候會在主人死後仍然殘存在世界。」

  國王的聲音如此說道,看來這似乎就是我們被召喚到這裡的主要原因了。

  「正常來說靈魂武裝就是那個人類的靈魂憲章,常理來說在主人死去的時候會跟著消失。但是有少部分的靈魂武裝會因為某種牽掛、或者其他因素而滯留。而這就是諸位勇者出現於此的原因。」

  既然殘存下來,那自然就會順著這份意志去找尋新的主人。

  那怕會讓自己損毀、那怕會讓自己徹底破裂。做為一個工具,我等希望有人能夠驅使我們。

  殘留下來的靈魂武裝似乎有著這個本能的樣子。

  實際上來到這裡的人,我們不是第一批、似乎在將來也不會是最後一批。

  記得還沒瞎掉之前我好像看過一個什麼來著,被選●的孩子嗎?

  我們被稱為勇者,似乎是因為作為能夠呼應這些殘存的靈魂武裝那可說是怨念所導引的力量。其本身都具備著相符的潛藏能力。

  過去的歷史之中這些人們都幹出過一堆豐功偉業的樣子,所以統一把我們稱為勇者。


  「這種現象直到現在我們也尚未解明原因,最多就是知道是哪種時間點會發生如此的現象。

  所以真的萬分抱歉。我等沒有讓各位能夠回到本來世界的手段,不過我等必定會讓各位勇者們能夠安然在這世界生存下去。」

  啊~總算聽到了我想聽到的話了。

  「太好了可魯,我們看來會沒事。」

  我摸著可魯的身體,可能是因為對我的撫摸感到安心。可魯的尾巴在晃動的時候拍了我幾下。

  「啊~回不去嗎?

  ………………既然是這樣那我也沒轍啦。就接受這邊的好意吧。反正我考大學也只是為了我家老爸老媽,如果趁這機會逃離他們那自然是最好。

  現在這種機會送上門來我當然能接受啦。」


  在旁邊的男性似乎很爽快地就接受了,怎麼說?大肚量?

  但,另外一邊好像就沒那麼好運了。

  「回不去………………」

  女性這邊的聲音,聽起來很不妙。這是就快要爆發的感覺。

  這種感覺,跟我起初知道我失明的時候幾乎是一樣的。

  「為什麼………好不容易………………他接受我的告白了………………別開玩笑了,讓我回去、快讓我回………」

  "碰"的一聲,我聽到了倒下的聲音。

  「喂,這位大姐!?」

  「勇者大人!?快來人叫治療魔術的人來!?」

  現場頓時陷入相當程度的慌亂,不過畢竟我有類似的經驗。所以我說到:


  「請帶她去能夠安定精神的地方。」

  「诶?」

  「這是因為精神壓力過大導致的昏厥現象,如果不安定精神的話醒過來一樣會大吵大鬧、甚至會有自殺之類的傾向在。

  雖然不知道這邊安定精神的辦法是什麼,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吧?」

  畢竟魔法這東西應該挺神奇的,大概。

  「………………我知道了。」

  「大哥你還挺冷靜的啊。」

  男性的聲音這樣對我說道,不過說真的其實並非如此。

  「只是有過這樣的經驗而已啦,剛變成現在這樣的時候我也差不多。」

  甚至更糟也說不定。

  「同情?」

  「多多少少吧。」

  以我的狀況來說真的就是同病相憐就是了。

  「毫不掩飾啊,但是我喜歡。」

  "哈哈哈"一邊發出這樣的聲音,男性笑著說到。

  「啊~你挺有趣的。我做個自我介紹吧,我的名字是…………本名沒意思,用我最近玩得很爽的遊戲來取名吧。

  就教我菲爾就好,請多指教。」

  「我叫做修和,這是本名。」

  「算了,不過這名字好像在那裡聽過?」

  男性似乎有些尷尬地這樣說著,但總之我們兩人算是熟了。

  而當我知道其實這個人是想要跟我做個相識的握手,但我完全沒反應(畢竟看不到)的時候。

  已經是在一小段時間之後的事情了。


  「怎麼樣?已經判明了嗎?呼應這三位勇者的靈魂武裝?」

  「資料在這邊,請陛下過目。」

  在不遠處,一名老人正在旁跟看起來應該是下屬的人說話。

  這個老人有著如同如同鋼鐵一般的身軀,臉上也有不少的傷痕。

  但現在這張臉眉頭深鎖,就像是在思考什麼麻煩事一樣。

  這個人叫做亞當瓦索,就是剛才跟修和等人講話的國王。人類國度耶蘭提爾王國的第十二任國王。

  而在旁的下屬也不是一般人,他是目前這個國家的元帥,也就是軍事上的最高領袖。

  「為什麼會在我沒卸任的時候出這種麻煩…………」

  亞當瓦索發出了苦悶的抱怨,當然這些話對他來說是不能夠跟剛才那三個人說的。

  「若換成殿下的話應該會歡喜接受這種狀況的吧?」

  元帥苦笑說到,聽到這點亞當瓦索皺眉回到:

  「不要在這種時候提到我那個笨兒子,我都已經盡可能封鎖消息不讓那個瘋小子知道了。」

  "哈啊…………"亞當瓦索再次嘆氣。

  異世界召喚,這點對於這個世界、尤其是人類國家來說絕對來說絕對算不上是好事。

  至少對自己來說是這樣。

  確實放眼歷史,過去被召喚過來的勇者們確實創下了不少的豐功偉業。

  他們提出的想法讓這個國家大規模改革、他們的實力如同一騎擋千一般。在過去為了這個國家給予優異的貢獻。

  基於這些例子在歷史上真的太多太多,所以亞當瓦索不得不對這些異世界的訪客給予恭敬的態度。


  但問題是他們絕大多數都有一個心態。

  那就是這個世界是為了自己而轉動的。

  "我就是主角,大家都要聽我的!"

  放眼望去,許多勇者都有這種想法。

  這種想法說真的單純至極,因此他們時常被他人、主要是貴族當作政治道具使用。目前自己的國家仍保持著貴族制度。

  就是這點造成很大的麻煩。

  因為得到勇者血脈的人,在發言的時候會變得異常龐大。所以對於亞當瓦索來說,這些從異世界來的人根本就是超級大麻煩。

  而且,現在選上他們的靈魂武裝也是個問題。

  靈魂武裝大多代表一個人的靈魂,就如同剛才自己所解釋的一般。使用者死去的時候這東西基本也會跟著消失。

  通常滯留會有兩種情況。

  一 死去的人並非純粹的人類。

  這種情況的佔絕大多數,在人類接受一部份的非人種族如今這種情況在如今已經不再罕見,通常這種混血兒的靈魂武裝大多數比較強韌,在主人死去之後滯留的機會比較大。

  目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過去曾有某一代的國王,他體內留有精靈之血。所以在這名國王死後他的靈魂武裝至今還在等待著下一任的使用者。

  而且不要說王族,目前也有好幾個屬於一般人的混血兒他們的靈魂武裝都還滯留於現世。

  這種類型俗稱為神聖武裝,基本沒什麼問題就是無害的東西。在這個國家有些人起床的時候就會發現這種東西在自己身旁。

  甚至在耶蘭提爾王國也會定時舉辦讓自己的國民來被這些神聖武裝選定的儀式。

  若異世界的勇者們也是被這類型的武裝呼喊過來那也就算了,畢竟這樣就真的如同勇者之名。

  手持聖劍,從異世界翩翩起舞降臨的勇者。這不是很棒的嗎?

  但問題是,並非如此的狀況。


  「這次的果然也有啊。」

  看著手上的羊皮紙,亞當瓦索的臉色更加凝重了。

  「神聖武裝兩名,心魔武裝一名嗎?」

  「是,根據先前的報告所指示。被列管的心魔武裝對勇者的某一位起了反應。」

  在旁的下屬報告如此報告。

  
  實際上儘管被呼喊過來的勇者心態上、以及容易被人利用都是個問題。

  但實際上現在說的這個才是最大的重點。

  所謂心魔武裝,跟前面所述的神聖武裝相反。並非因為靈魂本身強韌導致武裝滯留。

  而是基於怨念、以及怨恨等負面情緒而滯留的武裝。

  這種的光是碰上就沒甚麼好事情,會侵蝕精神危害社會。造成許多無法挽回的慘劇。

  若這種東西被勇者得到的話那真的可說是天簪也不為過。

  「能知道是哪個心魔武裝,以及預定的持有人是誰嗎?」

  「是、實際上…………」

  ……………………

  …………

  
  「派人把他殺了。」

  聽完之後亞當瓦索二話不說下達指令。

  「這樣好嗎?」

  「無所謂,裝成反對勇者存在的激進派殺掉就好。那個心魔武裝不允許再有使用者了。還是說元帥您能親自看管嗎?

  不過,盡可能地不要讓他難受。畢竟那個人眼睛已經看不到了。」

  「…………了解。」

  沉默許久之後,元帥點頭。同時迅速的離去,可能是去做暗殺的準備了。

  而過了許久之後——


  「我不會要求您原諒我,勇者大人。若您在地獄的最底層指責我、詛咒我。我也會欣然接受。

  然而『那個』,絕對不能再次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

  亞當瓦索默默的,就像是懺悔一般的說著。

  作為國王,他並不認為自己有錯。因為這個心魔武裝自己知道是什麼。


  『那個』的威力,亞當瓦索親自體驗過,甚至該說殺死『那個』本來的主人。讓『那個』成為心魔武裝的人不是別人就是自己。


  『那個』誕生在耶蘭提爾王國的王族之中。也就是說,『那個』本來的使用者是自己認識的人。

  『那個』的能力相當簡單,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操控物體而已。

  這能力在眾多的靈魂武裝中實際上根本不罕見,甚至該說是地攤貨也不為過。

  但太誇張了。

  被操控的人甚至不會知道自己被操控,覺得自己所作所為都是如此正常、合理。

  當意識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正因為這樣,『那個』造成好幾座城市的人全數慘死。本來的主人手持『那個』站在血泊之中大笑的身影。至今仍有無數的人記憶猶新。

  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那個』本來的持有人才終於死去。然而『那個』仍留在現世之中。

  「…………」

  閉上雙眼,亞當瓦索彷彿都還能聽到『那個』持有者本來的笑聲。

  現在,沒有人敢提起『那個』本來的持有者之名。也沒有人敢提起如今已成為心魔武裝的『那個』被人取的名號。

  亞當瓦索做為國王的決策,絕對不會有錯。

  無論是誰當國王,知道『那個』有使用的人選。應該都會採取相同的行動。

  但如今這項行動會造成哪種後果,這只有命運才知道了。



  如標題,發洩用小說。

  因為工作壓力過大,所以隨便撇了一個小說出來。

  畢竟遊戲小說那邊大家還是要看很沉重但是精彩的故事啊~~雖然我能保證主角不會死了但是該虐的我還是要虐。

  總之異世界穿越,反正該有的都會有、也會照基本套路去走。

  覺得無聊也沒關係,反正這只是我寫來自我娛樂的東西罷了。我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故事基本放任。

  比方說主角眼睛瞎掉這也是我臨時決定放上去的,那就這樣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78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山梗菜
感覺修和很可憐耶,在原本的世界看不到,被叫到異世界去之後又要馬上被殺掉,而且原因還是因為被奇怪的異世界武裝選上就要死[e3]

05-19 17:42

假面·和人妻控
不怕不怕,隔壁都有三不五時掛掉的了。這沒差的~05-19 17:45
亞森(arsene)
意料之外的陽春。除此之外我也不能洩漏太多啊(笑)。

唯一想吐槽的就只有可魯而已吧?你取名字還真的是在不少方面讓人很意外...說起來既然是第一回我也不會要求什麼過度的色彩就是了。

話說我乾脆每次都先問你新的主角在哪時候死掉或者哪邊有殘疾算了。

05-19 23:22

假面·和人妻控
這次是意外啊!05-19 23:30
CARD
原來主角眼盲這點是臨時添加的,這挺讓人意外。依據我的理解,和人最愛做的事就是在看似隨處可見的題材上,用自己的解讀方式加入大量的「非典型」要素,這次的題材似乎也是如此。因此,我還以為盲人主角也是為了推動這種目的而特地選定的呢。


總而言之,有一點值得慶幸。在這種常見的題材中,主角的性格通常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故事的受眾,以及日後的風格、走向。雖說沉著冷靜的主角並不代表與外掛、強運這些典型要素無緣,但行事風格上,至少會限制故事的走向,不至於往過度放縱的方向發展;操作得宜的作者,也能因此而營造出引人入勝的劇情。

不論怎麼說,「眼睛看不見」的主角對作者來說都是一項挑戰,畢竟平時慣見、慣用的描述方式與寫作手法,在這種場合可能都有不管用的風險。換一種角度來說,若能發揮適當的巧思,也能帶給讀者「原來如此,的確會發展成這樣呢~」 類似的驚喜。結果究竟如何,就看和人打算怎麼發揮囉!

話說回來,當主角身旁的男性說出「本名無意義,就用遊戲名稱來當作新名字吧」這種提案時,我腦中正浮現著「唉呀,這傢伙其實也很懂嘛。感覺他會相當適應接下來的生活吧」這樣的想法,結果男孩說出的名字馬上讓我當場笑噴啦──

不,用笑噴來描述好像不太洽當......正確來說,那個名字讓我有一種電流竄過全身的戰慄感。雖然也有可能只是巧合──不過這種五味雜陳的感覺,的確讓我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就是了(笑



不過這種讓人貨真價實地沉默的體驗,其實回味起來,應該也算是一種快感吧(欸?

05-21 00:54

假面·和人妻控
抱歉拖那麼久才回應,其實我確實準備了一些東西總之不必擔心

(但我絕對不會說其實是因為最後哪個我沒想到名字才這樣弄的03005-23 08: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sdf567g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如果遊戲過於真實的話 第... 後一篇:如果遊戲過於真實的話 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uigi0330luigi0330
哦...歡迎參觀我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