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被異世界女神盯上的倒楣女孩 第二十四章 無用武之地的勇者

作者:不意外│2019-05-19 14:55:15│贊助:0│人氣:10
  解決盜賊團事件後,接下來就是前往迎戰冰龍的主戰場。雖然這麼說有些奇怪,但對我來說,與冰龍作戰比跟詭異的性騷擾大叔還要輕鬆就是了。

  「拜託了,請您千萬不要主動出手喔!記得喔,真的要記得喔!」

  米雅在對著我再三叮嚀後,甚至要我簽下保證書後,才願意放我前往戰場。

  至於米雅本人呢,她現在八成在處理皮耶魯那個麻煩人物吧。希望他們能修成正果。畢竟如果米雅讓那個傢伙跑出來,我想我旁邊那幾位女神應該會暴走吧。

  「話說回來,現在是甚麼情況阿?」

  由於一路上潔莉兒像是宣示主權似的一直勾著我的手,所以我根本沒有在看路,反而一直沉浸在幻想米雅和皮耶魯未來這種蠢事上,所以當我回過神後,才發現我們已經到了預定決戰的地點了。

  但決戰前我方的準備和我想像的並不一樣。應該說,我不太能理解明明是有魔法的世界,會有許多令人作噁的火炮出現在我眼前。

  「潔莉兒!用妳的神權把那些砲管消除掉,那些東西根本不應該出現在有魔法的世界!!!」

  我無法接受!憑什麼一個能用法杖發射光束的世界會需要火炮那種俗濫的產物。現在是怎樣?這麼看不起魔法師嗎?在我們一行人當中,身為魔女的我功能可能只比潔莉兒好一點點而已,平常根本就是被某位邪惡鍊金術師和治療師踩在腳下欸。

  就連我那僅存的攻擊力也要剝奪嗎?這是甚麼可悲的世界。

  「瑟莉絲不喜歡那些砲管嗎?好吧,那我想想辦法好了。」

  「別開玩笑了!妳們這對笨蛋,那是人類的偉大發明,要消除掉就等於整個世界都要重建了好不好!!」

  哪有這麼嚴重~正當我想這樣說時,琳蒂絲那因為怒火而飄散開來的銀色長髮,宛如雪地中的死神似的盯著我。

  如果我繼續胡鬧,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在寒風中將我扒光。

  但潔莉兒好像沒有看到她妹妹火大的神情,依然自顧自的憑空召喚出一本鑲著許多我看不懂的符號的怪書,我猜那應該是某種神器。
  但不等她出手,莉香就直接用魔力線猛戳她的胳肢窩,趁著潔莉兒癱軟在地上時奪下那本書。至於琳蒂絲,則是直接掄起拳頭過來猛敲我們的腦袋瓜。

  「很痛欸!」我無辜的哀號著。

  「說真的,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讓妳和姐姐分開一段時間了,不然妳真的會變得跟姐姐一樣笨。」
  
  「沒錯,尤其是瑟莉絲的願望姐姐都會實現,完全不管合不合理,這樣太危險了。」

  「這麼說太過分了吧!我只是覺得那些東西不應該出現在世界上而已!」

  「瑟莉絲這種想法才過分吧!」

  最後,為了避免我和潔莉兒把那些砲管拆掉,莉香的魔力線將我們的手拉到後面,再由琳蒂絲製造出來的手銬把我們兩個活活的銬住。

  雖然對於這裡的人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了,但要我在光天化日下和潔莉兒肩搭肩的實在是一件需要拿出極大勇氣的事情,加上跟我綁在一起的笨蛋一副爽到快升天的表情,更是讓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大家那曖昧的眼神。

  還有,出於對我們的不信任,將我們綁起來的罪魁禍首們就像典獄長一樣在後面押送我們前進。

  「總之,我知道錯了,我不會在說啥要破壞砲管這種事。所以拜託幫我解開好嗎?潔莉兒的口水一直留下來欸!到時候我覺得她真的話在這裡把我吃掉阿!」

  「不行!我們寧可看瑟莉絲被姐姐搞到毫無尊嚴,也不能讓妳亂來!」
  
  「現在可能會亂來的是妳們的姐姐好不好!看清楚現實啊!」

  太可悲了,為什麼我的力量完全使不出來阿!難道我內心是喜歡被這樣對待嗎?這樣子我跟變態有啥兩樣阿!

  「哎呀呀~我等各位好久了呢,公主殿下這麼快樂真是太好了。」

  「快樂的頭啦!妳沒發現這位公主已經爽到沒節操了嗎?」

  仔細一看,我才發現克萊兒正站在我們面前,她先對著潔莉兒行禮,接著對著我保持沉默的微笑。

  「好久不見...」我試圖將背後那雙手藏得更隱密。

  「呵呵~用不著藏了,看公主殿下一臉幸福就知道囉。」

  「妳妳妳...妳在說甚麼我怎麼都聽不懂阿。」

  「是喔~公主殿下,請問您在開心啥呢?」

  「哼哼~當然是我和瑟莉絲緊緊相依阿克萊兒~」

  「笨蛋。」我已經無力反駁了。

  「總之,看到潔莉兒大人這麼開心真是太好,各位請坐吧。」

  在克萊兒的帶領下,我們一行人進到了一個看起來最大的帳篷裡,裡面擺滿了弓箭、鍊金炸彈、鎧甲跟各式武器。

  說來慚愧,雖然我常常出門對付魔物,但就只是帶著一根法杖就出門了。背包裡通常只帶著水跟食物,雖然曾經想穿上鎧甲之類的來防身,但那個重量真的不是我能負荷的。

  「這些都是克萊兒的武器嗎?」

  當我提出這個問題的下一秒鐘,我就有一種想死的感覺。

  「真不愧是瑟莉絲,竟然能脫口而出如此愚蠢的問題。」琳蒂絲欽佩的看著我。

  「該說是傻的可愛呢,還是沒有常識?」

  「妳們別這樣,瑟莉絲平常就很跩的只用法杖解決問題,當然對於其他武器一竅不通阿~」

  好想死,為什麼我剛剛會問這種爛問題啊!

  「不好意思,如果今天這戰不需要我,我想先回家去了。」

  逃避雖然可恥,但非常有用。

  「不行!今天如果少了瑟莉絲,我們幾乎沒有勝算呢。」

  克萊兒在我離開帳篷的前一刻,就拉住了我的領子。

  「為什麼!不是聽說這裡聚集裡很多高手嗎?又不缺我一個!」

  雖然我是在鬧脾氣,但外面確實還有著數十頂帳篷,我猜這次米雅真的是集結了全城的力量來作戰了。所以,即使少我一個應該也沒差吧。

  「當然有差啊!我可是這次的作戰總指揮喔,我說需要妳的協助就是需要!」

  「好吧,我知道了。」我決定爽快的答應。

  「瑟莉絲?妳一開始不是還在鬧彆扭嗎?」

  對!我一開始確實就是在鬧彆扭,所以拜託莉香妳不要每次都能看穿我的心思好嗎。

  但我決定留下來是有理由的。

  「克萊兒不是宮廷教師嗎?她把潔莉兒教育成那樣,我當然不放心她指揮的戰場阿!」
  沒錯,我是擔心她的領導能力會讓軍隊陷入危機,絕對不是想看她出糗,好報復我上次在學院裡的事。

  「是在報復吧...」

  「上次學院的事情還記著呢。」

  有時候我會想,我這個人是不是很好看透阿。

  「嚴格說起來克萊兒都放我一個人玩耍喔,所以我會變成這副德性是天生的~」

  「算我求妳,可以不要放棄掙扎好嗎?」

  「沒想到只是個區區的勇者,竟然敢膽反抗我啊。看來我只好把公主殿下向我炫耀的煽情照片公諸於世了。」
 
  「別隨隨便便就把我的照片拿出來炫耀阿笨蛋!抱歉,我向您們兩個道歉,所以拜託不要把手伸進口袋裡。」

  因為一時衝動而被迫向惡魔下跪道歉的我實在是非常的屈辱,但總比那些丟臉至極的我被世人所知道還好。
  但更倒楣的事情還在後面。

  「克萊兒!冰龍已經快要進入到我們預計的...勇者小姐?您在幹嘛?」

  正當我還在請求克萊兒放我一馬時,背後的帳篷簾幕突然被掀了起來。原本打打鬧鬧的篷內突然安靜了下來,篷內的空氣似乎比外頭還冷。

  「那個...我的髮夾呢?」

  最先回過神來的是處在極度危險的我,隨後,那些與我同床共枕無數日的夥伴們也一起蹲下。

  「真是的,瑟莉絲妳的髮夾要戴好啊。」

  「我看不如我等等用鍊金術幫妳做一個全新的好了。」

  「不不不!女孩子才不會喜歡用鍊金術做出來的飾品,我等等帶妳去街上買吧,那個掉在地上的就算了吧。」

  「原...原來是在找髮夾阿,我以為勇者大人在跟別人下跪呢。」

  「怎麼可能!」我立刻站了起來,嚴正地否定這個士兵的猜想。

  「是!我都知道了,那我先不妨礙各位找髮夾,先去準備對抗冰龍了。」

  這個路人剛說完,便急急忙忙地離開現場。

  「潔莉兒...他相信我們的話嗎?」

  「應該不可能吧,畢竟瑟莉絲丟臉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大家現在都把妳當作茶餘飯後的溫馨小故事。」  
  
  「可以不要把別人的糗事當成甚麼溫馨小故事嗎!」

  但沒有人理會我的抗議,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嘖!雖然我很想繼續待在這裡,不過既然對方來了,我就必須到前線指揮了呢。」

  克萊兒從地上那一大堆的鍊金炸彈中拿了幾顆放進大衣裡,一口喝完桌上的熱茶後,就準備出場。

  「啊!米雅應該有跟妳們說吧,妳們必須顧慮到那些老傢伙的感受,所以暫時不能上場喔。」

  所以,要我參戰卻又不能立刻上場到底是怎樣啦!

  「瑟莉絲最近常常在鬧脾氣呢。」

  也許是我嘟著嘴瞪著克萊兒的畫面被看見了,三女神同時間的揶揄我。

  「囉嗦!」

***
  
  所謂的有技術層面的作戰,絕對不是一個穿得像是出來郊遊的魔女拿著法杖用誇張至極的火力亂轟,甚至不在意準頭跟敵人的特性。那種人簡直在污辱戰爭的藝術,應該受到最嚴厲的譴責才對。

  沒錯,我竟然可悲到在內心吐槽自己。畢竟眼前的戰鬥是我從未見過的。

  當那隻傳說中的冰龍到了我們視線之中後,那十來門令人作噁的火炮立刻發射出預先準備好的鍊金砲彈。而其中,只有極少數的砲彈有辦法擦到速度極快的冰龍身上,但是克萊兒似乎一開始就沒指望這樣的攻擊能給冰龍致命傷,對她來說,砲彈在空中引爆後所製造出來大量的熱能,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受不了高溫的冰龍被迫飛到較低的位置,憤怒的龍立刻凝聚魔力,用翅膀颳暴風雪,一邊將好不容易製造出來的熱能打消,一邊攻向我們這邊。

  但克萊兒似乎早就準備好了,有人躲在砲管後面、有人躲在堆好的雪堆、有人則是躲在能使用防禦陣的魔法師後面當掩護,迴避了第一波攻擊。

  「各位!反擊!」

  在克萊兒的指揮下,埋伏在附近森林的自警隊騎著馬衝了出來,所有人手上都拉起弓箭,瞄準龍的臉部發射。

  而包括克萊兒在內的魔法師們,則是對著龍的其他部位發起攻擊,而且是非常有組織性的分成三隊,輪流地發動火球術,同時確保有時間溫存魔力。

  「該怎麼說呢...這就是真正的戰鬥嗎?」

  「...」

  平常總是會精準的吐槽我的三女神,今天卻異常的沉默。

  「妳們怎麼了阿?」

  「咦?我...我們沒事啊!」

  「好吧,沒事就好。」

  雖然我明明知道她們在說謊,但我曾經跟潔莉兒說過,不管她隱瞞了我什麼,我都會無條件地相信她。

  只是,總覺得只有一個人甚麼都不知道,是有點寂寞。

  「人類!不要太囂張了!」

  冰龍似乎打算動真格,牠龐大的魔力讓雪地上竄出了無數的冰錐。雖然魔法師能架起防護罩來抵擋,而其他無法使用魔力的士兵們也都有穿上用鍊金術特製而成的鎧甲,但仍然有許多人在一波攻勢中受了傷。

  然而不只是來自地面的攻擊,一顆又一顆的跟冰龍一樣巨大的雪球從天而降。該說真不愧是龍族嗎,原本我們這邊是佔盡優勢,但牠卻只用了兩招就逆轉戰局。

  「潔莉兒!」

  「放心吧,克萊兒沒有妳想像中那麼弱。」

  眼下的戰況明明如此危急,但潔莉兒似乎一點都不擔心,反而對著我露出俏皮的笑容。

  「各位,你們做得很好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當我還在為了眾人陷入危險之中感到緊張時,克萊兒卻依然氣定神閒地站在雪地上。她的手中握著鑲有寶石的長槍,那種寶石我認識,我的法杖上也鑲有同樣的東西。

  那是為了凝聚魔力所需要的魔法石,少了那顆,所有魔法攻擊都會失去準頭。當然,我想我的魔法石應該是贗品,畢竟我的準頭比任何人都還要歪。

  在她的指揮下,一直沒有參戰的後備民兵團從帳篷中衝向戰場,與其他沒有受傷的人員將所有受傷的主力部隊帶回帳篷裡,裡頭的治療師早已準備接應負傷人員。

  雖然運送傷患的民兵們很勇敢,但那些來自魔法學校的教師們製造出熱風來抵擋冰龍的攻擊才是關鍵。他們在確認了所有人都安全離開戰場後,便和民兵們一起守在帳篷外,也就是跟我們站的位置。

  將戰場留給克萊兒,以及另外一個長得跟我之前炸飛的裸體銅像相似的男子。

  其餘還能作戰的人員則繼續騎著馬,徘徊在冰龍附近,隨時給予克萊兒他們支援。

  「哎呀~校長您大可退下去休息喔。」

  「少鬼扯了,這可能是和克萊兒最後一次並肩作戰了,我怎麼可能放棄。」

  「您這是性騷擾喔,我會請後面的證人們一起出庭的。」
  
  「請不要把應該是很熱血的情景講的好像是情色事件好嗎?」

   他們兩個該說是白目呢?還是說真的非常的有自信。至少可以確定的是,冰龍在他們講廢話時已經俯衝而下。

  唰!

  在夾帶著冰霜的龍爪即將拍死克萊兒之際,校長的手指散發出的魔力線黏住了冰龍的手。這短暫的延遲給了克萊兒跳離開爪子的攻擊範圍。

  「哼!這種治療師的技能真以為能擋住我嗎?」

  「如果我只是個治療師的話。」

  在校長充滿自信的微笑下,一道耀眼的電光順著魔力線筆直的灌入冰龍的體內。

  「吼嘎!」

  「做得很好喔,杰克。」

  原來校長叫做杰克阿,真是個很普通的名字呢。

  但那並不是重點!因為麻痺而只能勉強拍動翅膀的冰龍,完全無法躲開克萊兒的攻擊。纏繞著烈焰的魔槍沒入冰龍的皮膚,身負重傷的冰龍終於墜落在雪地之上。

  「哼!這種程度的攻擊就想打贏我嗎?去死吧!」

  狂怒的冰龍將自身的魔力順著杰克的魔力線逆流,迫使杰克不得不解除線。掙脫後的冰龍直接撲向已經失去武器的克萊兒。

  「笨蛋,你連真正的武器和用魔法製造出來的假貨都分辨不出來嗎?」

  克萊兒的右手依然握著魔槍,在冰龍錯愕之際,槍頭再度刺進龍的皮膚。這次冰龍距離太近了,無法即使避開攻擊的結果,就是炙熱的炎槍刺中了他的心臟。

  「還有,你這種巨龍,掉到地上就等於死局了呢。」

  伴隨著克萊兒的嘲笑,杰克彈了一下手指,在附近待命的魔法師們解除了覆蓋的雪地上的結界。失去結界保護的雪地,無法承受巨龍的體重。轟然一聲,原本威風凜凜的冰龍,落魄的被困在早已挖好的陷阱之中。
  
  「區區的陷阱,怎麼可能困住我阿阿阿!!!」

  「那也要看看我們的陷阱裡有啥囉。」

  冰龍這時才發現,這個足以容納他10公尺長的巨大陷阱裡,堆滿了鍊金炸藥。

  「贏家是我們囉。」

  雷、火、水,各式各樣的屬性炸藥同時引爆。這種耗費巨大成本的攻擊,總算讓傳說中的魔物躺在陷阱之中,再也無法動彈。

  「好厲害!」

  目睹了這種燃燒經費的作戰,我只能發出由衷的驚嘆。這場戰鬥我們甚至沒有失去任何一名成員,整場戰鬥也只花了大約半鐘個頭不到,就將自大的龍族給擊垮。

  「不過話說回來,這樣子我不就沒有任何用了嗎!米雅到底叫我來幹嘛的阿!」

  豪無用武之地的我開始對著潔莉兒發牢騷。

  「好啦~我想米雅就只是買個保險吧。畢竟她也沒有想到作戰會這麼順利。」

  「我倒是覺得瑟莉絲應該多學學喔。除了無腦發射大絕外的戰鬥方式~」

  「哦?我也沒有看過妳沿著魔力線發射雷擊啊!」

  「我又不是戰鬥人員~還有,雖然威力不強,但我能辦到這種事情喔。」

  當我意識到莉香那種墮落的邪笑背後的意義時,一切都來不及了。被魔力線纏住的我只能被微弱但酥麻的電流給徹底凌辱。
  
  「嗯啊~不、不要~那、那裡不行阿阿阿~」

  「要認輸了嗎?」

  「好!嗯啊~我知道了,莉香大人是世界最強的。所、所不要再攻擊我那邊了阿~」

  終於被釋放的我無力地跪在雪地上大口喘氣。因為過度刺激而全身感到燥熱,但肌膚又異常敏感,導致我大衣底下的汗珠弄得我的身體越來越無力。

  太可怕了,這個來自天界的魔鬼。

  「哎呀呀~勇者大人在我們激戰時都在幹些啥呢?」

  「克萊兒?不!我沒有再玩啊!」

  克萊兒竊笑的靠向我們這邊,嚇得我急忙抱住一直待在我身邊的潔莉兒的大腿。努力的在她的扶持之下站了起來。

  「嗯~算了,反正我以後有的是機會觀察妳。」

  「啥?」我狐疑的看著克萊兒。

  「因為我已經辭去學院教師的工作,準備跟著潔莉兒大人去旅行阿~」
  說實在的,我聽不懂他在說啥。

  「也就是說?」

  「為了將您調教成一天沒有潔莉兒大人的恩寵就會受不了的忠實奴隸,我成為了您專屬的家庭教師。請多指教~」

  「原來如此阿,潔莉兒?」

  我的手緊抓著犯罪者的衣襟,不讓她有任何逃跑的機會。

  「克萊兒妳不要再亂說出我內心的慾望了!阿!我死定了。」

  看來妳真的有這個打算呢~

  今天,要被埋進雪裡不只有冰龍,還額外附帶一個女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77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s09780208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被異世界女神盯上的倒楣女... 後一篇:被異世界女神盯上的倒楣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ch53172靠賽遊戲
爐石的大師巡迴賽,第2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