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轉生.修女 第九章 在門之後的世界…

作者:笨小辰│2019-05-19 16:55:00│贊助:0│人氣:9

想死嗎…
蒼老的聲音聽起來若有所思,我緩緩抬起了頭看向眼前說話的人。
在我看清楚他時,這才知道原來一直在和我說話的,是一位神父,他看起來已有五,六十歲了。

他得到我的答案後想了一想,轉身往祭壇走去…站在祭壇前又重複了同一句話:
想死嗎…
隨後緩緩拿起放在祭壇上的祭祀劍,看了又看…
霎那間!轉身持劍刺向我!

當劍刃步步逼向我時,我的世界突然慢了…慢的好慢…
我空白遲緩的大腦,在接收到看見的訊息時,眨眼間閃過一句話並脫口而出:
不要!
無力的雙手,在接收到反抗指令的那一刻,霎那間握住了劍刃!

「…看來…妳並不甘心這樣就死…
神父沉默了一下後開口對我說著,他似乎對我的動作毫無意外,臉上還揚起了淡淡的笑容。
他放開了握劍的手,祭劍因為我的雙手無法支撐而掉落地面,發出巨大的聲響。
此時,我發現…這把劍原來沒有刃,除非用刺的不然殺不了人。

妳現在有三種選擇可選…
聞聲後我重新看向神父,只見他再次轉身…走到祭壇後方的大面馬賽克玻璃窗前…
馬賽克玻璃窗上有著神的彩繪,陽光有如選好位子般地從馬賽克玻璃透了進來。
神父背對著光線,讓他增加不少神秘感…而他的四周還有站著幾位虔誠的修女。

來…選擇吧!
蒼老的聲音,從我前面響起…他試圖敲醒我現在早已枯竭又遲鈍的心靈…
那怕是無數的疼痛與噁心的氣味拖慢了我的思考,但是他的話不知為何我現在聽得非常清楚。

選擇吧…以『神癒術』來代替神救治蒼生。
選擇吧…以『神罰之力』來代替神斬罪擋惡。
選擇吧…以──你眼前的祭劍了斷一生。
神父講的同時,左右手分別用出兩種一白一黑相反的顏色的術法。
這應該是他前面所講的兩種選擇。

而第三種…是死嗎…

呵…
我暗自冷笑一聲。

神父見我望著地上的祭劍,他輕笑著:
第三種選項妳剛剛已經拒絕了不是嗎?

沒錯…!
如果我就這麼死了,我就對不起那些、因為我太過自大而身亡的家人與村民…我怎麼能讓他們就這樣白白死了!

我…兩個都要…
我冷冷地說出了選擇。
什麼?
神父露出比剛剛更大的笑容。
我要學『神癒術』用來拯救和我一樣之人!
我要學『神罰之力』用來打倒摧毀我們一切的國家,我要為我自己報仇…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聽完我的答案後,神父並沒有因為我的謬論感到訝異,他倒是笑開了:
哈哈哈哈…很好。
雖然眼神已經空洞冰冷毫無情緒,但是語言卻帶著絕對的決心…非常好。
來吧!我們將教會妳這兩個所有神職不能同時並有的能力,妳將是第一也是唯一。
告訴我們吧…我們新來的修女,我們『邊西森林教堂』需要妳的名子,我們洛迪斯教之神──洛迪斯需要妳的名子!
聽到他的話,我抬起了頭…開口大喊:
我的名子叫──洛西絲娜爾芬‧羅莎伯
很好,我代表邊西森林教堂歡迎妳,修女──洛西絲娜爾芬‧羅莎伯!

沒錯,就是這樣。
我走進了教會成為了修女,就算是違反了我對爸爸的約定,我也毫不後悔。

因為這一天,全提娜爾村村民包刮洛西絲娜爾芬‧羅莎伯在內,都已在叛變中「死」了。

    悠悠的長廊,我一人獨自的走著。
在溫和的陽光透過窗戶的照射下,溫和又十分平靜讓人充滿了安心感。
不知不覺,我已來到一座銅製的門前,準備打開前往禮拜堂。
當我一打開門,兩張熟悉的臉出現在我前面:
嗨~兔子,睡得安穩嗎?我們來接妳了!
瞬間!我的大腦整個空白,驚恐地想轉身逃跑…但在動作時就已被壓在地上!
妳讓我們找這麼久還想要跑!
騎士憤怒的對我大叫著,隨後將我身上的衣服扒光!昨日的地獄又再次出在我眼前。

可惡!為什麼會這樣!

我的腦袋對這突然之變,已沒辦法正常思考,因為這次真的沒人會救我了…
就在一切又要開始時,我憤怒的大喊著:
那個神父竟然騙我啊啊啊啊啊!


霎那間!
我張開了眼,看見了木製的天花板,我這才發現我躺在床上…
我輕輕地轉頭看向床邊的窗戶,陽光從外頭透了進來,使我發寒的身軀溫暖了不少。

原來夢中的溫度是這樣來的…

當我慢慢清醒時,身上的痛處回來了…雖然還是痛,但已經減輕了不少。
醒了?妳想睡的話還可以再多睡一下喔。
一聞聲,我才發現旁邊有人。
我看向那人,她是這教堂的修女其中之一…從外表上年齡與媽媽接近,看來至少是今天,是她負責照顧我。
我睡了多久?
七天,神父每天都有來觀察妳的狀況。
修女緩緩的說著,並輕輕闔上手中的書,溫柔地看著我。
當我與她對到眼時,她那溫暖眼神讓我有種好就沒遇到的感覺…至少是在外人身上。
麻煩你們了…
不會,並不麻煩。
她笑著搖頭,那個笑容與動作讓我安心不少,瞬間使我沉重的身體有了動力。
我緩緩地坐了起來,看著自己的雙手…那日的影像與夢中的情景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湧出,讓我痛苦的縮起身體緊緊抱著自己。
怎麼了?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修女看到我的樣子,站了起來走向我關心著。
…我想…洗澡…
我好髒…我必須要將身體洗乾淨…洗乾淨…
恩,我拿衣服給妳…我帶妳去聖池淨身。
修女聞言後,並沒有多問我什麼。
就在修女要轉身的時候,我突然害怕起來,恐懼在霎那間佔滿了我的腦袋,我好怕一個人留在這個大房間裡…
…可不可以不要走…
我微微的抬頭,膽怯的向修女乞求著…我不想一個人待在這裡。
我沒有要離開,東西我早就準備好了。
修女聽到我的話輕聲笑著,她的聲音很輕似乎想讓我放輕鬆。
她從櫃子上拿下一個木盒,走到我前面向我伸出手:
來~我們走吧。
修女的笑容有如寒冬中暖爐,溫暖又明亮…哪怕她穿著黑色的修女服,也遮蔽不了她的光芒。
在我緩緩伸出手時,她輕輕地握住我的手…讓我慢慢下床。
當我的雙腳落在地面的一霎那,引力的沉重讓我有了活著的感覺。
謝謝妳…真的好謝謝妳…
這句是發自內心的,我感謝她的幫忙,感謝她讓我能再次站起。
不,這是妳自己努力的。
如果妳不想再次站起,任何人都勉強不了妳。
修女輕輕的搖頭,她很肯定我的努力…但是不管如何,我還是很感謝她。
走吧。
隨後她輕輕地拉著我,帶我離開房間…我們走過我夢中的長廊,穿過禮拜堂,來到了禮拜堂左後方的聖池。

一扇沒有特別修飾的木門,輕輕地被修女推開。
霎那間,比禮拜堂小了一些的落地彩繪馬賽克玻璃出現在我眼前,玻璃在陽光的穿透下讓我有著神聖的感覺。
我跟著修女走進聖池浴場,她將木盒放在化妝台上對我笑著道:
我在外面等妳。
「…謝謝妳。
不會。
修女輕輕搖頭,隨後退出浴場關上門…留下我一人在這個廣大的空間裡。
我雖然想請她留下來,但我也知道我不可能永遠讓人留下來陪我…我最終還是要自己獨自前進的。

我走到聖池旁,脫下身上的連身白長裙…
此時,我突然想起我剛進來時,並無衣物…看來是她們在我昏睡時有幫我打理身體。
我輕輕的將腳踩進聖池裡的台階,水透過腳傳來的感覺是溫熱的…或許是我太過寒冷了。
我緩緩走下台階,往池子中央走去…隨後將自己泡在水裡,用力的搓揉自己…
那怕是頭髮也好,指甲也罷…我都要將身上所有汙穢洗到乾淨。
但是搓揉了一段時間,我都洗不乾淨自己…
為什麼還這麼髒!為什麼都沒辦法變乾淨!
那怕皮膚早已搓紅搓到痛…那怕是頭髮都已經掉了好幾根…無論我如何努力身上都是髒的,都是非常骯髒的…

這時我突然想起!
最骯髒的東西明明就在自己的身體內啊!

瞬間,我將頭埋入水中…
因為我知道我的臉若不再水中,現在必定淚流滿面…痛哭失聲。
若是這樣,我就無法像爸爸要求的一樣,帶著驕傲活下去…

憤恨與痛苦充滿了我的大腦,心裡大聲怒吼著:
我不會甘心在此一生到死!我不甘心在此就結束!他們欠我的…我一定會要回來!一定會!

憤怒是我現在活著的動力,是我活著的糧食…
就算那是個夢幻又至毒之物,我都願意吃到死亡為止。

在掙扎了一番後,我終於從聖池中起來了…
我擦乾了身上的水,聞了一下自己…那些骯髒的氣味依舊淡淡的殘留著身上…
但我不打算停步於此…我要以此做為烙印,時時刻刻都要提醒著自己…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活著。

我打開修女準備的木盒,裡面有件白色修女服和一個教我如何穿的木牌…
當我看到這件修女服的時候,我沉思了一下…
因為來到這個世界後,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白色的修女服。
在這個雷伊撒爾中,只有一種信仰那就是洛迪斯神。
雖然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教派與服裝,但有一樣大家都相同…那就是神職人員的衣服都是黑色的。
這是我頭一次看的白色的修女服,我不了解為何要拿這件給我…但我還是照著穿了。
穿完之後,我走到化妝台照鏡子。
就在我看見鏡中的自己時…一句話脫口而出了:
這個人是誰啊這個人到底是誰啊!
我的手緩緩摸著鏡中的自己…那是我一個未曾見過人,與過去相同的臉…卻是慘白無溫的表情與發寒如冰眼神。
現在鏡中的自己搭配身上的修女服後,是一個冷酷的美女…
以前的開朗與笑容,在現在的鏡中都已蕩然無存…
看著現在的自己,我的臉頰滑落了無數的淚水…所有的情緒在這一瞬間全部爆發了。

修女靜靜的在門外等著,無時無刻都擔心著門裡的狀況…
這時,門後傳來了無數的吼叫與哭喊…她知道那是那是極度悲傷之人的泣聲。
無數的人物與稱謂在哭聲中一一出現,修女知道那都是女孩一生都喚不回的牽絆。
修女聞聲後,十指緊扣默默的為門後之人祈禱著:
洛迪斯大人,請您給予那孩子勇氣…讓她能在充滿荊棘的道路上繼續行走,讓她能走出這些傷痛。

在時間的消逝之下,門裡的哭泣聲也漸漸停了,不久木門被打開了…
出現在修女前面的已非七天前那個滿身是傷的女孩,也不是剛剛那個膽怯的女孩…現在的她是由那兩個女孩所生的少女,而至悲至恨的她誓言要討回一切!


修女不知道這究竟是對她好還是不好,但是她知道此刻應該要給她勇氣。
修女輕輕一笑,溫柔的開口:
走吧,神父已經在禮拜堂等我們了。
少女一聽,也輕輕一笑:
嗯。
這一笑毫無溫度與感情,卻不會讓人感到不適,完美的表情帶著讓人安心的感覺,瞬間使少女加了不少分…
但是修女卻很明白,這將是她辛苦的開始。

我在修女的帶領下,往禮拜堂走去。
走到半路上我開口向她一問:
一直以來都受妳幫助,可以告訴我我該如何稱呼妳嗎?
叫我瑞米雅就行了。

不久我們來到了禮拜堂,只見修女們八字形排開站在祭壇前,而神父站在中間,右邊缺的那個位子應該是瑞米雅修女的…看來教堂裡所有的修女與唯一的神父都在等我。
瑞米雅修女快步走到她的位子,而我則是走到神父前面…

在一切開始之前,我還有幾個問題要問…
搶在神父說話前,我開口一問,神父一聽準了:
說吧。
這七天我想你們應該也有去村子一趟了…我想知道…他們…怎麼了…
還有村子有派孩子去鎮裡上課,不知道你們是否有聽到他們在鎮裡的消息…
這答案…我早已知道,但我還是想親耳聽到。
而神父也知道我清楚答案是什麼,所以他沉默了…
「…早就知道的事情,妳還是要聽?
這對妳是沒有幫助的,妳應該知道。
神父的話,讓我向後退了半步。
我…還是想知道…
神父聽到我的話後,緩緩閉上雙眼隨後再次張口:
四天前,我派人到妳們村子看過了。
經過一番努力,派去的人終於找齊了所有屍體…人數我們已經對過,所有死者與相關特徵也被記錄在這本書上,妳要的話給妳也無妨。
神父從袋子裡拿出一本厚厚的書,將他給我。

我當下立刻搶下那本書,翻開第一頁…
我看見上面寫著第一位死者的特徵、死亡地點、死法與發現時間…我知道這個人就是爸爸。
我將書緊緊抱在胸口,希望將書塞進我心中的裂縫…早就被撕開新現在撕的更開了。
「…至於妳說的那些騎士團的學生,他們連同他們上課的那一整個班,被以叛亂罪論處了。
此時,早就已經搖搖欲墜的我,在神父又一記重擊下,讓我當場跪在地上。
痛苦與悲傷讓我原本已經不痛的身軀,再次感到不適…
但即使我在怎麼悲傷,我都沒有留下一滴淚水…
我感覺到我那被撕開的心,完完全全消失在黑暗之中。

隨後,一股力量從我體內竄出!讓我再次站起…
謝謝你告訴我我想知道的,我已經毫無問題了。
我的心已平靜,不再有任何波瀾…心中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我活著的目的!
那就是讓罪魁禍首的所有人…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既然妳想說的已經說完…
那麼,我也要在開始之前要妳答應我三件事。
這次換神父有問題了。
「…我必須要聽過才能回答你。
我思考了以後回答。
這些條件都不為難妳,我認為妳會理解的。
第一,在妳學成的那日開始算起,妳必須要再多待一年。
第二,妳在外人前面,若非必要不得使用武力。
第三,妳到達聖都之後,若在沒有完全了解大聖堂的情況下,不得在大聖堂裡過夜。
以上三點,我覺得妳能夠接受…這不會對妳太難。
前兩點我可以理解,至於第三點,我認為你直接告訴我原因我不是比較好準備?
我提出一問。
有些事情必須親眼見證,僅僅表面的聽聞妳未必真的理解我所說的事情。
而且妳到了聖都之後,妳一定會了解更多事情…包刮妳自己。
哦~
一個鄉下女孩,要什麼背景呢?
這句話我還真是不以為然,若真有天大身分,我今日會有這一步?真是可笑…太可笑了。

這時我突然靈光一閃!
聽你這樣一說,我到有一事想問…我真的有能力成為修女嗎?
依據我所知道的,聖術並非是所有人都有的天賦…我真的好奇,我真的沒問題嗎?
我提出一問。
妳一定可以的,因為聖光之力的天賦是靠遺傳妳的血統一定沒問題。
天賦?遺傳?血統?
這是什麼意思,他的意思是他認識我爸嗎?認識我?
可是我未曾見他們,這些神職人員都是我第一次見啊…
等等…這些年所有來往村子的神職人員我都見過,不可能不記得啊!
不對啊,這太奇怪了…為何我現在才發現,明明森林裡的教堂只有一個,但在場的人我都不認識!
就讓我回答妳的問題吧…一直以來我們都是易容,這是為了不讓妳爸媽認出。
至於為什麼,妳到了聖都之後必然知道。
神父有如預言一般說出我的疑問,雖然我還是一些疑問想…不過我不打算再提了。

聖都嗎?那確實是我必須去的地方。
或許如神父所說,我遲一點知道也無妨。

嗯,我了解了。
沒問題!那三件事情我以靈魂發誓我會做到。
那麼,現在可以告訴我我成為修女後,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什麼嗎?
現在的問題我就算知道也毫無能力處理,那麼我就到留在未來處理吧。
哈!很好…
妳成為修女的第一件事就是禱告…來~
神父說話的同時,向我伸友善之手…而我一見也輕輕的將手搭上,順著他的引導。
…就由我指引妳認識我們的唯一之神──洛迪斯大人。
順著神父的指示,我緩緩跪在聖像前…將一切都奉獻給那位,與我只有一面之緣的神。


從這時開始,我隱藏了所有的情緒…留下了媽媽所教的應對笑容與表情。
從這之後…我所有想說的話、想發洩的情緒,通通藉由禱告告訴他。
因為從現在開始,我是一名修女。

三年後──

…懇請洛迪斯大人將您的恩惠賜予各位獵人,讓他們能夠在這次的狩獵中平安歸來…願各位獵人都能夠收到大人的祝福。
我心聲和一的祝福我身後的獵人們,希望他們今天能夠平安通過森林的考驗,能夠平安的和家人團聚再一起。

禱告結束,我站了起來轉身向身後的獵人們行禮…獵人們也紛紛起立回禮。
啊~每次聽到娜爾芬的禱告,我真的有受到祝福的感覺呢。
一名獵人笑著說。
是啊──剛開始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羅安神父已經去世這麼了,聖都卻遲遲不派新神父來接替…
但搞到最後,原來最適合的人早就在這裡了…看來神父真的非常有眼光。
另一名獵人笑道。
謝謝你們的支持,但是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
我輕笑著,再次行了一個禮。
呵呵呵…妳真的好有禮貌。
真是可惜如果妳是在外面的話,我想會有一堆人要妳還俗吧。
又一名獵人笑說。
這時,所有獵人都站了起來…
雖然還想繼續待在這裡,但是我們也該走了…我們也該去完成我們自己的課題了。
一名獵戶說道。
是啊、是啊。
其他人也齊聲喝著。
眼看大家都要走了,站在後方的瑞米雅媽媽打開了教堂的大門,為大家送行。
片刻後,教堂再次安靜了下來…
終於靜下來了。
瑞米雅媽媽走向我笑道,她的話依舊非常溫暖。
教堂本就是使人靜心的地方,人就算多了也不會太吵。
我轉過身,將祭壇上的聖典闔上…拿起捧在手中。
…沒想到時間這麼快啊一晃眼就到了妳要離開的日子,明天要出發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嗎?
瑞米雅媽媽看著我剛進來時所坐的位子,面露婉惜地說。
…這天,我知道遲早要來…
是的,我早就知道了…
但是,我每當時間越是接近就越是害怕…那怕是靜心禱告都無法壓住我的恐懼。
我知道妳還在迷惘…
瑞米雅媽媽就像以前一樣總是看穿我的心思,但她的行為不會讓人反感,反於讓我心暖。
她輕輕握住我那捧書發寒的雙手…暖意透過她的手傳來,那是讓我安心的能量。
就像之前我說的一樣,只要妳不想再走了…累了…妳都可以回來這裡,這裡永遠是妳的家。
雖然不是親媽媽,但是她卻讓我再次感受到母愛。
恩,我知道…我…去做最後的收拾。
去吧。
她再次對我一笑,那是為我加油的笑容。
我輕輕地抽出我的雙手,轉身往房間走去。


在這近三年的時間裡,我的身體毫無成長,時間就好像停那一天一般。
不過我並不在意這個,因為我認為這是一件好事…
傷與痛最終會好,但這個模樣會讓我永遠記得那一天。

在這段神間中,我為了彌補我對父母知情的渴望,我認神父為我的養父,認所有的修女為養母。
記得認親的那天,媽媽們還特別準備了佳餚,神父還喝了一點酒。
那次我第一次看到他喝酒,養父向來遵守神職人員的紀律,但他那天高興到破戒也毫無在乎,我還記得那時他一直說著:
我終於有女兒了…而且還是她的女兒…
我不理解養父究竟在說什麼,不過這卻是我在這段時間裡…第一次看到他這麼高興。
雖然媽媽們我較為親近的只有瑞米雅媽媽,但是其他媽媽們都對我很好,甚至到了最後媽媽們對於我離開這件事還爭論一番,最後由養父平息。

在這之後,我以一年多的時間學完了神癒術與神罰術。
雖說學完是真的學完了,可是最終我還是陷入了一般神職人員有的天賦困境。
我的天賦是神癒術,它能使我在救人發揮最大的能力。
然而這使得我就算學會了神罰術,我也完全無法發揮其效用。
好在有養父的教導,我迴避了天賦的問題,成功發揮神罰術的能力。
但就在我學成的當天,養父宛如完成心願一般,整個身體開始衰弱了起來…

我緩緩打開房門,看著我早已準備好的行李,我也知道…就算把這些東西直接放在身上都沒問題。
我將聖典放在桌上,清點所有東西──路上必備乾糧、裝滿水的水袋、爸爸給的木盒以及養父送我的聖典。
這些我僅剩的東西,每一樣都很重要,所以我早就準備好了。
我看著桌上所有的行李,我心中還是有著一絲的迷惘…我知道自己的那絲不安是什麼…

我走到窗邊,伸出右手試圖要推開窗子,但…
右手在接觸窗子的那一霎那,右手整個顫抖到不行…此時我的眼前開始出現那日的景象!

我…沒辦法離開這裡,我害怕外面…

往日的景象讓我雜亂又害怕,它幾乎使我無法思考…
我緩緩用左手收回右手,將雙手摀在心頭。
為了安撫這樣的自己,我走到桌旁拿起聖典,坐到床上輕輕翻著這本由養父送我的書。
聖典是神職人員都有的,而這本是養父長年持有的。
這本聖典中每一頁,都有著養父對神話、神語與教義的解釋…看著聖典,我那混亂的心總是能夠平靜。

從那日之後,我害怕離開教堂,就算是教堂的院子也做不到。
恐懼讓我連推開窗戶都不行,那就更不用說教堂的大門了…
就算是養父去世的那一天,我在怎麼難過,在如何傷心…
無論我試過多少次,我都跨處出大門…我最終只能從離養父下葬最近的地方為養父祈禱。

我緩緩闔上聖典,將書抱在懷中向後一躺躺在床上…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知道我必須出去…
但可笑的是我現在卻連門都不敢出,我到底該如何是好…
我緩緩閉上眼睛,腦袋陷入了混沌之中──我真的好累。

隔天一早,我推開通往禮拜堂的門,看見了瑞米雅媽媽與其他媽媽們在大廳等我。
我見況快速跑向她們,並輕輕鞠躬向她們道謝:
謝謝妳們,這三年麻煩你們了。
說真的,如果不是妳因為有事想做,不然我是不會讓妳去那麼兇險的地方。
一名媽媽無可奈何地說著。
此時瑞米雅媽媽無視其他人在與我抱怨,她拿出了一個包袱並交給了我。
我接過包袱打開一觀,包袱裡裝著兩件白色修女服。
從修女服上的縫針來看,應該是媽媽們親手為我縫製的。
這是我們能送妳的東西,我們想…既然是修女那麼在外就必須注意儀容,所以特別做了兩件讓妳替換。
瑞米雅媽媽笑道。
這一瞬間,我高興到無法形容…我再次向媽媽道謝:
能收到妳們的禮物我真的非常高興!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報答媽媽們對我的好,真的!
我笑著向所有媽媽們鞠躬,試圖表現出我真正的心意…因為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那麼,就以好好活著作為回報!懂嗎?
瑞米雅媽媽將雙手搭在我的肩上,很正經的和我說著。
恩!會的,我會努力活著!
這本就是我答應爸媽的事,所以我一定能夠做到。

在我答應之後,其他媽媽們也跟著提出了其他的叮嚀…
如不能隨便還俗,要還俗回來這裡在還俗。
或者是要我不要被其他神父騙了,他和妳的養父不同…等等的話。
一前一後花了不少時間,也讓我那忐忑不安的心,在這段時間裡平穩了不少…
因為我知道,在這個世界中…至少還有一處等著我回來,至少我還有一個溫暖的歸處。

最終時間來到了我要出發的時候,我站在門前深吸一口氣,後方還有媽媽們為我加油。
我緩緩舉起我的雙手,輕觸教堂大門的門把開始出力推開…
就在我出力的霎那,無數的噩夢與那日的景象有如海嘯一般地襲來…強大的恐懼幾乎使的我無法維持我手的姿勢!

我不想出去,我害怕出去外面…

我感受到臉上的汗水,有如雨一般滴在腳邊。
我知道我必須出去,但是我沒辦法…沒有辦法…

這時!
有一人從後面抱住了我,一股讓人心安的感覺從背後透了過來…
別怕,這段時間媽媽會陪著妳…陪妳到妳有勇氣為止。
瑞米雅媽媽輕聲地安慰我,試圖安撫我那已經搖擺不定的心。

但,就算如此…我仍然沒辦法跨域心中的障礙。
就在我做最後的掙扎時,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穿過了瑞米雅媽媽,正正地推了我的背一下!
隨後我感受到雙手不受控制的將門推開,同時耳裡傳來了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去看看吧…看看在門之後的世界。

霎那間,門打開了…
刺眼的光線讓我緊閉雙眼許久無法張開,但溫暖的氣息已讓我發冷顫抖的身軀平復了不少。
不久之後,我緩緩張開了雙眼…
眼前的春意盎然與鳥語花香,讓我心境整個安定了起來

這時,陣陣的鼓掌聲響起…我眼光一轉,原來是所有來過教堂的獵人,都在門外迎接我。
我向前走了兩步,隨後回頭看了後方的聖像一下…再回頭看向迎接我的獵戶與恭喜我的媽媽們…

沒錯…在門之後的世界──是新生。


***


我是作者,我在此感謝大家的觀看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78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oo62145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生.修女 第八章 教... 後一篇:轉生.修女 第十章 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padxbox360所有人
ヨルシカ新歌出了! 想知道在講什麼的人可以來逛逛 我做了這支新歌的簡單分析 還有之前的新專輯分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